王中军称自己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而为了解决华谊的现金危机,他不得不卖掉藏画。



 | 马思潭 , Emma Zho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历史最悠久、最有影响力的私人电影制片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的联合创始人王中军喜欢开玩笑说,拍电影“纯属偶然”,他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

他曾经说:“我很少去办公室。我的艺术工作室就是我的办公室。”

但华谊在2018年开始出现现金危机,并在今年中国影院因新冠疫情而关闭后恶化,这迫使王中军改变了态度。他自称是“终极藏家”,曾经斥资数亿购入梵高(Van Gogh)和毕加索(Picasso)的作品。去年,他开始出售一些艺术品来筹集资金。王中军去年8月首次透露这些交易时说:“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不过在上周,华谊的史诗级爱国战争题材电影《八佰》(The Eight Hundred)成为全球票房收入最高的影片,超过了索尼(Sony)的《绝地战警:疾速追击》(Bad Boy’s for Life)。根据行业跟踪机构猫眼(Maoyan)的说法,在官方认可的帮助下——《八佰》激励了观众的“爱国主义”——这部电影截至上周五的票房收入达到29.7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它的巨大成功给王中军带来了最好的机会,可以让他和弟弟王中磊于1994年创立的这家公司转危为安。《八佰》的票房超过了好莱坞大片,这也是中国全球崛起及其在遏制新冠疫情方面相对成功的最新标志。

王中军在1960年生于北京的一个军人家庭,16岁入伍时看起来会遵循传统的军人生涯,但在不久便退伍,并进入出版行业工作。1989年,他去美国求学,五年后回到北京,与弟弟一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按照王中军的说法,华谊只是碰巧进入影视行业。即便如此,该公司还是迅速成为了一个行业巨头,在2000年代初制作了《天下无贼》(A World Without Thieves)等一系列热门影片。该公司于2009年在深圳上市,上市首日股价上涨超过一倍。

两兄弟称从迪士尼(Disney)获得灵感,并发展出更大的雄心,华谊投资了动漫、主题公园和视频游戏。王中军的妻子刘晓梅是华谊董事会成员。王中军也开始积累可观的艺术品收藏,在2014年以61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梵高的《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Still Life, Vase with Daisies and Poppies),2015年以3000万美元买下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Femme au chignon dans un fauteuil),以及众多中国作品,包括2016年以3200万美元购买的11世纪学者曾巩的《局事帖》。

华谊的成功部分归功于王中军与知名导演冯小刚的坚定友情。为了让华谊顺利起步,兄弟俩向冯小刚家借了钱。之后,冯小刚执导的电影,不论商业喜剧还是动人心弦的历史剧,都赚了大钱。

不过,这种相互依存在2018年成为一种负担,当时冯小刚(牵连到华谊)陷入了以中国最著名女演员范冰冰为中心的逃税丑闻。由冯小刚执导、范冰冰主演的大片《手机2》(Cell phone 2)被搁置。当2019年有关部门推迟《八佰》上映时,华谊的危机进一步加深。

随着华谊报告创纪录亏损5.65亿美元(合40亿元人民币),王中军卖掉了自己的艺术收藏、一栋香港豪宅,甚至部分控股股权。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也通过阿里巴巴的娱乐部门借给了这家电影公司1.03亿美元。即便如此,华谊仍面临退市的风险。新冠疫情让情况变得更糟:2020年上半年,华谊亏损2.31亿元人民币。这时候《八佰》来拯救它了。

影评人Gao Wei表示这部电影在8月下旬的首映找到了最佳时间点,当时中国的观众刚刚将疫情抛在身后,开始渴望在大银幕上看到大制作电影。他说:“这部电影的精神,它对英勇抗争的关注,让这个故事得到了共鸣。”

这部耗资8000万美元的战争史诗取材于1937年发生在上海的一个真实事件。当时,中国的一个营抵挡了日本侵略者足够长的时间,让其余部队得以撤到安全地带。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被认为具有政治争议性,因为影片所描绘的士兵来自国民党军队,而不是中国共产党。

该片原定于2019年夏天上映,但在最后一刻由于“技术原因”被叫停。王中军急忙去修复关系。尽管他有军人背景和党员身份,但华谊还是经常因为电影涉及敏感题材而与当局发生冲突,比如1979年中国与越南的战争。

因此华谊成立了一个新的共产党委员会,以确保“正确的政治方向”。王中军表示,此举将“把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深刻地融入公司的血液中”。

这些努力似乎得到了回报。《八佰》被称为“爱国主义”电影,官方媒体称其再现了那种激励中国打败敌人——无论是20世纪的侵略者还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英雄主义”。

各地党委甚至组织了集体观影。上上周王中军在一次采访中对于中共对这部电影的认可表示欣慰,并感谢了官方对这部电影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王中军:拍电影“纯属偶然”

发布日期:2020-09-28 05:43
王中军称自己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而为了解决华谊的现金危机,他不得不卖掉藏画。



 | 马思潭 , Emma Zho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历史最悠久、最有影响力的私人电影制片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的联合创始人王中军喜欢开玩笑说,拍电影“纯属偶然”,他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

他曾经说:“我很少去办公室。我的艺术工作室就是我的办公室。”

但华谊在2018年开始出现现金危机,并在今年中国影院因新冠疫情而关闭后恶化,这迫使王中军改变了态度。他自称是“终极藏家”,曾经斥资数亿购入梵高(Van Gogh)和毕加索(Picasso)的作品。去年,他开始出售一些艺术品来筹集资金。王中军去年8月首次透露这些交易时说:“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不过在上周,华谊的史诗级爱国战争题材电影《八佰》(The Eight Hundred)成为全球票房收入最高的影片,超过了索尼(Sony)的《绝地战警:疾速追击》(Bad Boy’s for Life)。根据行业跟踪机构猫眼(Maoyan)的说法,在官方认可的帮助下——《八佰》激励了观众的“爱国主义”——这部电影截至上周五的票房收入达到29.7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它的巨大成功给王中军带来了最好的机会,可以让他和弟弟王中磊于1994年创立的这家公司转危为安。《八佰》的票房超过了好莱坞大片,这也是中国全球崛起及其在遏制新冠疫情方面相对成功的最新标志。

王中军在1960年生于北京的一个军人家庭,16岁入伍时看起来会遵循传统的军人生涯,但在不久便退伍,并进入出版行业工作。1989年,他去美国求学,五年后回到北京,与弟弟一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按照王中军的说法,华谊只是碰巧进入影视行业。即便如此,该公司还是迅速成为了一个行业巨头,在2000年代初制作了《天下无贼》(A World Without Thieves)等一系列热门影片。该公司于2009年在深圳上市,上市首日股价上涨超过一倍。

两兄弟称从迪士尼(Disney)获得灵感,并发展出更大的雄心,华谊投资了动漫、主题公园和视频游戏。王中军的妻子刘晓梅是华谊董事会成员。王中军也开始积累可观的艺术品收藏,在2014年以61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梵高的《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Still Life, Vase with Daisies and Poppies),2015年以3000万美元买下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Femme au chignon dans un fauteuil),以及众多中国作品,包括2016年以3200万美元购买的11世纪学者曾巩的《局事帖》。

华谊的成功部分归功于王中军与知名导演冯小刚的坚定友情。为了让华谊顺利起步,兄弟俩向冯小刚家借了钱。之后,冯小刚执导的电影,不论商业喜剧还是动人心弦的历史剧,都赚了大钱。

不过,这种相互依存在2018年成为一种负担,当时冯小刚(牵连到华谊)陷入了以中国最著名女演员范冰冰为中心的逃税丑闻。由冯小刚执导、范冰冰主演的大片《手机2》(Cell phone 2)被搁置。当2019年有关部门推迟《八佰》上映时,华谊的危机进一步加深。

随着华谊报告创纪录亏损5.65亿美元(合40亿元人民币),王中军卖掉了自己的艺术收藏、一栋香港豪宅,甚至部分控股股权。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也通过阿里巴巴的娱乐部门借给了这家电影公司1.03亿美元。即便如此,华谊仍面临退市的风险。新冠疫情让情况变得更糟:2020年上半年,华谊亏损2.31亿元人民币。这时候《八佰》来拯救它了。

影评人Gao Wei表示这部电影在8月下旬的首映找到了最佳时间点,当时中国的观众刚刚将疫情抛在身后,开始渴望在大银幕上看到大制作电影。他说:“这部电影的精神,它对英勇抗争的关注,让这个故事得到了共鸣。”

这部耗资8000万美元的战争史诗取材于1937年发生在上海的一个真实事件。当时,中国的一个营抵挡了日本侵略者足够长的时间,让其余部队得以撤到安全地带。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被认为具有政治争议性,因为影片所描绘的士兵来自国民党军队,而不是中国共产党。

该片原定于2019年夏天上映,但在最后一刻由于“技术原因”被叫停。王中军急忙去修复关系。尽管他有军人背景和党员身份,但华谊还是经常因为电影涉及敏感题材而与当局发生冲突,比如1979年中国与越南的战争。

因此华谊成立了一个新的共产党委员会,以确保“正确的政治方向”。王中军表示,此举将“把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深刻地融入公司的血液中”。

这些努力似乎得到了回报。《八佰》被称为“爱国主义”电影,官方媒体称其再现了那种激励中国打败敌人——无论是20世纪的侵略者还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英雄主义”。

各地党委甚至组织了集体观影。上上周王中军在一次采访中对于中共对这部电影的认可表示欣慰,并感谢了官方对这部电影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王中军称自己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而为了解决华谊的现金危机,他不得不卖掉藏画。



 | 马思潭 , Emma Zho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历史最悠久、最有影响力的私人电影制片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的联合创始人王中军喜欢开玩笑说,拍电影“纯属偶然”,他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

他曾经说:“我很少去办公室。我的艺术工作室就是我的办公室。”

但华谊在2018年开始出现现金危机,并在今年中国影院因新冠疫情而关闭后恶化,这迫使王中军改变了态度。他自称是“终极藏家”,曾经斥资数亿购入梵高(Van Gogh)和毕加索(Picasso)的作品。去年,他开始出售一些艺术品来筹集资金。王中军去年8月首次透露这些交易时说:“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不过在上周,华谊的史诗级爱国战争题材电影《八佰》(The Eight Hundred)成为全球票房收入最高的影片,超过了索尼(Sony)的《绝地战警:疾速追击》(Bad Boy’s for Life)。根据行业跟踪机构猫眼(Maoyan)的说法,在官方认可的帮助下——《八佰》激励了观众的“爱国主义”——这部电影截至上周五的票房收入达到29.7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它的巨大成功给王中军带来了最好的机会,可以让他和弟弟王中磊于1994年创立的这家公司转危为安。《八佰》的票房超过了好莱坞大片,这也是中国全球崛起及其在遏制新冠疫情方面相对成功的最新标志。

王中军在1960年生于北京的一个军人家庭,16岁入伍时看起来会遵循传统的军人生涯,但在不久便退伍,并进入出版行业工作。1989年,他去美国求学,五年后回到北京,与弟弟一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按照王中军的说法,华谊只是碰巧进入影视行业。即便如此,该公司还是迅速成为了一个行业巨头,在2000年代初制作了《天下无贼》(A World Without Thieves)等一系列热门影片。该公司于2009年在深圳上市,上市首日股价上涨超过一倍。

两兄弟称从迪士尼(Disney)获得灵感,并发展出更大的雄心,华谊投资了动漫、主题公园和视频游戏。王中军的妻子刘晓梅是华谊董事会成员。王中军也开始积累可观的艺术品收藏,在2014年以61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梵高的《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Still Life, Vase with Daisies and Poppies),2015年以3000万美元买下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Femme au chignon dans un fauteuil),以及众多中国作品,包括2016年以3200万美元购买的11世纪学者曾巩的《局事帖》。

华谊的成功部分归功于王中军与知名导演冯小刚的坚定友情。为了让华谊顺利起步,兄弟俩向冯小刚家借了钱。之后,冯小刚执导的电影,不论商业喜剧还是动人心弦的历史剧,都赚了大钱。

不过,这种相互依存在2018年成为一种负担,当时冯小刚(牵连到华谊)陷入了以中国最著名女演员范冰冰为中心的逃税丑闻。由冯小刚执导、范冰冰主演的大片《手机2》(Cell phone 2)被搁置。当2019年有关部门推迟《八佰》上映时,华谊的危机进一步加深。

随着华谊报告创纪录亏损5.65亿美元(合40亿元人民币),王中军卖掉了自己的艺术收藏、一栋香港豪宅,甚至部分控股股权。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也通过阿里巴巴的娱乐部门借给了这家电影公司1.03亿美元。即便如此,华谊仍面临退市的风险。新冠疫情让情况变得更糟:2020年上半年,华谊亏损2.31亿元人民币。这时候《八佰》来拯救它了。

影评人Gao Wei表示这部电影在8月下旬的首映找到了最佳时间点,当时中国的观众刚刚将疫情抛在身后,开始渴望在大银幕上看到大制作电影。他说:“这部电影的精神,它对英勇抗争的关注,让这个故事得到了共鸣。”

这部耗资8000万美元的战争史诗取材于1937年发生在上海的一个真实事件。当时,中国的一个营抵挡了日本侵略者足够长的时间,让其余部队得以撤到安全地带。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被认为具有政治争议性,因为影片所描绘的士兵来自国民党军队,而不是中国共产党。

该片原定于2019年夏天上映,但在最后一刻由于“技术原因”被叫停。王中军急忙去修复关系。尽管他有军人背景和党员身份,但华谊还是经常因为电影涉及敏感题材而与当局发生冲突,比如1979年中国与越南的战争。

因此华谊成立了一个新的共产党委员会,以确保“正确的政治方向”。王中军表示,此举将“把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深刻地融入公司的血液中”。

这些努力似乎得到了回报。《八佰》被称为“爱国主义”电影,官方媒体称其再现了那种激励中国打败敌人——无论是20世纪的侵略者还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英雄主义”。

各地党委甚至组织了集体观影。上上周王中军在一次采访中对于中共对这部电影的认可表示欣慰,并感谢了官方对这部电影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王中军:拍电影“纯属偶然”

发布日期:2020-09-28 05:43
王中军称自己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而为了解决华谊的现金危机,他不得不卖掉藏画。



 | 马思潭 , Emma Zho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历史最悠久、最有影响力的私人电影制片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的联合创始人王中军喜欢开玩笑说,拍电影“纯属偶然”,他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

他曾经说:“我很少去办公室。我的艺术工作室就是我的办公室。”

但华谊在2018年开始出现现金危机,并在今年中国影院因新冠疫情而关闭后恶化,这迫使王中军改变了态度。他自称是“终极藏家”,曾经斥资数亿购入梵高(Van Gogh)和毕加索(Picasso)的作品。去年,他开始出售一些艺术品来筹集资金。王中军去年8月首次透露这些交易时说:“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不过在上周,华谊的史诗级爱国战争题材电影《八佰》(The Eight Hundred)成为全球票房收入最高的影片,超过了索尼(Sony)的《绝地战警:疾速追击》(Bad Boy’s for Life)。根据行业跟踪机构猫眼(Maoyan)的说法,在官方认可的帮助下——《八佰》激励了观众的“爱国主义”——这部电影截至上周五的票房收入达到29.7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它的巨大成功给王中军带来了最好的机会,可以让他和弟弟王中磊于1994年创立的这家公司转危为安。《八佰》的票房超过了好莱坞大片,这也是中国全球崛起及其在遏制新冠疫情方面相对成功的最新标志。

王中军在1960年生于北京的一个军人家庭,16岁入伍时看起来会遵循传统的军人生涯,但在不久便退伍,并进入出版行业工作。1989年,他去美国求学,五年后回到北京,与弟弟一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按照王中军的说法,华谊只是碰巧进入影视行业。即便如此,该公司还是迅速成为了一个行业巨头,在2000年代初制作了《天下无贼》(A World Without Thieves)等一系列热门影片。该公司于2009年在深圳上市,上市首日股价上涨超过一倍。

两兄弟称从迪士尼(Disney)获得灵感,并发展出更大的雄心,华谊投资了动漫、主题公园和视频游戏。王中军的妻子刘晓梅是华谊董事会成员。王中军也开始积累可观的艺术品收藏,在2014年以61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梵高的《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Still Life, Vase with Daisies and Poppies),2015年以3000万美元买下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Femme au chignon dans un fauteuil),以及众多中国作品,包括2016年以3200万美元购买的11世纪学者曾巩的《局事帖》。

华谊的成功部分归功于王中军与知名导演冯小刚的坚定友情。为了让华谊顺利起步,兄弟俩向冯小刚家借了钱。之后,冯小刚执导的电影,不论商业喜剧还是动人心弦的历史剧,都赚了大钱。

不过,这种相互依存在2018年成为一种负担,当时冯小刚(牵连到华谊)陷入了以中国最著名女演员范冰冰为中心的逃税丑闻。由冯小刚执导、范冰冰主演的大片《手机2》(Cell phone 2)被搁置。当2019年有关部门推迟《八佰》上映时,华谊的危机进一步加深。

随着华谊报告创纪录亏损5.65亿美元(合40亿元人民币),王中军卖掉了自己的艺术收藏、一栋香港豪宅,甚至部分控股股权。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也通过阿里巴巴的娱乐部门借给了这家电影公司1.03亿美元。即便如此,华谊仍面临退市的风险。新冠疫情让情况变得更糟:2020年上半年,华谊亏损2.31亿元人民币。这时候《八佰》来拯救它了。

影评人Gao Wei表示这部电影在8月下旬的首映找到了最佳时间点,当时中国的观众刚刚将疫情抛在身后,开始渴望在大银幕上看到大制作电影。他说:“这部电影的精神,它对英勇抗争的关注,让这个故事得到了共鸣。”

这部耗资8000万美元的战争史诗取材于1937年发生在上海的一个真实事件。当时,中国的一个营抵挡了日本侵略者足够长的时间,让其余部队得以撤到安全地带。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被认为具有政治争议性,因为影片所描绘的士兵来自国民党军队,而不是中国共产党。

该片原定于2019年夏天上映,但在最后一刻由于“技术原因”被叫停。王中军急忙去修复关系。尽管他有军人背景和党员身份,但华谊还是经常因为电影涉及敏感题材而与当局发生冲突,比如1979年中国与越南的战争。

因此华谊成立了一个新的共产党委员会,以确保“正确的政治方向”。王中军表示,此举将“把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深刻地融入公司的血液中”。

这些努力似乎得到了回报。《八佰》被称为“爱国主义”电影,官方媒体称其再现了那种激励中国打败敌人——无论是20世纪的侵略者还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英雄主义”。

各地党委甚至组织了集体观影。上上周王中军在一次采访中对于中共对这部电影的认可表示欣慰,并感谢了官方对这部电影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王中军称自己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而为了解决华谊的现金危机,他不得不卖掉藏画。



 | 马思潭 , Emma Zho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历史最悠久、最有影响力的私人电影制片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的联合创始人王中军喜欢开玩笑说,拍电影“纯属偶然”,他的真正热情在于艺术品收藏和创作。

他曾经说:“我很少去办公室。我的艺术工作室就是我的办公室。”

但华谊在2018年开始出现现金危机,并在今年中国影院因新冠疫情而关闭后恶化,这迫使王中军改变了态度。他自称是“终极藏家”,曾经斥资数亿购入梵高(Van Gogh)和毕加索(Picasso)的作品。去年,他开始出售一些艺术品来筹集资金。王中军去年8月首次透露这些交易时说:“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不过在上周,华谊的史诗级爱国战争题材电影《八佰》(The Eight Hundred)成为全球票房收入最高的影片,超过了索尼(Sony)的《绝地战警:疾速追击》(Bad Boy’s for Life)。根据行业跟踪机构猫眼(Maoyan)的说法,在官方认可的帮助下——《八佰》激励了观众的“爱国主义”——这部电影截至上周五的票房收入达到29.7亿元人民币(合4.36亿美元)。它的巨大成功给王中军带来了最好的机会,可以让他和弟弟王中磊于1994年创立的这家公司转危为安。《八佰》的票房超过了好莱坞大片,这也是中国全球崛起及其在遏制新冠疫情方面相对成功的最新标志。

王中军在1960年生于北京的一个军人家庭,16岁入伍时看起来会遵循传统的军人生涯,但在不久便退伍,并进入出版行业工作。1989年,他去美国求学,五年后回到北京,与弟弟一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按照王中军的说法,华谊只是碰巧进入影视行业。即便如此,该公司还是迅速成为了一个行业巨头,在2000年代初制作了《天下无贼》(A World Without Thieves)等一系列热门影片。该公司于2009年在深圳上市,上市首日股价上涨超过一倍。

两兄弟称从迪士尼(Disney)获得灵感,并发展出更大的雄心,华谊投资了动漫、主题公园和视频游戏。王中军的妻子刘晓梅是华谊董事会成员。王中军也开始积累可观的艺术品收藏,在2014年以61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梵高的《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Still Life, Vase with Daisies and Poppies),2015年以3000万美元买下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Femme au chignon dans un fauteuil),以及众多中国作品,包括2016年以3200万美元购买的11世纪学者曾巩的《局事帖》。

华谊的成功部分归功于王中军与知名导演冯小刚的坚定友情。为了让华谊顺利起步,兄弟俩向冯小刚家借了钱。之后,冯小刚执导的电影,不论商业喜剧还是动人心弦的历史剧,都赚了大钱。

不过,这种相互依存在2018年成为一种负担,当时冯小刚(牵连到华谊)陷入了以中国最著名女演员范冰冰为中心的逃税丑闻。由冯小刚执导、范冰冰主演的大片《手机2》(Cell phone 2)被搁置。当2019年有关部门推迟《八佰》上映时,华谊的危机进一步加深。

随着华谊报告创纪录亏损5.65亿美元(合40亿元人民币),王中军卖掉了自己的艺术收藏、一栋香港豪宅,甚至部分控股股权。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也通过阿里巴巴的娱乐部门借给了这家电影公司1.03亿美元。即便如此,华谊仍面临退市的风险。新冠疫情让情况变得更糟:2020年上半年,华谊亏损2.31亿元人民币。这时候《八佰》来拯救它了。

影评人Gao Wei表示这部电影在8月下旬的首映找到了最佳时间点,当时中国的观众刚刚将疫情抛在身后,开始渴望在大银幕上看到大制作电影。他说:“这部电影的精神,它对英勇抗争的关注,让这个故事得到了共鸣。”

这部耗资8000万美元的战争史诗取材于1937年发生在上海的一个真实事件。当时,中国的一个营抵挡了日本侵略者足够长的时间,让其余部队得以撤到安全地带。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被认为具有政治争议性,因为影片所描绘的士兵来自国民党军队,而不是中国共产党。

该片原定于2019年夏天上映,但在最后一刻由于“技术原因”被叫停。王中军急忙去修复关系。尽管他有军人背景和党员身份,但华谊还是经常因为电影涉及敏感题材而与当局发生冲突,比如1979年中国与越南的战争。

因此华谊成立了一个新的共产党委员会,以确保“正确的政治方向”。王中军表示,此举将“把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深刻地融入公司的血液中”。

这些努力似乎得到了回报。《八佰》被称为“爱国主义”电影,官方媒体称其再现了那种激励中国打败敌人——无论是20世纪的侵略者还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英雄主义”。

各地党委甚至组织了集体观影。上上周王中军在一次采访中对于中共对这部电影的认可表示欣慰,并感谢了官方对这部电影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