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的美国拥趸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拥趸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TikTok在6月封杀了TikTok。

 | Eric Bell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的美国粉丝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粉丝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帕坦(Faizaan Pathan)说:“我还在哀悼TikTok之死。”他以前是电动三轮车司机,现已成为TikTok上名叫David King的网红,他的头发染成金色,戴着蓝色隐形眼镜,衣饰浮夸。他表示:“我很难过。感觉自己的未来不确定。我只好整天在房间里睡觉。”

印度几个月前封杀了TikTok,之后印度人一直在努力戒断这款应用。印度之前是TikTok最大的市场,在当地的下载量超过4亿次,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今年夏天。曾几何时,期待以时长15秒的视频出名、成为TikTok网红的那些人挤满印度各地的公园和商场,拍摄视频分享他们的宝莱坞舞蹈、喜剧和对口型技艺。面世后的短短几年内,TikTok在印度的月度下载量便超过了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的月度下载量之和。

TikTok的崛起进程在6月下旬戛然而止,当时新德里方面封禁了TikTok和其他数十款中国应用,称TikTok构成安全威胁。TikTok的运营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否认了这一指控。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威胁也要在美国禁用该应用。后来,他同意了TikTok母公司与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甲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达成的一项初步协议。该协议将使TikTok实际上成为一家由美国人拥有多数股权的公司。

一些印度用户希望,如果该交易落实,新德里可能会解除禁令。

喜马拉雅地区北安恰尔邦的失业木匠内吉(Kundan Negi)称:“我每天都在祈祷TikTok解禁。”他在TikTok上曾经有20万粉丝。他表示:“特朗普可以拯救我们。我们将祝福他,祈祷他连任。”

林布(Asha Limbu)过去每天在TikTok上发布五个以上的视频。她没有可以存储这些视频的设备,所以在6月30日该应用突然被封时,她失去了所有视频。她有一些只能通过TikTok信息联系的朋友,现在也联系不上了。她说,失去TikTok比去年和男友分手更难。

她表示:“和男友分手后我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缓了过来。”而在Tiktok被禁几个月后,她仍然无法摆脱对TikTok的思念。她说:“失去TikTok不仅令我心碎,还令我浑身无力,没精打采。这是我最大的爱好,我的激情,我的爱。”

为了帮助印度用户绕开这一禁令,一些TikTok粉丝发布了视频,讲解如何利用虚拟专用网络(VPN)来隐藏手机位置。然而,没有了来自印度的源源不断的新鲜内容,一切都不一样了。还有一些用户去YouTube上浏览被人搬过来的TikTok老视频。

目前涌现出许多试图填补这一空白的应用,其中包括Tik India、TikTalk、Tictik-Tok这些印度本土开发的应用。印度的大型内容公司也在推广自身的短视频分享应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一个爆款。

TikTok粉丝说,其他替代性应用还是没有令TikTok如此让人沉迷的用户基础、技术、内容和界面。

对卡皮拉(Shivani Kapila)来说,TikTok是一份工作,她在TikTok上发布关于人际关系、时尚和音乐的帖子,吸引到1,000多万粉丝。她得到了多个品牌的赞助。这份收入足以支撑她的家庭,并供养她手下的员工,他们帮她一道制作帖子内容。

她没有想到TikTok会成为中印紧张局势的牺牲品,所以没有为她庞大的内容库做备份。她说,当她意识到一切都消失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好像心脏病发作了。

她一直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发帖,但她的大部分粉丝和赞助商没有关注她在这两个平台上的账号。

她说:“两年的辛苦工作化为乌有,我没有这些视频,看不到我的账号,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她表示:“这让我的收入锐减。”

TikTok被禁用时,以前做过电动三轮车司机的帕坦在该平台上有数十万粉丝。他说,他曾希望在粉丝数量达到100万时就可以开始获得付费赞助商。

之前他已经不开嘟嘟车了,每天都在拍视频。他录视频的时候人们会围着看。他最出名的视频浏览量超过1,300万,内容是和一个10岁孩子跳舞。

当TikTok被禁后,他无法访问自己发布的近800个视频。他说,他太震惊了,两天都没吃东西。帕坦尝试过其他三个应用,但粉丝不到2,000人。

他表示:“它们都没用,没有一个像TikTok那么棒。”他说:“印度仍在购买各种中国产品,所以为什么不让用TikTok?我无法戒掉这个习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TikTok被禁之后,印度经历戒断之痛

发布日期:2020-09-24 15:27
TikTok的美国拥趸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拥趸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TikTok在6月封杀了TikTok。

 | Eric Bell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的美国粉丝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粉丝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帕坦(Faizaan Pathan)说:“我还在哀悼TikTok之死。”他以前是电动三轮车司机,现已成为TikTok上名叫David King的网红,他的头发染成金色,戴着蓝色隐形眼镜,衣饰浮夸。他表示:“我很难过。感觉自己的未来不确定。我只好整天在房间里睡觉。”

印度几个月前封杀了TikTok,之后印度人一直在努力戒断这款应用。印度之前是TikTok最大的市场,在当地的下载量超过4亿次,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今年夏天。曾几何时,期待以时长15秒的视频出名、成为TikTok网红的那些人挤满印度各地的公园和商场,拍摄视频分享他们的宝莱坞舞蹈、喜剧和对口型技艺。面世后的短短几年内,TikTok在印度的月度下载量便超过了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的月度下载量之和。

TikTok的崛起进程在6月下旬戛然而止,当时新德里方面封禁了TikTok和其他数十款中国应用,称TikTok构成安全威胁。TikTok的运营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否认了这一指控。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威胁也要在美国禁用该应用。后来,他同意了TikTok母公司与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甲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达成的一项初步协议。该协议将使TikTok实际上成为一家由美国人拥有多数股权的公司。

一些印度用户希望,如果该交易落实,新德里可能会解除禁令。

喜马拉雅地区北安恰尔邦的失业木匠内吉(Kundan Negi)称:“我每天都在祈祷TikTok解禁。”他在TikTok上曾经有20万粉丝。他表示:“特朗普可以拯救我们。我们将祝福他,祈祷他连任。”

林布(Asha Limbu)过去每天在TikTok上发布五个以上的视频。她没有可以存储这些视频的设备,所以在6月30日该应用突然被封时,她失去了所有视频。她有一些只能通过TikTok信息联系的朋友,现在也联系不上了。她说,失去TikTok比去年和男友分手更难。

她表示:“和男友分手后我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缓了过来。”而在Tiktok被禁几个月后,她仍然无法摆脱对TikTok的思念。她说:“失去TikTok不仅令我心碎,还令我浑身无力,没精打采。这是我最大的爱好,我的激情,我的爱。”

为了帮助印度用户绕开这一禁令,一些TikTok粉丝发布了视频,讲解如何利用虚拟专用网络(VPN)来隐藏手机位置。然而,没有了来自印度的源源不断的新鲜内容,一切都不一样了。还有一些用户去YouTube上浏览被人搬过来的TikTok老视频。

目前涌现出许多试图填补这一空白的应用,其中包括Tik India、TikTalk、Tictik-Tok这些印度本土开发的应用。印度的大型内容公司也在推广自身的短视频分享应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一个爆款。

TikTok粉丝说,其他替代性应用还是没有令TikTok如此让人沉迷的用户基础、技术、内容和界面。

对卡皮拉(Shivani Kapila)来说,TikTok是一份工作,她在TikTok上发布关于人际关系、时尚和音乐的帖子,吸引到1,000多万粉丝。她得到了多个品牌的赞助。这份收入足以支撑她的家庭,并供养她手下的员工,他们帮她一道制作帖子内容。

她没有想到TikTok会成为中印紧张局势的牺牲品,所以没有为她庞大的内容库做备份。她说,当她意识到一切都消失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好像心脏病发作了。

她一直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发帖,但她的大部分粉丝和赞助商没有关注她在这两个平台上的账号。

她说:“两年的辛苦工作化为乌有,我没有这些视频,看不到我的账号,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她表示:“这让我的收入锐减。”

TikTok被禁用时,以前做过电动三轮车司机的帕坦在该平台上有数十万粉丝。他说,他曾希望在粉丝数量达到100万时就可以开始获得付费赞助商。

之前他已经不开嘟嘟车了,每天都在拍视频。他录视频的时候人们会围着看。他最出名的视频浏览量超过1,300万,内容是和一个10岁孩子跳舞。

当TikTok被禁后,他无法访问自己发布的近800个视频。他说,他太震惊了,两天都没吃东西。帕坦尝试过其他三个应用,但粉丝不到2,000人。

他表示:“它们都没用,没有一个像TikTok那么棒。”他说:“印度仍在购买各种中国产品,所以为什么不让用TikTok?我无法戒掉这个习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TikTok的美国拥趸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拥趸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TikTok在6月封杀了TikTok。

 | Eric Bell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的美国粉丝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粉丝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帕坦(Faizaan Pathan)说:“我还在哀悼TikTok之死。”他以前是电动三轮车司机,现已成为TikTok上名叫David King的网红,他的头发染成金色,戴着蓝色隐形眼镜,衣饰浮夸。他表示:“我很难过。感觉自己的未来不确定。我只好整天在房间里睡觉。”

印度几个月前封杀了TikTok,之后印度人一直在努力戒断这款应用。印度之前是TikTok最大的市场,在当地的下载量超过4亿次,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今年夏天。曾几何时,期待以时长15秒的视频出名、成为TikTok网红的那些人挤满印度各地的公园和商场,拍摄视频分享他们的宝莱坞舞蹈、喜剧和对口型技艺。面世后的短短几年内,TikTok在印度的月度下载量便超过了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的月度下载量之和。

TikTok的崛起进程在6月下旬戛然而止,当时新德里方面封禁了TikTok和其他数十款中国应用,称TikTok构成安全威胁。TikTok的运营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否认了这一指控。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威胁也要在美国禁用该应用。后来,他同意了TikTok母公司与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甲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达成的一项初步协议。该协议将使TikTok实际上成为一家由美国人拥有多数股权的公司。

一些印度用户希望,如果该交易落实,新德里可能会解除禁令。

喜马拉雅地区北安恰尔邦的失业木匠内吉(Kundan Negi)称:“我每天都在祈祷TikTok解禁。”他在TikTok上曾经有20万粉丝。他表示:“特朗普可以拯救我们。我们将祝福他,祈祷他连任。”

林布(Asha Limbu)过去每天在TikTok上发布五个以上的视频。她没有可以存储这些视频的设备,所以在6月30日该应用突然被封时,她失去了所有视频。她有一些只能通过TikTok信息联系的朋友,现在也联系不上了。她说,失去TikTok比去年和男友分手更难。

她表示:“和男友分手后我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缓了过来。”而在Tiktok被禁几个月后,她仍然无法摆脱对TikTok的思念。她说:“失去TikTok不仅令我心碎,还令我浑身无力,没精打采。这是我最大的爱好,我的激情,我的爱。”

为了帮助印度用户绕开这一禁令,一些TikTok粉丝发布了视频,讲解如何利用虚拟专用网络(VPN)来隐藏手机位置。然而,没有了来自印度的源源不断的新鲜内容,一切都不一样了。还有一些用户去YouTube上浏览被人搬过来的TikTok老视频。

目前涌现出许多试图填补这一空白的应用,其中包括Tik India、TikTalk、Tictik-Tok这些印度本土开发的应用。印度的大型内容公司也在推广自身的短视频分享应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一个爆款。

TikTok粉丝说,其他替代性应用还是没有令TikTok如此让人沉迷的用户基础、技术、内容和界面。

对卡皮拉(Shivani Kapila)来说,TikTok是一份工作,她在TikTok上发布关于人际关系、时尚和音乐的帖子,吸引到1,000多万粉丝。她得到了多个品牌的赞助。这份收入足以支撑她的家庭,并供养她手下的员工,他们帮她一道制作帖子内容。

她没有想到TikTok会成为中印紧张局势的牺牲品,所以没有为她庞大的内容库做备份。她说,当她意识到一切都消失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好像心脏病发作了。

她一直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发帖,但她的大部分粉丝和赞助商没有关注她在这两个平台上的账号。

她说:“两年的辛苦工作化为乌有,我没有这些视频,看不到我的账号,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她表示:“这让我的收入锐减。”

TikTok被禁用时,以前做过电动三轮车司机的帕坦在该平台上有数十万粉丝。他说,他曾希望在粉丝数量达到100万时就可以开始获得付费赞助商。

之前他已经不开嘟嘟车了,每天都在拍视频。他录视频的时候人们会围着看。他最出名的视频浏览量超过1,300万,内容是和一个10岁孩子跳舞。

当TikTok被禁后,他无法访问自己发布的近800个视频。他说,他太震惊了,两天都没吃东西。帕坦尝试过其他三个应用,但粉丝不到2,000人。

他表示:“它们都没用,没有一个像TikTok那么棒。”他说:“印度仍在购买各种中国产品,所以为什么不让用TikTok?我无法戒掉这个习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TikTok被禁之后,印度经历戒断之痛

发布日期:2020-09-24 15:27
TikTok的美国拥趸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拥趸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TikTok在6月封杀了TikTok。

 | Eric Bell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的美国粉丝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粉丝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帕坦(Faizaan Pathan)说:“我还在哀悼TikTok之死。”他以前是电动三轮车司机,现已成为TikTok上名叫David King的网红,他的头发染成金色,戴着蓝色隐形眼镜,衣饰浮夸。他表示:“我很难过。感觉自己的未来不确定。我只好整天在房间里睡觉。”

印度几个月前封杀了TikTok,之后印度人一直在努力戒断这款应用。印度之前是TikTok最大的市场,在当地的下载量超过4亿次,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今年夏天。曾几何时,期待以时长15秒的视频出名、成为TikTok网红的那些人挤满印度各地的公园和商场,拍摄视频分享他们的宝莱坞舞蹈、喜剧和对口型技艺。面世后的短短几年内,TikTok在印度的月度下载量便超过了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的月度下载量之和。

TikTok的崛起进程在6月下旬戛然而止,当时新德里方面封禁了TikTok和其他数十款中国应用,称TikTok构成安全威胁。TikTok的运营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否认了这一指控。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威胁也要在美国禁用该应用。后来,他同意了TikTok母公司与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甲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达成的一项初步协议。该协议将使TikTok实际上成为一家由美国人拥有多数股权的公司。

一些印度用户希望,如果该交易落实,新德里可能会解除禁令。

喜马拉雅地区北安恰尔邦的失业木匠内吉(Kundan Negi)称:“我每天都在祈祷TikTok解禁。”他在TikTok上曾经有20万粉丝。他表示:“特朗普可以拯救我们。我们将祝福他,祈祷他连任。”

林布(Asha Limbu)过去每天在TikTok上发布五个以上的视频。她没有可以存储这些视频的设备,所以在6月30日该应用突然被封时,她失去了所有视频。她有一些只能通过TikTok信息联系的朋友,现在也联系不上了。她说,失去TikTok比去年和男友分手更难。

她表示:“和男友分手后我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缓了过来。”而在Tiktok被禁几个月后,她仍然无法摆脱对TikTok的思念。她说:“失去TikTok不仅令我心碎,还令我浑身无力,没精打采。这是我最大的爱好,我的激情,我的爱。”

为了帮助印度用户绕开这一禁令,一些TikTok粉丝发布了视频,讲解如何利用虚拟专用网络(VPN)来隐藏手机位置。然而,没有了来自印度的源源不断的新鲜内容,一切都不一样了。还有一些用户去YouTube上浏览被人搬过来的TikTok老视频。

目前涌现出许多试图填补这一空白的应用,其中包括Tik India、TikTalk、Tictik-Tok这些印度本土开发的应用。印度的大型内容公司也在推广自身的短视频分享应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一个爆款。

TikTok粉丝说,其他替代性应用还是没有令TikTok如此让人沉迷的用户基础、技术、内容和界面。

对卡皮拉(Shivani Kapila)来说,TikTok是一份工作,她在TikTok上发布关于人际关系、时尚和音乐的帖子,吸引到1,000多万粉丝。她得到了多个品牌的赞助。这份收入足以支撑她的家庭,并供养她手下的员工,他们帮她一道制作帖子内容。

她没有想到TikTok会成为中印紧张局势的牺牲品,所以没有为她庞大的内容库做备份。她说,当她意识到一切都消失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好像心脏病发作了。

她一直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发帖,但她的大部分粉丝和赞助商没有关注她在这两个平台上的账号。

她说:“两年的辛苦工作化为乌有,我没有这些视频,看不到我的账号,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她表示:“这让我的收入锐减。”

TikTok被禁用时,以前做过电动三轮车司机的帕坦在该平台上有数十万粉丝。他说,他曾希望在粉丝数量达到100万时就可以开始获得付费赞助商。

之前他已经不开嘟嘟车了,每天都在拍视频。他录视频的时候人们会围着看。他最出名的视频浏览量超过1,300万,内容是和一个10岁孩子跳舞。

当TikTok被禁后,他无法访问自己发布的近800个视频。他说,他太震惊了,两天都没吃东西。帕坦尝试过其他三个应用,但粉丝不到2,000人。

他表示:“它们都没用,没有一个像TikTok那么棒。”他说:“印度仍在购买各种中国产品,所以为什么不让用TikTok?我无法戒掉这个习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TikTok的美国拥趸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拥趸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TikTok在6月封杀了TikTok。

 | Eric Bell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的美国粉丝最近不得不开始思考,如果没了他们喜爱的这款短视频分享应用,未来可能会变成怎样。TikTok的印度粉丝知道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子,它并不美好。

帕坦(Faizaan Pathan)说:“我还在哀悼TikTok之死。”他以前是电动三轮车司机,现已成为TikTok上名叫David King的网红,他的头发染成金色,戴着蓝色隐形眼镜,衣饰浮夸。他表示:“我很难过。感觉自己的未来不确定。我只好整天在房间里睡觉。”

印度几个月前封杀了TikTok,之后印度人一直在努力戒断这款应用。印度之前是TikTok最大的市场,在当地的下载量超过4亿次,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今年夏天。曾几何时,期待以时长15秒的视频出名、成为TikTok网红的那些人挤满印度各地的公园和商场,拍摄视频分享他们的宝莱坞舞蹈、喜剧和对口型技艺。面世后的短短几年内,TikTok在印度的月度下载量便超过了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的月度下载量之和。

TikTok的崛起进程在6月下旬戛然而止,当时新德里方面封禁了TikTok和其他数十款中国应用,称TikTok构成安全威胁。TikTok的运营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否认了这一指控。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威胁也要在美国禁用该应用。后来,他同意了TikTok母公司与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和甲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达成的一项初步协议。该协议将使TikTok实际上成为一家由美国人拥有多数股权的公司。

一些印度用户希望,如果该交易落实,新德里可能会解除禁令。

喜马拉雅地区北安恰尔邦的失业木匠内吉(Kundan Negi)称:“我每天都在祈祷TikTok解禁。”他在TikTok上曾经有20万粉丝。他表示:“特朗普可以拯救我们。我们将祝福他,祈祷他连任。”

林布(Asha Limbu)过去每天在TikTok上发布五个以上的视频。她没有可以存储这些视频的设备,所以在6月30日该应用突然被封时,她失去了所有视频。她有一些只能通过TikTok信息联系的朋友,现在也联系不上了。她说,失去TikTok比去年和男友分手更难。

她表示:“和男友分手后我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缓了过来。”而在Tiktok被禁几个月后,她仍然无法摆脱对TikTok的思念。她说:“失去TikTok不仅令我心碎,还令我浑身无力,没精打采。这是我最大的爱好,我的激情,我的爱。”

为了帮助印度用户绕开这一禁令,一些TikTok粉丝发布了视频,讲解如何利用虚拟专用网络(VPN)来隐藏手机位置。然而,没有了来自印度的源源不断的新鲜内容,一切都不一样了。还有一些用户去YouTube上浏览被人搬过来的TikTok老视频。

目前涌现出许多试图填补这一空白的应用,其中包括Tik India、TikTalk、Tictik-Tok这些印度本土开发的应用。印度的大型内容公司也在推广自身的短视频分享应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一个爆款。

TikTok粉丝说,其他替代性应用还是没有令TikTok如此让人沉迷的用户基础、技术、内容和界面。

对卡皮拉(Shivani Kapila)来说,TikTok是一份工作,她在TikTok上发布关于人际关系、时尚和音乐的帖子,吸引到1,000多万粉丝。她得到了多个品牌的赞助。这份收入足以支撑她的家庭,并供养她手下的员工,他们帮她一道制作帖子内容。

她没有想到TikTok会成为中印紧张局势的牺牲品,所以没有为她庞大的内容库做备份。她说,当她意识到一切都消失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好像心脏病发作了。

她一直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发帖,但她的大部分粉丝和赞助商没有关注她在这两个平台上的账号。

她说:“两年的辛苦工作化为乌有,我没有这些视频,看不到我的账号,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她表示:“这让我的收入锐减。”

TikTok被禁用时,以前做过电动三轮车司机的帕坦在该平台上有数十万粉丝。他说,他曾希望在粉丝数量达到100万时就可以开始获得付费赞助商。

之前他已经不开嘟嘟车了,每天都在拍视频。他录视频的时候人们会围着看。他最出名的视频浏览量超过1,300万,内容是和一个10岁孩子跳舞。

当TikTok被禁后,他无法访问自己发布的近800个视频。他说,他太震惊了,两天都没吃东西。帕坦尝试过其他三个应用,但粉丝不到2,000人。

他表示:“它们都没用,没有一个像TikTok那么棒。”他说:“印度仍在购买各种中国产品,所以为什么不让用TikTok?我无法戒掉这个习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