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失和,殃及日企。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安倍晋三在2012年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时,日中关系正在走下坡路。围绕争议岛屿的紧张局势升级,冲突一触即发。在中国,日本汽车经 销店被纵火。松下一家工厂的抗议活动演变成了暴力事件。

此后,怒火平息,关系回温。安倍原计划邀请习近平在今年春天前往东京,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如果成行,将是中国领导入自2008年以 来首次访日。日本企业也一直从这种友好的氛围中受益。中国和日本分别是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两国间的年贸易额超过3000亿美 元。日本企业在中国的资产累计超过1300亿美元。去年,日本对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创历史新高,达到144亿美元。 

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日本上市公司只有4%的收入来自中国。但据在东京工作的经济学家杰斯珀•科尔(jesperKoll)估算,它 们有26%的利润通过供应商或客户与中国绑定,比对美国的依赖更深。他估计,由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恢复速度比其他国家更快,这 一利润份额在第二季度飙升至63%。

现在,氛围似乎正再度转冷。习近平的出访因疫情搁浅。他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以及中美之间的经济冷战让日本的政府高官开始谈论在 中国的风险而非机遇。今年早些时候,安倍政府出台了限制外国投资的新举措,以防止受疫情冲击的某些行业被中国买家趁虚而入。智库 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Tokyo Foundation for Policy Research)的柯隆表示,受疫情影响,以及担忧美国未来进一步对电信设备巨头华为之 类的中国企业施加制裁,日本公司开始考虑自己供应链的稳定性,而不仅仅是效率。8月28日,安倍因健康问题突然辞职,加剧了局势的不 确定。 

然而,如果深入观察,就会发现情形更加微妙。一位与日本政府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政府的目标是重点关注在中国的“几个战略咽喉 点”(比如医疗用品),同时“继续保持很多领域对商贸活动开放”。由此看来,与其说这是一次重大脱钩,不如说是一次悄然进行的再平 衡。 

-个例证是安倍2440亿日元(22亿美元)的企业资助项目,它引导日本企业将自身供应链多元化,扩散到中国以外。7月,包括大型塑料制 品生产商爱丽思和电子产品制造商夏普在内的57家企业获得了总计570亿日元的资金,用于投资本土制造;其他企业获得帮助在东南亚建 厂。但在87个获批项目中,有60个将生产口罩、消毒剂、药品或其他医疗用品。

并不是只有在中国有业务的公司才有资格申请资助。很多公司,尤其是构成此次申请主体的中小企业,在中国几乎或完全没有业务。半导 体材料制造商Novel Crystal Technology的一名高管称,自己公司申请补贴是为了减少过度集中在美国市场。独立的政府机构日本贸易振兴机 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sation)前官员大西康雄表示,政府此次提供的资金太少,根本不足以推动全面脱钩。
.
大多数与中国有密切业务关联的日本公司还处于“观望”状态,柯隆说。美国可能很快会迎来新政府。美国制裁的范围和执行情况并不明确。 即使紧张形势持续加剧,日本企业界也不太可能整齐划一地行事。制造利基出口商品的企业可能会从中国撤离。而像汽车制造商这样在中 国有大量业务的公司会不愿意离开。 

从长远来看,日本企业面临的风险更多来自竞争,而不是地缘政治。中国已经实现了一次转型一一从廉价劳动力国家转变为繁荣的消费者市 场;日本企业的中国子公司生产的产品超过70%在中国出售。现在,中国正在进行第二次转型一一从消费者市场转变为尖端技术领域的竞争 者。 

日本商业报纸《日本经济新闻》(Nikkei)对74项科技产品和服务的最新年度调查发现,去年中国企业在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和电动车锂电 池绝缘材料上的市场份额超过了日本。正如一家日本大银行的顾问所说,这才是让日本企业真正感到紧张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再平衡动作

发布日期:2020-09-24 06:56
中美失和,殃及日企。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安倍晋三在2012年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时,日中关系正在走下坡路。围绕争议岛屿的紧张局势升级,冲突一触即发。在中国,日本汽车经 销店被纵火。松下一家工厂的抗议活动演变成了暴力事件。

此后,怒火平息,关系回温。安倍原计划邀请习近平在今年春天前往东京,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如果成行,将是中国领导入自2008年以 来首次访日。日本企业也一直从这种友好的氛围中受益。中国和日本分别是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两国间的年贸易额超过3000亿美 元。日本企业在中国的资产累计超过1300亿美元。去年,日本对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创历史新高,达到144亿美元。 

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日本上市公司只有4%的收入来自中国。但据在东京工作的经济学家杰斯珀•科尔(jesperKoll)估算,它 们有26%的利润通过供应商或客户与中国绑定,比对美国的依赖更深。他估计,由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恢复速度比其他国家更快,这 一利润份额在第二季度飙升至63%。

现在,氛围似乎正再度转冷。习近平的出访因疫情搁浅。他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以及中美之间的经济冷战让日本的政府高官开始谈论在 中国的风险而非机遇。今年早些时候,安倍政府出台了限制外国投资的新举措,以防止受疫情冲击的某些行业被中国买家趁虚而入。智库 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Tokyo Foundation for Policy Research)的柯隆表示,受疫情影响,以及担忧美国未来进一步对电信设备巨头华为之 类的中国企业施加制裁,日本公司开始考虑自己供应链的稳定性,而不仅仅是效率。8月28日,安倍因健康问题突然辞职,加剧了局势的不 确定。 

然而,如果深入观察,就会发现情形更加微妙。一位与日本政府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政府的目标是重点关注在中国的“几个战略咽喉 点”(比如医疗用品),同时“继续保持很多领域对商贸活动开放”。由此看来,与其说这是一次重大脱钩,不如说是一次悄然进行的再平 衡。 

-个例证是安倍2440亿日元(22亿美元)的企业资助项目,它引导日本企业将自身供应链多元化,扩散到中国以外。7月,包括大型塑料制 品生产商爱丽思和电子产品制造商夏普在内的57家企业获得了总计570亿日元的资金,用于投资本土制造;其他企业获得帮助在东南亚建 厂。但在87个获批项目中,有60个将生产口罩、消毒剂、药品或其他医疗用品。

并不是只有在中国有业务的公司才有资格申请资助。很多公司,尤其是构成此次申请主体的中小企业,在中国几乎或完全没有业务。半导 体材料制造商Novel Crystal Technology的一名高管称,自己公司申请补贴是为了减少过度集中在美国市场。独立的政府机构日本贸易振兴机 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sation)前官员大西康雄表示,政府此次提供的资金太少,根本不足以推动全面脱钩。
.
大多数与中国有密切业务关联的日本公司还处于“观望”状态,柯隆说。美国可能很快会迎来新政府。美国制裁的范围和执行情况并不明确。 即使紧张形势持续加剧,日本企业界也不太可能整齐划一地行事。制造利基出口商品的企业可能会从中国撤离。而像汽车制造商这样在中 国有大量业务的公司会不愿意离开。 

从长远来看,日本企业面临的风险更多来自竞争,而不是地缘政治。中国已经实现了一次转型一一从廉价劳动力国家转变为繁荣的消费者市 场;日本企业的中国子公司生产的产品超过70%在中国出售。现在,中国正在进行第二次转型一一从消费者市场转变为尖端技术领域的竞争 者。 

日本商业报纸《日本经济新闻》(Nikkei)对74项科技产品和服务的最新年度调查发现,去年中国企业在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和电动车锂电 池绝缘材料上的市场份额超过了日本。正如一家日本大银行的顾问所说,这才是让日本企业真正感到紧张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美失和,殃及日企。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安倍晋三在2012年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时,日中关系正在走下坡路。围绕争议岛屿的紧张局势升级,冲突一触即发。在中国,日本汽车经 销店被纵火。松下一家工厂的抗议活动演变成了暴力事件。

此后,怒火平息,关系回温。安倍原计划邀请习近平在今年春天前往东京,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如果成行,将是中国领导入自2008年以 来首次访日。日本企业也一直从这种友好的氛围中受益。中国和日本分别是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两国间的年贸易额超过3000亿美 元。日本企业在中国的资产累计超过1300亿美元。去年,日本对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创历史新高,达到144亿美元。 

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日本上市公司只有4%的收入来自中国。但据在东京工作的经济学家杰斯珀•科尔(jesperKoll)估算,它 们有26%的利润通过供应商或客户与中国绑定,比对美国的依赖更深。他估计,由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恢复速度比其他国家更快,这 一利润份额在第二季度飙升至63%。

现在,氛围似乎正再度转冷。习近平的出访因疫情搁浅。他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以及中美之间的经济冷战让日本的政府高官开始谈论在 中国的风险而非机遇。今年早些时候,安倍政府出台了限制外国投资的新举措,以防止受疫情冲击的某些行业被中国买家趁虚而入。智库 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Tokyo Foundation for Policy Research)的柯隆表示,受疫情影响,以及担忧美国未来进一步对电信设备巨头华为之 类的中国企业施加制裁,日本公司开始考虑自己供应链的稳定性,而不仅仅是效率。8月28日,安倍因健康问题突然辞职,加剧了局势的不 确定。 

然而,如果深入观察,就会发现情形更加微妙。一位与日本政府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政府的目标是重点关注在中国的“几个战略咽喉 点”(比如医疗用品),同时“继续保持很多领域对商贸活动开放”。由此看来,与其说这是一次重大脱钩,不如说是一次悄然进行的再平 衡。 

-个例证是安倍2440亿日元(22亿美元)的企业资助项目,它引导日本企业将自身供应链多元化,扩散到中国以外。7月,包括大型塑料制 品生产商爱丽思和电子产品制造商夏普在内的57家企业获得了总计570亿日元的资金,用于投资本土制造;其他企业获得帮助在东南亚建 厂。但在87个获批项目中,有60个将生产口罩、消毒剂、药品或其他医疗用品。

并不是只有在中国有业务的公司才有资格申请资助。很多公司,尤其是构成此次申请主体的中小企业,在中国几乎或完全没有业务。半导 体材料制造商Novel Crystal Technology的一名高管称,自己公司申请补贴是为了减少过度集中在美国市场。独立的政府机构日本贸易振兴机 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sation)前官员大西康雄表示,政府此次提供的资金太少,根本不足以推动全面脱钩。
.
大多数与中国有密切业务关联的日本公司还处于“观望”状态,柯隆说。美国可能很快会迎来新政府。美国制裁的范围和执行情况并不明确。 即使紧张形势持续加剧,日本企业界也不太可能整齐划一地行事。制造利基出口商品的企业可能会从中国撤离。而像汽车制造商这样在中 国有大量业务的公司会不愿意离开。 

从长远来看,日本企业面临的风险更多来自竞争,而不是地缘政治。中国已经实现了一次转型一一从廉价劳动力国家转变为繁荣的消费者市 场;日本企业的中国子公司生产的产品超过70%在中国出售。现在,中国正在进行第二次转型一一从消费者市场转变为尖端技术领域的竞争 者。 

日本商业报纸《日本经济新闻》(Nikkei)对74项科技产品和服务的最新年度调查发现,去年中国企业在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和电动车锂电 池绝缘材料上的市场份额超过了日本。正如一家日本大银行的顾问所说,这才是让日本企业真正感到紧张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再平衡动作

发布日期:2020-09-24 06:56
中美失和,殃及日企。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安倍晋三在2012年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时,日中关系正在走下坡路。围绕争议岛屿的紧张局势升级,冲突一触即发。在中国,日本汽车经 销店被纵火。松下一家工厂的抗议活动演变成了暴力事件。

此后,怒火平息,关系回温。安倍原计划邀请习近平在今年春天前往东京,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如果成行,将是中国领导入自2008年以 来首次访日。日本企业也一直从这种友好的氛围中受益。中国和日本分别是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两国间的年贸易额超过3000亿美 元。日本企业在中国的资产累计超过1300亿美元。去年,日本对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创历史新高,达到144亿美元。 

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日本上市公司只有4%的收入来自中国。但据在东京工作的经济学家杰斯珀•科尔(jesperKoll)估算,它 们有26%的利润通过供应商或客户与中国绑定,比对美国的依赖更深。他估计,由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恢复速度比其他国家更快,这 一利润份额在第二季度飙升至63%。

现在,氛围似乎正再度转冷。习近平的出访因疫情搁浅。他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以及中美之间的经济冷战让日本的政府高官开始谈论在 中国的风险而非机遇。今年早些时候,安倍政府出台了限制外国投资的新举措,以防止受疫情冲击的某些行业被中国买家趁虚而入。智库 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Tokyo Foundation for Policy Research)的柯隆表示,受疫情影响,以及担忧美国未来进一步对电信设备巨头华为之 类的中国企业施加制裁,日本公司开始考虑自己供应链的稳定性,而不仅仅是效率。8月28日,安倍因健康问题突然辞职,加剧了局势的不 确定。 

然而,如果深入观察,就会发现情形更加微妙。一位与日本政府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政府的目标是重点关注在中国的“几个战略咽喉 点”(比如医疗用品),同时“继续保持很多领域对商贸活动开放”。由此看来,与其说这是一次重大脱钩,不如说是一次悄然进行的再平 衡。 

-个例证是安倍2440亿日元(22亿美元)的企业资助项目,它引导日本企业将自身供应链多元化,扩散到中国以外。7月,包括大型塑料制 品生产商爱丽思和电子产品制造商夏普在内的57家企业获得了总计570亿日元的资金,用于投资本土制造;其他企业获得帮助在东南亚建 厂。但在87个获批项目中,有60个将生产口罩、消毒剂、药品或其他医疗用品。

并不是只有在中国有业务的公司才有资格申请资助。很多公司,尤其是构成此次申请主体的中小企业,在中国几乎或完全没有业务。半导 体材料制造商Novel Crystal Technology的一名高管称,自己公司申请补贴是为了减少过度集中在美国市场。独立的政府机构日本贸易振兴机 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sation)前官员大西康雄表示,政府此次提供的资金太少,根本不足以推动全面脱钩。
.
大多数与中国有密切业务关联的日本公司还处于“观望”状态,柯隆说。美国可能很快会迎来新政府。美国制裁的范围和执行情况并不明确。 即使紧张形势持续加剧,日本企业界也不太可能整齐划一地行事。制造利基出口商品的企业可能会从中国撤离。而像汽车制造商这样在中 国有大量业务的公司会不愿意离开。 

从长远来看,日本企业面临的风险更多来自竞争,而不是地缘政治。中国已经实现了一次转型一一从廉价劳动力国家转变为繁荣的消费者市 场;日本企业的中国子公司生产的产品超过70%在中国出售。现在,中国正在进行第二次转型一一从消费者市场转变为尖端技术领域的竞争 者。 

日本商业报纸《日本经济新闻》(Nikkei)对74项科技产品和服务的最新年度调查发现,去年中国企业在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和电动车锂电 池绝缘材料上的市场份额超过了日本。正如一家日本大银行的顾问所说,这才是让日本企业真正感到紧张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美失和,殃及日企。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安倍晋三在2012年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时,日中关系正在走下坡路。围绕争议岛屿的紧张局势升级,冲突一触即发。在中国,日本汽车经 销店被纵火。松下一家工厂的抗议活动演变成了暴力事件。

此后,怒火平息,关系回温。安倍原计划邀请习近平在今年春天前往东京,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如果成行,将是中国领导入自2008年以 来首次访日。日本企业也一直从这种友好的氛围中受益。中国和日本分别是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两国间的年贸易额超过3000亿美 元。日本企业在中国的资产累计超过1300亿美元。去年,日本对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创历史新高,达到144亿美元。 

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日本上市公司只有4%的收入来自中国。但据在东京工作的经济学家杰斯珀•科尔(jesperKoll)估算,它 们有26%的利润通过供应商或客户与中国绑定,比对美国的依赖更深。他估计,由于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的恢复速度比其他国家更快,这 一利润份额在第二季度飙升至63%。

现在,氛围似乎正再度转冷。习近平的出访因疫情搁浅。他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以及中美之间的经济冷战让日本的政府高官开始谈论在 中国的风险而非机遇。今年早些时候,安倍政府出台了限制外国投资的新举措,以防止受疫情冲击的某些行业被中国买家趁虚而入。智库 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Tokyo Foundation for Policy Research)的柯隆表示,受疫情影响,以及担忧美国未来进一步对电信设备巨头华为之 类的中国企业施加制裁,日本公司开始考虑自己供应链的稳定性,而不仅仅是效率。8月28日,安倍因健康问题突然辞职,加剧了局势的不 确定。 

然而,如果深入观察,就会发现情形更加微妙。一位与日本政府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政府的目标是重点关注在中国的“几个战略咽喉 点”(比如医疗用品),同时“继续保持很多领域对商贸活动开放”。由此看来,与其说这是一次重大脱钩,不如说是一次悄然进行的再平 衡。 

-个例证是安倍2440亿日元(22亿美元)的企业资助项目,它引导日本企业将自身供应链多元化,扩散到中国以外。7月,包括大型塑料制 品生产商爱丽思和电子产品制造商夏普在内的57家企业获得了总计570亿日元的资金,用于投资本土制造;其他企业获得帮助在东南亚建 厂。但在87个获批项目中,有60个将生产口罩、消毒剂、药品或其他医疗用品。

并不是只有在中国有业务的公司才有资格申请资助。很多公司,尤其是构成此次申请主体的中小企业,在中国几乎或完全没有业务。半导 体材料制造商Novel Crystal Technology的一名高管称,自己公司申请补贴是为了减少过度集中在美国市场。独立的政府机构日本贸易振兴机 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sation)前官员大西康雄表示,政府此次提供的资金太少,根本不足以推动全面脱钩。
.
大多数与中国有密切业务关联的日本公司还处于“观望”状态,柯隆说。美国可能很快会迎来新政府。美国制裁的范围和执行情况并不明确。 即使紧张形势持续加剧,日本企业界也不太可能整齐划一地行事。制造利基出口商品的企业可能会从中国撤离。而像汽车制造商这样在中 国有大量业务的公司会不愿意离开。 

从长远来看,日本企业面临的风险更多来自竞争,而不是地缘政治。中国已经实现了一次转型一一从廉价劳动力国家转变为繁荣的消费者市 场;日本企业的中国子公司生产的产品超过70%在中国出售。现在,中国正在进行第二次转型一一从消费者市场转变为尖端技术领域的竞争 者。 

日本商业报纸《日本经济新闻》(Nikkei)对74项科技产品和服务的最新年度调查发现,去年中国企业在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和电动车锂电 池绝缘材料上的市场份额超过了日本。正如一家日本大银行的顾问所说,这才是让日本企业真正感到紧张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