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在石油和天然气上下了重注,然而疫情爆发,油气需求遭遇重挫。


2017年3月,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

 | Christopher M. Matthews

OR--商业新媒体 】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的陨落着实令人震惊。

仅仅在七年前,埃克森美孚还是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然而,在经历了疫情导致的化石燃料需求不振之后,该公司市值缩水约60%,目前约为1,600亿美元。

分析人士预测,埃克森美孚今年亏损将超10亿美元,而其2008年的利润为460亿美元,创下了当年美国公司的最高纪录。8月底,盘踞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近百年的埃克森美孚被从该指数中移除,成为标志该公司衰落的重要节点。

问题的关键在于,埃克森美孚挑了一个现在看来可能是最坏的时机来大力押注石油和天然气。尽管许多他们的对手都开始转向可再生能源,但他们依然坚守油气业务。投资者纷纷离场,员工怨声载道,不满公司的发展方向。有人认为埃克森美孚脱离现实,顽固不化。

两年前,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 Woods)公布了一项投资2,300亿美元的宏伟计划,到2025年实现每日较目前多开采100万桶油气。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油气产量只比2018年略有增加,而增加的支出已造成严重负担。埃克森美孚最近宣布公司连续两个季度亏损,这是20多年来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埃克森美孚认为,未来几十年,全球不断增长的人口需要化石燃料,公司押注于增加产量以带来长期利润。虽然疫情期间需求不振,但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石油需求一直在增长。

若十年内油气价格上涨,埃克森美孚的押注就会得到长期回报,而竞争对手则会由于未能及时投资而无法获利。公司否认了在发展方向上存在内部分歧。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埃克森美孚表示正在投资新技术,其中包括捕集大气中的碳或减少甲烷排放,这些可能都会有助于减少化石燃料对气候的影响。

“我们的投资组合是20多年来最为强劲的,我们依然把重心放在负责任地满足全球能源需求、从而为股东创造价值上。”埃克森美孚发言人凯西·诺顿(Casey Norton)表示。

位于得克萨斯州欧文市的埃克森美孚今年已经削减了30%、即1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并放慢了从西得克萨斯到非洲的许多项目。巨额股息是投资者不愿放弃石油公司的原因之一。埃克森美孚不得不通过借款来派息,分析人士预测,这样的做法可能无法一直持续下去。

埃克森美孚宣称,公司不会像竞争对手荷兰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和英国石油公司(BP PLC)那样削减股息,也不会背负额外债务。这引发了一些投资者的担忧。

“充满信心和勇气是一回事,就像埃克森美孚这么多年来一样。但形势现在都这么紧张了,怎么能还不改弦易辙呢?”持有160万埃克森美孚股份的Adams Funds首席执行官马克·斯托克尔(Mark Stoeckle)表示。

荷兰壳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经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3月,伍兹将这些公司减少碳排放的目标斥为“选美比赛”。




我们采访了埃克森美孚20多名现任和前任雇员,该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一些员工表示,面对气候变化法规和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竞争等新威胁,公司的管理方式已不再奏效。

埃克森美孚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你们的大部分注意力只放在了小部分离职的员工身上,而我们却为公司遍及全球的7.4万名员工感到自豪,他们在疫情持续期间仍坚持努力工作,为公司成为市场领导者做出了重大贡献。”

尽管其他主要石油生产企业纷纷宣布裁员,所涉及员工达3.5万人以上,但埃克森美孚到目前为止还未采取这一举措。从10月开始,埃克森美孚将暂停为美国员工缴纳退休金账户中公司的等比例份额,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劳动力评估,这可能会导致裁员。

有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排名系统发生了变化,这可能意味着有成千上万的员工已悄然处于待解雇状态。

埃克森美孚使用了一套排名系统来给员工的表现评分,和同事作出比较。日期为2020年4月的文件显示,公司最近改变了系统公式,被评为需要“大幅改进”的美国本土员工占比从至少3%增加到8%-10%。


得克萨斯州斯普林的埃克森美孚园区。

排名靠后的员工只能二选一:要么拿三个月薪水离职,要么进入为期三个月的试用期,若在此期间未能达到管理目标,就会被解雇。

埃克森美孚公司发言人诺顿表示:“我们并不打算通过人才管理流程裁员。”他补充说,公司正在对可能的成本削减进行全面评估,这可能会导致管理职位减少。

前埃克森美孚员工、地球科学家恩里克·罗塞罗(Enrique Rosero)今年夏天因在系统中排名靠后离职,他声称自己是因为对公司的气候战略提出疑问而受到惩罚。《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查阅的一份文件显示,罗塞罗两年前是埃克森美孚排名前三的员工,他说,上司4月时告诉他,他今年的评级结果会很优秀。

罗塞罗表示,他在当月有高管参与的全员大会上提问,埃克森美孚承认化石燃料助推了气候变化,这是否有悖于公司战略?其他几名员工表示,罗塞罗此前也曾向管理层提过此类问题。

根据罗塞罗本人和其他几位与会者的说法,罗塞罗在会上说:“我们承认有必要减少排放量,但未来五年排放量至少将增加20% 。”“综合来看,你们难道不认为这是关乎行为和领导的问题吗?”罗赛罗问道。


位于海湾镇的埃克森美孚化工厂。

据罗塞罗和在场的其他人说,埃克森美孚公司油气生产业务副总裁托卢·埃赫里多(Tolu Ewherido)回答:“我没听说这方面有任何问题。”

罗塞罗表示,上司在5月告诉他,发生在会议上的交流可能会对他的员工排名产生负面影响。7月,上司表示,罗塞罗是排名最末10%的员工之一,他可以选择接受三个月的试用期或90天的薪水。他选择了拿钱走人,于7月21日离职。

诺顿拒绝回答罗塞罗相关的具体问题,但他表示,埃克森美孚的评估程序是公平的,它基于年度期望、成就和行为模式。他表示,在公司的排名系统中,“需要大幅改进”的员工数量每年都在调整,前几年也达到过10%。

“我们鼓励公开对话,不会容忍报复行径。”诺顿说。

错误押注

埃克森美孚的前身是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创建的垄断企业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标准石油拆分后,埃克森美孚是其中最大的一家。由于页岩开采带来了丰富的油气资源,埃克森美孚多年来一直深受油价相对低迷之苦。错失了页岩热潮的先机之后,伍兹的前任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将大笔资金投注在全球各地的项目上,然而其中大多数却未能达到预期收益。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9年期间,埃克森美孚的资本支出为2,610亿美元,而其油气产量却保持不变,还增加了450亿美元的债务。2009年公司的资本回报率为16%,去年则是4% 。

2010年,为了进入页岩行业,埃克森美孚以超过3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XTO Energy Inc.,当时的天然气价格比接下来十年大部分时间都要高。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和加拿大油砂上进行的大规模高风险投资并未按计划进行。

为了扭转埃克森美孚的命运,伍兹又回到了公司习惯的路径上:在油价处于低位时大力投资大型项目,享受油价上升的红利。埃克森美孚已经在圭亚那和二叠纪盆地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根据现任和前任员工的说法,在疫情爆发之前,就有员工认为埃克森美孚在得克萨斯州的部分增长计划有些不切实际了。

2019年3月,埃克森美孚表示,最早将于2024年将二叠纪盆地的油气产量提高到每日100万桶,高于此前预计的到2025年之前每日60万桶的产量。六名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参与此项目的部分员工认为这样的估计过于乐观。

据几名员工透露,2018年,埃克森美孚的一些管理人员最初将在特拉华州区域的资产净现值定为600亿美元左右。

据参与该项目的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夏天,他们估算该地区的净现值接近400亿美元左右,因为他们认为埃克森美孚高估了钻探的速度。经过进一步的讨论和协商,净现值调整为约500亿美元。

埃克森美孚否认在估值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该公司表示,他们的年度规划流程考虑了多个工作组的多种投入,涉及多个复杂技术领域,且在通常情况下,一些专家和管理人员最初都会持不同看法。

为了应对疫情,埃克森美孚削减了在二叠纪盆地的支出,并将其2020年的产量预估下调至每日34.5万桶左右。公司补充称,在此之前公司曾有望实现或超越长期增长目标。

“我们不同意你方信源的说法。从他们的言论中可以看出,他们对公司资源和发展计划的观点不准确、不完整且已经过时了。”埃克森美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已经超额完成了2019年计划。“实际业绩证明,他们的立场是不正确的。”

化石燃料

尽管荷兰壳牌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对冲油气的风险,但埃克森美孚仍将大部分资源和精力投注在化石燃料上。

20世纪60年代,埃克森美孚创立内部风投部门,帮助开发了第一批具有商业利益的太阳能电池,80年代,公司认为油气的利润更丰厚,于是出售了该部门。一些员工称,公司选择主要在油气相关技术上进行创新。

“埃克森美孚是碳捕集领域的全球领导者。”该公司表示。

伍兹曾表示,埃克森美孚正在投资开创性技术,包括藻类生物燃料和碳捕集。他还强调了公司的传统,包括员工排名制度,他认为这是公司取得成功的原因。

2018年初,伍兹在制定发展计划期间前往公司位于休斯顿的旗舰园区,出席全体成员大会。他在园区主楼对1,000多名员工发表了讲话,主楼上有一个一万吨重的“浮动立方体”,看起来就像是悬浮在广场之上。

六名与会者表示,当会议进入问答环节时,一些员工问起排名制度,以及公司是否会取消该制度。许多大公司已经放弃了这种排名制度,包括20世纪80年代率先采用这类制度的微软(Microsoft Corp.)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等。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很恼火,他表示埃克森美孚永远不会取消排名。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说:“我们需要在市场上取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埃克森美孚陨落:揭秘美国昔日市值最高公司的“坚守困境”

发布日期:2020-09-23 10:51
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在石油和天然气上下了重注,然而疫情爆发,油气需求遭遇重挫。


2017年3月,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

 | Christopher M. Matthews

OR--商业新媒体 】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的陨落着实令人震惊。

仅仅在七年前,埃克森美孚还是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然而,在经历了疫情导致的化石燃料需求不振之后,该公司市值缩水约60%,目前约为1,600亿美元。

分析人士预测,埃克森美孚今年亏损将超10亿美元,而其2008年的利润为460亿美元,创下了当年美国公司的最高纪录。8月底,盘踞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近百年的埃克森美孚被从该指数中移除,成为标志该公司衰落的重要节点。

问题的关键在于,埃克森美孚挑了一个现在看来可能是最坏的时机来大力押注石油和天然气。尽管许多他们的对手都开始转向可再生能源,但他们依然坚守油气业务。投资者纷纷离场,员工怨声载道,不满公司的发展方向。有人认为埃克森美孚脱离现实,顽固不化。

两年前,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 Woods)公布了一项投资2,300亿美元的宏伟计划,到2025年实现每日较目前多开采100万桶油气。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油气产量只比2018年略有增加,而增加的支出已造成严重负担。埃克森美孚最近宣布公司连续两个季度亏损,这是20多年来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埃克森美孚认为,未来几十年,全球不断增长的人口需要化石燃料,公司押注于增加产量以带来长期利润。虽然疫情期间需求不振,但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石油需求一直在增长。

若十年内油气价格上涨,埃克森美孚的押注就会得到长期回报,而竞争对手则会由于未能及时投资而无法获利。公司否认了在发展方向上存在内部分歧。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埃克森美孚表示正在投资新技术,其中包括捕集大气中的碳或减少甲烷排放,这些可能都会有助于减少化石燃料对气候的影响。

“我们的投资组合是20多年来最为强劲的,我们依然把重心放在负责任地满足全球能源需求、从而为股东创造价值上。”埃克森美孚发言人凯西·诺顿(Casey Norton)表示。

位于得克萨斯州欧文市的埃克森美孚今年已经削减了30%、即1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并放慢了从西得克萨斯到非洲的许多项目。巨额股息是投资者不愿放弃石油公司的原因之一。埃克森美孚不得不通过借款来派息,分析人士预测,这样的做法可能无法一直持续下去。

埃克森美孚宣称,公司不会像竞争对手荷兰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和英国石油公司(BP PLC)那样削减股息,也不会背负额外债务。这引发了一些投资者的担忧。

“充满信心和勇气是一回事,就像埃克森美孚这么多年来一样。但形势现在都这么紧张了,怎么能还不改弦易辙呢?”持有160万埃克森美孚股份的Adams Funds首席执行官马克·斯托克尔(Mark Stoeckle)表示。

荷兰壳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经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3月,伍兹将这些公司减少碳排放的目标斥为“选美比赛”。




我们采访了埃克森美孚20多名现任和前任雇员,该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一些员工表示,面对气候变化法规和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竞争等新威胁,公司的管理方式已不再奏效。

埃克森美孚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你们的大部分注意力只放在了小部分离职的员工身上,而我们却为公司遍及全球的7.4万名员工感到自豪,他们在疫情持续期间仍坚持努力工作,为公司成为市场领导者做出了重大贡献。”

尽管其他主要石油生产企业纷纷宣布裁员,所涉及员工达3.5万人以上,但埃克森美孚到目前为止还未采取这一举措。从10月开始,埃克森美孚将暂停为美国员工缴纳退休金账户中公司的等比例份额,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劳动力评估,这可能会导致裁员。

有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排名系统发生了变化,这可能意味着有成千上万的员工已悄然处于待解雇状态。

埃克森美孚使用了一套排名系统来给员工的表现评分,和同事作出比较。日期为2020年4月的文件显示,公司最近改变了系统公式,被评为需要“大幅改进”的美国本土员工占比从至少3%增加到8%-10%。


得克萨斯州斯普林的埃克森美孚园区。

排名靠后的员工只能二选一:要么拿三个月薪水离职,要么进入为期三个月的试用期,若在此期间未能达到管理目标,就会被解雇。

埃克森美孚公司发言人诺顿表示:“我们并不打算通过人才管理流程裁员。”他补充说,公司正在对可能的成本削减进行全面评估,这可能会导致管理职位减少。

前埃克森美孚员工、地球科学家恩里克·罗塞罗(Enrique Rosero)今年夏天因在系统中排名靠后离职,他声称自己是因为对公司的气候战略提出疑问而受到惩罚。《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查阅的一份文件显示,罗塞罗两年前是埃克森美孚排名前三的员工,他说,上司4月时告诉他,他今年的评级结果会很优秀。

罗塞罗表示,他在当月有高管参与的全员大会上提问,埃克森美孚承认化石燃料助推了气候变化,这是否有悖于公司战略?其他几名员工表示,罗塞罗此前也曾向管理层提过此类问题。

根据罗塞罗本人和其他几位与会者的说法,罗塞罗在会上说:“我们承认有必要减少排放量,但未来五年排放量至少将增加20% 。”“综合来看,你们难道不认为这是关乎行为和领导的问题吗?”罗赛罗问道。


位于海湾镇的埃克森美孚化工厂。

据罗塞罗和在场的其他人说,埃克森美孚公司油气生产业务副总裁托卢·埃赫里多(Tolu Ewherido)回答:“我没听说这方面有任何问题。”

罗塞罗表示,上司在5月告诉他,发生在会议上的交流可能会对他的员工排名产生负面影响。7月,上司表示,罗塞罗是排名最末10%的员工之一,他可以选择接受三个月的试用期或90天的薪水。他选择了拿钱走人,于7月21日离职。

诺顿拒绝回答罗塞罗相关的具体问题,但他表示,埃克森美孚的评估程序是公平的,它基于年度期望、成就和行为模式。他表示,在公司的排名系统中,“需要大幅改进”的员工数量每年都在调整,前几年也达到过10%。

“我们鼓励公开对话,不会容忍报复行径。”诺顿说。

错误押注

埃克森美孚的前身是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创建的垄断企业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标准石油拆分后,埃克森美孚是其中最大的一家。由于页岩开采带来了丰富的油气资源,埃克森美孚多年来一直深受油价相对低迷之苦。错失了页岩热潮的先机之后,伍兹的前任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将大笔资金投注在全球各地的项目上,然而其中大多数却未能达到预期收益。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9年期间,埃克森美孚的资本支出为2,610亿美元,而其油气产量却保持不变,还增加了450亿美元的债务。2009年公司的资本回报率为16%,去年则是4% 。

2010年,为了进入页岩行业,埃克森美孚以超过3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XTO Energy Inc.,当时的天然气价格比接下来十年大部分时间都要高。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和加拿大油砂上进行的大规模高风险投资并未按计划进行。

为了扭转埃克森美孚的命运,伍兹又回到了公司习惯的路径上:在油价处于低位时大力投资大型项目,享受油价上升的红利。埃克森美孚已经在圭亚那和二叠纪盆地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根据现任和前任员工的说法,在疫情爆发之前,就有员工认为埃克森美孚在得克萨斯州的部分增长计划有些不切实际了。

2019年3月,埃克森美孚表示,最早将于2024年将二叠纪盆地的油气产量提高到每日100万桶,高于此前预计的到2025年之前每日60万桶的产量。六名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参与此项目的部分员工认为这样的估计过于乐观。

据几名员工透露,2018年,埃克森美孚的一些管理人员最初将在特拉华州区域的资产净现值定为600亿美元左右。

据参与该项目的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夏天,他们估算该地区的净现值接近400亿美元左右,因为他们认为埃克森美孚高估了钻探的速度。经过进一步的讨论和协商,净现值调整为约500亿美元。

埃克森美孚否认在估值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该公司表示,他们的年度规划流程考虑了多个工作组的多种投入,涉及多个复杂技术领域,且在通常情况下,一些专家和管理人员最初都会持不同看法。

为了应对疫情,埃克森美孚削减了在二叠纪盆地的支出,并将其2020年的产量预估下调至每日34.5万桶左右。公司补充称,在此之前公司曾有望实现或超越长期增长目标。

“我们不同意你方信源的说法。从他们的言论中可以看出,他们对公司资源和发展计划的观点不准确、不完整且已经过时了。”埃克森美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已经超额完成了2019年计划。“实际业绩证明,他们的立场是不正确的。”

化石燃料

尽管荷兰壳牌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对冲油气的风险,但埃克森美孚仍将大部分资源和精力投注在化石燃料上。

20世纪60年代,埃克森美孚创立内部风投部门,帮助开发了第一批具有商业利益的太阳能电池,80年代,公司认为油气的利润更丰厚,于是出售了该部门。一些员工称,公司选择主要在油气相关技术上进行创新。

“埃克森美孚是碳捕集领域的全球领导者。”该公司表示。

伍兹曾表示,埃克森美孚正在投资开创性技术,包括藻类生物燃料和碳捕集。他还强调了公司的传统,包括员工排名制度,他认为这是公司取得成功的原因。

2018年初,伍兹在制定发展计划期间前往公司位于休斯顿的旗舰园区,出席全体成员大会。他在园区主楼对1,000多名员工发表了讲话,主楼上有一个一万吨重的“浮动立方体”,看起来就像是悬浮在广场之上。

六名与会者表示,当会议进入问答环节时,一些员工问起排名制度,以及公司是否会取消该制度。许多大公司已经放弃了这种排名制度,包括20世纪80年代率先采用这类制度的微软(Microsoft Corp.)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等。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很恼火,他表示埃克森美孚永远不会取消排名。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说:“我们需要在市场上取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在石油和天然气上下了重注,然而疫情爆发,油气需求遭遇重挫。


2017年3月,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

 | Christopher M. Matthews

OR--商业新媒体 】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的陨落着实令人震惊。

仅仅在七年前,埃克森美孚还是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然而,在经历了疫情导致的化石燃料需求不振之后,该公司市值缩水约60%,目前约为1,600亿美元。

分析人士预测,埃克森美孚今年亏损将超10亿美元,而其2008年的利润为460亿美元,创下了当年美国公司的最高纪录。8月底,盘踞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近百年的埃克森美孚被从该指数中移除,成为标志该公司衰落的重要节点。

问题的关键在于,埃克森美孚挑了一个现在看来可能是最坏的时机来大力押注石油和天然气。尽管许多他们的对手都开始转向可再生能源,但他们依然坚守油气业务。投资者纷纷离场,员工怨声载道,不满公司的发展方向。有人认为埃克森美孚脱离现实,顽固不化。

两年前,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 Woods)公布了一项投资2,300亿美元的宏伟计划,到2025年实现每日较目前多开采100万桶油气。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油气产量只比2018年略有增加,而增加的支出已造成严重负担。埃克森美孚最近宣布公司连续两个季度亏损,这是20多年来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埃克森美孚认为,未来几十年,全球不断增长的人口需要化石燃料,公司押注于增加产量以带来长期利润。虽然疫情期间需求不振,但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石油需求一直在增长。

若十年内油气价格上涨,埃克森美孚的押注就会得到长期回报,而竞争对手则会由于未能及时投资而无法获利。公司否认了在发展方向上存在内部分歧。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埃克森美孚表示正在投资新技术,其中包括捕集大气中的碳或减少甲烷排放,这些可能都会有助于减少化石燃料对气候的影响。

“我们的投资组合是20多年来最为强劲的,我们依然把重心放在负责任地满足全球能源需求、从而为股东创造价值上。”埃克森美孚发言人凯西·诺顿(Casey Norton)表示。

位于得克萨斯州欧文市的埃克森美孚今年已经削减了30%、即1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并放慢了从西得克萨斯到非洲的许多项目。巨额股息是投资者不愿放弃石油公司的原因之一。埃克森美孚不得不通过借款来派息,分析人士预测,这样的做法可能无法一直持续下去。

埃克森美孚宣称,公司不会像竞争对手荷兰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和英国石油公司(BP PLC)那样削减股息,也不会背负额外债务。这引发了一些投资者的担忧。

“充满信心和勇气是一回事,就像埃克森美孚这么多年来一样。但形势现在都这么紧张了,怎么能还不改弦易辙呢?”持有160万埃克森美孚股份的Adams Funds首席执行官马克·斯托克尔(Mark Stoeckle)表示。

荷兰壳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经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3月,伍兹将这些公司减少碳排放的目标斥为“选美比赛”。




我们采访了埃克森美孚20多名现任和前任雇员,该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一些员工表示,面对气候变化法规和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竞争等新威胁,公司的管理方式已不再奏效。

埃克森美孚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你们的大部分注意力只放在了小部分离职的员工身上,而我们却为公司遍及全球的7.4万名员工感到自豪,他们在疫情持续期间仍坚持努力工作,为公司成为市场领导者做出了重大贡献。”

尽管其他主要石油生产企业纷纷宣布裁员,所涉及员工达3.5万人以上,但埃克森美孚到目前为止还未采取这一举措。从10月开始,埃克森美孚将暂停为美国员工缴纳退休金账户中公司的等比例份额,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劳动力评估,这可能会导致裁员。

有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排名系统发生了变化,这可能意味着有成千上万的员工已悄然处于待解雇状态。

埃克森美孚使用了一套排名系统来给员工的表现评分,和同事作出比较。日期为2020年4月的文件显示,公司最近改变了系统公式,被评为需要“大幅改进”的美国本土员工占比从至少3%增加到8%-10%。


得克萨斯州斯普林的埃克森美孚园区。

排名靠后的员工只能二选一:要么拿三个月薪水离职,要么进入为期三个月的试用期,若在此期间未能达到管理目标,就会被解雇。

埃克森美孚公司发言人诺顿表示:“我们并不打算通过人才管理流程裁员。”他补充说,公司正在对可能的成本削减进行全面评估,这可能会导致管理职位减少。

前埃克森美孚员工、地球科学家恩里克·罗塞罗(Enrique Rosero)今年夏天因在系统中排名靠后离职,他声称自己是因为对公司的气候战略提出疑问而受到惩罚。《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查阅的一份文件显示,罗塞罗两年前是埃克森美孚排名前三的员工,他说,上司4月时告诉他,他今年的评级结果会很优秀。

罗塞罗表示,他在当月有高管参与的全员大会上提问,埃克森美孚承认化石燃料助推了气候变化,这是否有悖于公司战略?其他几名员工表示,罗塞罗此前也曾向管理层提过此类问题。

根据罗塞罗本人和其他几位与会者的说法,罗塞罗在会上说:“我们承认有必要减少排放量,但未来五年排放量至少将增加20% 。”“综合来看,你们难道不认为这是关乎行为和领导的问题吗?”罗赛罗问道。


位于海湾镇的埃克森美孚化工厂。

据罗塞罗和在场的其他人说,埃克森美孚公司油气生产业务副总裁托卢·埃赫里多(Tolu Ewherido)回答:“我没听说这方面有任何问题。”

罗塞罗表示,上司在5月告诉他,发生在会议上的交流可能会对他的员工排名产生负面影响。7月,上司表示,罗塞罗是排名最末10%的员工之一,他可以选择接受三个月的试用期或90天的薪水。他选择了拿钱走人,于7月21日离职。

诺顿拒绝回答罗塞罗相关的具体问题,但他表示,埃克森美孚的评估程序是公平的,它基于年度期望、成就和行为模式。他表示,在公司的排名系统中,“需要大幅改进”的员工数量每年都在调整,前几年也达到过10%。

“我们鼓励公开对话,不会容忍报复行径。”诺顿说。

错误押注

埃克森美孚的前身是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创建的垄断企业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标准石油拆分后,埃克森美孚是其中最大的一家。由于页岩开采带来了丰富的油气资源,埃克森美孚多年来一直深受油价相对低迷之苦。错失了页岩热潮的先机之后,伍兹的前任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将大笔资金投注在全球各地的项目上,然而其中大多数却未能达到预期收益。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9年期间,埃克森美孚的资本支出为2,610亿美元,而其油气产量却保持不变,还增加了450亿美元的债务。2009年公司的资本回报率为16%,去年则是4% 。

2010年,为了进入页岩行业,埃克森美孚以超过3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XTO Energy Inc.,当时的天然气价格比接下来十年大部分时间都要高。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和加拿大油砂上进行的大规模高风险投资并未按计划进行。

为了扭转埃克森美孚的命运,伍兹又回到了公司习惯的路径上:在油价处于低位时大力投资大型项目,享受油价上升的红利。埃克森美孚已经在圭亚那和二叠纪盆地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根据现任和前任员工的说法,在疫情爆发之前,就有员工认为埃克森美孚在得克萨斯州的部分增长计划有些不切实际了。

2019年3月,埃克森美孚表示,最早将于2024年将二叠纪盆地的油气产量提高到每日100万桶,高于此前预计的到2025年之前每日60万桶的产量。六名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参与此项目的部分员工认为这样的估计过于乐观。

据几名员工透露,2018年,埃克森美孚的一些管理人员最初将在特拉华州区域的资产净现值定为600亿美元左右。

据参与该项目的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夏天,他们估算该地区的净现值接近400亿美元左右,因为他们认为埃克森美孚高估了钻探的速度。经过进一步的讨论和协商,净现值调整为约500亿美元。

埃克森美孚否认在估值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该公司表示,他们的年度规划流程考虑了多个工作组的多种投入,涉及多个复杂技术领域,且在通常情况下,一些专家和管理人员最初都会持不同看法。

为了应对疫情,埃克森美孚削减了在二叠纪盆地的支出,并将其2020年的产量预估下调至每日34.5万桶左右。公司补充称,在此之前公司曾有望实现或超越长期增长目标。

“我们不同意你方信源的说法。从他们的言论中可以看出,他们对公司资源和发展计划的观点不准确、不完整且已经过时了。”埃克森美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已经超额完成了2019年计划。“实际业绩证明,他们的立场是不正确的。”

化石燃料

尽管荷兰壳牌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对冲油气的风险,但埃克森美孚仍将大部分资源和精力投注在化石燃料上。

20世纪60年代,埃克森美孚创立内部风投部门,帮助开发了第一批具有商业利益的太阳能电池,80年代,公司认为油气的利润更丰厚,于是出售了该部门。一些员工称,公司选择主要在油气相关技术上进行创新。

“埃克森美孚是碳捕集领域的全球领导者。”该公司表示。

伍兹曾表示,埃克森美孚正在投资开创性技术,包括藻类生物燃料和碳捕集。他还强调了公司的传统,包括员工排名制度,他认为这是公司取得成功的原因。

2018年初,伍兹在制定发展计划期间前往公司位于休斯顿的旗舰园区,出席全体成员大会。他在园区主楼对1,000多名员工发表了讲话,主楼上有一个一万吨重的“浮动立方体”,看起来就像是悬浮在广场之上。

六名与会者表示,当会议进入问答环节时,一些员工问起排名制度,以及公司是否会取消该制度。许多大公司已经放弃了这种排名制度,包括20世纪80年代率先采用这类制度的微软(Microsoft Corp.)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等。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很恼火,他表示埃克森美孚永远不会取消排名。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说:“我们需要在市场上取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埃克森美孚陨落:揭秘美国昔日市值最高公司的“坚守困境”

发布日期:2020-09-23 10:51
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在石油和天然气上下了重注,然而疫情爆发,油气需求遭遇重挫。


2017年3月,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

 | Christopher M. Matthews

OR--商业新媒体 】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的陨落着实令人震惊。

仅仅在七年前,埃克森美孚还是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然而,在经历了疫情导致的化石燃料需求不振之后,该公司市值缩水约60%,目前约为1,600亿美元。

分析人士预测,埃克森美孚今年亏损将超10亿美元,而其2008年的利润为460亿美元,创下了当年美国公司的最高纪录。8月底,盘踞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近百年的埃克森美孚被从该指数中移除,成为标志该公司衰落的重要节点。

问题的关键在于,埃克森美孚挑了一个现在看来可能是最坏的时机来大力押注石油和天然气。尽管许多他们的对手都开始转向可再生能源,但他们依然坚守油气业务。投资者纷纷离场,员工怨声载道,不满公司的发展方向。有人认为埃克森美孚脱离现实,顽固不化。

两年前,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 Woods)公布了一项投资2,300亿美元的宏伟计划,到2025年实现每日较目前多开采100万桶油气。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油气产量只比2018年略有增加,而增加的支出已造成严重负担。埃克森美孚最近宣布公司连续两个季度亏损,这是20多年来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埃克森美孚认为,未来几十年,全球不断增长的人口需要化石燃料,公司押注于增加产量以带来长期利润。虽然疫情期间需求不振,但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石油需求一直在增长。

若十年内油气价格上涨,埃克森美孚的押注就会得到长期回报,而竞争对手则会由于未能及时投资而无法获利。公司否认了在发展方向上存在内部分歧。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埃克森美孚表示正在投资新技术,其中包括捕集大气中的碳或减少甲烷排放,这些可能都会有助于减少化石燃料对气候的影响。

“我们的投资组合是20多年来最为强劲的,我们依然把重心放在负责任地满足全球能源需求、从而为股东创造价值上。”埃克森美孚发言人凯西·诺顿(Casey Norton)表示。

位于得克萨斯州欧文市的埃克森美孚今年已经削减了30%、即1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并放慢了从西得克萨斯到非洲的许多项目。巨额股息是投资者不愿放弃石油公司的原因之一。埃克森美孚不得不通过借款来派息,分析人士预测,这样的做法可能无法一直持续下去。

埃克森美孚宣称,公司不会像竞争对手荷兰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和英国石油公司(BP PLC)那样削减股息,也不会背负额外债务。这引发了一些投资者的担忧。

“充满信心和勇气是一回事,就像埃克森美孚这么多年来一样。但形势现在都这么紧张了,怎么能还不改弦易辙呢?”持有160万埃克森美孚股份的Adams Funds首席执行官马克·斯托克尔(Mark Stoeckle)表示。

荷兰壳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经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3月,伍兹将这些公司减少碳排放的目标斥为“选美比赛”。




我们采访了埃克森美孚20多名现任和前任雇员,该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一些员工表示,面对气候变化法规和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竞争等新威胁,公司的管理方式已不再奏效。

埃克森美孚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你们的大部分注意力只放在了小部分离职的员工身上,而我们却为公司遍及全球的7.4万名员工感到自豪,他们在疫情持续期间仍坚持努力工作,为公司成为市场领导者做出了重大贡献。”

尽管其他主要石油生产企业纷纷宣布裁员,所涉及员工达3.5万人以上,但埃克森美孚到目前为止还未采取这一举措。从10月开始,埃克森美孚将暂停为美国员工缴纳退休金账户中公司的等比例份额,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劳动力评估,这可能会导致裁员。

有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排名系统发生了变化,这可能意味着有成千上万的员工已悄然处于待解雇状态。

埃克森美孚使用了一套排名系统来给员工的表现评分,和同事作出比较。日期为2020年4月的文件显示,公司最近改变了系统公式,被评为需要“大幅改进”的美国本土员工占比从至少3%增加到8%-10%。


得克萨斯州斯普林的埃克森美孚园区。

排名靠后的员工只能二选一:要么拿三个月薪水离职,要么进入为期三个月的试用期,若在此期间未能达到管理目标,就会被解雇。

埃克森美孚公司发言人诺顿表示:“我们并不打算通过人才管理流程裁员。”他补充说,公司正在对可能的成本削减进行全面评估,这可能会导致管理职位减少。

前埃克森美孚员工、地球科学家恩里克·罗塞罗(Enrique Rosero)今年夏天因在系统中排名靠后离职,他声称自己是因为对公司的气候战略提出疑问而受到惩罚。《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查阅的一份文件显示,罗塞罗两年前是埃克森美孚排名前三的员工,他说,上司4月时告诉他,他今年的评级结果会很优秀。

罗塞罗表示,他在当月有高管参与的全员大会上提问,埃克森美孚承认化石燃料助推了气候变化,这是否有悖于公司战略?其他几名员工表示,罗塞罗此前也曾向管理层提过此类问题。

根据罗塞罗本人和其他几位与会者的说法,罗塞罗在会上说:“我们承认有必要减少排放量,但未来五年排放量至少将增加20% 。”“综合来看,你们难道不认为这是关乎行为和领导的问题吗?”罗赛罗问道。


位于海湾镇的埃克森美孚化工厂。

据罗塞罗和在场的其他人说,埃克森美孚公司油气生产业务副总裁托卢·埃赫里多(Tolu Ewherido)回答:“我没听说这方面有任何问题。”

罗塞罗表示,上司在5月告诉他,发生在会议上的交流可能会对他的员工排名产生负面影响。7月,上司表示,罗塞罗是排名最末10%的员工之一,他可以选择接受三个月的试用期或90天的薪水。他选择了拿钱走人,于7月21日离职。

诺顿拒绝回答罗塞罗相关的具体问题,但他表示,埃克森美孚的评估程序是公平的,它基于年度期望、成就和行为模式。他表示,在公司的排名系统中,“需要大幅改进”的员工数量每年都在调整,前几年也达到过10%。

“我们鼓励公开对话,不会容忍报复行径。”诺顿说。

错误押注

埃克森美孚的前身是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创建的垄断企业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标准石油拆分后,埃克森美孚是其中最大的一家。由于页岩开采带来了丰富的油气资源,埃克森美孚多年来一直深受油价相对低迷之苦。错失了页岩热潮的先机之后,伍兹的前任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将大笔资金投注在全球各地的项目上,然而其中大多数却未能达到预期收益。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9年期间,埃克森美孚的资本支出为2,610亿美元,而其油气产量却保持不变,还增加了450亿美元的债务。2009年公司的资本回报率为16%,去年则是4% 。

2010年,为了进入页岩行业,埃克森美孚以超过3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XTO Energy Inc.,当时的天然气价格比接下来十年大部分时间都要高。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和加拿大油砂上进行的大规模高风险投资并未按计划进行。

为了扭转埃克森美孚的命运,伍兹又回到了公司习惯的路径上:在油价处于低位时大力投资大型项目,享受油价上升的红利。埃克森美孚已经在圭亚那和二叠纪盆地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根据现任和前任员工的说法,在疫情爆发之前,就有员工认为埃克森美孚在得克萨斯州的部分增长计划有些不切实际了。

2019年3月,埃克森美孚表示,最早将于2024年将二叠纪盆地的油气产量提高到每日100万桶,高于此前预计的到2025年之前每日60万桶的产量。六名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参与此项目的部分员工认为这样的估计过于乐观。

据几名员工透露,2018年,埃克森美孚的一些管理人员最初将在特拉华州区域的资产净现值定为600亿美元左右。

据参与该项目的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夏天,他们估算该地区的净现值接近400亿美元左右,因为他们认为埃克森美孚高估了钻探的速度。经过进一步的讨论和协商,净现值调整为约500亿美元。

埃克森美孚否认在估值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该公司表示,他们的年度规划流程考虑了多个工作组的多种投入,涉及多个复杂技术领域,且在通常情况下,一些专家和管理人员最初都会持不同看法。

为了应对疫情,埃克森美孚削减了在二叠纪盆地的支出,并将其2020年的产量预估下调至每日34.5万桶左右。公司补充称,在此之前公司曾有望实现或超越长期增长目标。

“我们不同意你方信源的说法。从他们的言论中可以看出,他们对公司资源和发展计划的观点不准确、不完整且已经过时了。”埃克森美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已经超额完成了2019年计划。“实际业绩证明,他们的立场是不正确的。”

化石燃料

尽管荷兰壳牌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对冲油气的风险,但埃克森美孚仍将大部分资源和精力投注在化石燃料上。

20世纪60年代,埃克森美孚创立内部风投部门,帮助开发了第一批具有商业利益的太阳能电池,80年代,公司认为油气的利润更丰厚,于是出售了该部门。一些员工称,公司选择主要在油气相关技术上进行创新。

“埃克森美孚是碳捕集领域的全球领导者。”该公司表示。

伍兹曾表示,埃克森美孚正在投资开创性技术,包括藻类生物燃料和碳捕集。他还强调了公司的传统,包括员工排名制度,他认为这是公司取得成功的原因。

2018年初,伍兹在制定发展计划期间前往公司位于休斯顿的旗舰园区,出席全体成员大会。他在园区主楼对1,000多名员工发表了讲话,主楼上有一个一万吨重的“浮动立方体”,看起来就像是悬浮在广场之上。

六名与会者表示,当会议进入问答环节时,一些员工问起排名制度,以及公司是否会取消该制度。许多大公司已经放弃了这种排名制度,包括20世纪80年代率先采用这类制度的微软(Microsoft Corp.)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等。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很恼火,他表示埃克森美孚永远不会取消排名。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说:“我们需要在市场上取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在石油和天然气上下了重注,然而疫情爆发,油气需求遭遇重挫。


2017年3月,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

 | Christopher M. Matthews

OR--商业新媒体 】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的陨落着实令人震惊。

仅仅在七年前,埃克森美孚还是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然而,在经历了疫情导致的化石燃料需求不振之后,该公司市值缩水约60%,目前约为1,600亿美元。

分析人士预测,埃克森美孚今年亏损将超10亿美元,而其2008年的利润为460亿美元,创下了当年美国公司的最高纪录。8月底,盘踞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近百年的埃克森美孚被从该指数中移除,成为标志该公司衰落的重要节点。

问题的关键在于,埃克森美孚挑了一个现在看来可能是最坏的时机来大力押注石油和天然气。尽管许多他们的对手都开始转向可再生能源,但他们依然坚守油气业务。投资者纷纷离场,员工怨声载道,不满公司的发展方向。有人认为埃克森美孚脱离现实,顽固不化。

两年前,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 Woods)公布了一项投资2,300亿美元的宏伟计划,到2025年实现每日较目前多开采100万桶油气。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油气产量只比2018年略有增加,而增加的支出已造成严重负担。埃克森美孚最近宣布公司连续两个季度亏损,这是20多年来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埃克森美孚认为,未来几十年,全球不断增长的人口需要化石燃料,公司押注于增加产量以带来长期利润。虽然疫情期间需求不振,但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石油需求一直在增长。

若十年内油气价格上涨,埃克森美孚的押注就会得到长期回报,而竞争对手则会由于未能及时投资而无法获利。公司否认了在发展方向上存在内部分歧。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埃克森美孚表示正在投资新技术,其中包括捕集大气中的碳或减少甲烷排放,这些可能都会有助于减少化石燃料对气候的影响。

“我们的投资组合是20多年来最为强劲的,我们依然把重心放在负责任地满足全球能源需求、从而为股东创造价值上。”埃克森美孚发言人凯西·诺顿(Casey Norton)表示。

位于得克萨斯州欧文市的埃克森美孚今年已经削减了30%、即1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并放慢了从西得克萨斯到非洲的许多项目。巨额股息是投资者不愿放弃石油公司的原因之一。埃克森美孚不得不通过借款来派息,分析人士预测,这样的做法可能无法一直持续下去。

埃克森美孚宣称,公司不会像竞争对手荷兰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和英国石油公司(BP PLC)那样削减股息,也不会背负额外债务。这引发了一些投资者的担忧。

“充满信心和勇气是一回事,就像埃克森美孚这么多年来一样。但形势现在都这么紧张了,怎么能还不改弦易辙呢?”持有160万埃克森美孚股份的Adams Funds首席执行官马克·斯托克尔(Mark Stoeckle)表示。

荷兰壳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经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3月,伍兹将这些公司减少碳排放的目标斥为“选美比赛”。




我们采访了埃克森美孚20多名现任和前任雇员,该公司各业务部门的一些员工表示,面对气候变化法规和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竞争等新威胁,公司的管理方式已不再奏效。

埃克森美孚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你们的大部分注意力只放在了小部分离职的员工身上,而我们却为公司遍及全球的7.4万名员工感到自豪,他们在疫情持续期间仍坚持努力工作,为公司成为市场领导者做出了重大贡献。”

尽管其他主要石油生产企业纷纷宣布裁员,所涉及员工达3.5万人以上,但埃克森美孚到目前为止还未采取这一举措。从10月开始,埃克森美孚将暂停为美国员工缴纳退休金账户中公司的等比例份额,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劳动力评估,这可能会导致裁员。

有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排名系统发生了变化,这可能意味着有成千上万的员工已悄然处于待解雇状态。

埃克森美孚使用了一套排名系统来给员工的表现评分,和同事作出比较。日期为2020年4月的文件显示,公司最近改变了系统公式,被评为需要“大幅改进”的美国本土员工占比从至少3%增加到8%-10%。


得克萨斯州斯普林的埃克森美孚园区。

排名靠后的员工只能二选一:要么拿三个月薪水离职,要么进入为期三个月的试用期,若在此期间未能达到管理目标,就会被解雇。

埃克森美孚公司发言人诺顿表示:“我们并不打算通过人才管理流程裁员。”他补充说,公司正在对可能的成本削减进行全面评估,这可能会导致管理职位减少。

前埃克森美孚员工、地球科学家恩里克·罗塞罗(Enrique Rosero)今年夏天因在系统中排名靠后离职,他声称自己是因为对公司的气候战略提出疑问而受到惩罚。《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查阅的一份文件显示,罗塞罗两年前是埃克森美孚排名前三的员工,他说,上司4月时告诉他,他今年的评级结果会很优秀。

罗塞罗表示,他在当月有高管参与的全员大会上提问,埃克森美孚承认化石燃料助推了气候变化,这是否有悖于公司战略?其他几名员工表示,罗塞罗此前也曾向管理层提过此类问题。

根据罗塞罗本人和其他几位与会者的说法,罗塞罗在会上说:“我们承认有必要减少排放量,但未来五年排放量至少将增加20% 。”“综合来看,你们难道不认为这是关乎行为和领导的问题吗?”罗赛罗问道。


位于海湾镇的埃克森美孚化工厂。

据罗塞罗和在场的其他人说,埃克森美孚公司油气生产业务副总裁托卢·埃赫里多(Tolu Ewherido)回答:“我没听说这方面有任何问题。”

罗塞罗表示,上司在5月告诉他,发生在会议上的交流可能会对他的员工排名产生负面影响。7月,上司表示,罗塞罗是排名最末10%的员工之一,他可以选择接受三个月的试用期或90天的薪水。他选择了拿钱走人,于7月21日离职。

诺顿拒绝回答罗塞罗相关的具体问题,但他表示,埃克森美孚的评估程序是公平的,它基于年度期望、成就和行为模式。他表示,在公司的排名系统中,“需要大幅改进”的员工数量每年都在调整,前几年也达到过10%。

“我们鼓励公开对话,不会容忍报复行径。”诺顿说。

错误押注

埃克森美孚的前身是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创建的垄断企业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标准石油拆分后,埃克森美孚是其中最大的一家。由于页岩开采带来了丰富的油气资源,埃克森美孚多年来一直深受油价相对低迷之苦。错失了页岩热潮的先机之后,伍兹的前任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将大笔资金投注在全球各地的项目上,然而其中大多数却未能达到预期收益。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9年期间,埃克森美孚的资本支出为2,610亿美元,而其油气产量却保持不变,还增加了450亿美元的债务。2009年公司的资本回报率为16%,去年则是4% 。

2010年,为了进入页岩行业,埃克森美孚以超过3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XTO Energy Inc.,当时的天然气价格比接下来十年大部分时间都要高。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和加拿大油砂上进行的大规模高风险投资并未按计划进行。

为了扭转埃克森美孚的命运,伍兹又回到了公司习惯的路径上:在油价处于低位时大力投资大型项目,享受油价上升的红利。埃克森美孚已经在圭亚那和二叠纪盆地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根据现任和前任员工的说法,在疫情爆发之前,就有员工认为埃克森美孚在得克萨斯州的部分增长计划有些不切实际了。

2019年3月,埃克森美孚表示,最早将于2024年将二叠纪盆地的油气产量提高到每日100万桶,高于此前预计的到2025年之前每日60万桶的产量。六名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参与此项目的部分员工认为这样的估计过于乐观。

据几名员工透露,2018年,埃克森美孚的一些管理人员最初将在特拉华州区域的资产净现值定为600亿美元左右。

据参与该项目的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夏天,他们估算该地区的净现值接近400亿美元左右,因为他们认为埃克森美孚高估了钻探的速度。经过进一步的讨论和协商,净现值调整为约500亿美元。

埃克森美孚否认在估值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该公司表示,他们的年度规划流程考虑了多个工作组的多种投入,涉及多个复杂技术领域,且在通常情况下,一些专家和管理人员最初都会持不同看法。

为了应对疫情,埃克森美孚削减了在二叠纪盆地的支出,并将其2020年的产量预估下调至每日34.5万桶左右。公司补充称,在此之前公司曾有望实现或超越长期增长目标。

“我们不同意你方信源的说法。从他们的言论中可以看出,他们对公司资源和发展计划的观点不准确、不完整且已经过时了。”埃克森美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已经超额完成了2019年计划。“实际业绩证明,他们的立场是不正确的。”

化石燃料

尽管荷兰壳牌和和英国石油等竞争对手已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对冲油气的风险,但埃克森美孚仍将大部分资源和精力投注在化石燃料上。

20世纪60年代,埃克森美孚创立内部风投部门,帮助开发了第一批具有商业利益的太阳能电池,80年代,公司认为油气的利润更丰厚,于是出售了该部门。一些员工称,公司选择主要在油气相关技术上进行创新。

“埃克森美孚是碳捕集领域的全球领导者。”该公司表示。

伍兹曾表示,埃克森美孚正在投资开创性技术,包括藻类生物燃料和碳捕集。他还强调了公司的传统,包括员工排名制度,他认为这是公司取得成功的原因。

2018年初,伍兹在制定发展计划期间前往公司位于休斯顿的旗舰园区,出席全体成员大会。他在园区主楼对1,000多名员工发表了讲话,主楼上有一个一万吨重的“浮动立方体”,看起来就像是悬浮在广场之上。

六名与会者表示,当会议进入问答环节时,一些员工问起排名制度,以及公司是否会取消该制度。许多大公司已经放弃了这种排名制度,包括20世纪80年代率先采用这类制度的微软(Microsoft Corp.)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等。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很恼火,他表示埃克森美孚永远不会取消排名。

据知情人士透露,伍兹说:“我们需要在市场上取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