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史无前例地救助了包括恒丰、包商和锦州银行在内的多家商业银行后,紧随而至的新冠疫情却使得中国银行业的坏账压力有增无减,尤其是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仍不可小觑,推进合并重组正成为监管机构防止金融风险蔓延的重要手段。

从山西多家小银行计划重组到四川银行的筹建,据彭博汇总的数据,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地方政府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据业内人士透露,根据国务院此前出台的《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地方政府要承担维护区域金融稳定的主要责任,并确保不发生区域性金融风险,地方政府目前正致力于将辖区内风险较高的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等重组合并,力争做大做强。

同时,对今年推出的2000亿元专项债资金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多省政府正在拟定差异化方案,包括购买银行发行的可转债等二级资本工具,或通过相关平台注资等方式。

“对问题性中小银行进行合并重组是成本最低的化解风险手段,不管对监管还是对社会稳定而言,破产清算处置的风险都非常高的。”中金公司银行业分析师张帅帅表示,从海外银行的案例看,银行破产清算使用的比例也偏低,预计合并重组将是未来化解问题性金融机构风险的最主要方式。

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又被政府要求必须向实体经济让利;与此同时,数家小银行今年来一度发生因流言导致的挤兑事件。

中国目前共有银行业金融机构逾4000家,除25家大型银行外,皆为中小银行,资产规模已占到行业的约1/4;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586家银行和其他融资公司,主要集中在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被认为存在高风险 。

中国银保监会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要求。

从不良率来看,城商行已经由2017年初的1.5%上升至2020年二季度末的2.3%,农村中小银行机构更高达4.22%,接近5%的监管红线。审计署6月公布,2019年抽查的43家地方中小银中有16家实际不良率超过账面值2倍。

不良率高企的背后,是不少银行公司经营治理层面上的股权混乱、风控缺失,以及与区域经济和地方政府的深度绑定,一旦区域经济风险暴露,当地中小银行首当其冲。此外,部分银行信贷投放集中于当地个别大企业或平台公司,信用风险亦相对集中。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此前表示,监管查出一些个别的中小机构,董事长的司机居然是大股东,甚至还有保姆是某机构大股东的,股权的混乱是中小银行特别大的问题。

今年已经披露的案例中,山西中小银行成为德御系提款机并引发的当地金融系统人事地震,再次将中小银行风险推至聚光灯下。与德御系关联密切的阳泉市商业银行今年6月曾遭遇挤兑风波,此后山西省包括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长治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大同银行等在内的数家银行计划进行合并重组。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本月回应称,山西省政府会同金融管理部门正在有序处置之中,整体风险可控。

另一新鲜的案例是,9月初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了四川银行的筹建,该银行是由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设立。其注册资本规模达300亿元,跻身全国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前列。知情人士透露,在四川银行获批准筹建之前,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已通过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剥离了本息合计高达约150亿元的不良资产。

Jefferies金融研究主管Shujin Chen表示,由于流动性充裕,今年公司和个人获得贷款相当容易,因此坏账问题仍然可控的。“但下半年开始到明年,坏账压力将逐渐显现,更多不良贷款的集中暴露将导致小银行面临倒闭的可能性更大;对于高风险的小银行,应该让他们淘汰,这是很自然事情。”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地方政府主导并购重组风渐起

发布日期:2020-09-23 07:13
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史无前例地救助了包括恒丰、包商和锦州银行在内的多家商业银行后,紧随而至的新冠疫情却使得中国银行业的坏账压力有增无减,尤其是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仍不可小觑,推进合并重组正成为监管机构防止金融风险蔓延的重要手段。

从山西多家小银行计划重组到四川银行的筹建,据彭博汇总的数据,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地方政府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据业内人士透露,根据国务院此前出台的《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地方政府要承担维护区域金融稳定的主要责任,并确保不发生区域性金融风险,地方政府目前正致力于将辖区内风险较高的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等重组合并,力争做大做强。

同时,对今年推出的2000亿元专项债资金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多省政府正在拟定差异化方案,包括购买银行发行的可转债等二级资本工具,或通过相关平台注资等方式。

“对问题性中小银行进行合并重组是成本最低的化解风险手段,不管对监管还是对社会稳定而言,破产清算处置的风险都非常高的。”中金公司银行业分析师张帅帅表示,从海外银行的案例看,银行破产清算使用的比例也偏低,预计合并重组将是未来化解问题性金融机构风险的最主要方式。

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又被政府要求必须向实体经济让利;与此同时,数家小银行今年来一度发生因流言导致的挤兑事件。

中国目前共有银行业金融机构逾4000家,除25家大型银行外,皆为中小银行,资产规模已占到行业的约1/4;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586家银行和其他融资公司,主要集中在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被认为存在高风险 。

中国银保监会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要求。

从不良率来看,城商行已经由2017年初的1.5%上升至2020年二季度末的2.3%,农村中小银行机构更高达4.22%,接近5%的监管红线。审计署6月公布,2019年抽查的43家地方中小银中有16家实际不良率超过账面值2倍。

不良率高企的背后,是不少银行公司经营治理层面上的股权混乱、风控缺失,以及与区域经济和地方政府的深度绑定,一旦区域经济风险暴露,当地中小银行首当其冲。此外,部分银行信贷投放集中于当地个别大企业或平台公司,信用风险亦相对集中。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此前表示,监管查出一些个别的中小机构,董事长的司机居然是大股东,甚至还有保姆是某机构大股东的,股权的混乱是中小银行特别大的问题。

今年已经披露的案例中,山西中小银行成为德御系提款机并引发的当地金融系统人事地震,再次将中小银行风险推至聚光灯下。与德御系关联密切的阳泉市商业银行今年6月曾遭遇挤兑风波,此后山西省包括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长治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大同银行等在内的数家银行计划进行合并重组。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本月回应称,山西省政府会同金融管理部门正在有序处置之中,整体风险可控。

另一新鲜的案例是,9月初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了四川银行的筹建,该银行是由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设立。其注册资本规模达300亿元,跻身全国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前列。知情人士透露,在四川银行获批准筹建之前,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已通过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剥离了本息合计高达约150亿元的不良资产。

Jefferies金融研究主管Shujin Chen表示,由于流动性充裕,今年公司和个人获得贷款相当容易,因此坏账问题仍然可控的。“但下半年开始到明年,坏账压力将逐渐显现,更多不良贷款的集中暴露将导致小银行面临倒闭的可能性更大;对于高风险的小银行,应该让他们淘汰,这是很自然事情。”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史无前例地救助了包括恒丰、包商和锦州银行在内的多家商业银行后,紧随而至的新冠疫情却使得中国银行业的坏账压力有增无减,尤其是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仍不可小觑,推进合并重组正成为监管机构防止金融风险蔓延的重要手段。

从山西多家小银行计划重组到四川银行的筹建,据彭博汇总的数据,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地方政府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据业内人士透露,根据国务院此前出台的《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地方政府要承担维护区域金融稳定的主要责任,并确保不发生区域性金融风险,地方政府目前正致力于将辖区内风险较高的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等重组合并,力争做大做强。

同时,对今年推出的2000亿元专项债资金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多省政府正在拟定差异化方案,包括购买银行发行的可转债等二级资本工具,或通过相关平台注资等方式。

“对问题性中小银行进行合并重组是成本最低的化解风险手段,不管对监管还是对社会稳定而言,破产清算处置的风险都非常高的。”中金公司银行业分析师张帅帅表示,从海外银行的案例看,银行破产清算使用的比例也偏低,预计合并重组将是未来化解问题性金融机构风险的最主要方式。

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又被政府要求必须向实体经济让利;与此同时,数家小银行今年来一度发生因流言导致的挤兑事件。

中国目前共有银行业金融机构逾4000家,除25家大型银行外,皆为中小银行,资产规模已占到行业的约1/4;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586家银行和其他融资公司,主要集中在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被认为存在高风险 。

中国银保监会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要求。

从不良率来看,城商行已经由2017年初的1.5%上升至2020年二季度末的2.3%,农村中小银行机构更高达4.22%,接近5%的监管红线。审计署6月公布,2019年抽查的43家地方中小银中有16家实际不良率超过账面值2倍。

不良率高企的背后,是不少银行公司经营治理层面上的股权混乱、风控缺失,以及与区域经济和地方政府的深度绑定,一旦区域经济风险暴露,当地中小银行首当其冲。此外,部分银行信贷投放集中于当地个别大企业或平台公司,信用风险亦相对集中。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此前表示,监管查出一些个别的中小机构,董事长的司机居然是大股东,甚至还有保姆是某机构大股东的,股权的混乱是中小银行特别大的问题。

今年已经披露的案例中,山西中小银行成为德御系提款机并引发的当地金融系统人事地震,再次将中小银行风险推至聚光灯下。与德御系关联密切的阳泉市商业银行今年6月曾遭遇挤兑风波,此后山西省包括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长治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大同银行等在内的数家银行计划进行合并重组。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本月回应称,山西省政府会同金融管理部门正在有序处置之中,整体风险可控。

另一新鲜的案例是,9月初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了四川银行的筹建,该银行是由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设立。其注册资本规模达300亿元,跻身全国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前列。知情人士透露,在四川银行获批准筹建之前,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已通过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剥离了本息合计高达约150亿元的不良资产。

Jefferies金融研究主管Shujin Chen表示,由于流动性充裕,今年公司和个人获得贷款相当容易,因此坏账问题仍然可控的。“但下半年开始到明年,坏账压力将逐渐显现,更多不良贷款的集中暴露将导致小银行面临倒闭的可能性更大;对于高风险的小银行,应该让他们淘汰,这是很自然事情。”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地方政府主导并购重组风渐起

发布日期:2020-09-23 07:13
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史无前例地救助了包括恒丰、包商和锦州银行在内的多家商业银行后,紧随而至的新冠疫情却使得中国银行业的坏账压力有增无减,尤其是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仍不可小觑,推进合并重组正成为监管机构防止金融风险蔓延的重要手段。

从山西多家小银行计划重组到四川银行的筹建,据彭博汇总的数据,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地方政府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据业内人士透露,根据国务院此前出台的《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地方政府要承担维护区域金融稳定的主要责任,并确保不发生区域性金融风险,地方政府目前正致力于将辖区内风险较高的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等重组合并,力争做大做强。

同时,对今年推出的2000亿元专项债资金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多省政府正在拟定差异化方案,包括购买银行发行的可转债等二级资本工具,或通过相关平台注资等方式。

“对问题性中小银行进行合并重组是成本最低的化解风险手段,不管对监管还是对社会稳定而言,破产清算处置的风险都非常高的。”中金公司银行业分析师张帅帅表示,从海外银行的案例看,银行破产清算使用的比例也偏低,预计合并重组将是未来化解问题性金融机构风险的最主要方式。

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又被政府要求必须向实体经济让利;与此同时,数家小银行今年来一度发生因流言导致的挤兑事件。

中国目前共有银行业金融机构逾4000家,除25家大型银行外,皆为中小银行,资产规模已占到行业的约1/4;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586家银行和其他融资公司,主要集中在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被认为存在高风险 。

中国银保监会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要求。

从不良率来看,城商行已经由2017年初的1.5%上升至2020年二季度末的2.3%,农村中小银行机构更高达4.22%,接近5%的监管红线。审计署6月公布,2019年抽查的43家地方中小银中有16家实际不良率超过账面值2倍。

不良率高企的背后,是不少银行公司经营治理层面上的股权混乱、风控缺失,以及与区域经济和地方政府的深度绑定,一旦区域经济风险暴露,当地中小银行首当其冲。此外,部分银行信贷投放集中于当地个别大企业或平台公司,信用风险亦相对集中。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此前表示,监管查出一些个别的中小机构,董事长的司机居然是大股东,甚至还有保姆是某机构大股东的,股权的混乱是中小银行特别大的问题。

今年已经披露的案例中,山西中小银行成为德御系提款机并引发的当地金融系统人事地震,再次将中小银行风险推至聚光灯下。与德御系关联密切的阳泉市商业银行今年6月曾遭遇挤兑风波,此后山西省包括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长治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大同银行等在内的数家银行计划进行合并重组。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本月回应称,山西省政府会同金融管理部门正在有序处置之中,整体风险可控。

另一新鲜的案例是,9月初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了四川银行的筹建,该银行是由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设立。其注册资本规模达300亿元,跻身全国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前列。知情人士透露,在四川银行获批准筹建之前,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已通过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剥离了本息合计高达约150亿元的不良资产。

Jefferies金融研究主管Shujin Chen表示,由于流动性充裕,今年公司和个人获得贷款相当容易,因此坏账问题仍然可控的。“但下半年开始到明年,坏账压力将逐渐显现,更多不良贷款的集中暴露将导致小银行面临倒闭的可能性更大;对于高风险的小银行,应该让他们淘汰,这是很自然事情。”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史无前例地救助了包括恒丰、包商和锦州银行在内的多家商业银行后,紧随而至的新冠疫情却使得中国银行业的坏账压力有增无减,尤其是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仍不可小觑,推进合并重组正成为监管机构防止金融风险蔓延的重要手段。

从山西多家小银行计划重组到四川银行的筹建,据彭博汇总的数据,5月以来至少已有六起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或重组的案例。地方政府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据业内人士透露,根据国务院此前出台的《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地方政府要承担维护区域金融稳定的主要责任,并确保不发生区域性金融风险,地方政府目前正致力于将辖区内风险较高的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等重组合并,力争做大做强。

同时,对今年推出的2000亿元专项债资金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多省政府正在拟定差异化方案,包括购买银行发行的可转债等二级资本工具,或通过相关平台注资等方式。

“对问题性中小银行进行合并重组是成本最低的化解风险手段,不管对监管还是对社会稳定而言,破产清算处置的风险都非常高的。”中金公司银行业分析师张帅帅表示,从海外银行的案例看,银行破产清算使用的比例也偏低,预计合并重组将是未来化解问题性金融机构风险的最主要方式。

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又被政府要求必须向实体经济让利;与此同时,数家小银行今年来一度发生因流言导致的挤兑事件。

中国目前共有银行业金融机构逾4000家,除25家大型银行外,皆为中小银行,资产规模已占到行业的约1/4;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586家银行和其他融资公司,主要集中在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被认为存在高风险 。

中国银保监会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要求。

从不良率来看,城商行已经由2017年初的1.5%上升至2020年二季度末的2.3%,农村中小银行机构更高达4.22%,接近5%的监管红线。审计署6月公布,2019年抽查的43家地方中小银中有16家实际不良率超过账面值2倍。

不良率高企的背后,是不少银行公司经营治理层面上的股权混乱、风控缺失,以及与区域经济和地方政府的深度绑定,一旦区域经济风险暴露,当地中小银行首当其冲。此外,部分银行信贷投放集中于当地个别大企业或平台公司,信用风险亦相对集中。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此前表示,监管查出一些个别的中小机构,董事长的司机居然是大股东,甚至还有保姆是某机构大股东的,股权的混乱是中小银行特别大的问题。

今年已经披露的案例中,山西中小银行成为德御系提款机并引发的当地金融系统人事地震,再次将中小银行风险推至聚光灯下。与德御系关联密切的阳泉市商业银行今年6月曾遭遇挤兑风波,此后山西省包括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长治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大同银行等在内的数家银行计划进行合并重组。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本月回应称,山西省政府会同金融管理部门正在有序处置之中,整体风险可控。

另一新鲜的案例是,9月初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了四川银行的筹建,该银行是由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设立。其注册资本规模达300亿元,跻身全国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前列。知情人士透露,在四川银行获批准筹建之前,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已通过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剥离了本息合计高达约150亿元的不良资产。

Jefferies金融研究主管Shujin Chen表示,由于流动性充裕,今年公司和个人获得贷款相当容易,因此坏账问题仍然可控的。“但下半年开始到明年,坏账压力将逐渐显现,更多不良贷款的集中暴露将导致小银行面临倒闭的可能性更大;对于高风险的小银行,应该让他们淘汰,这是很自然事情。”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