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把“低风险”策略奉为圭臬的投资者就尝到了这一苦果。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种投资策略,长远看可以降低风险,但短期内却提高了风险。

奉行这种投资策略的基金会选择持有波动率小于大盘的股票,按道理,这类基金在市场处于逆境的时候表现应该更好,顺境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差。但今年以来的情况却不是这样:其中一些基金2、3月份的跌幅至少和大盘一样,而当大盘上涨超过50%的时候,它们又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低风险基金的遭遇又一次告诉我们:历史回报率往往描绘的不是真相,僵化的规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

据FactSet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投资者向此类ETF累计投入了365亿美元,仅去年一年就投入了223亿美元。这些基金中最大的两只是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基金(iShares MSCI USA Min Vol Factor ETF)和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TF基金(Invesco S&P 500 Low Volatility ETF),前者资产达到346亿美元,后者达到88亿美元。

然而过去一年,在FactSet追踪的19只此类基金中,有7只在大盘下跌时波动幅度超出了它们参考的基准,几乎所有基金的反弹幅度至少达到了市场平均水平的85%。

这类基金是市场中逆向投资的典型,与高风险资产会带来长期高回报的观点背道而驰。

其实,投资这类基金并不在于追求短期收益的最大化,而是要追求损失风险的最小化。

荷兰鹿特丹资产管理公司Robeco Institutional Asset Management BV的量化投资组合经理皮姆·范弗利特(Pim van Vliet)说,持有低风险股票就像参加聚会时端着一杯苏打水站那儿,而其他人都在喝酒,蹦到桌子上跳舞。

范弗利特说,没人喜欢“无聊的家伙”。但从理论上讲,这也提供了一个机会。那些追逐短期收益的投资者会低估低风险股票的价值,从而使这些股票能够在长期内获得出众的回报。

但要把这种理论变成现实,还是存在一定难度。

这类基金在推广的时候,往往不是根据一个投资组合,而是根据两个投资组合来得出“回测”或模拟的历史业绩的。研究人员假设的是投资者既购买了被这种策略捕捉到的最棒的股票,又做空了最烂的股票。


这种模拟结果通常还会假设你在每只股票上都投入了等额的资金,而不是在最大的一笔中投入了更多资金。他们一般还会假设,交易一直都是免费的。

但在真实世界中,法律法规会限制大量卖空行为。这些投资组合要赢利只能是押对赢家,而不能对赌输家。此外还有交易成本,对大型基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在实际操作中,EFT投资低风险股票通常会聚集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等历史上比较稳定的行业。

今年年初,这三大行业分别占到标普500指数市值的12%、4%和3%。

截止今年1月31日,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业的资产配置比例分别是16%、9%和8%。截止2月29日,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FT在这三大行业的配置比例依次为17%、27%和18%

由此可见,这类基金的押注与市场大相径庭。

巴克莱(Barclays)驻纽约的定量股票研究负责人阿里克·本·多尔(Arik Ben Dor)表示,采用这样的投资策略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基本假设,那就是历史会重演。“但如果情况不是这样,又当如何?”

当新冠疫情来袭时,那些可以远程运营或可以应对这场健康危机的行业忽然变成了安全股,比如软件或生物技术。而随着信贷市场冻结,租户无法支付租金,金融股和地产股都遭到重创,公用事业公司的股价也因为投资者担心需求溃崩而发生急剧波动。

此外,低风险基金是按规则运作的,不是由人来决定的。当股价崩溃的时候,基金通常无法剔除波动最大的股票,也无法立即用更平稳的股票来替换它们。这类基金通常倾向于按预定的时间表调整投资组合,导致部分基金在2020年正好撞上了最差的时间窗口。

以景顺基金为例,他们每年对持股情况作出四次调整。2月21日,在市场下跌的初期,这只基金只能进行一些微调,因为按照规定,他们需要测算截止到1月31日的全年股价波动情况,那正是暴风雨到来前的平静期。

到了该基金下一个调整日5月15日,规则要求他们测算截至4月30日的12个月的股价变化,导致2月和3月的混乱情况突然占到那次测算的很大一部分。

景顺高级ETF策略师尼克·卡利瓦斯(Nick Kalivas)表示,这只基金一口气就调整了所持100只股票中的64只,对医疗保健股的投资从大约5%跃升至26%,公用事业从27%降至不到6%,房地产从15%降至2%。

但和许多同行一样,这只景顺基金仍然对随后引领股市反弹的科技股预见不足。

贝莱德(BlackRock Inc.)董事总经理霍莉·弗拉姆斯特德(Holly Framsted)表示,该公司仍然相信,低风险策略仍可以很好地发挥作用。贝莱德管理着iShares ETF基金。

“长远来看,最小波动率策略往往会带来约80%的市场风险,”她说。“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在每一次经济低迷中损失都会更小,因为它们毕竟不是保险产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应该会有更顺畅的体验,减少损失就等于多赚钱。

弗拉姆斯特德说,在标普500指数下跌至少5%的几个月里,这一策略平均少损失了2.5个百分点。巴克莱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底到2016年2月中旬,标普500指数下跌了12%,而领先的低风险基金只有6%左右的损失。

基金经理们表示,这类基金不应该成为投资股票的唯一选择或最重要的选择,而是应该当做多元化投资的一部分。

但FactSet的ETF研究总监伊丽莎白·卡什纳(Elisabeth Kashner)指出,这类基金往往被宣传成万能灵药。她说:“当一种产品在被卖出去的时候,暗示人们它能带来出色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那么除了用它来取代核心的投资组合资产,又能用来干什么呢?”

降低风险没有错,错的是假设未来与过去相似,死板地仰赖规则,把所有鸡蛋统统放在一个篮子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少赔钱就等于多赚钱?未必

发布日期:2020-09-22 19:19
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把“低风险”策略奉为圭臬的投资者就尝到了这一苦果。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种投资策略,长远看可以降低风险,但短期内却提高了风险。

奉行这种投资策略的基金会选择持有波动率小于大盘的股票,按道理,这类基金在市场处于逆境的时候表现应该更好,顺境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差。但今年以来的情况却不是这样:其中一些基金2、3月份的跌幅至少和大盘一样,而当大盘上涨超过50%的时候,它们又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低风险基金的遭遇又一次告诉我们:历史回报率往往描绘的不是真相,僵化的规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

据FactSet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投资者向此类ETF累计投入了365亿美元,仅去年一年就投入了223亿美元。这些基金中最大的两只是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基金(iShares MSCI USA Min Vol Factor ETF)和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TF基金(Invesco S&P 500 Low Volatility ETF),前者资产达到346亿美元,后者达到88亿美元。

然而过去一年,在FactSet追踪的19只此类基金中,有7只在大盘下跌时波动幅度超出了它们参考的基准,几乎所有基金的反弹幅度至少达到了市场平均水平的85%。

这类基金是市场中逆向投资的典型,与高风险资产会带来长期高回报的观点背道而驰。

其实,投资这类基金并不在于追求短期收益的最大化,而是要追求损失风险的最小化。

荷兰鹿特丹资产管理公司Robeco Institutional Asset Management BV的量化投资组合经理皮姆·范弗利特(Pim van Vliet)说,持有低风险股票就像参加聚会时端着一杯苏打水站那儿,而其他人都在喝酒,蹦到桌子上跳舞。

范弗利特说,没人喜欢“无聊的家伙”。但从理论上讲,这也提供了一个机会。那些追逐短期收益的投资者会低估低风险股票的价值,从而使这些股票能够在长期内获得出众的回报。

但要把这种理论变成现实,还是存在一定难度。

这类基金在推广的时候,往往不是根据一个投资组合,而是根据两个投资组合来得出“回测”或模拟的历史业绩的。研究人员假设的是投资者既购买了被这种策略捕捉到的最棒的股票,又做空了最烂的股票。


这种模拟结果通常还会假设你在每只股票上都投入了等额的资金,而不是在最大的一笔中投入了更多资金。他们一般还会假设,交易一直都是免费的。

但在真实世界中,法律法规会限制大量卖空行为。这些投资组合要赢利只能是押对赢家,而不能对赌输家。此外还有交易成本,对大型基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在实际操作中,EFT投资低风险股票通常会聚集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等历史上比较稳定的行业。

今年年初,这三大行业分别占到标普500指数市值的12%、4%和3%。

截止今年1月31日,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业的资产配置比例分别是16%、9%和8%。截止2月29日,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FT在这三大行业的配置比例依次为17%、27%和18%

由此可见,这类基金的押注与市场大相径庭。

巴克莱(Barclays)驻纽约的定量股票研究负责人阿里克·本·多尔(Arik Ben Dor)表示,采用这样的投资策略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基本假设,那就是历史会重演。“但如果情况不是这样,又当如何?”

当新冠疫情来袭时,那些可以远程运营或可以应对这场健康危机的行业忽然变成了安全股,比如软件或生物技术。而随着信贷市场冻结,租户无法支付租金,金融股和地产股都遭到重创,公用事业公司的股价也因为投资者担心需求溃崩而发生急剧波动。

此外,低风险基金是按规则运作的,不是由人来决定的。当股价崩溃的时候,基金通常无法剔除波动最大的股票,也无法立即用更平稳的股票来替换它们。这类基金通常倾向于按预定的时间表调整投资组合,导致部分基金在2020年正好撞上了最差的时间窗口。

以景顺基金为例,他们每年对持股情况作出四次调整。2月21日,在市场下跌的初期,这只基金只能进行一些微调,因为按照规定,他们需要测算截止到1月31日的全年股价波动情况,那正是暴风雨到来前的平静期。

到了该基金下一个调整日5月15日,规则要求他们测算截至4月30日的12个月的股价变化,导致2月和3月的混乱情况突然占到那次测算的很大一部分。

景顺高级ETF策略师尼克·卡利瓦斯(Nick Kalivas)表示,这只基金一口气就调整了所持100只股票中的64只,对医疗保健股的投资从大约5%跃升至26%,公用事业从27%降至不到6%,房地产从15%降至2%。

但和许多同行一样,这只景顺基金仍然对随后引领股市反弹的科技股预见不足。

贝莱德(BlackRock Inc.)董事总经理霍莉·弗拉姆斯特德(Holly Framsted)表示,该公司仍然相信,低风险策略仍可以很好地发挥作用。贝莱德管理着iShares ETF基金。

“长远来看,最小波动率策略往往会带来约80%的市场风险,”她说。“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在每一次经济低迷中损失都会更小,因为它们毕竟不是保险产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应该会有更顺畅的体验,减少损失就等于多赚钱。

弗拉姆斯特德说,在标普500指数下跌至少5%的几个月里,这一策略平均少损失了2.5个百分点。巴克莱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底到2016年2月中旬,标普500指数下跌了12%,而领先的低风险基金只有6%左右的损失。

基金经理们表示,这类基金不应该成为投资股票的唯一选择或最重要的选择,而是应该当做多元化投资的一部分。

但FactSet的ETF研究总监伊丽莎白·卡什纳(Elisabeth Kashner)指出,这类基金往往被宣传成万能灵药。她说:“当一种产品在被卖出去的时候,暗示人们它能带来出色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那么除了用它来取代核心的投资组合资产,又能用来干什么呢?”

降低风险没有错,错的是假设未来与过去相似,死板地仰赖规则,把所有鸡蛋统统放在一个篮子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把“低风险”策略奉为圭臬的投资者就尝到了这一苦果。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种投资策略,长远看可以降低风险,但短期内却提高了风险。

奉行这种投资策略的基金会选择持有波动率小于大盘的股票,按道理,这类基金在市场处于逆境的时候表现应该更好,顺境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差。但今年以来的情况却不是这样:其中一些基金2、3月份的跌幅至少和大盘一样,而当大盘上涨超过50%的时候,它们又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低风险基金的遭遇又一次告诉我们:历史回报率往往描绘的不是真相,僵化的规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

据FactSet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投资者向此类ETF累计投入了365亿美元,仅去年一年就投入了223亿美元。这些基金中最大的两只是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基金(iShares MSCI USA Min Vol Factor ETF)和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TF基金(Invesco S&P 500 Low Volatility ETF),前者资产达到346亿美元,后者达到88亿美元。

然而过去一年,在FactSet追踪的19只此类基金中,有7只在大盘下跌时波动幅度超出了它们参考的基准,几乎所有基金的反弹幅度至少达到了市场平均水平的85%。

这类基金是市场中逆向投资的典型,与高风险资产会带来长期高回报的观点背道而驰。

其实,投资这类基金并不在于追求短期收益的最大化,而是要追求损失风险的最小化。

荷兰鹿特丹资产管理公司Robeco Institutional Asset Management BV的量化投资组合经理皮姆·范弗利特(Pim van Vliet)说,持有低风险股票就像参加聚会时端着一杯苏打水站那儿,而其他人都在喝酒,蹦到桌子上跳舞。

范弗利特说,没人喜欢“无聊的家伙”。但从理论上讲,这也提供了一个机会。那些追逐短期收益的投资者会低估低风险股票的价值,从而使这些股票能够在长期内获得出众的回报。

但要把这种理论变成现实,还是存在一定难度。

这类基金在推广的时候,往往不是根据一个投资组合,而是根据两个投资组合来得出“回测”或模拟的历史业绩的。研究人员假设的是投资者既购买了被这种策略捕捉到的最棒的股票,又做空了最烂的股票。


这种模拟结果通常还会假设你在每只股票上都投入了等额的资金,而不是在最大的一笔中投入了更多资金。他们一般还会假设,交易一直都是免费的。

但在真实世界中,法律法规会限制大量卖空行为。这些投资组合要赢利只能是押对赢家,而不能对赌输家。此外还有交易成本,对大型基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在实际操作中,EFT投资低风险股票通常会聚集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等历史上比较稳定的行业。

今年年初,这三大行业分别占到标普500指数市值的12%、4%和3%。

截止今年1月31日,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业的资产配置比例分别是16%、9%和8%。截止2月29日,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FT在这三大行业的配置比例依次为17%、27%和18%

由此可见,这类基金的押注与市场大相径庭。

巴克莱(Barclays)驻纽约的定量股票研究负责人阿里克·本·多尔(Arik Ben Dor)表示,采用这样的投资策略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基本假设,那就是历史会重演。“但如果情况不是这样,又当如何?”

当新冠疫情来袭时,那些可以远程运营或可以应对这场健康危机的行业忽然变成了安全股,比如软件或生物技术。而随着信贷市场冻结,租户无法支付租金,金融股和地产股都遭到重创,公用事业公司的股价也因为投资者担心需求溃崩而发生急剧波动。

此外,低风险基金是按规则运作的,不是由人来决定的。当股价崩溃的时候,基金通常无法剔除波动最大的股票,也无法立即用更平稳的股票来替换它们。这类基金通常倾向于按预定的时间表调整投资组合,导致部分基金在2020年正好撞上了最差的时间窗口。

以景顺基金为例,他们每年对持股情况作出四次调整。2月21日,在市场下跌的初期,这只基金只能进行一些微调,因为按照规定,他们需要测算截止到1月31日的全年股价波动情况,那正是暴风雨到来前的平静期。

到了该基金下一个调整日5月15日,规则要求他们测算截至4月30日的12个月的股价变化,导致2月和3月的混乱情况突然占到那次测算的很大一部分。

景顺高级ETF策略师尼克·卡利瓦斯(Nick Kalivas)表示,这只基金一口气就调整了所持100只股票中的64只,对医疗保健股的投资从大约5%跃升至26%,公用事业从27%降至不到6%,房地产从15%降至2%。

但和许多同行一样,这只景顺基金仍然对随后引领股市反弹的科技股预见不足。

贝莱德(BlackRock Inc.)董事总经理霍莉·弗拉姆斯特德(Holly Framsted)表示,该公司仍然相信,低风险策略仍可以很好地发挥作用。贝莱德管理着iShares ETF基金。

“长远来看,最小波动率策略往往会带来约80%的市场风险,”她说。“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在每一次经济低迷中损失都会更小,因为它们毕竟不是保险产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应该会有更顺畅的体验,减少损失就等于多赚钱。

弗拉姆斯特德说,在标普500指数下跌至少5%的几个月里,这一策略平均少损失了2.5个百分点。巴克莱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底到2016年2月中旬,标普500指数下跌了12%,而领先的低风险基金只有6%左右的损失。

基金经理们表示,这类基金不应该成为投资股票的唯一选择或最重要的选择,而是应该当做多元化投资的一部分。

但FactSet的ETF研究总监伊丽莎白·卡什纳(Elisabeth Kashner)指出,这类基金往往被宣传成万能灵药。她说:“当一种产品在被卖出去的时候,暗示人们它能带来出色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那么除了用它来取代核心的投资组合资产,又能用来干什么呢?”

降低风险没有错,错的是假设未来与过去相似,死板地仰赖规则,把所有鸡蛋统统放在一个篮子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少赔钱就等于多赚钱?未必

发布日期:2020-09-22 19:19
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把“低风险”策略奉为圭臬的投资者就尝到了这一苦果。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种投资策略,长远看可以降低风险,但短期内却提高了风险。

奉行这种投资策略的基金会选择持有波动率小于大盘的股票,按道理,这类基金在市场处于逆境的时候表现应该更好,顺境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差。但今年以来的情况却不是这样:其中一些基金2、3月份的跌幅至少和大盘一样,而当大盘上涨超过50%的时候,它们又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低风险基金的遭遇又一次告诉我们:历史回报率往往描绘的不是真相,僵化的规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

据FactSet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投资者向此类ETF累计投入了365亿美元,仅去年一年就投入了223亿美元。这些基金中最大的两只是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基金(iShares MSCI USA Min Vol Factor ETF)和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TF基金(Invesco S&P 500 Low Volatility ETF),前者资产达到346亿美元,后者达到88亿美元。

然而过去一年,在FactSet追踪的19只此类基金中,有7只在大盘下跌时波动幅度超出了它们参考的基准,几乎所有基金的反弹幅度至少达到了市场平均水平的85%。

这类基金是市场中逆向投资的典型,与高风险资产会带来长期高回报的观点背道而驰。

其实,投资这类基金并不在于追求短期收益的最大化,而是要追求损失风险的最小化。

荷兰鹿特丹资产管理公司Robeco Institutional Asset Management BV的量化投资组合经理皮姆·范弗利特(Pim van Vliet)说,持有低风险股票就像参加聚会时端着一杯苏打水站那儿,而其他人都在喝酒,蹦到桌子上跳舞。

范弗利特说,没人喜欢“无聊的家伙”。但从理论上讲,这也提供了一个机会。那些追逐短期收益的投资者会低估低风险股票的价值,从而使这些股票能够在长期内获得出众的回报。

但要把这种理论变成现实,还是存在一定难度。

这类基金在推广的时候,往往不是根据一个投资组合,而是根据两个投资组合来得出“回测”或模拟的历史业绩的。研究人员假设的是投资者既购买了被这种策略捕捉到的最棒的股票,又做空了最烂的股票。


这种模拟结果通常还会假设你在每只股票上都投入了等额的资金,而不是在最大的一笔中投入了更多资金。他们一般还会假设,交易一直都是免费的。

但在真实世界中,法律法规会限制大量卖空行为。这些投资组合要赢利只能是押对赢家,而不能对赌输家。此外还有交易成本,对大型基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在实际操作中,EFT投资低风险股票通常会聚集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等历史上比较稳定的行业。

今年年初,这三大行业分别占到标普500指数市值的12%、4%和3%。

截止今年1月31日,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业的资产配置比例分别是16%、9%和8%。截止2月29日,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FT在这三大行业的配置比例依次为17%、27%和18%

由此可见,这类基金的押注与市场大相径庭。

巴克莱(Barclays)驻纽约的定量股票研究负责人阿里克·本·多尔(Arik Ben Dor)表示,采用这样的投资策略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基本假设,那就是历史会重演。“但如果情况不是这样,又当如何?”

当新冠疫情来袭时,那些可以远程运营或可以应对这场健康危机的行业忽然变成了安全股,比如软件或生物技术。而随着信贷市场冻结,租户无法支付租金,金融股和地产股都遭到重创,公用事业公司的股价也因为投资者担心需求溃崩而发生急剧波动。

此外,低风险基金是按规则运作的,不是由人来决定的。当股价崩溃的时候,基金通常无法剔除波动最大的股票,也无法立即用更平稳的股票来替换它们。这类基金通常倾向于按预定的时间表调整投资组合,导致部分基金在2020年正好撞上了最差的时间窗口。

以景顺基金为例,他们每年对持股情况作出四次调整。2月21日,在市场下跌的初期,这只基金只能进行一些微调,因为按照规定,他们需要测算截止到1月31日的全年股价波动情况,那正是暴风雨到来前的平静期。

到了该基金下一个调整日5月15日,规则要求他们测算截至4月30日的12个月的股价变化,导致2月和3月的混乱情况突然占到那次测算的很大一部分。

景顺高级ETF策略师尼克·卡利瓦斯(Nick Kalivas)表示,这只基金一口气就调整了所持100只股票中的64只,对医疗保健股的投资从大约5%跃升至26%,公用事业从27%降至不到6%,房地产从15%降至2%。

但和许多同行一样,这只景顺基金仍然对随后引领股市反弹的科技股预见不足。

贝莱德(BlackRock Inc.)董事总经理霍莉·弗拉姆斯特德(Holly Framsted)表示,该公司仍然相信,低风险策略仍可以很好地发挥作用。贝莱德管理着iShares ETF基金。

“长远来看,最小波动率策略往往会带来约80%的市场风险,”她说。“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在每一次经济低迷中损失都会更小,因为它们毕竟不是保险产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应该会有更顺畅的体验,减少损失就等于多赚钱。

弗拉姆斯特德说,在标普500指数下跌至少5%的几个月里,这一策略平均少损失了2.5个百分点。巴克莱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底到2016年2月中旬,标普500指数下跌了12%,而领先的低风险基金只有6%左右的损失。

基金经理们表示,这类基金不应该成为投资股票的唯一选择或最重要的选择,而是应该当做多元化投资的一部分。

但FactSet的ETF研究总监伊丽莎白·卡什纳(Elisabeth Kashner)指出,这类基金往往被宣传成万能灵药。她说:“当一种产品在被卖出去的时候,暗示人们它能带来出色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那么除了用它来取代核心的投资组合资产,又能用来干什么呢?”

降低风险没有错,错的是假设未来与过去相似,死板地仰赖规则,把所有鸡蛋统统放在一个篮子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把“低风险”策略奉为圭臬的投资者就尝到了这一苦果。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种投资策略,长远看可以降低风险,但短期内却提高了风险。

奉行这种投资策略的基金会选择持有波动率小于大盘的股票,按道理,这类基金在市场处于逆境的时候表现应该更好,顺境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差。但今年以来的情况却不是这样:其中一些基金2、3月份的跌幅至少和大盘一样,而当大盘上涨超过50%的时候,它们又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低风险基金的遭遇又一次告诉我们:历史回报率往往描绘的不是真相,僵化的规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市场总是乐意寻找机会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上一课。

据FactSet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投资者向此类ETF累计投入了365亿美元,仅去年一年就投入了223亿美元。这些基金中最大的两只是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基金(iShares MSCI USA Min Vol Factor ETF)和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TF基金(Invesco S&P 500 Low Volatility ETF),前者资产达到346亿美元,后者达到88亿美元。

然而过去一年,在FactSet追踪的19只此类基金中,有7只在大盘下跌时波动幅度超出了它们参考的基准,几乎所有基金的反弹幅度至少达到了市场平均水平的85%。

这类基金是市场中逆向投资的典型,与高风险资产会带来长期高回报的观点背道而驰。

其实,投资这类基金并不在于追求短期收益的最大化,而是要追求损失风险的最小化。

荷兰鹿特丹资产管理公司Robeco Institutional Asset Management BV的量化投资组合经理皮姆·范弗利特(Pim van Vliet)说,持有低风险股票就像参加聚会时端着一杯苏打水站那儿,而其他人都在喝酒,蹦到桌子上跳舞。

范弗利特说,没人喜欢“无聊的家伙”。但从理论上讲,这也提供了一个机会。那些追逐短期收益的投资者会低估低风险股票的价值,从而使这些股票能够在长期内获得出众的回报。

但要把这种理论变成现实,还是存在一定难度。

这类基金在推广的时候,往往不是根据一个投资组合,而是根据两个投资组合来得出“回测”或模拟的历史业绩的。研究人员假设的是投资者既购买了被这种策略捕捉到的最棒的股票,又做空了最烂的股票。


这种模拟结果通常还会假设你在每只股票上都投入了等额的资金,而不是在最大的一笔中投入了更多资金。他们一般还会假设,交易一直都是免费的。

但在真实世界中,法律法规会限制大量卖空行为。这些投资组合要赢利只能是押对赢家,而不能对赌输家。此外还有交易成本,对大型基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在实际操作中,EFT投资低风险股票通常会聚集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等历史上比较稳定的行业。

今年年初,这三大行业分别占到标普500指数市值的12%、4%和3%。

截止今年1月31日,iShares MSCI美国最小波动EFT在金融、电力公共事业和房地产业的资产配置比例分别是16%、9%和8%。截止2月29日,景顺标普500低波动EFT在这三大行业的配置比例依次为17%、27%和18%

由此可见,这类基金的押注与市场大相径庭。

巴克莱(Barclays)驻纽约的定量股票研究负责人阿里克·本·多尔(Arik Ben Dor)表示,采用这样的投资策略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基本假设,那就是历史会重演。“但如果情况不是这样,又当如何?”

当新冠疫情来袭时,那些可以远程运营或可以应对这场健康危机的行业忽然变成了安全股,比如软件或生物技术。而随着信贷市场冻结,租户无法支付租金,金融股和地产股都遭到重创,公用事业公司的股价也因为投资者担心需求溃崩而发生急剧波动。

此外,低风险基金是按规则运作的,不是由人来决定的。当股价崩溃的时候,基金通常无法剔除波动最大的股票,也无法立即用更平稳的股票来替换它们。这类基金通常倾向于按预定的时间表调整投资组合,导致部分基金在2020年正好撞上了最差的时间窗口。

以景顺基金为例,他们每年对持股情况作出四次调整。2月21日,在市场下跌的初期,这只基金只能进行一些微调,因为按照规定,他们需要测算截止到1月31日的全年股价波动情况,那正是暴风雨到来前的平静期。

到了该基金下一个调整日5月15日,规则要求他们测算截至4月30日的12个月的股价变化,导致2月和3月的混乱情况突然占到那次测算的很大一部分。

景顺高级ETF策略师尼克·卡利瓦斯(Nick Kalivas)表示,这只基金一口气就调整了所持100只股票中的64只,对医疗保健股的投资从大约5%跃升至26%,公用事业从27%降至不到6%,房地产从15%降至2%。

但和许多同行一样,这只景顺基金仍然对随后引领股市反弹的科技股预见不足。

贝莱德(BlackRock Inc.)董事总经理霍莉·弗拉姆斯特德(Holly Framsted)表示,该公司仍然相信,低风险策略仍可以很好地发挥作用。贝莱德管理着iShares ETF基金。

“长远来看,最小波动率策略往往会带来约80%的市场风险,”她说。“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在每一次经济低迷中损失都会更小,因为它们毕竟不是保险产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应该会有更顺畅的体验,减少损失就等于多赚钱。

弗拉姆斯特德说,在标普500指数下跌至少5%的几个月里,这一策略平均少损失了2.5个百分点。巴克莱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底到2016年2月中旬,标普500指数下跌了12%,而领先的低风险基金只有6%左右的损失。

基金经理们表示,这类基金不应该成为投资股票的唯一选择或最重要的选择,而是应该当做多元化投资的一部分。

但FactSet的ETF研究总监伊丽莎白·卡什纳(Elisabeth Kashner)指出,这类基金往往被宣传成万能灵药。她说:“当一种产品在被卖出去的时候,暗示人们它能带来出色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那么除了用它来取代核心的投资组合资产,又能用来干什么呢?”

降低风险没有错,错的是假设未来与过去相似,死板地仰赖规则,把所有鸡蛋统统放在一个篮子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