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 正商参考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几天前,吴晓波去江苏调研,波司登老板高德康忍不住向他诉苦:今年生意太难做了!

这话从纵横商场四十多年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口中讲出,其分量,不言而喻。

1976年,高德康以8台缝纫机起家,将波司登打造成中国羽绒服龙头,号称“远销全球72个国家”,在全世界累计卖掉2亿件。今年突发新冠疫情,国外零售遭遇重挫,加上不断升温的外贸摩擦,波司登便把重心调整到国内。

然而,国内市场形势之严峻,挑战之激烈,让老江湖高德康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新冠疫情的黑天鹅沉重打击了消费信心,导致今年1至2月我国社消零售总额增速暴跌到-20.5%,直到今年8月份增速才回正,但距离历史平均水平仍有巨大差距。

尤其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信息日益透明,消费者意识觉醒,并变得空前挑剔。与此同时,在去中心化的移动互联网催化之下,个性化需求被充分释放出来,大众市场分裂成无数碎片化市场,一群人的共同消费需求裂变成无数个细分人群的个性化需求。这一切,都使得做生意的难度大幅地提高了。

高德康说:“十年前一个单品可以卖到103万件,如今一个单品卖过10万件就算不错了”。

作为中国羽绒服行业的龙头老大,波司登尚且如此,何况数百万制造企业?

1、悬崖边上的670万工厂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为了争取订单,无数工厂陷入“以价换量”的漩涡。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在今年1月开始急速下滑,到5月份触及历史冰点,虽然此后开始触底反弹,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平均水平。

今年以来,新冠疫情一方面沉重打击了各类线下生意,另一方面也加速了线上的数字化进程。

于是我们看到了线下线上“冰火两重天”的景象。gap、达芙妮、esprit等倚靠线下开店增长的企业纷纷一蹶不振,花西子、三顿半、完美日记等新锐品牌在线上高速成长,安踏、李宁、优衣库等传统品牌的线上增速也超过了线下。

对工厂主来说,今年疫情期间,无法向过去那样展开线下洽谈业务,参加线下展会收集订单,哪些提前布局互联网的工厂从线上获得了大量订单,反之则一落千丈。

在巨大的经营压力下,就连董明珠都亲自走进直播间为格力空调吆喝,一向对电商不以为然的宗庆后也意识到“线下与线上融合是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

今天的工厂如果没有开展线上经营,没有利用互联网武装自己,其结果是不可想象的。

线上不仅是新订单、新生意的来源,更是推动制造业模式升级的必经之路。

在所有巨大的不确定当中,数字化是工厂面前巨大机遇。疫情改变了很多习惯,也形成新的习惯。在这些传统意义上离数字化遥远的制造工厂,远场经济无接触生意正形成习惯养成。

后疫情时代,伴随着“国内经济大循环”的启动,一场影响深远的数字化商业变革从消费端、流通端一路蔓延到供给端,正在中国的数百万工厂悄然发生。

数字化改变贸易,重构流通,去掉无效环节,直面市场。工厂的地位将前所未有的从价值链底端攀升,中小企业将和大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

消费同样看到进入新阶段。性价比、功能性、体验感成新趋势。规模化生产让位于个性化,单纯的品牌营销让位于工厂定制。

过去因为流通渠道为王,只有规模化超大企业才可能拥有自己的渠道。企业竞争的砝码在于谁能把货铺出去。而数字化流通抹平了这个鸿沟,小工厂和大企业进入同一起跑线,商品成为硬功夫。

2、打通内循环三大通路

从线下转线上,从外贸转内销,从批发转零售,是中国工厂数字化升级的三大阶段。

这个趋势在1688平台体现的淋漓尽致。作为国内最大的贸易平台,1688一头链接着670万工厂,一头链接着3000万买家,后者又可细分为三大类别:

一是专业采购商,直接向工厂下达大批量订单;二是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从1688批发商品进行二次零售;三是C端消费者,直接在1688下单消费。

基于客户分层理论,9月17日,1688针对全国670万制造企业推出“订单、批发和零售”三大数字化升级方案平台,帮助他们开辟“内循环三大通路”。

第一、数字化的订单贸易模式。通过3D看厂、线上展会等数字化工具,打造中国最大的专业工厂搜索引擎,让所有的工厂一键生成官网,一年365天做线上展会,充分展示自己的实力。这是有工厂门槛最低的方式,帮助它们迈出线上生意的第一步,从过去一定要做近场的面对面贸易,变成远场的在线贸易。

第二、数字化的批发生意方式。在1688平台上,工厂有两种角色,一是作为制造商接受客户订单生产,此外也有很多工厂发展成为了批发商,把自己的商品直接批发给下游的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夜市摊贩、电商主播等等B端客户。

这种模式下,工厂直接对接零售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所以赚的多一点,但由于要压库存,风险也高一些。1688帮助工厂直连零售商,降低生意风险。

第三、数字化的零售生意模式。为了帮助工厂快速挺进零售赛道,挖掘更多的市场空间,1688和淘宝特价版全面打通,帮助工厂直接开展线上零售生意。

1688拥有670万制造工厂,是国内最大的批发平台,淘宝特价版月活接近4000万,是国内最大的C2M零售平台,二者的融合将释放出巨大的产业红利。

“这是结合中国制造业现状提出的整体性解决方案,不是一个简单的发布”。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中国内贸事业部总经理、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表示。

汪海认为,作为平台公司,工厂直联消费者不难,难的是真正让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工厂生产。“怎么发现细分市场的机会,到底这个平台帮助了工厂什么?只是帮助他把库存消掉,还是帮助他转型数字化生产,实现真正的制造升级。”

3、工厂如何做爆款?

“让大生意对大订单、流通生意对批发订单,零售生意对淘宝特价版——希望把买家运营得更精准,让工厂商家能够清楚地知道买家身份,能够建立基于不同买家的服务体系,更好地去抓住不同类型的生意”。汪海说,“这是全中国唯一一个为工厂量身打造的平台,希望帮助更多产业带工厂真正走向数字化。”

为了加速工厂的数字化升级,1688还计划在未来三年推出以下三大扶持策略:

第一,建立1000个产业带直播中心,在工厂就可以直连消费者。
第二,打造100个本地化教育中心,为工厂培养新一代电商人才。
第三,打造超过30个本地化服务中心,作为工厂门口的生意管家。

通过这些举措,每年为产业带工厂带来10000亿生意,三年内帮助1000个工厂年销过亿。

截至目前,在1688平台上,10000家温州外贸企业成功转型内需模式,全国范围也有12万家外贸工厂转入内需赛道,找到了全新的生意增量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1688与淘宝特价版的融合将把产业带工厂资源与C端消费市场紧密链接起来,通过C2M模式拓展内需市场的深度、广度和宽度三个层面的生意增量。

江苏扬州一家工厂,祖孙三代做牙刷,搞了40年外贸,去年遇到了生意瓶颈。

阿里巴巴根据对于消费市场的洞察,发现中国的性价比人群对电动牙刷的需求突然巨量上升,如果将淘宝天猫的零售数据与1688平台上的产业带工厂结合起来,通过批量生产、以量定价的C2M模式可以把电动牙刷的价格大幅降低。

于是,1688与这家工厂合作,全面改造生产流程,花了两个月时间,打造出一款零售价9.9元的电动牙刷,一上来就卖掉几十万支,震惊了整个行业。

吴晓波认为,“所有的企业,无论品牌还是厂牌,真正要挣钱靠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提高复购率。通过大数据洞察消费者行为,随着大数据颗粒度越来越细,对细分市场的掌握也越来越紧密,打造爆品的概率也就越来越高。”

C2M模式基于细分市场的长尾需求反向生产,单品成为爆款的概率大幅提高。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电动牙刷企业可以用9.9元的价格生产出来,想都不敢想!”

汪海说,“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统一市场,内需空间足够深厚足够广阔,如果我们能抓住更多的细分市场,就能成就更多的过亿生产企业。”

4、新周期的生存法则

当中国经济进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周期,新一轮机遇伴随着巨大挑战逐渐浮现,生产要素在市场的洗牌中被重新定价,竞争格局变得空前紧张,如何挖掘国内市场机会,不仅直接决定当下的生死,还关系着未来十年的走向。

1688工厂数字化升级三部曲的背后,隐含着阿里对于未来整个经济走势的两大判断。

首先,工厂将成为数字经济时代驱动商业变革、驱动消费升级的核心角色。

工厂的生意模式,以前是假设、盲打或者接受下游客户订单,在互联网推动下,工厂可以直面消费者,有机会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贴近终端市场,而且是低成本地接触全国乃至全球市场,面临的潜在机会更多,主动性更强,这会创造很多商业机会。

数字化赋能把工厂从过去接受生产指令的末端制造商,一键升级为智能制造的经济火车头,在供给侧发力,精准匹配市场需求,提升整体的经济运行效率。

其次,C2M将成为整个未来商业模式的主流形态并深刻影响制造业变革。

通过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制造和驱动制造,并反过来升级消费,将成为未来的一个重要趋势。汪海说,“这一模式让工厂从生产出来以后再找各个渠道去卖,变成在生产的时候就知道应该卖向哪里、卖给谁、卖什么东西”,极大简化商品供需效率。

汪海曾开过一个玩笑:随着消费趋势的变化,世界上将只有两种货,一种是品牌货,一种是工厂货。“买品牌货就上天猫,买工厂货就上淘宝特价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内循环时代,670万中国工厂的三种活法

发布日期:2020-09-22 12:34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 正商参考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几天前,吴晓波去江苏调研,波司登老板高德康忍不住向他诉苦:今年生意太难做了!

这话从纵横商场四十多年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口中讲出,其分量,不言而喻。

1976年,高德康以8台缝纫机起家,将波司登打造成中国羽绒服龙头,号称“远销全球72个国家”,在全世界累计卖掉2亿件。今年突发新冠疫情,国外零售遭遇重挫,加上不断升温的外贸摩擦,波司登便把重心调整到国内。

然而,国内市场形势之严峻,挑战之激烈,让老江湖高德康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新冠疫情的黑天鹅沉重打击了消费信心,导致今年1至2月我国社消零售总额增速暴跌到-20.5%,直到今年8月份增速才回正,但距离历史平均水平仍有巨大差距。

尤其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信息日益透明,消费者意识觉醒,并变得空前挑剔。与此同时,在去中心化的移动互联网催化之下,个性化需求被充分释放出来,大众市场分裂成无数碎片化市场,一群人的共同消费需求裂变成无数个细分人群的个性化需求。这一切,都使得做生意的难度大幅地提高了。

高德康说:“十年前一个单品可以卖到103万件,如今一个单品卖过10万件就算不错了”。

作为中国羽绒服行业的龙头老大,波司登尚且如此,何况数百万制造企业?

1、悬崖边上的670万工厂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为了争取订单,无数工厂陷入“以价换量”的漩涡。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在今年1月开始急速下滑,到5月份触及历史冰点,虽然此后开始触底反弹,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平均水平。

今年以来,新冠疫情一方面沉重打击了各类线下生意,另一方面也加速了线上的数字化进程。

于是我们看到了线下线上“冰火两重天”的景象。gap、达芙妮、esprit等倚靠线下开店增长的企业纷纷一蹶不振,花西子、三顿半、完美日记等新锐品牌在线上高速成长,安踏、李宁、优衣库等传统品牌的线上增速也超过了线下。

对工厂主来说,今年疫情期间,无法向过去那样展开线下洽谈业务,参加线下展会收集订单,哪些提前布局互联网的工厂从线上获得了大量订单,反之则一落千丈。

在巨大的经营压力下,就连董明珠都亲自走进直播间为格力空调吆喝,一向对电商不以为然的宗庆后也意识到“线下与线上融合是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

今天的工厂如果没有开展线上经营,没有利用互联网武装自己,其结果是不可想象的。

线上不仅是新订单、新生意的来源,更是推动制造业模式升级的必经之路。

在所有巨大的不确定当中,数字化是工厂面前巨大机遇。疫情改变了很多习惯,也形成新的习惯。在这些传统意义上离数字化遥远的制造工厂,远场经济无接触生意正形成习惯养成。

后疫情时代,伴随着“国内经济大循环”的启动,一场影响深远的数字化商业变革从消费端、流通端一路蔓延到供给端,正在中国的数百万工厂悄然发生。

数字化改变贸易,重构流通,去掉无效环节,直面市场。工厂的地位将前所未有的从价值链底端攀升,中小企业将和大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

消费同样看到进入新阶段。性价比、功能性、体验感成新趋势。规模化生产让位于个性化,单纯的品牌营销让位于工厂定制。

过去因为流通渠道为王,只有规模化超大企业才可能拥有自己的渠道。企业竞争的砝码在于谁能把货铺出去。而数字化流通抹平了这个鸿沟,小工厂和大企业进入同一起跑线,商品成为硬功夫。

2、打通内循环三大通路

从线下转线上,从外贸转内销,从批发转零售,是中国工厂数字化升级的三大阶段。

这个趋势在1688平台体现的淋漓尽致。作为国内最大的贸易平台,1688一头链接着670万工厂,一头链接着3000万买家,后者又可细分为三大类别:

一是专业采购商,直接向工厂下达大批量订单;二是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从1688批发商品进行二次零售;三是C端消费者,直接在1688下单消费。

基于客户分层理论,9月17日,1688针对全国670万制造企业推出“订单、批发和零售”三大数字化升级方案平台,帮助他们开辟“内循环三大通路”。

第一、数字化的订单贸易模式。通过3D看厂、线上展会等数字化工具,打造中国最大的专业工厂搜索引擎,让所有的工厂一键生成官网,一年365天做线上展会,充分展示自己的实力。这是有工厂门槛最低的方式,帮助它们迈出线上生意的第一步,从过去一定要做近场的面对面贸易,变成远场的在线贸易。

第二、数字化的批发生意方式。在1688平台上,工厂有两种角色,一是作为制造商接受客户订单生产,此外也有很多工厂发展成为了批发商,把自己的商品直接批发给下游的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夜市摊贩、电商主播等等B端客户。

这种模式下,工厂直接对接零售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所以赚的多一点,但由于要压库存,风险也高一些。1688帮助工厂直连零售商,降低生意风险。

第三、数字化的零售生意模式。为了帮助工厂快速挺进零售赛道,挖掘更多的市场空间,1688和淘宝特价版全面打通,帮助工厂直接开展线上零售生意。

1688拥有670万制造工厂,是国内最大的批发平台,淘宝特价版月活接近4000万,是国内最大的C2M零售平台,二者的融合将释放出巨大的产业红利。

“这是结合中国制造业现状提出的整体性解决方案,不是一个简单的发布”。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中国内贸事业部总经理、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表示。

汪海认为,作为平台公司,工厂直联消费者不难,难的是真正让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工厂生产。“怎么发现细分市场的机会,到底这个平台帮助了工厂什么?只是帮助他把库存消掉,还是帮助他转型数字化生产,实现真正的制造升级。”

3、工厂如何做爆款?

“让大生意对大订单、流通生意对批发订单,零售生意对淘宝特价版——希望把买家运营得更精准,让工厂商家能够清楚地知道买家身份,能够建立基于不同买家的服务体系,更好地去抓住不同类型的生意”。汪海说,“这是全中国唯一一个为工厂量身打造的平台,希望帮助更多产业带工厂真正走向数字化。”

为了加速工厂的数字化升级,1688还计划在未来三年推出以下三大扶持策略:

第一,建立1000个产业带直播中心,在工厂就可以直连消费者。
第二,打造100个本地化教育中心,为工厂培养新一代电商人才。
第三,打造超过30个本地化服务中心,作为工厂门口的生意管家。

通过这些举措,每年为产业带工厂带来10000亿生意,三年内帮助1000个工厂年销过亿。

截至目前,在1688平台上,10000家温州外贸企业成功转型内需模式,全国范围也有12万家外贸工厂转入内需赛道,找到了全新的生意增量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1688与淘宝特价版的融合将把产业带工厂资源与C端消费市场紧密链接起来,通过C2M模式拓展内需市场的深度、广度和宽度三个层面的生意增量。

江苏扬州一家工厂,祖孙三代做牙刷,搞了40年外贸,去年遇到了生意瓶颈。

阿里巴巴根据对于消费市场的洞察,发现中国的性价比人群对电动牙刷的需求突然巨量上升,如果将淘宝天猫的零售数据与1688平台上的产业带工厂结合起来,通过批量生产、以量定价的C2M模式可以把电动牙刷的价格大幅降低。

于是,1688与这家工厂合作,全面改造生产流程,花了两个月时间,打造出一款零售价9.9元的电动牙刷,一上来就卖掉几十万支,震惊了整个行业。

吴晓波认为,“所有的企业,无论品牌还是厂牌,真正要挣钱靠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提高复购率。通过大数据洞察消费者行为,随着大数据颗粒度越来越细,对细分市场的掌握也越来越紧密,打造爆品的概率也就越来越高。”

C2M模式基于细分市场的长尾需求反向生产,单品成为爆款的概率大幅提高。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电动牙刷企业可以用9.9元的价格生产出来,想都不敢想!”

汪海说,“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统一市场,内需空间足够深厚足够广阔,如果我们能抓住更多的细分市场,就能成就更多的过亿生产企业。”

4、新周期的生存法则

当中国经济进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周期,新一轮机遇伴随着巨大挑战逐渐浮现,生产要素在市场的洗牌中被重新定价,竞争格局变得空前紧张,如何挖掘国内市场机会,不仅直接决定当下的生死,还关系着未来十年的走向。

1688工厂数字化升级三部曲的背后,隐含着阿里对于未来整个经济走势的两大判断。

首先,工厂将成为数字经济时代驱动商业变革、驱动消费升级的核心角色。

工厂的生意模式,以前是假设、盲打或者接受下游客户订单,在互联网推动下,工厂可以直面消费者,有机会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贴近终端市场,而且是低成本地接触全国乃至全球市场,面临的潜在机会更多,主动性更强,这会创造很多商业机会。

数字化赋能把工厂从过去接受生产指令的末端制造商,一键升级为智能制造的经济火车头,在供给侧发力,精准匹配市场需求,提升整体的经济运行效率。

其次,C2M将成为整个未来商业模式的主流形态并深刻影响制造业变革。

通过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制造和驱动制造,并反过来升级消费,将成为未来的一个重要趋势。汪海说,“这一模式让工厂从生产出来以后再找各个渠道去卖,变成在生产的时候就知道应该卖向哪里、卖给谁、卖什么东西”,极大简化商品供需效率。

汪海曾开过一个玩笑:随着消费趋势的变化,世界上将只有两种货,一种是品牌货,一种是工厂货。“买品牌货就上天猫,买工厂货就上淘宝特价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 正商参考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几天前,吴晓波去江苏调研,波司登老板高德康忍不住向他诉苦:今年生意太难做了!

这话从纵横商场四十多年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口中讲出,其分量,不言而喻。

1976年,高德康以8台缝纫机起家,将波司登打造成中国羽绒服龙头,号称“远销全球72个国家”,在全世界累计卖掉2亿件。今年突发新冠疫情,国外零售遭遇重挫,加上不断升温的外贸摩擦,波司登便把重心调整到国内。

然而,国内市场形势之严峻,挑战之激烈,让老江湖高德康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新冠疫情的黑天鹅沉重打击了消费信心,导致今年1至2月我国社消零售总额增速暴跌到-20.5%,直到今年8月份增速才回正,但距离历史平均水平仍有巨大差距。

尤其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信息日益透明,消费者意识觉醒,并变得空前挑剔。与此同时,在去中心化的移动互联网催化之下,个性化需求被充分释放出来,大众市场分裂成无数碎片化市场,一群人的共同消费需求裂变成无数个细分人群的个性化需求。这一切,都使得做生意的难度大幅地提高了。

高德康说:“十年前一个单品可以卖到103万件,如今一个单品卖过10万件就算不错了”。

作为中国羽绒服行业的龙头老大,波司登尚且如此,何况数百万制造企业?

1、悬崖边上的670万工厂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为了争取订单,无数工厂陷入“以价换量”的漩涡。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在今年1月开始急速下滑,到5月份触及历史冰点,虽然此后开始触底反弹,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平均水平。

今年以来,新冠疫情一方面沉重打击了各类线下生意,另一方面也加速了线上的数字化进程。

于是我们看到了线下线上“冰火两重天”的景象。gap、达芙妮、esprit等倚靠线下开店增长的企业纷纷一蹶不振,花西子、三顿半、完美日记等新锐品牌在线上高速成长,安踏、李宁、优衣库等传统品牌的线上增速也超过了线下。

对工厂主来说,今年疫情期间,无法向过去那样展开线下洽谈业务,参加线下展会收集订单,哪些提前布局互联网的工厂从线上获得了大量订单,反之则一落千丈。

在巨大的经营压力下,就连董明珠都亲自走进直播间为格力空调吆喝,一向对电商不以为然的宗庆后也意识到“线下与线上融合是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

今天的工厂如果没有开展线上经营,没有利用互联网武装自己,其结果是不可想象的。

线上不仅是新订单、新生意的来源,更是推动制造业模式升级的必经之路。

在所有巨大的不确定当中,数字化是工厂面前巨大机遇。疫情改变了很多习惯,也形成新的习惯。在这些传统意义上离数字化遥远的制造工厂,远场经济无接触生意正形成习惯养成。

后疫情时代,伴随着“国内经济大循环”的启动,一场影响深远的数字化商业变革从消费端、流通端一路蔓延到供给端,正在中国的数百万工厂悄然发生。

数字化改变贸易,重构流通,去掉无效环节,直面市场。工厂的地位将前所未有的从价值链底端攀升,中小企业将和大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

消费同样看到进入新阶段。性价比、功能性、体验感成新趋势。规模化生产让位于个性化,单纯的品牌营销让位于工厂定制。

过去因为流通渠道为王,只有规模化超大企业才可能拥有自己的渠道。企业竞争的砝码在于谁能把货铺出去。而数字化流通抹平了这个鸿沟,小工厂和大企业进入同一起跑线,商品成为硬功夫。

2、打通内循环三大通路

从线下转线上,从外贸转内销,从批发转零售,是中国工厂数字化升级的三大阶段。

这个趋势在1688平台体现的淋漓尽致。作为国内最大的贸易平台,1688一头链接着670万工厂,一头链接着3000万买家,后者又可细分为三大类别:

一是专业采购商,直接向工厂下达大批量订单;二是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从1688批发商品进行二次零售;三是C端消费者,直接在1688下单消费。

基于客户分层理论,9月17日,1688针对全国670万制造企业推出“订单、批发和零售”三大数字化升级方案平台,帮助他们开辟“内循环三大通路”。

第一、数字化的订单贸易模式。通过3D看厂、线上展会等数字化工具,打造中国最大的专业工厂搜索引擎,让所有的工厂一键生成官网,一年365天做线上展会,充分展示自己的实力。这是有工厂门槛最低的方式,帮助它们迈出线上生意的第一步,从过去一定要做近场的面对面贸易,变成远场的在线贸易。

第二、数字化的批发生意方式。在1688平台上,工厂有两种角色,一是作为制造商接受客户订单生产,此外也有很多工厂发展成为了批发商,把自己的商品直接批发给下游的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夜市摊贩、电商主播等等B端客户。

这种模式下,工厂直接对接零售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所以赚的多一点,但由于要压库存,风险也高一些。1688帮助工厂直连零售商,降低生意风险。

第三、数字化的零售生意模式。为了帮助工厂快速挺进零售赛道,挖掘更多的市场空间,1688和淘宝特价版全面打通,帮助工厂直接开展线上零售生意。

1688拥有670万制造工厂,是国内最大的批发平台,淘宝特价版月活接近4000万,是国内最大的C2M零售平台,二者的融合将释放出巨大的产业红利。

“这是结合中国制造业现状提出的整体性解决方案,不是一个简单的发布”。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中国内贸事业部总经理、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表示。

汪海认为,作为平台公司,工厂直联消费者不难,难的是真正让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工厂生产。“怎么发现细分市场的机会,到底这个平台帮助了工厂什么?只是帮助他把库存消掉,还是帮助他转型数字化生产,实现真正的制造升级。”

3、工厂如何做爆款?

“让大生意对大订单、流通生意对批发订单,零售生意对淘宝特价版——希望把买家运营得更精准,让工厂商家能够清楚地知道买家身份,能够建立基于不同买家的服务体系,更好地去抓住不同类型的生意”。汪海说,“这是全中国唯一一个为工厂量身打造的平台,希望帮助更多产业带工厂真正走向数字化。”

为了加速工厂的数字化升级,1688还计划在未来三年推出以下三大扶持策略:

第一,建立1000个产业带直播中心,在工厂就可以直连消费者。
第二,打造100个本地化教育中心,为工厂培养新一代电商人才。
第三,打造超过30个本地化服务中心,作为工厂门口的生意管家。

通过这些举措,每年为产业带工厂带来10000亿生意,三年内帮助1000个工厂年销过亿。

截至目前,在1688平台上,10000家温州外贸企业成功转型内需模式,全国范围也有12万家外贸工厂转入内需赛道,找到了全新的生意增量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1688与淘宝特价版的融合将把产业带工厂资源与C端消费市场紧密链接起来,通过C2M模式拓展内需市场的深度、广度和宽度三个层面的生意增量。

江苏扬州一家工厂,祖孙三代做牙刷,搞了40年外贸,去年遇到了生意瓶颈。

阿里巴巴根据对于消费市场的洞察,发现中国的性价比人群对电动牙刷的需求突然巨量上升,如果将淘宝天猫的零售数据与1688平台上的产业带工厂结合起来,通过批量生产、以量定价的C2M模式可以把电动牙刷的价格大幅降低。

于是,1688与这家工厂合作,全面改造生产流程,花了两个月时间,打造出一款零售价9.9元的电动牙刷,一上来就卖掉几十万支,震惊了整个行业。

吴晓波认为,“所有的企业,无论品牌还是厂牌,真正要挣钱靠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提高复购率。通过大数据洞察消费者行为,随着大数据颗粒度越来越细,对细分市场的掌握也越来越紧密,打造爆品的概率也就越来越高。”

C2M模式基于细分市场的长尾需求反向生产,单品成为爆款的概率大幅提高。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电动牙刷企业可以用9.9元的价格生产出来,想都不敢想!”

汪海说,“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统一市场,内需空间足够深厚足够广阔,如果我们能抓住更多的细分市场,就能成就更多的过亿生产企业。”

4、新周期的生存法则

当中国经济进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周期,新一轮机遇伴随着巨大挑战逐渐浮现,生产要素在市场的洗牌中被重新定价,竞争格局变得空前紧张,如何挖掘国内市场机会,不仅直接决定当下的生死,还关系着未来十年的走向。

1688工厂数字化升级三部曲的背后,隐含着阿里对于未来整个经济走势的两大判断。

首先,工厂将成为数字经济时代驱动商业变革、驱动消费升级的核心角色。

工厂的生意模式,以前是假设、盲打或者接受下游客户订单,在互联网推动下,工厂可以直面消费者,有机会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贴近终端市场,而且是低成本地接触全国乃至全球市场,面临的潜在机会更多,主动性更强,这会创造很多商业机会。

数字化赋能把工厂从过去接受生产指令的末端制造商,一键升级为智能制造的经济火车头,在供给侧发力,精准匹配市场需求,提升整体的经济运行效率。

其次,C2M将成为整个未来商业模式的主流形态并深刻影响制造业变革。

通过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制造和驱动制造,并反过来升级消费,将成为未来的一个重要趋势。汪海说,“这一模式让工厂从生产出来以后再找各个渠道去卖,变成在生产的时候就知道应该卖向哪里、卖给谁、卖什么东西”,极大简化商品供需效率。

汪海曾开过一个玩笑:随着消费趋势的变化,世界上将只有两种货,一种是品牌货,一种是工厂货。“买品牌货就上天猫,买工厂货就上淘宝特价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内循环时代,670万中国工厂的三种活法

发布日期:2020-09-22 12:34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 正商参考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几天前,吴晓波去江苏调研,波司登老板高德康忍不住向他诉苦:今年生意太难做了!

这话从纵横商场四十多年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口中讲出,其分量,不言而喻。

1976年,高德康以8台缝纫机起家,将波司登打造成中国羽绒服龙头,号称“远销全球72个国家”,在全世界累计卖掉2亿件。今年突发新冠疫情,国外零售遭遇重挫,加上不断升温的外贸摩擦,波司登便把重心调整到国内。

然而,国内市场形势之严峻,挑战之激烈,让老江湖高德康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新冠疫情的黑天鹅沉重打击了消费信心,导致今年1至2月我国社消零售总额增速暴跌到-20.5%,直到今年8月份增速才回正,但距离历史平均水平仍有巨大差距。

尤其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信息日益透明,消费者意识觉醒,并变得空前挑剔。与此同时,在去中心化的移动互联网催化之下,个性化需求被充分释放出来,大众市场分裂成无数碎片化市场,一群人的共同消费需求裂变成无数个细分人群的个性化需求。这一切,都使得做生意的难度大幅地提高了。

高德康说:“十年前一个单品可以卖到103万件,如今一个单品卖过10万件就算不错了”。

作为中国羽绒服行业的龙头老大,波司登尚且如此,何况数百万制造企业?

1、悬崖边上的670万工厂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为了争取订单,无数工厂陷入“以价换量”的漩涡。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在今年1月开始急速下滑,到5月份触及历史冰点,虽然此后开始触底反弹,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平均水平。

今年以来,新冠疫情一方面沉重打击了各类线下生意,另一方面也加速了线上的数字化进程。

于是我们看到了线下线上“冰火两重天”的景象。gap、达芙妮、esprit等倚靠线下开店增长的企业纷纷一蹶不振,花西子、三顿半、完美日记等新锐品牌在线上高速成长,安踏、李宁、优衣库等传统品牌的线上增速也超过了线下。

对工厂主来说,今年疫情期间,无法向过去那样展开线下洽谈业务,参加线下展会收集订单,哪些提前布局互联网的工厂从线上获得了大量订单,反之则一落千丈。

在巨大的经营压力下,就连董明珠都亲自走进直播间为格力空调吆喝,一向对电商不以为然的宗庆后也意识到“线下与线上融合是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

今天的工厂如果没有开展线上经营,没有利用互联网武装自己,其结果是不可想象的。

线上不仅是新订单、新生意的来源,更是推动制造业模式升级的必经之路。

在所有巨大的不确定当中,数字化是工厂面前巨大机遇。疫情改变了很多习惯,也形成新的习惯。在这些传统意义上离数字化遥远的制造工厂,远场经济无接触生意正形成习惯养成。

后疫情时代,伴随着“国内经济大循环”的启动,一场影响深远的数字化商业变革从消费端、流通端一路蔓延到供给端,正在中国的数百万工厂悄然发生。

数字化改变贸易,重构流通,去掉无效环节,直面市场。工厂的地位将前所未有的从价值链底端攀升,中小企业将和大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

消费同样看到进入新阶段。性价比、功能性、体验感成新趋势。规模化生产让位于个性化,单纯的品牌营销让位于工厂定制。

过去因为流通渠道为王,只有规模化超大企业才可能拥有自己的渠道。企业竞争的砝码在于谁能把货铺出去。而数字化流通抹平了这个鸿沟,小工厂和大企业进入同一起跑线,商品成为硬功夫。

2、打通内循环三大通路

从线下转线上,从外贸转内销,从批发转零售,是中国工厂数字化升级的三大阶段。

这个趋势在1688平台体现的淋漓尽致。作为国内最大的贸易平台,1688一头链接着670万工厂,一头链接着3000万买家,后者又可细分为三大类别:

一是专业采购商,直接向工厂下达大批量订单;二是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从1688批发商品进行二次零售;三是C端消费者,直接在1688下单消费。

基于客户分层理论,9月17日,1688针对全国670万制造企业推出“订单、批发和零售”三大数字化升级方案平台,帮助他们开辟“内循环三大通路”。

第一、数字化的订单贸易模式。通过3D看厂、线上展会等数字化工具,打造中国最大的专业工厂搜索引擎,让所有的工厂一键生成官网,一年365天做线上展会,充分展示自己的实力。这是有工厂门槛最低的方式,帮助它们迈出线上生意的第一步,从过去一定要做近场的面对面贸易,变成远场的在线贸易。

第二、数字化的批发生意方式。在1688平台上,工厂有两种角色,一是作为制造商接受客户订单生产,此外也有很多工厂发展成为了批发商,把自己的商品直接批发给下游的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夜市摊贩、电商主播等等B端客户。

这种模式下,工厂直接对接零售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所以赚的多一点,但由于要压库存,风险也高一些。1688帮助工厂直连零售商,降低生意风险。

第三、数字化的零售生意模式。为了帮助工厂快速挺进零售赛道,挖掘更多的市场空间,1688和淘宝特价版全面打通,帮助工厂直接开展线上零售生意。

1688拥有670万制造工厂,是国内最大的批发平台,淘宝特价版月活接近4000万,是国内最大的C2M零售平台,二者的融合将释放出巨大的产业红利。

“这是结合中国制造业现状提出的整体性解决方案,不是一个简单的发布”。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中国内贸事业部总经理、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表示。

汪海认为,作为平台公司,工厂直联消费者不难,难的是真正让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工厂生产。“怎么发现细分市场的机会,到底这个平台帮助了工厂什么?只是帮助他把库存消掉,还是帮助他转型数字化生产,实现真正的制造升级。”

3、工厂如何做爆款?

“让大生意对大订单、流通生意对批发订单,零售生意对淘宝特价版——希望把买家运营得更精准,让工厂商家能够清楚地知道买家身份,能够建立基于不同买家的服务体系,更好地去抓住不同类型的生意”。汪海说,“这是全中国唯一一个为工厂量身打造的平台,希望帮助更多产业带工厂真正走向数字化。”

为了加速工厂的数字化升级,1688还计划在未来三年推出以下三大扶持策略:

第一,建立1000个产业带直播中心,在工厂就可以直连消费者。
第二,打造100个本地化教育中心,为工厂培养新一代电商人才。
第三,打造超过30个本地化服务中心,作为工厂门口的生意管家。

通过这些举措,每年为产业带工厂带来10000亿生意,三年内帮助1000个工厂年销过亿。

截至目前,在1688平台上,10000家温州外贸企业成功转型内需模式,全国范围也有12万家外贸工厂转入内需赛道,找到了全新的生意增量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1688与淘宝特价版的融合将把产业带工厂资源与C端消费市场紧密链接起来,通过C2M模式拓展内需市场的深度、广度和宽度三个层面的生意增量。

江苏扬州一家工厂,祖孙三代做牙刷,搞了40年外贸,去年遇到了生意瓶颈。

阿里巴巴根据对于消费市场的洞察,发现中国的性价比人群对电动牙刷的需求突然巨量上升,如果将淘宝天猫的零售数据与1688平台上的产业带工厂结合起来,通过批量生产、以量定价的C2M模式可以把电动牙刷的价格大幅降低。

于是,1688与这家工厂合作,全面改造生产流程,花了两个月时间,打造出一款零售价9.9元的电动牙刷,一上来就卖掉几十万支,震惊了整个行业。

吴晓波认为,“所有的企业,无论品牌还是厂牌,真正要挣钱靠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提高复购率。通过大数据洞察消费者行为,随着大数据颗粒度越来越细,对细分市场的掌握也越来越紧密,打造爆品的概率也就越来越高。”

C2M模式基于细分市场的长尾需求反向生产,单品成为爆款的概率大幅提高。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电动牙刷企业可以用9.9元的价格生产出来,想都不敢想!”

汪海说,“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统一市场,内需空间足够深厚足够广阔,如果我们能抓住更多的细分市场,就能成就更多的过亿生产企业。”

4、新周期的生存法则

当中国经济进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周期,新一轮机遇伴随着巨大挑战逐渐浮现,生产要素在市场的洗牌中被重新定价,竞争格局变得空前紧张,如何挖掘国内市场机会,不仅直接决定当下的生死,还关系着未来十年的走向。

1688工厂数字化升级三部曲的背后,隐含着阿里对于未来整个经济走势的两大判断。

首先,工厂将成为数字经济时代驱动商业变革、驱动消费升级的核心角色。

工厂的生意模式,以前是假设、盲打或者接受下游客户订单,在互联网推动下,工厂可以直面消费者,有机会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贴近终端市场,而且是低成本地接触全国乃至全球市场,面临的潜在机会更多,主动性更强,这会创造很多商业机会。

数字化赋能把工厂从过去接受生产指令的末端制造商,一键升级为智能制造的经济火车头,在供给侧发力,精准匹配市场需求,提升整体的经济运行效率。

其次,C2M将成为整个未来商业模式的主流形态并深刻影响制造业变革。

通过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制造和驱动制造,并反过来升级消费,将成为未来的一个重要趋势。汪海说,“这一模式让工厂从生产出来以后再找各个渠道去卖,变成在生产的时候就知道应该卖向哪里、卖给谁、卖什么东西”,极大简化商品供需效率。

汪海曾开过一个玩笑:随着消费趋势的变化,世界上将只有两种货,一种是品牌货,一种是工厂货。“买品牌货就上天猫,买工厂货就上淘宝特价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 正商参考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几天前,吴晓波去江苏调研,波司登老板高德康忍不住向他诉苦:今年生意太难做了!

这话从纵横商场四十多年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口中讲出,其分量,不言而喻。

1976年,高德康以8台缝纫机起家,将波司登打造成中国羽绒服龙头,号称“远销全球72个国家”,在全世界累计卖掉2亿件。今年突发新冠疫情,国外零售遭遇重挫,加上不断升温的外贸摩擦,波司登便把重心调整到国内。

然而,国内市场形势之严峻,挑战之激烈,让老江湖高德康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新冠疫情的黑天鹅沉重打击了消费信心,导致今年1至2月我国社消零售总额增速暴跌到-20.5%,直到今年8月份增速才回正,但距离历史平均水平仍有巨大差距。

尤其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信息日益透明,消费者意识觉醒,并变得空前挑剔。与此同时,在去中心化的移动互联网催化之下,个性化需求被充分释放出来,大众市场分裂成无数碎片化市场,一群人的共同消费需求裂变成无数个细分人群的个性化需求。这一切,都使得做生意的难度大幅地提高了。

高德康说:“十年前一个单品可以卖到103万件,如今一个单品卖过10万件就算不错了”。

作为中国羽绒服行业的龙头老大,波司登尚且如此,何况数百万制造企业?

1、悬崖边上的670万工厂

目前,中国大约有670万家工厂,他们是“中国制造”的主力军,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打断了他们原有的生意路径,将他们推到生死一线的悬崖边上。

为了争取订单,无数工厂陷入“以价换量”的漩涡。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在今年1月开始急速下滑,到5月份触及历史冰点,虽然此后开始触底反弹,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平均水平。

今年以来,新冠疫情一方面沉重打击了各类线下生意,另一方面也加速了线上的数字化进程。

于是我们看到了线下线上“冰火两重天”的景象。gap、达芙妮、esprit等倚靠线下开店增长的企业纷纷一蹶不振,花西子、三顿半、完美日记等新锐品牌在线上高速成长,安踏、李宁、优衣库等传统品牌的线上增速也超过了线下。

对工厂主来说,今年疫情期间,无法向过去那样展开线下洽谈业务,参加线下展会收集订单,哪些提前布局互联网的工厂从线上获得了大量订单,反之则一落千丈。

在巨大的经营压力下,就连董明珠都亲自走进直播间为格力空调吆喝,一向对电商不以为然的宗庆后也意识到“线下与线上融合是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

今天的工厂如果没有开展线上经营,没有利用互联网武装自己,其结果是不可想象的。

线上不仅是新订单、新生意的来源,更是推动制造业模式升级的必经之路。

在所有巨大的不确定当中,数字化是工厂面前巨大机遇。疫情改变了很多习惯,也形成新的习惯。在这些传统意义上离数字化遥远的制造工厂,远场经济无接触生意正形成习惯养成。

后疫情时代,伴随着“国内经济大循环”的启动,一场影响深远的数字化商业变革从消费端、流通端一路蔓延到供给端,正在中国的数百万工厂悄然发生。

数字化改变贸易,重构流通,去掉无效环节,直面市场。工厂的地位将前所未有的从价值链底端攀升,中小企业将和大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

消费同样看到进入新阶段。性价比、功能性、体验感成新趋势。规模化生产让位于个性化,单纯的品牌营销让位于工厂定制。

过去因为流通渠道为王,只有规模化超大企业才可能拥有自己的渠道。企业竞争的砝码在于谁能把货铺出去。而数字化流通抹平了这个鸿沟,小工厂和大企业进入同一起跑线,商品成为硬功夫。

2、打通内循环三大通路

从线下转线上,从外贸转内销,从批发转零售,是中国工厂数字化升级的三大阶段。

这个趋势在1688平台体现的淋漓尽致。作为国内最大的贸易平台,1688一头链接着670万工厂,一头链接着3000万买家,后者又可细分为三大类别:

一是专业采购商,直接向工厂下达大批量订单;二是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从1688批发商品进行二次零售;三是C端消费者,直接在1688下单消费。

基于客户分层理论,9月17日,1688针对全国670万制造企业推出“订单、批发和零售”三大数字化升级方案平台,帮助他们开辟“内循环三大通路”。

第一、数字化的订单贸易模式。通过3D看厂、线上展会等数字化工具,打造中国最大的专业工厂搜索引擎,让所有的工厂一键生成官网,一年365天做线上展会,充分展示自己的实力。这是有工厂门槛最低的方式,帮助它们迈出线上生意的第一步,从过去一定要做近场的面对面贸易,变成远场的在线贸易。

第二、数字化的批发生意方式。在1688平台上,工厂有两种角色,一是作为制造商接受客户订单生产,此外也有很多工厂发展成为了批发商,把自己的商品直接批发给下游的零售商,比如淘宝店主、夜市摊贩、电商主播等等B端客户。

这种模式下,工厂直接对接零售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所以赚的多一点,但由于要压库存,风险也高一些。1688帮助工厂直连零售商,降低生意风险。

第三、数字化的零售生意模式。为了帮助工厂快速挺进零售赛道,挖掘更多的市场空间,1688和淘宝特价版全面打通,帮助工厂直接开展线上零售生意。

1688拥有670万制造工厂,是国内最大的批发平台,淘宝特价版月活接近4000万,是国内最大的C2M零售平台,二者的融合将释放出巨大的产业红利。

“这是结合中国制造业现状提出的整体性解决方案,不是一个简单的发布”。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中国内贸事业部总经理、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表示。

汪海认为,作为平台公司,工厂直联消费者不难,难的是真正让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工厂生产。“怎么发现细分市场的机会,到底这个平台帮助了工厂什么?只是帮助他把库存消掉,还是帮助他转型数字化生产,实现真正的制造升级。”

3、工厂如何做爆款?

“让大生意对大订单、流通生意对批发订单,零售生意对淘宝特价版——希望把买家运营得更精准,让工厂商家能够清楚地知道买家身份,能够建立基于不同买家的服务体系,更好地去抓住不同类型的生意”。汪海说,“这是全中国唯一一个为工厂量身打造的平台,希望帮助更多产业带工厂真正走向数字化。”

为了加速工厂的数字化升级,1688还计划在未来三年推出以下三大扶持策略:

第一,建立1000个产业带直播中心,在工厂就可以直连消费者。
第二,打造100个本地化教育中心,为工厂培养新一代电商人才。
第三,打造超过30个本地化服务中心,作为工厂门口的生意管家。

通过这些举措,每年为产业带工厂带来10000亿生意,三年内帮助1000个工厂年销过亿。

截至目前,在1688平台上,10000家温州外贸企业成功转型内需模式,全国范围也有12万家外贸工厂转入内需赛道,找到了全新的生意增量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1688与淘宝特价版的融合将把产业带工厂资源与C端消费市场紧密链接起来,通过C2M模式拓展内需市场的深度、广度和宽度三个层面的生意增量。

江苏扬州一家工厂,祖孙三代做牙刷,搞了40年外贸,去年遇到了生意瓶颈。

阿里巴巴根据对于消费市场的洞察,发现中国的性价比人群对电动牙刷的需求突然巨量上升,如果将淘宝天猫的零售数据与1688平台上的产业带工厂结合起来,通过批量生产、以量定价的C2M模式可以把电动牙刷的价格大幅降低。

于是,1688与这家工厂合作,全面改造生产流程,花了两个月时间,打造出一款零售价9.9元的电动牙刷,一上来就卖掉几十万支,震惊了整个行业。

吴晓波认为,“所有的企业,无论品牌还是厂牌,真正要挣钱靠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提高复购率。通过大数据洞察消费者行为,随着大数据颗粒度越来越细,对细分市场的掌握也越来越紧密,打造爆品的概率也就越来越高。”

C2M模式基于细分市场的长尾需求反向生产,单品成为爆款的概率大幅提高。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电动牙刷企业可以用9.9元的价格生产出来,想都不敢想!”

汪海说,“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统一市场,内需空间足够深厚足够广阔,如果我们能抓住更多的细分市场,就能成就更多的过亿生产企业。”

4、新周期的生存法则

当中国经济进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周期,新一轮机遇伴随着巨大挑战逐渐浮现,生产要素在市场的洗牌中被重新定价,竞争格局变得空前紧张,如何挖掘国内市场机会,不仅直接决定当下的生死,还关系着未来十年的走向。

1688工厂数字化升级三部曲的背后,隐含着阿里对于未来整个经济走势的两大判断。

首先,工厂将成为数字经济时代驱动商业变革、驱动消费升级的核心角色。

工厂的生意模式,以前是假设、盲打或者接受下游客户订单,在互联网推动下,工厂可以直面消费者,有机会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贴近终端市场,而且是低成本地接触全国乃至全球市场,面临的潜在机会更多,主动性更强,这会创造很多商业机会。

数字化赋能把工厂从过去接受生产指令的末端制造商,一键升级为智能制造的经济火车头,在供给侧发力,精准匹配市场需求,提升整体的经济运行效率。

其次,C2M将成为整个未来商业模式的主流形态并深刻影响制造业变革。

通过消费者需求来指导制造和驱动制造,并反过来升级消费,将成为未来的一个重要趋势。汪海说,“这一模式让工厂从生产出来以后再找各个渠道去卖,变成在生产的时候就知道应该卖向哪里、卖给谁、卖什么东西”,极大简化商品供需效率。

汪海曾开过一个玩笑:随着消费趋势的变化,世界上将只有两种货,一种是品牌货,一种是工厂货。“买品牌货就上天猫,买工厂货就上淘宝特价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