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下旬,特朗普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这引发一轮长达两个月的争论、密谋和游说,上演了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



 |  迈尔斯•克鲁帕 旧金山 , 詹姆斯•丰塔内拉汗 纽约 , 迪米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7月下旬,在从佛罗里达返回白宫的飞机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一款在美国年轻人中非常受欢迎的中国视频应用。

特朗普在“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上告诉记者们的这一决定,让律师和白宫助手们深感意外,他们此前一直在努力敲定一项交易,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卖给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科技巨头微软(Microsoft)。“我们不是一个M&A(并购)国家,”特朗普说,用了一个指企业兼并与收购的词。

特朗普总统的干预引发了一轮长达两个月的激烈争论、密谋和游说,使之成为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而且至今仍未尘埃落定。

科技集团甲骨文(Oracle)上周突然成为了TikTok首选的美国合作伙伴。甲骨文董事长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是硅谷为数不多的公开支持特朗普的高管之一。然而,截至上周五,收购TikTok少数股权的交易仍在等待不情愿的白宫的批准(特朗普上周六称已原则上同意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协议——译者注)。

特朗普政府还加大了赌注,上周五上午宣布将让TikTok从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的应用商店下架,此举可能导致用户在相关协议签署前无法正常体验这款应用。

围绕TikTok的纷争体现了美中两国之间日益加剧的科技竞争——有人将这场冲突形容为一场新冷战——而收集大量个人数据的能力是关键战场之一。这一能力还有可能影响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

在围绕TikTok的这场斗争中,潜在的国家安全风险与个人的政治利益掺杂在一起,分析人士表示,这场斗争又一次证明,特朗普政府为希望在美国开展业务的企业设置的是不稳定的营商环境。

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麦克创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执行主任赛凯特•乔杜里(Saikat Chaudhuri)表示,为了保护经济利益,“我们的一些做法甚至可能比新兴市场的还极端”。“对于一个主要民主国家、一个本应在科技领域引领世界、成为自由市场成功典范的国家而言,这种做法真的是非常极端且不可接受。”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将TikTok被迫出售形容为“受政治和贪婪驱使”。

病毒般传播的吸引力

字节跳动(ByteDance)之所以成为白宫打击的目标,是因为它做到了其他中国公司从未做到的一件事:开发一款广受欢迎且深入美国千家万户的消费应用。

移动数据提供商App Annie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初,平均每周有逾5300万用户在TikTok上发布和观看短视频,令最接近它的美国竞争对手都相形见绌。这款应用尤其受青少年和所谓的“创作者”欢迎,他们发布各种各样视频,内容从疯狂传播的舞蹈动作到心灵鸡汤无所不包。

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交易中对字节跳动的估值高达1400亿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公司的全球业务在未来的潜力。

然而,在特朗普今年7月出手干预之前,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花了近一年时间试图让其美国业务活下去。该公司聘请了美国迪士尼(Disney)前高管凯文•迈耶(Kevin Mayer),让他在一群游说人士的协助下领导TikTok的全球业务。但随着TikTok被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相关协商演变成了一项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计划。

“一鸣一直都明白,有必要在美国争取一个盟友,”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说,他指的是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

一名官员表示,美国国家安全部门至少从2019年初开始就一直在密切关注TikTok,他们相信该公司收集的数据可能被用于间谍活动。特朗普上月警告称,中国可能利用该应用“建立用于敲诈和进行企业间谍活动的个人信息档案”。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地位也有所提高。该委员会是一个跨部门机构,负责评估美国企业涉外交易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为该委员会提供咨询的律师事务所Holland & Knight的合伙人安东尼娅•齐诺瓦(Antonia Tzinova)表示:“他们的立场是,他们确实关心我们是否仍是世界舞台上的头号经济强国。”

去年10月,美国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呼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TikTok进行审查,称该应用对可能激怒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删除,有关TikTok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不断积聚的担忧由此公开化。该委员会对字节跳动2017年收购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展开了调查——那笔收购为TikTok的全球增长铺平了道路。

在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早期讨论中,字节跳动认为自己能够成功地通过谈判找到解决方案。一项获得关注的提议是与微软建立技术合作伙伴关系,由微软保护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安全。

据参与谈判的人士透露,谈判破裂的第一个迹象出现在今年6月份,当时TikTok上的青少年活动者似乎给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集会捣了乱。几周后,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 channel)上说,政府正在考虑封禁TikTok。那时印度在与中国发生边境对峙之后,已经禁止了TikTok。

不久之后,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包括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开始与特朗普官员进行磋商,希望说服官员们接受改变字节跳动投票和组织结构的方案。但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提议未能满足白宫的要求,白宫希望对TikTok的股东结构进行更彻底的改革。

此后,字节跳动开始讨论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Microsoft),这一计划得到了财政部的支持。据参与讨论的人士透露,特朗普在7月份的那个周五宣布他将封禁TikTok时,微软原本对财政部快要批准自己收购TikTok在美国业务感到乐观。

特朗普深夜在“空军一号”上的声明让此前的磋商归零,打乱了他的顾问们的计划。特朗普还呼吁美国财政部为安排这笔交易接受一笔付款,此事前所未有,引起了美国政府内部和外界法律专家的担忧。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就这些计划安抚特朗普,该公司发表声明称,将继续商讨收购TikTok美国业务事宜,同时也为该国提供“适当的经济利益”。

但据了解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在支持封禁TikTok的蓬佩奥和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推动下,特朗普对TikTok的立场那时已经强硬起来了。在一项行政命令中,特朗普要求TikTok在9月20日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否则就会被禁。

皇冠上的宝石:算法

当甲骨文(Oracle)周一宣布自己已赢得TikTok交易时,国家安全分析师很快开始质疑这两家公司所谓的“技术合作”。

对于一些知情人士来说,字节跳动的提议似乎类似在此前它与微软的讨论中被拒绝的一项技术安排。后来,中国政府介入了谈判——使得协议的批准变得更加复杂。8月下旬,中国政府宣布对TikTok使用的那种人工智能算法实施新的出口管制。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因此认为,任何交易都需要将公司利润丰厚的算法存放在中国,并避免出售多数股份。

了解字节跳动投资者想法的人士表示,字节跳动的投资者此前曾鼓励甲骨文参与围绕TikTok的谈判,希望制造竞争。了解字节跳动高管想法的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高管也开始认为微软不够灵活,过于着急收购TikTok的资产,包括美国以外的资产。一位接近微软的人士表示,微软在隐私和安全问题上寸步不让。

甲骨文还受益于与特朗普政府的密切关系,这种关系可以追溯至特朗普胜选。甲骨文首席执行官凯芝(Safra Catz)曾加入特朗普2016年的过渡团队,埃利森今年曾在自己家中为特朗普举办过一场筹款活动。

两名知情人士表示,9月12日(周六),埃利森与特朗普通了电话,他向总统保证甲骨文的提议是对美国国家安全最有利的方案。几天后,曾表示支持以色列工业的凯芝现身白宫,当时特朗普正在白宫主持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的和平协议谈判。

字节跳动的顾问称,他们的提议参考了2018年保险公司Genworth被出售给中国泛海控股集团(Oceanside)时设定的条款,该交易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但分析人士说,这一先例如今可能已不再适用。

总部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副董事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自那以来,地缘政治现实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也今非昔比,如今在具有潜在数据敏感性的领域与中国公司打交道需要慎之又慎。”

鲁比奥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特朗普政府着手应对TikTok带来的危险是必要的,也是对现状的明显改善,但前提是达成使TikTok彻底脱离中国控制的结果。”

据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表示,截至上周五上午,特朗普还在犹豫是批准还是阻止该交易。一位参与跟白宫谈判的人士表示,总统正在寻求通过稀释字节跳动的股权来挽救这笔交易,此举将避免彻底封禁该应用。与此同时,字节跳动的目标是,如果与甲骨文的交易获批,将在约一年内让TikTok在美国上市。

然而,白宫也担心围绕TikTok的纷争带来的政治后果。一名正在与白宫讨论相关条款的人士表示,特朗普担心,封禁该应用可能会促使年轻的民主党选民行动起来,在11月的大选中反对他。

上述人士补充称,另一方面,特朗普还担心,批准一项让字节跳动保留TikTok多数股权的交易,可能会让他显得对中国软弱。

不过,对中国企业而言,TikTok的一连串经历已经树立了令人忧心的先例。李森科表示:“这将对试图在美国扩张的科技公司造成尤其沉重的压力。如果阿里巴巴(Alibaba)或者腾讯(Tencent)曾经有在美国发展支付宝(Alipay)或微信支付(WeChat Pay)的雄心,此事应该会让他们彻底打消这样的念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TikTok交易背后的政治算盘

发布日期:2020-09-22 06:41
7月下旬,特朗普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这引发一轮长达两个月的争论、密谋和游说,上演了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



 |  迈尔斯•克鲁帕 旧金山 , 詹姆斯•丰塔内拉汗 纽约 , 迪米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7月下旬,在从佛罗里达返回白宫的飞机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一款在美国年轻人中非常受欢迎的中国视频应用。

特朗普在“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上告诉记者们的这一决定,让律师和白宫助手们深感意外,他们此前一直在努力敲定一项交易,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卖给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科技巨头微软(Microsoft)。“我们不是一个M&A(并购)国家,”特朗普说,用了一个指企业兼并与收购的词。

特朗普总统的干预引发了一轮长达两个月的激烈争论、密谋和游说,使之成为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而且至今仍未尘埃落定。

科技集团甲骨文(Oracle)上周突然成为了TikTok首选的美国合作伙伴。甲骨文董事长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是硅谷为数不多的公开支持特朗普的高管之一。然而,截至上周五,收购TikTok少数股权的交易仍在等待不情愿的白宫的批准(特朗普上周六称已原则上同意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协议——译者注)。

特朗普政府还加大了赌注,上周五上午宣布将让TikTok从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的应用商店下架,此举可能导致用户在相关协议签署前无法正常体验这款应用。

围绕TikTok的纷争体现了美中两国之间日益加剧的科技竞争——有人将这场冲突形容为一场新冷战——而收集大量个人数据的能力是关键战场之一。这一能力还有可能影响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

在围绕TikTok的这场斗争中,潜在的国家安全风险与个人的政治利益掺杂在一起,分析人士表示,这场斗争又一次证明,特朗普政府为希望在美国开展业务的企业设置的是不稳定的营商环境。

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麦克创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执行主任赛凯特•乔杜里(Saikat Chaudhuri)表示,为了保护经济利益,“我们的一些做法甚至可能比新兴市场的还极端”。“对于一个主要民主国家、一个本应在科技领域引领世界、成为自由市场成功典范的国家而言,这种做法真的是非常极端且不可接受。”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将TikTok被迫出售形容为“受政治和贪婪驱使”。

病毒般传播的吸引力

字节跳动(ByteDance)之所以成为白宫打击的目标,是因为它做到了其他中国公司从未做到的一件事:开发一款广受欢迎且深入美国千家万户的消费应用。

移动数据提供商App Annie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初,平均每周有逾5300万用户在TikTok上发布和观看短视频,令最接近它的美国竞争对手都相形见绌。这款应用尤其受青少年和所谓的“创作者”欢迎,他们发布各种各样视频,内容从疯狂传播的舞蹈动作到心灵鸡汤无所不包。

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交易中对字节跳动的估值高达1400亿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公司的全球业务在未来的潜力。

然而,在特朗普今年7月出手干预之前,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花了近一年时间试图让其美国业务活下去。该公司聘请了美国迪士尼(Disney)前高管凯文•迈耶(Kevin Mayer),让他在一群游说人士的协助下领导TikTok的全球业务。但随着TikTok被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相关协商演变成了一项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计划。

“一鸣一直都明白,有必要在美国争取一个盟友,”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说,他指的是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

一名官员表示,美国国家安全部门至少从2019年初开始就一直在密切关注TikTok,他们相信该公司收集的数据可能被用于间谍活动。特朗普上月警告称,中国可能利用该应用“建立用于敲诈和进行企业间谍活动的个人信息档案”。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地位也有所提高。该委员会是一个跨部门机构,负责评估美国企业涉外交易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为该委员会提供咨询的律师事务所Holland & Knight的合伙人安东尼娅•齐诺瓦(Antonia Tzinova)表示:“他们的立场是,他们确实关心我们是否仍是世界舞台上的头号经济强国。”

去年10月,美国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呼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TikTok进行审查,称该应用对可能激怒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删除,有关TikTok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不断积聚的担忧由此公开化。该委员会对字节跳动2017年收购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展开了调查——那笔收购为TikTok的全球增长铺平了道路。

在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早期讨论中,字节跳动认为自己能够成功地通过谈判找到解决方案。一项获得关注的提议是与微软建立技术合作伙伴关系,由微软保护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安全。

据参与谈判的人士透露,谈判破裂的第一个迹象出现在今年6月份,当时TikTok上的青少年活动者似乎给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集会捣了乱。几周后,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 channel)上说,政府正在考虑封禁TikTok。那时印度在与中国发生边境对峙之后,已经禁止了TikTok。

不久之后,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包括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开始与特朗普官员进行磋商,希望说服官员们接受改变字节跳动投票和组织结构的方案。但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提议未能满足白宫的要求,白宫希望对TikTok的股东结构进行更彻底的改革。

此后,字节跳动开始讨论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Microsoft),这一计划得到了财政部的支持。据参与讨论的人士透露,特朗普在7月份的那个周五宣布他将封禁TikTok时,微软原本对财政部快要批准自己收购TikTok在美国业务感到乐观。

特朗普深夜在“空军一号”上的声明让此前的磋商归零,打乱了他的顾问们的计划。特朗普还呼吁美国财政部为安排这笔交易接受一笔付款,此事前所未有,引起了美国政府内部和外界法律专家的担忧。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就这些计划安抚特朗普,该公司发表声明称,将继续商讨收购TikTok美国业务事宜,同时也为该国提供“适当的经济利益”。

但据了解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在支持封禁TikTok的蓬佩奥和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推动下,特朗普对TikTok的立场那时已经强硬起来了。在一项行政命令中,特朗普要求TikTok在9月20日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否则就会被禁。

皇冠上的宝石:算法

当甲骨文(Oracle)周一宣布自己已赢得TikTok交易时,国家安全分析师很快开始质疑这两家公司所谓的“技术合作”。

对于一些知情人士来说,字节跳动的提议似乎类似在此前它与微软的讨论中被拒绝的一项技术安排。后来,中国政府介入了谈判——使得协议的批准变得更加复杂。8月下旬,中国政府宣布对TikTok使用的那种人工智能算法实施新的出口管制。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因此认为,任何交易都需要将公司利润丰厚的算法存放在中国,并避免出售多数股份。

了解字节跳动投资者想法的人士表示,字节跳动的投资者此前曾鼓励甲骨文参与围绕TikTok的谈判,希望制造竞争。了解字节跳动高管想法的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高管也开始认为微软不够灵活,过于着急收购TikTok的资产,包括美国以外的资产。一位接近微软的人士表示,微软在隐私和安全问题上寸步不让。

甲骨文还受益于与特朗普政府的密切关系,这种关系可以追溯至特朗普胜选。甲骨文首席执行官凯芝(Safra Catz)曾加入特朗普2016年的过渡团队,埃利森今年曾在自己家中为特朗普举办过一场筹款活动。

两名知情人士表示,9月12日(周六),埃利森与特朗普通了电话,他向总统保证甲骨文的提议是对美国国家安全最有利的方案。几天后,曾表示支持以色列工业的凯芝现身白宫,当时特朗普正在白宫主持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的和平协议谈判。

字节跳动的顾问称,他们的提议参考了2018年保险公司Genworth被出售给中国泛海控股集团(Oceanside)时设定的条款,该交易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但分析人士说,这一先例如今可能已不再适用。

总部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副董事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自那以来,地缘政治现实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也今非昔比,如今在具有潜在数据敏感性的领域与中国公司打交道需要慎之又慎。”

鲁比奥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特朗普政府着手应对TikTok带来的危险是必要的,也是对现状的明显改善,但前提是达成使TikTok彻底脱离中国控制的结果。”

据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表示,截至上周五上午,特朗普还在犹豫是批准还是阻止该交易。一位参与跟白宫谈判的人士表示,总统正在寻求通过稀释字节跳动的股权来挽救这笔交易,此举将避免彻底封禁该应用。与此同时,字节跳动的目标是,如果与甲骨文的交易获批,将在约一年内让TikTok在美国上市。

然而,白宫也担心围绕TikTok的纷争带来的政治后果。一名正在与白宫讨论相关条款的人士表示,特朗普担心,封禁该应用可能会促使年轻的民主党选民行动起来,在11月的大选中反对他。

上述人士补充称,另一方面,特朗普还担心,批准一项让字节跳动保留TikTok多数股权的交易,可能会让他显得对中国软弱。

不过,对中国企业而言,TikTok的一连串经历已经树立了令人忧心的先例。李森科表示:“这将对试图在美国扩张的科技公司造成尤其沉重的压力。如果阿里巴巴(Alibaba)或者腾讯(Tencent)曾经有在美国发展支付宝(Alipay)或微信支付(WeChat Pay)的雄心,此事应该会让他们彻底打消这样的念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7月下旬,特朗普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这引发一轮长达两个月的争论、密谋和游说,上演了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



 |  迈尔斯•克鲁帕 旧金山 , 詹姆斯•丰塔内拉汗 纽约 , 迪米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7月下旬,在从佛罗里达返回白宫的飞机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一款在美国年轻人中非常受欢迎的中国视频应用。

特朗普在“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上告诉记者们的这一决定,让律师和白宫助手们深感意外,他们此前一直在努力敲定一项交易,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卖给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科技巨头微软(Microsoft)。“我们不是一个M&A(并购)国家,”特朗普说,用了一个指企业兼并与收购的词。

特朗普总统的干预引发了一轮长达两个月的激烈争论、密谋和游说,使之成为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而且至今仍未尘埃落定。

科技集团甲骨文(Oracle)上周突然成为了TikTok首选的美国合作伙伴。甲骨文董事长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是硅谷为数不多的公开支持特朗普的高管之一。然而,截至上周五,收购TikTok少数股权的交易仍在等待不情愿的白宫的批准(特朗普上周六称已原则上同意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协议——译者注)。

特朗普政府还加大了赌注,上周五上午宣布将让TikTok从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的应用商店下架,此举可能导致用户在相关协议签署前无法正常体验这款应用。

围绕TikTok的纷争体现了美中两国之间日益加剧的科技竞争——有人将这场冲突形容为一场新冷战——而收集大量个人数据的能力是关键战场之一。这一能力还有可能影响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

在围绕TikTok的这场斗争中,潜在的国家安全风险与个人的政治利益掺杂在一起,分析人士表示,这场斗争又一次证明,特朗普政府为希望在美国开展业务的企业设置的是不稳定的营商环境。

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麦克创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执行主任赛凯特•乔杜里(Saikat Chaudhuri)表示,为了保护经济利益,“我们的一些做法甚至可能比新兴市场的还极端”。“对于一个主要民主国家、一个本应在科技领域引领世界、成为自由市场成功典范的国家而言,这种做法真的是非常极端且不可接受。”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将TikTok被迫出售形容为“受政治和贪婪驱使”。

病毒般传播的吸引力

字节跳动(ByteDance)之所以成为白宫打击的目标,是因为它做到了其他中国公司从未做到的一件事:开发一款广受欢迎且深入美国千家万户的消费应用。

移动数据提供商App Annie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初,平均每周有逾5300万用户在TikTok上发布和观看短视频,令最接近它的美国竞争对手都相形见绌。这款应用尤其受青少年和所谓的“创作者”欢迎,他们发布各种各样视频,内容从疯狂传播的舞蹈动作到心灵鸡汤无所不包。

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交易中对字节跳动的估值高达1400亿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公司的全球业务在未来的潜力。

然而,在特朗普今年7月出手干预之前,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花了近一年时间试图让其美国业务活下去。该公司聘请了美国迪士尼(Disney)前高管凯文•迈耶(Kevin Mayer),让他在一群游说人士的协助下领导TikTok的全球业务。但随着TikTok被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相关协商演变成了一项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计划。

“一鸣一直都明白,有必要在美国争取一个盟友,”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说,他指的是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

一名官员表示,美国国家安全部门至少从2019年初开始就一直在密切关注TikTok,他们相信该公司收集的数据可能被用于间谍活动。特朗普上月警告称,中国可能利用该应用“建立用于敲诈和进行企业间谍活动的个人信息档案”。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地位也有所提高。该委员会是一个跨部门机构,负责评估美国企业涉外交易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为该委员会提供咨询的律师事务所Holland & Knight的合伙人安东尼娅•齐诺瓦(Antonia Tzinova)表示:“他们的立场是,他们确实关心我们是否仍是世界舞台上的头号经济强国。”

去年10月,美国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呼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TikTok进行审查,称该应用对可能激怒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删除,有关TikTok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不断积聚的担忧由此公开化。该委员会对字节跳动2017年收购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展开了调查——那笔收购为TikTok的全球增长铺平了道路。

在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早期讨论中,字节跳动认为自己能够成功地通过谈判找到解决方案。一项获得关注的提议是与微软建立技术合作伙伴关系,由微软保护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安全。

据参与谈判的人士透露,谈判破裂的第一个迹象出现在今年6月份,当时TikTok上的青少年活动者似乎给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集会捣了乱。几周后,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 channel)上说,政府正在考虑封禁TikTok。那时印度在与中国发生边境对峙之后,已经禁止了TikTok。

不久之后,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包括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开始与特朗普官员进行磋商,希望说服官员们接受改变字节跳动投票和组织结构的方案。但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提议未能满足白宫的要求,白宫希望对TikTok的股东结构进行更彻底的改革。

此后,字节跳动开始讨论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Microsoft),这一计划得到了财政部的支持。据参与讨论的人士透露,特朗普在7月份的那个周五宣布他将封禁TikTok时,微软原本对财政部快要批准自己收购TikTok在美国业务感到乐观。

特朗普深夜在“空军一号”上的声明让此前的磋商归零,打乱了他的顾问们的计划。特朗普还呼吁美国财政部为安排这笔交易接受一笔付款,此事前所未有,引起了美国政府内部和外界法律专家的担忧。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就这些计划安抚特朗普,该公司发表声明称,将继续商讨收购TikTok美国业务事宜,同时也为该国提供“适当的经济利益”。

但据了解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在支持封禁TikTok的蓬佩奥和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推动下,特朗普对TikTok的立场那时已经强硬起来了。在一项行政命令中,特朗普要求TikTok在9月20日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否则就会被禁。

皇冠上的宝石:算法

当甲骨文(Oracle)周一宣布自己已赢得TikTok交易时,国家安全分析师很快开始质疑这两家公司所谓的“技术合作”。

对于一些知情人士来说,字节跳动的提议似乎类似在此前它与微软的讨论中被拒绝的一项技术安排。后来,中国政府介入了谈判——使得协议的批准变得更加复杂。8月下旬,中国政府宣布对TikTok使用的那种人工智能算法实施新的出口管制。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因此认为,任何交易都需要将公司利润丰厚的算法存放在中国,并避免出售多数股份。

了解字节跳动投资者想法的人士表示,字节跳动的投资者此前曾鼓励甲骨文参与围绕TikTok的谈判,希望制造竞争。了解字节跳动高管想法的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高管也开始认为微软不够灵活,过于着急收购TikTok的资产,包括美国以外的资产。一位接近微软的人士表示,微软在隐私和安全问题上寸步不让。

甲骨文还受益于与特朗普政府的密切关系,这种关系可以追溯至特朗普胜选。甲骨文首席执行官凯芝(Safra Catz)曾加入特朗普2016年的过渡团队,埃利森今年曾在自己家中为特朗普举办过一场筹款活动。

两名知情人士表示,9月12日(周六),埃利森与特朗普通了电话,他向总统保证甲骨文的提议是对美国国家安全最有利的方案。几天后,曾表示支持以色列工业的凯芝现身白宫,当时特朗普正在白宫主持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的和平协议谈判。

字节跳动的顾问称,他们的提议参考了2018年保险公司Genworth被出售给中国泛海控股集团(Oceanside)时设定的条款,该交易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但分析人士说,这一先例如今可能已不再适用。

总部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副董事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自那以来,地缘政治现实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也今非昔比,如今在具有潜在数据敏感性的领域与中国公司打交道需要慎之又慎。”

鲁比奥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特朗普政府着手应对TikTok带来的危险是必要的,也是对现状的明显改善,但前提是达成使TikTok彻底脱离中国控制的结果。”

据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表示,截至上周五上午,特朗普还在犹豫是批准还是阻止该交易。一位参与跟白宫谈判的人士表示,总统正在寻求通过稀释字节跳动的股权来挽救这笔交易,此举将避免彻底封禁该应用。与此同时,字节跳动的目标是,如果与甲骨文的交易获批,将在约一年内让TikTok在美国上市。

然而,白宫也担心围绕TikTok的纷争带来的政治后果。一名正在与白宫讨论相关条款的人士表示,特朗普担心,封禁该应用可能会促使年轻的民主党选民行动起来,在11月的大选中反对他。

上述人士补充称,另一方面,特朗普还担心,批准一项让字节跳动保留TikTok多数股权的交易,可能会让他显得对中国软弱。

不过,对中国企业而言,TikTok的一连串经历已经树立了令人忧心的先例。李森科表示:“这将对试图在美国扩张的科技公司造成尤其沉重的压力。如果阿里巴巴(Alibaba)或者腾讯(Tencent)曾经有在美国发展支付宝(Alipay)或微信支付(WeChat Pay)的雄心,此事应该会让他们彻底打消这样的念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TikTok交易背后的政治算盘

发布日期:2020-09-22 06:41
7月下旬,特朗普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这引发一轮长达两个月的争论、密谋和游说,上演了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



 |  迈尔斯•克鲁帕 旧金山 , 詹姆斯•丰塔内拉汗 纽约 , 迪米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7月下旬,在从佛罗里达返回白宫的飞机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一款在美国年轻人中非常受欢迎的中国视频应用。

特朗普在“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上告诉记者们的这一决定,让律师和白宫助手们深感意外,他们此前一直在努力敲定一项交易,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卖给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科技巨头微软(Microsoft)。“我们不是一个M&A(并购)国家,”特朗普说,用了一个指企业兼并与收购的词。

特朗普总统的干预引发了一轮长达两个月的激烈争论、密谋和游说,使之成为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而且至今仍未尘埃落定。

科技集团甲骨文(Oracle)上周突然成为了TikTok首选的美国合作伙伴。甲骨文董事长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是硅谷为数不多的公开支持特朗普的高管之一。然而,截至上周五,收购TikTok少数股权的交易仍在等待不情愿的白宫的批准(特朗普上周六称已原则上同意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协议——译者注)。

特朗普政府还加大了赌注,上周五上午宣布将让TikTok从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的应用商店下架,此举可能导致用户在相关协议签署前无法正常体验这款应用。

围绕TikTok的纷争体现了美中两国之间日益加剧的科技竞争——有人将这场冲突形容为一场新冷战——而收集大量个人数据的能力是关键战场之一。这一能力还有可能影响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

在围绕TikTok的这场斗争中,潜在的国家安全风险与个人的政治利益掺杂在一起,分析人士表示,这场斗争又一次证明,特朗普政府为希望在美国开展业务的企业设置的是不稳定的营商环境。

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麦克创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执行主任赛凯特•乔杜里(Saikat Chaudhuri)表示,为了保护经济利益,“我们的一些做法甚至可能比新兴市场的还极端”。“对于一个主要民主国家、一个本应在科技领域引领世界、成为自由市场成功典范的国家而言,这种做法真的是非常极端且不可接受。”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将TikTok被迫出售形容为“受政治和贪婪驱使”。

病毒般传播的吸引力

字节跳动(ByteDance)之所以成为白宫打击的目标,是因为它做到了其他中国公司从未做到的一件事:开发一款广受欢迎且深入美国千家万户的消费应用。

移动数据提供商App Annie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初,平均每周有逾5300万用户在TikTok上发布和观看短视频,令最接近它的美国竞争对手都相形见绌。这款应用尤其受青少年和所谓的“创作者”欢迎,他们发布各种各样视频,内容从疯狂传播的舞蹈动作到心灵鸡汤无所不包。

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交易中对字节跳动的估值高达1400亿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公司的全球业务在未来的潜力。

然而,在特朗普今年7月出手干预之前,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花了近一年时间试图让其美国业务活下去。该公司聘请了美国迪士尼(Disney)前高管凯文•迈耶(Kevin Mayer),让他在一群游说人士的协助下领导TikTok的全球业务。但随着TikTok被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相关协商演变成了一项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计划。

“一鸣一直都明白,有必要在美国争取一个盟友,”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说,他指的是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

一名官员表示,美国国家安全部门至少从2019年初开始就一直在密切关注TikTok,他们相信该公司收集的数据可能被用于间谍活动。特朗普上月警告称,中国可能利用该应用“建立用于敲诈和进行企业间谍活动的个人信息档案”。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地位也有所提高。该委员会是一个跨部门机构,负责评估美国企业涉外交易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为该委员会提供咨询的律师事务所Holland & Knight的合伙人安东尼娅•齐诺瓦(Antonia Tzinova)表示:“他们的立场是,他们确实关心我们是否仍是世界舞台上的头号经济强国。”

去年10月,美国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呼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TikTok进行审查,称该应用对可能激怒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删除,有关TikTok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不断积聚的担忧由此公开化。该委员会对字节跳动2017年收购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展开了调查——那笔收购为TikTok的全球增长铺平了道路。

在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早期讨论中,字节跳动认为自己能够成功地通过谈判找到解决方案。一项获得关注的提议是与微软建立技术合作伙伴关系,由微软保护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安全。

据参与谈判的人士透露,谈判破裂的第一个迹象出现在今年6月份,当时TikTok上的青少年活动者似乎给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集会捣了乱。几周后,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 channel)上说,政府正在考虑封禁TikTok。那时印度在与中国发生边境对峙之后,已经禁止了TikTok。

不久之后,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包括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开始与特朗普官员进行磋商,希望说服官员们接受改变字节跳动投票和组织结构的方案。但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提议未能满足白宫的要求,白宫希望对TikTok的股东结构进行更彻底的改革。

此后,字节跳动开始讨论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Microsoft),这一计划得到了财政部的支持。据参与讨论的人士透露,特朗普在7月份的那个周五宣布他将封禁TikTok时,微软原本对财政部快要批准自己收购TikTok在美国业务感到乐观。

特朗普深夜在“空军一号”上的声明让此前的磋商归零,打乱了他的顾问们的计划。特朗普还呼吁美国财政部为安排这笔交易接受一笔付款,此事前所未有,引起了美国政府内部和外界法律专家的担忧。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就这些计划安抚特朗普,该公司发表声明称,将继续商讨收购TikTok美国业务事宜,同时也为该国提供“适当的经济利益”。

但据了解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在支持封禁TikTok的蓬佩奥和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推动下,特朗普对TikTok的立场那时已经强硬起来了。在一项行政命令中,特朗普要求TikTok在9月20日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否则就会被禁。

皇冠上的宝石:算法

当甲骨文(Oracle)周一宣布自己已赢得TikTok交易时,国家安全分析师很快开始质疑这两家公司所谓的“技术合作”。

对于一些知情人士来说,字节跳动的提议似乎类似在此前它与微软的讨论中被拒绝的一项技术安排。后来,中国政府介入了谈判——使得协议的批准变得更加复杂。8月下旬,中国政府宣布对TikTok使用的那种人工智能算法实施新的出口管制。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因此认为,任何交易都需要将公司利润丰厚的算法存放在中国,并避免出售多数股份。

了解字节跳动投资者想法的人士表示,字节跳动的投资者此前曾鼓励甲骨文参与围绕TikTok的谈判,希望制造竞争。了解字节跳动高管想法的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高管也开始认为微软不够灵活,过于着急收购TikTok的资产,包括美国以外的资产。一位接近微软的人士表示,微软在隐私和安全问题上寸步不让。

甲骨文还受益于与特朗普政府的密切关系,这种关系可以追溯至特朗普胜选。甲骨文首席执行官凯芝(Safra Catz)曾加入特朗普2016年的过渡团队,埃利森今年曾在自己家中为特朗普举办过一场筹款活动。

两名知情人士表示,9月12日(周六),埃利森与特朗普通了电话,他向总统保证甲骨文的提议是对美国国家安全最有利的方案。几天后,曾表示支持以色列工业的凯芝现身白宫,当时特朗普正在白宫主持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的和平协议谈判。

字节跳动的顾问称,他们的提议参考了2018年保险公司Genworth被出售给中国泛海控股集团(Oceanside)时设定的条款,该交易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但分析人士说,这一先例如今可能已不再适用。

总部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副董事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自那以来,地缘政治现实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也今非昔比,如今在具有潜在数据敏感性的领域与中国公司打交道需要慎之又慎。”

鲁比奥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特朗普政府着手应对TikTok带来的危险是必要的,也是对现状的明显改善,但前提是达成使TikTok彻底脱离中国控制的结果。”

据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表示,截至上周五上午,特朗普还在犹豫是批准还是阻止该交易。一位参与跟白宫谈判的人士表示,总统正在寻求通过稀释字节跳动的股权来挽救这笔交易,此举将避免彻底封禁该应用。与此同时,字节跳动的目标是,如果与甲骨文的交易获批,将在约一年内让TikTok在美国上市。

然而,白宫也担心围绕TikTok的纷争带来的政治后果。一名正在与白宫讨论相关条款的人士表示,特朗普担心,封禁该应用可能会促使年轻的民主党选民行动起来,在11月的大选中反对他。

上述人士补充称,另一方面,特朗普还担心,批准一项让字节跳动保留TikTok多数股权的交易,可能会让他显得对中国软弱。

不过,对中国企业而言,TikTok的一连串经历已经树立了令人忧心的先例。李森科表示:“这将对试图在美国扩张的科技公司造成尤其沉重的压力。如果阿里巴巴(Alibaba)或者腾讯(Tencent)曾经有在美国发展支付宝(Alipay)或微信支付(WeChat Pay)的雄心,此事应该会让他们彻底打消这样的念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7月下旬,特朗普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这引发一轮长达两个月的争论、密谋和游说,上演了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



 |  迈尔斯•克鲁帕 旧金山 , 詹姆斯•丰塔内拉汗 纽约 , 迪米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7月下旬,在从佛罗里达返回白宫的飞机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面临一个需要被封禁的新的威胁:TikTok,一款在美国年轻人中非常受欢迎的中国视频应用。

特朗普在“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上告诉记者们的这一决定,让律师和白宫助手们深感意外,他们此前一直在努力敲定一项交易,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卖给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科技巨头微软(Microsoft)。“我们不是一个M&A(并购)国家,”特朗普说,用了一个指企业兼并与收购的词。

特朗普总统的干预引发了一轮长达两个月的激烈争论、密谋和游说,使之成为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场收购战——而且至今仍未尘埃落定。

科技集团甲骨文(Oracle)上周突然成为了TikTok首选的美国合作伙伴。甲骨文董事长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是硅谷为数不多的公开支持特朗普的高管之一。然而,截至上周五,收购TikTok少数股权的交易仍在等待不情愿的白宫的批准(特朗普上周六称已原则上同意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协议——译者注)。

特朗普政府还加大了赌注,上周五上午宣布将让TikTok从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的应用商店下架,此举可能导致用户在相关协议签署前无法正常体验这款应用。

围绕TikTok的纷争体现了美中两国之间日益加剧的科技竞争——有人将这场冲突形容为一场新冷战——而收集大量个人数据的能力是关键战场之一。这一能力还有可能影响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

在围绕TikTok的这场斗争中,潜在的国家安全风险与个人的政治利益掺杂在一起,分析人士表示,这场斗争又一次证明,特朗普政府为希望在美国开展业务的企业设置的是不稳定的营商环境。

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麦克创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执行主任赛凯特•乔杜里(Saikat Chaudhuri)表示,为了保护经济利益,“我们的一些做法甚至可能比新兴市场的还极端”。“对于一个主要民主国家、一个本应在科技领域引领世界、成为自由市场成功典范的国家而言,这种做法真的是非常极端且不可接受。”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将TikTok被迫出售形容为“受政治和贪婪驱使”。

病毒般传播的吸引力

字节跳动(ByteDance)之所以成为白宫打击的目标,是因为它做到了其他中国公司从未做到的一件事:开发一款广受欢迎且深入美国千家万户的消费应用。

移动数据提供商App Annie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初,平均每周有逾5300万用户在TikTok上发布和观看短视频,令最接近它的美国竞争对手都相形见绌。这款应用尤其受青少年和所谓的“创作者”欢迎,他们发布各种各样视频,内容从疯狂传播的舞蹈动作到心灵鸡汤无所不包。

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交易中对字节跳动的估值高达1400亿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公司的全球业务在未来的潜力。

然而,在特朗普今年7月出手干预之前,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花了近一年时间试图让其美国业务活下去。该公司聘请了美国迪士尼(Disney)前高管凯文•迈耶(Kevin Mayer),让他在一群游说人士的协助下领导TikTok的全球业务。但随着TikTok被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相关协商演变成了一项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计划。

“一鸣一直都明白,有必要在美国争取一个盟友,”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说,他指的是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

一名官员表示,美国国家安全部门至少从2019年初开始就一直在密切关注TikTok,他们相信该公司收集的数据可能被用于间谍活动。特朗普上月警告称,中国可能利用该应用“建立用于敲诈和进行企业间谍活动的个人信息档案”。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地位也有所提高。该委员会是一个跨部门机构,负责评估美国企业涉外交易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为该委员会提供咨询的律师事务所Holland & Knight的合伙人安东尼娅•齐诺瓦(Antonia Tzinova)表示:“他们的立场是,他们确实关心我们是否仍是世界舞台上的头号经济强国。”

去年10月,美国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呼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TikTok进行审查,称该应用对可能激怒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删除,有关TikTok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不断积聚的担忧由此公开化。该委员会对字节跳动2017年收购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展开了调查——那笔收购为TikTok的全球增长铺平了道路。

在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早期讨论中,字节跳动认为自己能够成功地通过谈判找到解决方案。一项获得关注的提议是与微软建立技术合作伙伴关系,由微软保护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安全。

据参与谈判的人士透露,谈判破裂的第一个迹象出现在今年6月份,当时TikTok上的青少年活动者似乎给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集会捣了乱。几周后,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 channel)上说,政府正在考虑封禁TikTok。那时印度在与中国发生边境对峙之后,已经禁止了TikTok。

不久之后,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包括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开始与特朗普官员进行磋商,希望说服官员们接受改变字节跳动投票和组织结构的方案。但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提议未能满足白宫的要求,白宫希望对TikTok的股东结构进行更彻底的改革。

此后,字节跳动开始讨论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Microsoft),这一计划得到了财政部的支持。据参与讨论的人士透露,特朗普在7月份的那个周五宣布他将封禁TikTok时,微软原本对财政部快要批准自己收购TikTok在美国业务感到乐观。

特朗普深夜在“空军一号”上的声明让此前的磋商归零,打乱了他的顾问们的计划。特朗普还呼吁美国财政部为安排这笔交易接受一笔付款,此事前所未有,引起了美国政府内部和外界法律专家的担忧。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就这些计划安抚特朗普,该公司发表声明称,将继续商讨收购TikTok美国业务事宜,同时也为该国提供“适当的经济利益”。

但据了解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在支持封禁TikTok的蓬佩奥和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推动下,特朗普对TikTok的立场那时已经强硬起来了。在一项行政命令中,特朗普要求TikTok在9月20日前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否则就会被禁。

皇冠上的宝石:算法

当甲骨文(Oracle)周一宣布自己已赢得TikTok交易时,国家安全分析师很快开始质疑这两家公司所谓的“技术合作”。

对于一些知情人士来说,字节跳动的提议似乎类似在此前它与微软的讨论中被拒绝的一项技术安排。后来,中国政府介入了谈判——使得协议的批准变得更加复杂。8月下旬,中国政府宣布对TikTok使用的那种人工智能算法实施新的出口管制。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因此认为,任何交易都需要将公司利润丰厚的算法存放在中国,并避免出售多数股份。

了解字节跳动投资者想法的人士表示,字节跳动的投资者此前曾鼓励甲骨文参与围绕TikTok的谈判,希望制造竞争。了解字节跳动高管想法的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高管也开始认为微软不够灵活,过于着急收购TikTok的资产,包括美国以外的资产。一位接近微软的人士表示,微软在隐私和安全问题上寸步不让。

甲骨文还受益于与特朗普政府的密切关系,这种关系可以追溯至特朗普胜选。甲骨文首席执行官凯芝(Safra Catz)曾加入特朗普2016年的过渡团队,埃利森今年曾在自己家中为特朗普举办过一场筹款活动。

两名知情人士表示,9月12日(周六),埃利森与特朗普通了电话,他向总统保证甲骨文的提议是对美国国家安全最有利的方案。几天后,曾表示支持以色列工业的凯芝现身白宫,当时特朗普正在白宫主持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的和平协议谈判。

字节跳动的顾问称,他们的提议参考了2018年保险公司Genworth被出售给中国泛海控股集团(Oceanside)时设定的条款,该交易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但分析人士说,这一先例如今可能已不再适用。

总部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副董事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自那以来,地缘政治现实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也今非昔比,如今在具有潜在数据敏感性的领域与中国公司打交道需要慎之又慎。”

鲁比奥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特朗普政府着手应对TikTok带来的危险是必要的,也是对现状的明显改善,但前提是达成使TikTok彻底脱离中国控制的结果。”

据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表示,截至上周五上午,特朗普还在犹豫是批准还是阻止该交易。一位参与跟白宫谈判的人士表示,总统正在寻求通过稀释字节跳动的股权来挽救这笔交易,此举将避免彻底封禁该应用。与此同时,字节跳动的目标是,如果与甲骨文的交易获批,将在约一年内让TikTok在美国上市。

然而,白宫也担心围绕TikTok的纷争带来的政治后果。一名正在与白宫讨论相关条款的人士表示,特朗普担心,封禁该应用可能会促使年轻的民主党选民行动起来,在11月的大选中反对他。

上述人士补充称,另一方面,特朗普还担心,批准一项让字节跳动保留TikTok多数股权的交易,可能会让他显得对中国软弱。

不过,对中国企业而言,TikTok的一连串经历已经树立了令人忧心的先例。李森科表示:“这将对试图在美国扩张的科技公司造成尤其沉重的压力。如果阿里巴巴(Alibaba)或者腾讯(Tencent)曾经有在美国发展支付宝(Alipay)或微信支付(WeChat Pay)的雄心,此事应该会让他们彻底打消这样的念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