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三年前曾积极推广刷脸支付,但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


9月早些时候,上海的一家商店内,一名女子正在使用支付宝的人脸识别设备进行支付。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颠覆了中国支付行业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现在知道了,要把人们和他们的手机分开是多么困难。

三年前,这家由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金融科技巨头开始实施一项雄心勃勃且耗资巨大的计划,在零售商处安装人脸识别设备,不用手机,只需对着摄像头微笑就能完成支付。2019年4月,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Alipay)网络称,将斥资最多人民币30亿元(约合4.39亿美元),通过商户补贴和购物者返现来促进这类机器的使用。竞争对手微信支付(WeChat Pay)也一直在该领域扩展;微信支付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运营。


分析师表示,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因为一些消费者发现注册过程繁琐,并担心自己的头像和信息会被如何使用。这表明,即使是一家拥有庞大用户群体的大型金融科技创新公司也会面临隐私方面的担忧,且难以改变用户习惯。

许多支付宝用户已经习惯了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进行支付,与信用卡和现金相比,他们更喜欢这种手机支付的形式。虽然面部识别并不会取代二维码,但蚂蚁集团希望这一支付方式会鼓励人们更多地在餐厅、便利店和超市消费。

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副研究主管Yanxia Lu称:“也许面部识别作为一种支付工具会节省一些时间,但二维码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已经足够方便了。”此外,新冠大流行迫使许多商店关闭,并导致更多的人戴口罩,这也阻碍了这项技术的广泛应用。

总部位于杭州的蚂蚁集团是全球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该公司准备今年秋季在香港和上海进行重磅首次公开募股交易。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10亿,并服务于超过8,000万商户。在截至6月的12个月,该公司处理了人民币118万亿元(约17.4万亿美元)的支付交易。


支付宝及其竞争对手在人们使用其支付网络时向商家收取小额交易费。整体交易量仍在增长,但近年来有所放缓。中国的许多零售商都会同时展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标志,让顾客进行选择。

人脸识别设备在中国各地的城市里都很常见。人们在进入居民区和写字楼之前,为了验证身份经常要进行面部扫描。一些公共厕所甚至要求人们刷脸来取用卫生纸。

2017年年中,支付宝在杭州一家名为KPRO的肯德基(KFC)新概念店试用了“微笑支付”的人脸识别支付系统;这家概念店出售沙拉和三明治。百胜中国控股有限公司(Yum China Holdings, YUMC)表示,这是人脸识别支付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商业应用。百胜中国控股经营中国各地的肯德基和必胜客(Pizza Huts)。

2018年12月,蚂蚁集团开始向零售商投放名为蜻蜓(Dragonfly)的人脸识别机器,大小与第一代iPad大致相当。去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更紧凑的第二代机型。微信支付紧随其后,推出了一款名为青蛙(Frog)的类似机器。

这些设备的单价在人民币1,699-1,999元之间。两家公司还推出了补贴计划,帮助零售商承担部分成本。微信7月份曾表示,其设备的使用量正在增长,约有16%-20%的青蛙设备用户使用刷脸支付。

为了鼓励消费者使用这些设备,支付宝还进行了一些改进,包括一项美颜功能,让用户的面部影像看上去眼睛更大,皮肤更白。该公司表示,基本算法是在不使用这些滤镜的情况下验证人脸的。

据支付宝用户称,绑定过程一直是个绊脚石。使用者需要打开支付宝应用激活刷脸支付功能,在零售商的设备前拍下头像,然后输入手机号或手机收到的实时验证码来验证身份。人们有时不得不在其他零售商处重复这个过程,才能在多个场所使用刷脸功能。


现年30岁、住在上海的金融专业人士William Wang说,他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旗下连锁超市盒马(Freshippo)购买食杂品时会刷脸,因为可以节省时间。但他在其他商店主要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付款,部分原因是在很多地方刷脸会让他感到不舒服。他担心个人数据被自己不太熟悉的公司泄露。

去年10月一项对中国境内6,000多人进行的调查发现,近80%的受访者担心因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而导致个人信息泄露。据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Nandu Personal Information Protection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还有57%的受访者担心被追踪。约41%的受访者愿意刷脸付款,另有39%的人表示不愿意。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一家名为Kneron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表示,能够使用3D面具欺骗世界各地的各种人脸识别系统,包括接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平台的机器。该公司把自己的相关做法描述为一次测试。

蚂蚁集团和腾讯的代表表示,保护个人数据和隐私是当务之急。蚂蚁集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其“微笑支付”系统的用户必须经过两步认证过程才能激活该服务,然后需要在实体缴费终端验证密码。说到Kneron的测试时他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实验室环境下代价高昂且耗时长的高度受控测试可在现实生活中复制。

Li Yufeng是上海超市连锁店BK24的收银员。她表示,每10个顾客中,约有两名通过刷脸支付,有些人花的时间比较长,因为他们要调整姿势,让机器正确进行人脸扫描。

Li说,她认为使用二维码的效率要高得多,并表示在她看来刷脸支付的唯一好处就是有时顾客会忘带手机,或者不方便拿手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刷脸支付为何在中国流行不起来?

发布日期:2020-09-21 15:07
蚂蚁集团三年前曾积极推广刷脸支付,但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


9月早些时候,上海的一家商店内,一名女子正在使用支付宝的人脸识别设备进行支付。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颠覆了中国支付行业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现在知道了,要把人们和他们的手机分开是多么困难。

三年前,这家由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金融科技巨头开始实施一项雄心勃勃且耗资巨大的计划,在零售商处安装人脸识别设备,不用手机,只需对着摄像头微笑就能完成支付。2019年4月,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Alipay)网络称,将斥资最多人民币30亿元(约合4.39亿美元),通过商户补贴和购物者返现来促进这类机器的使用。竞争对手微信支付(WeChat Pay)也一直在该领域扩展;微信支付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运营。


分析师表示,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因为一些消费者发现注册过程繁琐,并担心自己的头像和信息会被如何使用。这表明,即使是一家拥有庞大用户群体的大型金融科技创新公司也会面临隐私方面的担忧,且难以改变用户习惯。

许多支付宝用户已经习惯了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进行支付,与信用卡和现金相比,他们更喜欢这种手机支付的形式。虽然面部识别并不会取代二维码,但蚂蚁集团希望这一支付方式会鼓励人们更多地在餐厅、便利店和超市消费。

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副研究主管Yanxia Lu称:“也许面部识别作为一种支付工具会节省一些时间,但二维码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已经足够方便了。”此外,新冠大流行迫使许多商店关闭,并导致更多的人戴口罩,这也阻碍了这项技术的广泛应用。

总部位于杭州的蚂蚁集团是全球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该公司准备今年秋季在香港和上海进行重磅首次公开募股交易。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10亿,并服务于超过8,000万商户。在截至6月的12个月,该公司处理了人民币118万亿元(约17.4万亿美元)的支付交易。


支付宝及其竞争对手在人们使用其支付网络时向商家收取小额交易费。整体交易量仍在增长,但近年来有所放缓。中国的许多零售商都会同时展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标志,让顾客进行选择。

人脸识别设备在中国各地的城市里都很常见。人们在进入居民区和写字楼之前,为了验证身份经常要进行面部扫描。一些公共厕所甚至要求人们刷脸来取用卫生纸。

2017年年中,支付宝在杭州一家名为KPRO的肯德基(KFC)新概念店试用了“微笑支付”的人脸识别支付系统;这家概念店出售沙拉和三明治。百胜中国控股有限公司(Yum China Holdings, YUMC)表示,这是人脸识别支付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商业应用。百胜中国控股经营中国各地的肯德基和必胜客(Pizza Huts)。

2018年12月,蚂蚁集团开始向零售商投放名为蜻蜓(Dragonfly)的人脸识别机器,大小与第一代iPad大致相当。去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更紧凑的第二代机型。微信支付紧随其后,推出了一款名为青蛙(Frog)的类似机器。

这些设备的单价在人民币1,699-1,999元之间。两家公司还推出了补贴计划,帮助零售商承担部分成本。微信7月份曾表示,其设备的使用量正在增长,约有16%-20%的青蛙设备用户使用刷脸支付。

为了鼓励消费者使用这些设备,支付宝还进行了一些改进,包括一项美颜功能,让用户的面部影像看上去眼睛更大,皮肤更白。该公司表示,基本算法是在不使用这些滤镜的情况下验证人脸的。

据支付宝用户称,绑定过程一直是个绊脚石。使用者需要打开支付宝应用激活刷脸支付功能,在零售商的设备前拍下头像,然后输入手机号或手机收到的实时验证码来验证身份。人们有时不得不在其他零售商处重复这个过程,才能在多个场所使用刷脸功能。


现年30岁、住在上海的金融专业人士William Wang说,他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旗下连锁超市盒马(Freshippo)购买食杂品时会刷脸,因为可以节省时间。但他在其他商店主要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付款,部分原因是在很多地方刷脸会让他感到不舒服。他担心个人数据被自己不太熟悉的公司泄露。

去年10月一项对中国境内6,000多人进行的调查发现,近80%的受访者担心因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而导致个人信息泄露。据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Nandu Personal Information Protection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还有57%的受访者担心被追踪。约41%的受访者愿意刷脸付款,另有39%的人表示不愿意。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一家名为Kneron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表示,能够使用3D面具欺骗世界各地的各种人脸识别系统,包括接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平台的机器。该公司把自己的相关做法描述为一次测试。

蚂蚁集团和腾讯的代表表示,保护个人数据和隐私是当务之急。蚂蚁集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其“微笑支付”系统的用户必须经过两步认证过程才能激活该服务,然后需要在实体缴费终端验证密码。说到Kneron的测试时他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实验室环境下代价高昂且耗时长的高度受控测试可在现实生活中复制。

Li Yufeng是上海超市连锁店BK24的收银员。她表示,每10个顾客中,约有两名通过刷脸支付,有些人花的时间比较长,因为他们要调整姿势,让机器正确进行人脸扫描。

Li说,她认为使用二维码的效率要高得多,并表示在她看来刷脸支付的唯一好处就是有时顾客会忘带手机,或者不方便拿手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蚂蚁集团三年前曾积极推广刷脸支付,但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


9月早些时候,上海的一家商店内,一名女子正在使用支付宝的人脸识别设备进行支付。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颠覆了中国支付行业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现在知道了,要把人们和他们的手机分开是多么困难。

三年前,这家由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金融科技巨头开始实施一项雄心勃勃且耗资巨大的计划,在零售商处安装人脸识别设备,不用手机,只需对着摄像头微笑就能完成支付。2019年4月,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Alipay)网络称,将斥资最多人民币30亿元(约合4.39亿美元),通过商户补贴和购物者返现来促进这类机器的使用。竞争对手微信支付(WeChat Pay)也一直在该领域扩展;微信支付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运营。


分析师表示,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因为一些消费者发现注册过程繁琐,并担心自己的头像和信息会被如何使用。这表明,即使是一家拥有庞大用户群体的大型金融科技创新公司也会面临隐私方面的担忧,且难以改变用户习惯。

许多支付宝用户已经习惯了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进行支付,与信用卡和现金相比,他们更喜欢这种手机支付的形式。虽然面部识别并不会取代二维码,但蚂蚁集团希望这一支付方式会鼓励人们更多地在餐厅、便利店和超市消费。

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副研究主管Yanxia Lu称:“也许面部识别作为一种支付工具会节省一些时间,但二维码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已经足够方便了。”此外,新冠大流行迫使许多商店关闭,并导致更多的人戴口罩,这也阻碍了这项技术的广泛应用。

总部位于杭州的蚂蚁集团是全球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该公司准备今年秋季在香港和上海进行重磅首次公开募股交易。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10亿,并服务于超过8,000万商户。在截至6月的12个月,该公司处理了人民币118万亿元(约17.4万亿美元)的支付交易。


支付宝及其竞争对手在人们使用其支付网络时向商家收取小额交易费。整体交易量仍在增长,但近年来有所放缓。中国的许多零售商都会同时展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标志,让顾客进行选择。

人脸识别设备在中国各地的城市里都很常见。人们在进入居民区和写字楼之前,为了验证身份经常要进行面部扫描。一些公共厕所甚至要求人们刷脸来取用卫生纸。

2017年年中,支付宝在杭州一家名为KPRO的肯德基(KFC)新概念店试用了“微笑支付”的人脸识别支付系统;这家概念店出售沙拉和三明治。百胜中国控股有限公司(Yum China Holdings, YUMC)表示,这是人脸识别支付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商业应用。百胜中国控股经营中国各地的肯德基和必胜客(Pizza Huts)。

2018年12月,蚂蚁集团开始向零售商投放名为蜻蜓(Dragonfly)的人脸识别机器,大小与第一代iPad大致相当。去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更紧凑的第二代机型。微信支付紧随其后,推出了一款名为青蛙(Frog)的类似机器。

这些设备的单价在人民币1,699-1,999元之间。两家公司还推出了补贴计划,帮助零售商承担部分成本。微信7月份曾表示,其设备的使用量正在增长,约有16%-20%的青蛙设备用户使用刷脸支付。

为了鼓励消费者使用这些设备,支付宝还进行了一些改进,包括一项美颜功能,让用户的面部影像看上去眼睛更大,皮肤更白。该公司表示,基本算法是在不使用这些滤镜的情况下验证人脸的。

据支付宝用户称,绑定过程一直是个绊脚石。使用者需要打开支付宝应用激活刷脸支付功能,在零售商的设备前拍下头像,然后输入手机号或手机收到的实时验证码来验证身份。人们有时不得不在其他零售商处重复这个过程,才能在多个场所使用刷脸功能。


现年30岁、住在上海的金融专业人士William Wang说,他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旗下连锁超市盒马(Freshippo)购买食杂品时会刷脸,因为可以节省时间。但他在其他商店主要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付款,部分原因是在很多地方刷脸会让他感到不舒服。他担心个人数据被自己不太熟悉的公司泄露。

去年10月一项对中国境内6,000多人进行的调查发现,近80%的受访者担心因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而导致个人信息泄露。据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Nandu Personal Information Protection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还有57%的受访者担心被追踪。约41%的受访者愿意刷脸付款,另有39%的人表示不愿意。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一家名为Kneron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表示,能够使用3D面具欺骗世界各地的各种人脸识别系统,包括接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平台的机器。该公司把自己的相关做法描述为一次测试。

蚂蚁集团和腾讯的代表表示,保护个人数据和隐私是当务之急。蚂蚁集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其“微笑支付”系统的用户必须经过两步认证过程才能激活该服务,然后需要在实体缴费终端验证密码。说到Kneron的测试时他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实验室环境下代价高昂且耗时长的高度受控测试可在现实生活中复制。

Li Yufeng是上海超市连锁店BK24的收银员。她表示,每10个顾客中,约有两名通过刷脸支付,有些人花的时间比较长,因为他们要调整姿势,让机器正确进行人脸扫描。

Li说,她认为使用二维码的效率要高得多,并表示在她看来刷脸支付的唯一好处就是有时顾客会忘带手机,或者不方便拿手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刷脸支付为何在中国流行不起来?

发布日期:2020-09-21 15:07
蚂蚁集团三年前曾积极推广刷脸支付,但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


9月早些时候,上海的一家商店内,一名女子正在使用支付宝的人脸识别设备进行支付。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颠覆了中国支付行业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现在知道了,要把人们和他们的手机分开是多么困难。

三年前,这家由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金融科技巨头开始实施一项雄心勃勃且耗资巨大的计划,在零售商处安装人脸识别设备,不用手机,只需对着摄像头微笑就能完成支付。2019年4月,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Alipay)网络称,将斥资最多人民币30亿元(约合4.39亿美元),通过商户补贴和购物者返现来促进这类机器的使用。竞争对手微信支付(WeChat Pay)也一直在该领域扩展;微信支付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运营。


分析师表示,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因为一些消费者发现注册过程繁琐,并担心自己的头像和信息会被如何使用。这表明,即使是一家拥有庞大用户群体的大型金融科技创新公司也会面临隐私方面的担忧,且难以改变用户习惯。

许多支付宝用户已经习惯了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进行支付,与信用卡和现金相比,他们更喜欢这种手机支付的形式。虽然面部识别并不会取代二维码,但蚂蚁集团希望这一支付方式会鼓励人们更多地在餐厅、便利店和超市消费。

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副研究主管Yanxia Lu称:“也许面部识别作为一种支付工具会节省一些时间,但二维码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已经足够方便了。”此外,新冠大流行迫使许多商店关闭,并导致更多的人戴口罩,这也阻碍了这项技术的广泛应用。

总部位于杭州的蚂蚁集团是全球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该公司准备今年秋季在香港和上海进行重磅首次公开募股交易。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10亿,并服务于超过8,000万商户。在截至6月的12个月,该公司处理了人民币118万亿元(约17.4万亿美元)的支付交易。


支付宝及其竞争对手在人们使用其支付网络时向商家收取小额交易费。整体交易量仍在增长,但近年来有所放缓。中国的许多零售商都会同时展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标志,让顾客进行选择。

人脸识别设备在中国各地的城市里都很常见。人们在进入居民区和写字楼之前,为了验证身份经常要进行面部扫描。一些公共厕所甚至要求人们刷脸来取用卫生纸。

2017年年中,支付宝在杭州一家名为KPRO的肯德基(KFC)新概念店试用了“微笑支付”的人脸识别支付系统;这家概念店出售沙拉和三明治。百胜中国控股有限公司(Yum China Holdings, YUMC)表示,这是人脸识别支付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商业应用。百胜中国控股经营中国各地的肯德基和必胜客(Pizza Huts)。

2018年12月,蚂蚁集团开始向零售商投放名为蜻蜓(Dragonfly)的人脸识别机器,大小与第一代iPad大致相当。去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更紧凑的第二代机型。微信支付紧随其后,推出了一款名为青蛙(Frog)的类似机器。

这些设备的单价在人民币1,699-1,999元之间。两家公司还推出了补贴计划,帮助零售商承担部分成本。微信7月份曾表示,其设备的使用量正在增长,约有16%-20%的青蛙设备用户使用刷脸支付。

为了鼓励消费者使用这些设备,支付宝还进行了一些改进,包括一项美颜功能,让用户的面部影像看上去眼睛更大,皮肤更白。该公司表示,基本算法是在不使用这些滤镜的情况下验证人脸的。

据支付宝用户称,绑定过程一直是个绊脚石。使用者需要打开支付宝应用激活刷脸支付功能,在零售商的设备前拍下头像,然后输入手机号或手机收到的实时验证码来验证身份。人们有时不得不在其他零售商处重复这个过程,才能在多个场所使用刷脸功能。


现年30岁、住在上海的金融专业人士William Wang说,他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旗下连锁超市盒马(Freshippo)购买食杂品时会刷脸,因为可以节省时间。但他在其他商店主要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付款,部分原因是在很多地方刷脸会让他感到不舒服。他担心个人数据被自己不太熟悉的公司泄露。

去年10月一项对中国境内6,000多人进行的调查发现,近80%的受访者担心因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而导致个人信息泄露。据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Nandu Personal Information Protection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还有57%的受访者担心被追踪。约41%的受访者愿意刷脸付款,另有39%的人表示不愿意。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一家名为Kneron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表示,能够使用3D面具欺骗世界各地的各种人脸识别系统,包括接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平台的机器。该公司把自己的相关做法描述为一次测试。

蚂蚁集团和腾讯的代表表示,保护个人数据和隐私是当务之急。蚂蚁集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其“微笑支付”系统的用户必须经过两步认证过程才能激活该服务,然后需要在实体缴费终端验证密码。说到Kneron的测试时他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实验室环境下代价高昂且耗时长的高度受控测试可在现实生活中复制。

Li Yufeng是上海超市连锁店BK24的收银员。她表示,每10个顾客中,约有两名通过刷脸支付,有些人花的时间比较长,因为他们要调整姿势,让机器正确进行人脸扫描。

Li说,她认为使用二维码的效率要高得多,并表示在她看来刷脸支付的唯一好处就是有时顾客会忘带手机,或者不方便拿手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蚂蚁集团三年前曾积极推广刷脸支付,但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


9月早些时候,上海的一家商店内,一名女子正在使用支付宝的人脸识别设备进行支付。

 | Stella Yifan Xie

OR--商业新媒体 】颠覆了中国支付行业的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现在知道了,要把人们和他们的手机分开是多么困难。

三年前,这家由亿万富豪马云控制的金融科技巨头开始实施一项雄心勃勃且耗资巨大的计划,在零售商处安装人脸识别设备,不用手机,只需对着摄像头微笑就能完成支付。2019年4月,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Alipay)网络称,将斥资最多人民币30亿元(约合4.39亿美元),通过商户补贴和购物者返现来促进这类机器的使用。竞争对手微信支付(WeChat Pay)也一直在该领域扩展;微信支付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运营。


分析师表示,这种支付技术基本上没能流行起来,因为一些消费者发现注册过程繁琐,并担心自己的头像和信息会被如何使用。这表明,即使是一家拥有庞大用户群体的大型金融科技创新公司也会面临隐私方面的担忧,且难以改变用户习惯。

许多支付宝用户已经习惯了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进行支付,与信用卡和现金相比,他们更喜欢这种手机支付的形式。虽然面部识别并不会取代二维码,但蚂蚁集团希望这一支付方式会鼓励人们更多地在餐厅、便利店和超市消费。

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副研究主管Yanxia Lu称:“也许面部识别作为一种支付工具会节省一些时间,但二维码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已经足够方便了。”此外,新冠大流行迫使许多商店关闭,并导致更多的人戴口罩,这也阻碍了这项技术的广泛应用。

总部位于杭州的蚂蚁集团是全球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该公司准备今年秋季在香港和上海进行重磅首次公开募股交易。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10亿,并服务于超过8,000万商户。在截至6月的12个月,该公司处理了人民币118万亿元(约17.4万亿美元)的支付交易。


支付宝及其竞争对手在人们使用其支付网络时向商家收取小额交易费。整体交易量仍在增长,但近年来有所放缓。中国的许多零售商都会同时展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标志,让顾客进行选择。

人脸识别设备在中国各地的城市里都很常见。人们在进入居民区和写字楼之前,为了验证身份经常要进行面部扫描。一些公共厕所甚至要求人们刷脸来取用卫生纸。

2017年年中,支付宝在杭州一家名为KPRO的肯德基(KFC)新概念店试用了“微笑支付”的人脸识别支付系统;这家概念店出售沙拉和三明治。百胜中国控股有限公司(Yum China Holdings, YUMC)表示,这是人脸识别支付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商业应用。百胜中国控股经营中国各地的肯德基和必胜客(Pizza Huts)。

2018年12月,蚂蚁集团开始向零售商投放名为蜻蜓(Dragonfly)的人脸识别机器,大小与第一代iPad大致相当。去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更紧凑的第二代机型。微信支付紧随其后,推出了一款名为青蛙(Frog)的类似机器。

这些设备的单价在人民币1,699-1,999元之间。两家公司还推出了补贴计划,帮助零售商承担部分成本。微信7月份曾表示,其设备的使用量正在增长,约有16%-20%的青蛙设备用户使用刷脸支付。

为了鼓励消费者使用这些设备,支付宝还进行了一些改进,包括一项美颜功能,让用户的面部影像看上去眼睛更大,皮肤更白。该公司表示,基本算法是在不使用这些滤镜的情况下验证人脸的。

据支付宝用户称,绑定过程一直是个绊脚石。使用者需要打开支付宝应用激活刷脸支付功能,在零售商的设备前拍下头像,然后输入手机号或手机收到的实时验证码来验证身份。人们有时不得不在其他零售商处重复这个过程,才能在多个场所使用刷脸功能。


现年30岁、住在上海的金融专业人士William Wang说,他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旗下连锁超市盒马(Freshippo)购买食杂品时会刷脸,因为可以节省时间。但他在其他商店主要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付款,部分原因是在很多地方刷脸会让他感到不舒服。他担心个人数据被自己不太熟悉的公司泄露。

去年10月一项对中国境内6,000多人进行的调查发现,近80%的受访者担心因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而导致个人信息泄露。据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Nandu Personal Information Protection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还有57%的受访者担心被追踪。约41%的受访者愿意刷脸付款,另有39%的人表示不愿意。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一家名为Kneron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表示,能够使用3D面具欺骗世界各地的各种人脸识别系统,包括接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平台的机器。该公司把自己的相关做法描述为一次测试。

蚂蚁集团和腾讯的代表表示,保护个人数据和隐私是当务之急。蚂蚁集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其“微笑支付”系统的用户必须经过两步认证过程才能激活该服务,然后需要在实体缴费终端验证密码。说到Kneron的测试时他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实验室环境下代价高昂且耗时长的高度受控测试可在现实生活中复制。

Li Yufeng是上海超市连锁店BK24的收银员。她表示,每10个顾客中,约有两名通过刷脸支付,有些人花的时间比较长,因为他们要调整姿势,让机器正确进行人脸扫描。

Li说,她认为使用二维码的效率要高得多,并表示在她看来刷脸支付的唯一好处就是有时顾客会忘带手机,或者不方便拿手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