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办公室政治

发布日期:2020-09-21 07:06
有关办公场所的未来的争执才刚开了个头。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提到办公室,大多数人会联想到例行公事和循规蹈矩,但它正在迅速变成经济不确定性和激烈争议的一个源头。世界各地的工人、老板、 房东和政府正试图搞清楚办公室到底是不是过时了,它们得出的结论大相径庭。约84%的法国上班族已经回到了公司办公桌前,而在英国 只有不到4。%。推特的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表示其员工可以“永远”在家工作,但奈飞(Netflix)的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认为居家办公是“纯粹负面的”。企业举棋不定之时,价值3。万亿美元的全球商业地产市场被经济进一步衰退的忧虑笼罩。而尽管 有些上班族盲目乐观地憧憬着一个再也不用通勤和吃快餐的未来,另一些则怀疑这会影响晋升、薪资和工作稳定。 

这种分歧是某些不确定性的反映:保持社交距离有多大效果?还要多久,新冠疫苗才能广泛供应?但不止于此。疫情促使人们大规模采用 各种可能改变白领工作方式的技术,与此同时也揭示出有多少办公室的运作仿佛20世纪的文物。因此,这场疫情将推动一场早就该发生的 科技和社会实验,在这个阶段既不会一切如常,也不会是对办公室的致命打击。这一时期充满机遇,但也带来了威胁,尤其是对企业文 化。政府不应抗拒变革,而是要改进过时的劳动法规,并开始重新构想城市中心。

两百年前,蒸汽动力把工人带进工厂,他们在那里使用新型机器从事生产。随着19世纪后期大型企业的出现,又需要员工来管理企业。他 们召开规划会议,传阅备忘录、单据及其他文件来记录自己的工作。所有这些都需要员工紧密聚集在一起,这就形成了一种模式:人们开 车或乘火车通勤,去往集中式的办公室会合。 

这套体系一直存在明显的缺点,其中一些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发严重。大多数人都讨厌通勤费事又费钱,普通美国雇员一周要耗费四个多 小时在通勤上。有些人不喜欢喧闹而拘谨的办公室环境,或者在办公室受到歧视。上班族难以照顾小孩,随着双职工家庭的增多,这个问 题愈加突显。 

你也许觉得,到了这会儿新技术应该已经撼动了这种令人不满的现状。毕竟,PDF电子文档在1991年就已面世,带宽成本在本世纪头十年大 幅下降,提供支撑远程办公技术的公司Zoom和Slack都已经有近十年的历史。然而,出于惯性,办公室领域一直没有发生真正的颠覆。例 如,疫情爆发前,灵活办公空间公司(包括陷入困境的WeWork)的全球市场份额还不到5%。大多数企业都不愿先于客户全面改用远程办 公技术,也不愿意冲销房产和租约这类沉没成本。

疫情颠覆了这一切。疫情前只有3%的美国人经常性地在家办公,现在有大批人都已尝试这样做。就连施乐(Xerox)也让自己的许多员工 在家办公,这家公司生产的同名打印机吐出无人阅读的文件。随着越来越多人采用远程办公技术,强大的网络效应出现了,每一个新客户 都让相关服务变得更有用。微软的Teams、Zoom、谷歌的Meet和思科的Webex的总用户数远超三亿。远程办公的官僚程序障碍已被扫除。 民事法庭已在远程运作。公证处在线上办理业务,一些银行已不再要求新开户时本人到网点确认身份。

等有了疫苗后,这些变化有多少能保持下来?那些疫情已得到控制的国家最具参考意义。在那些地方正在实行“选择性坐班”,也就是还去办 公室,但不是天天去。例如,据摩根士丹利的调查,德国现在有74%的白领会去办公室,但其中只有一半人是一周五天都去。具体的比例 因行业和城市而不同。在通勤方便的地方会有更多人去办公室,而在通勤距离远、费用高的大城市可能少一些。 

公司将不得不去适应这种零散的出勤模式,办公室会变成一个中心,而非第二个家。这样下去,企业会逐渐面临社会资本被侵蚀、创造力 流失、层级僵化和团队精神淡化的风险,这也是哈斯廷斯所担心的。解决办法是开展更有针对性的员工互动,让团队在特定时间聚会,增 进情谊并交流信息。把在线互动“游戏化”以促进自发交流的新技术最终可能会取代Zoom那种僵硬死板的模式。企业在重置自身文化的同时 也需要调整资产配置:精明的投资者预计大城市的办公空间存量将减少至少10%0由于企业办公楼租约一般至少为五年一签,这还需要时 间来实现。 

市中心的咖啡馆纷纷倒闭,纽约地铁系统面临16。亿美元的预算缺口。为减少这类经济损失,政府难免会希望一切照旧。英国政府已在试图 劝说企业员工回办公室工作。但相比排斥和抵制技术变革,为这种变革的后果做好准备要明智得多。其中有两大要点。 

首先,劳动法规的一大块需要修订以跟上时代。零工经济已经显现出法规的过时。现在,新的有关劳动者权利和责任的棘手问题也逼近 了:公司可以监控远程办公的员工以评估其生产率吗?如果员工在家中受伤,谁该被问责?任何认为白领享受到了额外优待的感知都会在 其余劳动者中酝酿不满。 

第二个重点是城市中心。一个世纪以来,城市的中心地带被大厦林立的办公区域占据,这些大楼里充斥着转椅和成吨逐渐泛黄的纸张。现 在,需要系统性地改革复杂的城市规划法则,以重新开发建筑物和区域用于新用途,包括用作公寓和娱乐场所。假如这个月你重新走进办 公室,那就坐下来,登录你的电脑吧一一但也别太习惯这一切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有关办公场所的未来的争执才刚开了个头。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提到办公室,大多数人会联想到例行公事和循规蹈矩,但它正在迅速变成经济不确定性和激烈争议的一个源头。世界各地的工人、老板、 房东和政府正试图搞清楚办公室到底是不是过时了,它们得出的结论大相径庭。约84%的法国上班族已经回到了公司办公桌前,而在英国 只有不到4。%。推特的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表示其员工可以“永远”在家工作,但奈飞(Netflix)的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认为居家办公是“纯粹负面的”。企业举棋不定之时,价值3。万亿美元的全球商业地产市场被经济进一步衰退的忧虑笼罩。而尽管 有些上班族盲目乐观地憧憬着一个再也不用通勤和吃快餐的未来,另一些则怀疑这会影响晋升、薪资和工作稳定。 

这种分歧是某些不确定性的反映:保持社交距离有多大效果?还要多久,新冠疫苗才能广泛供应?但不止于此。疫情促使人们大规模采用 各种可能改变白领工作方式的技术,与此同时也揭示出有多少办公室的运作仿佛20世纪的文物。因此,这场疫情将推动一场早就该发生的 科技和社会实验,在这个阶段既不会一切如常,也不会是对办公室的致命打击。这一时期充满机遇,但也带来了威胁,尤其是对企业文 化。政府不应抗拒变革,而是要改进过时的劳动法规,并开始重新构想城市中心。

两百年前,蒸汽动力把工人带进工厂,他们在那里使用新型机器从事生产。随着19世纪后期大型企业的出现,又需要员工来管理企业。他 们召开规划会议,传阅备忘录、单据及其他文件来记录自己的工作。所有这些都需要员工紧密聚集在一起,这就形成了一种模式:人们开 车或乘火车通勤,去往集中式的办公室会合。 

这套体系一直存在明显的缺点,其中一些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发严重。大多数人都讨厌通勤费事又费钱,普通美国雇员一周要耗费四个多 小时在通勤上。有些人不喜欢喧闹而拘谨的办公室环境,或者在办公室受到歧视。上班族难以照顾小孩,随着双职工家庭的增多,这个问 题愈加突显。 

你也许觉得,到了这会儿新技术应该已经撼动了这种令人不满的现状。毕竟,PDF电子文档在1991年就已面世,带宽成本在本世纪头十年大 幅下降,提供支撑远程办公技术的公司Zoom和Slack都已经有近十年的历史。然而,出于惯性,办公室领域一直没有发生真正的颠覆。例 如,疫情爆发前,灵活办公空间公司(包括陷入困境的WeWork)的全球市场份额还不到5%。大多数企业都不愿先于客户全面改用远程办 公技术,也不愿意冲销房产和租约这类沉没成本。

疫情颠覆了这一切。疫情前只有3%的美国人经常性地在家办公,现在有大批人都已尝试这样做。就连施乐(Xerox)也让自己的许多员工 在家办公,这家公司生产的同名打印机吐出无人阅读的文件。随着越来越多人采用远程办公技术,强大的网络效应出现了,每一个新客户 都让相关服务变得更有用。微软的Teams、Zoom、谷歌的Meet和思科的Webex的总用户数远超三亿。远程办公的官僚程序障碍已被扫除。 民事法庭已在远程运作。公证处在线上办理业务,一些银行已不再要求新开户时本人到网点确认身份。

等有了疫苗后,这些变化有多少能保持下来?那些疫情已得到控制的国家最具参考意义。在那些地方正在实行“选择性坐班”,也就是还去办 公室,但不是天天去。例如,据摩根士丹利的调查,德国现在有74%的白领会去办公室,但其中只有一半人是一周五天都去。具体的比例 因行业和城市而不同。在通勤方便的地方会有更多人去办公室,而在通勤距离远、费用高的大城市可能少一些。 

公司将不得不去适应这种零散的出勤模式,办公室会变成一个中心,而非第二个家。这样下去,企业会逐渐面临社会资本被侵蚀、创造力 流失、层级僵化和团队精神淡化的风险,这也是哈斯廷斯所担心的。解决办法是开展更有针对性的员工互动,让团队在特定时间聚会,增 进情谊并交流信息。把在线互动“游戏化”以促进自发交流的新技术最终可能会取代Zoom那种僵硬死板的模式。企业在重置自身文化的同时 也需要调整资产配置:精明的投资者预计大城市的办公空间存量将减少至少10%0由于企业办公楼租约一般至少为五年一签,这还需要时 间来实现。 

市中心的咖啡馆纷纷倒闭,纽约地铁系统面临16。亿美元的预算缺口。为减少这类经济损失,政府难免会希望一切照旧。英国政府已在试图 劝说企业员工回办公室工作。但相比排斥和抵制技术变革,为这种变革的后果做好准备要明智得多。其中有两大要点。 

首先,劳动法规的一大块需要修订以跟上时代。零工经济已经显现出法规的过时。现在,新的有关劳动者权利和责任的棘手问题也逼近 了:公司可以监控远程办公的员工以评估其生产率吗?如果员工在家中受伤,谁该被问责?任何认为白领享受到了额外优待的感知都会在 其余劳动者中酝酿不满。 

第二个重点是城市中心。一个世纪以来,城市的中心地带被大厦林立的办公区域占据,这些大楼里充斥着转椅和成吨逐渐泛黄的纸张。现 在,需要系统性地改革复杂的城市规划法则,以重新开发建筑物和区域用于新用途,包括用作公寓和娱乐场所。假如这个月你重新走进办 公室,那就坐下来,登录你的电脑吧一一但也别太习惯这一切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有关办公场所的未来的争执才刚开了个头。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提到办公室,大多数人会联想到例行公事和循规蹈矩,但它正在迅速变成经济不确定性和激烈争议的一个源头。世界各地的工人、老板、 房东和政府正试图搞清楚办公室到底是不是过时了,它们得出的结论大相径庭。约84%的法国上班族已经回到了公司办公桌前,而在英国 只有不到4。%。推特的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表示其员工可以“永远”在家工作,但奈飞(Netflix)的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认为居家办公是“纯粹负面的”。企业举棋不定之时,价值3。万亿美元的全球商业地产市场被经济进一步衰退的忧虑笼罩。而尽管 有些上班族盲目乐观地憧憬着一个再也不用通勤和吃快餐的未来,另一些则怀疑这会影响晋升、薪资和工作稳定。 

这种分歧是某些不确定性的反映:保持社交距离有多大效果?还要多久,新冠疫苗才能广泛供应?但不止于此。疫情促使人们大规模采用 各种可能改变白领工作方式的技术,与此同时也揭示出有多少办公室的运作仿佛20世纪的文物。因此,这场疫情将推动一场早就该发生的 科技和社会实验,在这个阶段既不会一切如常,也不会是对办公室的致命打击。这一时期充满机遇,但也带来了威胁,尤其是对企业文 化。政府不应抗拒变革,而是要改进过时的劳动法规,并开始重新构想城市中心。

两百年前,蒸汽动力把工人带进工厂,他们在那里使用新型机器从事生产。随着19世纪后期大型企业的出现,又需要员工来管理企业。他 们召开规划会议,传阅备忘录、单据及其他文件来记录自己的工作。所有这些都需要员工紧密聚集在一起,这就形成了一种模式:人们开 车或乘火车通勤,去往集中式的办公室会合。 

这套体系一直存在明显的缺点,其中一些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发严重。大多数人都讨厌通勤费事又费钱,普通美国雇员一周要耗费四个多 小时在通勤上。有些人不喜欢喧闹而拘谨的办公室环境,或者在办公室受到歧视。上班族难以照顾小孩,随着双职工家庭的增多,这个问 题愈加突显。 

你也许觉得,到了这会儿新技术应该已经撼动了这种令人不满的现状。毕竟,PDF电子文档在1991年就已面世,带宽成本在本世纪头十年大 幅下降,提供支撑远程办公技术的公司Zoom和Slack都已经有近十年的历史。然而,出于惯性,办公室领域一直没有发生真正的颠覆。例 如,疫情爆发前,灵活办公空间公司(包括陷入困境的WeWork)的全球市场份额还不到5%。大多数企业都不愿先于客户全面改用远程办 公技术,也不愿意冲销房产和租约这类沉没成本。

疫情颠覆了这一切。疫情前只有3%的美国人经常性地在家办公,现在有大批人都已尝试这样做。就连施乐(Xerox)也让自己的许多员工 在家办公,这家公司生产的同名打印机吐出无人阅读的文件。随着越来越多人采用远程办公技术,强大的网络效应出现了,每一个新客户 都让相关服务变得更有用。微软的Teams、Zoom、谷歌的Meet和思科的Webex的总用户数远超三亿。远程办公的官僚程序障碍已被扫除。 民事法庭已在远程运作。公证处在线上办理业务,一些银行已不再要求新开户时本人到网点确认身份。

等有了疫苗后,这些变化有多少能保持下来?那些疫情已得到控制的国家最具参考意义。在那些地方正在实行“选择性坐班”,也就是还去办 公室,但不是天天去。例如,据摩根士丹利的调查,德国现在有74%的白领会去办公室,但其中只有一半人是一周五天都去。具体的比例 因行业和城市而不同。在通勤方便的地方会有更多人去办公室,而在通勤距离远、费用高的大城市可能少一些。 

公司将不得不去适应这种零散的出勤模式,办公室会变成一个中心,而非第二个家。这样下去,企业会逐渐面临社会资本被侵蚀、创造力 流失、层级僵化和团队精神淡化的风险,这也是哈斯廷斯所担心的。解决办法是开展更有针对性的员工互动,让团队在特定时间聚会,增 进情谊并交流信息。把在线互动“游戏化”以促进自发交流的新技术最终可能会取代Zoom那种僵硬死板的模式。企业在重置自身文化的同时 也需要调整资产配置:精明的投资者预计大城市的办公空间存量将减少至少10%0由于企业办公楼租约一般至少为五年一签,这还需要时 间来实现。 

市中心的咖啡馆纷纷倒闭,纽约地铁系统面临16。亿美元的预算缺口。为减少这类经济损失,政府难免会希望一切照旧。英国政府已在试图 劝说企业员工回办公室工作。但相比排斥和抵制技术变革,为这种变革的后果做好准备要明智得多。其中有两大要点。 

首先,劳动法规的一大块需要修订以跟上时代。零工经济已经显现出法规的过时。现在,新的有关劳动者权利和责任的棘手问题也逼近 了:公司可以监控远程办公的员工以评估其生产率吗?如果员工在家中受伤,谁该被问责?任何认为白领享受到了额外优待的感知都会在 其余劳动者中酝酿不满。 

第二个重点是城市中心。一个世纪以来,城市的中心地带被大厦林立的办公区域占据,这些大楼里充斥着转椅和成吨逐渐泛黄的纸张。现 在,需要系统性地改革复杂的城市规划法则,以重新开发建筑物和区域用于新用途,包括用作公寓和娱乐场所。假如这个月你重新走进办 公室,那就坐下来,登录你的电脑吧一一但也别太习惯这一切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办公室政治

发布日期:2020-09-21 07:06
有关办公场所的未来的争执才刚开了个头。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提到办公室,大多数人会联想到例行公事和循规蹈矩,但它正在迅速变成经济不确定性和激烈争议的一个源头。世界各地的工人、老板、 房东和政府正试图搞清楚办公室到底是不是过时了,它们得出的结论大相径庭。约84%的法国上班族已经回到了公司办公桌前,而在英国 只有不到4。%。推特的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表示其员工可以“永远”在家工作,但奈飞(Netflix)的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认为居家办公是“纯粹负面的”。企业举棋不定之时,价值3。万亿美元的全球商业地产市场被经济进一步衰退的忧虑笼罩。而尽管 有些上班族盲目乐观地憧憬着一个再也不用通勤和吃快餐的未来,另一些则怀疑这会影响晋升、薪资和工作稳定。 

这种分歧是某些不确定性的反映:保持社交距离有多大效果?还要多久,新冠疫苗才能广泛供应?但不止于此。疫情促使人们大规模采用 各种可能改变白领工作方式的技术,与此同时也揭示出有多少办公室的运作仿佛20世纪的文物。因此,这场疫情将推动一场早就该发生的 科技和社会实验,在这个阶段既不会一切如常,也不会是对办公室的致命打击。这一时期充满机遇,但也带来了威胁,尤其是对企业文 化。政府不应抗拒变革,而是要改进过时的劳动法规,并开始重新构想城市中心。

两百年前,蒸汽动力把工人带进工厂,他们在那里使用新型机器从事生产。随着19世纪后期大型企业的出现,又需要员工来管理企业。他 们召开规划会议,传阅备忘录、单据及其他文件来记录自己的工作。所有这些都需要员工紧密聚集在一起,这就形成了一种模式:人们开 车或乘火车通勤,去往集中式的办公室会合。 

这套体系一直存在明显的缺点,其中一些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发严重。大多数人都讨厌通勤费事又费钱,普通美国雇员一周要耗费四个多 小时在通勤上。有些人不喜欢喧闹而拘谨的办公室环境,或者在办公室受到歧视。上班族难以照顾小孩,随着双职工家庭的增多,这个问 题愈加突显。 

你也许觉得,到了这会儿新技术应该已经撼动了这种令人不满的现状。毕竟,PDF电子文档在1991年就已面世,带宽成本在本世纪头十年大 幅下降,提供支撑远程办公技术的公司Zoom和Slack都已经有近十年的历史。然而,出于惯性,办公室领域一直没有发生真正的颠覆。例 如,疫情爆发前,灵活办公空间公司(包括陷入困境的WeWork)的全球市场份额还不到5%。大多数企业都不愿先于客户全面改用远程办 公技术,也不愿意冲销房产和租约这类沉没成本。

疫情颠覆了这一切。疫情前只有3%的美国人经常性地在家办公,现在有大批人都已尝试这样做。就连施乐(Xerox)也让自己的许多员工 在家办公,这家公司生产的同名打印机吐出无人阅读的文件。随着越来越多人采用远程办公技术,强大的网络效应出现了,每一个新客户 都让相关服务变得更有用。微软的Teams、Zoom、谷歌的Meet和思科的Webex的总用户数远超三亿。远程办公的官僚程序障碍已被扫除。 民事法庭已在远程运作。公证处在线上办理业务,一些银行已不再要求新开户时本人到网点确认身份。

等有了疫苗后,这些变化有多少能保持下来?那些疫情已得到控制的国家最具参考意义。在那些地方正在实行“选择性坐班”,也就是还去办 公室,但不是天天去。例如,据摩根士丹利的调查,德国现在有74%的白领会去办公室,但其中只有一半人是一周五天都去。具体的比例 因行业和城市而不同。在通勤方便的地方会有更多人去办公室,而在通勤距离远、费用高的大城市可能少一些。 

公司将不得不去适应这种零散的出勤模式,办公室会变成一个中心,而非第二个家。这样下去,企业会逐渐面临社会资本被侵蚀、创造力 流失、层级僵化和团队精神淡化的风险,这也是哈斯廷斯所担心的。解决办法是开展更有针对性的员工互动,让团队在特定时间聚会,增 进情谊并交流信息。把在线互动“游戏化”以促进自发交流的新技术最终可能会取代Zoom那种僵硬死板的模式。企业在重置自身文化的同时 也需要调整资产配置:精明的投资者预计大城市的办公空间存量将减少至少10%0由于企业办公楼租约一般至少为五年一签,这还需要时 间来实现。 

市中心的咖啡馆纷纷倒闭,纽约地铁系统面临16。亿美元的预算缺口。为减少这类经济损失,政府难免会希望一切照旧。英国政府已在试图 劝说企业员工回办公室工作。但相比排斥和抵制技术变革,为这种变革的后果做好准备要明智得多。其中有两大要点。 

首先,劳动法规的一大块需要修订以跟上时代。零工经济已经显现出法规的过时。现在,新的有关劳动者权利和责任的棘手问题也逼近 了:公司可以监控远程办公的员工以评估其生产率吗?如果员工在家中受伤,谁该被问责?任何认为白领享受到了额外优待的感知都会在 其余劳动者中酝酿不满。 

第二个重点是城市中心。一个世纪以来,城市的中心地带被大厦林立的办公区域占据,这些大楼里充斥着转椅和成吨逐渐泛黄的纸张。现 在,需要系统性地改革复杂的城市规划法则,以重新开发建筑物和区域用于新用途,包括用作公寓和娱乐场所。假如这个月你重新走进办 公室,那就坐下来,登录你的电脑吧一一但也别太习惯这一切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有关办公场所的未来的争执才刚开了个头。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提到办公室,大多数人会联想到例行公事和循规蹈矩,但它正在迅速变成经济不确定性和激烈争议的一个源头。世界各地的工人、老板、 房东和政府正试图搞清楚办公室到底是不是过时了,它们得出的结论大相径庭。约84%的法国上班族已经回到了公司办公桌前,而在英国 只有不到4。%。推特的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表示其员工可以“永远”在家工作,但奈飞(Netflix)的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认为居家办公是“纯粹负面的”。企业举棋不定之时,价值3。万亿美元的全球商业地产市场被经济进一步衰退的忧虑笼罩。而尽管 有些上班族盲目乐观地憧憬着一个再也不用通勤和吃快餐的未来,另一些则怀疑这会影响晋升、薪资和工作稳定。 

这种分歧是某些不确定性的反映:保持社交距离有多大效果?还要多久,新冠疫苗才能广泛供应?但不止于此。疫情促使人们大规模采用 各种可能改变白领工作方式的技术,与此同时也揭示出有多少办公室的运作仿佛20世纪的文物。因此,这场疫情将推动一场早就该发生的 科技和社会实验,在这个阶段既不会一切如常,也不会是对办公室的致命打击。这一时期充满机遇,但也带来了威胁,尤其是对企业文 化。政府不应抗拒变革,而是要改进过时的劳动法规,并开始重新构想城市中心。

两百年前,蒸汽动力把工人带进工厂,他们在那里使用新型机器从事生产。随着19世纪后期大型企业的出现,又需要员工来管理企业。他 们召开规划会议,传阅备忘录、单据及其他文件来记录自己的工作。所有这些都需要员工紧密聚集在一起,这就形成了一种模式:人们开 车或乘火车通勤,去往集中式的办公室会合。 

这套体系一直存在明显的缺点,其中一些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发严重。大多数人都讨厌通勤费事又费钱,普通美国雇员一周要耗费四个多 小时在通勤上。有些人不喜欢喧闹而拘谨的办公室环境,或者在办公室受到歧视。上班族难以照顾小孩,随着双职工家庭的增多,这个问 题愈加突显。 

你也许觉得,到了这会儿新技术应该已经撼动了这种令人不满的现状。毕竟,PDF电子文档在1991年就已面世,带宽成本在本世纪头十年大 幅下降,提供支撑远程办公技术的公司Zoom和Slack都已经有近十年的历史。然而,出于惯性,办公室领域一直没有发生真正的颠覆。例 如,疫情爆发前,灵活办公空间公司(包括陷入困境的WeWork)的全球市场份额还不到5%。大多数企业都不愿先于客户全面改用远程办 公技术,也不愿意冲销房产和租约这类沉没成本。

疫情颠覆了这一切。疫情前只有3%的美国人经常性地在家办公,现在有大批人都已尝试这样做。就连施乐(Xerox)也让自己的许多员工 在家办公,这家公司生产的同名打印机吐出无人阅读的文件。随着越来越多人采用远程办公技术,强大的网络效应出现了,每一个新客户 都让相关服务变得更有用。微软的Teams、Zoom、谷歌的Meet和思科的Webex的总用户数远超三亿。远程办公的官僚程序障碍已被扫除。 民事法庭已在远程运作。公证处在线上办理业务,一些银行已不再要求新开户时本人到网点确认身份。

等有了疫苗后,这些变化有多少能保持下来?那些疫情已得到控制的国家最具参考意义。在那些地方正在实行“选择性坐班”,也就是还去办 公室,但不是天天去。例如,据摩根士丹利的调查,德国现在有74%的白领会去办公室,但其中只有一半人是一周五天都去。具体的比例 因行业和城市而不同。在通勤方便的地方会有更多人去办公室,而在通勤距离远、费用高的大城市可能少一些。 

公司将不得不去适应这种零散的出勤模式,办公室会变成一个中心,而非第二个家。这样下去,企业会逐渐面临社会资本被侵蚀、创造力 流失、层级僵化和团队精神淡化的风险,这也是哈斯廷斯所担心的。解决办法是开展更有针对性的员工互动,让团队在特定时间聚会,增 进情谊并交流信息。把在线互动“游戏化”以促进自发交流的新技术最终可能会取代Zoom那种僵硬死板的模式。企业在重置自身文化的同时 也需要调整资产配置:精明的投资者预计大城市的办公空间存量将减少至少10%0由于企业办公楼租约一般至少为五年一签,这还需要时 间来实现。 

市中心的咖啡馆纷纷倒闭,纽约地铁系统面临16。亿美元的预算缺口。为减少这类经济损失,政府难免会希望一切照旧。英国政府已在试图 劝说企业员工回办公室工作。但相比排斥和抵制技术变革,为这种变革的后果做好准备要明智得多。其中有两大要点。 

首先,劳动法规的一大块需要修订以跟上时代。零工经济已经显现出法规的过时。现在,新的有关劳动者权利和责任的棘手问题也逼近 了:公司可以监控远程办公的员工以评估其生产率吗?如果员工在家中受伤,谁该被问责?任何认为白领享受到了额外优待的感知都会在 其余劳动者中酝酿不满。 

第二个重点是城市中心。一个世纪以来,城市的中心地带被大厦林立的办公区域占据,这些大楼里充斥着转椅和成吨逐渐泛黄的纸张。现 在,需要系统性地改革复杂的城市规划法则,以重新开发建筑物和区域用于新用途,包括用作公寓和娱乐场所。假如这个月你重新走进办 公室,那就坐下来,登录你的电脑吧一一但也别太习惯这一切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