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最高法院声明称,患转移性胰腺癌的金斯伯格于当地时间周五(9月18日)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家中去世,家人陪伴在身边。 今年早些时候,金斯伯格说自己癌症复发,正在接受化疗。

金斯伯格是一位杰出的女权主义者,后来成为美国自由主义代表人物。

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大法官,也是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她在最高法院任职27年。

“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一位具有历史地位的法学家,”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周五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在最高法院失去了一位珍贵的同事。今天,我们为她的离去而哀悼,但我们有信心让后代记住我们所认识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一位不知疲倦、坚决捍卫正义的斗士。”

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称她是一位“真正伟大的女性”。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她拥有强大的法律头脑,是性别平等的坚定倡导者,在她漫长而非凡的职业生涯中,她一直是正义的灯塔。我为1980年任命她为美国上诉法院法官感到自豪。”

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称赞金斯伯格“追求正义和平等”,称她“激励了不止一代的女性”。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与特朗普竞争的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表示,“金斯伯格为非常多的女性铺路,包括我在内。”

作为最高法院四位自由派大法官之一,金斯伯格的健康状况受到密切关注。金斯伯格的离去,提高了美国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在今年11月大选之前,提升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多数的机会。

金斯伯格在去世前几天表达了对这一举动的强烈反对。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报道,她在写给孙女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最强烈的愿望是,在新总统就职之前,我的席位不会替换。”

白宫消息人士告诉BBC合作伙伴CBS新闻,特朗普总统预计将尽快提名一位保守派人士接替金斯伯格。

特朗普在明尼苏达州(Minnesota)一场竞选集会后对金斯伯格的去世做出回应,他说:“我还不知道。她的经历很棒,还能说什么呢?”

特朗普后来在推特上发表声明,称金斯伯格是“法律中的泰坦”,拥有“精明的头脑”。

金斯伯格曾患过五次癌症,最近一次复发是在2020年初。近年来,她曾多次住院治疗,但每次都迅速返回工作岗位。

她在7月发声明称,癌症治疗取得了“积极效果”,并坚称不会退休。

她说:“我经常说,只要还能全力以赴,我就会继续担任最高法院的法官。”“我依然完全有能力做到。”

保守派政客也对金斯伯格表示了敬意。

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在推特上说,“得知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悲伤。金斯伯格大法官是一位先驱者,她对事业抱有巨大热忱。作为最高法院的一名成员,她表现得非常出色。”

特朗普总统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也在推特上表示,金斯伯格是“一位有着惊人职业道德的杰出女性”。“她是持有真正信念的战士,我绝对尊重她!#祝安息。”

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几个小时,数百人聚集在华盛顿特区最高法院外表达敬意。据记者现场观察,气氛很严肃,但人群偶尔会高呼“RBG!”和“把他(特朗普)赶下台!”

为什么金斯伯格很重要?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拥是终身制任期,或者直到他们选择退休为止。支持者担心,金斯伯格的席位可能被更为保守的大法官接替。

美国最高法院通常对极具争议性的法律、州与联邦政府的争端以及暂缓执行死刑的最终上诉拥有最终决定权。

近年来,最高法院将同性婚姻扩大至全美50个州,允许特朗普总统实施旅行禁令,并推迟了美国削减碳排放的计划,同时还继续处理上诉。

金斯伯格的去世将激起关于继任的政治斗争,在11月总统选举前引发有关最高法院之未来的辩论。

特朗普上任以来已经任命了两名法官,目前在最高法院的大多数案件中,保守派以5比4领先。

美国参议院必须批准由总统提名的新法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上周五晚表示,如果特朗普在大选前提名,该人选的任命将由投票决定。

但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说:“让我明确一点,毫无疑问,选民有权选择总统,总统有权选择参议院伸张的正义。”

一场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迫在眉睫
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分析

金斯伯格的去世给数月来异常稳定的总统竞选带来了不可预测性。现在,不仅白宫在11月面临不确定性,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平衡也可能处于危险关头。

这完全取决于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人的下一步选择。无论谁在11月总统大选中获胜,他们都可以尝试在年底前填补这个席位,很有可能用一名可靠的保守派人选来取代这位自由派标志人物。或者可以等待并保留空缺席位,以鼓励保守派选民为总统投票,尤其是那些看到机会削减堕胎权利的福音派。

填补这个空缺会激怒民主党人,他们会抱怨,共和党人在2016年数月里都没有给前总统奥巴马填补该空缺的机会。另一方面,压后的结果可能是,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在2021年提名金斯伯格的继任者。

所有迹象都表明,共和党人正尝试前一个选项。当对法院终身职位任命的较量还在进行时,对虚伪之一点的担忧就会烟消云散。

无论如何,这都将引发残酷的、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而此时美国已经充斥着党派纷争和心理困扰。

金斯伯格的遗产是什么?

在长达60年的辉煌法律生涯中,作为知名美国法学家,金斯伯格的地位无与伦比,同时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尊敬。

自由派美国人尤其崇敬她,因为她在最具争议的社会问题上(包括堕胎权、同性婚姻等)取得了进步人士的认同,这些问题都提交给了最高法院。

金斯伯格于1933年出生在纽约市布鲁克林的犹太移民家庭。她曾就读于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是该校500名男性中仅有的9名女性之一。

毕业后,尽管金斯伯格是班上第一名,她都没有收到一份工作邀请。但她坚持不懈,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她在法律行业做过各种工作。

1972年,金斯伯格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女权项目。同年,金斯伯格成为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首位终身女性教授。

1980年,金斯伯格被提名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的法官,这是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推动联邦法院多元化努力的一部分。金斯伯格经常被称为自由主义煽动者,但她在上诉法院的日子以温和著称。

1993年,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任命金斯伯格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让其成为历史上四名获确认的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中第二位。

在金斯伯格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成为美国国家偶像。网络粉丝称她是克里斯托弗·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即法律界的唱歌手克里斯托弗·华莱士(Notorious BIG),这在某种程度上归因于金斯伯格的敢言。

这种对比使得金斯伯格为新一代年轻女权主义者所熟知,使她备受崇拜。

又讯;美国大法官去世将如何改变特朗普的大选选情?

在距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只有六周之际,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去世将新任大法官的提名问题推到了选战的风口浪尖,从而可能改变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间的力量对比。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现在,他们可以为己方阵营争取机会,使未来几年在最高法院占多数席位的保守派力量进一步增强。

当然,拜登和民主党人也可以抓住这个时机,重提金斯伯格的遗愿来提高11月3日的投票率,给自由派选民提供将特朗普赶下台的新理由。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发布后不到四个小时,民主党人就向该党筹款平台ActBlue捐款超过2000万美元。

前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的前高级助手吉姆·曼利(Jim Manley)说,他希望民主党人“醒悟过来”,认识到最高法院的重要性。

“实际情况是,共和党人总比民主党人更认真地对待司法提名,”他说。“我希望这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可以改变这种状况。能否如此还有待观察。”

特朗普早已将最高法院视作选战议题,上周就发布了一份潜在候选人名单。他将在首个任期的最后几周再度推进大法官提名,若如愿以偿,他在四年时间中任命的大法官人数将达到三位。

“重置‘选战’”

共和党籍捐助者丹·埃伯哈特(Dan Eberhart)表示:“这等于重置了‘选战’。”“我们将不仅从抗击新冠疫情和扶持经济的角度进行宣传造势了。”

除了承诺将伺机提名一位非裔女性担任大法官之外,拜登很少谈及最高法院。现在,他必须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而且民主党人也表现出了愿意追随他的迹象。

外界普遍预计特朗普将推进新大法官提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很快就坚称,参议院将对此进行投票表决。

麦康奈尔说:“美国参议院将对特朗普总统的提名人选进行投票表决。

民主党人指出,麦康奈尔应该遵守他本人在2016年创下的先例。当时,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离选举日还有九个月时间去世后,麦康奈尔拒绝为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名的大法官人选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举行听证会。

拜登9月18日晚些时候对记者说:“毫无疑问,说得明白些,就是应当由选民选出总统,再由总统提名大法官交给参议院表决。这是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在2016年的做法,美国参议院现在也必须如法炮制,而且距离选举日只有46天了。”

“不受政治影响”

身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的拜登曾主持过确认金斯伯格提名的听证会。他在书面声明中补充表示:“我们说的是宪法和最高法院。这个机构不应受政治影响。”

民主党人还在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 2018年被确认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而懊恼,包括拜登当前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内的几位参议员曾就卡瓦诺被指在高中时期实施过性侵的情况进行了质询。哈里斯目前仍担任司法委员会委员。

不过,这一失败促成了民主党中期选举在众议院取得大胜,但共和党也在参议院扩大了多数席位。

一些与重量级共和党参议员对阵的民主党候选人也开始积极行动起来。致力于让民主党将司法任命列为关键竞选议题的倡导组织“需要公正”(Demand Justice)宣布,准备斥资1000万美元启动造势宣传,向参议院施压,要求在明年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结束前不要确认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人选。

特朗普的名单

特朗普上周在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名单上又增加了20人。他在上任之初曾拟就了26位提名人选,包括在他任期内获得确认的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诺。

目前最可能获得大法官提名的是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也是最受社会保守派青睐的人选。

特朗普经常标榜称,自己提出这些人选是为了维持对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的支持。这个群体是助力特朗普赢得2016年总统选举的关键力量。他在为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重视的堕胎等问题进行辩护时,谈到了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的问题。

特朗普说:“未来四年中,美国总统将会任命数百位联邦法官,很可能还会提名一两位、三位,甚至四位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些任命的结果将决定我们是坚守还是永远失去美国的立国之本。”

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一直在疲于改变竞选造势的议题,力争使其脱离对新冠疫情应对方式进行全民公投的本质。而整个夏天,在抗议者要求各族裔受到公平对待的同时,特朗普的竞选造势又几乎全部围绕“法律与秩序”的主题展开,但结果却适得其反。

“这不仅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首要问题,也是几场可能决定未来谁掌控参议院的参议员选举的首要问题,”支持特朗普的 “让美国伟大政治行动委员会”(Great America PAC)负责人、共和党策略师埃德·罗林斯(Ed Rollins)说道。

罗林斯说:“这将激发双方大量选民参与投票。也将主导消息面,肯定也会是本届竞选季剩余时间的主题。”

不过,共和党策略师布伦丹·巴克(Brendan Buck)指出,大法官人选空缺可能不一定对特朗普有利,因为它可能会将双方阵营调动起来。

他说:“这有助于巩固他需要赢得的选区。战线将会拉长。但也将把双方情绪激发起来,我猜对特朗普总统而言,最多也就是双方旗鼓相当。”撰文/彭博

总之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病逝:“一位不知疲倦、坚决捍卫正义的斗士”

发布日期:2020-09-20 10:34
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最高法院声明称,患转移性胰腺癌的金斯伯格于当地时间周五(9月18日)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家中去世,家人陪伴在身边。 今年早些时候,金斯伯格说自己癌症复发,正在接受化疗。

金斯伯格是一位杰出的女权主义者,后来成为美国自由主义代表人物。

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大法官,也是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她在最高法院任职27年。

“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一位具有历史地位的法学家,”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周五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在最高法院失去了一位珍贵的同事。今天,我们为她的离去而哀悼,但我们有信心让后代记住我们所认识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一位不知疲倦、坚决捍卫正义的斗士。”

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称她是一位“真正伟大的女性”。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她拥有强大的法律头脑,是性别平等的坚定倡导者,在她漫长而非凡的职业生涯中,她一直是正义的灯塔。我为1980年任命她为美国上诉法院法官感到自豪。”

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称赞金斯伯格“追求正义和平等”,称她“激励了不止一代的女性”。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与特朗普竞争的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表示,“金斯伯格为非常多的女性铺路,包括我在内。”

作为最高法院四位自由派大法官之一,金斯伯格的健康状况受到密切关注。金斯伯格的离去,提高了美国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在今年11月大选之前,提升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多数的机会。

金斯伯格在去世前几天表达了对这一举动的强烈反对。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报道,她在写给孙女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最强烈的愿望是,在新总统就职之前,我的席位不会替换。”

白宫消息人士告诉BBC合作伙伴CBS新闻,特朗普总统预计将尽快提名一位保守派人士接替金斯伯格。

特朗普在明尼苏达州(Minnesota)一场竞选集会后对金斯伯格的去世做出回应,他说:“我还不知道。她的经历很棒,还能说什么呢?”

特朗普后来在推特上发表声明,称金斯伯格是“法律中的泰坦”,拥有“精明的头脑”。

金斯伯格曾患过五次癌症,最近一次复发是在2020年初。近年来,她曾多次住院治疗,但每次都迅速返回工作岗位。

她在7月发声明称,癌症治疗取得了“积极效果”,并坚称不会退休。

她说:“我经常说,只要还能全力以赴,我就会继续担任最高法院的法官。”“我依然完全有能力做到。”

保守派政客也对金斯伯格表示了敬意。

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在推特上说,“得知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悲伤。金斯伯格大法官是一位先驱者,她对事业抱有巨大热忱。作为最高法院的一名成员,她表现得非常出色。”

特朗普总统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也在推特上表示,金斯伯格是“一位有着惊人职业道德的杰出女性”。“她是持有真正信念的战士,我绝对尊重她!#祝安息。”

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几个小时,数百人聚集在华盛顿特区最高法院外表达敬意。据记者现场观察,气氛很严肃,但人群偶尔会高呼“RBG!”和“把他(特朗普)赶下台!”

为什么金斯伯格很重要?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拥是终身制任期,或者直到他们选择退休为止。支持者担心,金斯伯格的席位可能被更为保守的大法官接替。

美国最高法院通常对极具争议性的法律、州与联邦政府的争端以及暂缓执行死刑的最终上诉拥有最终决定权。

近年来,最高法院将同性婚姻扩大至全美50个州,允许特朗普总统实施旅行禁令,并推迟了美国削减碳排放的计划,同时还继续处理上诉。

金斯伯格的去世将激起关于继任的政治斗争,在11月总统选举前引发有关最高法院之未来的辩论。

特朗普上任以来已经任命了两名法官,目前在最高法院的大多数案件中,保守派以5比4领先。

美国参议院必须批准由总统提名的新法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上周五晚表示,如果特朗普在大选前提名,该人选的任命将由投票决定。

但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说:“让我明确一点,毫无疑问,选民有权选择总统,总统有权选择参议院伸张的正义。”

一场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迫在眉睫
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分析

金斯伯格的去世给数月来异常稳定的总统竞选带来了不可预测性。现在,不仅白宫在11月面临不确定性,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平衡也可能处于危险关头。

这完全取决于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人的下一步选择。无论谁在11月总统大选中获胜,他们都可以尝试在年底前填补这个席位,很有可能用一名可靠的保守派人选来取代这位自由派标志人物。或者可以等待并保留空缺席位,以鼓励保守派选民为总统投票,尤其是那些看到机会削减堕胎权利的福音派。

填补这个空缺会激怒民主党人,他们会抱怨,共和党人在2016年数月里都没有给前总统奥巴马填补该空缺的机会。另一方面,压后的结果可能是,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在2021年提名金斯伯格的继任者。

所有迹象都表明,共和党人正尝试前一个选项。当对法院终身职位任命的较量还在进行时,对虚伪之一点的担忧就会烟消云散。

无论如何,这都将引发残酷的、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而此时美国已经充斥着党派纷争和心理困扰。

金斯伯格的遗产是什么?

在长达60年的辉煌法律生涯中,作为知名美国法学家,金斯伯格的地位无与伦比,同时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尊敬。

自由派美国人尤其崇敬她,因为她在最具争议的社会问题上(包括堕胎权、同性婚姻等)取得了进步人士的认同,这些问题都提交给了最高法院。

金斯伯格于1933年出生在纽约市布鲁克林的犹太移民家庭。她曾就读于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是该校500名男性中仅有的9名女性之一。

毕业后,尽管金斯伯格是班上第一名,她都没有收到一份工作邀请。但她坚持不懈,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她在法律行业做过各种工作。

1972年,金斯伯格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女权项目。同年,金斯伯格成为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首位终身女性教授。

1980年,金斯伯格被提名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的法官,这是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推动联邦法院多元化努力的一部分。金斯伯格经常被称为自由主义煽动者,但她在上诉法院的日子以温和著称。

1993年,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任命金斯伯格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让其成为历史上四名获确认的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中第二位。

在金斯伯格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成为美国国家偶像。网络粉丝称她是克里斯托弗·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即法律界的唱歌手克里斯托弗·华莱士(Notorious BIG),这在某种程度上归因于金斯伯格的敢言。

这种对比使得金斯伯格为新一代年轻女权主义者所熟知,使她备受崇拜。

又讯;美国大法官去世将如何改变特朗普的大选选情?

在距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只有六周之际,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去世将新任大法官的提名问题推到了选战的风口浪尖,从而可能改变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间的力量对比。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现在,他们可以为己方阵营争取机会,使未来几年在最高法院占多数席位的保守派力量进一步增强。

当然,拜登和民主党人也可以抓住这个时机,重提金斯伯格的遗愿来提高11月3日的投票率,给自由派选民提供将特朗普赶下台的新理由。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发布后不到四个小时,民主党人就向该党筹款平台ActBlue捐款超过2000万美元。

前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的前高级助手吉姆·曼利(Jim Manley)说,他希望民主党人“醒悟过来”,认识到最高法院的重要性。

“实际情况是,共和党人总比民主党人更认真地对待司法提名,”他说。“我希望这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可以改变这种状况。能否如此还有待观察。”

特朗普早已将最高法院视作选战议题,上周就发布了一份潜在候选人名单。他将在首个任期的最后几周再度推进大法官提名,若如愿以偿,他在四年时间中任命的大法官人数将达到三位。

“重置‘选战’”

共和党籍捐助者丹·埃伯哈特(Dan Eberhart)表示:“这等于重置了‘选战’。”“我们将不仅从抗击新冠疫情和扶持经济的角度进行宣传造势了。”

除了承诺将伺机提名一位非裔女性担任大法官之外,拜登很少谈及最高法院。现在,他必须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而且民主党人也表现出了愿意追随他的迹象。

外界普遍预计特朗普将推进新大法官提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很快就坚称,参议院将对此进行投票表决。

麦康奈尔说:“美国参议院将对特朗普总统的提名人选进行投票表决。

民主党人指出,麦康奈尔应该遵守他本人在2016年创下的先例。当时,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离选举日还有九个月时间去世后,麦康奈尔拒绝为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名的大法官人选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举行听证会。

拜登9月18日晚些时候对记者说:“毫无疑问,说得明白些,就是应当由选民选出总统,再由总统提名大法官交给参议院表决。这是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在2016年的做法,美国参议院现在也必须如法炮制,而且距离选举日只有46天了。”

“不受政治影响”

身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的拜登曾主持过确认金斯伯格提名的听证会。他在书面声明中补充表示:“我们说的是宪法和最高法院。这个机构不应受政治影响。”

民主党人还在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 2018年被确认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而懊恼,包括拜登当前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内的几位参议员曾就卡瓦诺被指在高中时期实施过性侵的情况进行了质询。哈里斯目前仍担任司法委员会委员。

不过,这一失败促成了民主党中期选举在众议院取得大胜,但共和党也在参议院扩大了多数席位。

一些与重量级共和党参议员对阵的民主党候选人也开始积极行动起来。致力于让民主党将司法任命列为关键竞选议题的倡导组织“需要公正”(Demand Justice)宣布,准备斥资1000万美元启动造势宣传,向参议院施压,要求在明年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结束前不要确认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人选。

特朗普的名单

特朗普上周在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名单上又增加了20人。他在上任之初曾拟就了26位提名人选,包括在他任期内获得确认的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诺。

目前最可能获得大法官提名的是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也是最受社会保守派青睐的人选。

特朗普经常标榜称,自己提出这些人选是为了维持对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的支持。这个群体是助力特朗普赢得2016年总统选举的关键力量。他在为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重视的堕胎等问题进行辩护时,谈到了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的问题。

特朗普说:“未来四年中,美国总统将会任命数百位联邦法官,很可能还会提名一两位、三位,甚至四位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些任命的结果将决定我们是坚守还是永远失去美国的立国之本。”

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一直在疲于改变竞选造势的议题,力争使其脱离对新冠疫情应对方式进行全民公投的本质。而整个夏天,在抗议者要求各族裔受到公平对待的同时,特朗普的竞选造势又几乎全部围绕“法律与秩序”的主题展开,但结果却适得其反。

“这不仅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首要问题,也是几场可能决定未来谁掌控参议院的参议员选举的首要问题,”支持特朗普的 “让美国伟大政治行动委员会”(Great America PAC)负责人、共和党策略师埃德·罗林斯(Ed Rollins)说道。

罗林斯说:“这将激发双方大量选民参与投票。也将主导消息面,肯定也会是本届竞选季剩余时间的主题。”

不过,共和党策略师布伦丹·巴克(Brendan Buck)指出,大法官人选空缺可能不一定对特朗普有利,因为它可能会将双方阵营调动起来。

他说:“这有助于巩固他需要赢得的选区。战线将会拉长。但也将把双方情绪激发起来,我猜对特朗普总统而言,最多也就是双方旗鼓相当。”撰文/彭博

总之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最高法院声明称,患转移性胰腺癌的金斯伯格于当地时间周五(9月18日)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家中去世,家人陪伴在身边。 今年早些时候,金斯伯格说自己癌症复发,正在接受化疗。

金斯伯格是一位杰出的女权主义者,后来成为美国自由主义代表人物。

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大法官,也是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她在最高法院任职27年。

“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一位具有历史地位的法学家,”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周五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在最高法院失去了一位珍贵的同事。今天,我们为她的离去而哀悼,但我们有信心让后代记住我们所认识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一位不知疲倦、坚决捍卫正义的斗士。”

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称她是一位“真正伟大的女性”。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她拥有强大的法律头脑,是性别平等的坚定倡导者,在她漫长而非凡的职业生涯中,她一直是正义的灯塔。我为1980年任命她为美国上诉法院法官感到自豪。”

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称赞金斯伯格“追求正义和平等”,称她“激励了不止一代的女性”。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与特朗普竞争的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表示,“金斯伯格为非常多的女性铺路,包括我在内。”

作为最高法院四位自由派大法官之一,金斯伯格的健康状况受到密切关注。金斯伯格的离去,提高了美国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在今年11月大选之前,提升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多数的机会。

金斯伯格在去世前几天表达了对这一举动的强烈反对。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报道,她在写给孙女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最强烈的愿望是,在新总统就职之前,我的席位不会替换。”

白宫消息人士告诉BBC合作伙伴CBS新闻,特朗普总统预计将尽快提名一位保守派人士接替金斯伯格。

特朗普在明尼苏达州(Minnesota)一场竞选集会后对金斯伯格的去世做出回应,他说:“我还不知道。她的经历很棒,还能说什么呢?”

特朗普后来在推特上发表声明,称金斯伯格是“法律中的泰坦”,拥有“精明的头脑”。

金斯伯格曾患过五次癌症,最近一次复发是在2020年初。近年来,她曾多次住院治疗,但每次都迅速返回工作岗位。

她在7月发声明称,癌症治疗取得了“积极效果”,并坚称不会退休。

她说:“我经常说,只要还能全力以赴,我就会继续担任最高法院的法官。”“我依然完全有能力做到。”

保守派政客也对金斯伯格表示了敬意。

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在推特上说,“得知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悲伤。金斯伯格大法官是一位先驱者,她对事业抱有巨大热忱。作为最高法院的一名成员,她表现得非常出色。”

特朗普总统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也在推特上表示,金斯伯格是“一位有着惊人职业道德的杰出女性”。“她是持有真正信念的战士,我绝对尊重她!#祝安息。”

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几个小时,数百人聚集在华盛顿特区最高法院外表达敬意。据记者现场观察,气氛很严肃,但人群偶尔会高呼“RBG!”和“把他(特朗普)赶下台!”

为什么金斯伯格很重要?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拥是终身制任期,或者直到他们选择退休为止。支持者担心,金斯伯格的席位可能被更为保守的大法官接替。

美国最高法院通常对极具争议性的法律、州与联邦政府的争端以及暂缓执行死刑的最终上诉拥有最终决定权。

近年来,最高法院将同性婚姻扩大至全美50个州,允许特朗普总统实施旅行禁令,并推迟了美国削减碳排放的计划,同时还继续处理上诉。

金斯伯格的去世将激起关于继任的政治斗争,在11月总统选举前引发有关最高法院之未来的辩论。

特朗普上任以来已经任命了两名法官,目前在最高法院的大多数案件中,保守派以5比4领先。

美国参议院必须批准由总统提名的新法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上周五晚表示,如果特朗普在大选前提名,该人选的任命将由投票决定。

但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说:“让我明确一点,毫无疑问,选民有权选择总统,总统有权选择参议院伸张的正义。”

一场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迫在眉睫
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分析

金斯伯格的去世给数月来异常稳定的总统竞选带来了不可预测性。现在,不仅白宫在11月面临不确定性,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平衡也可能处于危险关头。

这完全取决于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人的下一步选择。无论谁在11月总统大选中获胜,他们都可以尝试在年底前填补这个席位,很有可能用一名可靠的保守派人选来取代这位自由派标志人物。或者可以等待并保留空缺席位,以鼓励保守派选民为总统投票,尤其是那些看到机会削减堕胎权利的福音派。

填补这个空缺会激怒民主党人,他们会抱怨,共和党人在2016年数月里都没有给前总统奥巴马填补该空缺的机会。另一方面,压后的结果可能是,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在2021年提名金斯伯格的继任者。

所有迹象都表明,共和党人正尝试前一个选项。当对法院终身职位任命的较量还在进行时,对虚伪之一点的担忧就会烟消云散。

无论如何,这都将引发残酷的、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而此时美国已经充斥着党派纷争和心理困扰。

金斯伯格的遗产是什么?

在长达60年的辉煌法律生涯中,作为知名美国法学家,金斯伯格的地位无与伦比,同时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尊敬。

自由派美国人尤其崇敬她,因为她在最具争议的社会问题上(包括堕胎权、同性婚姻等)取得了进步人士的认同,这些问题都提交给了最高法院。

金斯伯格于1933年出生在纽约市布鲁克林的犹太移民家庭。她曾就读于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是该校500名男性中仅有的9名女性之一。

毕业后,尽管金斯伯格是班上第一名,她都没有收到一份工作邀请。但她坚持不懈,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她在法律行业做过各种工作。

1972年,金斯伯格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女权项目。同年,金斯伯格成为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首位终身女性教授。

1980年,金斯伯格被提名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的法官,这是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推动联邦法院多元化努力的一部分。金斯伯格经常被称为自由主义煽动者,但她在上诉法院的日子以温和著称。

1993年,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任命金斯伯格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让其成为历史上四名获确认的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中第二位。

在金斯伯格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成为美国国家偶像。网络粉丝称她是克里斯托弗·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即法律界的唱歌手克里斯托弗·华莱士(Notorious BIG),这在某种程度上归因于金斯伯格的敢言。

这种对比使得金斯伯格为新一代年轻女权主义者所熟知,使她备受崇拜。

又讯;美国大法官去世将如何改变特朗普的大选选情?

在距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只有六周之际,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去世将新任大法官的提名问题推到了选战的风口浪尖,从而可能改变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间的力量对比。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现在,他们可以为己方阵营争取机会,使未来几年在最高法院占多数席位的保守派力量进一步增强。

当然,拜登和民主党人也可以抓住这个时机,重提金斯伯格的遗愿来提高11月3日的投票率,给自由派选民提供将特朗普赶下台的新理由。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发布后不到四个小时,民主党人就向该党筹款平台ActBlue捐款超过2000万美元。

前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的前高级助手吉姆·曼利(Jim Manley)说,他希望民主党人“醒悟过来”,认识到最高法院的重要性。

“实际情况是,共和党人总比民主党人更认真地对待司法提名,”他说。“我希望这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可以改变这种状况。能否如此还有待观察。”

特朗普早已将最高法院视作选战议题,上周就发布了一份潜在候选人名单。他将在首个任期的最后几周再度推进大法官提名,若如愿以偿,他在四年时间中任命的大法官人数将达到三位。

“重置‘选战’”

共和党籍捐助者丹·埃伯哈特(Dan Eberhart)表示:“这等于重置了‘选战’。”“我们将不仅从抗击新冠疫情和扶持经济的角度进行宣传造势了。”

除了承诺将伺机提名一位非裔女性担任大法官之外,拜登很少谈及最高法院。现在,他必须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而且民主党人也表现出了愿意追随他的迹象。

外界普遍预计特朗普将推进新大法官提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很快就坚称,参议院将对此进行投票表决。

麦康奈尔说:“美国参议院将对特朗普总统的提名人选进行投票表决。

民主党人指出,麦康奈尔应该遵守他本人在2016年创下的先例。当时,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离选举日还有九个月时间去世后,麦康奈尔拒绝为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名的大法官人选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举行听证会。

拜登9月18日晚些时候对记者说:“毫无疑问,说得明白些,就是应当由选民选出总统,再由总统提名大法官交给参议院表决。这是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在2016年的做法,美国参议院现在也必须如法炮制,而且距离选举日只有46天了。”

“不受政治影响”

身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的拜登曾主持过确认金斯伯格提名的听证会。他在书面声明中补充表示:“我们说的是宪法和最高法院。这个机构不应受政治影响。”

民主党人还在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 2018年被确认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而懊恼,包括拜登当前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内的几位参议员曾就卡瓦诺被指在高中时期实施过性侵的情况进行了质询。哈里斯目前仍担任司法委员会委员。

不过,这一失败促成了民主党中期选举在众议院取得大胜,但共和党也在参议院扩大了多数席位。

一些与重量级共和党参议员对阵的民主党候选人也开始积极行动起来。致力于让民主党将司法任命列为关键竞选议题的倡导组织“需要公正”(Demand Justice)宣布,准备斥资1000万美元启动造势宣传,向参议院施压,要求在明年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结束前不要确认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人选。

特朗普的名单

特朗普上周在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名单上又增加了20人。他在上任之初曾拟就了26位提名人选,包括在他任期内获得确认的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诺。

目前最可能获得大法官提名的是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也是最受社会保守派青睐的人选。

特朗普经常标榜称,自己提出这些人选是为了维持对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的支持。这个群体是助力特朗普赢得2016年总统选举的关键力量。他在为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重视的堕胎等问题进行辩护时,谈到了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的问题。

特朗普说:“未来四年中,美国总统将会任命数百位联邦法官,很可能还会提名一两位、三位,甚至四位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些任命的结果将决定我们是坚守还是永远失去美国的立国之本。”

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一直在疲于改变竞选造势的议题,力争使其脱离对新冠疫情应对方式进行全民公投的本质。而整个夏天,在抗议者要求各族裔受到公平对待的同时,特朗普的竞选造势又几乎全部围绕“法律与秩序”的主题展开,但结果却适得其反。

“这不仅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首要问题,也是几场可能决定未来谁掌控参议院的参议员选举的首要问题,”支持特朗普的 “让美国伟大政治行动委员会”(Great America PAC)负责人、共和党策略师埃德·罗林斯(Ed Rollins)说道。

罗林斯说:“这将激发双方大量选民参与投票。也将主导消息面,肯定也会是本届竞选季剩余时间的主题。”

不过,共和党策略师布伦丹·巴克(Brendan Buck)指出,大法官人选空缺可能不一定对特朗普有利,因为它可能会将双方阵营调动起来。

他说:“这有助于巩固他需要赢得的选区。战线将会拉长。但也将把双方情绪激发起来,我猜对特朗普总统而言,最多也就是双方旗鼓相当。”撰文/彭博

总之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病逝:“一位不知疲倦、坚决捍卫正义的斗士”

发布日期:2020-09-20 10:34
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最高法院声明称,患转移性胰腺癌的金斯伯格于当地时间周五(9月18日)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家中去世,家人陪伴在身边。 今年早些时候,金斯伯格说自己癌症复发,正在接受化疗。

金斯伯格是一位杰出的女权主义者,后来成为美国自由主义代表人物。

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大法官,也是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她在最高法院任职27年。

“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一位具有历史地位的法学家,”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周五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在最高法院失去了一位珍贵的同事。今天,我们为她的离去而哀悼,但我们有信心让后代记住我们所认识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一位不知疲倦、坚决捍卫正义的斗士。”

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称她是一位“真正伟大的女性”。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她拥有强大的法律头脑,是性别平等的坚定倡导者,在她漫长而非凡的职业生涯中,她一直是正义的灯塔。我为1980年任命她为美国上诉法院法官感到自豪。”

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称赞金斯伯格“追求正义和平等”,称她“激励了不止一代的女性”。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与特朗普竞争的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表示,“金斯伯格为非常多的女性铺路,包括我在内。”

作为最高法院四位自由派大法官之一,金斯伯格的健康状况受到密切关注。金斯伯格的离去,提高了美国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在今年11月大选之前,提升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多数的机会。

金斯伯格在去世前几天表达了对这一举动的强烈反对。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报道,她在写给孙女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最强烈的愿望是,在新总统就职之前,我的席位不会替换。”

白宫消息人士告诉BBC合作伙伴CBS新闻,特朗普总统预计将尽快提名一位保守派人士接替金斯伯格。

特朗普在明尼苏达州(Minnesota)一场竞选集会后对金斯伯格的去世做出回应,他说:“我还不知道。她的经历很棒,还能说什么呢?”

特朗普后来在推特上发表声明,称金斯伯格是“法律中的泰坦”,拥有“精明的头脑”。

金斯伯格曾患过五次癌症,最近一次复发是在2020年初。近年来,她曾多次住院治疗,但每次都迅速返回工作岗位。

她在7月发声明称,癌症治疗取得了“积极效果”,并坚称不会退休。

她说:“我经常说,只要还能全力以赴,我就会继续担任最高法院的法官。”“我依然完全有能力做到。”

保守派政客也对金斯伯格表示了敬意。

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在推特上说,“得知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悲伤。金斯伯格大法官是一位先驱者,她对事业抱有巨大热忱。作为最高法院的一名成员,她表现得非常出色。”

特朗普总统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也在推特上表示,金斯伯格是“一位有着惊人职业道德的杰出女性”。“她是持有真正信念的战士,我绝对尊重她!#祝安息。”

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几个小时,数百人聚集在华盛顿特区最高法院外表达敬意。据记者现场观察,气氛很严肃,但人群偶尔会高呼“RBG!”和“把他(特朗普)赶下台!”

为什么金斯伯格很重要?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拥是终身制任期,或者直到他们选择退休为止。支持者担心,金斯伯格的席位可能被更为保守的大法官接替。

美国最高法院通常对极具争议性的法律、州与联邦政府的争端以及暂缓执行死刑的最终上诉拥有最终决定权。

近年来,最高法院将同性婚姻扩大至全美50个州,允许特朗普总统实施旅行禁令,并推迟了美国削减碳排放的计划,同时还继续处理上诉。

金斯伯格的去世将激起关于继任的政治斗争,在11月总统选举前引发有关最高法院之未来的辩论。

特朗普上任以来已经任命了两名法官,目前在最高法院的大多数案件中,保守派以5比4领先。

美国参议院必须批准由总统提名的新法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上周五晚表示,如果特朗普在大选前提名,该人选的任命将由投票决定。

但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说:“让我明确一点,毫无疑问,选民有权选择总统,总统有权选择参议院伸张的正义。”

一场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迫在眉睫
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分析

金斯伯格的去世给数月来异常稳定的总统竞选带来了不可预测性。现在,不仅白宫在11月面临不确定性,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平衡也可能处于危险关头。

这完全取决于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人的下一步选择。无论谁在11月总统大选中获胜,他们都可以尝试在年底前填补这个席位,很有可能用一名可靠的保守派人选来取代这位自由派标志人物。或者可以等待并保留空缺席位,以鼓励保守派选民为总统投票,尤其是那些看到机会削减堕胎权利的福音派。

填补这个空缺会激怒民主党人,他们会抱怨,共和党人在2016年数月里都没有给前总统奥巴马填补该空缺的机会。另一方面,压后的结果可能是,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在2021年提名金斯伯格的继任者。

所有迹象都表明,共和党人正尝试前一个选项。当对法院终身职位任命的较量还在进行时,对虚伪之一点的担忧就会烟消云散。

无论如何,这都将引发残酷的、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而此时美国已经充斥着党派纷争和心理困扰。

金斯伯格的遗产是什么?

在长达60年的辉煌法律生涯中,作为知名美国法学家,金斯伯格的地位无与伦比,同时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尊敬。

自由派美国人尤其崇敬她,因为她在最具争议的社会问题上(包括堕胎权、同性婚姻等)取得了进步人士的认同,这些问题都提交给了最高法院。

金斯伯格于1933年出生在纽约市布鲁克林的犹太移民家庭。她曾就读于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是该校500名男性中仅有的9名女性之一。

毕业后,尽管金斯伯格是班上第一名,她都没有收到一份工作邀请。但她坚持不懈,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她在法律行业做过各种工作。

1972年,金斯伯格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女权项目。同年,金斯伯格成为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首位终身女性教授。

1980年,金斯伯格被提名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的法官,这是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推动联邦法院多元化努力的一部分。金斯伯格经常被称为自由主义煽动者,但她在上诉法院的日子以温和著称。

1993年,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任命金斯伯格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让其成为历史上四名获确认的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中第二位。

在金斯伯格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成为美国国家偶像。网络粉丝称她是克里斯托弗·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即法律界的唱歌手克里斯托弗·华莱士(Notorious BIG),这在某种程度上归因于金斯伯格的敢言。

这种对比使得金斯伯格为新一代年轻女权主义者所熟知,使她备受崇拜。

又讯;美国大法官去世将如何改变特朗普的大选选情?

在距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只有六周之际,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去世将新任大法官的提名问题推到了选战的风口浪尖,从而可能改变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间的力量对比。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现在,他们可以为己方阵营争取机会,使未来几年在最高法院占多数席位的保守派力量进一步增强。

当然,拜登和民主党人也可以抓住这个时机,重提金斯伯格的遗愿来提高11月3日的投票率,给自由派选民提供将特朗普赶下台的新理由。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发布后不到四个小时,民主党人就向该党筹款平台ActBlue捐款超过2000万美元。

前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的前高级助手吉姆·曼利(Jim Manley)说,他希望民主党人“醒悟过来”,认识到最高法院的重要性。

“实际情况是,共和党人总比民主党人更认真地对待司法提名,”他说。“我希望这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可以改变这种状况。能否如此还有待观察。”

特朗普早已将最高法院视作选战议题,上周就发布了一份潜在候选人名单。他将在首个任期的最后几周再度推进大法官提名,若如愿以偿,他在四年时间中任命的大法官人数将达到三位。

“重置‘选战’”

共和党籍捐助者丹·埃伯哈特(Dan Eberhart)表示:“这等于重置了‘选战’。”“我们将不仅从抗击新冠疫情和扶持经济的角度进行宣传造势了。”

除了承诺将伺机提名一位非裔女性担任大法官之外,拜登很少谈及最高法院。现在,他必须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而且民主党人也表现出了愿意追随他的迹象。

外界普遍预计特朗普将推进新大法官提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很快就坚称,参议院将对此进行投票表决。

麦康奈尔说:“美国参议院将对特朗普总统的提名人选进行投票表决。

民主党人指出,麦康奈尔应该遵守他本人在2016年创下的先例。当时,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离选举日还有九个月时间去世后,麦康奈尔拒绝为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名的大法官人选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举行听证会。

拜登9月18日晚些时候对记者说:“毫无疑问,说得明白些,就是应当由选民选出总统,再由总统提名大法官交给参议院表决。这是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在2016年的做法,美国参议院现在也必须如法炮制,而且距离选举日只有46天了。”

“不受政治影响”

身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的拜登曾主持过确认金斯伯格提名的听证会。他在书面声明中补充表示:“我们说的是宪法和最高法院。这个机构不应受政治影响。”

民主党人还在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 2018年被确认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而懊恼,包括拜登当前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内的几位参议员曾就卡瓦诺被指在高中时期实施过性侵的情况进行了质询。哈里斯目前仍担任司法委员会委员。

不过,这一失败促成了民主党中期选举在众议院取得大胜,但共和党也在参议院扩大了多数席位。

一些与重量级共和党参议员对阵的民主党候选人也开始积极行动起来。致力于让民主党将司法任命列为关键竞选议题的倡导组织“需要公正”(Demand Justice)宣布,准备斥资1000万美元启动造势宣传,向参议院施压,要求在明年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结束前不要确认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人选。

特朗普的名单

特朗普上周在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名单上又增加了20人。他在上任之初曾拟就了26位提名人选,包括在他任期内获得确认的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诺。

目前最可能获得大法官提名的是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也是最受社会保守派青睐的人选。

特朗普经常标榜称,自己提出这些人选是为了维持对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的支持。这个群体是助力特朗普赢得2016年总统选举的关键力量。他在为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重视的堕胎等问题进行辩护时,谈到了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的问题。

特朗普说:“未来四年中,美国总统将会任命数百位联邦法官,很可能还会提名一两位、三位,甚至四位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些任命的结果将决定我们是坚守还是永远失去美国的立国之本。”

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一直在疲于改变竞选造势的议题,力争使其脱离对新冠疫情应对方式进行全民公投的本质。而整个夏天,在抗议者要求各族裔受到公平对待的同时,特朗普的竞选造势又几乎全部围绕“法律与秩序”的主题展开,但结果却适得其反。

“这不仅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首要问题,也是几场可能决定未来谁掌控参议院的参议员选举的首要问题,”支持特朗普的 “让美国伟大政治行动委员会”(Great America PAC)负责人、共和党策略师埃德·罗林斯(Ed Rollins)说道。

罗林斯说:“这将激发双方大量选民参与投票。也将主导消息面,肯定也会是本届竞选季剩余时间的主题。”

不过,共和党策略师布伦丹·巴克(Brendan Buck)指出,大法官人选空缺可能不一定对特朗普有利,因为它可能会将双方阵营调动起来。

他说:“这有助于巩固他需要赢得的选区。战线将会拉长。但也将把双方情绪激发起来,我猜对特朗普总统而言,最多也就是双方旗鼓相当。”撰文/彭博

总之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最高法院消息称,标志性女权捍卫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享年87岁。

最高法院声明称,患转移性胰腺癌的金斯伯格于当地时间周五(9月18日)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家中去世,家人陪伴在身边。 今年早些时候,金斯伯格说自己癌症复发,正在接受化疗。

金斯伯格是一位杰出的女权主义者,后来成为美国自由主义代表人物。

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大法官,也是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她在最高法院任职27年。

“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一位具有历史地位的法学家,”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周五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在最高法院失去了一位珍贵的同事。今天,我们为她的离去而哀悼,但我们有信心让后代记住我们所认识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一位不知疲倦、坚决捍卫正义的斗士。”

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称她是一位“真正伟大的女性”。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她拥有强大的法律头脑,是性别平等的坚定倡导者,在她漫长而非凡的职业生涯中,她一直是正义的灯塔。我为1980年任命她为美国上诉法院法官感到自豪。”

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称赞金斯伯格“追求正义和平等”,称她“激励了不止一代的女性”。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与特朗普竞争的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表示,“金斯伯格为非常多的女性铺路,包括我在内。”

作为最高法院四位自由派大法官之一,金斯伯格的健康状况受到密切关注。金斯伯格的离去,提高了美国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在今年11月大选之前,提升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多数的机会。

金斯伯格在去世前几天表达了对这一举动的强烈反对。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报道,她在写给孙女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最强烈的愿望是,在新总统就职之前,我的席位不会替换。”

白宫消息人士告诉BBC合作伙伴CBS新闻,特朗普总统预计将尽快提名一位保守派人士接替金斯伯格。

特朗普在明尼苏达州(Minnesota)一场竞选集会后对金斯伯格的去世做出回应,他说:“我还不知道。她的经历很棒,还能说什么呢?”

特朗普后来在推特上发表声明,称金斯伯格是“法律中的泰坦”,拥有“精明的头脑”。

金斯伯格曾患过五次癌症,最近一次复发是在2020年初。近年来,她曾多次住院治疗,但每次都迅速返回工作岗位。

她在7月发声明称,癌症治疗取得了“积极效果”,并坚称不会退休。

她说:“我经常说,只要还能全力以赴,我就会继续担任最高法院的法官。”“我依然完全有能力做到。”

保守派政客也对金斯伯格表示了敬意。

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ay Graham)在推特上说,“得知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悲伤。金斯伯格大法官是一位先驱者,她对事业抱有巨大热忱。作为最高法院的一名成员,她表现得非常出色。”

特朗普总统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也在推特上表示,金斯伯格是“一位有着惊人职业道德的杰出女性”。“她是持有真正信念的战士,我绝对尊重她!#祝安息。”

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几个小时,数百人聚集在华盛顿特区最高法院外表达敬意。据记者现场观察,气氛很严肃,但人群偶尔会高呼“RBG!”和“把他(特朗普)赶下台!”

为什么金斯伯格很重要?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拥是终身制任期,或者直到他们选择退休为止。支持者担心,金斯伯格的席位可能被更为保守的大法官接替。

美国最高法院通常对极具争议性的法律、州与联邦政府的争端以及暂缓执行死刑的最终上诉拥有最终决定权。

近年来,最高法院将同性婚姻扩大至全美50个州,允许特朗普总统实施旅行禁令,并推迟了美国削减碳排放的计划,同时还继续处理上诉。

金斯伯格的去世将激起关于继任的政治斗争,在11月总统选举前引发有关最高法院之未来的辩论。

特朗普上任以来已经任命了两名法官,目前在最高法院的大多数案件中,保守派以5比4领先。

美国参议院必须批准由总统提名的新法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上周五晚表示,如果特朗普在大选前提名,该人选的任命将由投票决定。

但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说:“让我明确一点,毫无疑问,选民有权选择总统,总统有权选择参议院伸张的正义。”

一场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迫在眉睫
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分析

金斯伯格的去世给数月来异常稳定的总统竞选带来了不可预测性。现在,不仅白宫在11月面临不确定性,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平衡也可能处于危险关头。

这完全取决于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人的下一步选择。无论谁在11月总统大选中获胜,他们都可以尝试在年底前填补这个席位,很有可能用一名可靠的保守派人选来取代这位自由派标志人物。或者可以等待并保留空缺席位,以鼓励保守派选民为总统投票,尤其是那些看到机会削减堕胎权利的福音派。

填补这个空缺会激怒民主党人,他们会抱怨,共和党人在2016年数月里都没有给前总统奥巴马填补该空缺的机会。另一方面,压后的结果可能是,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在2021年提名金斯伯格的继任者。

所有迹象都表明,共和党人正尝试前一个选项。当对法院终身职位任命的较量还在进行时,对虚伪之一点的担忧就会烟消云散。

无论如何,这都将引发残酷的、高风险的政治斗争,而此时美国已经充斥着党派纷争和心理困扰。

金斯伯格的遗产是什么?

在长达60年的辉煌法律生涯中,作为知名美国法学家,金斯伯格的地位无与伦比,同时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尊敬。

自由派美国人尤其崇敬她,因为她在最具争议的社会问题上(包括堕胎权、同性婚姻等)取得了进步人士的认同,这些问题都提交给了最高法院。

金斯伯格于1933年出生在纽约市布鲁克林的犹太移民家庭。她曾就读于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是该校500名男性中仅有的9名女性之一。

毕业后,尽管金斯伯格是班上第一名,她都没有收到一份工作邀请。但她坚持不懈,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她在法律行业做过各种工作。

1972年,金斯伯格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女权项目。同年,金斯伯格成为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首位终身女性教授。

1980年,金斯伯格被提名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的法官,这是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推动联邦法院多元化努力的一部分。金斯伯格经常被称为自由主义煽动者,但她在上诉法院的日子以温和著称。

1993年,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任命金斯伯格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让其成为历史上四名获确认的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中第二位。

在金斯伯格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成为美国国家偶像。网络粉丝称她是克里斯托弗·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即法律界的唱歌手克里斯托弗·华莱士(Notorious BIG),这在某种程度上归因于金斯伯格的敢言。

这种对比使得金斯伯格为新一代年轻女权主义者所熟知,使她备受崇拜。

又讯;美国大法官去世将如何改变特朗普的大选选情?

在距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只有六周之际,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去世将新任大法官的提名问题推到了选战的风口浪尖,从而可能改变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间的力量对比。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现在,他们可以为己方阵营争取机会,使未来几年在最高法院占多数席位的保守派力量进一步增强。

当然,拜登和民主党人也可以抓住这个时机,重提金斯伯格的遗愿来提高11月3日的投票率,给自由派选民提供将特朗普赶下台的新理由。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发布后不到四个小时,民主党人就向该党筹款平台ActBlue捐款超过2000万美元。

前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的前高级助手吉姆·曼利(Jim Manley)说,他希望民主党人“醒悟过来”,认识到最高法院的重要性。

“实际情况是,共和党人总比民主党人更认真地对待司法提名,”他说。“我希望这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可以改变这种状况。能否如此还有待观察。”

特朗普早已将最高法院视作选战议题,上周就发布了一份潜在候选人名单。他将在首个任期的最后几周再度推进大法官提名,若如愿以偿,他在四年时间中任命的大法官人数将达到三位。

“重置‘选战’”

共和党籍捐助者丹·埃伯哈特(Dan Eberhart)表示:“这等于重置了‘选战’。”“我们将不仅从抗击新冠疫情和扶持经济的角度进行宣传造势了。”

除了承诺将伺机提名一位非裔女性担任大法官之外,拜登很少谈及最高法院。现在,他必须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而且民主党人也表现出了愿意追随他的迹象。

外界普遍预计特朗普将推进新大法官提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很快就坚称,参议院将对此进行投票表决。

麦康奈尔说:“美国参议院将对特朗普总统的提名人选进行投票表决。

民主党人指出,麦康奈尔应该遵守他本人在2016年创下的先例。当时,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离选举日还有九个月时间去世后,麦康奈尔拒绝为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名的大法官人选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举行听证会。

拜登9月18日晚些时候对记者说:“毫无疑问,说得明白些,就是应当由选民选出总统,再由总统提名大法官交给参议院表决。这是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在2016年的做法,美国参议院现在也必须如法炮制,而且距离选举日只有46天了。”

“不受政治影响”

身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的拜登曾主持过确认金斯伯格提名的听证会。他在书面声明中补充表示:“我们说的是宪法和最高法院。这个机构不应受政治影响。”

民主党人还在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 2018年被确认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而懊恼,包括拜登当前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内的几位参议员曾就卡瓦诺被指在高中时期实施过性侵的情况进行了质询。哈里斯目前仍担任司法委员会委员。

不过,这一失败促成了民主党中期选举在众议院取得大胜,但共和党也在参议院扩大了多数席位。

一些与重量级共和党参议员对阵的民主党候选人也开始积极行动起来。致力于让民主党将司法任命列为关键竞选议题的倡导组织“需要公正”(Demand Justice)宣布,准备斥资1000万美元启动造势宣传,向参议院施压,要求在明年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结束前不要确认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人选。

特朗普的名单

特朗普上周在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名单上又增加了20人。他在上任之初曾拟就了26位提名人选,包括在他任期内获得确认的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诺。

目前最可能获得大法官提名的是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也是最受社会保守派青睐的人选。

特朗普经常标榜称,自己提出这些人选是为了维持对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的支持。这个群体是助力特朗普赢得2016年总统选举的关键力量。他在为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重视的堕胎等问题进行辩护时,谈到了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的问题。

特朗普说:“未来四年中,美国总统将会任命数百位联邦法官,很可能还会提名一两位、三位,甚至四位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些任命的结果将决定我们是坚守还是永远失去美国的立国之本。”

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一直在疲于改变竞选造势的议题,力争使其脱离对新冠疫情应对方式进行全民公投的本质。而整个夏天,在抗议者要求各族裔受到公平对待的同时,特朗普的竞选造势又几乎全部围绕“法律与秩序”的主题展开,但结果却适得其反。

“这不仅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首要问题,也是几场可能决定未来谁掌控参议院的参议员选举的首要问题,”支持特朗普的 “让美国伟大政治行动委员会”(Great America PAC)负责人、共和党策略师埃德·罗林斯(Ed Rollins)说道。

罗林斯说:“这将激发双方大量选民参与投票。也将主导消息面,肯定也会是本届竞选季剩余时间的主题。”

不过,共和党策略师布伦丹·巴克(Brendan Buck)指出,大法官人选空缺可能不一定对特朗普有利,因为它可能会将双方阵营调动起来。

他说:“这有助于巩固他需要赢得的选区。战线将会拉长。但也将把双方情绪激发起来,我猜对特朗普总统而言,最多也就是双方旗鼓相当。”撰文/彭博

总之 对于特朗普和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盟友而言,大法官人选的空缺可以让他把选战议题从危及他连任机会的新冠疫情转移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