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片行业敦促政府对这笔收购交易进行审查,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芯片行业敦促北京方面对英伟达(Nvidia)以400亿美元收购ARM的交易进行审查,并警告称,该交易将使美国得以掌控几乎所有手机芯片都会使用到的关键技术。

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Beijing Semiconductor Association)副秘书长朱晶表示,由一家美国公司拥有ARM是让人信不过的——中国设计的芯片95%使用ARM的节能芯片设计。

“看看美国怎么对待华为(Huawei)的。如果ARM被一家美国企业收购,大家都会担心,”朱晶对澎湃新闻(The Paper)表示。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也在周三敦促中国政府进行干预。“ARM可能被政治化,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科技公司的技术武器,这种可能性必须认真对待,”该报的一篇社论警告称。

华为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也使用ARM的架构,该公司员工也对这笔收购交易感到担忧。“ARM被收购后还能设法向我们提供IP吗?不得不说,我有点担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思芯片设计师表示。“这无疑让我们目前的处境雪上加霜,”另一位设计师表示。华为拒绝置评。

ARM在中国与有广泛关系的私募股权公司厚朴(Hopu)有一家合资公司,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有权审查英伟达的这笔收购交易。此外,中国的反垄断法明确提出,监管机构要判断任何交易对中国国家发展的影响。

反垄断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政府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会引发中国人的激烈争论,”一位要求匿名的香港律师表示,“现在要在这个领域完成一起合并交易一定是疯了。”

另一名律师表示,尽管中国政府很少直接阻止交易,但可能会让该交易无限期拖延下去,就像对高通(Qualcomm)收购荷兰芯片公司恩智浦(NXP)的交易那样,或者坚持要求收购方采取代价高昂的补救措施,从而迫使英伟达放弃交易。

另一方面,英伟达拥有一些筹码,它可以选择退出严重依赖ARM设计和英伟达图形处理器的中国市场。但一家中国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表示,这将是一个“核选项”,因为一旦从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退出,英伟达将很难再次进入。“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这位律师表示。

瑞信(Credit Suisse)分析师表示,该交易“在监管层面存在重大的风险,尤其是来自中国的风险”,而方舟投资(Ark Invest)的James Wang认为,交易成功几率为“50%”。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该公司预计会花一些时间与中国监管机构沟通,并表示他“完全有信心”获得批准,就像今年早些时候收购以色列芯片设计公司迈络思(Mellanox Technologies)的交易一样。

黄仁勋表示,ARM已有的知识产权(IP)是过去30年间在剑桥创造和发展的,该公司的总部将继续设在英国。“技术的根源不会改变。因此,ARM现在属于一家美国公司或是一家日本公司,不会给出口管制带来任何改变,”他表示。

但世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的出口管制专家宋慧婷(Wendy Wysong)表示,随着该公司美国员工、资金和技术的增多,ARM最终可能会落入美国制裁的管辖范围。

“在芯片设计中使用的技术和软件方面将会有更多的美国元素,这家美国母公司将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和话语权,他们能说,为了消除风险,我们不再卖给中国了,”宋慧婷表示。

英伟达希望在大约18个月内完成交易。除了要获得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外,该公司还必须解决ARM在华合资公司的一起纷争。ARM中国的董事长吴雄昂(Allen Wu)差点被免职后,合法控制了公司。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赛格斯(Simon Segars)表示,与吴雄昂的纠纷“完全在控制之中,我对此并不担心”,与软银(SoftBank)关系密切的人士也声称,事情已经“解决”。但来自中国的两名知情人士表示,有关吴雄昂离职的谈判仍在进行中。一名与吴雄昂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他“仍是ARM中国的董事长”。

一位与ARM中国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ARM中国的投资者试图借助在北京的关系来打破僵局,他们甚至游说深圳地方官员,强调此事对中国的投资环境会有影响。但一名了解此案的律师表示,吴雄昂也得到部分政府官员的支持。

ARM中国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就传言置评。

去年ARM曾表示,美国的限制措施迫使其停止与华为分享技术。但这种停止是暂时的,华为海思的首席信息官刁焱秋对此表示赞赏。他表示:“ARM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现在的情况已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软银曾在2018年指出,中国贡献了ARM总销售额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英伟达收购ARM在中国引发担忧

发布日期:2020-09-17 15:57
中国芯片行业敦促政府对这笔收购交易进行审查,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芯片行业敦促北京方面对英伟达(Nvidia)以400亿美元收购ARM的交易进行审查,并警告称,该交易将使美国得以掌控几乎所有手机芯片都会使用到的关键技术。

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Beijing Semiconductor Association)副秘书长朱晶表示,由一家美国公司拥有ARM是让人信不过的——中国设计的芯片95%使用ARM的节能芯片设计。

“看看美国怎么对待华为(Huawei)的。如果ARM被一家美国企业收购,大家都会担心,”朱晶对澎湃新闻(The Paper)表示。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也在周三敦促中国政府进行干预。“ARM可能被政治化,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科技公司的技术武器,这种可能性必须认真对待,”该报的一篇社论警告称。

华为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也使用ARM的架构,该公司员工也对这笔收购交易感到担忧。“ARM被收购后还能设法向我们提供IP吗?不得不说,我有点担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思芯片设计师表示。“这无疑让我们目前的处境雪上加霜,”另一位设计师表示。华为拒绝置评。

ARM在中国与有广泛关系的私募股权公司厚朴(Hopu)有一家合资公司,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有权审查英伟达的这笔收购交易。此外,中国的反垄断法明确提出,监管机构要判断任何交易对中国国家发展的影响。

反垄断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政府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会引发中国人的激烈争论,”一位要求匿名的香港律师表示,“现在要在这个领域完成一起合并交易一定是疯了。”

另一名律师表示,尽管中国政府很少直接阻止交易,但可能会让该交易无限期拖延下去,就像对高通(Qualcomm)收购荷兰芯片公司恩智浦(NXP)的交易那样,或者坚持要求收购方采取代价高昂的补救措施,从而迫使英伟达放弃交易。

另一方面,英伟达拥有一些筹码,它可以选择退出严重依赖ARM设计和英伟达图形处理器的中国市场。但一家中国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表示,这将是一个“核选项”,因为一旦从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退出,英伟达将很难再次进入。“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这位律师表示。

瑞信(Credit Suisse)分析师表示,该交易“在监管层面存在重大的风险,尤其是来自中国的风险”,而方舟投资(Ark Invest)的James Wang认为,交易成功几率为“50%”。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该公司预计会花一些时间与中国监管机构沟通,并表示他“完全有信心”获得批准,就像今年早些时候收购以色列芯片设计公司迈络思(Mellanox Technologies)的交易一样。

黄仁勋表示,ARM已有的知识产权(IP)是过去30年间在剑桥创造和发展的,该公司的总部将继续设在英国。“技术的根源不会改变。因此,ARM现在属于一家美国公司或是一家日本公司,不会给出口管制带来任何改变,”他表示。

但世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的出口管制专家宋慧婷(Wendy Wysong)表示,随着该公司美国员工、资金和技术的增多,ARM最终可能会落入美国制裁的管辖范围。

“在芯片设计中使用的技术和软件方面将会有更多的美国元素,这家美国母公司将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和话语权,他们能说,为了消除风险,我们不再卖给中国了,”宋慧婷表示。

英伟达希望在大约18个月内完成交易。除了要获得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外,该公司还必须解决ARM在华合资公司的一起纷争。ARM中国的董事长吴雄昂(Allen Wu)差点被免职后,合法控制了公司。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赛格斯(Simon Segars)表示,与吴雄昂的纠纷“完全在控制之中,我对此并不担心”,与软银(SoftBank)关系密切的人士也声称,事情已经“解决”。但来自中国的两名知情人士表示,有关吴雄昂离职的谈判仍在进行中。一名与吴雄昂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他“仍是ARM中国的董事长”。

一位与ARM中国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ARM中国的投资者试图借助在北京的关系来打破僵局,他们甚至游说深圳地方官员,强调此事对中国的投资环境会有影响。但一名了解此案的律师表示,吴雄昂也得到部分政府官员的支持。

ARM中国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就传言置评。

去年ARM曾表示,美国的限制措施迫使其停止与华为分享技术。但这种停止是暂时的,华为海思的首席信息官刁焱秋对此表示赞赏。他表示:“ARM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现在的情况已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软银曾在2018年指出,中国贡献了ARM总销售额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芯片行业敦促政府对这笔收购交易进行审查,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芯片行业敦促北京方面对英伟达(Nvidia)以400亿美元收购ARM的交易进行审查,并警告称,该交易将使美国得以掌控几乎所有手机芯片都会使用到的关键技术。

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Beijing Semiconductor Association)副秘书长朱晶表示,由一家美国公司拥有ARM是让人信不过的——中国设计的芯片95%使用ARM的节能芯片设计。

“看看美国怎么对待华为(Huawei)的。如果ARM被一家美国企业收购,大家都会担心,”朱晶对澎湃新闻(The Paper)表示。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也在周三敦促中国政府进行干预。“ARM可能被政治化,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科技公司的技术武器,这种可能性必须认真对待,”该报的一篇社论警告称。

华为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也使用ARM的架构,该公司员工也对这笔收购交易感到担忧。“ARM被收购后还能设法向我们提供IP吗?不得不说,我有点担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思芯片设计师表示。“这无疑让我们目前的处境雪上加霜,”另一位设计师表示。华为拒绝置评。

ARM在中国与有广泛关系的私募股权公司厚朴(Hopu)有一家合资公司,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有权审查英伟达的这笔收购交易。此外,中国的反垄断法明确提出,监管机构要判断任何交易对中国国家发展的影响。

反垄断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政府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会引发中国人的激烈争论,”一位要求匿名的香港律师表示,“现在要在这个领域完成一起合并交易一定是疯了。”

另一名律师表示,尽管中国政府很少直接阻止交易,但可能会让该交易无限期拖延下去,就像对高通(Qualcomm)收购荷兰芯片公司恩智浦(NXP)的交易那样,或者坚持要求收购方采取代价高昂的补救措施,从而迫使英伟达放弃交易。

另一方面,英伟达拥有一些筹码,它可以选择退出严重依赖ARM设计和英伟达图形处理器的中国市场。但一家中国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表示,这将是一个“核选项”,因为一旦从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退出,英伟达将很难再次进入。“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这位律师表示。

瑞信(Credit Suisse)分析师表示,该交易“在监管层面存在重大的风险,尤其是来自中国的风险”,而方舟投资(Ark Invest)的James Wang认为,交易成功几率为“50%”。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该公司预计会花一些时间与中国监管机构沟通,并表示他“完全有信心”获得批准,就像今年早些时候收购以色列芯片设计公司迈络思(Mellanox Technologies)的交易一样。

黄仁勋表示,ARM已有的知识产权(IP)是过去30年间在剑桥创造和发展的,该公司的总部将继续设在英国。“技术的根源不会改变。因此,ARM现在属于一家美国公司或是一家日本公司,不会给出口管制带来任何改变,”他表示。

但世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的出口管制专家宋慧婷(Wendy Wysong)表示,随着该公司美国员工、资金和技术的增多,ARM最终可能会落入美国制裁的管辖范围。

“在芯片设计中使用的技术和软件方面将会有更多的美国元素,这家美国母公司将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和话语权,他们能说,为了消除风险,我们不再卖给中国了,”宋慧婷表示。

英伟达希望在大约18个月内完成交易。除了要获得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外,该公司还必须解决ARM在华合资公司的一起纷争。ARM中国的董事长吴雄昂(Allen Wu)差点被免职后,合法控制了公司。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赛格斯(Simon Segars)表示,与吴雄昂的纠纷“完全在控制之中,我对此并不担心”,与软银(SoftBank)关系密切的人士也声称,事情已经“解决”。但来自中国的两名知情人士表示,有关吴雄昂离职的谈判仍在进行中。一名与吴雄昂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他“仍是ARM中国的董事长”。

一位与ARM中国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ARM中国的投资者试图借助在北京的关系来打破僵局,他们甚至游说深圳地方官员,强调此事对中国的投资环境会有影响。但一名了解此案的律师表示,吴雄昂也得到部分政府官员的支持。

ARM中国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就传言置评。

去年ARM曾表示,美国的限制措施迫使其停止与华为分享技术。但这种停止是暂时的,华为海思的首席信息官刁焱秋对此表示赞赏。他表示:“ARM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现在的情况已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软银曾在2018年指出,中国贡献了ARM总销售额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英伟达收购ARM在中国引发担忧

发布日期:2020-09-17 15:57
中国芯片行业敦促政府对这笔收购交易进行审查,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芯片行业敦促北京方面对英伟达(Nvidia)以400亿美元收购ARM的交易进行审查,并警告称,该交易将使美国得以掌控几乎所有手机芯片都会使用到的关键技术。

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Beijing Semiconductor Association)副秘书长朱晶表示,由一家美国公司拥有ARM是让人信不过的——中国设计的芯片95%使用ARM的节能芯片设计。

“看看美国怎么对待华为(Huawei)的。如果ARM被一家美国企业收购,大家都会担心,”朱晶对澎湃新闻(The Paper)表示。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也在周三敦促中国政府进行干预。“ARM可能被政治化,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科技公司的技术武器,这种可能性必须认真对待,”该报的一篇社论警告称。

华为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也使用ARM的架构,该公司员工也对这笔收购交易感到担忧。“ARM被收购后还能设法向我们提供IP吗?不得不说,我有点担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思芯片设计师表示。“这无疑让我们目前的处境雪上加霜,”另一位设计师表示。华为拒绝置评。

ARM在中国与有广泛关系的私募股权公司厚朴(Hopu)有一家合资公司,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有权审查英伟达的这笔收购交易。此外,中国的反垄断法明确提出,监管机构要判断任何交易对中国国家发展的影响。

反垄断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政府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会引发中国人的激烈争论,”一位要求匿名的香港律师表示,“现在要在这个领域完成一起合并交易一定是疯了。”

另一名律师表示,尽管中国政府很少直接阻止交易,但可能会让该交易无限期拖延下去,就像对高通(Qualcomm)收购荷兰芯片公司恩智浦(NXP)的交易那样,或者坚持要求收购方采取代价高昂的补救措施,从而迫使英伟达放弃交易。

另一方面,英伟达拥有一些筹码,它可以选择退出严重依赖ARM设计和英伟达图形处理器的中国市场。但一家中国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表示,这将是一个“核选项”,因为一旦从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退出,英伟达将很难再次进入。“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这位律师表示。

瑞信(Credit Suisse)分析师表示,该交易“在监管层面存在重大的风险,尤其是来自中国的风险”,而方舟投资(Ark Invest)的James Wang认为,交易成功几率为“50%”。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该公司预计会花一些时间与中国监管机构沟通,并表示他“完全有信心”获得批准,就像今年早些时候收购以色列芯片设计公司迈络思(Mellanox Technologies)的交易一样。

黄仁勋表示,ARM已有的知识产权(IP)是过去30年间在剑桥创造和发展的,该公司的总部将继续设在英国。“技术的根源不会改变。因此,ARM现在属于一家美国公司或是一家日本公司,不会给出口管制带来任何改变,”他表示。

但世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的出口管制专家宋慧婷(Wendy Wysong)表示,随着该公司美国员工、资金和技术的增多,ARM最终可能会落入美国制裁的管辖范围。

“在芯片设计中使用的技术和软件方面将会有更多的美国元素,这家美国母公司将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和话语权,他们能说,为了消除风险,我们不再卖给中国了,”宋慧婷表示。

英伟达希望在大约18个月内完成交易。除了要获得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外,该公司还必须解决ARM在华合资公司的一起纷争。ARM中国的董事长吴雄昂(Allen Wu)差点被免职后,合法控制了公司。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赛格斯(Simon Segars)表示,与吴雄昂的纠纷“完全在控制之中,我对此并不担心”,与软银(SoftBank)关系密切的人士也声称,事情已经“解决”。但来自中国的两名知情人士表示,有关吴雄昂离职的谈判仍在进行中。一名与吴雄昂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他“仍是ARM中国的董事长”。

一位与ARM中国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ARM中国的投资者试图借助在北京的关系来打破僵局,他们甚至游说深圳地方官员,强调此事对中国的投资环境会有影响。但一名了解此案的律师表示,吴雄昂也得到部分政府官员的支持。

ARM中国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就传言置评。

去年ARM曾表示,美国的限制措施迫使其停止与华为分享技术。但这种停止是暂时的,华为海思的首席信息官刁焱秋对此表示赞赏。他表示:“ARM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现在的情况已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软银曾在2018年指出,中国贡献了ARM总销售额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芯片行业敦促政府对这笔收购交易进行审查,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芯片行业敦促北京方面对英伟达(Nvidia)以400亿美元收购ARM的交易进行审查,并警告称,该交易将使美国得以掌控几乎所有手机芯片都会使用到的关键技术。

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Beijing Semiconductor Association)副秘书长朱晶表示,由一家美国公司拥有ARM是让人信不过的——中国设计的芯片95%使用ARM的节能芯片设计。

“看看美国怎么对待华为(Huawei)的。如果ARM被一家美国企业收购,大家都会担心,”朱晶对澎湃新闻(The Paper)表示。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也在周三敦促中国政府进行干预。“ARM可能被政治化,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科技公司的技术武器,这种可能性必须认真对待,”该报的一篇社论警告称。

华为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也使用ARM的架构,该公司员工也对这笔收购交易感到担忧。“ARM被收购后还能设法向我们提供IP吗?不得不说,我有点担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思芯片设计师表示。“这无疑让我们目前的处境雪上加霜,”另一位设计师表示。华为拒绝置评。

ARM在中国与有广泛关系的私募股权公司厚朴(Hopu)有一家合资公司,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有权审查英伟达的这笔收购交易。此外,中国的反垄断法明确提出,监管机构要判断任何交易对中国国家发展的影响。

反垄断律师表示,该交易要获得中国政府批准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会引发中国人的激烈争论,”一位要求匿名的香港律师表示,“现在要在这个领域完成一起合并交易一定是疯了。”

另一名律师表示,尽管中国政府很少直接阻止交易,但可能会让该交易无限期拖延下去,就像对高通(Qualcomm)收购荷兰芯片公司恩智浦(NXP)的交易那样,或者坚持要求收购方采取代价高昂的补救措施,从而迫使英伟达放弃交易。

另一方面,英伟达拥有一些筹码,它可以选择退出严重依赖ARM设计和英伟达图形处理器的中国市场。但一家中国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表示,这将是一个“核选项”,因为一旦从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退出,英伟达将很难再次进入。“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这位律师表示。

瑞信(Credit Suisse)分析师表示,该交易“在监管层面存在重大的风险,尤其是来自中国的风险”,而方舟投资(Ark Invest)的James Wang认为,交易成功几率为“50%”。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该公司预计会花一些时间与中国监管机构沟通,并表示他“完全有信心”获得批准,就像今年早些时候收购以色列芯片设计公司迈络思(Mellanox Technologies)的交易一样。

黄仁勋表示,ARM已有的知识产权(IP)是过去30年间在剑桥创造和发展的,该公司的总部将继续设在英国。“技术的根源不会改变。因此,ARM现在属于一家美国公司或是一家日本公司,不会给出口管制带来任何改变,”他表示。

但世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的出口管制专家宋慧婷(Wendy Wysong)表示,随着该公司美国员工、资金和技术的增多,ARM最终可能会落入美国制裁的管辖范围。

“在芯片设计中使用的技术和软件方面将会有更多的美国元素,这家美国母公司将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和话语权,他们能说,为了消除风险,我们不再卖给中国了,”宋慧婷表示。

英伟达希望在大约18个月内完成交易。除了要获得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外,该公司还必须解决ARM在华合资公司的一起纷争。ARM中国的董事长吴雄昂(Allen Wu)差点被免职后,合法控制了公司。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赛格斯(Simon Segars)表示,与吴雄昂的纠纷“完全在控制之中,我对此并不担心”,与软银(SoftBank)关系密切的人士也声称,事情已经“解决”。但来自中国的两名知情人士表示,有关吴雄昂离职的谈判仍在进行中。一名与吴雄昂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他“仍是ARM中国的董事长”。

一位与ARM中国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ARM中国的投资者试图借助在北京的关系来打破僵局,他们甚至游说深圳地方官员,强调此事对中国的投资环境会有影响。但一名了解此案的律师表示,吴雄昂也得到部分政府官员的支持。

ARM中国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就传言置评。

去年ARM曾表示,美国的限制措施迫使其停止与华为分享技术。但这种停止是暂时的,华为海思的首席信息官刁焱秋对此表示赞赏。他表示:“ARM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现在的情况已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软银曾在2018年指出,中国贡献了ARM总销售额的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