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三次家暴、为逃生跳楼导致重伤后,刘女士申请离婚但遭驳回,直到她被殴打的视频在社交网络引发舆论关注。该案引发了对家暴及女性难以在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讨论。


监控录像显示,2019年8月,刘女士在商丘遭到丈夫殴打。

 | 黄瑞黎

OR--商业新媒体 】她的时装店里只有她和丈夫两人,但监控摄像头拍下了的一切:他把她推倒在地,打她,扇她耳光,拽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她。

最近网上流传的这段去年拍摄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把她拖进了另一个房间。几分钟后,这名头发蓬乱的女子从中国中部城市商丘一栋楼的二层坠落到楼下的马路上。这名女子姓刘(应当事人要求,本文中文版仅公开其姓氏——编注),她后来说,跳楼是她唯一的逃生办法。

遭受家暴后,刘女士躺在医院里,腰部、胸部和眼窝骨折,下肢暂时瘫痪,她说她决定永远离开丈夫。

但法院不同意。

刘女士的离婚案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围绕中国女性面临的两个最大问题的辩论:普遍存在的家庭暴力,以及在不利于她们的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困难。

全国妇联201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四分之一的女性曾遭受辱骂或殴打,或被配偶限制人身自由。但活动人士援引被虐待妇女的采访估计,这个数字要高得多,尤其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千百万人被禁足家中之后。

尽管中国已在2016年出台了反家庭暴力法,但极少处罚违法者。婚内强奸仍然合法,女性说法院的限制令很少得到执行。

就连离婚也将变得更加困难,政府打算从明年开始强制要求想分手的夫妻经过一个30天的“离婚冷静期”。对中国不断上升的离婚率感到担忧的立法者认为,这项新要求将防止夫妻轻率离婚,但妇女权益倡导者说,这将拖延受害者被困在虐待婚姻中的时间。

刘女士现年24岁,2017年在商丘与同为24岁的高中恋人窦家豪(音)结婚,问题在婚后一年出现了。(商丘是一座有700多万人口的城市。)刘女士在采访中说,恋爱期间,他对她非常好。后来,窦先生在2018年4月赌博时输掉了5万元,回到家后动手打了她。

“我第一次没有报警,因为在第一次的时候,我没有把这个行为归类到家暴,”刘女士说。“当时‘家暴’这个词还没有印到每个人的脑海里面。”

她离开窦先生独自生活了一个多月,但刘女士说,他向她道了歉,并求她回来。刘女士说,她决定不离开他,因为他们现在快三岁的儿子当时还是个婴儿。

刘女士说,2019年7月,她向婆婆抱怨丈夫整夜都在外面打牌。她还说,老太太把儿子骂了一顿,结果他大怒,打了她。

刘女士说,第二次被打后,她上知乎检索“家暴有哪些特点”。这是一个让用户提问和回答问题的网站。

刘女士回忆说,检索结果中有在争吵时掐配偶的脖子、说希望其死的,或有威胁配偶家人行为的。她丈夫做了所有这些事情。

尽管刘女士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证据去报警,但她决定应该结束他们的婚姻。

但据刘女士的说法,她还没来得及那样做,第三次家暴就发生了。

2019年8月,窦先生在赌博时被他妈当着朋友的面骂了一顿,之后他异常愤怒。刘女士说,他的怒火把他妈吓坏了,她赶紧给刘女士发了条短信:“锁门快跑。”

那天晚上,刘女士回到了娘家。但六天后,她以为丈夫不在城里,回到了自己的时装店。但他冲进店里,把她推倒在地,扇她耳光,抢走了她的手机,还说要杀死她,刘女士回忆道。
刘女士说,不被打的唯一办法是从窗户跳下来,她光着脚重重地落到地上。监控录像显示,窦先生悠闲地从楼上的窗口探出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楼下,吃惊的路人试图帮助刘女士。

“可以看出他其实已经到达心理变态了,”刘女士说,她目前正在康复,仍需要用轮椅。“他不是说激情打人的那种,他打我纯属表达自己的施暴欲。”

窦先生目前正被警方羁押,记者无法联系到他置评。刘女士说,他的父母曾更换手机号码,因此她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们。她的律师也表示,没有窦先生律师的详细联系方式。

直到最近几年,中国才逐渐把家庭暴力视为一个严重问题。中国的法律基本上是由男性制定和执行的,大家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几起广受关注的案件已引起人们对家暴的注意,中国东部的一个城市最近开始让人们在结婚前查查对象是否有家暴史。

但家暴受害者常常遇到中国法律系统的阻力,这会让他们不愿寻求帮助。尽管中国的《婚姻法》明确规定,家庭暴力是离婚的充分理由,但许多法院以维持社会和家庭和谐为名,鼓励夫妻尝试调解。

同样,虽然反家庭暴力法让获得限制令变得更容易了,但法官经常要求受害者出示遭受身体暴力的证据,而不考虑言语和情感虐待。据北京妇女权益组织“为平”的数据,从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生效起,到2018年12月,中国法院只收到了5860份禁制令申请,批准了不到三分之二的申请。

据活动人士称,问题的根源是一种存在于警察和法院的观念,认为离婚不好,婚姻是社会的基石。

“根本来说,还是观念的问题,把离婚看成是个人的失败,”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的冯媛(音)说。

遭受了三次家暴后,刘女士说,她的公婆试图说服她继续维持婚姻,承诺给她一辆车和一套房子。她拒绝了。公婆已从今年3月起停止支付她的医疗费用。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报警后也没有得到多少同情。警方认为跳楼是她受伤的主要原因,一个法医委员会只认为她左眼窝破裂是窦先生的责任,据《纽约时报》看到的报告副本,将她的眼伤描述为“轻伤”。

2019年11月对刘女士的伤情进行第二次鉴定的结论是,窦先生对刘女士造成了“一级轻伤”,将案件提升为刑事案件。窦先生已于今年3月被拘留,并被控犯有故意伤害罪。

今年6月,刘女士在河南省柘城县法院提出离婚申请,她出示了在服装店被殴打的视频作为证据。法院驳回了她的申请,理由是窦先生不同意离婚,他们应该寻求调解。法院还告诉刘女士,在她丈夫的刑事案件未处理之前,她不能离婚。

“我没有想到说第一次开庭没有直接宣判这个离婚的结果,”刘女士说。

作为向法院施压的办法,刘女士将自己被殴打的视频上传到中国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出来为她说话,微博上一个关于她的话题标签的点击量已超过10亿次。新闻媒体蜂拥而至。

没过多久,一名法官打电话给刘女士说,不需要进行调解了,法院很快就会做出判决。7月28日,也就是她把视频传到网上三周后,她获准离婚。

“很高兴,”刘女士说,她准备把时装店装修一下,重新开业。“就是觉得得偿所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她不堪家暴跳楼,离婚为何如此艰难?

发布日期:2020-09-17 14:36
遭遇三次家暴、为逃生跳楼导致重伤后,刘女士申请离婚但遭驳回,直到她被殴打的视频在社交网络引发舆论关注。该案引发了对家暴及女性难以在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讨论。


监控录像显示,2019年8月,刘女士在商丘遭到丈夫殴打。

 | 黄瑞黎

OR--商业新媒体 】她的时装店里只有她和丈夫两人,但监控摄像头拍下了的一切:他把她推倒在地,打她,扇她耳光,拽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她。

最近网上流传的这段去年拍摄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把她拖进了另一个房间。几分钟后,这名头发蓬乱的女子从中国中部城市商丘一栋楼的二层坠落到楼下的马路上。这名女子姓刘(应当事人要求,本文中文版仅公开其姓氏——编注),她后来说,跳楼是她唯一的逃生办法。

遭受家暴后,刘女士躺在医院里,腰部、胸部和眼窝骨折,下肢暂时瘫痪,她说她决定永远离开丈夫。

但法院不同意。

刘女士的离婚案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围绕中国女性面临的两个最大问题的辩论:普遍存在的家庭暴力,以及在不利于她们的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困难。

全国妇联201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四分之一的女性曾遭受辱骂或殴打,或被配偶限制人身自由。但活动人士援引被虐待妇女的采访估计,这个数字要高得多,尤其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千百万人被禁足家中之后。

尽管中国已在2016年出台了反家庭暴力法,但极少处罚违法者。婚内强奸仍然合法,女性说法院的限制令很少得到执行。

就连离婚也将变得更加困难,政府打算从明年开始强制要求想分手的夫妻经过一个30天的“离婚冷静期”。对中国不断上升的离婚率感到担忧的立法者认为,这项新要求将防止夫妻轻率离婚,但妇女权益倡导者说,这将拖延受害者被困在虐待婚姻中的时间。

刘女士现年24岁,2017年在商丘与同为24岁的高中恋人窦家豪(音)结婚,问题在婚后一年出现了。(商丘是一座有700多万人口的城市。)刘女士在采访中说,恋爱期间,他对她非常好。后来,窦先生在2018年4月赌博时输掉了5万元,回到家后动手打了她。

“我第一次没有报警,因为在第一次的时候,我没有把这个行为归类到家暴,”刘女士说。“当时‘家暴’这个词还没有印到每个人的脑海里面。”

她离开窦先生独自生活了一个多月,但刘女士说,他向她道了歉,并求她回来。刘女士说,她决定不离开他,因为他们现在快三岁的儿子当时还是个婴儿。

刘女士说,2019年7月,她向婆婆抱怨丈夫整夜都在外面打牌。她还说,老太太把儿子骂了一顿,结果他大怒,打了她。

刘女士说,第二次被打后,她上知乎检索“家暴有哪些特点”。这是一个让用户提问和回答问题的网站。

刘女士回忆说,检索结果中有在争吵时掐配偶的脖子、说希望其死的,或有威胁配偶家人行为的。她丈夫做了所有这些事情。

尽管刘女士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证据去报警,但她决定应该结束他们的婚姻。

但据刘女士的说法,她还没来得及那样做,第三次家暴就发生了。

2019年8月,窦先生在赌博时被他妈当着朋友的面骂了一顿,之后他异常愤怒。刘女士说,他的怒火把他妈吓坏了,她赶紧给刘女士发了条短信:“锁门快跑。”

那天晚上,刘女士回到了娘家。但六天后,她以为丈夫不在城里,回到了自己的时装店。但他冲进店里,把她推倒在地,扇她耳光,抢走了她的手机,还说要杀死她,刘女士回忆道。
刘女士说,不被打的唯一办法是从窗户跳下来,她光着脚重重地落到地上。监控录像显示,窦先生悠闲地从楼上的窗口探出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楼下,吃惊的路人试图帮助刘女士。

“可以看出他其实已经到达心理变态了,”刘女士说,她目前正在康复,仍需要用轮椅。“他不是说激情打人的那种,他打我纯属表达自己的施暴欲。”

窦先生目前正被警方羁押,记者无法联系到他置评。刘女士说,他的父母曾更换手机号码,因此她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们。她的律师也表示,没有窦先生律师的详细联系方式。

直到最近几年,中国才逐渐把家庭暴力视为一个严重问题。中国的法律基本上是由男性制定和执行的,大家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几起广受关注的案件已引起人们对家暴的注意,中国东部的一个城市最近开始让人们在结婚前查查对象是否有家暴史。

但家暴受害者常常遇到中国法律系统的阻力,这会让他们不愿寻求帮助。尽管中国的《婚姻法》明确规定,家庭暴力是离婚的充分理由,但许多法院以维持社会和家庭和谐为名,鼓励夫妻尝试调解。

同样,虽然反家庭暴力法让获得限制令变得更容易了,但法官经常要求受害者出示遭受身体暴力的证据,而不考虑言语和情感虐待。据北京妇女权益组织“为平”的数据,从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生效起,到2018年12月,中国法院只收到了5860份禁制令申请,批准了不到三分之二的申请。

据活动人士称,问题的根源是一种存在于警察和法院的观念,认为离婚不好,婚姻是社会的基石。

“根本来说,还是观念的问题,把离婚看成是个人的失败,”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的冯媛(音)说。

遭受了三次家暴后,刘女士说,她的公婆试图说服她继续维持婚姻,承诺给她一辆车和一套房子。她拒绝了。公婆已从今年3月起停止支付她的医疗费用。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报警后也没有得到多少同情。警方认为跳楼是她受伤的主要原因,一个法医委员会只认为她左眼窝破裂是窦先生的责任,据《纽约时报》看到的报告副本,将她的眼伤描述为“轻伤”。

2019年11月对刘女士的伤情进行第二次鉴定的结论是,窦先生对刘女士造成了“一级轻伤”,将案件提升为刑事案件。窦先生已于今年3月被拘留,并被控犯有故意伤害罪。

今年6月,刘女士在河南省柘城县法院提出离婚申请,她出示了在服装店被殴打的视频作为证据。法院驳回了她的申请,理由是窦先生不同意离婚,他们应该寻求调解。法院还告诉刘女士,在她丈夫的刑事案件未处理之前,她不能离婚。

“我没有想到说第一次开庭没有直接宣判这个离婚的结果,”刘女士说。

作为向法院施压的办法,刘女士将自己被殴打的视频上传到中国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出来为她说话,微博上一个关于她的话题标签的点击量已超过10亿次。新闻媒体蜂拥而至。

没过多久,一名法官打电话给刘女士说,不需要进行调解了,法院很快就会做出判决。7月28日,也就是她把视频传到网上三周后,她获准离婚。

“很高兴,”刘女士说,她准备把时装店装修一下,重新开业。“就是觉得得偿所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遭遇三次家暴、为逃生跳楼导致重伤后,刘女士申请离婚但遭驳回,直到她被殴打的视频在社交网络引发舆论关注。该案引发了对家暴及女性难以在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讨论。


监控录像显示,2019年8月,刘女士在商丘遭到丈夫殴打。

 | 黄瑞黎

OR--商业新媒体 】她的时装店里只有她和丈夫两人,但监控摄像头拍下了的一切:他把她推倒在地,打她,扇她耳光,拽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她。

最近网上流传的这段去年拍摄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把她拖进了另一个房间。几分钟后,这名头发蓬乱的女子从中国中部城市商丘一栋楼的二层坠落到楼下的马路上。这名女子姓刘(应当事人要求,本文中文版仅公开其姓氏——编注),她后来说,跳楼是她唯一的逃生办法。

遭受家暴后,刘女士躺在医院里,腰部、胸部和眼窝骨折,下肢暂时瘫痪,她说她决定永远离开丈夫。

但法院不同意。

刘女士的离婚案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围绕中国女性面临的两个最大问题的辩论:普遍存在的家庭暴力,以及在不利于她们的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困难。

全国妇联201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四分之一的女性曾遭受辱骂或殴打,或被配偶限制人身自由。但活动人士援引被虐待妇女的采访估计,这个数字要高得多,尤其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千百万人被禁足家中之后。

尽管中国已在2016年出台了反家庭暴力法,但极少处罚违法者。婚内强奸仍然合法,女性说法院的限制令很少得到执行。

就连离婚也将变得更加困难,政府打算从明年开始强制要求想分手的夫妻经过一个30天的“离婚冷静期”。对中国不断上升的离婚率感到担忧的立法者认为,这项新要求将防止夫妻轻率离婚,但妇女权益倡导者说,这将拖延受害者被困在虐待婚姻中的时间。

刘女士现年24岁,2017年在商丘与同为24岁的高中恋人窦家豪(音)结婚,问题在婚后一年出现了。(商丘是一座有700多万人口的城市。)刘女士在采访中说,恋爱期间,他对她非常好。后来,窦先生在2018年4月赌博时输掉了5万元,回到家后动手打了她。

“我第一次没有报警,因为在第一次的时候,我没有把这个行为归类到家暴,”刘女士说。“当时‘家暴’这个词还没有印到每个人的脑海里面。”

她离开窦先生独自生活了一个多月,但刘女士说,他向她道了歉,并求她回来。刘女士说,她决定不离开他,因为他们现在快三岁的儿子当时还是个婴儿。

刘女士说,2019年7月,她向婆婆抱怨丈夫整夜都在外面打牌。她还说,老太太把儿子骂了一顿,结果他大怒,打了她。

刘女士说,第二次被打后,她上知乎检索“家暴有哪些特点”。这是一个让用户提问和回答问题的网站。

刘女士回忆说,检索结果中有在争吵时掐配偶的脖子、说希望其死的,或有威胁配偶家人行为的。她丈夫做了所有这些事情。

尽管刘女士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证据去报警,但她决定应该结束他们的婚姻。

但据刘女士的说法,她还没来得及那样做,第三次家暴就发生了。

2019年8月,窦先生在赌博时被他妈当着朋友的面骂了一顿,之后他异常愤怒。刘女士说,他的怒火把他妈吓坏了,她赶紧给刘女士发了条短信:“锁门快跑。”

那天晚上,刘女士回到了娘家。但六天后,她以为丈夫不在城里,回到了自己的时装店。但他冲进店里,把她推倒在地,扇她耳光,抢走了她的手机,还说要杀死她,刘女士回忆道。
刘女士说,不被打的唯一办法是从窗户跳下来,她光着脚重重地落到地上。监控录像显示,窦先生悠闲地从楼上的窗口探出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楼下,吃惊的路人试图帮助刘女士。

“可以看出他其实已经到达心理变态了,”刘女士说,她目前正在康复,仍需要用轮椅。“他不是说激情打人的那种,他打我纯属表达自己的施暴欲。”

窦先生目前正被警方羁押,记者无法联系到他置评。刘女士说,他的父母曾更换手机号码,因此她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们。她的律师也表示,没有窦先生律师的详细联系方式。

直到最近几年,中国才逐渐把家庭暴力视为一个严重问题。中国的法律基本上是由男性制定和执行的,大家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几起广受关注的案件已引起人们对家暴的注意,中国东部的一个城市最近开始让人们在结婚前查查对象是否有家暴史。

但家暴受害者常常遇到中国法律系统的阻力,这会让他们不愿寻求帮助。尽管中国的《婚姻法》明确规定,家庭暴力是离婚的充分理由,但许多法院以维持社会和家庭和谐为名,鼓励夫妻尝试调解。

同样,虽然反家庭暴力法让获得限制令变得更容易了,但法官经常要求受害者出示遭受身体暴力的证据,而不考虑言语和情感虐待。据北京妇女权益组织“为平”的数据,从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生效起,到2018年12月,中国法院只收到了5860份禁制令申请,批准了不到三分之二的申请。

据活动人士称,问题的根源是一种存在于警察和法院的观念,认为离婚不好,婚姻是社会的基石。

“根本来说,还是观念的问题,把离婚看成是个人的失败,”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的冯媛(音)说。

遭受了三次家暴后,刘女士说,她的公婆试图说服她继续维持婚姻,承诺给她一辆车和一套房子。她拒绝了。公婆已从今年3月起停止支付她的医疗费用。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报警后也没有得到多少同情。警方认为跳楼是她受伤的主要原因,一个法医委员会只认为她左眼窝破裂是窦先生的责任,据《纽约时报》看到的报告副本,将她的眼伤描述为“轻伤”。

2019年11月对刘女士的伤情进行第二次鉴定的结论是,窦先生对刘女士造成了“一级轻伤”,将案件提升为刑事案件。窦先生已于今年3月被拘留,并被控犯有故意伤害罪。

今年6月,刘女士在河南省柘城县法院提出离婚申请,她出示了在服装店被殴打的视频作为证据。法院驳回了她的申请,理由是窦先生不同意离婚,他们应该寻求调解。法院还告诉刘女士,在她丈夫的刑事案件未处理之前,她不能离婚。

“我没有想到说第一次开庭没有直接宣判这个离婚的结果,”刘女士说。

作为向法院施压的办法,刘女士将自己被殴打的视频上传到中国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出来为她说话,微博上一个关于她的话题标签的点击量已超过10亿次。新闻媒体蜂拥而至。

没过多久,一名法官打电话给刘女士说,不需要进行调解了,法院很快就会做出判决。7月28日,也就是她把视频传到网上三周后,她获准离婚。

“很高兴,”刘女士说,她准备把时装店装修一下,重新开业。“就是觉得得偿所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她不堪家暴跳楼,离婚为何如此艰难?

发布日期:2020-09-17 14:36
遭遇三次家暴、为逃生跳楼导致重伤后,刘女士申请离婚但遭驳回,直到她被殴打的视频在社交网络引发舆论关注。该案引发了对家暴及女性难以在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讨论。


监控录像显示,2019年8月,刘女士在商丘遭到丈夫殴打。

 | 黄瑞黎

OR--商业新媒体 】她的时装店里只有她和丈夫两人,但监控摄像头拍下了的一切:他把她推倒在地,打她,扇她耳光,拽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她。

最近网上流传的这段去年拍摄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把她拖进了另一个房间。几分钟后,这名头发蓬乱的女子从中国中部城市商丘一栋楼的二层坠落到楼下的马路上。这名女子姓刘(应当事人要求,本文中文版仅公开其姓氏——编注),她后来说,跳楼是她唯一的逃生办法。

遭受家暴后,刘女士躺在医院里,腰部、胸部和眼窝骨折,下肢暂时瘫痪,她说她决定永远离开丈夫。

但法院不同意。

刘女士的离婚案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围绕中国女性面临的两个最大问题的辩论:普遍存在的家庭暴力,以及在不利于她们的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困难。

全国妇联201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四分之一的女性曾遭受辱骂或殴打,或被配偶限制人身自由。但活动人士援引被虐待妇女的采访估计,这个数字要高得多,尤其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千百万人被禁足家中之后。

尽管中国已在2016年出台了反家庭暴力法,但极少处罚违法者。婚内强奸仍然合法,女性说法院的限制令很少得到执行。

就连离婚也将变得更加困难,政府打算从明年开始强制要求想分手的夫妻经过一个30天的“离婚冷静期”。对中国不断上升的离婚率感到担忧的立法者认为,这项新要求将防止夫妻轻率离婚,但妇女权益倡导者说,这将拖延受害者被困在虐待婚姻中的时间。

刘女士现年24岁,2017年在商丘与同为24岁的高中恋人窦家豪(音)结婚,问题在婚后一年出现了。(商丘是一座有700多万人口的城市。)刘女士在采访中说,恋爱期间,他对她非常好。后来,窦先生在2018年4月赌博时输掉了5万元,回到家后动手打了她。

“我第一次没有报警,因为在第一次的时候,我没有把这个行为归类到家暴,”刘女士说。“当时‘家暴’这个词还没有印到每个人的脑海里面。”

她离开窦先生独自生活了一个多月,但刘女士说,他向她道了歉,并求她回来。刘女士说,她决定不离开他,因为他们现在快三岁的儿子当时还是个婴儿。

刘女士说,2019年7月,她向婆婆抱怨丈夫整夜都在外面打牌。她还说,老太太把儿子骂了一顿,结果他大怒,打了她。

刘女士说,第二次被打后,她上知乎检索“家暴有哪些特点”。这是一个让用户提问和回答问题的网站。

刘女士回忆说,检索结果中有在争吵时掐配偶的脖子、说希望其死的,或有威胁配偶家人行为的。她丈夫做了所有这些事情。

尽管刘女士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证据去报警,但她决定应该结束他们的婚姻。

但据刘女士的说法,她还没来得及那样做,第三次家暴就发生了。

2019年8月,窦先生在赌博时被他妈当着朋友的面骂了一顿,之后他异常愤怒。刘女士说,他的怒火把他妈吓坏了,她赶紧给刘女士发了条短信:“锁门快跑。”

那天晚上,刘女士回到了娘家。但六天后,她以为丈夫不在城里,回到了自己的时装店。但他冲进店里,把她推倒在地,扇她耳光,抢走了她的手机,还说要杀死她,刘女士回忆道。
刘女士说,不被打的唯一办法是从窗户跳下来,她光着脚重重地落到地上。监控录像显示,窦先生悠闲地从楼上的窗口探出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楼下,吃惊的路人试图帮助刘女士。

“可以看出他其实已经到达心理变态了,”刘女士说,她目前正在康复,仍需要用轮椅。“他不是说激情打人的那种,他打我纯属表达自己的施暴欲。”

窦先生目前正被警方羁押,记者无法联系到他置评。刘女士说,他的父母曾更换手机号码,因此她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们。她的律师也表示,没有窦先生律师的详细联系方式。

直到最近几年,中国才逐渐把家庭暴力视为一个严重问题。中国的法律基本上是由男性制定和执行的,大家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几起广受关注的案件已引起人们对家暴的注意,中国东部的一个城市最近开始让人们在结婚前查查对象是否有家暴史。

但家暴受害者常常遇到中国法律系统的阻力,这会让他们不愿寻求帮助。尽管中国的《婚姻法》明确规定,家庭暴力是离婚的充分理由,但许多法院以维持社会和家庭和谐为名,鼓励夫妻尝试调解。

同样,虽然反家庭暴力法让获得限制令变得更容易了,但法官经常要求受害者出示遭受身体暴力的证据,而不考虑言语和情感虐待。据北京妇女权益组织“为平”的数据,从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生效起,到2018年12月,中国法院只收到了5860份禁制令申请,批准了不到三分之二的申请。

据活动人士称,问题的根源是一种存在于警察和法院的观念,认为离婚不好,婚姻是社会的基石。

“根本来说,还是观念的问题,把离婚看成是个人的失败,”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的冯媛(音)说。

遭受了三次家暴后,刘女士说,她的公婆试图说服她继续维持婚姻,承诺给她一辆车和一套房子。她拒绝了。公婆已从今年3月起停止支付她的医疗费用。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报警后也没有得到多少同情。警方认为跳楼是她受伤的主要原因,一个法医委员会只认为她左眼窝破裂是窦先生的责任,据《纽约时报》看到的报告副本,将她的眼伤描述为“轻伤”。

2019年11月对刘女士的伤情进行第二次鉴定的结论是,窦先生对刘女士造成了“一级轻伤”,将案件提升为刑事案件。窦先生已于今年3月被拘留,并被控犯有故意伤害罪。

今年6月,刘女士在河南省柘城县法院提出离婚申请,她出示了在服装店被殴打的视频作为证据。法院驳回了她的申请,理由是窦先生不同意离婚,他们应该寻求调解。法院还告诉刘女士,在她丈夫的刑事案件未处理之前,她不能离婚。

“我没有想到说第一次开庭没有直接宣判这个离婚的结果,”刘女士说。

作为向法院施压的办法,刘女士将自己被殴打的视频上传到中国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出来为她说话,微博上一个关于她的话题标签的点击量已超过10亿次。新闻媒体蜂拥而至。

没过多久,一名法官打电话给刘女士说,不需要进行调解了,法院很快就会做出判决。7月28日,也就是她把视频传到网上三周后,她获准离婚。

“很高兴,”刘女士说,她准备把时装店装修一下,重新开业。“就是觉得得偿所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遭遇三次家暴、为逃生跳楼导致重伤后,刘女士申请离婚但遭驳回,直到她被殴打的视频在社交网络引发舆论关注。该案引发了对家暴及女性难以在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讨论。


监控录像显示,2019年8月,刘女士在商丘遭到丈夫殴打。

 | 黄瑞黎

OR--商业新媒体 】她的时装店里只有她和丈夫两人,但监控摄像头拍下了的一切:他把她推倒在地,打她,扇她耳光,拽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她。

最近网上流传的这段去年拍摄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把她拖进了另一个房间。几分钟后,这名头发蓬乱的女子从中国中部城市商丘一栋楼的二层坠落到楼下的马路上。这名女子姓刘(应当事人要求,本文中文版仅公开其姓氏——编注),她后来说,跳楼是她唯一的逃生办法。

遭受家暴后,刘女士躺在医院里,腰部、胸部和眼窝骨折,下肢暂时瘫痪,她说她决定永远离开丈夫。

但法院不同意。

刘女士的离婚案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围绕中国女性面临的两个最大问题的辩论:普遍存在的家庭暴力,以及在不利于她们的法律系统中伸张正义的困难。

全国妇联201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四分之一的女性曾遭受辱骂或殴打,或被配偶限制人身自由。但活动人士援引被虐待妇女的采访估计,这个数字要高得多,尤其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千百万人被禁足家中之后。

尽管中国已在2016年出台了反家庭暴力法,但极少处罚违法者。婚内强奸仍然合法,女性说法院的限制令很少得到执行。

就连离婚也将变得更加困难,政府打算从明年开始强制要求想分手的夫妻经过一个30天的“离婚冷静期”。对中国不断上升的离婚率感到担忧的立法者认为,这项新要求将防止夫妻轻率离婚,但妇女权益倡导者说,这将拖延受害者被困在虐待婚姻中的时间。

刘女士现年24岁,2017年在商丘与同为24岁的高中恋人窦家豪(音)结婚,问题在婚后一年出现了。(商丘是一座有700多万人口的城市。)刘女士在采访中说,恋爱期间,他对她非常好。后来,窦先生在2018年4月赌博时输掉了5万元,回到家后动手打了她。

“我第一次没有报警,因为在第一次的时候,我没有把这个行为归类到家暴,”刘女士说。“当时‘家暴’这个词还没有印到每个人的脑海里面。”

她离开窦先生独自生活了一个多月,但刘女士说,他向她道了歉,并求她回来。刘女士说,她决定不离开他,因为他们现在快三岁的儿子当时还是个婴儿。

刘女士说,2019年7月,她向婆婆抱怨丈夫整夜都在外面打牌。她还说,老太太把儿子骂了一顿,结果他大怒,打了她。

刘女士说,第二次被打后,她上知乎检索“家暴有哪些特点”。这是一个让用户提问和回答问题的网站。

刘女士回忆说,检索结果中有在争吵时掐配偶的脖子、说希望其死的,或有威胁配偶家人行为的。她丈夫做了所有这些事情。

尽管刘女士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证据去报警,但她决定应该结束他们的婚姻。

但据刘女士的说法,她还没来得及那样做,第三次家暴就发生了。

2019年8月,窦先生在赌博时被他妈当着朋友的面骂了一顿,之后他异常愤怒。刘女士说,他的怒火把他妈吓坏了,她赶紧给刘女士发了条短信:“锁门快跑。”

那天晚上,刘女士回到了娘家。但六天后,她以为丈夫不在城里,回到了自己的时装店。但他冲进店里,把她推倒在地,扇她耳光,抢走了她的手机,还说要杀死她,刘女士回忆道。
刘女士说,不被打的唯一办法是从窗户跳下来,她光着脚重重地落到地上。监控录像显示,窦先生悠闲地从楼上的窗口探出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楼下,吃惊的路人试图帮助刘女士。

“可以看出他其实已经到达心理变态了,”刘女士说,她目前正在康复,仍需要用轮椅。“他不是说激情打人的那种,他打我纯属表达自己的施暴欲。”

窦先生目前正被警方羁押,记者无法联系到他置评。刘女士说,他的父母曾更换手机号码,因此她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们。她的律师也表示,没有窦先生律师的详细联系方式。

直到最近几年,中国才逐渐把家庭暴力视为一个严重问题。中国的法律基本上是由男性制定和执行的,大家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几起广受关注的案件已引起人们对家暴的注意,中国东部的一个城市最近开始让人们在结婚前查查对象是否有家暴史。

但家暴受害者常常遇到中国法律系统的阻力,这会让他们不愿寻求帮助。尽管中国的《婚姻法》明确规定,家庭暴力是离婚的充分理由,但许多法院以维持社会和家庭和谐为名,鼓励夫妻尝试调解。

同样,虽然反家庭暴力法让获得限制令变得更容易了,但法官经常要求受害者出示遭受身体暴力的证据,而不考虑言语和情感虐待。据北京妇女权益组织“为平”的数据,从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生效起,到2018年12月,中国法院只收到了5860份禁制令申请,批准了不到三分之二的申请。

据活动人士称,问题的根源是一种存在于警察和法院的观念,认为离婚不好,婚姻是社会的基石。

“根本来说,还是观念的问题,把离婚看成是个人的失败,”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的冯媛(音)说。

遭受了三次家暴后,刘女士说,她的公婆试图说服她继续维持婚姻,承诺给她一辆车和一套房子。她拒绝了。公婆已从今年3月起停止支付她的医疗费用。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从二楼窗户跳下后,路人试图帮助她。直到最近,家庭暴力才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严重问题。

刘女士报警后也没有得到多少同情。警方认为跳楼是她受伤的主要原因,一个法医委员会只认为她左眼窝破裂是窦先生的责任,据《纽约时报》看到的报告副本,将她的眼伤描述为“轻伤”。

2019年11月对刘女士的伤情进行第二次鉴定的结论是,窦先生对刘女士造成了“一级轻伤”,将案件提升为刑事案件。窦先生已于今年3月被拘留,并被控犯有故意伤害罪。

今年6月,刘女士在河南省柘城县法院提出离婚申请,她出示了在服装店被殴打的视频作为证据。法院驳回了她的申请,理由是窦先生不同意离婚,他们应该寻求调解。法院还告诉刘女士,在她丈夫的刑事案件未处理之前,她不能离婚。

“我没有想到说第一次开庭没有直接宣判这个离婚的结果,”刘女士说。

作为向法院施压的办法,刘女士将自己被殴打的视频上传到中国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出来为她说话,微博上一个关于她的话题标签的点击量已超过10亿次。新闻媒体蜂拥而至。

没过多久,一名法官打电话给刘女士说,不需要进行调解了,法院很快就会做出判决。7月28日,也就是她把视频传到网上三周后,她获准离婚。

“很高兴,”刘女士说,她准备把时装店装修一下,重新开业。“就是觉得得偿所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