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潜在的反垄断诉讼、营收下滑和带领公司开辟新路的重任,一向行事低调的谷歌CEO皮查伊能胜任吗?



 | Rob Copeland

OR--商业新媒体 】说起谷歌(Google)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大多数都会想到老好人这三个字。

“他非常体贴,又很善良,”谷歌硬件部主管里克·奥斯特洛(Rick Osterloh)这样评价皮查伊。“桑达尔的脾气实在太好了,”这是前高管凯瓦尔·德赛(Keval Desai)给出的一句评语。“他总是很喜欢讲他孩子的事,”现任高管里希·钱德拉(Rishi Chandra)这样说。

这样看来,作为全球最大也有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的谷歌,确实有一位忠实可靠的掌舵人。刻意低调的行事作风让他在这家素来以个性冲突闻名的公司坐上了头把交椅。

但光有这些品质,并不足以让他应付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这一点也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

美国各州和联邦检方预计最快将于本月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谷歌庞大的广告业务哄抬了价格,谷歌对此全面否认。这些指控也把皮查伊放在了一个与他职业生涯初期所从事的工作完全相反的位置上。有前高管表示,大约15年前,皮查伊曾负责谷歌的反垄断事务,在他的游说下,欧盟当局决定对当时占主导地位的微软(Microsoft Co., MSFT)提起诉讼。

长期以来,谷歌一直以强大的智力和创新力为硅谷科技界所推崇,但如今也深陷于创新乏力的泥潭。该公司最近的增长几乎都来自于吸纳越来越多的线上广告。尽管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投入了不少资金,但谷歌至今没有像样的硬件产品面市。而自动驾驶汽车部门Waymo等外围公司也在烧钱,至今没看到什么成果。谷歌已经10多年没有一款大卖的消费品了。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谷歌更是爆出有史以来第一次季度营收减少,而其他科技巨头却依然保持强劲。

种种压力可能意味着现年48岁的皮查伊无法再躲避,必须痛下决心了。检方可能迫使他砍掉谷歌全球版图中的一些重要业务。同时,他还面临来自谷歌内部的压力,要为这家搜索巨头开辟一条数字广告以外的新路。

皮查伊从2015年起担任谷歌CEO,去年12月取代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晋升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的CEO,这让皮查伊在供职谷歌16年之后终于完成了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产品经理到佩奇“ L团队”成员的华丽变身。“L团队”指的是谷歌内部最核心的高管圈子,除了皮查伊之外,这个圈子中几乎所有人都先后离开了谷歌,原因五花八门,有的是因为战略错误,有的是找到了新的机会,还有一些是因为面临性骚扰指控。

迄今为止,皮查伊在很大程度上都避开了公司内部可能出现的直接冲突。他在全公司到处结盟,参与了谷歌众多部门和管理管队的项目,还和佩奇一起参加了几次“火人节”(Burning Man)活动。开会的时候,皮查伊通常少言寡语,甚至一言不发,回答问题也比较迂回,有时候会要求给自己更多时间,私下做出决定。员工们说,在召开大型会议前,常常可以看到他独自一人在大厅里,边踱步边思考。

“他得到了CEO的职位,”德赛说:“因为他是当时唯一不想做CEO的人。”

谷歌成立于1998年,致力于搜索引擎业务,当时的口号是“把全世界的信息组织起来”。后来,谷歌成为美国最后一批伟大的企业巨头之一,拥有超过20万名全职和合同工。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为数以十亿计的全球用户提供线上和线下服务,其中包括一个硬件部门,YouTube视频平台和一家网络供应商。

谷歌的发展不可谓不顺。自从2015年10月皮查伊晋升谷歌CEO以来,Alphabet的股价上涨了112%。仅去年一年,公司利润就高达350亿美元。





皮查伊是一个受习惯支配的人,在视察谷歌首尔办公室的时候,他经常会去同一家墨西哥餐厅,点素食墨西哥卷饼外卖。他出门的时候会自带姜汁汽水和生姜锭剂以防生病,他还很喜欢嚼口香糖。同事们说,他每天都会去谷歌的免费小卖部拿口香糖,所以总能找到机会和他聊上几句。

皮查伊有时候谨慎得过分。7月下旬,在众议院的公开听证会上,他起先不愿意回答谷歌是否会拒绝使用奴工来制造其产品,说自己需要“进一步讨论”这件事。

稍后,当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被问到同一个问题时,贝佐斯回答说:“会”。

一些现任和前任高管表示,他们很难读懂皮查伊的情绪。知情人士说,包括云计算和搜索业务前负责人在内的几位高管都对他缓慢的决策步伐感到沮丧,因而辞职。

“如果说谷歌内部(对皮查伊)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各种意见太多了,而我们又无法从桑达尔那里听到充分的见解,不知道真正该做什么。”

谷歌Nest部门副总裁钱德拉说,去年他给皮查伊送去了一个智能家居控制器的原型产品,最后只收到皮查伊的一条反馈:给相机添加自拍模式。皮查伊说,这个点子是他的孩子们想出来的。

皮查伊、佩奇和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皮查伊通过一位代表做出回应,建议记者采访几位现任和前任下属及同事,他们可以代他发言。尽管所有人都赞扬他的领导才能,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他私下是什么样子。有人说他喜欢玛格丽塔酒,但也有人说他更喜欢意大利葡萄酒。

“他富有同情心,所以非常关心别人,”负责谷歌移动平台Android和浏览器Chrome等部门的高级副总裁浩史·洛克海默(Hiroshi Lockheimer)说:“这是你的一种感觉,倒并不一定与某件事情相关联。”

公司现任和前任高管均表示,皮查伊低调的形象背后藏着善于处理内部政治的灵巧手段,呈现出来的是对公司的忠诚。一位前高管回忆起自己在一次会议上与皮查伊出现了分歧,当时佩奇也在场,皮查伊在会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可在离开会议室后立刻就找到这名下属,悄悄地说:“在拉里面前我们永远不要起争执。”

上位

与皮查伊不同,在公司任职时间最长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一直把自己置于聚光灯下。2001年入职后,施密特主导了一系列的收购,这些收购来的资产如今依然是谷歌的主干业务,其中包括YouTube,Android和广告巨头DoubleClick。谷歌在2004年上市,让施密特成了亿万财富,也让他成为一名很有影响力的政治捐助者。

2011年,佩奇从施密特手中接过了指挥棒,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为了加快决策速度。佩奇行事强硬,对自己不喜欢的想法会怒批其“愚蠢”。他大力拓展了谷歌的“moonshot”项目,还讨论过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这样的重大计划。他还鼓励谷歌开发脑洞,比如利用热气球从空中提供网络,以及设立一个科学部门,试图研究出抗衰老的办法。

2012年,佩奇自曝患上了罕见的声带麻痹症,基本不再出头露面。此后,一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管理人员纷纷走入人们的视野。

这其中就包括在谷歌工作多年的皮查伊。皮查伊出生在印度南部的中型城市马杜赖,小时候和弟弟一起睡客厅,一睡就是好几年。皮查伊后来告诉同事,他小时候有两件事最难忘,一是家里买冰箱,二是装拨盘电话的时候。

詹妮弗·菲茨帕特里克(Jennifer Fitzpatrick)是谷歌最早的一批员工之一,她说:“当某种技术出现并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生活的时候,他会把技术的意义与个人经历联系起来。”

皮查伊在哈拉格布尔的印度理工学院获得了本科学位,后来又拿到奖学金去斯坦福大学和沃顿商学院深造。皮查伊的父亲是一名电气工程师,皮查伊第一次去美国的机票花掉了父亲一年多的薪水。

在2004年加入谷歌之前,皮查伊曾在半导体公司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和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Co.)任职。

那是硅谷的繁盛时期,对谷歌来说就更是如此。在经历了坎坷的上市之路后,谷歌的IPO取得巨大成功,公司内部现金充足,新点子层出不穷。皮查伊负责游说戴尔(Dell Inc.)等竞争对手在全世界售卖的电脑中预装谷歌的旗舰搜索引擎,并取得了成功。

皮查伊开始接受一些极重要的工作。他在幕后整理数据,向反垄断监管部门说明微软是如何垄断互联网搜索市场的。欧盟后来以涉嫌反竞争为由对微软处以7.32亿美元的天价罚款,在这之后,只有谷歌在2018年遭受的50亿美元罚金超越了这个纪录,当时也正是皮查伊担任CEO的时候。

皮查伊从2008年开始名声鹊起,至少在技术专家圈子里享有声望。当时他共同领导了对Chrome浏览器的开发,比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更快,也更精简。Chrome现在大约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70%。

入主

随着公司的崛起,谷歌高管对微软产生了一种执念。每逢周一,时任CEO的佩奇就会和直接向他汇报的高管开一整天的会,这其中就包括皮查伊。据当时出席会议的两个人回忆,高管们在会上会表现得很苦恼:“我们怎样才能不重蹈微软的覆辙?”他们担心谷歌会像微软一样丧失了主导地位。

皮查伊一直秉承渐进式的发展策略,同时加倍投入谷歌自家的产品。

2012年前后,他与时任社交平台Google Plus的负责人维克·贡多特拉(Vic Gundotra)发生了意见冲突,分歧的焦点在于,是否要在推出自己的产品之前就在苹果(Apple)的iPhone上推出消息功能。贡多特拉认为,谷歌的技术还不足以处理好这项功能。一位在场人士说,皮查伊沮丧地拍了桌子,然后说道:“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希望这个功能在所有设备上都成熟之前就发布出去。最后皮查伊赢了。

在成为CEO之前,他曾被调去负责移动软件Android业务,这也是他后期的重大晋升之一。两名前员工说,他在那里的主要举措就是节制这个部门的野心。他取消了让Android成为所有Google产品主导软件的计划,理由是将所有产品集成于一体会导致内部冲突。

这类决定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谷歌有时候会表现得像一个松散的产品联邦,不同产品之间的结合度比苹果和其他公司都要弱。例如,在通信功能中,谷歌自己的产品会相互竞争,Meet, Chat, Messages, Duo和Hangouts都是谷歌的应用,而谷歌表示并没打算把这些应用整合起来。

皮查伊不喜欢宣布坏消息。Jive Software前首席执行官托尼·辛格勒(Tony Zingale)回忆起皮查伊2014年的一件事,当时他告诉辛格勒,他得从Jive董事会辞职而投身谷歌了。皮查伊当时显得紧张不安,很过意不去,直到辛格勒说原谅他了。“你都能看出他松了一口气,”辛格勒说。

“他会为决策而苦恼,我以前告诉过他。”Twitter董事长、前谷歌高管帕特里克·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说:“我觉得再多抗酸剂都不够桑达尔吃的。”

2015年,谷歌拆分重组为大型集团Alphabet。一位知情人士说,佩奇的第一反应是继续担任Alphabet的CEO,谷歌不设CEO,但公司顾问告诉他,根据证券法,这不太可行。

取而代之的是让布林、佩奇和施密特保留对公司有表决权的股份的控制,他们对公司决策拥有最终决定权。皮查伊成为谷歌CEO,佩奇则领导Alphabet。

皮查伊击败了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等内部竞争对手,沃西基曾要求公司创始人让她直接向佩奇汇报。皮查伊对此表示反对,最后他赢了。

沃西基在通过发言人发表的声明中说:“我所说的是让YouTube建立自己的地位和文化,以便更好地为用户服务,而不是要与谷歌分割开来。”

皮查伊头一次享受了高职位给他带来的福利。他下令精心改造行政办公套房,添置了许多沙发和更多私人空间。公司发言人说,那是“合用区域”。而谷歌的一些人则为新改造的布局取了一个不同的名字:桑达尔的宫殿。

作为谷歌CEO,皮查伊的职责范围现在包括了谷歌的所有在线广告业务,这个庞大的业务占据了美国1,300亿美元数字广告市场近三分之一的份额,几乎包揽了公司全部利润来源。这其中包括在谷歌旗舰搜索引擎上投放的广告,以及出现在外部网站上但由谷歌投放的其他广告。



皮查伊再次采取了循序渐进的策略。2016年总统大选前后,谷歌高级广告主管向他提出了一项建议,终止搜索引擎上的政治广告。他们指出,政治广告产生的收入微乎其微,却会带来很多令人头疼的问题。

知情人士说,皮查伊否决了他们的建议,原因之一是不愿意引起政治波澜。谷歌在这次大选期间也继续接受政治广告的投放。

风波

皮查伊没能回避2017年8月的政治事件,当时有一份内部备忘录在公司政治观点左倾的员工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在这份备忘录中,谷歌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提出男性可能比女性更适合从事科技工作。

皮查伊这次一反常态,迅速采取了行动。虽然一些副手劝他让事件自行发酵,但他还是在一周内解雇了达莫尔。此举使谷歌成为保守派批评者的新公敌,达莫尔还因此提起诉讼,最终和解。

面对雇员的指责而选择屈从,也让皮查伊与他的高级副手戴安娜·格林(Diane Greene)之间的关系很快破裂。格林是Alphabet董事会成员、谷歌云计算部门负责人。格林曾与皮查伊讨论过公司是否要续约国防部的Maven项目,这个项目是要把人工智能与其计算机系统更好的整合在一起。然而当2018年这个项目被曝光的时候,数千员工签署了一份反对此项目的请愿书。

格林为这个项目做了辩护,并认为自己是得到皮查伊支持的。但由于抗议太过强烈,格林被要求要公开改口,对此她十分沮丧。知情人士说,这件事促使她在2019年初离开了谷歌。

知情人士说,目前担任苹果人工智能负责人的约翰·贾南德里亚(John Giannandrea)也是由于类似原因在几个月前从谷歌辞职出走的。

几名现任高管表示,皮查伊把谷歌看成一个大帐篷,帐篷里的各种产品可以改善许多用户的生活。在应皮查伊的要求安排的采访中,一些人表示,CEO要求公司的人工智能软件Google Assistant提供除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版本。他还致力于让这款软件在哪怕是谷歌最便宜的设备上都能运行。

今年1月,在新冠疫情成为全球话题之前,皮查伊花了好几个小时在家中阅读亚洲当地的媒体报道,并确信疫情会构成威胁。谷歌是3月中旬首批让员工在家办公的大公司之一,也是第一家将居家办公令延长到2021年中期的大型美国公司。知情人士说,皮查伊亲自打电话做了通知。

据谷歌副总裁、皮查伊的老友凯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说,皮查伊本人留在加州山景城总部工作,公司面临的压力也开始逐渐向他聚集。

大约13年前,这两个人曾共用一间办公室,喜欢彼此开开玩笑。有一次,皮查伊还以一个雇员的名义给森古普塔发了一封假辞职信。

“他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森古普塔说:“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见他搞过这种恶作剧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老好人”皮查伊能否带领谷歌突破困局?

发布日期:2020-09-17 12:05
面对潜在的反垄断诉讼、营收下滑和带领公司开辟新路的重任,一向行事低调的谷歌CEO皮查伊能胜任吗?



 | Rob Copeland

OR--商业新媒体 】说起谷歌(Google)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大多数都会想到老好人这三个字。

“他非常体贴,又很善良,”谷歌硬件部主管里克·奥斯特洛(Rick Osterloh)这样评价皮查伊。“桑达尔的脾气实在太好了,”这是前高管凯瓦尔·德赛(Keval Desai)给出的一句评语。“他总是很喜欢讲他孩子的事,”现任高管里希·钱德拉(Rishi Chandra)这样说。

这样看来,作为全球最大也有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的谷歌,确实有一位忠实可靠的掌舵人。刻意低调的行事作风让他在这家素来以个性冲突闻名的公司坐上了头把交椅。

但光有这些品质,并不足以让他应付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这一点也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

美国各州和联邦检方预计最快将于本月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谷歌庞大的广告业务哄抬了价格,谷歌对此全面否认。这些指控也把皮查伊放在了一个与他职业生涯初期所从事的工作完全相反的位置上。有前高管表示,大约15年前,皮查伊曾负责谷歌的反垄断事务,在他的游说下,欧盟当局决定对当时占主导地位的微软(Microsoft Co., MSFT)提起诉讼。

长期以来,谷歌一直以强大的智力和创新力为硅谷科技界所推崇,但如今也深陷于创新乏力的泥潭。该公司最近的增长几乎都来自于吸纳越来越多的线上广告。尽管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投入了不少资金,但谷歌至今没有像样的硬件产品面市。而自动驾驶汽车部门Waymo等外围公司也在烧钱,至今没看到什么成果。谷歌已经10多年没有一款大卖的消费品了。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谷歌更是爆出有史以来第一次季度营收减少,而其他科技巨头却依然保持强劲。

种种压力可能意味着现年48岁的皮查伊无法再躲避,必须痛下决心了。检方可能迫使他砍掉谷歌全球版图中的一些重要业务。同时,他还面临来自谷歌内部的压力,要为这家搜索巨头开辟一条数字广告以外的新路。

皮查伊从2015年起担任谷歌CEO,去年12月取代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晋升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的CEO,这让皮查伊在供职谷歌16年之后终于完成了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产品经理到佩奇“ L团队”成员的华丽变身。“L团队”指的是谷歌内部最核心的高管圈子,除了皮查伊之外,这个圈子中几乎所有人都先后离开了谷歌,原因五花八门,有的是因为战略错误,有的是找到了新的机会,还有一些是因为面临性骚扰指控。

迄今为止,皮查伊在很大程度上都避开了公司内部可能出现的直接冲突。他在全公司到处结盟,参与了谷歌众多部门和管理管队的项目,还和佩奇一起参加了几次“火人节”(Burning Man)活动。开会的时候,皮查伊通常少言寡语,甚至一言不发,回答问题也比较迂回,有时候会要求给自己更多时间,私下做出决定。员工们说,在召开大型会议前,常常可以看到他独自一人在大厅里,边踱步边思考。

“他得到了CEO的职位,”德赛说:“因为他是当时唯一不想做CEO的人。”

谷歌成立于1998年,致力于搜索引擎业务,当时的口号是“把全世界的信息组织起来”。后来,谷歌成为美国最后一批伟大的企业巨头之一,拥有超过20万名全职和合同工。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为数以十亿计的全球用户提供线上和线下服务,其中包括一个硬件部门,YouTube视频平台和一家网络供应商。

谷歌的发展不可谓不顺。自从2015年10月皮查伊晋升谷歌CEO以来,Alphabet的股价上涨了112%。仅去年一年,公司利润就高达350亿美元。





皮查伊是一个受习惯支配的人,在视察谷歌首尔办公室的时候,他经常会去同一家墨西哥餐厅,点素食墨西哥卷饼外卖。他出门的时候会自带姜汁汽水和生姜锭剂以防生病,他还很喜欢嚼口香糖。同事们说,他每天都会去谷歌的免费小卖部拿口香糖,所以总能找到机会和他聊上几句。

皮查伊有时候谨慎得过分。7月下旬,在众议院的公开听证会上,他起先不愿意回答谷歌是否会拒绝使用奴工来制造其产品,说自己需要“进一步讨论”这件事。

稍后,当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被问到同一个问题时,贝佐斯回答说:“会”。

一些现任和前任高管表示,他们很难读懂皮查伊的情绪。知情人士说,包括云计算和搜索业务前负责人在内的几位高管都对他缓慢的决策步伐感到沮丧,因而辞职。

“如果说谷歌内部(对皮查伊)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各种意见太多了,而我们又无法从桑达尔那里听到充分的见解,不知道真正该做什么。”

谷歌Nest部门副总裁钱德拉说,去年他给皮查伊送去了一个智能家居控制器的原型产品,最后只收到皮查伊的一条反馈:给相机添加自拍模式。皮查伊说,这个点子是他的孩子们想出来的。

皮查伊、佩奇和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皮查伊通过一位代表做出回应,建议记者采访几位现任和前任下属及同事,他们可以代他发言。尽管所有人都赞扬他的领导才能,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他私下是什么样子。有人说他喜欢玛格丽塔酒,但也有人说他更喜欢意大利葡萄酒。

“他富有同情心,所以非常关心别人,”负责谷歌移动平台Android和浏览器Chrome等部门的高级副总裁浩史·洛克海默(Hiroshi Lockheimer)说:“这是你的一种感觉,倒并不一定与某件事情相关联。”

公司现任和前任高管均表示,皮查伊低调的形象背后藏着善于处理内部政治的灵巧手段,呈现出来的是对公司的忠诚。一位前高管回忆起自己在一次会议上与皮查伊出现了分歧,当时佩奇也在场,皮查伊在会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可在离开会议室后立刻就找到这名下属,悄悄地说:“在拉里面前我们永远不要起争执。”

上位

与皮查伊不同,在公司任职时间最长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一直把自己置于聚光灯下。2001年入职后,施密特主导了一系列的收购,这些收购来的资产如今依然是谷歌的主干业务,其中包括YouTube,Android和广告巨头DoubleClick。谷歌在2004年上市,让施密特成了亿万财富,也让他成为一名很有影响力的政治捐助者。

2011年,佩奇从施密特手中接过了指挥棒,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为了加快决策速度。佩奇行事强硬,对自己不喜欢的想法会怒批其“愚蠢”。他大力拓展了谷歌的“moonshot”项目,还讨论过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这样的重大计划。他还鼓励谷歌开发脑洞,比如利用热气球从空中提供网络,以及设立一个科学部门,试图研究出抗衰老的办法。

2012年,佩奇自曝患上了罕见的声带麻痹症,基本不再出头露面。此后,一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管理人员纷纷走入人们的视野。

这其中就包括在谷歌工作多年的皮查伊。皮查伊出生在印度南部的中型城市马杜赖,小时候和弟弟一起睡客厅,一睡就是好几年。皮查伊后来告诉同事,他小时候有两件事最难忘,一是家里买冰箱,二是装拨盘电话的时候。

詹妮弗·菲茨帕特里克(Jennifer Fitzpatrick)是谷歌最早的一批员工之一,她说:“当某种技术出现并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生活的时候,他会把技术的意义与个人经历联系起来。”

皮查伊在哈拉格布尔的印度理工学院获得了本科学位,后来又拿到奖学金去斯坦福大学和沃顿商学院深造。皮查伊的父亲是一名电气工程师,皮查伊第一次去美国的机票花掉了父亲一年多的薪水。

在2004年加入谷歌之前,皮查伊曾在半导体公司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和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Co.)任职。

那是硅谷的繁盛时期,对谷歌来说就更是如此。在经历了坎坷的上市之路后,谷歌的IPO取得巨大成功,公司内部现金充足,新点子层出不穷。皮查伊负责游说戴尔(Dell Inc.)等竞争对手在全世界售卖的电脑中预装谷歌的旗舰搜索引擎,并取得了成功。

皮查伊开始接受一些极重要的工作。他在幕后整理数据,向反垄断监管部门说明微软是如何垄断互联网搜索市场的。欧盟后来以涉嫌反竞争为由对微软处以7.32亿美元的天价罚款,在这之后,只有谷歌在2018年遭受的50亿美元罚金超越了这个纪录,当时也正是皮查伊担任CEO的时候。

皮查伊从2008年开始名声鹊起,至少在技术专家圈子里享有声望。当时他共同领导了对Chrome浏览器的开发,比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更快,也更精简。Chrome现在大约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70%。

入主

随着公司的崛起,谷歌高管对微软产生了一种执念。每逢周一,时任CEO的佩奇就会和直接向他汇报的高管开一整天的会,这其中就包括皮查伊。据当时出席会议的两个人回忆,高管们在会上会表现得很苦恼:“我们怎样才能不重蹈微软的覆辙?”他们担心谷歌会像微软一样丧失了主导地位。

皮查伊一直秉承渐进式的发展策略,同时加倍投入谷歌自家的产品。

2012年前后,他与时任社交平台Google Plus的负责人维克·贡多特拉(Vic Gundotra)发生了意见冲突,分歧的焦点在于,是否要在推出自己的产品之前就在苹果(Apple)的iPhone上推出消息功能。贡多特拉认为,谷歌的技术还不足以处理好这项功能。一位在场人士说,皮查伊沮丧地拍了桌子,然后说道:“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希望这个功能在所有设备上都成熟之前就发布出去。最后皮查伊赢了。

在成为CEO之前,他曾被调去负责移动软件Android业务,这也是他后期的重大晋升之一。两名前员工说,他在那里的主要举措就是节制这个部门的野心。他取消了让Android成为所有Google产品主导软件的计划,理由是将所有产品集成于一体会导致内部冲突。

这类决定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谷歌有时候会表现得像一个松散的产品联邦,不同产品之间的结合度比苹果和其他公司都要弱。例如,在通信功能中,谷歌自己的产品会相互竞争,Meet, Chat, Messages, Duo和Hangouts都是谷歌的应用,而谷歌表示并没打算把这些应用整合起来。

皮查伊不喜欢宣布坏消息。Jive Software前首席执行官托尼·辛格勒(Tony Zingale)回忆起皮查伊2014年的一件事,当时他告诉辛格勒,他得从Jive董事会辞职而投身谷歌了。皮查伊当时显得紧张不安,很过意不去,直到辛格勒说原谅他了。“你都能看出他松了一口气,”辛格勒说。

“他会为决策而苦恼,我以前告诉过他。”Twitter董事长、前谷歌高管帕特里克·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说:“我觉得再多抗酸剂都不够桑达尔吃的。”

2015年,谷歌拆分重组为大型集团Alphabet。一位知情人士说,佩奇的第一反应是继续担任Alphabet的CEO,谷歌不设CEO,但公司顾问告诉他,根据证券法,这不太可行。

取而代之的是让布林、佩奇和施密特保留对公司有表决权的股份的控制,他们对公司决策拥有最终决定权。皮查伊成为谷歌CEO,佩奇则领导Alphabet。

皮查伊击败了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等内部竞争对手,沃西基曾要求公司创始人让她直接向佩奇汇报。皮查伊对此表示反对,最后他赢了。

沃西基在通过发言人发表的声明中说:“我所说的是让YouTube建立自己的地位和文化,以便更好地为用户服务,而不是要与谷歌分割开来。”

皮查伊头一次享受了高职位给他带来的福利。他下令精心改造行政办公套房,添置了许多沙发和更多私人空间。公司发言人说,那是“合用区域”。而谷歌的一些人则为新改造的布局取了一个不同的名字:桑达尔的宫殿。

作为谷歌CEO,皮查伊的职责范围现在包括了谷歌的所有在线广告业务,这个庞大的业务占据了美国1,300亿美元数字广告市场近三分之一的份额,几乎包揽了公司全部利润来源。这其中包括在谷歌旗舰搜索引擎上投放的广告,以及出现在外部网站上但由谷歌投放的其他广告。



皮查伊再次采取了循序渐进的策略。2016年总统大选前后,谷歌高级广告主管向他提出了一项建议,终止搜索引擎上的政治广告。他们指出,政治广告产生的收入微乎其微,却会带来很多令人头疼的问题。

知情人士说,皮查伊否决了他们的建议,原因之一是不愿意引起政治波澜。谷歌在这次大选期间也继续接受政治广告的投放。

风波

皮查伊没能回避2017年8月的政治事件,当时有一份内部备忘录在公司政治观点左倾的员工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在这份备忘录中,谷歌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提出男性可能比女性更适合从事科技工作。

皮查伊这次一反常态,迅速采取了行动。虽然一些副手劝他让事件自行发酵,但他还是在一周内解雇了达莫尔。此举使谷歌成为保守派批评者的新公敌,达莫尔还因此提起诉讼,最终和解。

面对雇员的指责而选择屈从,也让皮查伊与他的高级副手戴安娜·格林(Diane Greene)之间的关系很快破裂。格林是Alphabet董事会成员、谷歌云计算部门负责人。格林曾与皮查伊讨论过公司是否要续约国防部的Maven项目,这个项目是要把人工智能与其计算机系统更好的整合在一起。然而当2018年这个项目被曝光的时候,数千员工签署了一份反对此项目的请愿书。

格林为这个项目做了辩护,并认为自己是得到皮查伊支持的。但由于抗议太过强烈,格林被要求要公开改口,对此她十分沮丧。知情人士说,这件事促使她在2019年初离开了谷歌。

知情人士说,目前担任苹果人工智能负责人的约翰·贾南德里亚(John Giannandrea)也是由于类似原因在几个月前从谷歌辞职出走的。

几名现任高管表示,皮查伊把谷歌看成一个大帐篷,帐篷里的各种产品可以改善许多用户的生活。在应皮查伊的要求安排的采访中,一些人表示,CEO要求公司的人工智能软件Google Assistant提供除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版本。他还致力于让这款软件在哪怕是谷歌最便宜的设备上都能运行。

今年1月,在新冠疫情成为全球话题之前,皮查伊花了好几个小时在家中阅读亚洲当地的媒体报道,并确信疫情会构成威胁。谷歌是3月中旬首批让员工在家办公的大公司之一,也是第一家将居家办公令延长到2021年中期的大型美国公司。知情人士说,皮查伊亲自打电话做了通知。

据谷歌副总裁、皮查伊的老友凯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说,皮查伊本人留在加州山景城总部工作,公司面临的压力也开始逐渐向他聚集。

大约13年前,这两个人曾共用一间办公室,喜欢彼此开开玩笑。有一次,皮查伊还以一个雇员的名义给森古普塔发了一封假辞职信。

“他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森古普塔说:“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见他搞过这种恶作剧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面对潜在的反垄断诉讼、营收下滑和带领公司开辟新路的重任,一向行事低调的谷歌CEO皮查伊能胜任吗?



 | Rob Copeland

OR--商业新媒体 】说起谷歌(Google)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大多数都会想到老好人这三个字。

“他非常体贴,又很善良,”谷歌硬件部主管里克·奥斯特洛(Rick Osterloh)这样评价皮查伊。“桑达尔的脾气实在太好了,”这是前高管凯瓦尔·德赛(Keval Desai)给出的一句评语。“他总是很喜欢讲他孩子的事,”现任高管里希·钱德拉(Rishi Chandra)这样说。

这样看来,作为全球最大也有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的谷歌,确实有一位忠实可靠的掌舵人。刻意低调的行事作风让他在这家素来以个性冲突闻名的公司坐上了头把交椅。

但光有这些品质,并不足以让他应付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这一点也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

美国各州和联邦检方预计最快将于本月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谷歌庞大的广告业务哄抬了价格,谷歌对此全面否认。这些指控也把皮查伊放在了一个与他职业生涯初期所从事的工作完全相反的位置上。有前高管表示,大约15年前,皮查伊曾负责谷歌的反垄断事务,在他的游说下,欧盟当局决定对当时占主导地位的微软(Microsoft Co., MSFT)提起诉讼。

长期以来,谷歌一直以强大的智力和创新力为硅谷科技界所推崇,但如今也深陷于创新乏力的泥潭。该公司最近的增长几乎都来自于吸纳越来越多的线上广告。尽管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投入了不少资金,但谷歌至今没有像样的硬件产品面市。而自动驾驶汽车部门Waymo等外围公司也在烧钱,至今没看到什么成果。谷歌已经10多年没有一款大卖的消费品了。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谷歌更是爆出有史以来第一次季度营收减少,而其他科技巨头却依然保持强劲。

种种压力可能意味着现年48岁的皮查伊无法再躲避,必须痛下决心了。检方可能迫使他砍掉谷歌全球版图中的一些重要业务。同时,他还面临来自谷歌内部的压力,要为这家搜索巨头开辟一条数字广告以外的新路。

皮查伊从2015年起担任谷歌CEO,去年12月取代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晋升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的CEO,这让皮查伊在供职谷歌16年之后终于完成了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产品经理到佩奇“ L团队”成员的华丽变身。“L团队”指的是谷歌内部最核心的高管圈子,除了皮查伊之外,这个圈子中几乎所有人都先后离开了谷歌,原因五花八门,有的是因为战略错误,有的是找到了新的机会,还有一些是因为面临性骚扰指控。

迄今为止,皮查伊在很大程度上都避开了公司内部可能出现的直接冲突。他在全公司到处结盟,参与了谷歌众多部门和管理管队的项目,还和佩奇一起参加了几次“火人节”(Burning Man)活动。开会的时候,皮查伊通常少言寡语,甚至一言不发,回答问题也比较迂回,有时候会要求给自己更多时间,私下做出决定。员工们说,在召开大型会议前,常常可以看到他独自一人在大厅里,边踱步边思考。

“他得到了CEO的职位,”德赛说:“因为他是当时唯一不想做CEO的人。”

谷歌成立于1998年,致力于搜索引擎业务,当时的口号是“把全世界的信息组织起来”。后来,谷歌成为美国最后一批伟大的企业巨头之一,拥有超过20万名全职和合同工。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为数以十亿计的全球用户提供线上和线下服务,其中包括一个硬件部门,YouTube视频平台和一家网络供应商。

谷歌的发展不可谓不顺。自从2015年10月皮查伊晋升谷歌CEO以来,Alphabet的股价上涨了112%。仅去年一年,公司利润就高达350亿美元。





皮查伊是一个受习惯支配的人,在视察谷歌首尔办公室的时候,他经常会去同一家墨西哥餐厅,点素食墨西哥卷饼外卖。他出门的时候会自带姜汁汽水和生姜锭剂以防生病,他还很喜欢嚼口香糖。同事们说,他每天都会去谷歌的免费小卖部拿口香糖,所以总能找到机会和他聊上几句。

皮查伊有时候谨慎得过分。7月下旬,在众议院的公开听证会上,他起先不愿意回答谷歌是否会拒绝使用奴工来制造其产品,说自己需要“进一步讨论”这件事。

稍后,当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被问到同一个问题时,贝佐斯回答说:“会”。

一些现任和前任高管表示,他们很难读懂皮查伊的情绪。知情人士说,包括云计算和搜索业务前负责人在内的几位高管都对他缓慢的决策步伐感到沮丧,因而辞职。

“如果说谷歌内部(对皮查伊)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各种意见太多了,而我们又无法从桑达尔那里听到充分的见解,不知道真正该做什么。”

谷歌Nest部门副总裁钱德拉说,去年他给皮查伊送去了一个智能家居控制器的原型产品,最后只收到皮查伊的一条反馈:给相机添加自拍模式。皮查伊说,这个点子是他的孩子们想出来的。

皮查伊、佩奇和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皮查伊通过一位代表做出回应,建议记者采访几位现任和前任下属及同事,他们可以代他发言。尽管所有人都赞扬他的领导才能,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他私下是什么样子。有人说他喜欢玛格丽塔酒,但也有人说他更喜欢意大利葡萄酒。

“他富有同情心,所以非常关心别人,”负责谷歌移动平台Android和浏览器Chrome等部门的高级副总裁浩史·洛克海默(Hiroshi Lockheimer)说:“这是你的一种感觉,倒并不一定与某件事情相关联。”

公司现任和前任高管均表示,皮查伊低调的形象背后藏着善于处理内部政治的灵巧手段,呈现出来的是对公司的忠诚。一位前高管回忆起自己在一次会议上与皮查伊出现了分歧,当时佩奇也在场,皮查伊在会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可在离开会议室后立刻就找到这名下属,悄悄地说:“在拉里面前我们永远不要起争执。”

上位

与皮查伊不同,在公司任职时间最长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一直把自己置于聚光灯下。2001年入职后,施密特主导了一系列的收购,这些收购来的资产如今依然是谷歌的主干业务,其中包括YouTube,Android和广告巨头DoubleClick。谷歌在2004年上市,让施密特成了亿万财富,也让他成为一名很有影响力的政治捐助者。

2011年,佩奇从施密特手中接过了指挥棒,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为了加快决策速度。佩奇行事强硬,对自己不喜欢的想法会怒批其“愚蠢”。他大力拓展了谷歌的“moonshot”项目,还讨论过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这样的重大计划。他还鼓励谷歌开发脑洞,比如利用热气球从空中提供网络,以及设立一个科学部门,试图研究出抗衰老的办法。

2012年,佩奇自曝患上了罕见的声带麻痹症,基本不再出头露面。此后,一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管理人员纷纷走入人们的视野。

这其中就包括在谷歌工作多年的皮查伊。皮查伊出生在印度南部的中型城市马杜赖,小时候和弟弟一起睡客厅,一睡就是好几年。皮查伊后来告诉同事,他小时候有两件事最难忘,一是家里买冰箱,二是装拨盘电话的时候。

詹妮弗·菲茨帕特里克(Jennifer Fitzpatrick)是谷歌最早的一批员工之一,她说:“当某种技术出现并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生活的时候,他会把技术的意义与个人经历联系起来。”

皮查伊在哈拉格布尔的印度理工学院获得了本科学位,后来又拿到奖学金去斯坦福大学和沃顿商学院深造。皮查伊的父亲是一名电气工程师,皮查伊第一次去美国的机票花掉了父亲一年多的薪水。

在2004年加入谷歌之前,皮查伊曾在半导体公司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和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Co.)任职。

那是硅谷的繁盛时期,对谷歌来说就更是如此。在经历了坎坷的上市之路后,谷歌的IPO取得巨大成功,公司内部现金充足,新点子层出不穷。皮查伊负责游说戴尔(Dell Inc.)等竞争对手在全世界售卖的电脑中预装谷歌的旗舰搜索引擎,并取得了成功。

皮查伊开始接受一些极重要的工作。他在幕后整理数据,向反垄断监管部门说明微软是如何垄断互联网搜索市场的。欧盟后来以涉嫌反竞争为由对微软处以7.32亿美元的天价罚款,在这之后,只有谷歌在2018年遭受的50亿美元罚金超越了这个纪录,当时也正是皮查伊担任CEO的时候。

皮查伊从2008年开始名声鹊起,至少在技术专家圈子里享有声望。当时他共同领导了对Chrome浏览器的开发,比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更快,也更精简。Chrome现在大约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70%。

入主

随着公司的崛起,谷歌高管对微软产生了一种执念。每逢周一,时任CEO的佩奇就会和直接向他汇报的高管开一整天的会,这其中就包括皮查伊。据当时出席会议的两个人回忆,高管们在会上会表现得很苦恼:“我们怎样才能不重蹈微软的覆辙?”他们担心谷歌会像微软一样丧失了主导地位。

皮查伊一直秉承渐进式的发展策略,同时加倍投入谷歌自家的产品。

2012年前后,他与时任社交平台Google Plus的负责人维克·贡多特拉(Vic Gundotra)发生了意见冲突,分歧的焦点在于,是否要在推出自己的产品之前就在苹果(Apple)的iPhone上推出消息功能。贡多特拉认为,谷歌的技术还不足以处理好这项功能。一位在场人士说,皮查伊沮丧地拍了桌子,然后说道:“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希望这个功能在所有设备上都成熟之前就发布出去。最后皮查伊赢了。

在成为CEO之前,他曾被调去负责移动软件Android业务,这也是他后期的重大晋升之一。两名前员工说,他在那里的主要举措就是节制这个部门的野心。他取消了让Android成为所有Google产品主导软件的计划,理由是将所有产品集成于一体会导致内部冲突。

这类决定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谷歌有时候会表现得像一个松散的产品联邦,不同产品之间的结合度比苹果和其他公司都要弱。例如,在通信功能中,谷歌自己的产品会相互竞争,Meet, Chat, Messages, Duo和Hangouts都是谷歌的应用,而谷歌表示并没打算把这些应用整合起来。

皮查伊不喜欢宣布坏消息。Jive Software前首席执行官托尼·辛格勒(Tony Zingale)回忆起皮查伊2014年的一件事,当时他告诉辛格勒,他得从Jive董事会辞职而投身谷歌了。皮查伊当时显得紧张不安,很过意不去,直到辛格勒说原谅他了。“你都能看出他松了一口气,”辛格勒说。

“他会为决策而苦恼,我以前告诉过他。”Twitter董事长、前谷歌高管帕特里克·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说:“我觉得再多抗酸剂都不够桑达尔吃的。”

2015年,谷歌拆分重组为大型集团Alphabet。一位知情人士说,佩奇的第一反应是继续担任Alphabet的CEO,谷歌不设CEO,但公司顾问告诉他,根据证券法,这不太可行。

取而代之的是让布林、佩奇和施密特保留对公司有表决权的股份的控制,他们对公司决策拥有最终决定权。皮查伊成为谷歌CEO,佩奇则领导Alphabet。

皮查伊击败了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等内部竞争对手,沃西基曾要求公司创始人让她直接向佩奇汇报。皮查伊对此表示反对,最后他赢了。

沃西基在通过发言人发表的声明中说:“我所说的是让YouTube建立自己的地位和文化,以便更好地为用户服务,而不是要与谷歌分割开来。”

皮查伊头一次享受了高职位给他带来的福利。他下令精心改造行政办公套房,添置了许多沙发和更多私人空间。公司发言人说,那是“合用区域”。而谷歌的一些人则为新改造的布局取了一个不同的名字:桑达尔的宫殿。

作为谷歌CEO,皮查伊的职责范围现在包括了谷歌的所有在线广告业务,这个庞大的业务占据了美国1,300亿美元数字广告市场近三分之一的份额,几乎包揽了公司全部利润来源。这其中包括在谷歌旗舰搜索引擎上投放的广告,以及出现在外部网站上但由谷歌投放的其他广告。



皮查伊再次采取了循序渐进的策略。2016年总统大选前后,谷歌高级广告主管向他提出了一项建议,终止搜索引擎上的政治广告。他们指出,政治广告产生的收入微乎其微,却会带来很多令人头疼的问题。

知情人士说,皮查伊否决了他们的建议,原因之一是不愿意引起政治波澜。谷歌在这次大选期间也继续接受政治广告的投放。

风波

皮查伊没能回避2017年8月的政治事件,当时有一份内部备忘录在公司政治观点左倾的员工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在这份备忘录中,谷歌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提出男性可能比女性更适合从事科技工作。

皮查伊这次一反常态,迅速采取了行动。虽然一些副手劝他让事件自行发酵,但他还是在一周内解雇了达莫尔。此举使谷歌成为保守派批评者的新公敌,达莫尔还因此提起诉讼,最终和解。

面对雇员的指责而选择屈从,也让皮查伊与他的高级副手戴安娜·格林(Diane Greene)之间的关系很快破裂。格林是Alphabet董事会成员、谷歌云计算部门负责人。格林曾与皮查伊讨论过公司是否要续约国防部的Maven项目,这个项目是要把人工智能与其计算机系统更好的整合在一起。然而当2018年这个项目被曝光的时候,数千员工签署了一份反对此项目的请愿书。

格林为这个项目做了辩护,并认为自己是得到皮查伊支持的。但由于抗议太过强烈,格林被要求要公开改口,对此她十分沮丧。知情人士说,这件事促使她在2019年初离开了谷歌。

知情人士说,目前担任苹果人工智能负责人的约翰·贾南德里亚(John Giannandrea)也是由于类似原因在几个月前从谷歌辞职出走的。

几名现任高管表示,皮查伊把谷歌看成一个大帐篷,帐篷里的各种产品可以改善许多用户的生活。在应皮查伊的要求安排的采访中,一些人表示,CEO要求公司的人工智能软件Google Assistant提供除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版本。他还致力于让这款软件在哪怕是谷歌最便宜的设备上都能运行。

今年1月,在新冠疫情成为全球话题之前,皮查伊花了好几个小时在家中阅读亚洲当地的媒体报道,并确信疫情会构成威胁。谷歌是3月中旬首批让员工在家办公的大公司之一,也是第一家将居家办公令延长到2021年中期的大型美国公司。知情人士说,皮查伊亲自打电话做了通知。

据谷歌副总裁、皮查伊的老友凯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说,皮查伊本人留在加州山景城总部工作,公司面临的压力也开始逐渐向他聚集。

大约13年前,这两个人曾共用一间办公室,喜欢彼此开开玩笑。有一次,皮查伊还以一个雇员的名义给森古普塔发了一封假辞职信。

“他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森古普塔说:“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见他搞过这种恶作剧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老好人”皮查伊能否带领谷歌突破困局?

发布日期:2020-09-17 12:05
面对潜在的反垄断诉讼、营收下滑和带领公司开辟新路的重任,一向行事低调的谷歌CEO皮查伊能胜任吗?



 | Rob Copeland

OR--商业新媒体 】说起谷歌(Google)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大多数都会想到老好人这三个字。

“他非常体贴,又很善良,”谷歌硬件部主管里克·奥斯特洛(Rick Osterloh)这样评价皮查伊。“桑达尔的脾气实在太好了,”这是前高管凯瓦尔·德赛(Keval Desai)给出的一句评语。“他总是很喜欢讲他孩子的事,”现任高管里希·钱德拉(Rishi Chandra)这样说。

这样看来,作为全球最大也有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的谷歌,确实有一位忠实可靠的掌舵人。刻意低调的行事作风让他在这家素来以个性冲突闻名的公司坐上了头把交椅。

但光有这些品质,并不足以让他应付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这一点也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

美国各州和联邦检方预计最快将于本月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谷歌庞大的广告业务哄抬了价格,谷歌对此全面否认。这些指控也把皮查伊放在了一个与他职业生涯初期所从事的工作完全相反的位置上。有前高管表示,大约15年前,皮查伊曾负责谷歌的反垄断事务,在他的游说下,欧盟当局决定对当时占主导地位的微软(Microsoft Co., MSFT)提起诉讼。

长期以来,谷歌一直以强大的智力和创新力为硅谷科技界所推崇,但如今也深陷于创新乏力的泥潭。该公司最近的增长几乎都来自于吸纳越来越多的线上广告。尽管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投入了不少资金,但谷歌至今没有像样的硬件产品面市。而自动驾驶汽车部门Waymo等外围公司也在烧钱,至今没看到什么成果。谷歌已经10多年没有一款大卖的消费品了。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谷歌更是爆出有史以来第一次季度营收减少,而其他科技巨头却依然保持强劲。

种种压力可能意味着现年48岁的皮查伊无法再躲避,必须痛下决心了。检方可能迫使他砍掉谷歌全球版图中的一些重要业务。同时,他还面临来自谷歌内部的压力,要为这家搜索巨头开辟一条数字广告以外的新路。

皮查伊从2015年起担任谷歌CEO,去年12月取代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晋升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的CEO,这让皮查伊在供职谷歌16年之后终于完成了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产品经理到佩奇“ L团队”成员的华丽变身。“L团队”指的是谷歌内部最核心的高管圈子,除了皮查伊之外,这个圈子中几乎所有人都先后离开了谷歌,原因五花八门,有的是因为战略错误,有的是找到了新的机会,还有一些是因为面临性骚扰指控。

迄今为止,皮查伊在很大程度上都避开了公司内部可能出现的直接冲突。他在全公司到处结盟,参与了谷歌众多部门和管理管队的项目,还和佩奇一起参加了几次“火人节”(Burning Man)活动。开会的时候,皮查伊通常少言寡语,甚至一言不发,回答问题也比较迂回,有时候会要求给自己更多时间,私下做出决定。员工们说,在召开大型会议前,常常可以看到他独自一人在大厅里,边踱步边思考。

“他得到了CEO的职位,”德赛说:“因为他是当时唯一不想做CEO的人。”

谷歌成立于1998年,致力于搜索引擎业务,当时的口号是“把全世界的信息组织起来”。后来,谷歌成为美国最后一批伟大的企业巨头之一,拥有超过20万名全职和合同工。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为数以十亿计的全球用户提供线上和线下服务,其中包括一个硬件部门,YouTube视频平台和一家网络供应商。

谷歌的发展不可谓不顺。自从2015年10月皮查伊晋升谷歌CEO以来,Alphabet的股价上涨了112%。仅去年一年,公司利润就高达350亿美元。





皮查伊是一个受习惯支配的人,在视察谷歌首尔办公室的时候,他经常会去同一家墨西哥餐厅,点素食墨西哥卷饼外卖。他出门的时候会自带姜汁汽水和生姜锭剂以防生病,他还很喜欢嚼口香糖。同事们说,他每天都会去谷歌的免费小卖部拿口香糖,所以总能找到机会和他聊上几句。

皮查伊有时候谨慎得过分。7月下旬,在众议院的公开听证会上,他起先不愿意回答谷歌是否会拒绝使用奴工来制造其产品,说自己需要“进一步讨论”这件事。

稍后,当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被问到同一个问题时,贝佐斯回答说:“会”。

一些现任和前任高管表示,他们很难读懂皮查伊的情绪。知情人士说,包括云计算和搜索业务前负责人在内的几位高管都对他缓慢的决策步伐感到沮丧,因而辞职。

“如果说谷歌内部(对皮查伊)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各种意见太多了,而我们又无法从桑达尔那里听到充分的见解,不知道真正该做什么。”

谷歌Nest部门副总裁钱德拉说,去年他给皮查伊送去了一个智能家居控制器的原型产品,最后只收到皮查伊的一条反馈:给相机添加自拍模式。皮查伊说,这个点子是他的孩子们想出来的。

皮查伊、佩奇和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皮查伊通过一位代表做出回应,建议记者采访几位现任和前任下属及同事,他们可以代他发言。尽管所有人都赞扬他的领导才能,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他私下是什么样子。有人说他喜欢玛格丽塔酒,但也有人说他更喜欢意大利葡萄酒。

“他富有同情心,所以非常关心别人,”负责谷歌移动平台Android和浏览器Chrome等部门的高级副总裁浩史·洛克海默(Hiroshi Lockheimer)说:“这是你的一种感觉,倒并不一定与某件事情相关联。”

公司现任和前任高管均表示,皮查伊低调的形象背后藏着善于处理内部政治的灵巧手段,呈现出来的是对公司的忠诚。一位前高管回忆起自己在一次会议上与皮查伊出现了分歧,当时佩奇也在场,皮查伊在会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可在离开会议室后立刻就找到这名下属,悄悄地说:“在拉里面前我们永远不要起争执。”

上位

与皮查伊不同,在公司任职时间最长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一直把自己置于聚光灯下。2001年入职后,施密特主导了一系列的收购,这些收购来的资产如今依然是谷歌的主干业务,其中包括YouTube,Android和广告巨头DoubleClick。谷歌在2004年上市,让施密特成了亿万财富,也让他成为一名很有影响力的政治捐助者。

2011年,佩奇从施密特手中接过了指挥棒,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为了加快决策速度。佩奇行事强硬,对自己不喜欢的想法会怒批其“愚蠢”。他大力拓展了谷歌的“moonshot”项目,还讨论过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这样的重大计划。他还鼓励谷歌开发脑洞,比如利用热气球从空中提供网络,以及设立一个科学部门,试图研究出抗衰老的办法。

2012年,佩奇自曝患上了罕见的声带麻痹症,基本不再出头露面。此后,一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管理人员纷纷走入人们的视野。

这其中就包括在谷歌工作多年的皮查伊。皮查伊出生在印度南部的中型城市马杜赖,小时候和弟弟一起睡客厅,一睡就是好几年。皮查伊后来告诉同事,他小时候有两件事最难忘,一是家里买冰箱,二是装拨盘电话的时候。

詹妮弗·菲茨帕特里克(Jennifer Fitzpatrick)是谷歌最早的一批员工之一,她说:“当某种技术出现并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生活的时候,他会把技术的意义与个人经历联系起来。”

皮查伊在哈拉格布尔的印度理工学院获得了本科学位,后来又拿到奖学金去斯坦福大学和沃顿商学院深造。皮查伊的父亲是一名电气工程师,皮查伊第一次去美国的机票花掉了父亲一年多的薪水。

在2004年加入谷歌之前,皮查伊曾在半导体公司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和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Co.)任职。

那是硅谷的繁盛时期,对谷歌来说就更是如此。在经历了坎坷的上市之路后,谷歌的IPO取得巨大成功,公司内部现金充足,新点子层出不穷。皮查伊负责游说戴尔(Dell Inc.)等竞争对手在全世界售卖的电脑中预装谷歌的旗舰搜索引擎,并取得了成功。

皮查伊开始接受一些极重要的工作。他在幕后整理数据,向反垄断监管部门说明微软是如何垄断互联网搜索市场的。欧盟后来以涉嫌反竞争为由对微软处以7.32亿美元的天价罚款,在这之后,只有谷歌在2018年遭受的50亿美元罚金超越了这个纪录,当时也正是皮查伊担任CEO的时候。

皮查伊从2008年开始名声鹊起,至少在技术专家圈子里享有声望。当时他共同领导了对Chrome浏览器的开发,比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更快,也更精简。Chrome现在大约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70%。

入主

随着公司的崛起,谷歌高管对微软产生了一种执念。每逢周一,时任CEO的佩奇就会和直接向他汇报的高管开一整天的会,这其中就包括皮查伊。据当时出席会议的两个人回忆,高管们在会上会表现得很苦恼:“我们怎样才能不重蹈微软的覆辙?”他们担心谷歌会像微软一样丧失了主导地位。

皮查伊一直秉承渐进式的发展策略,同时加倍投入谷歌自家的产品。

2012年前后,他与时任社交平台Google Plus的负责人维克·贡多特拉(Vic Gundotra)发生了意见冲突,分歧的焦点在于,是否要在推出自己的产品之前就在苹果(Apple)的iPhone上推出消息功能。贡多特拉认为,谷歌的技术还不足以处理好这项功能。一位在场人士说,皮查伊沮丧地拍了桌子,然后说道:“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希望这个功能在所有设备上都成熟之前就发布出去。最后皮查伊赢了。

在成为CEO之前,他曾被调去负责移动软件Android业务,这也是他后期的重大晋升之一。两名前员工说,他在那里的主要举措就是节制这个部门的野心。他取消了让Android成为所有Google产品主导软件的计划,理由是将所有产品集成于一体会导致内部冲突。

这类决定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谷歌有时候会表现得像一个松散的产品联邦,不同产品之间的结合度比苹果和其他公司都要弱。例如,在通信功能中,谷歌自己的产品会相互竞争,Meet, Chat, Messages, Duo和Hangouts都是谷歌的应用,而谷歌表示并没打算把这些应用整合起来。

皮查伊不喜欢宣布坏消息。Jive Software前首席执行官托尼·辛格勒(Tony Zingale)回忆起皮查伊2014年的一件事,当时他告诉辛格勒,他得从Jive董事会辞职而投身谷歌了。皮查伊当时显得紧张不安,很过意不去,直到辛格勒说原谅他了。“你都能看出他松了一口气,”辛格勒说。

“他会为决策而苦恼,我以前告诉过他。”Twitter董事长、前谷歌高管帕特里克·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说:“我觉得再多抗酸剂都不够桑达尔吃的。”

2015年,谷歌拆分重组为大型集团Alphabet。一位知情人士说,佩奇的第一反应是继续担任Alphabet的CEO,谷歌不设CEO,但公司顾问告诉他,根据证券法,这不太可行。

取而代之的是让布林、佩奇和施密特保留对公司有表决权的股份的控制,他们对公司决策拥有最终决定权。皮查伊成为谷歌CEO,佩奇则领导Alphabet。

皮查伊击败了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等内部竞争对手,沃西基曾要求公司创始人让她直接向佩奇汇报。皮查伊对此表示反对,最后他赢了。

沃西基在通过发言人发表的声明中说:“我所说的是让YouTube建立自己的地位和文化,以便更好地为用户服务,而不是要与谷歌分割开来。”

皮查伊头一次享受了高职位给他带来的福利。他下令精心改造行政办公套房,添置了许多沙发和更多私人空间。公司发言人说,那是“合用区域”。而谷歌的一些人则为新改造的布局取了一个不同的名字:桑达尔的宫殿。

作为谷歌CEO,皮查伊的职责范围现在包括了谷歌的所有在线广告业务,这个庞大的业务占据了美国1,300亿美元数字广告市场近三分之一的份额,几乎包揽了公司全部利润来源。这其中包括在谷歌旗舰搜索引擎上投放的广告,以及出现在外部网站上但由谷歌投放的其他广告。



皮查伊再次采取了循序渐进的策略。2016年总统大选前后,谷歌高级广告主管向他提出了一项建议,终止搜索引擎上的政治广告。他们指出,政治广告产生的收入微乎其微,却会带来很多令人头疼的问题。

知情人士说,皮查伊否决了他们的建议,原因之一是不愿意引起政治波澜。谷歌在这次大选期间也继续接受政治广告的投放。

风波

皮查伊没能回避2017年8月的政治事件,当时有一份内部备忘录在公司政治观点左倾的员工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在这份备忘录中,谷歌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提出男性可能比女性更适合从事科技工作。

皮查伊这次一反常态,迅速采取了行动。虽然一些副手劝他让事件自行发酵,但他还是在一周内解雇了达莫尔。此举使谷歌成为保守派批评者的新公敌,达莫尔还因此提起诉讼,最终和解。

面对雇员的指责而选择屈从,也让皮查伊与他的高级副手戴安娜·格林(Diane Greene)之间的关系很快破裂。格林是Alphabet董事会成员、谷歌云计算部门负责人。格林曾与皮查伊讨论过公司是否要续约国防部的Maven项目,这个项目是要把人工智能与其计算机系统更好的整合在一起。然而当2018年这个项目被曝光的时候,数千员工签署了一份反对此项目的请愿书。

格林为这个项目做了辩护,并认为自己是得到皮查伊支持的。但由于抗议太过强烈,格林被要求要公开改口,对此她十分沮丧。知情人士说,这件事促使她在2019年初离开了谷歌。

知情人士说,目前担任苹果人工智能负责人的约翰·贾南德里亚(John Giannandrea)也是由于类似原因在几个月前从谷歌辞职出走的。

几名现任高管表示,皮查伊把谷歌看成一个大帐篷,帐篷里的各种产品可以改善许多用户的生活。在应皮查伊的要求安排的采访中,一些人表示,CEO要求公司的人工智能软件Google Assistant提供除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版本。他还致力于让这款软件在哪怕是谷歌最便宜的设备上都能运行。

今年1月,在新冠疫情成为全球话题之前,皮查伊花了好几个小时在家中阅读亚洲当地的媒体报道,并确信疫情会构成威胁。谷歌是3月中旬首批让员工在家办公的大公司之一,也是第一家将居家办公令延长到2021年中期的大型美国公司。知情人士说,皮查伊亲自打电话做了通知。

据谷歌副总裁、皮查伊的老友凯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说,皮查伊本人留在加州山景城总部工作,公司面临的压力也开始逐渐向他聚集。

大约13年前,这两个人曾共用一间办公室,喜欢彼此开开玩笑。有一次,皮查伊还以一个雇员的名义给森古普塔发了一封假辞职信。

“他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森古普塔说:“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见他搞过这种恶作剧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面对潜在的反垄断诉讼、营收下滑和带领公司开辟新路的重任,一向行事低调的谷歌CEO皮查伊能胜任吗?



 | Rob Copeland

OR--商业新媒体 】说起谷歌(Google)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大多数都会想到老好人这三个字。

“他非常体贴,又很善良,”谷歌硬件部主管里克·奥斯特洛(Rick Osterloh)这样评价皮查伊。“桑达尔的脾气实在太好了,”这是前高管凯瓦尔·德赛(Keval Desai)给出的一句评语。“他总是很喜欢讲他孩子的事,”现任高管里希·钱德拉(Rishi Chandra)这样说。

这样看来,作为全球最大也有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的谷歌,确实有一位忠实可靠的掌舵人。刻意低调的行事作风让他在这家素来以个性冲突闻名的公司坐上了头把交椅。

但光有这些品质,并不足以让他应付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这一点也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

美国各州和联邦检方预计最快将于本月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谷歌庞大的广告业务哄抬了价格,谷歌对此全面否认。这些指控也把皮查伊放在了一个与他职业生涯初期所从事的工作完全相反的位置上。有前高管表示,大约15年前,皮查伊曾负责谷歌的反垄断事务,在他的游说下,欧盟当局决定对当时占主导地位的微软(Microsoft Co., MSFT)提起诉讼。

长期以来,谷歌一直以强大的智力和创新力为硅谷科技界所推崇,但如今也深陷于创新乏力的泥潭。该公司最近的增长几乎都来自于吸纳越来越多的线上广告。尽管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投入了不少资金,但谷歌至今没有像样的硬件产品面市。而自动驾驶汽车部门Waymo等外围公司也在烧钱,至今没看到什么成果。谷歌已经10多年没有一款大卖的消费品了。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谷歌更是爆出有史以来第一次季度营收减少,而其他科技巨头却依然保持强劲。

种种压力可能意味着现年48岁的皮查伊无法再躲避,必须痛下决心了。检方可能迫使他砍掉谷歌全球版图中的一些重要业务。同时,他还面临来自谷歌内部的压力,要为这家搜索巨头开辟一条数字广告以外的新路。

皮查伊从2015年起担任谷歌CEO,去年12月取代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晋升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的CEO,这让皮查伊在供职谷歌16年之后终于完成了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产品经理到佩奇“ L团队”成员的华丽变身。“L团队”指的是谷歌内部最核心的高管圈子,除了皮查伊之外,这个圈子中几乎所有人都先后离开了谷歌,原因五花八门,有的是因为战略错误,有的是找到了新的机会,还有一些是因为面临性骚扰指控。

迄今为止,皮查伊在很大程度上都避开了公司内部可能出现的直接冲突。他在全公司到处结盟,参与了谷歌众多部门和管理管队的项目,还和佩奇一起参加了几次“火人节”(Burning Man)活动。开会的时候,皮查伊通常少言寡语,甚至一言不发,回答问题也比较迂回,有时候会要求给自己更多时间,私下做出决定。员工们说,在召开大型会议前,常常可以看到他独自一人在大厅里,边踱步边思考。

“他得到了CEO的职位,”德赛说:“因为他是当时唯一不想做CEO的人。”

谷歌成立于1998年,致力于搜索引擎业务,当时的口号是“把全世界的信息组织起来”。后来,谷歌成为美国最后一批伟大的企业巨头之一,拥有超过20万名全职和合同工。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为数以十亿计的全球用户提供线上和线下服务,其中包括一个硬件部门,YouTube视频平台和一家网络供应商。

谷歌的发展不可谓不顺。自从2015年10月皮查伊晋升谷歌CEO以来,Alphabet的股价上涨了112%。仅去年一年,公司利润就高达350亿美元。





皮查伊是一个受习惯支配的人,在视察谷歌首尔办公室的时候,他经常会去同一家墨西哥餐厅,点素食墨西哥卷饼外卖。他出门的时候会自带姜汁汽水和生姜锭剂以防生病,他还很喜欢嚼口香糖。同事们说,他每天都会去谷歌的免费小卖部拿口香糖,所以总能找到机会和他聊上几句。

皮查伊有时候谨慎得过分。7月下旬,在众议院的公开听证会上,他起先不愿意回答谷歌是否会拒绝使用奴工来制造其产品,说自己需要“进一步讨论”这件事。

稍后,当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被问到同一个问题时,贝佐斯回答说:“会”。

一些现任和前任高管表示,他们很难读懂皮查伊的情绪。知情人士说,包括云计算和搜索业务前负责人在内的几位高管都对他缓慢的决策步伐感到沮丧,因而辞职。

“如果说谷歌内部(对皮查伊)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各种意见太多了,而我们又无法从桑达尔那里听到充分的见解,不知道真正该做什么。”

谷歌Nest部门副总裁钱德拉说,去年他给皮查伊送去了一个智能家居控制器的原型产品,最后只收到皮查伊的一条反馈:给相机添加自拍模式。皮查伊说,这个点子是他的孩子们想出来的。

皮查伊、佩奇和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皮查伊通过一位代表做出回应,建议记者采访几位现任和前任下属及同事,他们可以代他发言。尽管所有人都赞扬他的领导才能,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他私下是什么样子。有人说他喜欢玛格丽塔酒,但也有人说他更喜欢意大利葡萄酒。

“他富有同情心,所以非常关心别人,”负责谷歌移动平台Android和浏览器Chrome等部门的高级副总裁浩史·洛克海默(Hiroshi Lockheimer)说:“这是你的一种感觉,倒并不一定与某件事情相关联。”

公司现任和前任高管均表示,皮查伊低调的形象背后藏着善于处理内部政治的灵巧手段,呈现出来的是对公司的忠诚。一位前高管回忆起自己在一次会议上与皮查伊出现了分歧,当时佩奇也在场,皮查伊在会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可在离开会议室后立刻就找到这名下属,悄悄地说:“在拉里面前我们永远不要起争执。”

上位

与皮查伊不同,在公司任职时间最长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一直把自己置于聚光灯下。2001年入职后,施密特主导了一系列的收购,这些收购来的资产如今依然是谷歌的主干业务,其中包括YouTube,Android和广告巨头DoubleClick。谷歌在2004年上市,让施密特成了亿万财富,也让他成为一名很有影响力的政治捐助者。

2011年,佩奇从施密特手中接过了指挥棒,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为了加快决策速度。佩奇行事强硬,对自己不喜欢的想法会怒批其“愚蠢”。他大力拓展了谷歌的“moonshot”项目,还讨论过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这样的重大计划。他还鼓励谷歌开发脑洞,比如利用热气球从空中提供网络,以及设立一个科学部门,试图研究出抗衰老的办法。

2012年,佩奇自曝患上了罕见的声带麻痹症,基本不再出头露面。此后,一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管理人员纷纷走入人们的视野。

这其中就包括在谷歌工作多年的皮查伊。皮查伊出生在印度南部的中型城市马杜赖,小时候和弟弟一起睡客厅,一睡就是好几年。皮查伊后来告诉同事,他小时候有两件事最难忘,一是家里买冰箱,二是装拨盘电话的时候。

詹妮弗·菲茨帕特里克(Jennifer Fitzpatrick)是谷歌最早的一批员工之一,她说:“当某种技术出现并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生活的时候,他会把技术的意义与个人经历联系起来。”

皮查伊在哈拉格布尔的印度理工学院获得了本科学位,后来又拿到奖学金去斯坦福大学和沃顿商学院深造。皮查伊的父亲是一名电气工程师,皮查伊第一次去美国的机票花掉了父亲一年多的薪水。

在2004年加入谷歌之前,皮查伊曾在半导体公司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和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Co.)任职。

那是硅谷的繁盛时期,对谷歌来说就更是如此。在经历了坎坷的上市之路后,谷歌的IPO取得巨大成功,公司内部现金充足,新点子层出不穷。皮查伊负责游说戴尔(Dell Inc.)等竞争对手在全世界售卖的电脑中预装谷歌的旗舰搜索引擎,并取得了成功。

皮查伊开始接受一些极重要的工作。他在幕后整理数据,向反垄断监管部门说明微软是如何垄断互联网搜索市场的。欧盟后来以涉嫌反竞争为由对微软处以7.32亿美元的天价罚款,在这之后,只有谷歌在2018年遭受的50亿美元罚金超越了这个纪录,当时也正是皮查伊担任CEO的时候。

皮查伊从2008年开始名声鹊起,至少在技术专家圈子里享有声望。当时他共同领导了对Chrome浏览器的开发,比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更快,也更精简。Chrome现在大约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70%。

入主

随着公司的崛起,谷歌高管对微软产生了一种执念。每逢周一,时任CEO的佩奇就会和直接向他汇报的高管开一整天的会,这其中就包括皮查伊。据当时出席会议的两个人回忆,高管们在会上会表现得很苦恼:“我们怎样才能不重蹈微软的覆辙?”他们担心谷歌会像微软一样丧失了主导地位。

皮查伊一直秉承渐进式的发展策略,同时加倍投入谷歌自家的产品。

2012年前后,他与时任社交平台Google Plus的负责人维克·贡多特拉(Vic Gundotra)发生了意见冲突,分歧的焦点在于,是否要在推出自己的产品之前就在苹果(Apple)的iPhone上推出消息功能。贡多特拉认为,谷歌的技术还不足以处理好这项功能。一位在场人士说,皮查伊沮丧地拍了桌子,然后说道:“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希望这个功能在所有设备上都成熟之前就发布出去。最后皮查伊赢了。

在成为CEO之前,他曾被调去负责移动软件Android业务,这也是他后期的重大晋升之一。两名前员工说,他在那里的主要举措就是节制这个部门的野心。他取消了让Android成为所有Google产品主导软件的计划,理由是将所有产品集成于一体会导致内部冲突。

这类决定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谷歌有时候会表现得像一个松散的产品联邦,不同产品之间的结合度比苹果和其他公司都要弱。例如,在通信功能中,谷歌自己的产品会相互竞争,Meet, Chat, Messages, Duo和Hangouts都是谷歌的应用,而谷歌表示并没打算把这些应用整合起来。

皮查伊不喜欢宣布坏消息。Jive Software前首席执行官托尼·辛格勒(Tony Zingale)回忆起皮查伊2014年的一件事,当时他告诉辛格勒,他得从Jive董事会辞职而投身谷歌了。皮查伊当时显得紧张不安,很过意不去,直到辛格勒说原谅他了。“你都能看出他松了一口气,”辛格勒说。

“他会为决策而苦恼,我以前告诉过他。”Twitter董事长、前谷歌高管帕特里克·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说:“我觉得再多抗酸剂都不够桑达尔吃的。”

2015年,谷歌拆分重组为大型集团Alphabet。一位知情人士说,佩奇的第一反应是继续担任Alphabet的CEO,谷歌不设CEO,但公司顾问告诉他,根据证券法,这不太可行。

取而代之的是让布林、佩奇和施密特保留对公司有表决权的股份的控制,他们对公司决策拥有最终决定权。皮查伊成为谷歌CEO,佩奇则领导Alphabet。

皮查伊击败了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等内部竞争对手,沃西基曾要求公司创始人让她直接向佩奇汇报。皮查伊对此表示反对,最后他赢了。

沃西基在通过发言人发表的声明中说:“我所说的是让YouTube建立自己的地位和文化,以便更好地为用户服务,而不是要与谷歌分割开来。”

皮查伊头一次享受了高职位给他带来的福利。他下令精心改造行政办公套房,添置了许多沙发和更多私人空间。公司发言人说,那是“合用区域”。而谷歌的一些人则为新改造的布局取了一个不同的名字:桑达尔的宫殿。

作为谷歌CEO,皮查伊的职责范围现在包括了谷歌的所有在线广告业务,这个庞大的业务占据了美国1,300亿美元数字广告市场近三分之一的份额,几乎包揽了公司全部利润来源。这其中包括在谷歌旗舰搜索引擎上投放的广告,以及出现在外部网站上但由谷歌投放的其他广告。



皮查伊再次采取了循序渐进的策略。2016年总统大选前后,谷歌高级广告主管向他提出了一项建议,终止搜索引擎上的政治广告。他们指出,政治广告产生的收入微乎其微,却会带来很多令人头疼的问题。

知情人士说,皮查伊否决了他们的建议,原因之一是不愿意引起政治波澜。谷歌在这次大选期间也继续接受政治广告的投放。

风波

皮查伊没能回避2017年8月的政治事件,当时有一份内部备忘录在公司政治观点左倾的员工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在这份备忘录中,谷歌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提出男性可能比女性更适合从事科技工作。

皮查伊这次一反常态,迅速采取了行动。虽然一些副手劝他让事件自行发酵,但他还是在一周内解雇了达莫尔。此举使谷歌成为保守派批评者的新公敌,达莫尔还因此提起诉讼,最终和解。

面对雇员的指责而选择屈从,也让皮查伊与他的高级副手戴安娜·格林(Diane Greene)之间的关系很快破裂。格林是Alphabet董事会成员、谷歌云计算部门负责人。格林曾与皮查伊讨论过公司是否要续约国防部的Maven项目,这个项目是要把人工智能与其计算机系统更好的整合在一起。然而当2018年这个项目被曝光的时候,数千员工签署了一份反对此项目的请愿书。

格林为这个项目做了辩护,并认为自己是得到皮查伊支持的。但由于抗议太过强烈,格林被要求要公开改口,对此她十分沮丧。知情人士说,这件事促使她在2019年初离开了谷歌。

知情人士说,目前担任苹果人工智能负责人的约翰·贾南德里亚(John Giannandrea)也是由于类似原因在几个月前从谷歌辞职出走的。

几名现任高管表示,皮查伊把谷歌看成一个大帐篷,帐篷里的各种产品可以改善许多用户的生活。在应皮查伊的要求安排的采访中,一些人表示,CEO要求公司的人工智能软件Google Assistant提供除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版本。他还致力于让这款软件在哪怕是谷歌最便宜的设备上都能运行。

今年1月,在新冠疫情成为全球话题之前,皮查伊花了好几个小时在家中阅读亚洲当地的媒体报道,并确信疫情会构成威胁。谷歌是3月中旬首批让员工在家办公的大公司之一,也是第一家将居家办公令延长到2021年中期的大型美国公司。知情人士说,皮查伊亲自打电话做了通知。

据谷歌副总裁、皮查伊的老友凯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说,皮查伊本人留在加州山景城总部工作,公司面临的压力也开始逐渐向他聚集。

大约13年前,这两个人曾共用一间办公室,喜欢彼此开开玩笑。有一次,皮查伊还以一个雇员的名义给森古普塔发了一封假辞职信。

“他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森古普塔说:“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见他搞过这种恶作剧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