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美元连续走弱及中国日益强调“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大背景下,人民币在8月快速走强后何去何从的讨论,已经从日常的外汇交易员、分析师群体,扩散到影响力更广泛的专家学者中。他们在公开场合立场鲜明地阐述人民币升值的利弊,对市场的汇率预期和中国的汇率政策都可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根据国内媒体报道,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近期在一个策略会上,从中国外贸竞争力快速提升推断,人民币汇率可能已经低估,从而进入一个“很可能将持续相当长时间”的升值进程,不排除对美元创出新高。高善文此前对于中国去杠杆和中美贸易战策略的观点曾经引发巨大反响。他不愿就人民币汇率话题接受彭博采访。

包括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在内的不少人士认为,在中国领导人今夏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背景下,人民币保持强势,更有助于扩大内需、做强国内市场并吸引外资长期流入。

但随着讨论升温,也有为数不少的学者表达了不同观点,或将本币升值视为改善中美关系的杠杆,或警示人民币过度走强的弊端。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经济学意义相当于中国在这个时点承担了一些美国财政赤字货币化和现代货币理论(MMT)成本。

“我一直坚信G2(中美) 不会发生‘破’,‘斗而不破’,化‘脱’为‘拖’是时下中国最现实和理性的选择,中国极为需要战略转身的时间和空间。G2是有默契的,人民币升值就是最真实的‘肢体语言’”,他称。

前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野村控股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等人士,则明确地表达了对升值的担忧。

他们认为,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并对后期大幅波动风险及汇率过度升值弊端做出警示。

伴随人民币论战的火热,在岸人民币至上周连涨七周,为两年半以来最长连升。进入九月后,上升势头渐缓,周一日盘报收在6.8235。

以下是上述人士的主要观点摘要: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

人民币过去5年经历的贬值过程应该已经结束;从很多角度来看,人民币汇率现在不仅已经跌透了,而且很可能已经跌过了。升值动力方面,中国今年出口之强劲显著超预期,人民币处在低估状态使出口获得了额外竞争力。短期抑制人民币升值的因素包括中美经济摩擦及信贷异常宽松。美元处在贬值趋势中,继续升值可能性很小,即使稳定在目前水平也不影响人民币升值;如果贬值,则会强化人民币升值趋势。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

6月中旬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夏威夷会晤,尽管当时无论是外交还是民间,双方剑拔弩张,但其后人民币就进入了升值通道,“这是真实的肢体语言”。美方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1985年设计了著名的《广场协议》。莱特希泽非常清楚:两个超级大国博弈的时候,利益的关键点是汇率。

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

人民币汇率走势偏强,主要是基本面利多逐渐战胜了消息面利空。关于人民币汇率进入升值新周期的说法不胫而走,对此需要非常谨慎。人民币升值趋势或预期尚未形成,下阶段美元指数走势仍存在不确定性。人民币汇率处于均衡合理水平加大了汇率宽幅波动的概率。在疫情加选情的特殊背景下,如果发生一些超预期的风险事件,不排除人民币汇率反向调整。应该引导市场主体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意识,控制和管理好货币错配和汇率敞口。

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

应慎言人民币汇率已进入了新的升值周期;在未来较长时间内双向波动可能依然是大概率事件;甚至不排除在特定冲击下显著贬值的可能性。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全面加剧的极端情形下,美元指数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双贬值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对于利差带来持续资本流入的观点,必须看到,短期跨境资本流动具有很强的套利性质,在内外条件发生变化之后,资本流动的规模与方向将会频繁变动。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

未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空间可能有限,持续升值可能性较低,波动加大。中国经济本身也遭疫情重创,出口在疫情期间增速显著高于其他主要工业国家是暂时现象。中美关系继续恶化风险很大;英联邦国家、欧盟对华关系也可能继续恶化。美元持续大幅度下滑的可能性不大,甚至有可能小幅反弹。高估的人民币会变相鼓励进口和资本外流;中国实际上还存在一定数量的资本外流。撰文/彭博新闻社 

总之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知名经济学家加入 人民币大涨后汇率升贬之争升温

发布日期:2020-09-15 10:34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美元连续走弱及中国日益强调“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大背景下,人民币在8月快速走强后何去何从的讨论,已经从日常的外汇交易员、分析师群体,扩散到影响力更广泛的专家学者中。他们在公开场合立场鲜明地阐述人民币升值的利弊,对市场的汇率预期和中国的汇率政策都可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根据国内媒体报道,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近期在一个策略会上,从中国外贸竞争力快速提升推断,人民币汇率可能已经低估,从而进入一个“很可能将持续相当长时间”的升值进程,不排除对美元创出新高。高善文此前对于中国去杠杆和中美贸易战策略的观点曾经引发巨大反响。他不愿就人民币汇率话题接受彭博采访。

包括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在内的不少人士认为,在中国领导人今夏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背景下,人民币保持强势,更有助于扩大内需、做强国内市场并吸引外资长期流入。

但随着讨论升温,也有为数不少的学者表达了不同观点,或将本币升值视为改善中美关系的杠杆,或警示人民币过度走强的弊端。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经济学意义相当于中国在这个时点承担了一些美国财政赤字货币化和现代货币理论(MMT)成本。

“我一直坚信G2(中美) 不会发生‘破’,‘斗而不破’,化‘脱’为‘拖’是时下中国最现实和理性的选择,中国极为需要战略转身的时间和空间。G2是有默契的,人民币升值就是最真实的‘肢体语言’”,他称。

前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野村控股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等人士,则明确地表达了对升值的担忧。

他们认为,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并对后期大幅波动风险及汇率过度升值弊端做出警示。

伴随人民币论战的火热,在岸人民币至上周连涨七周,为两年半以来最长连升。进入九月后,上升势头渐缓,周一日盘报收在6.8235。

以下是上述人士的主要观点摘要: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

人民币过去5年经历的贬值过程应该已经结束;从很多角度来看,人民币汇率现在不仅已经跌透了,而且很可能已经跌过了。升值动力方面,中国今年出口之强劲显著超预期,人民币处在低估状态使出口获得了额外竞争力。短期抑制人民币升值的因素包括中美经济摩擦及信贷异常宽松。美元处在贬值趋势中,继续升值可能性很小,即使稳定在目前水平也不影响人民币升值;如果贬值,则会强化人民币升值趋势。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

6月中旬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夏威夷会晤,尽管当时无论是外交还是民间,双方剑拔弩张,但其后人民币就进入了升值通道,“这是真实的肢体语言”。美方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1985年设计了著名的《广场协议》。莱特希泽非常清楚:两个超级大国博弈的时候,利益的关键点是汇率。

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

人民币汇率走势偏强,主要是基本面利多逐渐战胜了消息面利空。关于人民币汇率进入升值新周期的说法不胫而走,对此需要非常谨慎。人民币升值趋势或预期尚未形成,下阶段美元指数走势仍存在不确定性。人民币汇率处于均衡合理水平加大了汇率宽幅波动的概率。在疫情加选情的特殊背景下,如果发生一些超预期的风险事件,不排除人民币汇率反向调整。应该引导市场主体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意识,控制和管理好货币错配和汇率敞口。

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

应慎言人民币汇率已进入了新的升值周期;在未来较长时间内双向波动可能依然是大概率事件;甚至不排除在特定冲击下显著贬值的可能性。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全面加剧的极端情形下,美元指数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双贬值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对于利差带来持续资本流入的观点,必须看到,短期跨境资本流动具有很强的套利性质,在内外条件发生变化之后,资本流动的规模与方向将会频繁变动。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

未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空间可能有限,持续升值可能性较低,波动加大。中国经济本身也遭疫情重创,出口在疫情期间增速显著高于其他主要工业国家是暂时现象。中美关系继续恶化风险很大;英联邦国家、欧盟对华关系也可能继续恶化。美元持续大幅度下滑的可能性不大,甚至有可能小幅反弹。高估的人民币会变相鼓励进口和资本外流;中国实际上还存在一定数量的资本外流。撰文/彭博新闻社 

总之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美元连续走弱及中国日益强调“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大背景下,人民币在8月快速走强后何去何从的讨论,已经从日常的外汇交易员、分析师群体,扩散到影响力更广泛的专家学者中。他们在公开场合立场鲜明地阐述人民币升值的利弊,对市场的汇率预期和中国的汇率政策都可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根据国内媒体报道,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近期在一个策略会上,从中国外贸竞争力快速提升推断,人民币汇率可能已经低估,从而进入一个“很可能将持续相当长时间”的升值进程,不排除对美元创出新高。高善文此前对于中国去杠杆和中美贸易战策略的观点曾经引发巨大反响。他不愿就人民币汇率话题接受彭博采访。

包括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在内的不少人士认为,在中国领导人今夏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背景下,人民币保持强势,更有助于扩大内需、做强国内市场并吸引外资长期流入。

但随着讨论升温,也有为数不少的学者表达了不同观点,或将本币升值视为改善中美关系的杠杆,或警示人民币过度走强的弊端。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经济学意义相当于中国在这个时点承担了一些美国财政赤字货币化和现代货币理论(MMT)成本。

“我一直坚信G2(中美) 不会发生‘破’,‘斗而不破’,化‘脱’为‘拖’是时下中国最现实和理性的选择,中国极为需要战略转身的时间和空间。G2是有默契的,人民币升值就是最真实的‘肢体语言’”,他称。

前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野村控股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等人士,则明确地表达了对升值的担忧。

他们认为,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并对后期大幅波动风险及汇率过度升值弊端做出警示。

伴随人民币论战的火热,在岸人民币至上周连涨七周,为两年半以来最长连升。进入九月后,上升势头渐缓,周一日盘报收在6.8235。

以下是上述人士的主要观点摘要: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

人民币过去5年经历的贬值过程应该已经结束;从很多角度来看,人民币汇率现在不仅已经跌透了,而且很可能已经跌过了。升值动力方面,中国今年出口之强劲显著超预期,人民币处在低估状态使出口获得了额外竞争力。短期抑制人民币升值的因素包括中美经济摩擦及信贷异常宽松。美元处在贬值趋势中,继续升值可能性很小,即使稳定在目前水平也不影响人民币升值;如果贬值,则会强化人民币升值趋势。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

6月中旬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夏威夷会晤,尽管当时无论是外交还是民间,双方剑拔弩张,但其后人民币就进入了升值通道,“这是真实的肢体语言”。美方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1985年设计了著名的《广场协议》。莱特希泽非常清楚:两个超级大国博弈的时候,利益的关键点是汇率。

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

人民币汇率走势偏强,主要是基本面利多逐渐战胜了消息面利空。关于人民币汇率进入升值新周期的说法不胫而走,对此需要非常谨慎。人民币升值趋势或预期尚未形成,下阶段美元指数走势仍存在不确定性。人民币汇率处于均衡合理水平加大了汇率宽幅波动的概率。在疫情加选情的特殊背景下,如果发生一些超预期的风险事件,不排除人民币汇率反向调整。应该引导市场主体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意识,控制和管理好货币错配和汇率敞口。

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

应慎言人民币汇率已进入了新的升值周期;在未来较长时间内双向波动可能依然是大概率事件;甚至不排除在特定冲击下显著贬值的可能性。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全面加剧的极端情形下,美元指数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双贬值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对于利差带来持续资本流入的观点,必须看到,短期跨境资本流动具有很强的套利性质,在内外条件发生变化之后,资本流动的规模与方向将会频繁变动。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

未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空间可能有限,持续升值可能性较低,波动加大。中国经济本身也遭疫情重创,出口在疫情期间增速显著高于其他主要工业国家是暂时现象。中美关系继续恶化风险很大;英联邦国家、欧盟对华关系也可能继续恶化。美元持续大幅度下滑的可能性不大,甚至有可能小幅反弹。高估的人民币会变相鼓励进口和资本外流;中国实际上还存在一定数量的资本外流。撰文/彭博新闻社 

总之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知名经济学家加入 人民币大涨后汇率升贬之争升温

发布日期:2020-09-15 10:34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美元连续走弱及中国日益强调“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大背景下,人民币在8月快速走强后何去何从的讨论,已经从日常的外汇交易员、分析师群体,扩散到影响力更广泛的专家学者中。他们在公开场合立场鲜明地阐述人民币升值的利弊,对市场的汇率预期和中国的汇率政策都可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根据国内媒体报道,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近期在一个策略会上,从中国外贸竞争力快速提升推断,人民币汇率可能已经低估,从而进入一个“很可能将持续相当长时间”的升值进程,不排除对美元创出新高。高善文此前对于中国去杠杆和中美贸易战策略的观点曾经引发巨大反响。他不愿就人民币汇率话题接受彭博采访。

包括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在内的不少人士认为,在中国领导人今夏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背景下,人民币保持强势,更有助于扩大内需、做强国内市场并吸引外资长期流入。

但随着讨论升温,也有为数不少的学者表达了不同观点,或将本币升值视为改善中美关系的杠杆,或警示人民币过度走强的弊端。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经济学意义相当于中国在这个时点承担了一些美国财政赤字货币化和现代货币理论(MMT)成本。

“我一直坚信G2(中美) 不会发生‘破’,‘斗而不破’,化‘脱’为‘拖’是时下中国最现实和理性的选择,中国极为需要战略转身的时间和空间。G2是有默契的,人民币升值就是最真实的‘肢体语言’”,他称。

前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野村控股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等人士,则明确地表达了对升值的担忧。

他们认为,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并对后期大幅波动风险及汇率过度升值弊端做出警示。

伴随人民币论战的火热,在岸人民币至上周连涨七周,为两年半以来最长连升。进入九月后,上升势头渐缓,周一日盘报收在6.8235。

以下是上述人士的主要观点摘要: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

人民币过去5年经历的贬值过程应该已经结束;从很多角度来看,人民币汇率现在不仅已经跌透了,而且很可能已经跌过了。升值动力方面,中国今年出口之强劲显著超预期,人民币处在低估状态使出口获得了额外竞争力。短期抑制人民币升值的因素包括中美经济摩擦及信贷异常宽松。美元处在贬值趋势中,继续升值可能性很小,即使稳定在目前水平也不影响人民币升值;如果贬值,则会强化人民币升值趋势。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

6月中旬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夏威夷会晤,尽管当时无论是外交还是民间,双方剑拔弩张,但其后人民币就进入了升值通道,“这是真实的肢体语言”。美方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1985年设计了著名的《广场协议》。莱特希泽非常清楚:两个超级大国博弈的时候,利益的关键点是汇率。

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

人民币汇率走势偏强,主要是基本面利多逐渐战胜了消息面利空。关于人民币汇率进入升值新周期的说法不胫而走,对此需要非常谨慎。人民币升值趋势或预期尚未形成,下阶段美元指数走势仍存在不确定性。人民币汇率处于均衡合理水平加大了汇率宽幅波动的概率。在疫情加选情的特殊背景下,如果发生一些超预期的风险事件,不排除人民币汇率反向调整。应该引导市场主体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意识,控制和管理好货币错配和汇率敞口。

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

应慎言人民币汇率已进入了新的升值周期;在未来较长时间内双向波动可能依然是大概率事件;甚至不排除在特定冲击下显著贬值的可能性。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全面加剧的极端情形下,美元指数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双贬值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对于利差带来持续资本流入的观点,必须看到,短期跨境资本流动具有很强的套利性质,在内外条件发生变化之后,资本流动的规模与方向将会频繁变动。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

未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空间可能有限,持续升值可能性较低,波动加大。中国经济本身也遭疫情重创,出口在疫情期间增速显著高于其他主要工业国家是暂时现象。中美关系继续恶化风险很大;英联邦国家、欧盟对华关系也可能继续恶化。美元持续大幅度下滑的可能性不大,甚至有可能小幅反弹。高估的人民币会变相鼓励进口和资本外流;中国实际上还存在一定数量的资本外流。撰文/彭博新闻社 

总之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

 

OR--商业新媒体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美元连续走弱及中国日益强调“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大背景下,人民币在8月快速走强后何去何从的讨论,已经从日常的外汇交易员、分析师群体,扩散到影响力更广泛的专家学者中。他们在公开场合立场鲜明地阐述人民币升值的利弊,对市场的汇率预期和中国的汇率政策都可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根据国内媒体报道,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近期在一个策略会上,从中国外贸竞争力快速提升推断,人民币汇率可能已经低估,从而进入一个“很可能将持续相当长时间”的升值进程,不排除对美元创出新高。高善文此前对于中国去杠杆和中美贸易战策略的观点曾经引发巨大反响。他不愿就人民币汇率话题接受彭博采访。

包括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在内的不少人士认为,在中国领导人今夏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背景下,人民币保持强势,更有助于扩大内需、做强国内市场并吸引外资长期流入。

但随着讨论升温,也有为数不少的学者表达了不同观点,或将本币升值视为改善中美关系的杠杆,或警示人民币过度走强的弊端。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在采访中指出,人民币在美元大幅度贬值情况下升值,经济学意义相当于中国在这个时点承担了一些美国财政赤字货币化和现代货币理论(MMT)成本。

“我一直坚信G2(中美) 不会发生‘破’,‘斗而不破’,化‘脱’为‘拖’是时下中国最现实和理性的选择,中国极为需要战略转身的时间和空间。G2是有默契的,人民币升值就是最真实的‘肢体语言’”,他称。

前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野村控股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等人士,则明确地表达了对升值的担忧。

他们认为,人民币本身未脱双向波动逻辑,强调本轮升值的外部因素,并对后期大幅波动风险及汇率过度升值弊端做出警示。

伴随人民币论战的火热,在岸人民币至上周连涨七周,为两年半以来最长连升。进入九月后,上升势头渐缓,周一日盘报收在6.8235。

以下是上述人士的主要观点摘要: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

人民币过去5年经历的贬值过程应该已经结束;从很多角度来看,人民币汇率现在不仅已经跌透了,而且很可能已经跌过了。升值动力方面,中国今年出口之强劲显著超预期,人民币处在低估状态使出口获得了额外竞争力。短期抑制人民币升值的因素包括中美经济摩擦及信贷异常宽松。美元处在贬值趋势中,继续升值可能性很小,即使稳定在目前水平也不影响人民币升值;如果贬值,则会强化人民币升值趋势。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煜辉:

6月中旬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夏威夷会晤,尽管当时无论是外交还是民间,双方剑拔弩张,但其后人民币就进入了升值通道,“这是真实的肢体语言”。美方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1985年设计了著名的《广场协议》。莱特希泽非常清楚:两个超级大国博弈的时候,利益的关键点是汇率。

外汇局国际收支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

人民币汇率走势偏强,主要是基本面利多逐渐战胜了消息面利空。关于人民币汇率进入升值新周期的说法不胫而走,对此需要非常谨慎。人民币升值趋势或预期尚未形成,下阶段美元指数走势仍存在不确定性。人民币汇率处于均衡合理水平加大了汇率宽幅波动的概率。在疫情加选情的特殊背景下,如果发生一些超预期的风险事件,不排除人民币汇率反向调整。应该引导市场主体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意识,控制和管理好货币错配和汇率敞口。

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

应慎言人民币汇率已进入了新的升值周期;在未来较长时间内双向波动可能依然是大概率事件;甚至不排除在特定冲击下显著贬值的可能性。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全面加剧的极端情形下,美元指数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双贬值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对于利差带来持续资本流入的观点,必须看到,短期跨境资本流动具有很强的套利性质,在内外条件发生变化之后,资本流动的规模与方向将会频繁变动。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

未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空间可能有限,持续升值可能性较低,波动加大。中国经济本身也遭疫情重创,出口在疫情期间增速显著高于其他主要工业国家是暂时现象。中美关系继续恶化风险很大;英联邦国家、欧盟对华关系也可能继续恶化。美元持续大幅度下滑的可能性不大,甚至有可能小幅反弹。高估的人民币会变相鼓励进口和资本外流;中国实际上还存在一定数量的资本外流。撰文/彭博新闻社 

总之 伴随着人民币自5月年内低点一度升值逾5%,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们对汇率话题的讨论也大幅升温,并围绕人民币是否该继续升值出现观点交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