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继证监会启用北斗导航卫星宣布破解獐子岛“扇贝之谜”之后,对獐子岛的追责有了新进展。

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公告称,2020年6月15日,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

獐子岛上述行为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破坏了市场诚信基础,依法应予严惩。下一步,证监会将全力支持公安司法机关的案件侦办,坚决落实“零容忍”的工作要求,着力构建行政处罚与刑事惩戒、民事赔偿有机衔接的全方位立体式追责体系,全力维护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獐子岛扇贝事件一直是国内资本市场的闹剧。《中国基金报》称,“扇贝游走了,扇贝回来了,扇贝饿死了,扇贝这回水温不好,喝死了”,市场对獐子岛扇贝事件的戏称,已令公司名誉扫地。

獐子岛以水产增养殖为主,是一家集海珍品育苗、增养殖、加工、贸易、海上运输于一体的综合性海洋食品企业,其主要养殖的海货就是海底的虾夷扇贝,该报道称,自2014年以来,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獐子岛的扇贝先后四次离奇“失踪”的剧情频频在獐子岛的公告中上演,以至于会计事务所连续对其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根据时代财经,2014年10月,獐子岛称,公司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发现存货异常,公司因此第三季度亏损7.63亿,而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北黄海异常冷水团等;2015年6月1日公司公告称:公司底播虾夷扇贝生长正常,符合预期,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2018年2月,獐子岛表示,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高温导致虾夷扇贝摄食效率下降,造成扇贝瘦弱进一步加剧,长期累积效应导致扇贝死亡。2017年,獐子岛亏损7.23亿元;2019年4月27日,獐子岛发布一季报亏损4314万元,理由是“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2018年2月,中国证监会因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其立案调查。6月时,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证监会表示,獐子岛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

獐子岛公司案的查证涉及对深海养殖水产品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记录的全过程追溯。证监会统筹执法力量,走访渔政监督、水产科研等部门寻求专业支持,依托科技执法手段开展全面深入调查。獐子岛公司每月虾夷扇贝成本结转的依据为当月捕捞区域,在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的情况下,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根据这家公司8月28日披露的半年报,2020年1至6月,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10.16亿元,同比下降21.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97万元,2019年同期为亏损2359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不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2020年上半年亏损8166万元,同比2019年亏损3337万元有所扩大。

虾夷扇贝仍是各类海产品中贡献收入最高的品种,实现收入1.24亿元,同比增长4.51%,而海参、鲍鱼、海螺、海胆等产品收入均同比有所下降。不过,如果按毛利率,海胆毛利率高达74.82%,在獐子岛的海产品业务中居首位,随后依次是海参41.34%、虾夷扇贝26.32%、鲍鱼10.99%和海螺-20.94%。

这份财报还显示,獐子岛总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27.47亿元和26.43亿元。按此计算,獐子岛资产负债率高达96.21%,但相比2019年年末的98%有所下降。根对于此次半年报,《新京报》报道称,獐子岛董监高均保证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

上述报道称,在前任董事长吴厚刚因财务造假案于6月24日辞职后,獐子岛在7月20日完成了新任董事长、总裁人选的更替,唐艳和刘明成为公司增补的两位新董事,前者成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兼总裁。獐子岛股价曾在这段时间大幅上涨,从6月24日收盘价3.06元/股上涨至8月3日盘中6.66元/股,该价格也是獐子岛近两年内的最高价。

獐子岛于2006年9月在A股上市,2008年1月底该公司股价曾达到151.23元高位,2018年2月证监会立案调查前后,股价在8个交易日从8元左右拦腰跌至4元。截至9月11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报4.01元/股,总市值28.52亿元。獐子岛一年内股价最低值为2.21元/股。整理编辑/Zooey M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獐子岛被严惩

发布日期:2020-09-13 17:47
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继证监会启用北斗导航卫星宣布破解獐子岛“扇贝之谜”之后,对獐子岛的追责有了新进展。

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公告称,2020年6月15日,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

獐子岛上述行为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破坏了市场诚信基础,依法应予严惩。下一步,证监会将全力支持公安司法机关的案件侦办,坚决落实“零容忍”的工作要求,着力构建行政处罚与刑事惩戒、民事赔偿有机衔接的全方位立体式追责体系,全力维护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獐子岛扇贝事件一直是国内资本市场的闹剧。《中国基金报》称,“扇贝游走了,扇贝回来了,扇贝饿死了,扇贝这回水温不好,喝死了”,市场对獐子岛扇贝事件的戏称,已令公司名誉扫地。

獐子岛以水产增养殖为主,是一家集海珍品育苗、增养殖、加工、贸易、海上运输于一体的综合性海洋食品企业,其主要养殖的海货就是海底的虾夷扇贝,该报道称,自2014年以来,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獐子岛的扇贝先后四次离奇“失踪”的剧情频频在獐子岛的公告中上演,以至于会计事务所连续对其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根据时代财经,2014年10月,獐子岛称,公司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发现存货异常,公司因此第三季度亏损7.63亿,而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北黄海异常冷水团等;2015年6月1日公司公告称:公司底播虾夷扇贝生长正常,符合预期,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2018年2月,獐子岛表示,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高温导致虾夷扇贝摄食效率下降,造成扇贝瘦弱进一步加剧,长期累积效应导致扇贝死亡。2017年,獐子岛亏损7.23亿元;2019年4月27日,獐子岛发布一季报亏损4314万元,理由是“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2018年2月,中国证监会因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其立案调查。6月时,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证监会表示,獐子岛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

獐子岛公司案的查证涉及对深海养殖水产品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记录的全过程追溯。证监会统筹执法力量,走访渔政监督、水产科研等部门寻求专业支持,依托科技执法手段开展全面深入调查。獐子岛公司每月虾夷扇贝成本结转的依据为当月捕捞区域,在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的情况下,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根据这家公司8月28日披露的半年报,2020年1至6月,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10.16亿元,同比下降21.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97万元,2019年同期为亏损2359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不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2020年上半年亏损8166万元,同比2019年亏损3337万元有所扩大。

虾夷扇贝仍是各类海产品中贡献收入最高的品种,实现收入1.24亿元,同比增长4.51%,而海参、鲍鱼、海螺、海胆等产品收入均同比有所下降。不过,如果按毛利率,海胆毛利率高达74.82%,在獐子岛的海产品业务中居首位,随后依次是海参41.34%、虾夷扇贝26.32%、鲍鱼10.99%和海螺-20.94%。

这份财报还显示,獐子岛总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27.47亿元和26.43亿元。按此计算,獐子岛资产负债率高达96.21%,但相比2019年年末的98%有所下降。根对于此次半年报,《新京报》报道称,獐子岛董监高均保证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

上述报道称,在前任董事长吴厚刚因财务造假案于6月24日辞职后,獐子岛在7月20日完成了新任董事长、总裁人选的更替,唐艳和刘明成为公司增补的两位新董事,前者成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兼总裁。獐子岛股价曾在这段时间大幅上涨,从6月24日收盘价3.06元/股上涨至8月3日盘中6.66元/股,该价格也是獐子岛近两年内的最高价。

獐子岛于2006年9月在A股上市,2008年1月底该公司股价曾达到151.23元高位,2018年2月证监会立案调查前后,股价在8个交易日从8元左右拦腰跌至4元。截至9月11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报4.01元/股,总市值28.52亿元。獐子岛一年内股价最低值为2.21元/股。整理编辑/Zooey M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继证监会启用北斗导航卫星宣布破解獐子岛“扇贝之谜”之后,对獐子岛的追责有了新进展。

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公告称,2020年6月15日,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

獐子岛上述行为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破坏了市场诚信基础,依法应予严惩。下一步,证监会将全力支持公安司法机关的案件侦办,坚决落实“零容忍”的工作要求,着力构建行政处罚与刑事惩戒、民事赔偿有机衔接的全方位立体式追责体系,全力维护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獐子岛扇贝事件一直是国内资本市场的闹剧。《中国基金报》称,“扇贝游走了,扇贝回来了,扇贝饿死了,扇贝这回水温不好,喝死了”,市场对獐子岛扇贝事件的戏称,已令公司名誉扫地。

獐子岛以水产增养殖为主,是一家集海珍品育苗、增养殖、加工、贸易、海上运输于一体的综合性海洋食品企业,其主要养殖的海货就是海底的虾夷扇贝,该报道称,自2014年以来,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獐子岛的扇贝先后四次离奇“失踪”的剧情频频在獐子岛的公告中上演,以至于会计事务所连续对其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根据时代财经,2014年10月,獐子岛称,公司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发现存货异常,公司因此第三季度亏损7.63亿,而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北黄海异常冷水团等;2015年6月1日公司公告称:公司底播虾夷扇贝生长正常,符合预期,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2018年2月,獐子岛表示,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高温导致虾夷扇贝摄食效率下降,造成扇贝瘦弱进一步加剧,长期累积效应导致扇贝死亡。2017年,獐子岛亏损7.23亿元;2019年4月27日,獐子岛发布一季报亏损4314万元,理由是“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2018年2月,中国证监会因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其立案调查。6月时,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证监会表示,獐子岛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

獐子岛公司案的查证涉及对深海养殖水产品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记录的全过程追溯。证监会统筹执法力量,走访渔政监督、水产科研等部门寻求专业支持,依托科技执法手段开展全面深入调查。獐子岛公司每月虾夷扇贝成本结转的依据为当月捕捞区域,在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的情况下,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根据这家公司8月28日披露的半年报,2020年1至6月,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10.16亿元,同比下降21.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97万元,2019年同期为亏损2359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不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2020年上半年亏损8166万元,同比2019年亏损3337万元有所扩大。

虾夷扇贝仍是各类海产品中贡献收入最高的品种,实现收入1.24亿元,同比增长4.51%,而海参、鲍鱼、海螺、海胆等产品收入均同比有所下降。不过,如果按毛利率,海胆毛利率高达74.82%,在獐子岛的海产品业务中居首位,随后依次是海参41.34%、虾夷扇贝26.32%、鲍鱼10.99%和海螺-20.94%。

这份财报还显示,獐子岛总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27.47亿元和26.43亿元。按此计算,獐子岛资产负债率高达96.21%,但相比2019年年末的98%有所下降。根对于此次半年报,《新京报》报道称,獐子岛董监高均保证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

上述报道称,在前任董事长吴厚刚因财务造假案于6月24日辞职后,獐子岛在7月20日完成了新任董事长、总裁人选的更替,唐艳和刘明成为公司增补的两位新董事,前者成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兼总裁。獐子岛股价曾在这段时间大幅上涨,从6月24日收盘价3.06元/股上涨至8月3日盘中6.66元/股,该价格也是獐子岛近两年内的最高价。

獐子岛于2006年9月在A股上市,2008年1月底该公司股价曾达到151.23元高位,2018年2月证监会立案调查前后,股价在8个交易日从8元左右拦腰跌至4元。截至9月11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报4.01元/股,总市值28.52亿元。獐子岛一年内股价最低值为2.21元/股。整理编辑/Zooey M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獐子岛被严惩

发布日期:2020-09-13 17:47
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继证监会启用北斗导航卫星宣布破解獐子岛“扇贝之谜”之后,对獐子岛的追责有了新进展。

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公告称,2020年6月15日,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

獐子岛上述行为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破坏了市场诚信基础,依法应予严惩。下一步,证监会将全力支持公安司法机关的案件侦办,坚决落实“零容忍”的工作要求,着力构建行政处罚与刑事惩戒、民事赔偿有机衔接的全方位立体式追责体系,全力维护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獐子岛扇贝事件一直是国内资本市场的闹剧。《中国基金报》称,“扇贝游走了,扇贝回来了,扇贝饿死了,扇贝这回水温不好,喝死了”,市场对獐子岛扇贝事件的戏称,已令公司名誉扫地。

獐子岛以水产增养殖为主,是一家集海珍品育苗、增养殖、加工、贸易、海上运输于一体的综合性海洋食品企业,其主要养殖的海货就是海底的虾夷扇贝,该报道称,自2014年以来,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獐子岛的扇贝先后四次离奇“失踪”的剧情频频在獐子岛的公告中上演,以至于会计事务所连续对其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根据时代财经,2014年10月,獐子岛称,公司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发现存货异常,公司因此第三季度亏损7.63亿,而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北黄海异常冷水团等;2015年6月1日公司公告称:公司底播虾夷扇贝生长正常,符合预期,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2018年2月,獐子岛表示,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高温导致虾夷扇贝摄食效率下降,造成扇贝瘦弱进一步加剧,长期累积效应导致扇贝死亡。2017年,獐子岛亏损7.23亿元;2019年4月27日,獐子岛发布一季报亏损4314万元,理由是“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2018年2月,中国证监会因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其立案调查。6月时,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证监会表示,獐子岛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

獐子岛公司案的查证涉及对深海养殖水产品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记录的全过程追溯。证监会统筹执法力量,走访渔政监督、水产科研等部门寻求专业支持,依托科技执法手段开展全面深入调查。獐子岛公司每月虾夷扇贝成本结转的依据为当月捕捞区域,在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的情况下,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根据这家公司8月28日披露的半年报,2020年1至6月,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10.16亿元,同比下降21.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97万元,2019年同期为亏损2359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不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2020年上半年亏损8166万元,同比2019年亏损3337万元有所扩大。

虾夷扇贝仍是各类海产品中贡献收入最高的品种,实现收入1.24亿元,同比增长4.51%,而海参、鲍鱼、海螺、海胆等产品收入均同比有所下降。不过,如果按毛利率,海胆毛利率高达74.82%,在獐子岛的海产品业务中居首位,随后依次是海参41.34%、虾夷扇贝26.32%、鲍鱼10.99%和海螺-20.94%。

这份财报还显示,獐子岛总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27.47亿元和26.43亿元。按此计算,獐子岛资产负债率高达96.21%,但相比2019年年末的98%有所下降。根对于此次半年报,《新京报》报道称,獐子岛董监高均保证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

上述报道称,在前任董事长吴厚刚因财务造假案于6月24日辞职后,獐子岛在7月20日完成了新任董事长、总裁人选的更替,唐艳和刘明成为公司增补的两位新董事,前者成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兼总裁。獐子岛股价曾在这段时间大幅上涨,从6月24日收盘价3.06元/股上涨至8月3日盘中6.66元/股,该价格也是獐子岛近两年内的最高价。

獐子岛于2006年9月在A股上市,2008年1月底该公司股价曾达到151.23元高位,2018年2月证监会立案调查前后,股价在8个交易日从8元左右拦腰跌至4元。截至9月11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报4.01元/股,总市值28.52亿元。獐子岛一年内股价最低值为2.21元/股。整理编辑/Zooey M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继证监会启用北斗导航卫星宣布破解獐子岛“扇贝之谜”之后,对獐子岛的追责有了新进展。

证监会9月11日发布公告,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公告称,2020年6月15日,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

獐子岛上述行为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国务院令第310号),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破坏了市场诚信基础,依法应予严惩。下一步,证监会将全力支持公安司法机关的案件侦办,坚决落实“零容忍”的工作要求,着力构建行政处罚与刑事惩戒、民事赔偿有机衔接的全方位立体式追责体系,全力维护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獐子岛扇贝事件一直是国内资本市场的闹剧。《中国基金报》称,“扇贝游走了,扇贝回来了,扇贝饿死了,扇贝这回水温不好,喝死了”,市场对獐子岛扇贝事件的戏称,已令公司名誉扫地。

獐子岛以水产增养殖为主,是一家集海珍品育苗、增养殖、加工、贸易、海上运输于一体的综合性海洋食品企业,其主要养殖的海货就是海底的虾夷扇贝,该报道称,自2014年以来,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獐子岛的扇贝先后四次离奇“失踪”的剧情频频在獐子岛的公告中上演,以至于会计事务所连续对其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根据时代财经,2014年10月,獐子岛称,公司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发现存货异常,公司因此第三季度亏损7.63亿,而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北黄海异常冷水团等;2015年6月1日公司公告称:公司底播虾夷扇贝生长正常,符合预期,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2018年2月,獐子岛表示,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高温导致虾夷扇贝摄食效率下降,造成扇贝瘦弱进一步加剧,长期累积效应导致扇贝死亡。2017年,獐子岛亏损7.23亿元;2019年4月27日,獐子岛发布一季报亏损4314万元,理由是“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2018年2月,中国证监会因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其立案调查。6月时,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证监会表示,獐子岛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

獐子岛公司案的查证涉及对深海养殖水产品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记录的全过程追溯。证监会统筹执法力量,走访渔政监督、水产科研等部门寻求专业支持,依托科技执法手段开展全面深入调查。獐子岛公司每月虾夷扇贝成本结转的依据为当月捕捞区域,在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的情况下,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根据这家公司8月28日披露的半年报,2020年1至6月,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10.16亿元,同比下降21.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997万元,2019年同期为亏损2359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不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2020年上半年亏损8166万元,同比2019年亏损3337万元有所扩大。

虾夷扇贝仍是各类海产品中贡献收入最高的品种,实现收入1.24亿元,同比增长4.51%,而海参、鲍鱼、海螺、海胆等产品收入均同比有所下降。不过,如果按毛利率,海胆毛利率高达74.82%,在獐子岛的海产品业务中居首位,随后依次是海参41.34%、虾夷扇贝26.32%、鲍鱼10.99%和海螺-20.94%。

这份财报还显示,獐子岛总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27.47亿元和26.43亿元。按此计算,獐子岛资产负债率高达96.21%,但相比2019年年末的98%有所下降。根对于此次半年报,《新京报》报道称,獐子岛董监高均保证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

上述报道称,在前任董事长吴厚刚因财务造假案于6月24日辞职后,獐子岛在7月20日完成了新任董事长、总裁人选的更替,唐艳和刘明成为公司增补的两位新董事,前者成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兼总裁。獐子岛股价曾在这段时间大幅上涨,从6月24日收盘价3.06元/股上涨至8月3日盘中6.66元/股,该价格也是獐子岛近两年内的最高价。

獐子岛于2006年9月在A股上市,2008年1月底该公司股价曾达到151.23元高位,2018年2月证监会立案调查前后,股价在8个交易日从8元左右拦腰跌至4元。截至9月11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报4.01元/股,总市值28.52亿元。獐子岛一年内股价最低值为2.21元/股。整理编辑/Zooey M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