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 苗艺伟 伍汝苗

OR--商业新媒体 】支付宝、余额宝、花呗借呗、相互宝,这几款分别诞生于2004年、2013年、2015年和2018年的用户均破亿的国民级应用,构成了蚂蚁集团万亿估值的中坚力量。

其中,2018年末横空出世的相互保,是蚂蚁集团最新一个孵化用户迅速破亿的互联网现象级产品。作为最先吹响网络互助号角的互联网巨头,蚂蚁的相互保险所带来的颠覆性模式,在一路关注与争议中曲折生长,却也成为互联网保险行业中不可忽视的另类新生力量,为蚂蚁保险版图带来无穷想象空间。

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一夜爆红 坎坷破局

2018年末,在相互宝诞生之时,中国的商业保险模式多年来呈现基本稳定的状态,但因处于中国经济发展上升期,保险行业仍处“黄金时代”,国内大型险企多年来均呈两位数稳定增长。

从行业聚集情况来看,中国排名前四的保险集团公司占据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与此同时,却还有数十家中小寿险公司仍然面临着无法盈利的局面。

此外,由友邦保险90年代进入中国所兴起的保险代理人制度,已成为国内寿险销售的主流渠道。当前,中国有超过800万保险营销员通过“人海战术”展业,但平均每人每月销售的保单却不超过2份,销售多年提升乏力,保险代理人员质量也饱受诟病。

而在行业准入方面,要拿到一张全新的保险牌照需经过漫长的筹批。

在互联网保险中,蚂蚁集团曾作为股东投资了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退运险、航延险、尊享E生等,都成为互联网保险探索融合场景的有益尝试,但这种探索往往集中于技术、渠道和场景,无法撼动传统的人身险和以车险为主的传统财产险盈利模式。

此时,蚂蚁集团开始把目光投向另一种与商业保险与众不同的保障制度——相互制保险。

相互保险在发达国家有着100多年的历史,是当前世界保险市场上的主流组织形式之一。根据国际合作与相互保险联合会(ICMIF)的最新统计研究,相互保险在2016年占有全球保险市场27%的份额,而彼时,在中国尚属新兴业态的相互制保险却刚刚起步。

2016年6月22日,中国保监会正式批准三家相互制保险机构——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和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进行筹建,相互制保险在国内实现“破冰”。而作为国内首家相互制寿险机构,信美人寿背后的主要发起成立人之一就有蚂蚁集团。

2018年10月16日,一款名为“相互保”的大病互助性质保险产品在支付宝平台上线。这支由蚂蚁集团和信美人寿联合推出的产品,上线仅一个月就吸引了超2000万人“参保”。这支现象级的“网红”产品在引起关注的同时也引发争议。

在产品运营还不到两个月时,“相互保”就因涉嫌违规被监管部门责令停止销售,信美人寿被监管约谈。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人身险报告》认为,“相互保”问题出在产品创新不当。该报告指出,“相互保”产品将网络互助计划伪装成相互保险,虽然短期内吸引了大量客户投保,但涉嫌存在未按规定使用经报备的条款费率、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而被监管叫停,给公众对保险的认识和理解也带来较大的不良影响。信美人寿也于2019年4月领取了银保监会开出的罚单。

2018年11月末,蚂蚁集团宣布将“相互保”升级为“相互宝”,成为由蚂蚁集团独立运营的网络互助计划,而非由保险公司信美人寿承保的保险产品。

2019年11月,在相互宝上线一周年之际,蚂蚁集团披露称,其用户数已达1亿人。而根据其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9月9日,相互宝用户达到1.07亿人。

从“相互保”到“相互宝”,蚂蚁集团在曲折探索中重新上路。

保障接地气  赔审探民意

8月,骄阳似火。在杭州城郊外的朝阳村活动室空地上,拉出一块电影银幕投放幻灯片,小桌板放上瓜子和西瓜,相互宝举办了一场拉家常似的发布活动,受邀“唠嗑”的除了媒体之外,大部分都是当地村民。

朝阳村参加相互宝的居民达到了30%,远超全国7%参与率的平均水平。

据一位当地村干部介绍,朝阳村大部分新居民是外来务工人员,如果在杭州购买养老、医疗保险,将来离开杭州,可能面临社保无法转换、跨地就医需再返回申报等问题。这是中国长期以来流动人口增加、社会保障体系未能充分满足人们保障需求的一个缩影。

相互宝业务创始人、蚂蚁保险事业群智能科技产品部总经理立勇表示,虽然中国的“新农合”再加上养老、医疗保险,已经覆盖了95%的人群,但重大疾病对于一个家庭的影响远不止医疗保险费用,城乡居民所需要的保障水平远远不够。

相互宝团队调研数据显示,在保障端,乡村居民购买商业医疗保险不超过2成,但认为自身保障不足的乡村居民则超过3成,超过三万元的医疗自费就会带来经济负担的更是超过7成;在支付端,乡村居民个人年收入在十万元以下的超过8成,但乡村居民每年愿意在商业类健康保障上投入500元的超过6成。

立勇表示,在医疗保障的需求和支付不足的鸿沟之间,传统保险费用高、产品复杂仍然是乡村居民获取健康保障的主要困难,但现在一款付给型的商业保险价格动辄成千上万的现状却难以改变,而相互宝的准入门槛低等特点,极大拉低了保障门槛,可以起到基本社会医疗保险以外的补充作用。

相较于保险产品长期以来的提前、高额付给制,相互宝则以按月、小额的低门槛方式,给出了一份基于互联网的低门槛“相互制”解决方案。根据最新数据,相互宝每月两期支付的互助金的人均平摊费用不超过5元。

而面对特殊的争议案件,“赔审团机制”则是相互宝首创的一种处理机制。倘若专业机构判断用户不满足互助金申领条件的话,且案件存在争议,申请人就可以申请由相互宝成员组成的“赔审团”介入,对案件进行重新讨论。案件的投票有效数超过1000的时候,只要有50%的赔审员的票数支持,那么就代表着申请人可以成功领取到互助金。

2020年8月第二期,在一个理赔争议案件中,有超过10万名“赔”审员参与投票,并就该互助成员是否应该获得赔偿,展开激烈的观点碰撞。最终以“44.5%支持申请人,55.5%支持调查员”的结果“裁定”:赔审结果不通过。

在业界看来,蚂蚁集团深谙互联网运营之道,其首创的“赔审团制度”可谓“一举多得”,不仅增加用户黏性、提升用户的保障意识,也增加了产品的真实度和透明度,在辩论中完成了一场深刻的用户教育,最终也在众多成员的参与中公开解决了争议案例。

巨头蜂拥而至 纳入监管在即

成立不到两年时间里,相互宝用户已经达到1.07亿人。与相互宝用户呈指数级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众安保险的互联网爆款——健康险产品“尊享e生”截至2019年末的被保用户仅为1100万人,而传统险企的累计用户数量要过亿,则需要则长达十年以上的积累。

相互宝的一举走红,让众多获取保险牌照不顺的互联网巨头也找到了可复制路径,也让2019年成为互联网互助保障兴起元年。滴滴、美团、小米、百度、360等流量巨头蜂拥而上,竞相入局。

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8月,已经至少有12家互联网公司在运营互助保障产品,参与人数从数十万到千万不等。

但裹挟着互联网流量的后来者们却也没能一帆风顺。今年8月,百度旗下“灯火互助”率先因未达到约定人数而宣布暂停运营,该互助产品成立一年多以来,参与人数不过几十万。“不知道参与了什么项目,被百度默认参与,且被无故扣费。” 不少网友吐槽称。百度成为乘流量风口而上,后却因缺乏运营经验不得不败退的典型。

更值得引起重视的是,中国的网络互助依然处在缺乏监管的状态。

蚂蚁集团在最初与信美人寿合作“相互保”被叫停后,更名后的“相互宝”已从相互保险变身为网络互助计划。这一定性的变化,也让相互宝不再处于金融监管范围之内。这些“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计划,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目前却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一位网络互助领域的资深专家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现在一些网络互助存在明显误导行为,例如,折叠健康告知、无法为成员做到实名认证、调查员有收取贿赂行为,更有甚者的是,项目运营方存在明显的运营资金池的非法集资行为,成为新的互联网金融的“新雷区”。这位资深专家表示,该领域应尽快明确监管部门,制定行业规范,绝不能重蹈P2P网络借贷的覆辙。

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日前也撰文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因此,要尽快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拓展互助版图  保险是敌是友
蚂蚁集团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1-6月,旗下保险科技平台收入同比增长47.26%至 61.04 亿元,主要原因为公司平台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增长所致。

截至2020年8月26日,相互宝在今年人均分摊金额为49.22元,每期不超过5元。根据规则,每确认一例出险案例,并赔付一笔救助金,相互宝便收取每笔救助金的8%作为管理费。照此粗略计算,2020年,相互宝互助金总额已经达到50亿元,收取的管理费约为4亿元。

相互宝发布的首年成绩单显示,相互宝2019全年的实际分摊金额为29元,主要得益于相互宝成员超过1亿人的基数,规模大并且结构年轻,以80、90后为主,重疾发生率为0.015%,低于社会平均水平。

立勇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预计今年的人均分摊金额将会远低于原先预估的188元,按照相互宝收取每期8%的管理费计算,很有信心今年内收入能够覆盖运营成本。

相互宝的故事远未结束。在大病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也在探索各个细分领域的独立互助保障计划。

2019年5月,相互宝上线“老年版相互宝”——老年防癌计划,专门针对60-70岁的老年人成立单独的防癌互助社群;2020年5月,支付宝推出独立的针对中国慢性病患者的“慢病互助计划” ,三高、心血管病、肾炎等八大类慢性病人群可以在这个新计划中进行互助;2020年8月,相互宝发布公共交通意外互助计划,保障网约车、公交车、地铁等公共交通出行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伤害。

这些独立的保障计划意味着相互宝的整体收入将会更多,不同种类的细分人群需求能得到更好的满足。但随着版图不断扩展,相互宝也面临新问题。

例如,大病互助计划价格两年内从单期0.1元涨至4元,涨幅突破400倍,不少成员因产品升级或价格因素而退出;老年防癌计划参与人数仅有424万人,每月人均分摊费用超过40元等,这些都成为用户质疑相互宝未来是否相比于商业保险价格更优的主要因素。

除了拓展更多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还作为保险产品销售的“敲门砖”,将用户导流到蚂蚁集团旗下的商业保险平台,提升保险产品的销售收入。例如,相互宝推出的首月只需1分钱便可以购买一款由中国人保推出的医疗险,次月起正常付费,为不少需要保障升级的用户提供了更多选择。

目前,蚂蚁集团招股书虽然并未披露相互宝的导流成效,但一家为蚂蚁提供保险产品的第三方商业保险公司向记者表示,通过相互宝渠道导流给健康险等产品的渠道购买率明显高于其他渠道,因为这些参与网络互助的人群已经对自身健康保障有明显的唤起需求,因此效果显著。

由于相互宝提高了消费者的保险意识和购买健康保险产品的意愿,许多相互宝的会员也购买了“好医保”健康险产品。对于保险同行来说,或许相互宝并非“劲敌”,而是未来可以相互导流,在O2O运营、精算等多个领域相互借鉴的对象,二者之间的模式碰撞给了保险和互助领域无穷的想象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蚂蚁另类新生力量:携一亿用户破局,相互宝能否掀起一场保险革命?

发布日期:2020-09-13 06:37
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 苗艺伟 伍汝苗

OR--商业新媒体 】支付宝、余额宝、花呗借呗、相互宝,这几款分别诞生于2004年、2013年、2015年和2018年的用户均破亿的国民级应用,构成了蚂蚁集团万亿估值的中坚力量。

其中,2018年末横空出世的相互保,是蚂蚁集团最新一个孵化用户迅速破亿的互联网现象级产品。作为最先吹响网络互助号角的互联网巨头,蚂蚁的相互保险所带来的颠覆性模式,在一路关注与争议中曲折生长,却也成为互联网保险行业中不可忽视的另类新生力量,为蚂蚁保险版图带来无穷想象空间。

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一夜爆红 坎坷破局

2018年末,在相互宝诞生之时,中国的商业保险模式多年来呈现基本稳定的状态,但因处于中国经济发展上升期,保险行业仍处“黄金时代”,国内大型险企多年来均呈两位数稳定增长。

从行业聚集情况来看,中国排名前四的保险集团公司占据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与此同时,却还有数十家中小寿险公司仍然面临着无法盈利的局面。

此外,由友邦保险90年代进入中国所兴起的保险代理人制度,已成为国内寿险销售的主流渠道。当前,中国有超过800万保险营销员通过“人海战术”展业,但平均每人每月销售的保单却不超过2份,销售多年提升乏力,保险代理人员质量也饱受诟病。

而在行业准入方面,要拿到一张全新的保险牌照需经过漫长的筹批。

在互联网保险中,蚂蚁集团曾作为股东投资了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退运险、航延险、尊享E生等,都成为互联网保险探索融合场景的有益尝试,但这种探索往往集中于技术、渠道和场景,无法撼动传统的人身险和以车险为主的传统财产险盈利模式。

此时,蚂蚁集团开始把目光投向另一种与商业保险与众不同的保障制度——相互制保险。

相互保险在发达国家有着100多年的历史,是当前世界保险市场上的主流组织形式之一。根据国际合作与相互保险联合会(ICMIF)的最新统计研究,相互保险在2016年占有全球保险市场27%的份额,而彼时,在中国尚属新兴业态的相互制保险却刚刚起步。

2016年6月22日,中国保监会正式批准三家相互制保险机构——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和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进行筹建,相互制保险在国内实现“破冰”。而作为国内首家相互制寿险机构,信美人寿背后的主要发起成立人之一就有蚂蚁集团。

2018年10月16日,一款名为“相互保”的大病互助性质保险产品在支付宝平台上线。这支由蚂蚁集团和信美人寿联合推出的产品,上线仅一个月就吸引了超2000万人“参保”。这支现象级的“网红”产品在引起关注的同时也引发争议。

在产品运营还不到两个月时,“相互保”就因涉嫌违规被监管部门责令停止销售,信美人寿被监管约谈。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人身险报告》认为,“相互保”问题出在产品创新不当。该报告指出,“相互保”产品将网络互助计划伪装成相互保险,虽然短期内吸引了大量客户投保,但涉嫌存在未按规定使用经报备的条款费率、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而被监管叫停,给公众对保险的认识和理解也带来较大的不良影响。信美人寿也于2019年4月领取了银保监会开出的罚单。

2018年11月末,蚂蚁集团宣布将“相互保”升级为“相互宝”,成为由蚂蚁集团独立运营的网络互助计划,而非由保险公司信美人寿承保的保险产品。

2019年11月,在相互宝上线一周年之际,蚂蚁集团披露称,其用户数已达1亿人。而根据其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9月9日,相互宝用户达到1.07亿人。

从“相互保”到“相互宝”,蚂蚁集团在曲折探索中重新上路。

保障接地气  赔审探民意

8月,骄阳似火。在杭州城郊外的朝阳村活动室空地上,拉出一块电影银幕投放幻灯片,小桌板放上瓜子和西瓜,相互宝举办了一场拉家常似的发布活动,受邀“唠嗑”的除了媒体之外,大部分都是当地村民。

朝阳村参加相互宝的居民达到了30%,远超全国7%参与率的平均水平。

据一位当地村干部介绍,朝阳村大部分新居民是外来务工人员,如果在杭州购买养老、医疗保险,将来离开杭州,可能面临社保无法转换、跨地就医需再返回申报等问题。这是中国长期以来流动人口增加、社会保障体系未能充分满足人们保障需求的一个缩影。

相互宝业务创始人、蚂蚁保险事业群智能科技产品部总经理立勇表示,虽然中国的“新农合”再加上养老、医疗保险,已经覆盖了95%的人群,但重大疾病对于一个家庭的影响远不止医疗保险费用,城乡居民所需要的保障水平远远不够。

相互宝团队调研数据显示,在保障端,乡村居民购买商业医疗保险不超过2成,但认为自身保障不足的乡村居民则超过3成,超过三万元的医疗自费就会带来经济负担的更是超过7成;在支付端,乡村居民个人年收入在十万元以下的超过8成,但乡村居民每年愿意在商业类健康保障上投入500元的超过6成。

立勇表示,在医疗保障的需求和支付不足的鸿沟之间,传统保险费用高、产品复杂仍然是乡村居民获取健康保障的主要困难,但现在一款付给型的商业保险价格动辄成千上万的现状却难以改变,而相互宝的准入门槛低等特点,极大拉低了保障门槛,可以起到基本社会医疗保险以外的补充作用。

相较于保险产品长期以来的提前、高额付给制,相互宝则以按月、小额的低门槛方式,给出了一份基于互联网的低门槛“相互制”解决方案。根据最新数据,相互宝每月两期支付的互助金的人均平摊费用不超过5元。

而面对特殊的争议案件,“赔审团机制”则是相互宝首创的一种处理机制。倘若专业机构判断用户不满足互助金申领条件的话,且案件存在争议,申请人就可以申请由相互宝成员组成的“赔审团”介入,对案件进行重新讨论。案件的投票有效数超过1000的时候,只要有50%的赔审员的票数支持,那么就代表着申请人可以成功领取到互助金。

2020年8月第二期,在一个理赔争议案件中,有超过10万名“赔”审员参与投票,并就该互助成员是否应该获得赔偿,展开激烈的观点碰撞。最终以“44.5%支持申请人,55.5%支持调查员”的结果“裁定”:赔审结果不通过。

在业界看来,蚂蚁集团深谙互联网运营之道,其首创的“赔审团制度”可谓“一举多得”,不仅增加用户黏性、提升用户的保障意识,也增加了产品的真实度和透明度,在辩论中完成了一场深刻的用户教育,最终也在众多成员的参与中公开解决了争议案例。

巨头蜂拥而至 纳入监管在即

成立不到两年时间里,相互宝用户已经达到1.07亿人。与相互宝用户呈指数级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众安保险的互联网爆款——健康险产品“尊享e生”截至2019年末的被保用户仅为1100万人,而传统险企的累计用户数量要过亿,则需要则长达十年以上的积累。

相互宝的一举走红,让众多获取保险牌照不顺的互联网巨头也找到了可复制路径,也让2019年成为互联网互助保障兴起元年。滴滴、美团、小米、百度、360等流量巨头蜂拥而上,竞相入局。

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8月,已经至少有12家互联网公司在运营互助保障产品,参与人数从数十万到千万不等。

但裹挟着互联网流量的后来者们却也没能一帆风顺。今年8月,百度旗下“灯火互助”率先因未达到约定人数而宣布暂停运营,该互助产品成立一年多以来,参与人数不过几十万。“不知道参与了什么项目,被百度默认参与,且被无故扣费。” 不少网友吐槽称。百度成为乘流量风口而上,后却因缺乏运营经验不得不败退的典型。

更值得引起重视的是,中国的网络互助依然处在缺乏监管的状态。

蚂蚁集团在最初与信美人寿合作“相互保”被叫停后,更名后的“相互宝”已从相互保险变身为网络互助计划。这一定性的变化,也让相互宝不再处于金融监管范围之内。这些“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计划,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目前却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一位网络互助领域的资深专家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现在一些网络互助存在明显误导行为,例如,折叠健康告知、无法为成员做到实名认证、调查员有收取贿赂行为,更有甚者的是,项目运营方存在明显的运营资金池的非法集资行为,成为新的互联网金融的“新雷区”。这位资深专家表示,该领域应尽快明确监管部门,制定行业规范,绝不能重蹈P2P网络借贷的覆辙。

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日前也撰文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因此,要尽快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拓展互助版图  保险是敌是友
蚂蚁集团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1-6月,旗下保险科技平台收入同比增长47.26%至 61.04 亿元,主要原因为公司平台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增长所致。

截至2020年8月26日,相互宝在今年人均分摊金额为49.22元,每期不超过5元。根据规则,每确认一例出险案例,并赔付一笔救助金,相互宝便收取每笔救助金的8%作为管理费。照此粗略计算,2020年,相互宝互助金总额已经达到50亿元,收取的管理费约为4亿元。

相互宝发布的首年成绩单显示,相互宝2019全年的实际分摊金额为29元,主要得益于相互宝成员超过1亿人的基数,规模大并且结构年轻,以80、90后为主,重疾发生率为0.015%,低于社会平均水平。

立勇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预计今年的人均分摊金额将会远低于原先预估的188元,按照相互宝收取每期8%的管理费计算,很有信心今年内收入能够覆盖运营成本。

相互宝的故事远未结束。在大病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也在探索各个细分领域的独立互助保障计划。

2019年5月,相互宝上线“老年版相互宝”——老年防癌计划,专门针对60-70岁的老年人成立单独的防癌互助社群;2020年5月,支付宝推出独立的针对中国慢性病患者的“慢病互助计划” ,三高、心血管病、肾炎等八大类慢性病人群可以在这个新计划中进行互助;2020年8月,相互宝发布公共交通意外互助计划,保障网约车、公交车、地铁等公共交通出行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伤害。

这些独立的保障计划意味着相互宝的整体收入将会更多,不同种类的细分人群需求能得到更好的满足。但随着版图不断扩展,相互宝也面临新问题。

例如,大病互助计划价格两年内从单期0.1元涨至4元,涨幅突破400倍,不少成员因产品升级或价格因素而退出;老年防癌计划参与人数仅有424万人,每月人均分摊费用超过40元等,这些都成为用户质疑相互宝未来是否相比于商业保险价格更优的主要因素。

除了拓展更多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还作为保险产品销售的“敲门砖”,将用户导流到蚂蚁集团旗下的商业保险平台,提升保险产品的销售收入。例如,相互宝推出的首月只需1分钱便可以购买一款由中国人保推出的医疗险,次月起正常付费,为不少需要保障升级的用户提供了更多选择。

目前,蚂蚁集团招股书虽然并未披露相互宝的导流成效,但一家为蚂蚁提供保险产品的第三方商业保险公司向记者表示,通过相互宝渠道导流给健康险等产品的渠道购买率明显高于其他渠道,因为这些参与网络互助的人群已经对自身健康保障有明显的唤起需求,因此效果显著。

由于相互宝提高了消费者的保险意识和购买健康保险产品的意愿,许多相互宝的会员也购买了“好医保”健康险产品。对于保险同行来说,或许相互宝并非“劲敌”,而是未来可以相互导流,在O2O运营、精算等多个领域相互借鉴的对象,二者之间的模式碰撞给了保险和互助领域无穷的想象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 苗艺伟 伍汝苗

OR--商业新媒体 】支付宝、余额宝、花呗借呗、相互宝,这几款分别诞生于2004年、2013年、2015年和2018年的用户均破亿的国民级应用,构成了蚂蚁集团万亿估值的中坚力量。

其中,2018年末横空出世的相互保,是蚂蚁集团最新一个孵化用户迅速破亿的互联网现象级产品。作为最先吹响网络互助号角的互联网巨头,蚂蚁的相互保险所带来的颠覆性模式,在一路关注与争议中曲折生长,却也成为互联网保险行业中不可忽视的另类新生力量,为蚂蚁保险版图带来无穷想象空间。

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一夜爆红 坎坷破局

2018年末,在相互宝诞生之时,中国的商业保险模式多年来呈现基本稳定的状态,但因处于中国经济发展上升期,保险行业仍处“黄金时代”,国内大型险企多年来均呈两位数稳定增长。

从行业聚集情况来看,中国排名前四的保险集团公司占据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与此同时,却还有数十家中小寿险公司仍然面临着无法盈利的局面。

此外,由友邦保险90年代进入中国所兴起的保险代理人制度,已成为国内寿险销售的主流渠道。当前,中国有超过800万保险营销员通过“人海战术”展业,但平均每人每月销售的保单却不超过2份,销售多年提升乏力,保险代理人员质量也饱受诟病。

而在行业准入方面,要拿到一张全新的保险牌照需经过漫长的筹批。

在互联网保险中,蚂蚁集团曾作为股东投资了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退运险、航延险、尊享E生等,都成为互联网保险探索融合场景的有益尝试,但这种探索往往集中于技术、渠道和场景,无法撼动传统的人身险和以车险为主的传统财产险盈利模式。

此时,蚂蚁集团开始把目光投向另一种与商业保险与众不同的保障制度——相互制保险。

相互保险在发达国家有着100多年的历史,是当前世界保险市场上的主流组织形式之一。根据国际合作与相互保险联合会(ICMIF)的最新统计研究,相互保险在2016年占有全球保险市场27%的份额,而彼时,在中国尚属新兴业态的相互制保险却刚刚起步。

2016年6月22日,中国保监会正式批准三家相互制保险机构——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和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进行筹建,相互制保险在国内实现“破冰”。而作为国内首家相互制寿险机构,信美人寿背后的主要发起成立人之一就有蚂蚁集团。

2018年10月16日,一款名为“相互保”的大病互助性质保险产品在支付宝平台上线。这支由蚂蚁集团和信美人寿联合推出的产品,上线仅一个月就吸引了超2000万人“参保”。这支现象级的“网红”产品在引起关注的同时也引发争议。

在产品运营还不到两个月时,“相互保”就因涉嫌违规被监管部门责令停止销售,信美人寿被监管约谈。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人身险报告》认为,“相互保”问题出在产品创新不当。该报告指出,“相互保”产品将网络互助计划伪装成相互保险,虽然短期内吸引了大量客户投保,但涉嫌存在未按规定使用经报备的条款费率、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而被监管叫停,给公众对保险的认识和理解也带来较大的不良影响。信美人寿也于2019年4月领取了银保监会开出的罚单。

2018年11月末,蚂蚁集团宣布将“相互保”升级为“相互宝”,成为由蚂蚁集团独立运营的网络互助计划,而非由保险公司信美人寿承保的保险产品。

2019年11月,在相互宝上线一周年之际,蚂蚁集团披露称,其用户数已达1亿人。而根据其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9月9日,相互宝用户达到1.07亿人。

从“相互保”到“相互宝”,蚂蚁集团在曲折探索中重新上路。

保障接地气  赔审探民意

8月,骄阳似火。在杭州城郊外的朝阳村活动室空地上,拉出一块电影银幕投放幻灯片,小桌板放上瓜子和西瓜,相互宝举办了一场拉家常似的发布活动,受邀“唠嗑”的除了媒体之外,大部分都是当地村民。

朝阳村参加相互宝的居民达到了30%,远超全国7%参与率的平均水平。

据一位当地村干部介绍,朝阳村大部分新居民是外来务工人员,如果在杭州购买养老、医疗保险,将来离开杭州,可能面临社保无法转换、跨地就医需再返回申报等问题。这是中国长期以来流动人口增加、社会保障体系未能充分满足人们保障需求的一个缩影。

相互宝业务创始人、蚂蚁保险事业群智能科技产品部总经理立勇表示,虽然中国的“新农合”再加上养老、医疗保险,已经覆盖了95%的人群,但重大疾病对于一个家庭的影响远不止医疗保险费用,城乡居民所需要的保障水平远远不够。

相互宝团队调研数据显示,在保障端,乡村居民购买商业医疗保险不超过2成,但认为自身保障不足的乡村居民则超过3成,超过三万元的医疗自费就会带来经济负担的更是超过7成;在支付端,乡村居民个人年收入在十万元以下的超过8成,但乡村居民每年愿意在商业类健康保障上投入500元的超过6成。

立勇表示,在医疗保障的需求和支付不足的鸿沟之间,传统保险费用高、产品复杂仍然是乡村居民获取健康保障的主要困难,但现在一款付给型的商业保险价格动辄成千上万的现状却难以改变,而相互宝的准入门槛低等特点,极大拉低了保障门槛,可以起到基本社会医疗保险以外的补充作用。

相较于保险产品长期以来的提前、高额付给制,相互宝则以按月、小额的低门槛方式,给出了一份基于互联网的低门槛“相互制”解决方案。根据最新数据,相互宝每月两期支付的互助金的人均平摊费用不超过5元。

而面对特殊的争议案件,“赔审团机制”则是相互宝首创的一种处理机制。倘若专业机构判断用户不满足互助金申领条件的话,且案件存在争议,申请人就可以申请由相互宝成员组成的“赔审团”介入,对案件进行重新讨论。案件的投票有效数超过1000的时候,只要有50%的赔审员的票数支持,那么就代表着申请人可以成功领取到互助金。

2020年8月第二期,在一个理赔争议案件中,有超过10万名“赔”审员参与投票,并就该互助成员是否应该获得赔偿,展开激烈的观点碰撞。最终以“44.5%支持申请人,55.5%支持调查员”的结果“裁定”:赔审结果不通过。

在业界看来,蚂蚁集团深谙互联网运营之道,其首创的“赔审团制度”可谓“一举多得”,不仅增加用户黏性、提升用户的保障意识,也增加了产品的真实度和透明度,在辩论中完成了一场深刻的用户教育,最终也在众多成员的参与中公开解决了争议案例。

巨头蜂拥而至 纳入监管在即

成立不到两年时间里,相互宝用户已经达到1.07亿人。与相互宝用户呈指数级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众安保险的互联网爆款——健康险产品“尊享e生”截至2019年末的被保用户仅为1100万人,而传统险企的累计用户数量要过亿,则需要则长达十年以上的积累。

相互宝的一举走红,让众多获取保险牌照不顺的互联网巨头也找到了可复制路径,也让2019年成为互联网互助保障兴起元年。滴滴、美团、小米、百度、360等流量巨头蜂拥而上,竞相入局。

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8月,已经至少有12家互联网公司在运营互助保障产品,参与人数从数十万到千万不等。

但裹挟着互联网流量的后来者们却也没能一帆风顺。今年8月,百度旗下“灯火互助”率先因未达到约定人数而宣布暂停运营,该互助产品成立一年多以来,参与人数不过几十万。“不知道参与了什么项目,被百度默认参与,且被无故扣费。” 不少网友吐槽称。百度成为乘流量风口而上,后却因缺乏运营经验不得不败退的典型。

更值得引起重视的是,中国的网络互助依然处在缺乏监管的状态。

蚂蚁集团在最初与信美人寿合作“相互保”被叫停后,更名后的“相互宝”已从相互保险变身为网络互助计划。这一定性的变化,也让相互宝不再处于金融监管范围之内。这些“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计划,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目前却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一位网络互助领域的资深专家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现在一些网络互助存在明显误导行为,例如,折叠健康告知、无法为成员做到实名认证、调查员有收取贿赂行为,更有甚者的是,项目运营方存在明显的运营资金池的非法集资行为,成为新的互联网金融的“新雷区”。这位资深专家表示,该领域应尽快明确监管部门,制定行业规范,绝不能重蹈P2P网络借贷的覆辙。

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日前也撰文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因此,要尽快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拓展互助版图  保险是敌是友
蚂蚁集团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1-6月,旗下保险科技平台收入同比增长47.26%至 61.04 亿元,主要原因为公司平台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增长所致。

截至2020年8月26日,相互宝在今年人均分摊金额为49.22元,每期不超过5元。根据规则,每确认一例出险案例,并赔付一笔救助金,相互宝便收取每笔救助金的8%作为管理费。照此粗略计算,2020年,相互宝互助金总额已经达到50亿元,收取的管理费约为4亿元。

相互宝发布的首年成绩单显示,相互宝2019全年的实际分摊金额为29元,主要得益于相互宝成员超过1亿人的基数,规模大并且结构年轻,以80、90后为主,重疾发生率为0.015%,低于社会平均水平。

立勇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预计今年的人均分摊金额将会远低于原先预估的188元,按照相互宝收取每期8%的管理费计算,很有信心今年内收入能够覆盖运营成本。

相互宝的故事远未结束。在大病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也在探索各个细分领域的独立互助保障计划。

2019年5月,相互宝上线“老年版相互宝”——老年防癌计划,专门针对60-70岁的老年人成立单独的防癌互助社群;2020年5月,支付宝推出独立的针对中国慢性病患者的“慢病互助计划” ,三高、心血管病、肾炎等八大类慢性病人群可以在这个新计划中进行互助;2020年8月,相互宝发布公共交通意外互助计划,保障网约车、公交车、地铁等公共交通出行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伤害。

这些独立的保障计划意味着相互宝的整体收入将会更多,不同种类的细分人群需求能得到更好的满足。但随着版图不断扩展,相互宝也面临新问题。

例如,大病互助计划价格两年内从单期0.1元涨至4元,涨幅突破400倍,不少成员因产品升级或价格因素而退出;老年防癌计划参与人数仅有424万人,每月人均分摊费用超过40元等,这些都成为用户质疑相互宝未来是否相比于商业保险价格更优的主要因素。

除了拓展更多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还作为保险产品销售的“敲门砖”,将用户导流到蚂蚁集团旗下的商业保险平台,提升保险产品的销售收入。例如,相互宝推出的首月只需1分钱便可以购买一款由中国人保推出的医疗险,次月起正常付费,为不少需要保障升级的用户提供了更多选择。

目前,蚂蚁集团招股书虽然并未披露相互宝的导流成效,但一家为蚂蚁提供保险产品的第三方商业保险公司向记者表示,通过相互宝渠道导流给健康险等产品的渠道购买率明显高于其他渠道,因为这些参与网络互助的人群已经对自身健康保障有明显的唤起需求,因此效果显著。

由于相互宝提高了消费者的保险意识和购买健康保险产品的意愿,许多相互宝的会员也购买了“好医保”健康险产品。对于保险同行来说,或许相互宝并非“劲敌”,而是未来可以相互导流,在O2O运营、精算等多个领域相互借鉴的对象,二者之间的模式碰撞给了保险和互助领域无穷的想象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蚂蚁另类新生力量:携一亿用户破局,相互宝能否掀起一场保险革命?

发布日期:2020-09-13 06:37
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 苗艺伟 伍汝苗

OR--商业新媒体 】支付宝、余额宝、花呗借呗、相互宝,这几款分别诞生于2004年、2013年、2015年和2018年的用户均破亿的国民级应用,构成了蚂蚁集团万亿估值的中坚力量。

其中,2018年末横空出世的相互保,是蚂蚁集团最新一个孵化用户迅速破亿的互联网现象级产品。作为最先吹响网络互助号角的互联网巨头,蚂蚁的相互保险所带来的颠覆性模式,在一路关注与争议中曲折生长,却也成为互联网保险行业中不可忽视的另类新生力量,为蚂蚁保险版图带来无穷想象空间。

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一夜爆红 坎坷破局

2018年末,在相互宝诞生之时,中国的商业保险模式多年来呈现基本稳定的状态,但因处于中国经济发展上升期,保险行业仍处“黄金时代”,国内大型险企多年来均呈两位数稳定增长。

从行业聚集情况来看,中国排名前四的保险集团公司占据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与此同时,却还有数十家中小寿险公司仍然面临着无法盈利的局面。

此外,由友邦保险90年代进入中国所兴起的保险代理人制度,已成为国内寿险销售的主流渠道。当前,中国有超过800万保险营销员通过“人海战术”展业,但平均每人每月销售的保单却不超过2份,销售多年提升乏力,保险代理人员质量也饱受诟病。

而在行业准入方面,要拿到一张全新的保险牌照需经过漫长的筹批。

在互联网保险中,蚂蚁集团曾作为股东投资了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退运险、航延险、尊享E生等,都成为互联网保险探索融合场景的有益尝试,但这种探索往往集中于技术、渠道和场景,无法撼动传统的人身险和以车险为主的传统财产险盈利模式。

此时,蚂蚁集团开始把目光投向另一种与商业保险与众不同的保障制度——相互制保险。

相互保险在发达国家有着100多年的历史,是当前世界保险市场上的主流组织形式之一。根据国际合作与相互保险联合会(ICMIF)的最新统计研究,相互保险在2016年占有全球保险市场27%的份额,而彼时,在中国尚属新兴业态的相互制保险却刚刚起步。

2016年6月22日,中国保监会正式批准三家相互制保险机构——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和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进行筹建,相互制保险在国内实现“破冰”。而作为国内首家相互制寿险机构,信美人寿背后的主要发起成立人之一就有蚂蚁集团。

2018年10月16日,一款名为“相互保”的大病互助性质保险产品在支付宝平台上线。这支由蚂蚁集团和信美人寿联合推出的产品,上线仅一个月就吸引了超2000万人“参保”。这支现象级的“网红”产品在引起关注的同时也引发争议。

在产品运营还不到两个月时,“相互保”就因涉嫌违规被监管部门责令停止销售,信美人寿被监管约谈。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人身险报告》认为,“相互保”问题出在产品创新不当。该报告指出,“相互保”产品将网络互助计划伪装成相互保险,虽然短期内吸引了大量客户投保,但涉嫌存在未按规定使用经报备的条款费率、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而被监管叫停,给公众对保险的认识和理解也带来较大的不良影响。信美人寿也于2019年4月领取了银保监会开出的罚单。

2018年11月末,蚂蚁集团宣布将“相互保”升级为“相互宝”,成为由蚂蚁集团独立运营的网络互助计划,而非由保险公司信美人寿承保的保险产品。

2019年11月,在相互宝上线一周年之际,蚂蚁集团披露称,其用户数已达1亿人。而根据其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9月9日,相互宝用户达到1.07亿人。

从“相互保”到“相互宝”,蚂蚁集团在曲折探索中重新上路。

保障接地气  赔审探民意

8月,骄阳似火。在杭州城郊外的朝阳村活动室空地上,拉出一块电影银幕投放幻灯片,小桌板放上瓜子和西瓜,相互宝举办了一场拉家常似的发布活动,受邀“唠嗑”的除了媒体之外,大部分都是当地村民。

朝阳村参加相互宝的居民达到了30%,远超全国7%参与率的平均水平。

据一位当地村干部介绍,朝阳村大部分新居民是外来务工人员,如果在杭州购买养老、医疗保险,将来离开杭州,可能面临社保无法转换、跨地就医需再返回申报等问题。这是中国长期以来流动人口增加、社会保障体系未能充分满足人们保障需求的一个缩影。

相互宝业务创始人、蚂蚁保险事业群智能科技产品部总经理立勇表示,虽然中国的“新农合”再加上养老、医疗保险,已经覆盖了95%的人群,但重大疾病对于一个家庭的影响远不止医疗保险费用,城乡居民所需要的保障水平远远不够。

相互宝团队调研数据显示,在保障端,乡村居民购买商业医疗保险不超过2成,但认为自身保障不足的乡村居民则超过3成,超过三万元的医疗自费就会带来经济负担的更是超过7成;在支付端,乡村居民个人年收入在十万元以下的超过8成,但乡村居民每年愿意在商业类健康保障上投入500元的超过6成。

立勇表示,在医疗保障的需求和支付不足的鸿沟之间,传统保险费用高、产品复杂仍然是乡村居民获取健康保障的主要困难,但现在一款付给型的商业保险价格动辄成千上万的现状却难以改变,而相互宝的准入门槛低等特点,极大拉低了保障门槛,可以起到基本社会医疗保险以外的补充作用。

相较于保险产品长期以来的提前、高额付给制,相互宝则以按月、小额的低门槛方式,给出了一份基于互联网的低门槛“相互制”解决方案。根据最新数据,相互宝每月两期支付的互助金的人均平摊费用不超过5元。

而面对特殊的争议案件,“赔审团机制”则是相互宝首创的一种处理机制。倘若专业机构判断用户不满足互助金申领条件的话,且案件存在争议,申请人就可以申请由相互宝成员组成的“赔审团”介入,对案件进行重新讨论。案件的投票有效数超过1000的时候,只要有50%的赔审员的票数支持,那么就代表着申请人可以成功领取到互助金。

2020年8月第二期,在一个理赔争议案件中,有超过10万名“赔”审员参与投票,并就该互助成员是否应该获得赔偿,展开激烈的观点碰撞。最终以“44.5%支持申请人,55.5%支持调查员”的结果“裁定”:赔审结果不通过。

在业界看来,蚂蚁集团深谙互联网运营之道,其首创的“赔审团制度”可谓“一举多得”,不仅增加用户黏性、提升用户的保障意识,也增加了产品的真实度和透明度,在辩论中完成了一场深刻的用户教育,最终也在众多成员的参与中公开解决了争议案例。

巨头蜂拥而至 纳入监管在即

成立不到两年时间里,相互宝用户已经达到1.07亿人。与相互宝用户呈指数级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众安保险的互联网爆款——健康险产品“尊享e生”截至2019年末的被保用户仅为1100万人,而传统险企的累计用户数量要过亿,则需要则长达十年以上的积累。

相互宝的一举走红,让众多获取保险牌照不顺的互联网巨头也找到了可复制路径,也让2019年成为互联网互助保障兴起元年。滴滴、美团、小米、百度、360等流量巨头蜂拥而上,竞相入局。

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8月,已经至少有12家互联网公司在运营互助保障产品,参与人数从数十万到千万不等。

但裹挟着互联网流量的后来者们却也没能一帆风顺。今年8月,百度旗下“灯火互助”率先因未达到约定人数而宣布暂停运营,该互助产品成立一年多以来,参与人数不过几十万。“不知道参与了什么项目,被百度默认参与,且被无故扣费。” 不少网友吐槽称。百度成为乘流量风口而上,后却因缺乏运营经验不得不败退的典型。

更值得引起重视的是,中国的网络互助依然处在缺乏监管的状态。

蚂蚁集团在最初与信美人寿合作“相互保”被叫停后,更名后的“相互宝”已从相互保险变身为网络互助计划。这一定性的变化,也让相互宝不再处于金融监管范围之内。这些“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计划,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目前却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一位网络互助领域的资深专家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现在一些网络互助存在明显误导行为,例如,折叠健康告知、无法为成员做到实名认证、调查员有收取贿赂行为,更有甚者的是,项目运营方存在明显的运营资金池的非法集资行为,成为新的互联网金融的“新雷区”。这位资深专家表示,该领域应尽快明确监管部门,制定行业规范,绝不能重蹈P2P网络借贷的覆辙。

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日前也撰文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因此,要尽快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拓展互助版图  保险是敌是友
蚂蚁集团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1-6月,旗下保险科技平台收入同比增长47.26%至 61.04 亿元,主要原因为公司平台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增长所致。

截至2020年8月26日,相互宝在今年人均分摊金额为49.22元,每期不超过5元。根据规则,每确认一例出险案例,并赔付一笔救助金,相互宝便收取每笔救助金的8%作为管理费。照此粗略计算,2020年,相互宝互助金总额已经达到50亿元,收取的管理费约为4亿元。

相互宝发布的首年成绩单显示,相互宝2019全年的实际分摊金额为29元,主要得益于相互宝成员超过1亿人的基数,规模大并且结构年轻,以80、90后为主,重疾发生率为0.015%,低于社会平均水平。

立勇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预计今年的人均分摊金额将会远低于原先预估的188元,按照相互宝收取每期8%的管理费计算,很有信心今年内收入能够覆盖运营成本。

相互宝的故事远未结束。在大病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也在探索各个细分领域的独立互助保障计划。

2019年5月,相互宝上线“老年版相互宝”——老年防癌计划,专门针对60-70岁的老年人成立单独的防癌互助社群;2020年5月,支付宝推出独立的针对中国慢性病患者的“慢病互助计划” ,三高、心血管病、肾炎等八大类慢性病人群可以在这个新计划中进行互助;2020年8月,相互宝发布公共交通意外互助计划,保障网约车、公交车、地铁等公共交通出行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伤害。

这些独立的保障计划意味着相互宝的整体收入将会更多,不同种类的细分人群需求能得到更好的满足。但随着版图不断扩展,相互宝也面临新问题。

例如,大病互助计划价格两年内从单期0.1元涨至4元,涨幅突破400倍,不少成员因产品升级或价格因素而退出;老年防癌计划参与人数仅有424万人,每月人均分摊费用超过40元等,这些都成为用户质疑相互宝未来是否相比于商业保险价格更优的主要因素。

除了拓展更多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还作为保险产品销售的“敲门砖”,将用户导流到蚂蚁集团旗下的商业保险平台,提升保险产品的销售收入。例如,相互宝推出的首月只需1分钱便可以购买一款由中国人保推出的医疗险,次月起正常付费,为不少需要保障升级的用户提供了更多选择。

目前,蚂蚁集团招股书虽然并未披露相互宝的导流成效,但一家为蚂蚁提供保险产品的第三方商业保险公司向记者表示,通过相互宝渠道导流给健康险等产品的渠道购买率明显高于其他渠道,因为这些参与网络互助的人群已经对自身健康保障有明显的唤起需求,因此效果显著。

由于相互宝提高了消费者的保险意识和购买健康保险产品的意愿,许多相互宝的会员也购买了“好医保”健康险产品。对于保险同行来说,或许相互宝并非“劲敌”,而是未来可以相互导流,在O2O运营、精算等多个领域相互借鉴的对象,二者之间的模式碰撞给了保险和互助领域无穷的想象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 苗艺伟 伍汝苗

OR--商业新媒体 】支付宝、余额宝、花呗借呗、相互宝,这几款分别诞生于2004年、2013年、2015年和2018年的用户均破亿的国民级应用,构成了蚂蚁集团万亿估值的中坚力量。

其中,2018年末横空出世的相互保,是蚂蚁集团最新一个孵化用户迅速破亿的互联网现象级产品。作为最先吹响网络互助号角的互联网巨头,蚂蚁的相互保险所带来的颠覆性模式,在一路关注与争议中曲折生长,却也成为互联网保险行业中不可忽视的另类新生力量,为蚂蚁保险版图带来无穷想象空间。

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里,相互宝如何“一夜长大”?

一夜爆红 坎坷破局

2018年末,在相互宝诞生之时,中国的商业保险模式多年来呈现基本稳定的状态,但因处于中国经济发展上升期,保险行业仍处“黄金时代”,国内大型险企多年来均呈两位数稳定增长。

从行业聚集情况来看,中国排名前四的保险集团公司占据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与此同时,却还有数十家中小寿险公司仍然面临着无法盈利的局面。

此外,由友邦保险90年代进入中国所兴起的保险代理人制度,已成为国内寿险销售的主流渠道。当前,中国有超过800万保险营销员通过“人海战术”展业,但平均每人每月销售的保单却不超过2份,销售多年提升乏力,保险代理人员质量也饱受诟病。

而在行业准入方面,要拿到一张全新的保险牌照需经过漫长的筹批。

在互联网保险中,蚂蚁集团曾作为股东投资了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退运险、航延险、尊享E生等,都成为互联网保险探索融合场景的有益尝试,但这种探索往往集中于技术、渠道和场景,无法撼动传统的人身险和以车险为主的传统财产险盈利模式。

此时,蚂蚁集团开始把目光投向另一种与商业保险与众不同的保障制度——相互制保险。

相互保险在发达国家有着100多年的历史,是当前世界保险市场上的主流组织形式之一。根据国际合作与相互保险联合会(ICMIF)的最新统计研究,相互保险在2016年占有全球保险市场27%的份额,而彼时,在中国尚属新兴业态的相互制保险却刚刚起步。

2016年6月22日,中国保监会正式批准三家相互制保险机构——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和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进行筹建,相互制保险在国内实现“破冰”。而作为国内首家相互制寿险机构,信美人寿背后的主要发起成立人之一就有蚂蚁集团。

2018年10月16日,一款名为“相互保”的大病互助性质保险产品在支付宝平台上线。这支由蚂蚁集团和信美人寿联合推出的产品,上线仅一个月就吸引了超2000万人“参保”。这支现象级的“网红”产品在引起关注的同时也引发争议。

在产品运营还不到两个月时,“相互保”就因涉嫌违规被监管部门责令停止销售,信美人寿被监管约谈。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人身险报告》认为,“相互保”问题出在产品创新不当。该报告指出,“相互保”产品将网络互助计划伪装成相互保险,虽然短期内吸引了大量客户投保,但涉嫌存在未按规定使用经报备的条款费率、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而被监管叫停,给公众对保险的认识和理解也带来较大的不良影响。信美人寿也于2019年4月领取了银保监会开出的罚单。

2018年11月末,蚂蚁集团宣布将“相互保”升级为“相互宝”,成为由蚂蚁集团独立运营的网络互助计划,而非由保险公司信美人寿承保的保险产品。

2019年11月,在相互宝上线一周年之际,蚂蚁集团披露称,其用户数已达1亿人。而根据其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9月9日,相互宝用户达到1.07亿人。

从“相互保”到“相互宝”,蚂蚁集团在曲折探索中重新上路。

保障接地气  赔审探民意

8月,骄阳似火。在杭州城郊外的朝阳村活动室空地上,拉出一块电影银幕投放幻灯片,小桌板放上瓜子和西瓜,相互宝举办了一场拉家常似的发布活动,受邀“唠嗑”的除了媒体之外,大部分都是当地村民。

朝阳村参加相互宝的居民达到了30%,远超全国7%参与率的平均水平。

据一位当地村干部介绍,朝阳村大部分新居民是外来务工人员,如果在杭州购买养老、医疗保险,将来离开杭州,可能面临社保无法转换、跨地就医需再返回申报等问题。这是中国长期以来流动人口增加、社会保障体系未能充分满足人们保障需求的一个缩影。

相互宝业务创始人、蚂蚁保险事业群智能科技产品部总经理立勇表示,虽然中国的“新农合”再加上养老、医疗保险,已经覆盖了95%的人群,但重大疾病对于一个家庭的影响远不止医疗保险费用,城乡居民所需要的保障水平远远不够。

相互宝团队调研数据显示,在保障端,乡村居民购买商业医疗保险不超过2成,但认为自身保障不足的乡村居民则超过3成,超过三万元的医疗自费就会带来经济负担的更是超过7成;在支付端,乡村居民个人年收入在十万元以下的超过8成,但乡村居民每年愿意在商业类健康保障上投入500元的超过6成。

立勇表示,在医疗保障的需求和支付不足的鸿沟之间,传统保险费用高、产品复杂仍然是乡村居民获取健康保障的主要困难,但现在一款付给型的商业保险价格动辄成千上万的现状却难以改变,而相互宝的准入门槛低等特点,极大拉低了保障门槛,可以起到基本社会医疗保险以外的补充作用。

相较于保险产品长期以来的提前、高额付给制,相互宝则以按月、小额的低门槛方式,给出了一份基于互联网的低门槛“相互制”解决方案。根据最新数据,相互宝每月两期支付的互助金的人均平摊费用不超过5元。

而面对特殊的争议案件,“赔审团机制”则是相互宝首创的一种处理机制。倘若专业机构判断用户不满足互助金申领条件的话,且案件存在争议,申请人就可以申请由相互宝成员组成的“赔审团”介入,对案件进行重新讨论。案件的投票有效数超过1000的时候,只要有50%的赔审员的票数支持,那么就代表着申请人可以成功领取到互助金。

2020年8月第二期,在一个理赔争议案件中,有超过10万名“赔”审员参与投票,并就该互助成员是否应该获得赔偿,展开激烈的观点碰撞。最终以“44.5%支持申请人,55.5%支持调查员”的结果“裁定”:赔审结果不通过。

在业界看来,蚂蚁集团深谙互联网运营之道,其首创的“赔审团制度”可谓“一举多得”,不仅增加用户黏性、提升用户的保障意识,也增加了产品的真实度和透明度,在辩论中完成了一场深刻的用户教育,最终也在众多成员的参与中公开解决了争议案例。

巨头蜂拥而至 纳入监管在即

成立不到两年时间里,相互宝用户已经达到1.07亿人。与相互宝用户呈指数级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众安保险的互联网爆款——健康险产品“尊享e生”截至2019年末的被保用户仅为1100万人,而传统险企的累计用户数量要过亿,则需要则长达十年以上的积累。

相互宝的一举走红,让众多获取保险牌照不顺的互联网巨头也找到了可复制路径,也让2019年成为互联网互助保障兴起元年。滴滴、美团、小米、百度、360等流量巨头蜂拥而上,竞相入局。

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8月,已经至少有12家互联网公司在运营互助保障产品,参与人数从数十万到千万不等。

但裹挟着互联网流量的后来者们却也没能一帆风顺。今年8月,百度旗下“灯火互助”率先因未达到约定人数而宣布暂停运营,该互助产品成立一年多以来,参与人数不过几十万。“不知道参与了什么项目,被百度默认参与,且被无故扣费。” 不少网友吐槽称。百度成为乘流量风口而上,后却因缺乏运营经验不得不败退的典型。

更值得引起重视的是,中国的网络互助依然处在缺乏监管的状态。

蚂蚁集团在最初与信美人寿合作“相互保”被叫停后,更名后的“相互宝”已从相互保险变身为网络互助计划。这一定性的变化,也让相互宝不再处于金融监管范围之内。这些“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计划,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目前却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一位网络互助领域的资深专家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现在一些网络互助存在明显误导行为,例如,折叠健康告知、无法为成员做到实名认证、调查员有收取贿赂行为,更有甚者的是,项目运营方存在明显的运营资金池的非法集资行为,成为新的互联网金融的“新雷区”。这位资深专家表示,该领域应尽快明确监管部门,制定行业规范,绝不能重蹈P2P网络借贷的覆辙。

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日前也撰文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因此,要尽快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拓展互助版图  保险是敌是友
蚂蚁集团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1-6月,旗下保险科技平台收入同比增长47.26%至 61.04 亿元,主要原因为公司平台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增长所致。

截至2020年8月26日,相互宝在今年人均分摊金额为49.22元,每期不超过5元。根据规则,每确认一例出险案例,并赔付一笔救助金,相互宝便收取每笔救助金的8%作为管理费。照此粗略计算,2020年,相互宝互助金总额已经达到50亿元,收取的管理费约为4亿元。

相互宝发布的首年成绩单显示,相互宝2019全年的实际分摊金额为29元,主要得益于相互宝成员超过1亿人的基数,规模大并且结构年轻,以80、90后为主,重疾发生率为0.015%,低于社会平均水平。

立勇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预计今年的人均分摊金额将会远低于原先预估的188元,按照相互宝收取每期8%的管理费计算,很有信心今年内收入能够覆盖运营成本。

相互宝的故事远未结束。在大病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也在探索各个细分领域的独立互助保障计划。

2019年5月,相互宝上线“老年版相互宝”——老年防癌计划,专门针对60-70岁的老年人成立单独的防癌互助社群;2020年5月,支付宝推出独立的针对中国慢性病患者的“慢病互助计划” ,三高、心血管病、肾炎等八大类慢性病人群可以在这个新计划中进行互助;2020年8月,相互宝发布公共交通意外互助计划,保障网约车、公交车、地铁等公共交通出行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伤害。

这些独立的保障计划意味着相互宝的整体收入将会更多,不同种类的细分人群需求能得到更好的满足。但随着版图不断扩展,相互宝也面临新问题。

例如,大病互助计划价格两年内从单期0.1元涨至4元,涨幅突破400倍,不少成员因产品升级或价格因素而退出;老年防癌计划参与人数仅有424万人,每月人均分摊费用超过40元等,这些都成为用户质疑相互宝未来是否相比于商业保险价格更优的主要因素。

除了拓展更多互助计划之外,相互宝还作为保险产品销售的“敲门砖”,将用户导流到蚂蚁集团旗下的商业保险平台,提升保险产品的销售收入。例如,相互宝推出的首月只需1分钱便可以购买一款由中国人保推出的医疗险,次月起正常付费,为不少需要保障升级的用户提供了更多选择。

目前,蚂蚁集团招股书虽然并未披露相互宝的导流成效,但一家为蚂蚁提供保险产品的第三方商业保险公司向记者表示,通过相互宝渠道导流给健康险等产品的渠道购买率明显高于其他渠道,因为这些参与网络互助的人群已经对自身健康保障有明显的唤起需求,因此效果显著。

由于相互宝提高了消费者的保险意识和购买健康保险产品的意愿,许多相互宝的会员也购买了“好医保”健康险产品。对于保险同行来说,或许相互宝并非“劲敌”,而是未来可以相互导流,在O2O运营、精算等多个领域相互借鉴的对象,二者之间的模式碰撞给了保险和互助领域无穷的想象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