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中国在此次抗击疫情中表现突出,但对境外不断上升的确诊病例以及关于冬季病毒很可能会再次卷土重来的担忧,人们发现,如果没有一种力量彻底终结新冠病毒,生活将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样子。

作为科技创新的结晶,这一“可以扭转乾坤的力量”被寄托在了新冠疫苗身上。众所周知,疫苗以其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主动免疫的特性,被视为应对疫病流行的“最后解决方案”。对于不断变异的病毒,加速疫苗创新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和各国政府积极探索的应对之方。

9月12日,在深圳市举办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介绍,全球新冠疫苗研发方法可以分为5条路线,中国在每条线路上都有项目,而且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对于什么时候能成功研发出新冠疫苗,高福表示,这属于科学范畴,不能拍脑门决定,一切都要尊重科学,即使是大胆预测的同时也需要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

此前,一则“学者研究称新冠疫苗可能会引起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的消息引起公众担忧。高福认为,“这个问题还无法下定论。新冠病毒是人类经历的第七个冠状病毒,但人类从来没有针对它生产过疫苗,所以并不清楚是否会在人体产生ADE。那个学者是说,SARS疫苗曾经在猴子身上见到过ADE效应,他个人认为要小心。”

高福解释称,所谓ADE,就是感染过有了抗体不仅对患者没帮助反而有坏处,最典型的例子是登革热,感染过的人第二次感染会发生休克综合征或者出血热。然而,与登革热同属黄病毒科的黄热病和日本A型脑炎却没有产生ADE。同理,“新冠病毒是个新病毒,对人类有没有ADE我们不知道,但是它的‘亲戚’猫身上的一个叫传染性腹膜炎的病毒引发了猫的严重ADE。”

刨除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人们依旧关注的问题是疫苗的可及性,即疫苗的价格是否在普通人承受范围之内?

今年8月,国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敬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新冠灭活疫苗上市后,价格预计几百块钱一针,如果打两针,价格应在1000块钱以内。考虑到“中国仍有6亿人口月均收入在1000以下”的严峻现实,这个定价是否还需要重新调整还未可知。

另一个问题是,谁最应该首先接种新冠疫苗?研究显示,随着年龄的增加,新冠病死率逐渐升高,而疫苗接种的免疫效果却与之相反,年龄越大,免疫效果越差。

高福说,接种疫苗需要考虑风险和收益的关系,最好是分层接种,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新冠对低龄儿童的伤害也并不严重,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我们(医疗科研工作者)之所以打,是因为需要上前线,而且我们对这个病毒比较了解,打完应对策略更周全。回过头来,总要有一批人先试,你不试我试,试完了如果好,那么大家都可以打。”高福总结说。撰文/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高福:风险和收益并存 新冠疫苗出来后建议分层接种

发布日期:2020-09-13 04:32
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中国在此次抗击疫情中表现突出,但对境外不断上升的确诊病例以及关于冬季病毒很可能会再次卷土重来的担忧,人们发现,如果没有一种力量彻底终结新冠病毒,生活将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样子。

作为科技创新的结晶,这一“可以扭转乾坤的力量”被寄托在了新冠疫苗身上。众所周知,疫苗以其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主动免疫的特性,被视为应对疫病流行的“最后解决方案”。对于不断变异的病毒,加速疫苗创新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和各国政府积极探索的应对之方。

9月12日,在深圳市举办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介绍,全球新冠疫苗研发方法可以分为5条路线,中国在每条线路上都有项目,而且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对于什么时候能成功研发出新冠疫苗,高福表示,这属于科学范畴,不能拍脑门决定,一切都要尊重科学,即使是大胆预测的同时也需要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

此前,一则“学者研究称新冠疫苗可能会引起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的消息引起公众担忧。高福认为,“这个问题还无法下定论。新冠病毒是人类经历的第七个冠状病毒,但人类从来没有针对它生产过疫苗,所以并不清楚是否会在人体产生ADE。那个学者是说,SARS疫苗曾经在猴子身上见到过ADE效应,他个人认为要小心。”

高福解释称,所谓ADE,就是感染过有了抗体不仅对患者没帮助反而有坏处,最典型的例子是登革热,感染过的人第二次感染会发生休克综合征或者出血热。然而,与登革热同属黄病毒科的黄热病和日本A型脑炎却没有产生ADE。同理,“新冠病毒是个新病毒,对人类有没有ADE我们不知道,但是它的‘亲戚’猫身上的一个叫传染性腹膜炎的病毒引发了猫的严重ADE。”

刨除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人们依旧关注的问题是疫苗的可及性,即疫苗的价格是否在普通人承受范围之内?

今年8月,国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敬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新冠灭活疫苗上市后,价格预计几百块钱一针,如果打两针,价格应在1000块钱以内。考虑到“中国仍有6亿人口月均收入在1000以下”的严峻现实,这个定价是否还需要重新调整还未可知。

另一个问题是,谁最应该首先接种新冠疫苗?研究显示,随着年龄的增加,新冠病死率逐渐升高,而疫苗接种的免疫效果却与之相反,年龄越大,免疫效果越差。

高福说,接种疫苗需要考虑风险和收益的关系,最好是分层接种,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新冠对低龄儿童的伤害也并不严重,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我们(医疗科研工作者)之所以打,是因为需要上前线,而且我们对这个病毒比较了解,打完应对策略更周全。回过头来,总要有一批人先试,你不试我试,试完了如果好,那么大家都可以打。”高福总结说。撰文/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中国在此次抗击疫情中表现突出,但对境外不断上升的确诊病例以及关于冬季病毒很可能会再次卷土重来的担忧,人们发现,如果没有一种力量彻底终结新冠病毒,生活将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样子。

作为科技创新的结晶,这一“可以扭转乾坤的力量”被寄托在了新冠疫苗身上。众所周知,疫苗以其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主动免疫的特性,被视为应对疫病流行的“最后解决方案”。对于不断变异的病毒,加速疫苗创新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和各国政府积极探索的应对之方。

9月12日,在深圳市举办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介绍,全球新冠疫苗研发方法可以分为5条路线,中国在每条线路上都有项目,而且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对于什么时候能成功研发出新冠疫苗,高福表示,这属于科学范畴,不能拍脑门决定,一切都要尊重科学,即使是大胆预测的同时也需要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

此前,一则“学者研究称新冠疫苗可能会引起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的消息引起公众担忧。高福认为,“这个问题还无法下定论。新冠病毒是人类经历的第七个冠状病毒,但人类从来没有针对它生产过疫苗,所以并不清楚是否会在人体产生ADE。那个学者是说,SARS疫苗曾经在猴子身上见到过ADE效应,他个人认为要小心。”

高福解释称,所谓ADE,就是感染过有了抗体不仅对患者没帮助反而有坏处,最典型的例子是登革热,感染过的人第二次感染会发生休克综合征或者出血热。然而,与登革热同属黄病毒科的黄热病和日本A型脑炎却没有产生ADE。同理,“新冠病毒是个新病毒,对人类有没有ADE我们不知道,但是它的‘亲戚’猫身上的一个叫传染性腹膜炎的病毒引发了猫的严重ADE。”

刨除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人们依旧关注的问题是疫苗的可及性,即疫苗的价格是否在普通人承受范围之内?

今年8月,国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敬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新冠灭活疫苗上市后,价格预计几百块钱一针,如果打两针,价格应在1000块钱以内。考虑到“中国仍有6亿人口月均收入在1000以下”的严峻现实,这个定价是否还需要重新调整还未可知。

另一个问题是,谁最应该首先接种新冠疫苗?研究显示,随着年龄的增加,新冠病死率逐渐升高,而疫苗接种的免疫效果却与之相反,年龄越大,免疫效果越差。

高福说,接种疫苗需要考虑风险和收益的关系,最好是分层接种,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新冠对低龄儿童的伤害也并不严重,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我们(医疗科研工作者)之所以打,是因为需要上前线,而且我们对这个病毒比较了解,打完应对策略更周全。回过头来,总要有一批人先试,你不试我试,试完了如果好,那么大家都可以打。”高福总结说。撰文/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高福:风险和收益并存 新冠疫苗出来后建议分层接种

发布日期:2020-09-13 04:32
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中国在此次抗击疫情中表现突出,但对境外不断上升的确诊病例以及关于冬季病毒很可能会再次卷土重来的担忧,人们发现,如果没有一种力量彻底终结新冠病毒,生活将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样子。

作为科技创新的结晶,这一“可以扭转乾坤的力量”被寄托在了新冠疫苗身上。众所周知,疫苗以其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主动免疫的特性,被视为应对疫病流行的“最后解决方案”。对于不断变异的病毒,加速疫苗创新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和各国政府积极探索的应对之方。

9月12日,在深圳市举办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介绍,全球新冠疫苗研发方法可以分为5条路线,中国在每条线路上都有项目,而且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对于什么时候能成功研发出新冠疫苗,高福表示,这属于科学范畴,不能拍脑门决定,一切都要尊重科学,即使是大胆预测的同时也需要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

此前,一则“学者研究称新冠疫苗可能会引起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的消息引起公众担忧。高福认为,“这个问题还无法下定论。新冠病毒是人类经历的第七个冠状病毒,但人类从来没有针对它生产过疫苗,所以并不清楚是否会在人体产生ADE。那个学者是说,SARS疫苗曾经在猴子身上见到过ADE效应,他个人认为要小心。”

高福解释称,所谓ADE,就是感染过有了抗体不仅对患者没帮助反而有坏处,最典型的例子是登革热,感染过的人第二次感染会发生休克综合征或者出血热。然而,与登革热同属黄病毒科的黄热病和日本A型脑炎却没有产生ADE。同理,“新冠病毒是个新病毒,对人类有没有ADE我们不知道,但是它的‘亲戚’猫身上的一个叫传染性腹膜炎的病毒引发了猫的严重ADE。”

刨除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人们依旧关注的问题是疫苗的可及性,即疫苗的价格是否在普通人承受范围之内?

今年8月,国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敬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新冠灭活疫苗上市后,价格预计几百块钱一针,如果打两针,价格应在1000块钱以内。考虑到“中国仍有6亿人口月均收入在1000以下”的严峻现实,这个定价是否还需要重新调整还未可知。

另一个问题是,谁最应该首先接种新冠疫苗?研究显示,随着年龄的增加,新冠病死率逐渐升高,而疫苗接种的免疫效果却与之相反,年龄越大,免疫效果越差。

高福说,接种疫苗需要考虑风险和收益的关系,最好是分层接种,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新冠对低龄儿童的伤害也并不严重,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我们(医疗科研工作者)之所以打,是因为需要上前线,而且我们对这个病毒比较了解,打完应对策略更周全。回过头来,总要有一批人先试,你不试我试,试完了如果好,那么大家都可以打。”高福总结说。撰文/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中国在此次抗击疫情中表现突出,但对境外不断上升的确诊病例以及关于冬季病毒很可能会再次卷土重来的担忧,人们发现,如果没有一种力量彻底终结新冠病毒,生活将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样子。

作为科技创新的结晶,这一“可以扭转乾坤的力量”被寄托在了新冠疫苗身上。众所周知,疫苗以其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主动免疫的特性,被视为应对疫病流行的“最后解决方案”。对于不断变异的病毒,加速疫苗创新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和各国政府积极探索的应对之方。

9月12日,在深圳市举办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介绍,全球新冠疫苗研发方法可以分为5条路线,中国在每条线路上都有项目,而且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对于什么时候能成功研发出新冠疫苗,高福表示,这属于科学范畴,不能拍脑门决定,一切都要尊重科学,即使是大胆预测的同时也需要保持小心谨慎的态度。

此前,一则“学者研究称新冠疫苗可能会引起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的消息引起公众担忧。高福认为,“这个问题还无法下定论。新冠病毒是人类经历的第七个冠状病毒,但人类从来没有针对它生产过疫苗,所以并不清楚是否会在人体产生ADE。那个学者是说,SARS疫苗曾经在猴子身上见到过ADE效应,他个人认为要小心。”

高福解释称,所谓ADE,就是感染过有了抗体不仅对患者没帮助反而有坏处,最典型的例子是登革热,感染过的人第二次感染会发生休克综合征或者出血热。然而,与登革热同属黄病毒科的黄热病和日本A型脑炎却没有产生ADE。同理,“新冠病毒是个新病毒,对人类有没有ADE我们不知道,但是它的‘亲戚’猫身上的一个叫传染性腹膜炎的病毒引发了猫的严重ADE。”

刨除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人们依旧关注的问题是疫苗的可及性,即疫苗的价格是否在普通人承受范围之内?

今年8月,国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敬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新冠灭活疫苗上市后,价格预计几百块钱一针,如果打两针,价格应在1000块钱以内。考虑到“中国仍有6亿人口月均收入在1000以下”的严峻现实,这个定价是否还需要重新调整还未可知。

另一个问题是,谁最应该首先接种新冠疫苗?研究显示,随着年龄的增加,新冠病死率逐渐升高,而疫苗接种的免疫效果却与之相反,年龄越大,免疫效果越差。

高福说,接种疫苗需要考虑风险和收益的关系,最好是分层接种,需要的人先打,在还没完全证明效果的情况下,健康人可以先不打。新冠对低龄儿童的伤害也并不严重,在健康的情况下,做好防护比打疫苗更加必要。

 “我们(医疗科研工作者)之所以打,是因为需要上前线,而且我们对这个病毒比较了解,打完应对策略更周全。回过头来,总要有一批人先试,你不试我试,试完了如果好,那么大家都可以打。”高福总结说。撰文/柚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