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四年,特朗普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助手表示,如果拜登当选总统,将继续采取对华强硬路线。



 | Jacob M. Schlesinger

OR--商业新媒体 】无论是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件事是明确无疑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已发生重大转变,美国未来料将保持更强硬的对华路线。

过去四年,在贸易问题上长期秉持鹰派立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一个日益壮大的竞争对手,并已对三分之二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了关税,还采取行动遏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并施压盟友禁用中国的技术。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的顾问表示,他们认同特朗普政府有关中国是一个破坏性对手的评估。这意味着,即使明年1月份美国政府发生更迭,中美之间的摩擦仍将激烈。

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的持续紧张关系预示着,全球企业将面临重大转变,他们在这个日趋分裂的世界格局中要重新思考供应链和技术体系。而这种局面也将迫使很多国家在这两个大国之间做出站队选择。




拜登的助手们表示,他们将扩大由美国政府支持的行动,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下一代5G无线标准等战略高科技领域展开竞争。这方面的政策旨在遏制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影响力,并降低中美之间的相互依赖。

若拜登当选,可能还会保留特朗普的关税措施。虽然拜登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战是在自我毁灭,但他在竞选活动中不予承诺取消这些关税,只是说会重新评估。国会的民主党议员表示,他们将会向拜登施压,要求他保留一些关税,以保护美国工人。

不过,这两位候选人在战术和信息方面释出了不同的信号。对于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类似美苏对峙这样的新冷战言论,拜登的顾问们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他们指出,即使是在贸易战期间,去年美中两国之间的商品贸易额也超过5,000亿美元。以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为例,其iPhone的关键零部件仍非常依赖中国生产商。

他们还批评特朗普对抗中国的方式。Campbell称:“特朗普在与中国谈判和应对中国的策略运用方面简直是一团糟。”

特朗普团队则表示,拜登代表着从一开始就鼓励中国崛起的长期建制派,包括支持建立一个全球自由贸易体系,许多美国人目前指责该体系侵蚀了美国工厂的就业岗位。2000年时,拜登作为在国际政策方面最具影响力的议员之一,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支持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的协议。

在周三的特朗普竞选团队电话会议上,密歇根州共和党众议员Jack Bergman在谈及围绕中国的争论不断升级时称:“特朗普一直在无所畏惧地收拾拜登这样的职业政客制造的烂摊子。”Bergman还说,拜登虽然发表了新的言论,但他无法打破思维定式。

对拜登及其外交政策团队来说,更强硬的对华政策也将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转变。该团队中的大多数人都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一些人认为,回过头来看,奥巴马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太过温和,对习近平的民族主义和威权主义倾向认识得太迟。



拜登称,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与盟友进行更紧密地合作,与他们协同展开一项全球性行动,向北京方面施压。他表示,如果与其他国家合作,而不是同时与欧洲、加拿大、墨西哥、韩国和日本展开贸易战,特朗普相关举措的效果将会大得多。

拜登最近说:“我们占世界经济的25%,但我们戳中了所有盟友的痛处。”他表示:“只有当我们团结世界其他国家时,中国才会作出反应。”

拜登还称,如果自己认为应对一些全球性挑战的重要性与对抗中国不相上下,那么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对在这些挑战上与中国合作给予更高的重视。

特朗普今年曾因疫情试图孤立中国,也曾因WTO与中国的关系试图孤立该组织,而拜登可能会采取更加全球性的方式来遏制新冠病毒。特朗普淡化对气候变化的担忧,而拜登则称之为“一种生存威胁”。如果没有中国这个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国的合作,拜登就难以处理他在气候方面的议程。

这可能会使任何对北京方面采取更强硬立场的努力变得复杂化。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研究员Thomas Wright问道:“如果有合作的前景,是否应该放松竞争?如果中国把这两者联系起来怎么办?”

两位候选人截然不同的外交方式反映了他们相互冲突的执政理念。

拜登在政府工作的40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与世界领导人合作,帮助塑造美国主导的现代全球秩序。特朗普晚年步入政坛的动力来自于他对这一秩序的反对。他时常质疑与日本和韩国长期存在的军事和贸易关系的价值,与中国相邻的这两个国家是美国的盟友。

40多年来,出自美国两党的总统以及跨国公司高管都试图鼓励中国与美国和世界融合。他们认为,这将使美国受益,而且随着中国遵循全球规则,中国也将更为开放。

奥巴马上任之初就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密切联系,并要求副总统拜登发展与习近平的关系。拜登夸耀自己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超过任何其他外国官员与之相处的时间,称与习近平私人共餐时间总计达25小时,同行24,000英里。

拜登在2011年访问中国时称:“中国继续繁荣符合我们自身的利益。”特朗普竞选团队经常提起这句话。拜登的支持者则称,作为总统,特朗普也曾发表过类似言论。

奥巴马-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早期看法是基于假设习近平将继续前任的市场化政策。官员们说,随着这位中国领导人巩固了权力,并取消了许多此类措施,奥巴马和拜登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拜登的助手们说,在2013年的一次会议上,拜登告诉习近平,美国将无视北京方面扩大防空识别区的尝试,并将支持盟国这样做。当时一些批评人士说,拜登本应公开要求中国撤除防空识别区,但他在那次访问中没有这样做。

在奥巴马任期接近尾声时,美国开始打击网络盗窃,挑战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并加强对中国投资美国技术的审视。拜登带头批评了中国的贸易行为,尽管美国政府的行动主要是向日内瓦的WTO提出申诉。

特朗普加快了美国对华态度的转变。他抨击WTO行动过于缓慢和软弱,并发起了一场贸易战,对3,7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他还打压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旗下TikTok等中国科技公司。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对华施压力度加大,特朗普将此次疫情归咎于中国。美国以涉嫌从事经济间谍活动为由要求中方关闭了驻休斯敦总领馆,加强了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演习,并对中国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

在拜登实际上锁定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的六个月里,作为拜登竞选对手的特朗普一直在中国问题上与拜登针锋相对。特朗普的每一次竞选活动都制作了视频广告,展示拜登与习近平会面的镜头。特朗普的竞选广告中写道:“拜登支持中国。”拜登方面反驳道:“特朗普顺从中方。”

华盛顿方面达成的新共识不再将中国视为走上了采纳西方政治和经济制度的道路,而是将其视为威权主义对手。

小布什(George W.Bush)执政时期的国务院官员、现任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主席Richard Haass称,无论谁当选总统,美国今后五年的对华政策都将比过去五年更加强硬。Haass称,中国已发生变化,美国对中国的看法也随之改变。

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上个月在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称,中国人民对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中国公众的愤怒正在持续上升。崔天凯称,领导人需要避免两国关系被任何误解误判所绑架。

拜登针对特朗普对华政策提出的一个批评是,该政策并没有触发特朗普所期待的那种中国经济改革,反而还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伤害。美国由此受到的影响包括,农产品出口骤减,而且那些依赖中国进口的美国公司的成本上升,供应受扰。

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去年年底的一项研究估计,对华贸易战使美国损失约30万个工作岗位,将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拉低了0.3%。

特朗普政府官员表示,大部分的出口损失最终将通过中国在今年1月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所作采购承诺弥补回来。

拜登的顾问认为,对华政策中重建美国经济与遏制中国经济同样重要。奥巴马政府时期拜登的国家安全助理、现供职于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Ely Ratner说:“辩论的聚焦点应当是谁将让美国更具竞争力。”

长期以来美国决策者一直尝试诱导中国向美国式资本主义靠近。而如果拜登当选,他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包括中国式的国家干预成分。他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买美国货”(Buy American)提议,计划增加对美国公司的联邦资金拨款。

拜登说,他的对华政策将包括高度重视促进民主和人权。他认为,这将使美国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就价值观问题与中国展开竞争,而不仅仅是商业方面,而特朗普并不看重这套美国传统的外交政策框架。

这也会为拜登的技术政策提供依据。

拜登若当选总统,将不得不处理民主党内部在美国应如何与中国相抗衡这一问题上的分歧。民主党内存在军事政策之争。一方希望大幅削减美国国防预算,另一方希望为美国的亚洲盟友提供更多军事支持。

另一场争论关乎贸易。许多民主党人都反对新的自由贸易协议。其他人则表示,这些协议对于强化联盟以对抗中国至关重要。

奥巴马在其总统任期快要结束时促成共有12个成员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目的也在于此。当时,拜登是TPP的支持者。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反对TPP,后来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现在,拜登的竞选团队表示,重新加入TPP并非当务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拜登对华政策如何?看似与特朗普差别不大

发布日期:2020-09-11 15:19
过去四年,特朗普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助手表示,如果拜登当选总统,将继续采取对华强硬路线。



 | Jacob M. Schlesinger

OR--商业新媒体 】无论是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件事是明确无疑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已发生重大转变,美国未来料将保持更强硬的对华路线。

过去四年,在贸易问题上长期秉持鹰派立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一个日益壮大的竞争对手,并已对三分之二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了关税,还采取行动遏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并施压盟友禁用中国的技术。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的顾问表示,他们认同特朗普政府有关中国是一个破坏性对手的评估。这意味着,即使明年1月份美国政府发生更迭,中美之间的摩擦仍将激烈。

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的持续紧张关系预示着,全球企业将面临重大转变,他们在这个日趋分裂的世界格局中要重新思考供应链和技术体系。而这种局面也将迫使很多国家在这两个大国之间做出站队选择。




拜登的助手们表示,他们将扩大由美国政府支持的行动,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下一代5G无线标准等战略高科技领域展开竞争。这方面的政策旨在遏制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影响力,并降低中美之间的相互依赖。

若拜登当选,可能还会保留特朗普的关税措施。虽然拜登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战是在自我毁灭,但他在竞选活动中不予承诺取消这些关税,只是说会重新评估。国会的民主党议员表示,他们将会向拜登施压,要求他保留一些关税,以保护美国工人。

不过,这两位候选人在战术和信息方面释出了不同的信号。对于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类似美苏对峙这样的新冷战言论,拜登的顾问们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他们指出,即使是在贸易战期间,去年美中两国之间的商品贸易额也超过5,000亿美元。以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为例,其iPhone的关键零部件仍非常依赖中国生产商。

他们还批评特朗普对抗中国的方式。Campbell称:“特朗普在与中国谈判和应对中国的策略运用方面简直是一团糟。”

特朗普团队则表示,拜登代表着从一开始就鼓励中国崛起的长期建制派,包括支持建立一个全球自由贸易体系,许多美国人目前指责该体系侵蚀了美国工厂的就业岗位。2000年时,拜登作为在国际政策方面最具影响力的议员之一,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支持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的协议。

在周三的特朗普竞选团队电话会议上,密歇根州共和党众议员Jack Bergman在谈及围绕中国的争论不断升级时称:“特朗普一直在无所畏惧地收拾拜登这样的职业政客制造的烂摊子。”Bergman还说,拜登虽然发表了新的言论,但他无法打破思维定式。

对拜登及其外交政策团队来说,更强硬的对华政策也将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转变。该团队中的大多数人都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一些人认为,回过头来看,奥巴马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太过温和,对习近平的民族主义和威权主义倾向认识得太迟。



拜登称,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与盟友进行更紧密地合作,与他们协同展开一项全球性行动,向北京方面施压。他表示,如果与其他国家合作,而不是同时与欧洲、加拿大、墨西哥、韩国和日本展开贸易战,特朗普相关举措的效果将会大得多。

拜登最近说:“我们占世界经济的25%,但我们戳中了所有盟友的痛处。”他表示:“只有当我们团结世界其他国家时,中国才会作出反应。”

拜登还称,如果自己认为应对一些全球性挑战的重要性与对抗中国不相上下,那么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对在这些挑战上与中国合作给予更高的重视。

特朗普今年曾因疫情试图孤立中国,也曾因WTO与中国的关系试图孤立该组织,而拜登可能会采取更加全球性的方式来遏制新冠病毒。特朗普淡化对气候变化的担忧,而拜登则称之为“一种生存威胁”。如果没有中国这个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国的合作,拜登就难以处理他在气候方面的议程。

这可能会使任何对北京方面采取更强硬立场的努力变得复杂化。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研究员Thomas Wright问道:“如果有合作的前景,是否应该放松竞争?如果中国把这两者联系起来怎么办?”

两位候选人截然不同的外交方式反映了他们相互冲突的执政理念。

拜登在政府工作的40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与世界领导人合作,帮助塑造美国主导的现代全球秩序。特朗普晚年步入政坛的动力来自于他对这一秩序的反对。他时常质疑与日本和韩国长期存在的军事和贸易关系的价值,与中国相邻的这两个国家是美国的盟友。

40多年来,出自美国两党的总统以及跨国公司高管都试图鼓励中国与美国和世界融合。他们认为,这将使美国受益,而且随着中国遵循全球规则,中国也将更为开放。

奥巴马上任之初就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密切联系,并要求副总统拜登发展与习近平的关系。拜登夸耀自己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超过任何其他外国官员与之相处的时间,称与习近平私人共餐时间总计达25小时,同行24,000英里。

拜登在2011年访问中国时称:“中国继续繁荣符合我们自身的利益。”特朗普竞选团队经常提起这句话。拜登的支持者则称,作为总统,特朗普也曾发表过类似言论。

奥巴马-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早期看法是基于假设习近平将继续前任的市场化政策。官员们说,随着这位中国领导人巩固了权力,并取消了许多此类措施,奥巴马和拜登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拜登的助手们说,在2013年的一次会议上,拜登告诉习近平,美国将无视北京方面扩大防空识别区的尝试,并将支持盟国这样做。当时一些批评人士说,拜登本应公开要求中国撤除防空识别区,但他在那次访问中没有这样做。

在奥巴马任期接近尾声时,美国开始打击网络盗窃,挑战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并加强对中国投资美国技术的审视。拜登带头批评了中国的贸易行为,尽管美国政府的行动主要是向日内瓦的WTO提出申诉。

特朗普加快了美国对华态度的转变。他抨击WTO行动过于缓慢和软弱,并发起了一场贸易战,对3,7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他还打压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旗下TikTok等中国科技公司。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对华施压力度加大,特朗普将此次疫情归咎于中国。美国以涉嫌从事经济间谍活动为由要求中方关闭了驻休斯敦总领馆,加强了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演习,并对中国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

在拜登实际上锁定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的六个月里,作为拜登竞选对手的特朗普一直在中国问题上与拜登针锋相对。特朗普的每一次竞选活动都制作了视频广告,展示拜登与习近平会面的镜头。特朗普的竞选广告中写道:“拜登支持中国。”拜登方面反驳道:“特朗普顺从中方。”

华盛顿方面达成的新共识不再将中国视为走上了采纳西方政治和经济制度的道路,而是将其视为威权主义对手。

小布什(George W.Bush)执政时期的国务院官员、现任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主席Richard Haass称,无论谁当选总统,美国今后五年的对华政策都将比过去五年更加强硬。Haass称,中国已发生变化,美国对中国的看法也随之改变。

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上个月在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称,中国人民对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中国公众的愤怒正在持续上升。崔天凯称,领导人需要避免两国关系被任何误解误判所绑架。

拜登针对特朗普对华政策提出的一个批评是,该政策并没有触发特朗普所期待的那种中国经济改革,反而还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伤害。美国由此受到的影响包括,农产品出口骤减,而且那些依赖中国进口的美国公司的成本上升,供应受扰。

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去年年底的一项研究估计,对华贸易战使美国损失约30万个工作岗位,将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拉低了0.3%。

特朗普政府官员表示,大部分的出口损失最终将通过中国在今年1月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所作采购承诺弥补回来。

拜登的顾问认为,对华政策中重建美国经济与遏制中国经济同样重要。奥巴马政府时期拜登的国家安全助理、现供职于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Ely Ratner说:“辩论的聚焦点应当是谁将让美国更具竞争力。”

长期以来美国决策者一直尝试诱导中国向美国式资本主义靠近。而如果拜登当选,他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包括中国式的国家干预成分。他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买美国货”(Buy American)提议,计划增加对美国公司的联邦资金拨款。

拜登说,他的对华政策将包括高度重视促进民主和人权。他认为,这将使美国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就价值观问题与中国展开竞争,而不仅仅是商业方面,而特朗普并不看重这套美国传统的外交政策框架。

这也会为拜登的技术政策提供依据。

拜登若当选总统,将不得不处理民主党内部在美国应如何与中国相抗衡这一问题上的分歧。民主党内存在军事政策之争。一方希望大幅削减美国国防预算,另一方希望为美国的亚洲盟友提供更多军事支持。

另一场争论关乎贸易。许多民主党人都反对新的自由贸易协议。其他人则表示,这些协议对于强化联盟以对抗中国至关重要。

奥巴马在其总统任期快要结束时促成共有12个成员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目的也在于此。当时,拜登是TPP的支持者。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反对TPP,后来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现在,拜登的竞选团队表示,重新加入TPP并非当务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过去四年,特朗普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助手表示,如果拜登当选总统,将继续采取对华强硬路线。



 | Jacob M. Schlesinger

OR--商业新媒体 】无论是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件事是明确无疑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已发生重大转变,美国未来料将保持更强硬的对华路线。

过去四年,在贸易问题上长期秉持鹰派立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一个日益壮大的竞争对手,并已对三分之二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了关税,还采取行动遏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并施压盟友禁用中国的技术。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的顾问表示,他们认同特朗普政府有关中国是一个破坏性对手的评估。这意味着,即使明年1月份美国政府发生更迭,中美之间的摩擦仍将激烈。

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的持续紧张关系预示着,全球企业将面临重大转变,他们在这个日趋分裂的世界格局中要重新思考供应链和技术体系。而这种局面也将迫使很多国家在这两个大国之间做出站队选择。




拜登的助手们表示,他们将扩大由美国政府支持的行动,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下一代5G无线标准等战略高科技领域展开竞争。这方面的政策旨在遏制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影响力,并降低中美之间的相互依赖。

若拜登当选,可能还会保留特朗普的关税措施。虽然拜登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战是在自我毁灭,但他在竞选活动中不予承诺取消这些关税,只是说会重新评估。国会的民主党议员表示,他们将会向拜登施压,要求他保留一些关税,以保护美国工人。

不过,这两位候选人在战术和信息方面释出了不同的信号。对于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类似美苏对峙这样的新冷战言论,拜登的顾问们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他们指出,即使是在贸易战期间,去年美中两国之间的商品贸易额也超过5,000亿美元。以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为例,其iPhone的关键零部件仍非常依赖中国生产商。

他们还批评特朗普对抗中国的方式。Campbell称:“特朗普在与中国谈判和应对中国的策略运用方面简直是一团糟。”

特朗普团队则表示,拜登代表着从一开始就鼓励中国崛起的长期建制派,包括支持建立一个全球自由贸易体系,许多美国人目前指责该体系侵蚀了美国工厂的就业岗位。2000年时,拜登作为在国际政策方面最具影响力的议员之一,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支持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的协议。

在周三的特朗普竞选团队电话会议上,密歇根州共和党众议员Jack Bergman在谈及围绕中国的争论不断升级时称:“特朗普一直在无所畏惧地收拾拜登这样的职业政客制造的烂摊子。”Bergman还说,拜登虽然发表了新的言论,但他无法打破思维定式。

对拜登及其外交政策团队来说,更强硬的对华政策也将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转变。该团队中的大多数人都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一些人认为,回过头来看,奥巴马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太过温和,对习近平的民族主义和威权主义倾向认识得太迟。



拜登称,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与盟友进行更紧密地合作,与他们协同展开一项全球性行动,向北京方面施压。他表示,如果与其他国家合作,而不是同时与欧洲、加拿大、墨西哥、韩国和日本展开贸易战,特朗普相关举措的效果将会大得多。

拜登最近说:“我们占世界经济的25%,但我们戳中了所有盟友的痛处。”他表示:“只有当我们团结世界其他国家时,中国才会作出反应。”

拜登还称,如果自己认为应对一些全球性挑战的重要性与对抗中国不相上下,那么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对在这些挑战上与中国合作给予更高的重视。

特朗普今年曾因疫情试图孤立中国,也曾因WTO与中国的关系试图孤立该组织,而拜登可能会采取更加全球性的方式来遏制新冠病毒。特朗普淡化对气候变化的担忧,而拜登则称之为“一种生存威胁”。如果没有中国这个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国的合作,拜登就难以处理他在气候方面的议程。

这可能会使任何对北京方面采取更强硬立场的努力变得复杂化。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研究员Thomas Wright问道:“如果有合作的前景,是否应该放松竞争?如果中国把这两者联系起来怎么办?”

两位候选人截然不同的外交方式反映了他们相互冲突的执政理念。

拜登在政府工作的40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与世界领导人合作,帮助塑造美国主导的现代全球秩序。特朗普晚年步入政坛的动力来自于他对这一秩序的反对。他时常质疑与日本和韩国长期存在的军事和贸易关系的价值,与中国相邻的这两个国家是美国的盟友。

40多年来,出自美国两党的总统以及跨国公司高管都试图鼓励中国与美国和世界融合。他们认为,这将使美国受益,而且随着中国遵循全球规则,中国也将更为开放。

奥巴马上任之初就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密切联系,并要求副总统拜登发展与习近平的关系。拜登夸耀自己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超过任何其他外国官员与之相处的时间,称与习近平私人共餐时间总计达25小时,同行24,000英里。

拜登在2011年访问中国时称:“中国继续繁荣符合我们自身的利益。”特朗普竞选团队经常提起这句话。拜登的支持者则称,作为总统,特朗普也曾发表过类似言论。

奥巴马-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早期看法是基于假设习近平将继续前任的市场化政策。官员们说,随着这位中国领导人巩固了权力,并取消了许多此类措施,奥巴马和拜登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拜登的助手们说,在2013年的一次会议上,拜登告诉习近平,美国将无视北京方面扩大防空识别区的尝试,并将支持盟国这样做。当时一些批评人士说,拜登本应公开要求中国撤除防空识别区,但他在那次访问中没有这样做。

在奥巴马任期接近尾声时,美国开始打击网络盗窃,挑战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并加强对中国投资美国技术的审视。拜登带头批评了中国的贸易行为,尽管美国政府的行动主要是向日内瓦的WTO提出申诉。

特朗普加快了美国对华态度的转变。他抨击WTO行动过于缓慢和软弱,并发起了一场贸易战,对3,7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他还打压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旗下TikTok等中国科技公司。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对华施压力度加大,特朗普将此次疫情归咎于中国。美国以涉嫌从事经济间谍活动为由要求中方关闭了驻休斯敦总领馆,加强了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演习,并对中国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

在拜登实际上锁定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的六个月里,作为拜登竞选对手的特朗普一直在中国问题上与拜登针锋相对。特朗普的每一次竞选活动都制作了视频广告,展示拜登与习近平会面的镜头。特朗普的竞选广告中写道:“拜登支持中国。”拜登方面反驳道:“特朗普顺从中方。”

华盛顿方面达成的新共识不再将中国视为走上了采纳西方政治和经济制度的道路,而是将其视为威权主义对手。

小布什(George W.Bush)执政时期的国务院官员、现任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主席Richard Haass称,无论谁当选总统,美国今后五年的对华政策都将比过去五年更加强硬。Haass称,中国已发生变化,美国对中国的看法也随之改变。

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上个月在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称,中国人民对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中国公众的愤怒正在持续上升。崔天凯称,领导人需要避免两国关系被任何误解误判所绑架。

拜登针对特朗普对华政策提出的一个批评是,该政策并没有触发特朗普所期待的那种中国经济改革,反而还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伤害。美国由此受到的影响包括,农产品出口骤减,而且那些依赖中国进口的美国公司的成本上升,供应受扰。

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去年年底的一项研究估计,对华贸易战使美国损失约30万个工作岗位,将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拉低了0.3%。

特朗普政府官员表示,大部分的出口损失最终将通过中国在今年1月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所作采购承诺弥补回来。

拜登的顾问认为,对华政策中重建美国经济与遏制中国经济同样重要。奥巴马政府时期拜登的国家安全助理、现供职于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Ely Ratner说:“辩论的聚焦点应当是谁将让美国更具竞争力。”

长期以来美国决策者一直尝试诱导中国向美国式资本主义靠近。而如果拜登当选,他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包括中国式的国家干预成分。他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买美国货”(Buy American)提议,计划增加对美国公司的联邦资金拨款。

拜登说,他的对华政策将包括高度重视促进民主和人权。他认为,这将使美国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就价值观问题与中国展开竞争,而不仅仅是商业方面,而特朗普并不看重这套美国传统的外交政策框架。

这也会为拜登的技术政策提供依据。

拜登若当选总统,将不得不处理民主党内部在美国应如何与中国相抗衡这一问题上的分歧。民主党内存在军事政策之争。一方希望大幅削减美国国防预算,另一方希望为美国的亚洲盟友提供更多军事支持。

另一场争论关乎贸易。许多民主党人都反对新的自由贸易协议。其他人则表示,这些协议对于强化联盟以对抗中国至关重要。

奥巴马在其总统任期快要结束时促成共有12个成员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目的也在于此。当时,拜登是TPP的支持者。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反对TPP,后来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现在,拜登的竞选团队表示,重新加入TPP并非当务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拜登对华政策如何?看似与特朗普差别不大

发布日期:2020-09-11 15:19
过去四年,特朗普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助手表示,如果拜登当选总统,将继续采取对华强硬路线。



 | Jacob M. Schlesinger

OR--商业新媒体 】无论是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件事是明确无疑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已发生重大转变,美国未来料将保持更强硬的对华路线。

过去四年,在贸易问题上长期秉持鹰派立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一个日益壮大的竞争对手,并已对三分之二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了关税,还采取行动遏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并施压盟友禁用中国的技术。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的顾问表示,他们认同特朗普政府有关中国是一个破坏性对手的评估。这意味着,即使明年1月份美国政府发生更迭,中美之间的摩擦仍将激烈。

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的持续紧张关系预示着,全球企业将面临重大转变,他们在这个日趋分裂的世界格局中要重新思考供应链和技术体系。而这种局面也将迫使很多国家在这两个大国之间做出站队选择。




拜登的助手们表示,他们将扩大由美国政府支持的行动,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下一代5G无线标准等战略高科技领域展开竞争。这方面的政策旨在遏制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影响力,并降低中美之间的相互依赖。

若拜登当选,可能还会保留特朗普的关税措施。虽然拜登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战是在自我毁灭,但他在竞选活动中不予承诺取消这些关税,只是说会重新评估。国会的民主党议员表示,他们将会向拜登施压,要求他保留一些关税,以保护美国工人。

不过,这两位候选人在战术和信息方面释出了不同的信号。对于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类似美苏对峙这样的新冷战言论,拜登的顾问们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他们指出,即使是在贸易战期间,去年美中两国之间的商品贸易额也超过5,000亿美元。以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为例,其iPhone的关键零部件仍非常依赖中国生产商。

他们还批评特朗普对抗中国的方式。Campbell称:“特朗普在与中国谈判和应对中国的策略运用方面简直是一团糟。”

特朗普团队则表示,拜登代表着从一开始就鼓励中国崛起的长期建制派,包括支持建立一个全球自由贸易体系,许多美国人目前指责该体系侵蚀了美国工厂的就业岗位。2000年时,拜登作为在国际政策方面最具影响力的议员之一,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支持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的协议。

在周三的特朗普竞选团队电话会议上,密歇根州共和党众议员Jack Bergman在谈及围绕中国的争论不断升级时称:“特朗普一直在无所畏惧地收拾拜登这样的职业政客制造的烂摊子。”Bergman还说,拜登虽然发表了新的言论,但他无法打破思维定式。

对拜登及其外交政策团队来说,更强硬的对华政策也将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转变。该团队中的大多数人都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一些人认为,回过头来看,奥巴马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太过温和,对习近平的民族主义和威权主义倾向认识得太迟。



拜登称,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与盟友进行更紧密地合作,与他们协同展开一项全球性行动,向北京方面施压。他表示,如果与其他国家合作,而不是同时与欧洲、加拿大、墨西哥、韩国和日本展开贸易战,特朗普相关举措的效果将会大得多。

拜登最近说:“我们占世界经济的25%,但我们戳中了所有盟友的痛处。”他表示:“只有当我们团结世界其他国家时,中国才会作出反应。”

拜登还称,如果自己认为应对一些全球性挑战的重要性与对抗中国不相上下,那么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对在这些挑战上与中国合作给予更高的重视。

特朗普今年曾因疫情试图孤立中国,也曾因WTO与中国的关系试图孤立该组织,而拜登可能会采取更加全球性的方式来遏制新冠病毒。特朗普淡化对气候变化的担忧,而拜登则称之为“一种生存威胁”。如果没有中国这个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国的合作,拜登就难以处理他在气候方面的议程。

这可能会使任何对北京方面采取更强硬立场的努力变得复杂化。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研究员Thomas Wright问道:“如果有合作的前景,是否应该放松竞争?如果中国把这两者联系起来怎么办?”

两位候选人截然不同的外交方式反映了他们相互冲突的执政理念。

拜登在政府工作的40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与世界领导人合作,帮助塑造美国主导的现代全球秩序。特朗普晚年步入政坛的动力来自于他对这一秩序的反对。他时常质疑与日本和韩国长期存在的军事和贸易关系的价值,与中国相邻的这两个国家是美国的盟友。

40多年来,出自美国两党的总统以及跨国公司高管都试图鼓励中国与美国和世界融合。他们认为,这将使美国受益,而且随着中国遵循全球规则,中国也将更为开放。

奥巴马上任之初就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密切联系,并要求副总统拜登发展与习近平的关系。拜登夸耀自己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超过任何其他外国官员与之相处的时间,称与习近平私人共餐时间总计达25小时,同行24,000英里。

拜登在2011年访问中国时称:“中国继续繁荣符合我们自身的利益。”特朗普竞选团队经常提起这句话。拜登的支持者则称,作为总统,特朗普也曾发表过类似言论。

奥巴马-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早期看法是基于假设习近平将继续前任的市场化政策。官员们说,随着这位中国领导人巩固了权力,并取消了许多此类措施,奥巴马和拜登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拜登的助手们说,在2013年的一次会议上,拜登告诉习近平,美国将无视北京方面扩大防空识别区的尝试,并将支持盟国这样做。当时一些批评人士说,拜登本应公开要求中国撤除防空识别区,但他在那次访问中没有这样做。

在奥巴马任期接近尾声时,美国开始打击网络盗窃,挑战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并加强对中国投资美国技术的审视。拜登带头批评了中国的贸易行为,尽管美国政府的行动主要是向日内瓦的WTO提出申诉。

特朗普加快了美国对华态度的转变。他抨击WTO行动过于缓慢和软弱,并发起了一场贸易战,对3,7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他还打压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旗下TikTok等中国科技公司。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对华施压力度加大,特朗普将此次疫情归咎于中国。美国以涉嫌从事经济间谍活动为由要求中方关闭了驻休斯敦总领馆,加强了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演习,并对中国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

在拜登实际上锁定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的六个月里,作为拜登竞选对手的特朗普一直在中国问题上与拜登针锋相对。特朗普的每一次竞选活动都制作了视频广告,展示拜登与习近平会面的镜头。特朗普的竞选广告中写道:“拜登支持中国。”拜登方面反驳道:“特朗普顺从中方。”

华盛顿方面达成的新共识不再将中国视为走上了采纳西方政治和经济制度的道路,而是将其视为威权主义对手。

小布什(George W.Bush)执政时期的国务院官员、现任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主席Richard Haass称,无论谁当选总统,美国今后五年的对华政策都将比过去五年更加强硬。Haass称,中国已发生变化,美国对中国的看法也随之改变。

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上个月在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称,中国人民对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中国公众的愤怒正在持续上升。崔天凯称,领导人需要避免两国关系被任何误解误判所绑架。

拜登针对特朗普对华政策提出的一个批评是,该政策并没有触发特朗普所期待的那种中国经济改革,反而还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伤害。美国由此受到的影响包括,农产品出口骤减,而且那些依赖中国进口的美国公司的成本上升,供应受扰。

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去年年底的一项研究估计,对华贸易战使美国损失约30万个工作岗位,将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拉低了0.3%。

特朗普政府官员表示,大部分的出口损失最终将通过中国在今年1月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所作采购承诺弥补回来。

拜登的顾问认为,对华政策中重建美国经济与遏制中国经济同样重要。奥巴马政府时期拜登的国家安全助理、现供职于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Ely Ratner说:“辩论的聚焦点应当是谁将让美国更具竞争力。”

长期以来美国决策者一直尝试诱导中国向美国式资本主义靠近。而如果拜登当选,他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包括中国式的国家干预成分。他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买美国货”(Buy American)提议,计划增加对美国公司的联邦资金拨款。

拜登说,他的对华政策将包括高度重视促进民主和人权。他认为,这将使美国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就价值观问题与中国展开竞争,而不仅仅是商业方面,而特朗普并不看重这套美国传统的外交政策框架。

这也会为拜登的技术政策提供依据。

拜登若当选总统,将不得不处理民主党内部在美国应如何与中国相抗衡这一问题上的分歧。民主党内存在军事政策之争。一方希望大幅削减美国国防预算,另一方希望为美国的亚洲盟友提供更多军事支持。

另一场争论关乎贸易。许多民主党人都反对新的自由贸易协议。其他人则表示,这些协议对于强化联盟以对抗中国至关重要。

奥巴马在其总统任期快要结束时促成共有12个成员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目的也在于此。当时,拜登是TPP的支持者。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反对TPP,后来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现在,拜登的竞选团队表示,重新加入TPP并非当务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过去四年,特朗普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助手表示,如果拜登当选总统,将继续采取对华强硬路线。



 | Jacob M. Schlesinger

OR--商业新媒体 】无论是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件事是明确无疑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已发生重大转变,美国未来料将保持更强硬的对华路线。

过去四年,在贸易问题上长期秉持鹰派立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打破了几十年来广泛促进美中这两个大国加深联系的政策。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一个日益壮大的竞争对手,并已对三分之二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了关税,还采取行动遏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并施压盟友禁用中国的技术。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的顾问表示,他们认同特朗普政府有关中国是一个破坏性对手的评估。这意味着,即使明年1月份美国政府发生更迭,中美之间的摩擦仍将激烈。

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的持续紧张关系预示着,全球企业将面临重大转变,他们在这个日趋分裂的世界格局中要重新思考供应链和技术体系。而这种局面也将迫使很多国家在这两个大国之间做出站队选择。




拜登的助手们表示,他们将扩大由美国政府支持的行动,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下一代5G无线标准等战略高科技领域展开竞争。这方面的政策旨在遏制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影响力,并降低中美之间的相互依赖。

若拜登当选,可能还会保留特朗普的关税措施。虽然拜登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战是在自我毁灭,但他在竞选活动中不予承诺取消这些关税,只是说会重新评估。国会的民主党议员表示,他们将会向拜登施压,要求他保留一些关税,以保护美国工人。

不过,这两位候选人在战术和信息方面释出了不同的信号。对于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类似美苏对峙这样的新冷战言论,拜登的顾问们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他们指出,即使是在贸易战期间,去年美中两国之间的商品贸易额也超过5,000亿美元。以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为例,其iPhone的关键零部件仍非常依赖中国生产商。

他们还批评特朗普对抗中国的方式。Campbell称:“特朗普在与中国谈判和应对中国的策略运用方面简直是一团糟。”

特朗普团队则表示,拜登代表着从一开始就鼓励中国崛起的长期建制派,包括支持建立一个全球自由贸易体系,许多美国人目前指责该体系侵蚀了美国工厂的就业岗位。2000年时,拜登作为在国际政策方面最具影响力的议员之一,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支持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的协议。

在周三的特朗普竞选团队电话会议上,密歇根州共和党众议员Jack Bergman在谈及围绕中国的争论不断升级时称:“特朗普一直在无所畏惧地收拾拜登这样的职业政客制造的烂摊子。”Bergman还说,拜登虽然发表了新的言论,但他无法打破思维定式。

对拜登及其外交政策团队来说,更强硬的对华政策也将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转变。该团队中的大多数人都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一些人认为,回过头来看,奥巴马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太过温和,对习近平的民族主义和威权主义倾向认识得太迟。



拜登称,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与盟友进行更紧密地合作,与他们协同展开一项全球性行动,向北京方面施压。他表示,如果与其他国家合作,而不是同时与欧洲、加拿大、墨西哥、韩国和日本展开贸易战,特朗普相关举措的效果将会大得多。

拜登最近说:“我们占世界经济的25%,但我们戳中了所有盟友的痛处。”他表示:“只有当我们团结世界其他国家时,中国才会作出反应。”

拜登还称,如果自己认为应对一些全球性挑战的重要性与对抗中国不相上下,那么相较于特朗普而言,他会对在这些挑战上与中国合作给予更高的重视。

特朗普今年曾因疫情试图孤立中国,也曾因WTO与中国的关系试图孤立该组织,而拜登可能会采取更加全球性的方式来遏制新冠病毒。特朗普淡化对气候变化的担忧,而拜登则称之为“一种生存威胁”。如果没有中国这个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国的合作,拜登就难以处理他在气候方面的议程。

这可能会使任何对北京方面采取更强硬立场的努力变得复杂化。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研究员Thomas Wright问道:“如果有合作的前景,是否应该放松竞争?如果中国把这两者联系起来怎么办?”

两位候选人截然不同的外交方式反映了他们相互冲突的执政理念。

拜登在政府工作的40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与世界领导人合作,帮助塑造美国主导的现代全球秩序。特朗普晚年步入政坛的动力来自于他对这一秩序的反对。他时常质疑与日本和韩国长期存在的军事和贸易关系的价值,与中国相邻的这两个国家是美国的盟友。

40多年来,出自美国两党的总统以及跨国公司高管都试图鼓励中国与美国和世界融合。他们认为,这将使美国受益,而且随着中国遵循全球规则,中国也将更为开放。

奥巴马上任之初就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密切联系,并要求副总统拜登发展与习近平的关系。拜登夸耀自己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超过任何其他外国官员与之相处的时间,称与习近平私人共餐时间总计达25小时,同行24,000英里。

拜登在2011年访问中国时称:“中国继续繁荣符合我们自身的利益。”特朗普竞选团队经常提起这句话。拜登的支持者则称,作为总统,特朗普也曾发表过类似言论。

奥巴马-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早期看法是基于假设习近平将继续前任的市场化政策。官员们说,随着这位中国领导人巩固了权力,并取消了许多此类措施,奥巴马和拜登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拜登的助手们说,在2013年的一次会议上,拜登告诉习近平,美国将无视北京方面扩大防空识别区的尝试,并将支持盟国这样做。当时一些批评人士说,拜登本应公开要求中国撤除防空识别区,但他在那次访问中没有这样做。

在奥巴马任期接近尾声时,美国开始打击网络盗窃,挑战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并加强对中国投资美国技术的审视。拜登带头批评了中国的贸易行为,尽管美国政府的行动主要是向日内瓦的WTO提出申诉。

特朗普加快了美国对华态度的转变。他抨击WTO行动过于缓慢和软弱,并发起了一场贸易战,对3,7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他还打压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旗下TikTok等中国科技公司。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对华施压力度加大,特朗普将此次疫情归咎于中国。美国以涉嫌从事经济间谍活动为由要求中方关闭了驻休斯敦总领馆,加强了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演习,并对中国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

在拜登实际上锁定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的六个月里,作为拜登竞选对手的特朗普一直在中国问题上与拜登针锋相对。特朗普的每一次竞选活动都制作了视频广告,展示拜登与习近平会面的镜头。特朗普的竞选广告中写道:“拜登支持中国。”拜登方面反驳道:“特朗普顺从中方。”

华盛顿方面达成的新共识不再将中国视为走上了采纳西方政治和经济制度的道路,而是将其视为威权主义对手。

小布什(George W.Bush)执政时期的国务院官员、现任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主席Richard Haass称,无论谁当选总统,美国今后五年的对华政策都将比过去五年更加强硬。Haass称,中国已发生变化,美国对中国的看法也随之改变。

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上个月在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称,中国人民对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中国公众的愤怒正在持续上升。崔天凯称,领导人需要避免两国关系被任何误解误判所绑架。

拜登针对特朗普对华政策提出的一个批评是,该政策并没有触发特朗普所期待的那种中国经济改革,反而还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伤害。美国由此受到的影响包括,农产品出口骤减,而且那些依赖中国进口的美国公司的成本上升,供应受扰。

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去年年底的一项研究估计,对华贸易战使美国损失约30万个工作岗位,将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拉低了0.3%。

特朗普政府官员表示,大部分的出口损失最终将通过中国在今年1月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所作采购承诺弥补回来。

拜登的顾问认为,对华政策中重建美国经济与遏制中国经济同样重要。奥巴马政府时期拜登的国家安全助理、现供职于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Ely Ratner说:“辩论的聚焦点应当是谁将让美国更具竞争力。”

长期以来美国决策者一直尝试诱导中国向美国式资本主义靠近。而如果拜登当选,他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包括中国式的国家干预成分。他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买美国货”(Buy American)提议,计划增加对美国公司的联邦资金拨款。

拜登说,他的对华政策将包括高度重视促进民主和人权。他认为,这将使美国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就价值观问题与中国展开竞争,而不仅仅是商业方面,而特朗普并不看重这套美国传统的外交政策框架。

这也会为拜登的技术政策提供依据。

拜登若当选总统,将不得不处理民主党内部在美国应如何与中国相抗衡这一问题上的分歧。民主党内存在军事政策之争。一方希望大幅削减美国国防预算,另一方希望为美国的亚洲盟友提供更多军事支持。

另一场争论关乎贸易。许多民主党人都反对新的自由贸易协议。其他人则表示,这些协议对于强化联盟以对抗中国至关重要。

奥巴马在其总统任期快要结束时促成共有12个成员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目的也在于此。当时,拜登是TPP的支持者。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反对TPP,后来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现在,拜登的竞选团队表示,重新加入TPP并非当务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