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可能为中国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带来机会;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疫情颠覆了过去二十年来全球航空旅行业的繁荣,而这一繁荣曾让波音(Boeing)和空中客车(Airbus)大发其财。但随着这两个航空业巨头失去订单并裁员,希望向它们发起挑战的一家中国航空航天公司看到了新的机会。7月10日,中国国航CA1109航班从北京起飞,飞往内蒙古的一个城市,这是该国的旗舰航空公司首次飞行由中国商用飞机集团公司制造的飞机。作为中国国有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此前仅向成吉思汗航空公司等三线航空公司提供飞机。

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而西方制造商已受到疫情的打击。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Group)的分析师罗伯特·斯宾加恩(Robert Spingarn)说,新冠病毒危机“可能是大大改变竞争环境的事件之一”。“尽管航空航天公司正忙于处理当下的困难,但其它那些没有这些担忧并且承受较小压力的玩家也许能够做出一番成就来。”

中国商飞的发展是中国一项大战略的内容之一,该战略旨在让中国从半导体到卫星的一切领域都能更加自给自足。中国商飞在2018年的预测中表示,在未来二十年内,中国将需要购买1.3万亿美元的飞机。商飞正在对其单通道C919进行飞行测试,该机型旨在与波音737和空中客车A320展开竞争。

目前,商飞唯一正在运营的飞机机型是ARJ21,该款机型可容纳多达90名乘客。自2015年推出以来,该公司已成功交付了近三十六架。但在6月,它首次向中国最重要的航空公司——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交付了ARJ21。到2024年,这三家航空公司将总共接收105架。此外,地区航空公司华夏航空在6月订购了总计100架ARJ21和C919。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乔治·弗格森(George Ferguson)表示:“此时,像中国商飞这样拥有大量政府资金的公司可以继续前进,哪怕其它公司正在裁员。”

目前,大多数航空航天业公司都在收紧开支。空中客车在6月收到一架订单,这已是今年第三个没有新业务的月份。它计划裁员1.5人,占其员工总数的11%。由于737 Max的安全问题和旅行放缓,客户纷纷取消订单,波音在5月宣布裁员6700人。波音在今年的前五个月损失了600多架的订单,该公司在4月退出了与巴西支线飞机制造商巴航工业(Embraer SA)一个价值42亿美元的合资项目。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拉里·沃尔特泽尔(Larry Wortzel)表示,中国商飞尚未进入外国航空公司,而由于对中国造航空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它将面临挑战。商飞着手启动其区域喷气机计划的一个方法就是与巴航工业结成联盟,后者在与波音的交易陷入困境后不久其债务评级就被降为垃圾级。弗格森说,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可以解决商飞在生产和提供售后服务方面的不足。当在6月被问及与一家中国公司合作的问题时,巴航工业首席执行官弗朗西斯科·戈麦斯·内托(Francisco Gomes Neto)仅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建立伙伴关系。中国商飞拒绝置评。

然而,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可能成为商飞扩张的障碍。特朗普政府在6月发布了一份20家它认为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公司名单,其中就包括商飞的股东中国航空工业集团。“随着美国政府扩大对中国公司的制裁,这可能使商飞-巴航工业的交易不再可行,”巴西利亚公司Arko Advice的政治分析师蒂亚戈·阿拉高(Thiago Aragao)说。撰文/Bruce Einhorn、Chunying Zhang和Murilo Fagunde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的航空公司会开始购买本国飞机吗?

发布日期:2020-09-11 08:14
新冠疫情可能为中国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带来机会;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疫情颠覆了过去二十年来全球航空旅行业的繁荣,而这一繁荣曾让波音(Boeing)和空中客车(Airbus)大发其财。但随着这两个航空业巨头失去订单并裁员,希望向它们发起挑战的一家中国航空航天公司看到了新的机会。7月10日,中国国航CA1109航班从北京起飞,飞往内蒙古的一个城市,这是该国的旗舰航空公司首次飞行由中国商用飞机集团公司制造的飞机。作为中国国有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此前仅向成吉思汗航空公司等三线航空公司提供飞机。

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而西方制造商已受到疫情的打击。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Group)的分析师罗伯特·斯宾加恩(Robert Spingarn)说,新冠病毒危机“可能是大大改变竞争环境的事件之一”。“尽管航空航天公司正忙于处理当下的困难,但其它那些没有这些担忧并且承受较小压力的玩家也许能够做出一番成就来。”

中国商飞的发展是中国一项大战略的内容之一,该战略旨在让中国从半导体到卫星的一切领域都能更加自给自足。中国商飞在2018年的预测中表示,在未来二十年内,中国将需要购买1.3万亿美元的飞机。商飞正在对其单通道C919进行飞行测试,该机型旨在与波音737和空中客车A320展开竞争。

目前,商飞唯一正在运营的飞机机型是ARJ21,该款机型可容纳多达90名乘客。自2015年推出以来,该公司已成功交付了近三十六架。但在6月,它首次向中国最重要的航空公司——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交付了ARJ21。到2024年,这三家航空公司将总共接收105架。此外,地区航空公司华夏航空在6月订购了总计100架ARJ21和C919。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乔治·弗格森(George Ferguson)表示:“此时,像中国商飞这样拥有大量政府资金的公司可以继续前进,哪怕其它公司正在裁员。”

目前,大多数航空航天业公司都在收紧开支。空中客车在6月收到一架订单,这已是今年第三个没有新业务的月份。它计划裁员1.5人,占其员工总数的11%。由于737 Max的安全问题和旅行放缓,客户纷纷取消订单,波音在5月宣布裁员6700人。波音在今年的前五个月损失了600多架的订单,该公司在4月退出了与巴西支线飞机制造商巴航工业(Embraer SA)一个价值42亿美元的合资项目。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拉里·沃尔特泽尔(Larry Wortzel)表示,中国商飞尚未进入外国航空公司,而由于对中国造航空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它将面临挑战。商飞着手启动其区域喷气机计划的一个方法就是与巴航工业结成联盟,后者在与波音的交易陷入困境后不久其债务评级就被降为垃圾级。弗格森说,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可以解决商飞在生产和提供售后服务方面的不足。当在6月被问及与一家中国公司合作的问题时,巴航工业首席执行官弗朗西斯科·戈麦斯·内托(Francisco Gomes Neto)仅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建立伙伴关系。中国商飞拒绝置评。

然而,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可能成为商飞扩张的障碍。特朗普政府在6月发布了一份20家它认为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公司名单,其中就包括商飞的股东中国航空工业集团。“随着美国政府扩大对中国公司的制裁,这可能使商飞-巴航工业的交易不再可行,”巴西利亚公司Arko Advice的政治分析师蒂亚戈·阿拉高(Thiago Aragao)说。撰文/Bruce Einhorn、Chunying Zhang和Murilo Fagunde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新冠疫情可能为中国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带来机会;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疫情颠覆了过去二十年来全球航空旅行业的繁荣,而这一繁荣曾让波音(Boeing)和空中客车(Airbus)大发其财。但随着这两个航空业巨头失去订单并裁员,希望向它们发起挑战的一家中国航空航天公司看到了新的机会。7月10日,中国国航CA1109航班从北京起飞,飞往内蒙古的一个城市,这是该国的旗舰航空公司首次飞行由中国商用飞机集团公司制造的飞机。作为中国国有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此前仅向成吉思汗航空公司等三线航空公司提供飞机。

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而西方制造商已受到疫情的打击。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Group)的分析师罗伯特·斯宾加恩(Robert Spingarn)说,新冠病毒危机“可能是大大改变竞争环境的事件之一”。“尽管航空航天公司正忙于处理当下的困难,但其它那些没有这些担忧并且承受较小压力的玩家也许能够做出一番成就来。”

中国商飞的发展是中国一项大战略的内容之一,该战略旨在让中国从半导体到卫星的一切领域都能更加自给自足。中国商飞在2018年的预测中表示,在未来二十年内,中国将需要购买1.3万亿美元的飞机。商飞正在对其单通道C919进行飞行测试,该机型旨在与波音737和空中客车A320展开竞争。

目前,商飞唯一正在运营的飞机机型是ARJ21,该款机型可容纳多达90名乘客。自2015年推出以来,该公司已成功交付了近三十六架。但在6月,它首次向中国最重要的航空公司——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交付了ARJ21。到2024年,这三家航空公司将总共接收105架。此外,地区航空公司华夏航空在6月订购了总计100架ARJ21和C919。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乔治·弗格森(George Ferguson)表示:“此时,像中国商飞这样拥有大量政府资金的公司可以继续前进,哪怕其它公司正在裁员。”

目前,大多数航空航天业公司都在收紧开支。空中客车在6月收到一架订单,这已是今年第三个没有新业务的月份。它计划裁员1.5人,占其员工总数的11%。由于737 Max的安全问题和旅行放缓,客户纷纷取消订单,波音在5月宣布裁员6700人。波音在今年的前五个月损失了600多架的订单,该公司在4月退出了与巴西支线飞机制造商巴航工业(Embraer SA)一个价值42亿美元的合资项目。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拉里·沃尔特泽尔(Larry Wortzel)表示,中国商飞尚未进入外国航空公司,而由于对中国造航空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它将面临挑战。商飞着手启动其区域喷气机计划的一个方法就是与巴航工业结成联盟,后者在与波音的交易陷入困境后不久其债务评级就被降为垃圾级。弗格森说,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可以解决商飞在生产和提供售后服务方面的不足。当在6月被问及与一家中国公司合作的问题时,巴航工业首席执行官弗朗西斯科·戈麦斯·内托(Francisco Gomes Neto)仅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建立伙伴关系。中国商飞拒绝置评。

然而,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可能成为商飞扩张的障碍。特朗普政府在6月发布了一份20家它认为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公司名单,其中就包括商飞的股东中国航空工业集团。“随着美国政府扩大对中国公司的制裁,这可能使商飞-巴航工业的交易不再可行,”巴西利亚公司Arko Advice的政治分析师蒂亚戈·阿拉高(Thiago Aragao)说。撰文/Bruce Einhorn、Chunying Zhang和Murilo Fagunde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的航空公司会开始购买本国飞机吗?

发布日期:2020-09-11 08:14
新冠疫情可能为中国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带来机会;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疫情颠覆了过去二十年来全球航空旅行业的繁荣,而这一繁荣曾让波音(Boeing)和空中客车(Airbus)大发其财。但随着这两个航空业巨头失去订单并裁员,希望向它们发起挑战的一家中国航空航天公司看到了新的机会。7月10日,中国国航CA1109航班从北京起飞,飞往内蒙古的一个城市,这是该国的旗舰航空公司首次飞行由中国商用飞机集团公司制造的飞机。作为中国国有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此前仅向成吉思汗航空公司等三线航空公司提供飞机。

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而西方制造商已受到疫情的打击。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Group)的分析师罗伯特·斯宾加恩(Robert Spingarn)说,新冠病毒危机“可能是大大改变竞争环境的事件之一”。“尽管航空航天公司正忙于处理当下的困难,但其它那些没有这些担忧并且承受较小压力的玩家也许能够做出一番成就来。”

中国商飞的发展是中国一项大战略的内容之一,该战略旨在让中国从半导体到卫星的一切领域都能更加自给自足。中国商飞在2018年的预测中表示,在未来二十年内,中国将需要购买1.3万亿美元的飞机。商飞正在对其单通道C919进行飞行测试,该机型旨在与波音737和空中客车A320展开竞争。

目前,商飞唯一正在运营的飞机机型是ARJ21,该款机型可容纳多达90名乘客。自2015年推出以来,该公司已成功交付了近三十六架。但在6月,它首次向中国最重要的航空公司——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交付了ARJ21。到2024年,这三家航空公司将总共接收105架。此外,地区航空公司华夏航空在6月订购了总计100架ARJ21和C919。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乔治·弗格森(George Ferguson)表示:“此时,像中国商飞这样拥有大量政府资金的公司可以继续前进,哪怕其它公司正在裁员。”

目前,大多数航空航天业公司都在收紧开支。空中客车在6月收到一架订单,这已是今年第三个没有新业务的月份。它计划裁员1.5人,占其员工总数的11%。由于737 Max的安全问题和旅行放缓,客户纷纷取消订单,波音在5月宣布裁员6700人。波音在今年的前五个月损失了600多架的订单,该公司在4月退出了与巴西支线飞机制造商巴航工业(Embraer SA)一个价值42亿美元的合资项目。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拉里·沃尔特泽尔(Larry Wortzel)表示,中国商飞尚未进入外国航空公司,而由于对中国造航空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它将面临挑战。商飞着手启动其区域喷气机计划的一个方法就是与巴航工业结成联盟,后者在与波音的交易陷入困境后不久其债务评级就被降为垃圾级。弗格森说,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可以解决商飞在生产和提供售后服务方面的不足。当在6月被问及与一家中国公司合作的问题时,巴航工业首席执行官弗朗西斯科·戈麦斯·内托(Francisco Gomes Neto)仅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建立伙伴关系。中国商飞拒绝置评。

然而,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可能成为商飞扩张的障碍。特朗普政府在6月发布了一份20家它认为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公司名单,其中就包括商飞的股东中国航空工业集团。“随着美国政府扩大对中国公司的制裁,这可能使商飞-巴航工业的交易不再可行,”巴西利亚公司Arko Advice的政治分析师蒂亚戈·阿拉高(Thiago Aragao)说。撰文/Bruce Einhorn、Chunying Zhang和Murilo Fagunde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新冠疫情可能为中国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带来机会;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疫情颠覆了过去二十年来全球航空旅行业的繁荣,而这一繁荣曾让波音(Boeing)和空中客车(Airbus)大发其财。但随着这两个航空业巨头失去订单并裁员,希望向它们发起挑战的一家中国航空航天公司看到了新的机会。7月10日,中国国航CA1109航班从北京起飞,飞往内蒙古的一个城市,这是该国的旗舰航空公司首次飞行由中国商用飞机集团公司制造的飞机。作为中国国有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此前仅向成吉思汗航空公司等三线航空公司提供飞机。

随着中西方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商飞最终可能有机会缩小与西方制造商之间的鸿沟,而西方制造商已受到疫情的打击。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Group)的分析师罗伯特·斯宾加恩(Robert Spingarn)说,新冠病毒危机“可能是大大改变竞争环境的事件之一”。“尽管航空航天公司正忙于处理当下的困难,但其它那些没有这些担忧并且承受较小压力的玩家也许能够做出一番成就来。”

中国商飞的发展是中国一项大战略的内容之一,该战略旨在让中国从半导体到卫星的一切领域都能更加自给自足。中国商飞在2018年的预测中表示,在未来二十年内,中国将需要购买1.3万亿美元的飞机。商飞正在对其单通道C919进行飞行测试,该机型旨在与波音737和空中客车A320展开竞争。

目前,商飞唯一正在运营的飞机机型是ARJ21,该款机型可容纳多达90名乘客。自2015年推出以来,该公司已成功交付了近三十六架。但在6月,它首次向中国最重要的航空公司——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交付了ARJ21。到2024年,这三家航空公司将总共接收105架。此外,地区航空公司华夏航空在6月订购了总计100架ARJ21和C919。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乔治·弗格森(George Ferguson)表示:“此时,像中国商飞这样拥有大量政府资金的公司可以继续前进,哪怕其它公司正在裁员。”

目前,大多数航空航天业公司都在收紧开支。空中客车在6月收到一架订单,这已是今年第三个没有新业务的月份。它计划裁员1.5人,占其员工总数的11%。由于737 Max的安全问题和旅行放缓,客户纷纷取消订单,波音在5月宣布裁员6700人。波音在今年的前五个月损失了600多架的订单,该公司在4月退出了与巴西支线飞机制造商巴航工业(Embraer SA)一个价值42亿美元的合资项目。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拉里·沃尔特泽尔(Larry Wortzel)表示,中国商飞尚未进入外国航空公司,而由于对中国造航空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它将面临挑战。商飞着手启动其区域喷气机计划的一个方法就是与巴航工业结成联盟,后者在与波音的交易陷入困境后不久其债务评级就被降为垃圾级。弗格森说,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可以解决商飞在生产和提供售后服务方面的不足。当在6月被问及与一家中国公司合作的问题时,巴航工业首席执行官弗朗西斯科·戈麦斯·内托(Francisco Gomes Neto)仅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建立伙伴关系。中国商飞拒绝置评。

然而,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可能成为商飞扩张的障碍。特朗普政府在6月发布了一份20家它认为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公司名单,其中就包括商飞的股东中国航空工业集团。“随着美国政府扩大对中国公司的制裁,这可能使商飞-巴航工业的交易不再可行,”巴西利亚公司Arko Advice的政治分析师蒂亚戈·阿拉高(Thiago Aragao)说。撰文/Bruce Einhorn、Chunying Zhang和Murilo Fagunde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