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办公,让舒适的服装成为衣橱宠儿。这种舒适风会影响之后的时装设计吗?至少一段时间内,能忍受细高跟的女性变少了。



 | 卡罗拉•朗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英国政府为防范新冠疫情出台封锁措施前不久,我买了一些李维斯(Levi’s)的Ribcage牛仔裤:一种由质地硬且零弹性牛仔布制成的高腰牛仔裤,我认为它非常适合我渴望的那种20世纪70年代斯堪的纳维亚妈妈般的感觉。诚然,我觉得中间有一点紧,但穿着它在办公室呆上一天还是可以忍受的。

我决定这周在家工作的时候再穿一次。不到四分钟我就受不了了。我的内脏感觉就像新冠疫情前,在火车车厢里被压扁的通勤者;我的身体上印着看起来就像做过外科手术的线条。这不是因为它们“在洗涤过程中缩水了”,而是因为我吃奶油酸面包发胖了。离开办公室三个多月之后,我再也忍受不了任何没有弹性、不像羊绒般柔软和羊毛般舒适的东西。

这是文化转变的一部分。在封锁状态下,我们中的许多人在衣着和习惯上都变得很家常:烘烤、照料我们的药草,晚上对着它们唱歌(不,只有我吗?)。


这些天我看着衣柜里的大部分衣服时,它就像是来自遥远宇宙的一个奇怪的时间胶囊。未来的机器人会困惑地在我的牛仔裤中挑选,想知道束腰是否是人类灭绝的原因?

在东伦敦品牌LF Markey,舒适是一个“核心设计原则”,该品牌专注于连衫裤和超大号服装等适合不上班时穿的产品。创始人路易丝•马基(Louise Markey)说:“我不知道它会走向何方,但目前我们电商网站的销售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她补充道,“除非你对自己穿的衣服感觉舒服,否则我觉得你看起来没有气质……就我所知,如今能忍受穿高跟鞋的女性越来越少了。”

我们的内衣也在接受审查:虽然许多女性仍然更喜欢无钢圈胸罩,但较柔软的法式文胸越来越受到欢迎。内衣网站Figleaves报告称,在封锁刚开始时,无钢圈胸罩的销售额增长了40%,6月份则增长了42%。运动鞋品牌Allbirds是最新加入这一潮流的品牌,其新的内衣系列是以美利奴羊毛和桉树纤维制成的露脐装。诺拉•依弗朗(Nora Ephron)走在了前头,她于1996年在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对观众们说“Wonderbra对女性来说并不是一个进步。对女性来说,任何造成这么大伤害的事情都不是进步”。

但是这种势头能持续多久?卡尔•拉格费尔德(Karl Lagerfeld)把运动裤称为“失败的标志”。随着办公室重新开放和封锁放松,也许我们必须在生活中重新找回一些服装结构。舒适的衣服是投降的标志吗?我不这么认为:相反,它们显示了女性主义者致力于取悦自己,而不是迎合凝视。拒绝紧身!弹性就是解放!别再穿紧身衣了!

但是也许从头到脚的运动休闲服、运动裤和束腰服装正在让位于更时尚新颖的东西。Matches Fashion采购总监娜塔莉•金厄姆(Natalie Kingham)这样认为:“女人想要时尚和舒适,所以我们会两者兼顾。”她说。事实上,在SS20时装秀上,芬迪(Fendi)的小短裤和裙子以及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和Lacoste的裤子都在设计细节中考虑了弹性腰部,而科斯(Cos)则有一条别致的带弹性腰带的裙裤(59英镑,cosstores.com)。

金汉姆还认为衬衫式服装是一种“功能性风格”,以弥合舒适性与结构性之间的鸿沟。我喜欢Asceno的深巧克力色长丝绸衬衫(525英镑,matchesfashion.com),上面印着小方格图案,因为它的精致低调,还有Arket上的白色府绸衬衫(79英镑,arket.com)。宽大长袖女袍的复兴也意味着我们简直可以鱼与熊掌兼得。

金汉姆认为,在未来,“人们将会再次渴望魅力和打扮,以振奋精神,带来一种快乐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整晚都要穿着高跟鞋和收着肚子。“我们已经开始看到的是,晚装可能会体现自己,但搭配平底鞋和针织衫效果会很好。个性珠宝和配饰将更新更轻松的衣柜。”

这种从工作服汲取灵感的时装趋势对于那些喜欢看起来打扮精致的人,却又热衷挑战的人来说是天赐之物。LF Markey与Whistles搭配有一些很好的低调选择,从一件适合搭配夏装的米色衬衫夹克到一套有实用口袋的深绿色连衫裤。

事实上,我认为连衫裤可能是我的新的个人制服。它不需要搭配,不一定要昂贵才显得好看,而且像睡衣一样令人放松。我有一个黑色有机棉的连衫裤,可以搭配20世纪70年代的凉鞋和大量的黄金首饰,或者草帽和勃肯鞋。我认为,关键是尽可能地简约、实用而且不要太紧:性感的连衫裤适合进入《舞动奇迹》(Strictly Come Dancing)。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穿连衫裤去上班,但忍受那种煎熬的,通常是占据了衣柜后面空间的紧身夹克或裙子。不借助于剪裁或者(我个人的死对头)紧身衣(抱歉是休闲夹克),通过时尚的细针编织,我们仍有可能显得干练。尽管也许我会被时尚的海军男友夹克(1200英镑,therow.com)所吸引,因为它有2%的弹性,或者是一件宽大的无袖夹克。

至于高跟鞋?也许偶尔会有一个方头的细跟风格,可以在我们重返办公室时穿,但任何更高的高跟鞋似乎都像大小轮自行车一样摩登和实用。我计划享受穿着,而不是忍受我的衣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舒适:“后新冠”的时装核心?

发布日期:2020-09-11 07:14
居家办公,让舒适的服装成为衣橱宠儿。这种舒适风会影响之后的时装设计吗?至少一段时间内,能忍受细高跟的女性变少了。



 | 卡罗拉•朗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英国政府为防范新冠疫情出台封锁措施前不久,我买了一些李维斯(Levi’s)的Ribcage牛仔裤:一种由质地硬且零弹性牛仔布制成的高腰牛仔裤,我认为它非常适合我渴望的那种20世纪70年代斯堪的纳维亚妈妈般的感觉。诚然,我觉得中间有一点紧,但穿着它在办公室呆上一天还是可以忍受的。

我决定这周在家工作的时候再穿一次。不到四分钟我就受不了了。我的内脏感觉就像新冠疫情前,在火车车厢里被压扁的通勤者;我的身体上印着看起来就像做过外科手术的线条。这不是因为它们“在洗涤过程中缩水了”,而是因为我吃奶油酸面包发胖了。离开办公室三个多月之后,我再也忍受不了任何没有弹性、不像羊绒般柔软和羊毛般舒适的东西。

这是文化转变的一部分。在封锁状态下,我们中的许多人在衣着和习惯上都变得很家常:烘烤、照料我们的药草,晚上对着它们唱歌(不,只有我吗?)。


这些天我看着衣柜里的大部分衣服时,它就像是来自遥远宇宙的一个奇怪的时间胶囊。未来的机器人会困惑地在我的牛仔裤中挑选,想知道束腰是否是人类灭绝的原因?

在东伦敦品牌LF Markey,舒适是一个“核心设计原则”,该品牌专注于连衫裤和超大号服装等适合不上班时穿的产品。创始人路易丝•马基(Louise Markey)说:“我不知道它会走向何方,但目前我们电商网站的销售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她补充道,“除非你对自己穿的衣服感觉舒服,否则我觉得你看起来没有气质……就我所知,如今能忍受穿高跟鞋的女性越来越少了。”

我们的内衣也在接受审查:虽然许多女性仍然更喜欢无钢圈胸罩,但较柔软的法式文胸越来越受到欢迎。内衣网站Figleaves报告称,在封锁刚开始时,无钢圈胸罩的销售额增长了40%,6月份则增长了42%。运动鞋品牌Allbirds是最新加入这一潮流的品牌,其新的内衣系列是以美利奴羊毛和桉树纤维制成的露脐装。诺拉•依弗朗(Nora Ephron)走在了前头,她于1996年在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对观众们说“Wonderbra对女性来说并不是一个进步。对女性来说,任何造成这么大伤害的事情都不是进步”。

但是这种势头能持续多久?卡尔•拉格费尔德(Karl Lagerfeld)把运动裤称为“失败的标志”。随着办公室重新开放和封锁放松,也许我们必须在生活中重新找回一些服装结构。舒适的衣服是投降的标志吗?我不这么认为:相反,它们显示了女性主义者致力于取悦自己,而不是迎合凝视。拒绝紧身!弹性就是解放!别再穿紧身衣了!

但是也许从头到脚的运动休闲服、运动裤和束腰服装正在让位于更时尚新颖的东西。Matches Fashion采购总监娜塔莉•金厄姆(Natalie Kingham)这样认为:“女人想要时尚和舒适,所以我们会两者兼顾。”她说。事实上,在SS20时装秀上,芬迪(Fendi)的小短裤和裙子以及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和Lacoste的裤子都在设计细节中考虑了弹性腰部,而科斯(Cos)则有一条别致的带弹性腰带的裙裤(59英镑,cosstores.com)。

金汉姆还认为衬衫式服装是一种“功能性风格”,以弥合舒适性与结构性之间的鸿沟。我喜欢Asceno的深巧克力色长丝绸衬衫(525英镑,matchesfashion.com),上面印着小方格图案,因为它的精致低调,还有Arket上的白色府绸衬衫(79英镑,arket.com)。宽大长袖女袍的复兴也意味着我们简直可以鱼与熊掌兼得。

金汉姆认为,在未来,“人们将会再次渴望魅力和打扮,以振奋精神,带来一种快乐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整晚都要穿着高跟鞋和收着肚子。“我们已经开始看到的是,晚装可能会体现自己,但搭配平底鞋和针织衫效果会很好。个性珠宝和配饰将更新更轻松的衣柜。”

这种从工作服汲取灵感的时装趋势对于那些喜欢看起来打扮精致的人,却又热衷挑战的人来说是天赐之物。LF Markey与Whistles搭配有一些很好的低调选择,从一件适合搭配夏装的米色衬衫夹克到一套有实用口袋的深绿色连衫裤。

事实上,我认为连衫裤可能是我的新的个人制服。它不需要搭配,不一定要昂贵才显得好看,而且像睡衣一样令人放松。我有一个黑色有机棉的连衫裤,可以搭配20世纪70年代的凉鞋和大量的黄金首饰,或者草帽和勃肯鞋。我认为,关键是尽可能地简约、实用而且不要太紧:性感的连衫裤适合进入《舞动奇迹》(Strictly Come Dancing)。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穿连衫裤去上班,但忍受那种煎熬的,通常是占据了衣柜后面空间的紧身夹克或裙子。不借助于剪裁或者(我个人的死对头)紧身衣(抱歉是休闲夹克),通过时尚的细针编织,我们仍有可能显得干练。尽管也许我会被时尚的海军男友夹克(1200英镑,therow.com)所吸引,因为它有2%的弹性,或者是一件宽大的无袖夹克。

至于高跟鞋?也许偶尔会有一个方头的细跟风格,可以在我们重返办公室时穿,但任何更高的高跟鞋似乎都像大小轮自行车一样摩登和实用。我计划享受穿着,而不是忍受我的衣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居家办公,让舒适的服装成为衣橱宠儿。这种舒适风会影响之后的时装设计吗?至少一段时间内,能忍受细高跟的女性变少了。



 | 卡罗拉•朗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英国政府为防范新冠疫情出台封锁措施前不久,我买了一些李维斯(Levi’s)的Ribcage牛仔裤:一种由质地硬且零弹性牛仔布制成的高腰牛仔裤,我认为它非常适合我渴望的那种20世纪70年代斯堪的纳维亚妈妈般的感觉。诚然,我觉得中间有一点紧,但穿着它在办公室呆上一天还是可以忍受的。

我决定这周在家工作的时候再穿一次。不到四分钟我就受不了了。我的内脏感觉就像新冠疫情前,在火车车厢里被压扁的通勤者;我的身体上印着看起来就像做过外科手术的线条。这不是因为它们“在洗涤过程中缩水了”,而是因为我吃奶油酸面包发胖了。离开办公室三个多月之后,我再也忍受不了任何没有弹性、不像羊绒般柔软和羊毛般舒适的东西。

这是文化转变的一部分。在封锁状态下,我们中的许多人在衣着和习惯上都变得很家常:烘烤、照料我们的药草,晚上对着它们唱歌(不,只有我吗?)。


这些天我看着衣柜里的大部分衣服时,它就像是来自遥远宇宙的一个奇怪的时间胶囊。未来的机器人会困惑地在我的牛仔裤中挑选,想知道束腰是否是人类灭绝的原因?

在东伦敦品牌LF Markey,舒适是一个“核心设计原则”,该品牌专注于连衫裤和超大号服装等适合不上班时穿的产品。创始人路易丝•马基(Louise Markey)说:“我不知道它会走向何方,但目前我们电商网站的销售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她补充道,“除非你对自己穿的衣服感觉舒服,否则我觉得你看起来没有气质……就我所知,如今能忍受穿高跟鞋的女性越来越少了。”

我们的内衣也在接受审查:虽然许多女性仍然更喜欢无钢圈胸罩,但较柔软的法式文胸越来越受到欢迎。内衣网站Figleaves报告称,在封锁刚开始时,无钢圈胸罩的销售额增长了40%,6月份则增长了42%。运动鞋品牌Allbirds是最新加入这一潮流的品牌,其新的内衣系列是以美利奴羊毛和桉树纤维制成的露脐装。诺拉•依弗朗(Nora Ephron)走在了前头,她于1996年在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对观众们说“Wonderbra对女性来说并不是一个进步。对女性来说,任何造成这么大伤害的事情都不是进步”。

但是这种势头能持续多久?卡尔•拉格费尔德(Karl Lagerfeld)把运动裤称为“失败的标志”。随着办公室重新开放和封锁放松,也许我们必须在生活中重新找回一些服装结构。舒适的衣服是投降的标志吗?我不这么认为:相反,它们显示了女性主义者致力于取悦自己,而不是迎合凝视。拒绝紧身!弹性就是解放!别再穿紧身衣了!

但是也许从头到脚的运动休闲服、运动裤和束腰服装正在让位于更时尚新颖的东西。Matches Fashion采购总监娜塔莉•金厄姆(Natalie Kingham)这样认为:“女人想要时尚和舒适,所以我们会两者兼顾。”她说。事实上,在SS20时装秀上,芬迪(Fendi)的小短裤和裙子以及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和Lacoste的裤子都在设计细节中考虑了弹性腰部,而科斯(Cos)则有一条别致的带弹性腰带的裙裤(59英镑,cosstores.com)。

金汉姆还认为衬衫式服装是一种“功能性风格”,以弥合舒适性与结构性之间的鸿沟。我喜欢Asceno的深巧克力色长丝绸衬衫(525英镑,matchesfashion.com),上面印着小方格图案,因为它的精致低调,还有Arket上的白色府绸衬衫(79英镑,arket.com)。宽大长袖女袍的复兴也意味着我们简直可以鱼与熊掌兼得。

金汉姆认为,在未来,“人们将会再次渴望魅力和打扮,以振奋精神,带来一种快乐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整晚都要穿着高跟鞋和收着肚子。“我们已经开始看到的是,晚装可能会体现自己,但搭配平底鞋和针织衫效果会很好。个性珠宝和配饰将更新更轻松的衣柜。”

这种从工作服汲取灵感的时装趋势对于那些喜欢看起来打扮精致的人,却又热衷挑战的人来说是天赐之物。LF Markey与Whistles搭配有一些很好的低调选择,从一件适合搭配夏装的米色衬衫夹克到一套有实用口袋的深绿色连衫裤。

事实上,我认为连衫裤可能是我的新的个人制服。它不需要搭配,不一定要昂贵才显得好看,而且像睡衣一样令人放松。我有一个黑色有机棉的连衫裤,可以搭配20世纪70年代的凉鞋和大量的黄金首饰,或者草帽和勃肯鞋。我认为,关键是尽可能地简约、实用而且不要太紧:性感的连衫裤适合进入《舞动奇迹》(Strictly Come Dancing)。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穿连衫裤去上班,但忍受那种煎熬的,通常是占据了衣柜后面空间的紧身夹克或裙子。不借助于剪裁或者(我个人的死对头)紧身衣(抱歉是休闲夹克),通过时尚的细针编织,我们仍有可能显得干练。尽管也许我会被时尚的海军男友夹克(1200英镑,therow.com)所吸引,因为它有2%的弹性,或者是一件宽大的无袖夹克。

至于高跟鞋?也许偶尔会有一个方头的细跟风格,可以在我们重返办公室时穿,但任何更高的高跟鞋似乎都像大小轮自行车一样摩登和实用。我计划享受穿着,而不是忍受我的衣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舒适:“后新冠”的时装核心?

发布日期:2020-09-11 07:14
居家办公,让舒适的服装成为衣橱宠儿。这种舒适风会影响之后的时装设计吗?至少一段时间内,能忍受细高跟的女性变少了。



 | 卡罗拉•朗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英国政府为防范新冠疫情出台封锁措施前不久,我买了一些李维斯(Levi’s)的Ribcage牛仔裤:一种由质地硬且零弹性牛仔布制成的高腰牛仔裤,我认为它非常适合我渴望的那种20世纪70年代斯堪的纳维亚妈妈般的感觉。诚然,我觉得中间有一点紧,但穿着它在办公室呆上一天还是可以忍受的。

我决定这周在家工作的时候再穿一次。不到四分钟我就受不了了。我的内脏感觉就像新冠疫情前,在火车车厢里被压扁的通勤者;我的身体上印着看起来就像做过外科手术的线条。这不是因为它们“在洗涤过程中缩水了”,而是因为我吃奶油酸面包发胖了。离开办公室三个多月之后,我再也忍受不了任何没有弹性、不像羊绒般柔软和羊毛般舒适的东西。

这是文化转变的一部分。在封锁状态下,我们中的许多人在衣着和习惯上都变得很家常:烘烤、照料我们的药草,晚上对着它们唱歌(不,只有我吗?)。


这些天我看着衣柜里的大部分衣服时,它就像是来自遥远宇宙的一个奇怪的时间胶囊。未来的机器人会困惑地在我的牛仔裤中挑选,想知道束腰是否是人类灭绝的原因?

在东伦敦品牌LF Markey,舒适是一个“核心设计原则”,该品牌专注于连衫裤和超大号服装等适合不上班时穿的产品。创始人路易丝•马基(Louise Markey)说:“我不知道它会走向何方,但目前我们电商网站的销售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她补充道,“除非你对自己穿的衣服感觉舒服,否则我觉得你看起来没有气质……就我所知,如今能忍受穿高跟鞋的女性越来越少了。”

我们的内衣也在接受审查:虽然许多女性仍然更喜欢无钢圈胸罩,但较柔软的法式文胸越来越受到欢迎。内衣网站Figleaves报告称,在封锁刚开始时,无钢圈胸罩的销售额增长了40%,6月份则增长了42%。运动鞋品牌Allbirds是最新加入这一潮流的品牌,其新的内衣系列是以美利奴羊毛和桉树纤维制成的露脐装。诺拉•依弗朗(Nora Ephron)走在了前头,她于1996年在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对观众们说“Wonderbra对女性来说并不是一个进步。对女性来说,任何造成这么大伤害的事情都不是进步”。

但是这种势头能持续多久?卡尔•拉格费尔德(Karl Lagerfeld)把运动裤称为“失败的标志”。随着办公室重新开放和封锁放松,也许我们必须在生活中重新找回一些服装结构。舒适的衣服是投降的标志吗?我不这么认为:相反,它们显示了女性主义者致力于取悦自己,而不是迎合凝视。拒绝紧身!弹性就是解放!别再穿紧身衣了!

但是也许从头到脚的运动休闲服、运动裤和束腰服装正在让位于更时尚新颖的东西。Matches Fashion采购总监娜塔莉•金厄姆(Natalie Kingham)这样认为:“女人想要时尚和舒适,所以我们会两者兼顾。”她说。事实上,在SS20时装秀上,芬迪(Fendi)的小短裤和裙子以及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和Lacoste的裤子都在设计细节中考虑了弹性腰部,而科斯(Cos)则有一条别致的带弹性腰带的裙裤(59英镑,cosstores.com)。

金汉姆还认为衬衫式服装是一种“功能性风格”,以弥合舒适性与结构性之间的鸿沟。我喜欢Asceno的深巧克力色长丝绸衬衫(525英镑,matchesfashion.com),上面印着小方格图案,因为它的精致低调,还有Arket上的白色府绸衬衫(79英镑,arket.com)。宽大长袖女袍的复兴也意味着我们简直可以鱼与熊掌兼得。

金汉姆认为,在未来,“人们将会再次渴望魅力和打扮,以振奋精神,带来一种快乐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整晚都要穿着高跟鞋和收着肚子。“我们已经开始看到的是,晚装可能会体现自己,但搭配平底鞋和针织衫效果会很好。个性珠宝和配饰将更新更轻松的衣柜。”

这种从工作服汲取灵感的时装趋势对于那些喜欢看起来打扮精致的人,却又热衷挑战的人来说是天赐之物。LF Markey与Whistles搭配有一些很好的低调选择,从一件适合搭配夏装的米色衬衫夹克到一套有实用口袋的深绿色连衫裤。

事实上,我认为连衫裤可能是我的新的个人制服。它不需要搭配,不一定要昂贵才显得好看,而且像睡衣一样令人放松。我有一个黑色有机棉的连衫裤,可以搭配20世纪70年代的凉鞋和大量的黄金首饰,或者草帽和勃肯鞋。我认为,关键是尽可能地简约、实用而且不要太紧:性感的连衫裤适合进入《舞动奇迹》(Strictly Come Dancing)。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穿连衫裤去上班,但忍受那种煎熬的,通常是占据了衣柜后面空间的紧身夹克或裙子。不借助于剪裁或者(我个人的死对头)紧身衣(抱歉是休闲夹克),通过时尚的细针编织,我们仍有可能显得干练。尽管也许我会被时尚的海军男友夹克(1200英镑,therow.com)所吸引,因为它有2%的弹性,或者是一件宽大的无袖夹克。

至于高跟鞋?也许偶尔会有一个方头的细跟风格,可以在我们重返办公室时穿,但任何更高的高跟鞋似乎都像大小轮自行车一样摩登和实用。我计划享受穿着,而不是忍受我的衣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居家办公,让舒适的服装成为衣橱宠儿。这种舒适风会影响之后的时装设计吗?至少一段时间内,能忍受细高跟的女性变少了。



 | 卡罗拉•朗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英国政府为防范新冠疫情出台封锁措施前不久,我买了一些李维斯(Levi’s)的Ribcage牛仔裤:一种由质地硬且零弹性牛仔布制成的高腰牛仔裤,我认为它非常适合我渴望的那种20世纪70年代斯堪的纳维亚妈妈般的感觉。诚然,我觉得中间有一点紧,但穿着它在办公室呆上一天还是可以忍受的。

我决定这周在家工作的时候再穿一次。不到四分钟我就受不了了。我的内脏感觉就像新冠疫情前,在火车车厢里被压扁的通勤者;我的身体上印着看起来就像做过外科手术的线条。这不是因为它们“在洗涤过程中缩水了”,而是因为我吃奶油酸面包发胖了。离开办公室三个多月之后,我再也忍受不了任何没有弹性、不像羊绒般柔软和羊毛般舒适的东西。

这是文化转变的一部分。在封锁状态下,我们中的许多人在衣着和习惯上都变得很家常:烘烤、照料我们的药草,晚上对着它们唱歌(不,只有我吗?)。


这些天我看着衣柜里的大部分衣服时,它就像是来自遥远宇宙的一个奇怪的时间胶囊。未来的机器人会困惑地在我的牛仔裤中挑选,想知道束腰是否是人类灭绝的原因?

在东伦敦品牌LF Markey,舒适是一个“核心设计原则”,该品牌专注于连衫裤和超大号服装等适合不上班时穿的产品。创始人路易丝•马基(Louise Markey)说:“我不知道它会走向何方,但目前我们电商网站的销售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她补充道,“除非你对自己穿的衣服感觉舒服,否则我觉得你看起来没有气质……就我所知,如今能忍受穿高跟鞋的女性越来越少了。”

我们的内衣也在接受审查:虽然许多女性仍然更喜欢无钢圈胸罩,但较柔软的法式文胸越来越受到欢迎。内衣网站Figleaves报告称,在封锁刚开始时,无钢圈胸罩的销售额增长了40%,6月份则增长了42%。运动鞋品牌Allbirds是最新加入这一潮流的品牌,其新的内衣系列是以美利奴羊毛和桉树纤维制成的露脐装。诺拉•依弗朗(Nora Ephron)走在了前头,她于1996年在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对观众们说“Wonderbra对女性来说并不是一个进步。对女性来说,任何造成这么大伤害的事情都不是进步”。

但是这种势头能持续多久?卡尔•拉格费尔德(Karl Lagerfeld)把运动裤称为“失败的标志”。随着办公室重新开放和封锁放松,也许我们必须在生活中重新找回一些服装结构。舒适的衣服是投降的标志吗?我不这么认为:相反,它们显示了女性主义者致力于取悦自己,而不是迎合凝视。拒绝紧身!弹性就是解放!别再穿紧身衣了!

但是也许从头到脚的运动休闲服、运动裤和束腰服装正在让位于更时尚新颖的东西。Matches Fashion采购总监娜塔莉•金厄姆(Natalie Kingham)这样认为:“女人想要时尚和舒适,所以我们会两者兼顾。”她说。事实上,在SS20时装秀上,芬迪(Fendi)的小短裤和裙子以及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和Lacoste的裤子都在设计细节中考虑了弹性腰部,而科斯(Cos)则有一条别致的带弹性腰带的裙裤(59英镑,cosstores.com)。

金汉姆还认为衬衫式服装是一种“功能性风格”,以弥合舒适性与结构性之间的鸿沟。我喜欢Asceno的深巧克力色长丝绸衬衫(525英镑,matchesfashion.com),上面印着小方格图案,因为它的精致低调,还有Arket上的白色府绸衬衫(79英镑,arket.com)。宽大长袖女袍的复兴也意味着我们简直可以鱼与熊掌兼得。

金汉姆认为,在未来,“人们将会再次渴望魅力和打扮,以振奋精神,带来一种快乐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整晚都要穿着高跟鞋和收着肚子。“我们已经开始看到的是,晚装可能会体现自己,但搭配平底鞋和针织衫效果会很好。个性珠宝和配饰将更新更轻松的衣柜。”

这种从工作服汲取灵感的时装趋势对于那些喜欢看起来打扮精致的人,却又热衷挑战的人来说是天赐之物。LF Markey与Whistles搭配有一些很好的低调选择,从一件适合搭配夏装的米色衬衫夹克到一套有实用口袋的深绿色连衫裤。

事实上,我认为连衫裤可能是我的新的个人制服。它不需要搭配,不一定要昂贵才显得好看,而且像睡衣一样令人放松。我有一个黑色有机棉的连衫裤,可以搭配20世纪70年代的凉鞋和大量的黄金首饰,或者草帽和勃肯鞋。我认为,关键是尽可能地简约、实用而且不要太紧:性感的连衫裤适合进入《舞动奇迹》(Strictly Come Dancing)。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穿连衫裤去上班,但忍受那种煎熬的,通常是占据了衣柜后面空间的紧身夹克或裙子。不借助于剪裁或者(我个人的死对头)紧身衣(抱歉是休闲夹克),通过时尚的细针编织,我们仍有可能显得干练。尽管也许我会被时尚的海军男友夹克(1200英镑,therow.com)所吸引,因为它有2%的弹性,或者是一件宽大的无袖夹克。

至于高跟鞋?也许偶尔会有一个方头的细跟风格,可以在我们重返办公室时穿,但任何更高的高跟鞋似乎都像大小轮自行车一样摩登和实用。我计划享受穿着,而不是忍受我的衣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