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在情理之中。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在很多方面给我们留下了创伤,但它也为颠覆性技术和概念创造了机会。在配备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餐厅用餐会是一大革新吗?中国或许能给出答案。

早在疫情爆发前,智能餐厅就已在中国大城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客流量大的餐厅,与服务员闲聊不是必须的,甚至是不鼓励的。在连锁餐厅太二酸菜鱼,食客可以直接从餐厅的微信账户点餐,服务员过来只是确认下单的菜肴以及上菜。用餐结束,可通过移动支付app买单,如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微信支付等。

我上次回家乡上海的时候(1月中旬),机器人上菜在标新立异的火锅店已经不算少见。那些看起来像个托盘车、有些甚至带着滑稽表情的机器人在厨房和过道里穿行,将一盘盘生肉、蔬菜和豆腐送到你的餐桌边。

即便在那时,中国人也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了这些新时代的服务员。要说它们与真人服务员的不同,可能在于它们能博众人一乐。有一次,我看到两个机器服务员在人来人往的过道里撞了个正着,上菜托盘卡到了一起。顾客纷纷讨论是否要上前“搭救”,后来决定还是保持克制,也好让它们有“机器学习”的体验。最终当机器人自己解决了托盘纠纷,我们都欢呼起来,回到了自己的餐桌旁。

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2020年初,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对全世界1.3万多名消费者展开的调查发现,64%的中国受访者表示,每周至少用移动设备点一次餐,而有同样操作的美国受访者比例仅为17%。随着点餐数字化的普及,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也在情理之中。

从性价比上讲,启用机器人的优势也很明显。在中国大城市,蓝领工资一直飞速上涨。瑞银的调查发现,厨师的月工资通常在人民币8000至1万元(约合1171至1463美元)不等,而服务员的月收入在3500至4000元。回想2010年的上海,雇一名服务员每月只需1600元。

相比之下,餐馆老板每天只要花99元,就可租用一台上海擎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送餐机器人,成本相当于一个月3000元左右。你还可以买做面点的机器人厨师。广州旭众食品机械有限公司生产的饺子机每台售价2.68万元,附带一年保修期。

正因如此,人气火锅连锁餐厅海底捞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才坚决表示,要将部分门店进行智能转型。市值高达360亿美元的海底捞以超长营业时间和一系列“极致”服务闻名,极致到在你等位时提供美甲和擦鞋等服务。2019年,海底捞同店翻台率高达5.2次。但高翻台率的代价是,它不得不雇大量服务员。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数据显示,2019年海底捞的人力成本占销售额的30.7%,太二酸菜鱼的人力成本仅占销售额的19.7%。

海底捞首家旗舰智慧餐厅大约两年前落户北京,从中可以看出机器人的省钱之道。这家店有一个冷藏库,里面安装了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制造的九台机械臂。机械臂从货架上取下新鲜的肉类和蔬菜,将其置于传送带上,经过真人服务员的检查后,再放到擎朗送餐机器人的托盘上。

据瑞银估计,此举导致海底捞裁员37%,每月节省人民币17.2万元。与此同时,消费者并没有因此却步。用餐高峰期,这家智慧餐厅的等位时间可长达四到五个小时。

疫情或许给身为美食国度的中国敲响了一记警钟。北京放松社交疏离规定已经好几个月了,但餐饮业仍未恢复元气。现有的最近数据显示,7月餐饮业零售额仍比上年同期低11%。智能厨房和无接触式服务可减少食品污染概率,给消费者些许安心。

老实说,酸菜鱼和四川火锅算不上高级餐饮。太二的菜单非常简单,就是招牌菜老坛酸菜鱼,有三种规格,以及不超过23个基本小菜,包括饮料和额外汤料。没错,海底捞的门店规模更大,火锅配菜有上百种。但无论是太二还是海底捞,所谓的“烹饪”基本在于底料的准备,而这一点可由机器人厨师轻松完成。其实,只要将麻和辣完美结合,川菜就错不到哪里去,所以应该很容易实现烹饪自动化。

此外,机器人概念还可以扩展到四川麻辣烫以外的其他美食。波士顿或旧金山码头的海鲜市场也可以向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盒马鲜生机器人餐厅取取经。这家餐厅位于上海,烹饪和辅助工作仍由人工完成,但在客人落座和准备开吃前,将海鲜放入冰箱冷藏的则由机械手臂操作完成。同样,沙拉制作也非常适合机器人。机器人厨师还可以设计成千手观音等造型。

投资者肯定看到了机会。海底捞股价2020年累计上涨了69%,尽管上半年曾大幅下跌。与此同时,太二的母公司九毛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价较1月IPO发行价飙升了164%。两家公司既有经营智能餐厅的经验,也有可供扩张的资本。

机器人取代人力真的是坏事吗?至少不用为沙拉碗里看见头发或不想要的玉米粒而倒胃口。担心机器人抢人类饭碗的顾虑虽然不无道理,但在中国大城市,千禧一代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去端盘子。他们宁愿在淘宝上开店,或开直播做网红。规模6710亿美元的中国餐饮业别无选择,只能走向智能化、反社交化和自动化。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海底捞火了 因为它引领了中国餐饮的一个趋势......

发布日期:2020-09-10 10:54
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在情理之中。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在很多方面给我们留下了创伤,但它也为颠覆性技术和概念创造了机会。在配备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餐厅用餐会是一大革新吗?中国或许能给出答案。

早在疫情爆发前,智能餐厅就已在中国大城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客流量大的餐厅,与服务员闲聊不是必须的,甚至是不鼓励的。在连锁餐厅太二酸菜鱼,食客可以直接从餐厅的微信账户点餐,服务员过来只是确认下单的菜肴以及上菜。用餐结束,可通过移动支付app买单,如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微信支付等。

我上次回家乡上海的时候(1月中旬),机器人上菜在标新立异的火锅店已经不算少见。那些看起来像个托盘车、有些甚至带着滑稽表情的机器人在厨房和过道里穿行,将一盘盘生肉、蔬菜和豆腐送到你的餐桌边。

即便在那时,中国人也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了这些新时代的服务员。要说它们与真人服务员的不同,可能在于它们能博众人一乐。有一次,我看到两个机器服务员在人来人往的过道里撞了个正着,上菜托盘卡到了一起。顾客纷纷讨论是否要上前“搭救”,后来决定还是保持克制,也好让它们有“机器学习”的体验。最终当机器人自己解决了托盘纠纷,我们都欢呼起来,回到了自己的餐桌旁。

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2020年初,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对全世界1.3万多名消费者展开的调查发现,64%的中国受访者表示,每周至少用移动设备点一次餐,而有同样操作的美国受访者比例仅为17%。随着点餐数字化的普及,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也在情理之中。

从性价比上讲,启用机器人的优势也很明显。在中国大城市,蓝领工资一直飞速上涨。瑞银的调查发现,厨师的月工资通常在人民币8000至1万元(约合1171至1463美元)不等,而服务员的月收入在3500至4000元。回想2010年的上海,雇一名服务员每月只需1600元。

相比之下,餐馆老板每天只要花99元,就可租用一台上海擎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送餐机器人,成本相当于一个月3000元左右。你还可以买做面点的机器人厨师。广州旭众食品机械有限公司生产的饺子机每台售价2.68万元,附带一年保修期。

正因如此,人气火锅连锁餐厅海底捞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才坚决表示,要将部分门店进行智能转型。市值高达360亿美元的海底捞以超长营业时间和一系列“极致”服务闻名,极致到在你等位时提供美甲和擦鞋等服务。2019年,海底捞同店翻台率高达5.2次。但高翻台率的代价是,它不得不雇大量服务员。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数据显示,2019年海底捞的人力成本占销售额的30.7%,太二酸菜鱼的人力成本仅占销售额的19.7%。

海底捞首家旗舰智慧餐厅大约两年前落户北京,从中可以看出机器人的省钱之道。这家店有一个冷藏库,里面安装了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制造的九台机械臂。机械臂从货架上取下新鲜的肉类和蔬菜,将其置于传送带上,经过真人服务员的检查后,再放到擎朗送餐机器人的托盘上。

据瑞银估计,此举导致海底捞裁员37%,每月节省人民币17.2万元。与此同时,消费者并没有因此却步。用餐高峰期,这家智慧餐厅的等位时间可长达四到五个小时。

疫情或许给身为美食国度的中国敲响了一记警钟。北京放松社交疏离规定已经好几个月了,但餐饮业仍未恢复元气。现有的最近数据显示,7月餐饮业零售额仍比上年同期低11%。智能厨房和无接触式服务可减少食品污染概率,给消费者些许安心。

老实说,酸菜鱼和四川火锅算不上高级餐饮。太二的菜单非常简单,就是招牌菜老坛酸菜鱼,有三种规格,以及不超过23个基本小菜,包括饮料和额外汤料。没错,海底捞的门店规模更大,火锅配菜有上百种。但无论是太二还是海底捞,所谓的“烹饪”基本在于底料的准备,而这一点可由机器人厨师轻松完成。其实,只要将麻和辣完美结合,川菜就错不到哪里去,所以应该很容易实现烹饪自动化。

此外,机器人概念还可以扩展到四川麻辣烫以外的其他美食。波士顿或旧金山码头的海鲜市场也可以向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盒马鲜生机器人餐厅取取经。这家餐厅位于上海,烹饪和辅助工作仍由人工完成,但在客人落座和准备开吃前,将海鲜放入冰箱冷藏的则由机械手臂操作完成。同样,沙拉制作也非常适合机器人。机器人厨师还可以设计成千手观音等造型。

投资者肯定看到了机会。海底捞股价2020年累计上涨了69%,尽管上半年曾大幅下跌。与此同时,太二的母公司九毛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价较1月IPO发行价飙升了164%。两家公司既有经营智能餐厅的经验,也有可供扩张的资本。

机器人取代人力真的是坏事吗?至少不用为沙拉碗里看见头发或不想要的玉米粒而倒胃口。担心机器人抢人类饭碗的顾虑虽然不无道理,但在中国大城市,千禧一代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去端盘子。他们宁愿在淘宝上开店,或开直播做网红。规模6710亿美元的中国餐饮业别无选择,只能走向智能化、反社交化和自动化。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在情理之中。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在很多方面给我们留下了创伤,但它也为颠覆性技术和概念创造了机会。在配备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餐厅用餐会是一大革新吗?中国或许能给出答案。

早在疫情爆发前,智能餐厅就已在中国大城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客流量大的餐厅,与服务员闲聊不是必须的,甚至是不鼓励的。在连锁餐厅太二酸菜鱼,食客可以直接从餐厅的微信账户点餐,服务员过来只是确认下单的菜肴以及上菜。用餐结束,可通过移动支付app买单,如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微信支付等。

我上次回家乡上海的时候(1月中旬),机器人上菜在标新立异的火锅店已经不算少见。那些看起来像个托盘车、有些甚至带着滑稽表情的机器人在厨房和过道里穿行,将一盘盘生肉、蔬菜和豆腐送到你的餐桌边。

即便在那时,中国人也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了这些新时代的服务员。要说它们与真人服务员的不同,可能在于它们能博众人一乐。有一次,我看到两个机器服务员在人来人往的过道里撞了个正着,上菜托盘卡到了一起。顾客纷纷讨论是否要上前“搭救”,后来决定还是保持克制,也好让它们有“机器学习”的体验。最终当机器人自己解决了托盘纠纷,我们都欢呼起来,回到了自己的餐桌旁。

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2020年初,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对全世界1.3万多名消费者展开的调查发现,64%的中国受访者表示,每周至少用移动设备点一次餐,而有同样操作的美国受访者比例仅为17%。随着点餐数字化的普及,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也在情理之中。

从性价比上讲,启用机器人的优势也很明显。在中国大城市,蓝领工资一直飞速上涨。瑞银的调查发现,厨师的月工资通常在人民币8000至1万元(约合1171至1463美元)不等,而服务员的月收入在3500至4000元。回想2010年的上海,雇一名服务员每月只需1600元。

相比之下,餐馆老板每天只要花99元,就可租用一台上海擎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送餐机器人,成本相当于一个月3000元左右。你还可以买做面点的机器人厨师。广州旭众食品机械有限公司生产的饺子机每台售价2.68万元,附带一年保修期。

正因如此,人气火锅连锁餐厅海底捞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才坚决表示,要将部分门店进行智能转型。市值高达360亿美元的海底捞以超长营业时间和一系列“极致”服务闻名,极致到在你等位时提供美甲和擦鞋等服务。2019年,海底捞同店翻台率高达5.2次。但高翻台率的代价是,它不得不雇大量服务员。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数据显示,2019年海底捞的人力成本占销售额的30.7%,太二酸菜鱼的人力成本仅占销售额的19.7%。

海底捞首家旗舰智慧餐厅大约两年前落户北京,从中可以看出机器人的省钱之道。这家店有一个冷藏库,里面安装了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制造的九台机械臂。机械臂从货架上取下新鲜的肉类和蔬菜,将其置于传送带上,经过真人服务员的检查后,再放到擎朗送餐机器人的托盘上。

据瑞银估计,此举导致海底捞裁员37%,每月节省人民币17.2万元。与此同时,消费者并没有因此却步。用餐高峰期,这家智慧餐厅的等位时间可长达四到五个小时。

疫情或许给身为美食国度的中国敲响了一记警钟。北京放松社交疏离规定已经好几个月了,但餐饮业仍未恢复元气。现有的最近数据显示,7月餐饮业零售额仍比上年同期低11%。智能厨房和无接触式服务可减少食品污染概率,给消费者些许安心。

老实说,酸菜鱼和四川火锅算不上高级餐饮。太二的菜单非常简单,就是招牌菜老坛酸菜鱼,有三种规格,以及不超过23个基本小菜,包括饮料和额外汤料。没错,海底捞的门店规模更大,火锅配菜有上百种。但无论是太二还是海底捞,所谓的“烹饪”基本在于底料的准备,而这一点可由机器人厨师轻松完成。其实,只要将麻和辣完美结合,川菜就错不到哪里去,所以应该很容易实现烹饪自动化。

此外,机器人概念还可以扩展到四川麻辣烫以外的其他美食。波士顿或旧金山码头的海鲜市场也可以向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盒马鲜生机器人餐厅取取经。这家餐厅位于上海,烹饪和辅助工作仍由人工完成,但在客人落座和准备开吃前,将海鲜放入冰箱冷藏的则由机械手臂操作完成。同样,沙拉制作也非常适合机器人。机器人厨师还可以设计成千手观音等造型。

投资者肯定看到了机会。海底捞股价2020年累计上涨了69%,尽管上半年曾大幅下跌。与此同时,太二的母公司九毛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价较1月IPO发行价飙升了164%。两家公司既有经营智能餐厅的经验,也有可供扩张的资本。

机器人取代人力真的是坏事吗?至少不用为沙拉碗里看见头发或不想要的玉米粒而倒胃口。担心机器人抢人类饭碗的顾虑虽然不无道理,但在中国大城市,千禧一代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去端盘子。他们宁愿在淘宝上开店,或开直播做网红。规模6710亿美元的中国餐饮业别无选择,只能走向智能化、反社交化和自动化。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海底捞火了 因为它引领了中国餐饮的一个趋势......

发布日期:2020-09-10 10:54
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在情理之中。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在很多方面给我们留下了创伤,但它也为颠覆性技术和概念创造了机会。在配备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餐厅用餐会是一大革新吗?中国或许能给出答案。

早在疫情爆发前,智能餐厅就已在中国大城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客流量大的餐厅,与服务员闲聊不是必须的,甚至是不鼓励的。在连锁餐厅太二酸菜鱼,食客可以直接从餐厅的微信账户点餐,服务员过来只是确认下单的菜肴以及上菜。用餐结束,可通过移动支付app买单,如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微信支付等。

我上次回家乡上海的时候(1月中旬),机器人上菜在标新立异的火锅店已经不算少见。那些看起来像个托盘车、有些甚至带着滑稽表情的机器人在厨房和过道里穿行,将一盘盘生肉、蔬菜和豆腐送到你的餐桌边。

即便在那时,中国人也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了这些新时代的服务员。要说它们与真人服务员的不同,可能在于它们能博众人一乐。有一次,我看到两个机器服务员在人来人往的过道里撞了个正着,上菜托盘卡到了一起。顾客纷纷讨论是否要上前“搭救”,后来决定还是保持克制,也好让它们有“机器学习”的体验。最终当机器人自己解决了托盘纠纷,我们都欢呼起来,回到了自己的餐桌旁。

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2020年初,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对全世界1.3万多名消费者展开的调查发现,64%的中国受访者表示,每周至少用移动设备点一次餐,而有同样操作的美国受访者比例仅为17%。随着点餐数字化的普及,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也在情理之中。

从性价比上讲,启用机器人的优势也很明显。在中国大城市,蓝领工资一直飞速上涨。瑞银的调查发现,厨师的月工资通常在人民币8000至1万元(约合1171至1463美元)不等,而服务员的月收入在3500至4000元。回想2010年的上海,雇一名服务员每月只需1600元。

相比之下,餐馆老板每天只要花99元,就可租用一台上海擎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送餐机器人,成本相当于一个月3000元左右。你还可以买做面点的机器人厨师。广州旭众食品机械有限公司生产的饺子机每台售价2.68万元,附带一年保修期。

正因如此,人气火锅连锁餐厅海底捞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才坚决表示,要将部分门店进行智能转型。市值高达360亿美元的海底捞以超长营业时间和一系列“极致”服务闻名,极致到在你等位时提供美甲和擦鞋等服务。2019年,海底捞同店翻台率高达5.2次。但高翻台率的代价是,它不得不雇大量服务员。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数据显示,2019年海底捞的人力成本占销售额的30.7%,太二酸菜鱼的人力成本仅占销售额的19.7%。

海底捞首家旗舰智慧餐厅大约两年前落户北京,从中可以看出机器人的省钱之道。这家店有一个冷藏库,里面安装了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制造的九台机械臂。机械臂从货架上取下新鲜的肉类和蔬菜,将其置于传送带上,经过真人服务员的检查后,再放到擎朗送餐机器人的托盘上。

据瑞银估计,此举导致海底捞裁员37%,每月节省人民币17.2万元。与此同时,消费者并没有因此却步。用餐高峰期,这家智慧餐厅的等位时间可长达四到五个小时。

疫情或许给身为美食国度的中国敲响了一记警钟。北京放松社交疏离规定已经好几个月了,但餐饮业仍未恢复元气。现有的最近数据显示,7月餐饮业零售额仍比上年同期低11%。智能厨房和无接触式服务可减少食品污染概率,给消费者些许安心。

老实说,酸菜鱼和四川火锅算不上高级餐饮。太二的菜单非常简单,就是招牌菜老坛酸菜鱼,有三种规格,以及不超过23个基本小菜,包括饮料和额外汤料。没错,海底捞的门店规模更大,火锅配菜有上百种。但无论是太二还是海底捞,所谓的“烹饪”基本在于底料的准备,而这一点可由机器人厨师轻松完成。其实,只要将麻和辣完美结合,川菜就错不到哪里去,所以应该很容易实现烹饪自动化。

此外,机器人概念还可以扩展到四川麻辣烫以外的其他美食。波士顿或旧金山码头的海鲜市场也可以向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盒马鲜生机器人餐厅取取经。这家餐厅位于上海,烹饪和辅助工作仍由人工完成,但在客人落座和准备开吃前,将海鲜放入冰箱冷藏的则由机械手臂操作完成。同样,沙拉制作也非常适合机器人。机器人厨师还可以设计成千手观音等造型。

投资者肯定看到了机会。海底捞股价2020年累计上涨了69%,尽管上半年曾大幅下跌。与此同时,太二的母公司九毛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价较1月IPO发行价飙升了164%。两家公司既有经营智能餐厅的经验,也有可供扩张的资本。

机器人取代人力真的是坏事吗?至少不用为沙拉碗里看见头发或不想要的玉米粒而倒胃口。担心机器人抢人类饭碗的顾虑虽然不无道理,但在中国大城市,千禧一代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去端盘子。他们宁愿在淘宝上开店,或开直播做网红。规模6710亿美元的中国餐饮业别无选择,只能走向智能化、反社交化和自动化。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在情理之中。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在很多方面给我们留下了创伤,但它也为颠覆性技术和概念创造了机会。在配备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餐厅用餐会是一大革新吗?中国或许能给出答案。

早在疫情爆发前,智能餐厅就已在中国大城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客流量大的餐厅,与服务员闲聊不是必须的,甚至是不鼓励的。在连锁餐厅太二酸菜鱼,食客可以直接从餐厅的微信账户点餐,服务员过来只是确认下单的菜肴以及上菜。用餐结束,可通过移动支付app买单,如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微信支付等。

我上次回家乡上海的时候(1月中旬),机器人上菜在标新立异的火锅店已经不算少见。那些看起来像个托盘车、有些甚至带着滑稽表情的机器人在厨房和过道里穿行,将一盘盘生肉、蔬菜和豆腐送到你的餐桌边。

即便在那时,中国人也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了这些新时代的服务员。要说它们与真人服务员的不同,可能在于它们能博众人一乐。有一次,我看到两个机器服务员在人来人往的过道里撞了个正着,上菜托盘卡到了一起。顾客纷纷讨论是否要上前“搭救”,后来决定还是保持克制,也好让它们有“机器学习”的体验。最终当机器人自己解决了托盘纠纷,我们都欢呼起来,回到了自己的餐桌旁。

就餐厅自动化而言,中国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2020年初,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对全世界1.3万多名消费者展开的调查发现,64%的中国受访者表示,每周至少用移动设备点一次餐,而有同样操作的美国受访者比例仅为17%。随着点餐数字化的普及,机器人服务员和厨师的应运而生也在情理之中。

从性价比上讲,启用机器人的优势也很明显。在中国大城市,蓝领工资一直飞速上涨。瑞银的调查发现,厨师的月工资通常在人民币8000至1万元(约合1171至1463美元)不等,而服务员的月收入在3500至4000元。回想2010年的上海,雇一名服务员每月只需1600元。

相比之下,餐馆老板每天只要花99元,就可租用一台上海擎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送餐机器人,成本相当于一个月3000元左右。你还可以买做面点的机器人厨师。广州旭众食品机械有限公司生产的饺子机每台售价2.68万元,附带一年保修期。

正因如此,人气火锅连锁餐厅海底捞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才坚决表示,要将部分门店进行智能转型。市值高达360亿美元的海底捞以超长营业时间和一系列“极致”服务闻名,极致到在你等位时提供美甲和擦鞋等服务。2019年,海底捞同店翻台率高达5.2次。但高翻台率的代价是,它不得不雇大量服务员。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的数据显示,2019年海底捞的人力成本占销售额的30.7%,太二酸菜鱼的人力成本仅占销售额的19.7%。

海底捞首家旗舰智慧餐厅大约两年前落户北京,从中可以看出机器人的省钱之道。这家店有一个冷藏库,里面安装了松下公司(Panasonic Corp.)制造的九台机械臂。机械臂从货架上取下新鲜的肉类和蔬菜,将其置于传送带上,经过真人服务员的检查后,再放到擎朗送餐机器人的托盘上。

据瑞银估计,此举导致海底捞裁员37%,每月节省人民币17.2万元。与此同时,消费者并没有因此却步。用餐高峰期,这家智慧餐厅的等位时间可长达四到五个小时。

疫情或许给身为美食国度的中国敲响了一记警钟。北京放松社交疏离规定已经好几个月了,但餐饮业仍未恢复元气。现有的最近数据显示,7月餐饮业零售额仍比上年同期低11%。智能厨房和无接触式服务可减少食品污染概率,给消费者些许安心。

老实说,酸菜鱼和四川火锅算不上高级餐饮。太二的菜单非常简单,就是招牌菜老坛酸菜鱼,有三种规格,以及不超过23个基本小菜,包括饮料和额外汤料。没错,海底捞的门店规模更大,火锅配菜有上百种。但无论是太二还是海底捞,所谓的“烹饪”基本在于底料的准备,而这一点可由机器人厨师轻松完成。其实,只要将麻和辣完美结合,川菜就错不到哪里去,所以应该很容易实现烹饪自动化。

此外,机器人概念还可以扩展到四川麻辣烫以外的其他美食。波士顿或旧金山码头的海鲜市场也可以向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盒马鲜生机器人餐厅取取经。这家餐厅位于上海,烹饪和辅助工作仍由人工完成,但在客人落座和准备开吃前,将海鲜放入冰箱冷藏的则由机械手臂操作完成。同样,沙拉制作也非常适合机器人。机器人厨师还可以设计成千手观音等造型。

投资者肯定看到了机会。海底捞股价2020年累计上涨了69%,尽管上半年曾大幅下跌。与此同时,太二的母公司九毛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价较1月IPO发行价飙升了164%。两家公司既有经营智能餐厅的经验,也有可供扩张的资本。

机器人取代人力真的是坏事吗?至少不用为沙拉碗里看见头发或不想要的玉米粒而倒胃口。担心机器人抢人类饭碗的顾虑虽然不无道理,但在中国大城市,千禧一代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去端盘子。他们宁愿在淘宝上开店,或开直播做网红。规模6710亿美元的中国餐饮业别无选择,只能走向智能化、反社交化和自动化。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