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相似,极度夸大的增长故事推高了股价,美股这轮上涨很有可能酝酿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  安德鲁•帕林

OR--商业新媒体 】我现在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1988年,作为一个年轻、缺乏经验的投资者,我认识了一位野村证券(Nomura)的交通行业分析师。他解释了一家负债累累的中型铁路公司是如何拥有东京湾的土地的。这家公司有潜力在这块土地上建造大型公寓住宅区,借此进入利润丰厚的房地产市场。

不用管这片土地荒无人烟,偏远难至,也别去管取得必要的许可证要花费数年时间。他制作出复杂的财务模型,显示这只股票的实际价值是当时价值的5到10倍。我有点蒙。就连日本的铁路股都被看作是被低估的股票,因股价没有充分反映公司资产价值而具有吸引力,属于“asset play”,也因此被卷进了现代最盛大的一轮股票和房地产热潮中。

当时,任何与房地产沾边的东西都是投机的对象。如今,美国最热门的行业几乎都是颠覆性技术领域。真正涉足或被认为涉足云计算、数字支付、电动汽车、植物性食品或任何与宅家经济有关的技术的股票迅速蹿升。

围绕最热门的颠覆者的故事就像日本当年那样不真实。泡沫围绕个股和板块形成。随着“高估”同心圆的扩大,越来越多的股票受到“感染”。极度夸大的股票故事造成基本面分析和股价相互脱节。

特斯拉(Tesla)之类的股票就是这样实现了市值飙涨,从一年前的400亿美元、3月的800亿美元,升至现在的约4000亿美元。随后,特斯拉的升势让整个电动汽车市场陷入疯狂投机中。这些高估的情况继续出现并蔓延,最终形成大规模、不利于市场稳定的估值过度现象,且遍及市场众多领域。

在上世纪80年代末资产红火的日本,不断飙升的市净率预示着巨大的投机风险,如今在美国也一样,高得离谱的市销率突显出最热门的成长型股票完全缺乏现实性。

正常情况下,市销率往往非常稳定,因为营业收入不容易受到利润大幅波动的影响,也不像利润或账面价值那样容易通过创造性会计手段加以扭曲。但一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相当罕见。如果一家公司的股票市销率为10倍,净利润率有20%(这非常高了),那么它的市盈率就会高达50倍,非常昂贵。

如今,根据彭博(Bloomberg)的数据,在美国8513只上市普通股中,有530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占全部普通股的6.2%,3月市场处于低点时,这个比例为3.8%。只有在互联网泡沫最严重的2000年3月,我们才能看到有更多股票(6.6%)的市销率超过10倍。

2000年,在美国市值最高的10大股票中,有3只市销率超过10倍:思科(Cisco)、英特尔(Intel)和甲骨文(Oracle)。如今,在美国前10大股票中,有4只市销率超过10倍:微软(Microsoft)、Facebook、特斯拉和Visa。重点是,市销率不会一直保持在高位,就像17世纪荷兰一颗郁金香球茎的价格也不能维持在10万美元一样。

这涉及到泡沫令人担忧的一面。泡沫不会徐缓而自然地缩小,然后消失。相反,它们会继续膨胀,直到破裂。正因如此,泡沫的破裂多半令人震惊、惨烈和无序。

美联储(Fed)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7年的回忆录中谈到1996年底时写道:“美国正在变成一个股东国家”。他指出,到1996年,美国股票持有的总价值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1990年的60%升至120%,“这个比例仅次于上世纪80年代处于泡沫高峰时的日本”。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到1989年底,日本的这个比例跃升至140%。让格林斯潘感到惊讶的是,2000年,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升到了同样水平。如今,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接近200%。仅标普500指数(S&P 500)成份股公司的市值就大约为30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50%。

很难说这一切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结束。但随着美联储大举购买资产并在2%的通胀目标上抱着更为温和的态度,美股这轮泡沫很有可能成为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本文作者是投资咨询公司Washington Peak的创始人、首席投资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股或在酝酿史上最大的泡沫

发布日期:2020-09-10 06:03
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相似,极度夸大的增长故事推高了股价,美股这轮上涨很有可能酝酿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  安德鲁•帕林

OR--商业新媒体 】我现在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1988年,作为一个年轻、缺乏经验的投资者,我认识了一位野村证券(Nomura)的交通行业分析师。他解释了一家负债累累的中型铁路公司是如何拥有东京湾的土地的。这家公司有潜力在这块土地上建造大型公寓住宅区,借此进入利润丰厚的房地产市场。

不用管这片土地荒无人烟,偏远难至,也别去管取得必要的许可证要花费数年时间。他制作出复杂的财务模型,显示这只股票的实际价值是当时价值的5到10倍。我有点蒙。就连日本的铁路股都被看作是被低估的股票,因股价没有充分反映公司资产价值而具有吸引力,属于“asset play”,也因此被卷进了现代最盛大的一轮股票和房地产热潮中。

当时,任何与房地产沾边的东西都是投机的对象。如今,美国最热门的行业几乎都是颠覆性技术领域。真正涉足或被认为涉足云计算、数字支付、电动汽车、植物性食品或任何与宅家经济有关的技术的股票迅速蹿升。

围绕最热门的颠覆者的故事就像日本当年那样不真实。泡沫围绕个股和板块形成。随着“高估”同心圆的扩大,越来越多的股票受到“感染”。极度夸大的股票故事造成基本面分析和股价相互脱节。

特斯拉(Tesla)之类的股票就是这样实现了市值飙涨,从一年前的400亿美元、3月的800亿美元,升至现在的约4000亿美元。随后,特斯拉的升势让整个电动汽车市场陷入疯狂投机中。这些高估的情况继续出现并蔓延,最终形成大规模、不利于市场稳定的估值过度现象,且遍及市场众多领域。

在上世纪80年代末资产红火的日本,不断飙升的市净率预示着巨大的投机风险,如今在美国也一样,高得离谱的市销率突显出最热门的成长型股票完全缺乏现实性。

正常情况下,市销率往往非常稳定,因为营业收入不容易受到利润大幅波动的影响,也不像利润或账面价值那样容易通过创造性会计手段加以扭曲。但一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相当罕见。如果一家公司的股票市销率为10倍,净利润率有20%(这非常高了),那么它的市盈率就会高达50倍,非常昂贵。

如今,根据彭博(Bloomberg)的数据,在美国8513只上市普通股中,有530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占全部普通股的6.2%,3月市场处于低点时,这个比例为3.8%。只有在互联网泡沫最严重的2000年3月,我们才能看到有更多股票(6.6%)的市销率超过10倍。

2000年,在美国市值最高的10大股票中,有3只市销率超过10倍:思科(Cisco)、英特尔(Intel)和甲骨文(Oracle)。如今,在美国前10大股票中,有4只市销率超过10倍:微软(Microsoft)、Facebook、特斯拉和Visa。重点是,市销率不会一直保持在高位,就像17世纪荷兰一颗郁金香球茎的价格也不能维持在10万美元一样。

这涉及到泡沫令人担忧的一面。泡沫不会徐缓而自然地缩小,然后消失。相反,它们会继续膨胀,直到破裂。正因如此,泡沫的破裂多半令人震惊、惨烈和无序。

美联储(Fed)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7年的回忆录中谈到1996年底时写道:“美国正在变成一个股东国家”。他指出,到1996年,美国股票持有的总价值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1990年的60%升至120%,“这个比例仅次于上世纪80年代处于泡沫高峰时的日本”。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到1989年底,日本的这个比例跃升至140%。让格林斯潘感到惊讶的是,2000年,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升到了同样水平。如今,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接近200%。仅标普500指数(S&P 500)成份股公司的市值就大约为30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50%。

很难说这一切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结束。但随着美联储大举购买资产并在2%的通胀目标上抱着更为温和的态度,美股这轮泡沫很有可能成为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本文作者是投资咨询公司Washington Peak的创始人、首席投资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相似,极度夸大的增长故事推高了股价,美股这轮上涨很有可能酝酿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  安德鲁•帕林

OR--商业新媒体 】我现在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1988年,作为一个年轻、缺乏经验的投资者,我认识了一位野村证券(Nomura)的交通行业分析师。他解释了一家负债累累的中型铁路公司是如何拥有东京湾的土地的。这家公司有潜力在这块土地上建造大型公寓住宅区,借此进入利润丰厚的房地产市场。

不用管这片土地荒无人烟,偏远难至,也别去管取得必要的许可证要花费数年时间。他制作出复杂的财务模型,显示这只股票的实际价值是当时价值的5到10倍。我有点蒙。就连日本的铁路股都被看作是被低估的股票,因股价没有充分反映公司资产价值而具有吸引力,属于“asset play”,也因此被卷进了现代最盛大的一轮股票和房地产热潮中。

当时,任何与房地产沾边的东西都是投机的对象。如今,美国最热门的行业几乎都是颠覆性技术领域。真正涉足或被认为涉足云计算、数字支付、电动汽车、植物性食品或任何与宅家经济有关的技术的股票迅速蹿升。

围绕最热门的颠覆者的故事就像日本当年那样不真实。泡沫围绕个股和板块形成。随着“高估”同心圆的扩大,越来越多的股票受到“感染”。极度夸大的股票故事造成基本面分析和股价相互脱节。

特斯拉(Tesla)之类的股票就是这样实现了市值飙涨,从一年前的400亿美元、3月的800亿美元,升至现在的约4000亿美元。随后,特斯拉的升势让整个电动汽车市场陷入疯狂投机中。这些高估的情况继续出现并蔓延,最终形成大规模、不利于市场稳定的估值过度现象,且遍及市场众多领域。

在上世纪80年代末资产红火的日本,不断飙升的市净率预示着巨大的投机风险,如今在美国也一样,高得离谱的市销率突显出最热门的成长型股票完全缺乏现实性。

正常情况下,市销率往往非常稳定,因为营业收入不容易受到利润大幅波动的影响,也不像利润或账面价值那样容易通过创造性会计手段加以扭曲。但一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相当罕见。如果一家公司的股票市销率为10倍,净利润率有20%(这非常高了),那么它的市盈率就会高达50倍,非常昂贵。

如今,根据彭博(Bloomberg)的数据,在美国8513只上市普通股中,有530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占全部普通股的6.2%,3月市场处于低点时,这个比例为3.8%。只有在互联网泡沫最严重的2000年3月,我们才能看到有更多股票(6.6%)的市销率超过10倍。

2000年,在美国市值最高的10大股票中,有3只市销率超过10倍:思科(Cisco)、英特尔(Intel)和甲骨文(Oracle)。如今,在美国前10大股票中,有4只市销率超过10倍:微软(Microsoft)、Facebook、特斯拉和Visa。重点是,市销率不会一直保持在高位,就像17世纪荷兰一颗郁金香球茎的价格也不能维持在10万美元一样。

这涉及到泡沫令人担忧的一面。泡沫不会徐缓而自然地缩小,然后消失。相反,它们会继续膨胀,直到破裂。正因如此,泡沫的破裂多半令人震惊、惨烈和无序。

美联储(Fed)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7年的回忆录中谈到1996年底时写道:“美国正在变成一个股东国家”。他指出,到1996年,美国股票持有的总价值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1990年的60%升至120%,“这个比例仅次于上世纪80年代处于泡沫高峰时的日本”。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到1989年底,日本的这个比例跃升至140%。让格林斯潘感到惊讶的是,2000年,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升到了同样水平。如今,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接近200%。仅标普500指数(S&P 500)成份股公司的市值就大约为30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50%。

很难说这一切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结束。但随着美联储大举购买资产并在2%的通胀目标上抱着更为温和的态度,美股这轮泡沫很有可能成为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本文作者是投资咨询公司Washington Peak的创始人、首席投资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股或在酝酿史上最大的泡沫

发布日期:2020-09-10 06:03
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相似,极度夸大的增长故事推高了股价,美股这轮上涨很有可能酝酿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  安德鲁•帕林

OR--商业新媒体 】我现在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1988年,作为一个年轻、缺乏经验的投资者,我认识了一位野村证券(Nomura)的交通行业分析师。他解释了一家负债累累的中型铁路公司是如何拥有东京湾的土地的。这家公司有潜力在这块土地上建造大型公寓住宅区,借此进入利润丰厚的房地产市场。

不用管这片土地荒无人烟,偏远难至,也别去管取得必要的许可证要花费数年时间。他制作出复杂的财务模型,显示这只股票的实际价值是当时价值的5到10倍。我有点蒙。就连日本的铁路股都被看作是被低估的股票,因股价没有充分反映公司资产价值而具有吸引力,属于“asset play”,也因此被卷进了现代最盛大的一轮股票和房地产热潮中。

当时,任何与房地产沾边的东西都是投机的对象。如今,美国最热门的行业几乎都是颠覆性技术领域。真正涉足或被认为涉足云计算、数字支付、电动汽车、植物性食品或任何与宅家经济有关的技术的股票迅速蹿升。

围绕最热门的颠覆者的故事就像日本当年那样不真实。泡沫围绕个股和板块形成。随着“高估”同心圆的扩大,越来越多的股票受到“感染”。极度夸大的股票故事造成基本面分析和股价相互脱节。

特斯拉(Tesla)之类的股票就是这样实现了市值飙涨,从一年前的400亿美元、3月的800亿美元,升至现在的约4000亿美元。随后,特斯拉的升势让整个电动汽车市场陷入疯狂投机中。这些高估的情况继续出现并蔓延,最终形成大规模、不利于市场稳定的估值过度现象,且遍及市场众多领域。

在上世纪80年代末资产红火的日本,不断飙升的市净率预示着巨大的投机风险,如今在美国也一样,高得离谱的市销率突显出最热门的成长型股票完全缺乏现实性。

正常情况下,市销率往往非常稳定,因为营业收入不容易受到利润大幅波动的影响,也不像利润或账面价值那样容易通过创造性会计手段加以扭曲。但一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相当罕见。如果一家公司的股票市销率为10倍,净利润率有20%(这非常高了),那么它的市盈率就会高达50倍,非常昂贵。

如今,根据彭博(Bloomberg)的数据,在美国8513只上市普通股中,有530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占全部普通股的6.2%,3月市场处于低点时,这个比例为3.8%。只有在互联网泡沫最严重的2000年3月,我们才能看到有更多股票(6.6%)的市销率超过10倍。

2000年,在美国市值最高的10大股票中,有3只市销率超过10倍:思科(Cisco)、英特尔(Intel)和甲骨文(Oracle)。如今,在美国前10大股票中,有4只市销率超过10倍:微软(Microsoft)、Facebook、特斯拉和Visa。重点是,市销率不会一直保持在高位,就像17世纪荷兰一颗郁金香球茎的价格也不能维持在10万美元一样。

这涉及到泡沫令人担忧的一面。泡沫不会徐缓而自然地缩小,然后消失。相反,它们会继续膨胀,直到破裂。正因如此,泡沫的破裂多半令人震惊、惨烈和无序。

美联储(Fed)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7年的回忆录中谈到1996年底时写道:“美国正在变成一个股东国家”。他指出,到1996年,美国股票持有的总价值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1990年的60%升至120%,“这个比例仅次于上世纪80年代处于泡沫高峰时的日本”。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到1989年底,日本的这个比例跃升至140%。让格林斯潘感到惊讶的是,2000年,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升到了同样水平。如今,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接近200%。仅标普500指数(S&P 500)成份股公司的市值就大约为30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50%。

很难说这一切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结束。但随着美联储大举购买资产并在2%的通胀目标上抱着更为温和的态度,美股这轮泡沫很有可能成为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本文作者是投资咨询公司Washington Peak的创始人、首席投资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相似,极度夸大的增长故事推高了股价,美股这轮上涨很有可能酝酿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  安德鲁•帕林

OR--商业新媒体 】我现在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1988年,作为一个年轻、缺乏经验的投资者,我认识了一位野村证券(Nomura)的交通行业分析师。他解释了一家负债累累的中型铁路公司是如何拥有东京湾的土地的。这家公司有潜力在这块土地上建造大型公寓住宅区,借此进入利润丰厚的房地产市场。

不用管这片土地荒无人烟,偏远难至,也别去管取得必要的许可证要花费数年时间。他制作出复杂的财务模型,显示这只股票的实际价值是当时价值的5到10倍。我有点蒙。就连日本的铁路股都被看作是被低估的股票,因股价没有充分反映公司资产价值而具有吸引力,属于“asset play”,也因此被卷进了现代最盛大的一轮股票和房地产热潮中。

当时,任何与房地产沾边的东西都是投机的对象。如今,美国最热门的行业几乎都是颠覆性技术领域。真正涉足或被认为涉足云计算、数字支付、电动汽车、植物性食品或任何与宅家经济有关的技术的股票迅速蹿升。

围绕最热门的颠覆者的故事就像日本当年那样不真实。泡沫围绕个股和板块形成。随着“高估”同心圆的扩大,越来越多的股票受到“感染”。极度夸大的股票故事造成基本面分析和股价相互脱节。

特斯拉(Tesla)之类的股票就是这样实现了市值飙涨,从一年前的400亿美元、3月的800亿美元,升至现在的约4000亿美元。随后,特斯拉的升势让整个电动汽车市场陷入疯狂投机中。这些高估的情况继续出现并蔓延,最终形成大规模、不利于市场稳定的估值过度现象,且遍及市场众多领域。

在上世纪80年代末资产红火的日本,不断飙升的市净率预示着巨大的投机风险,如今在美国也一样,高得离谱的市销率突显出最热门的成长型股票完全缺乏现实性。

正常情况下,市销率往往非常稳定,因为营业收入不容易受到利润大幅波动的影响,也不像利润或账面价值那样容易通过创造性会计手段加以扭曲。但一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相当罕见。如果一家公司的股票市销率为10倍,净利润率有20%(这非常高了),那么它的市盈率就会高达50倍,非常昂贵。

如今,根据彭博(Bloomberg)的数据,在美国8513只上市普通股中,有530只股票的市销率超过10倍,占全部普通股的6.2%,3月市场处于低点时,这个比例为3.8%。只有在互联网泡沫最严重的2000年3月,我们才能看到有更多股票(6.6%)的市销率超过10倍。

2000年,在美国市值最高的10大股票中,有3只市销率超过10倍:思科(Cisco)、英特尔(Intel)和甲骨文(Oracle)。如今,在美国前10大股票中,有4只市销率超过10倍:微软(Microsoft)、Facebook、特斯拉和Visa。重点是,市销率不会一直保持在高位,就像17世纪荷兰一颗郁金香球茎的价格也不能维持在10万美元一样。

这涉及到泡沫令人担忧的一面。泡沫不会徐缓而自然地缩小,然后消失。相反,它们会继续膨胀,直到破裂。正因如此,泡沫的破裂多半令人震惊、惨烈和无序。

美联储(Fed)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7年的回忆录中谈到1996年底时写道:“美国正在变成一个股东国家”。他指出,到1996年,美国股票持有的总价值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1990年的60%升至120%,“这个比例仅次于上世纪80年代处于泡沫高峰时的日本”。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到1989年底,日本的这个比例跃升至140%。让格林斯潘感到惊讶的是,2000年,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升到了同样水平。如今,美国股市市值与GDP之比接近200%。仅标普500指数(S&P 500)成份股公司的市值就大约为30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50%。

很难说这一切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结束。但随着美联储大举购买资产并在2%的通胀目标上抱着更为温和的态度,美股这轮泡沫很有可能成为股市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之一。

本文作者是投资咨询公司Washington Peak的创始人、首席投资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