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被人们称为“奥马哈的神谕”,他在90岁时成为超级亿万富翁的原因,是在10岁时就参悟了复利的能量。越早理解复利越好,对所有人都是如此。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沃伦·巴菲特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董事长,他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其资产净值约为820亿美元。然而,他有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合理投资固然重要,但长期合理投资更重要。

“我一直以来都在推荐,”本月初,巴菲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笔者,“我所谓的‘玛土撒拉法’(The Methuselah Technique)。”正如他在1965年1月18日写给有限合伙投资人的信中解释的那样,这种方法就是长寿加上稳健、可观的投资回报率。巴菲特的首次投资是在78年前,购入Cities Service Co.的三股股票。

“这种模式似乎很有效,” 巴菲特在电子邮件中打趣道,“但我才走了大约9% 的路。”(《圣经》中的玛土撒拉有969岁,90岁的巴菲特大概只相当于玛士撒拉寿命的9%。)

巴菲特很小时候就理解了财富的积累不仅取决于资金增长了多少,还取决于它增长的时间。

大约10岁时,他读到了一本关于如何赚到1,000美元的书,凭直觉捕捉到了时间的重要性。如果能获得10%的年均回报率,那么五年下来,1,000美元的投资就能超过1,600美元;10年下来,就能达到近2,600美元;25年下来,就能超过10,800美元;50年下来,就能接近117,400美元。

“钱就是这么来的。”在艾丽丝·施罗德(Alice Schroeder)为巴菲特写的传记《滚雪球》(The Snowball)中,巴菲特回忆自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数字以恒定的速度增长,就像爆炸一样,一笔小数目就能变成一笔财富。” 施罗德记下了巴菲特孩提时代的参悟,“他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这些数字复合增长的鲜活画面,如同在草地上滚雪球一样。”

然而这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并非易事。人们总是严重低估复利增长的力量,投资时间跨度越长,潜在的回报率越高,低估造成的代价就越大。

我们不妨来做一个受巴菲特启发的小测试。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8月底约为28,500点,如果它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6%不到一点 ,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它会涨到多少呢?

答案是,道琼斯指数会涨到10万点。

如果每年的涨速是4.6%呢?

那么到本世纪末,道指将达到100万点。

现在假设道指的年复合增长率为7.7%,即使仍低于过去30年8.4%的平均水平,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道指将突破1,000万点。

前面这番回报计算还没将股息提振纳入进去。而且这里假设投资者采取的是多元化的投资方式。专注于少数几项投资,持有数年甚至数十年,为巴菲特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但对于不那么懂行的投资者而言,可能只会落得一无所有,心痛不已。

如果读到这里还不觉得吃惊,那你要么是数学和巴菲特一样好,要么就是读得太快。即使是低至中等的回报率,长时间的持续增长也能把少量资金变成一笔巨大的财富。记住这点对投资者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投机者持有股票的周期只有几天,甚至几小时。

巴菲特的漫长职业生涯还给投资者上了另外一课:要保持灵活多变。他越是年长,投资风格与早期的差异就越大。

数十年前,巴菲特靠着购买自己能够找到的市值最低、价格最便宜的股票赚取了最大的回报,例如水泵公司Dempster Mill Manufacturing和地图公司Sanborn Map等在市场中如微生物般很不起眼的公司。

如今,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头号重仓股却是产业巨头苹果公司(Apple Inc.)。建仓苹果最初并不是巴菲特本人的主意,是他的一位副手买进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这笔投资越来越感兴趣了。

8月末,巴菲特的公司所持有的苹果股份价值约为1,230亿美元,相当于伯克希尔公司总市值的24%。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因为巴菲特曾经在很长的时间里因为觉得自己不了解科技行业而拒绝投资科技股。

根据费城投资公司AJO估计,在美股市场上流通的苹果股票年度周转率为211%。这就意味着,一位典型投资者持有这只股票的时间不会超过25周。而伯克希尔持有苹果股票已经四年半了,且似乎还将长期持有下去。

巴菲特的传记作家施罗德写道,在十几岁之前,“沃伦就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去思考时间。复利将现在和未来连接了起来。如果今天的1美元若干年后可以变成10美元,那么在他看来,两者就是相同的。”

快30岁时,复利已经成为了巴菲特的一种思考本能。他花3.15万美元买下在奥马哈的房子,把这个举动称为“巴菲特的蠢举”,因为在他看来,这3.15万美元等于未来复利加持后的100万美元。

朋友和家人经常会听到年轻的巴菲特喃喃自语,比如“我真的想花30万美元理个发吗?”或者是在权衡是否要花掉一笔小钱时自问“我真的愿意就这么挥霍掉50万美元吗?”对他来说,花掉这些小钱,就意味着失去了在未来靠着复利增长变成大钱的机会。

今天你花掉1美元,就意味着你失去了未来的10美元、100美元、甚至1,000美元,让你意识到这点并不是要你变得吝啬,而是让你认识到权衡的重要性。在今天花钱,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或者欲望,与将钱做投资来获得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增长机会,这两者之间你必须要妥善权衡。交易频率越高,你就越有可能破坏复利增长,不得不从头再来。

巴菲特的经历已经证明、且未来还将继续表明,耐心和持久力才是投资的终极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巴菲特口中“花30万美元理个发”背后的致富逻辑

发布日期:2020-09-09 12:54
巴菲特被人们称为“奥马哈的神谕”,他在90岁时成为超级亿万富翁的原因,是在10岁时就参悟了复利的能量。越早理解复利越好,对所有人都是如此。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沃伦·巴菲特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董事长,他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其资产净值约为820亿美元。然而,他有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合理投资固然重要,但长期合理投资更重要。

“我一直以来都在推荐,”本月初,巴菲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笔者,“我所谓的‘玛土撒拉法’(The Methuselah Technique)。”正如他在1965年1月18日写给有限合伙投资人的信中解释的那样,这种方法就是长寿加上稳健、可观的投资回报率。巴菲特的首次投资是在78年前,购入Cities Service Co.的三股股票。

“这种模式似乎很有效,” 巴菲特在电子邮件中打趣道,“但我才走了大约9% 的路。”(《圣经》中的玛土撒拉有969岁,90岁的巴菲特大概只相当于玛士撒拉寿命的9%。)

巴菲特很小时候就理解了财富的积累不仅取决于资金增长了多少,还取决于它增长的时间。

大约10岁时,他读到了一本关于如何赚到1,000美元的书,凭直觉捕捉到了时间的重要性。如果能获得10%的年均回报率,那么五年下来,1,000美元的投资就能超过1,600美元;10年下来,就能达到近2,600美元;25年下来,就能超过10,800美元;50年下来,就能接近117,400美元。

“钱就是这么来的。”在艾丽丝·施罗德(Alice Schroeder)为巴菲特写的传记《滚雪球》(The Snowball)中,巴菲特回忆自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数字以恒定的速度增长,就像爆炸一样,一笔小数目就能变成一笔财富。” 施罗德记下了巴菲特孩提时代的参悟,“他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这些数字复合增长的鲜活画面,如同在草地上滚雪球一样。”

然而这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并非易事。人们总是严重低估复利增长的力量,投资时间跨度越长,潜在的回报率越高,低估造成的代价就越大。

我们不妨来做一个受巴菲特启发的小测试。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8月底约为28,500点,如果它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6%不到一点 ,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它会涨到多少呢?

答案是,道琼斯指数会涨到10万点。

如果每年的涨速是4.6%呢?

那么到本世纪末,道指将达到100万点。

现在假设道指的年复合增长率为7.7%,即使仍低于过去30年8.4%的平均水平,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道指将突破1,000万点。

前面这番回报计算还没将股息提振纳入进去。而且这里假设投资者采取的是多元化的投资方式。专注于少数几项投资,持有数年甚至数十年,为巴菲特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但对于不那么懂行的投资者而言,可能只会落得一无所有,心痛不已。

如果读到这里还不觉得吃惊,那你要么是数学和巴菲特一样好,要么就是读得太快。即使是低至中等的回报率,长时间的持续增长也能把少量资金变成一笔巨大的财富。记住这点对投资者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投机者持有股票的周期只有几天,甚至几小时。

巴菲特的漫长职业生涯还给投资者上了另外一课:要保持灵活多变。他越是年长,投资风格与早期的差异就越大。

数十年前,巴菲特靠着购买自己能够找到的市值最低、价格最便宜的股票赚取了最大的回报,例如水泵公司Dempster Mill Manufacturing和地图公司Sanborn Map等在市场中如微生物般很不起眼的公司。

如今,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头号重仓股却是产业巨头苹果公司(Apple Inc.)。建仓苹果最初并不是巴菲特本人的主意,是他的一位副手买进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这笔投资越来越感兴趣了。

8月末,巴菲特的公司所持有的苹果股份价值约为1,230亿美元,相当于伯克希尔公司总市值的24%。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因为巴菲特曾经在很长的时间里因为觉得自己不了解科技行业而拒绝投资科技股。

根据费城投资公司AJO估计,在美股市场上流通的苹果股票年度周转率为211%。这就意味着,一位典型投资者持有这只股票的时间不会超过25周。而伯克希尔持有苹果股票已经四年半了,且似乎还将长期持有下去。

巴菲特的传记作家施罗德写道,在十几岁之前,“沃伦就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去思考时间。复利将现在和未来连接了起来。如果今天的1美元若干年后可以变成10美元,那么在他看来,两者就是相同的。”

快30岁时,复利已经成为了巴菲特的一种思考本能。他花3.15万美元买下在奥马哈的房子,把这个举动称为“巴菲特的蠢举”,因为在他看来,这3.15万美元等于未来复利加持后的100万美元。

朋友和家人经常会听到年轻的巴菲特喃喃自语,比如“我真的想花30万美元理个发吗?”或者是在权衡是否要花掉一笔小钱时自问“我真的愿意就这么挥霍掉50万美元吗?”对他来说,花掉这些小钱,就意味着失去了在未来靠着复利增长变成大钱的机会。

今天你花掉1美元,就意味着你失去了未来的10美元、100美元、甚至1,000美元,让你意识到这点并不是要你变得吝啬,而是让你认识到权衡的重要性。在今天花钱,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或者欲望,与将钱做投资来获得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增长机会,这两者之间你必须要妥善权衡。交易频率越高,你就越有可能破坏复利增长,不得不从头再来。

巴菲特的经历已经证明、且未来还将继续表明,耐心和持久力才是投资的终极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巴菲特被人们称为“奥马哈的神谕”,他在90岁时成为超级亿万富翁的原因,是在10岁时就参悟了复利的能量。越早理解复利越好,对所有人都是如此。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沃伦·巴菲特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董事长,他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其资产净值约为820亿美元。然而,他有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合理投资固然重要,但长期合理投资更重要。

“我一直以来都在推荐,”本月初,巴菲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笔者,“我所谓的‘玛土撒拉法’(The Methuselah Technique)。”正如他在1965年1月18日写给有限合伙投资人的信中解释的那样,这种方法就是长寿加上稳健、可观的投资回报率。巴菲特的首次投资是在78年前,购入Cities Service Co.的三股股票。

“这种模式似乎很有效,” 巴菲特在电子邮件中打趣道,“但我才走了大约9% 的路。”(《圣经》中的玛土撒拉有969岁,90岁的巴菲特大概只相当于玛士撒拉寿命的9%。)

巴菲特很小时候就理解了财富的积累不仅取决于资金增长了多少,还取决于它增长的时间。

大约10岁时,他读到了一本关于如何赚到1,000美元的书,凭直觉捕捉到了时间的重要性。如果能获得10%的年均回报率,那么五年下来,1,000美元的投资就能超过1,600美元;10年下来,就能达到近2,600美元;25年下来,就能超过10,800美元;50年下来,就能接近117,400美元。

“钱就是这么来的。”在艾丽丝·施罗德(Alice Schroeder)为巴菲特写的传记《滚雪球》(The Snowball)中,巴菲特回忆自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数字以恒定的速度增长,就像爆炸一样,一笔小数目就能变成一笔财富。” 施罗德记下了巴菲特孩提时代的参悟,“他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这些数字复合增长的鲜活画面,如同在草地上滚雪球一样。”

然而这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并非易事。人们总是严重低估复利增长的力量,投资时间跨度越长,潜在的回报率越高,低估造成的代价就越大。

我们不妨来做一个受巴菲特启发的小测试。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8月底约为28,500点,如果它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6%不到一点 ,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它会涨到多少呢?

答案是,道琼斯指数会涨到10万点。

如果每年的涨速是4.6%呢?

那么到本世纪末,道指将达到100万点。

现在假设道指的年复合增长率为7.7%,即使仍低于过去30年8.4%的平均水平,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道指将突破1,000万点。

前面这番回报计算还没将股息提振纳入进去。而且这里假设投资者采取的是多元化的投资方式。专注于少数几项投资,持有数年甚至数十年,为巴菲特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但对于不那么懂行的投资者而言,可能只会落得一无所有,心痛不已。

如果读到这里还不觉得吃惊,那你要么是数学和巴菲特一样好,要么就是读得太快。即使是低至中等的回报率,长时间的持续增长也能把少量资金变成一笔巨大的财富。记住这点对投资者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投机者持有股票的周期只有几天,甚至几小时。

巴菲特的漫长职业生涯还给投资者上了另外一课:要保持灵活多变。他越是年长,投资风格与早期的差异就越大。

数十年前,巴菲特靠着购买自己能够找到的市值最低、价格最便宜的股票赚取了最大的回报,例如水泵公司Dempster Mill Manufacturing和地图公司Sanborn Map等在市场中如微生物般很不起眼的公司。

如今,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头号重仓股却是产业巨头苹果公司(Apple Inc.)。建仓苹果最初并不是巴菲特本人的主意,是他的一位副手买进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这笔投资越来越感兴趣了。

8月末,巴菲特的公司所持有的苹果股份价值约为1,230亿美元,相当于伯克希尔公司总市值的24%。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因为巴菲特曾经在很长的时间里因为觉得自己不了解科技行业而拒绝投资科技股。

根据费城投资公司AJO估计,在美股市场上流通的苹果股票年度周转率为211%。这就意味着,一位典型投资者持有这只股票的时间不会超过25周。而伯克希尔持有苹果股票已经四年半了,且似乎还将长期持有下去。

巴菲特的传记作家施罗德写道,在十几岁之前,“沃伦就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去思考时间。复利将现在和未来连接了起来。如果今天的1美元若干年后可以变成10美元,那么在他看来,两者就是相同的。”

快30岁时,复利已经成为了巴菲特的一种思考本能。他花3.15万美元买下在奥马哈的房子,把这个举动称为“巴菲特的蠢举”,因为在他看来,这3.15万美元等于未来复利加持后的100万美元。

朋友和家人经常会听到年轻的巴菲特喃喃自语,比如“我真的想花30万美元理个发吗?”或者是在权衡是否要花掉一笔小钱时自问“我真的愿意就这么挥霍掉50万美元吗?”对他来说,花掉这些小钱,就意味着失去了在未来靠着复利增长变成大钱的机会。

今天你花掉1美元,就意味着你失去了未来的10美元、100美元、甚至1,000美元,让你意识到这点并不是要你变得吝啬,而是让你认识到权衡的重要性。在今天花钱,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或者欲望,与将钱做投资来获得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增长机会,这两者之间你必须要妥善权衡。交易频率越高,你就越有可能破坏复利增长,不得不从头再来。

巴菲特的经历已经证明、且未来还将继续表明,耐心和持久力才是投资的终极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巴菲特口中“花30万美元理个发”背后的致富逻辑

发布日期:2020-09-09 12:54
巴菲特被人们称为“奥马哈的神谕”,他在90岁时成为超级亿万富翁的原因,是在10岁时就参悟了复利的能量。越早理解复利越好,对所有人都是如此。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沃伦·巴菲特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董事长,他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其资产净值约为820亿美元。然而,他有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合理投资固然重要,但长期合理投资更重要。

“我一直以来都在推荐,”本月初,巴菲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笔者,“我所谓的‘玛土撒拉法’(The Methuselah Technique)。”正如他在1965年1月18日写给有限合伙投资人的信中解释的那样,这种方法就是长寿加上稳健、可观的投资回报率。巴菲特的首次投资是在78年前,购入Cities Service Co.的三股股票。

“这种模式似乎很有效,” 巴菲特在电子邮件中打趣道,“但我才走了大约9% 的路。”(《圣经》中的玛土撒拉有969岁,90岁的巴菲特大概只相当于玛士撒拉寿命的9%。)

巴菲特很小时候就理解了财富的积累不仅取决于资金增长了多少,还取决于它增长的时间。

大约10岁时,他读到了一本关于如何赚到1,000美元的书,凭直觉捕捉到了时间的重要性。如果能获得10%的年均回报率,那么五年下来,1,000美元的投资就能超过1,600美元;10年下来,就能达到近2,600美元;25年下来,就能超过10,800美元;50年下来,就能接近117,400美元。

“钱就是这么来的。”在艾丽丝·施罗德(Alice Schroeder)为巴菲特写的传记《滚雪球》(The Snowball)中,巴菲特回忆自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数字以恒定的速度增长,就像爆炸一样,一笔小数目就能变成一笔财富。” 施罗德记下了巴菲特孩提时代的参悟,“他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这些数字复合增长的鲜活画面,如同在草地上滚雪球一样。”

然而这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并非易事。人们总是严重低估复利增长的力量,投资时间跨度越长,潜在的回报率越高,低估造成的代价就越大。

我们不妨来做一个受巴菲特启发的小测试。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8月底约为28,500点,如果它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6%不到一点 ,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它会涨到多少呢?

答案是,道琼斯指数会涨到10万点。

如果每年的涨速是4.6%呢?

那么到本世纪末,道指将达到100万点。

现在假设道指的年复合增长率为7.7%,即使仍低于过去30年8.4%的平均水平,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道指将突破1,000万点。

前面这番回报计算还没将股息提振纳入进去。而且这里假设投资者采取的是多元化的投资方式。专注于少数几项投资,持有数年甚至数十年,为巴菲特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但对于不那么懂行的投资者而言,可能只会落得一无所有,心痛不已。

如果读到这里还不觉得吃惊,那你要么是数学和巴菲特一样好,要么就是读得太快。即使是低至中等的回报率,长时间的持续增长也能把少量资金变成一笔巨大的财富。记住这点对投资者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投机者持有股票的周期只有几天,甚至几小时。

巴菲特的漫长职业生涯还给投资者上了另外一课:要保持灵活多变。他越是年长,投资风格与早期的差异就越大。

数十年前,巴菲特靠着购买自己能够找到的市值最低、价格最便宜的股票赚取了最大的回报,例如水泵公司Dempster Mill Manufacturing和地图公司Sanborn Map等在市场中如微生物般很不起眼的公司。

如今,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头号重仓股却是产业巨头苹果公司(Apple Inc.)。建仓苹果最初并不是巴菲特本人的主意,是他的一位副手买进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这笔投资越来越感兴趣了。

8月末,巴菲特的公司所持有的苹果股份价值约为1,230亿美元,相当于伯克希尔公司总市值的24%。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因为巴菲特曾经在很长的时间里因为觉得自己不了解科技行业而拒绝投资科技股。

根据费城投资公司AJO估计,在美股市场上流通的苹果股票年度周转率为211%。这就意味着,一位典型投资者持有这只股票的时间不会超过25周。而伯克希尔持有苹果股票已经四年半了,且似乎还将长期持有下去。

巴菲特的传记作家施罗德写道,在十几岁之前,“沃伦就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去思考时间。复利将现在和未来连接了起来。如果今天的1美元若干年后可以变成10美元,那么在他看来,两者就是相同的。”

快30岁时,复利已经成为了巴菲特的一种思考本能。他花3.15万美元买下在奥马哈的房子,把这个举动称为“巴菲特的蠢举”,因为在他看来,这3.15万美元等于未来复利加持后的100万美元。

朋友和家人经常会听到年轻的巴菲特喃喃自语,比如“我真的想花30万美元理个发吗?”或者是在权衡是否要花掉一笔小钱时自问“我真的愿意就这么挥霍掉50万美元吗?”对他来说,花掉这些小钱,就意味着失去了在未来靠着复利增长变成大钱的机会。

今天你花掉1美元,就意味着你失去了未来的10美元、100美元、甚至1,000美元,让你意识到这点并不是要你变得吝啬,而是让你认识到权衡的重要性。在今天花钱,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或者欲望,与将钱做投资来获得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增长机会,这两者之间你必须要妥善权衡。交易频率越高,你就越有可能破坏复利增长,不得不从头再来。

巴菲特的经历已经证明、且未来还将继续表明,耐心和持久力才是投资的终极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巴菲特被人们称为“奥马哈的神谕”,他在90岁时成为超级亿万富翁的原因,是在10岁时就参悟了复利的能量。越早理解复利越好,对所有人都是如此。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沃伦·巴菲特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

 | Jason Zweig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董事长,他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其资产净值约为820亿美元。然而,他有近90%的财富是在65岁以后积累的。合理投资固然重要,但长期合理投资更重要。

“我一直以来都在推荐,”本月初,巴菲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笔者,“我所谓的‘玛土撒拉法’(The Methuselah Technique)。”正如他在1965年1月18日写给有限合伙投资人的信中解释的那样,这种方法就是长寿加上稳健、可观的投资回报率。巴菲特的首次投资是在78年前,购入Cities Service Co.的三股股票。

“这种模式似乎很有效,” 巴菲特在电子邮件中打趣道,“但我才走了大约9% 的路。”(《圣经》中的玛土撒拉有969岁,90岁的巴菲特大概只相当于玛士撒拉寿命的9%。)

巴菲特很小时候就理解了财富的积累不仅取决于资金增长了多少,还取决于它增长的时间。

大约10岁时,他读到了一本关于如何赚到1,000美元的书,凭直觉捕捉到了时间的重要性。如果能获得10%的年均回报率,那么五年下来,1,000美元的投资就能超过1,600美元;10年下来,就能达到近2,600美元;25年下来,就能超过10,800美元;50年下来,就能接近117,400美元。

“钱就是这么来的。”在艾丽丝·施罗德(Alice Schroeder)为巴菲特写的传记《滚雪球》(The Snowball)中,巴菲特回忆自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数字以恒定的速度增长,就像爆炸一样,一笔小数目就能变成一笔财富。” 施罗德记下了巴菲特孩提时代的参悟,“他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这些数字复合增长的鲜活画面,如同在草地上滚雪球一样。”

然而这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并非易事。人们总是严重低估复利增长的力量,投资时间跨度越长,潜在的回报率越高,低估造成的代价就越大。

我们不妨来做一个受巴菲特启发的小测试。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8月底约为28,500点,如果它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6%不到一点 ,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它会涨到多少呢?

答案是,道琼斯指数会涨到10万点。

如果每年的涨速是4.6%呢?

那么到本世纪末,道指将达到100万点。

现在假设道指的年复合增长率为7.7%,即使仍低于过去30年8.4%的平均水平,那么到2099年12月31日,道指将突破1,000万点。

前面这番回报计算还没将股息提振纳入进去。而且这里假设投资者采取的是多元化的投资方式。专注于少数几项投资,持有数年甚至数十年,为巴菲特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但对于不那么懂行的投资者而言,可能只会落得一无所有,心痛不已。

如果读到这里还不觉得吃惊,那你要么是数学和巴菲特一样好,要么就是读得太快。即使是低至中等的回报率,长时间的持续增长也能把少量资金变成一笔巨大的财富。记住这点对投资者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投机者持有股票的周期只有几天,甚至几小时。

巴菲特的漫长职业生涯还给投资者上了另外一课:要保持灵活多变。他越是年长,投资风格与早期的差异就越大。

数十年前,巴菲特靠着购买自己能够找到的市值最低、价格最便宜的股票赚取了最大的回报,例如水泵公司Dempster Mill Manufacturing和地图公司Sanborn Map等在市场中如微生物般很不起眼的公司。

如今,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头号重仓股却是产业巨头苹果公司(Apple Inc.)。建仓苹果最初并不是巴菲特本人的主意,是他的一位副手买进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这笔投资越来越感兴趣了。

8月末,巴菲特的公司所持有的苹果股份价值约为1,230亿美元,相当于伯克希尔公司总市值的24%。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因为巴菲特曾经在很长的时间里因为觉得自己不了解科技行业而拒绝投资科技股。

根据费城投资公司AJO估计,在美股市场上流通的苹果股票年度周转率为211%。这就意味着,一位典型投资者持有这只股票的时间不会超过25周。而伯克希尔持有苹果股票已经四年半了,且似乎还将长期持有下去。

巴菲特的传记作家施罗德写道,在十几岁之前,“沃伦就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去思考时间。复利将现在和未来连接了起来。如果今天的1美元若干年后可以变成10美元,那么在他看来,两者就是相同的。”

快30岁时,复利已经成为了巴菲特的一种思考本能。他花3.15万美元买下在奥马哈的房子,把这个举动称为“巴菲特的蠢举”,因为在他看来,这3.15万美元等于未来复利加持后的100万美元。

朋友和家人经常会听到年轻的巴菲特喃喃自语,比如“我真的想花30万美元理个发吗?”或者是在权衡是否要花掉一笔小钱时自问“我真的愿意就这么挥霍掉50万美元吗?”对他来说,花掉这些小钱,就意味着失去了在未来靠着复利增长变成大钱的机会。

今天你花掉1美元,就意味着你失去了未来的10美元、100美元、甚至1,000美元,让你意识到这点并不是要你变得吝啬,而是让你认识到权衡的重要性。在今天花钱,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或者欲望,与将钱做投资来获得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增长机会,这两者之间你必须要妥善权衡。交易频率越高,你就越有可能破坏复利增长,不得不从头再来。

巴菲特的经历已经证明、且未来还将继续表明,耐心和持久力才是投资的终极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