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巧用领英 驾驭职场

发布日期:2020-09-08 05:39
这个职业社交网站对于许多人是一件重要工具,但也需要一些谨慎。根据微软官方指引,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并且愿意帮助的人加为好友。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Dickson热爱领英(LinkedIn)。他几乎每天都在这个职场社交网络上查看新的联系人,他说“简直像上瘾一样”。比尔(Bill)也是一个领英粉,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网站。一个超棒的场所,是收集人脉的终极游乐场”。

不过,比尔和迪克森并不是彼此关系网的一部分。比尔•伊万尼纳(Bill Evanina)是美国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US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他在2018年接受路透社(Reuters)采访时,曾提到中国“超级咄咄逼人地”企图借助领英锁定高级情报和执法官员。

而Dickson是杨俊伟(Dickson Yeo),目前在美国被羁押,等待量刑判决,罪名是为外国政府充当非法代理人,他已承认为中国情报机构工作。他利用领英从情报专家那里收集信息。

中国指责美国炒作“间谍问题”。领英表示将采取行动执行其政策,而其政策禁止“有意误导或欺骗我们的会员的欺诈活动”。

这些活动是在大流行之前发生的。尽管如此,杨俊伟案成为新闻之际,我恰好在考虑是否要放宽我长期以来的加人政策:只加我见过的人。

很多这类临时会面过去常发生在会议上:握手、简短的交谈、交换名片。回到办公室后,我会扫描名片,然后通常会发送或接受领英的邀请。

即使——如我所想——面对面的会议在后疫情时代会有一个未来,而握手将被其他的问候方式取代,我还是开始觉得通过交换长方形硬纸片来传播病毒颗粒的时代结束了。如果现在我的工作几乎都是虚拟完成的,为什么不能接受那些只是“想联络一下”的人发来的邀请呢?

要从头说起的话,我是在2004年成为领英的早期用户的,当时只因为我的同事约翰•加普(John Gapper)要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然后意识到他至少需要加一个好友才能试用。后来领英还授予过我一枚徽章,我是英国最初的100万会员之一;现在有2900万。

事实证明领英是一件宝贵的工具,能用来研究和传播我自己的工作。但我没有得到过任何直接工作邀请,也没找过工作。我不会为人们的工作技能做认可,也很少为联系人的工作做推荐。

领英现在似乎迎来了繁荣期,印证了一个老笑话:只有失业的人才会更新个人资料。上个季度,领英用户增加了1600万,至7.06亿。领英发现3月份公开发布的帖子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私人发送信息同比增加了55%。

在发现人们通过更改他们的置顶职位来表示他们在“愿意接受工作邀请”后,该网站创建了一个相框,让那些找工作的人一目了然地标明这一状态。在过去两周里大约有125万名用户在他们的个人资料中添加了这个相框。与此同时,该平台显示有1100万个空缺职位。这家微软(Microsoft)旗下集团的产品副总裁克兰•普拉萨德(Kiran Prasad)表示:“这里有工作,还有数百万人在找工作,”问题在于,“你拥有的技能是不是人们想要雇用的?”

领英希望通过将推荐、认可、评估和互动结合起来,最终能更容易地弥合这一技能差距,将求职者与工作匹配起来。

与此同时,在线交流也可以帮助求职者。正如丹尼尔•莱文(Daniel Levin)、豪尔赫•沃尔特(Jorge Walter)和基思•莫尼根(Keith Murnighan)经常被引用的一项研究所提出的那样,如果你在寻求建议——或许也在寻求职业机会——那么恢复与以前认识的人的“休眠关系”,可能比挖掘目前的人脉更有用。只要我能想起我在领英上的一些好友是怎样、何时和为什么加的,这些或许能派得上用场。

至于建立新的联系,杨俊伟告诉美国执法官员,“坚持不懈的”领英算法善于推荐合适的联系人。它还向用户指出共同的链接,这可能有助于鼓励新联系人在收到不认识的人的邀请后点击“接受”。一旦加为好友,联系人就可以使用私人信息来发起讨论,不管是好是坏。

普拉萨德拒绝讨论杨俊伟案,但在谈到日常的谎言和夸大之词时,他认为由于人们将领英视为工作环境的一部分,他们“就像在工作中一样诚实,就像在工作中一样文明”。他还可以加一句,像在工作中一样不诚实。

无论如何,在回答我是否应该在当前特殊时期放松我的在线交流规则时,他坚决表示相关指引没有改变。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他们,而且愿意帮助他们”的人加为好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这个职业社交网站对于许多人是一件重要工具,但也需要一些谨慎。根据微软官方指引,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并且愿意帮助的人加为好友。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Dickson热爱领英(LinkedIn)。他几乎每天都在这个职场社交网络上查看新的联系人,他说“简直像上瘾一样”。比尔(Bill)也是一个领英粉,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网站。一个超棒的场所,是收集人脉的终极游乐场”。

不过,比尔和迪克森并不是彼此关系网的一部分。比尔•伊万尼纳(Bill Evanina)是美国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US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他在2018年接受路透社(Reuters)采访时,曾提到中国“超级咄咄逼人地”企图借助领英锁定高级情报和执法官员。

而Dickson是杨俊伟(Dickson Yeo),目前在美国被羁押,等待量刑判决,罪名是为外国政府充当非法代理人,他已承认为中国情报机构工作。他利用领英从情报专家那里收集信息。

中国指责美国炒作“间谍问题”。领英表示将采取行动执行其政策,而其政策禁止“有意误导或欺骗我们的会员的欺诈活动”。

这些活动是在大流行之前发生的。尽管如此,杨俊伟案成为新闻之际,我恰好在考虑是否要放宽我长期以来的加人政策:只加我见过的人。

很多这类临时会面过去常发生在会议上:握手、简短的交谈、交换名片。回到办公室后,我会扫描名片,然后通常会发送或接受领英的邀请。

即使——如我所想——面对面的会议在后疫情时代会有一个未来,而握手将被其他的问候方式取代,我还是开始觉得通过交换长方形硬纸片来传播病毒颗粒的时代结束了。如果现在我的工作几乎都是虚拟完成的,为什么不能接受那些只是“想联络一下”的人发来的邀请呢?

要从头说起的话,我是在2004年成为领英的早期用户的,当时只因为我的同事约翰•加普(John Gapper)要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然后意识到他至少需要加一个好友才能试用。后来领英还授予过我一枚徽章,我是英国最初的100万会员之一;现在有2900万。

事实证明领英是一件宝贵的工具,能用来研究和传播我自己的工作。但我没有得到过任何直接工作邀请,也没找过工作。我不会为人们的工作技能做认可,也很少为联系人的工作做推荐。

领英现在似乎迎来了繁荣期,印证了一个老笑话:只有失业的人才会更新个人资料。上个季度,领英用户增加了1600万,至7.06亿。领英发现3月份公开发布的帖子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私人发送信息同比增加了55%。

在发现人们通过更改他们的置顶职位来表示他们在“愿意接受工作邀请”后,该网站创建了一个相框,让那些找工作的人一目了然地标明这一状态。在过去两周里大约有125万名用户在他们的个人资料中添加了这个相框。与此同时,该平台显示有1100万个空缺职位。这家微软(Microsoft)旗下集团的产品副总裁克兰•普拉萨德(Kiran Prasad)表示:“这里有工作,还有数百万人在找工作,”问题在于,“你拥有的技能是不是人们想要雇用的?”

领英希望通过将推荐、认可、评估和互动结合起来,最终能更容易地弥合这一技能差距,将求职者与工作匹配起来。

与此同时,在线交流也可以帮助求职者。正如丹尼尔•莱文(Daniel Levin)、豪尔赫•沃尔特(Jorge Walter)和基思•莫尼根(Keith Murnighan)经常被引用的一项研究所提出的那样,如果你在寻求建议——或许也在寻求职业机会——那么恢复与以前认识的人的“休眠关系”,可能比挖掘目前的人脉更有用。只要我能想起我在领英上的一些好友是怎样、何时和为什么加的,这些或许能派得上用场。

至于建立新的联系,杨俊伟告诉美国执法官员,“坚持不懈的”领英算法善于推荐合适的联系人。它还向用户指出共同的链接,这可能有助于鼓励新联系人在收到不认识的人的邀请后点击“接受”。一旦加为好友,联系人就可以使用私人信息来发起讨论,不管是好是坏。

普拉萨德拒绝讨论杨俊伟案,但在谈到日常的谎言和夸大之词时,他认为由于人们将领英视为工作环境的一部分,他们“就像在工作中一样诚实,就像在工作中一样文明”。他还可以加一句,像在工作中一样不诚实。

无论如何,在回答我是否应该在当前特殊时期放松我的在线交流规则时,他坚决表示相关指引没有改变。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他们,而且愿意帮助他们”的人加为好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这个职业社交网站对于许多人是一件重要工具,但也需要一些谨慎。根据微软官方指引,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并且愿意帮助的人加为好友。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Dickson热爱领英(LinkedIn)。他几乎每天都在这个职场社交网络上查看新的联系人,他说“简直像上瘾一样”。比尔(Bill)也是一个领英粉,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网站。一个超棒的场所,是收集人脉的终极游乐场”。

不过,比尔和迪克森并不是彼此关系网的一部分。比尔•伊万尼纳(Bill Evanina)是美国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US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他在2018年接受路透社(Reuters)采访时,曾提到中国“超级咄咄逼人地”企图借助领英锁定高级情报和执法官员。

而Dickson是杨俊伟(Dickson Yeo),目前在美国被羁押,等待量刑判决,罪名是为外国政府充当非法代理人,他已承认为中国情报机构工作。他利用领英从情报专家那里收集信息。

中国指责美国炒作“间谍问题”。领英表示将采取行动执行其政策,而其政策禁止“有意误导或欺骗我们的会员的欺诈活动”。

这些活动是在大流行之前发生的。尽管如此,杨俊伟案成为新闻之际,我恰好在考虑是否要放宽我长期以来的加人政策:只加我见过的人。

很多这类临时会面过去常发生在会议上:握手、简短的交谈、交换名片。回到办公室后,我会扫描名片,然后通常会发送或接受领英的邀请。

即使——如我所想——面对面的会议在后疫情时代会有一个未来,而握手将被其他的问候方式取代,我还是开始觉得通过交换长方形硬纸片来传播病毒颗粒的时代结束了。如果现在我的工作几乎都是虚拟完成的,为什么不能接受那些只是“想联络一下”的人发来的邀请呢?

要从头说起的话,我是在2004年成为领英的早期用户的,当时只因为我的同事约翰•加普(John Gapper)要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然后意识到他至少需要加一个好友才能试用。后来领英还授予过我一枚徽章,我是英国最初的100万会员之一;现在有2900万。

事实证明领英是一件宝贵的工具,能用来研究和传播我自己的工作。但我没有得到过任何直接工作邀请,也没找过工作。我不会为人们的工作技能做认可,也很少为联系人的工作做推荐。

领英现在似乎迎来了繁荣期,印证了一个老笑话:只有失业的人才会更新个人资料。上个季度,领英用户增加了1600万,至7.06亿。领英发现3月份公开发布的帖子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私人发送信息同比增加了55%。

在发现人们通过更改他们的置顶职位来表示他们在“愿意接受工作邀请”后,该网站创建了一个相框,让那些找工作的人一目了然地标明这一状态。在过去两周里大约有125万名用户在他们的个人资料中添加了这个相框。与此同时,该平台显示有1100万个空缺职位。这家微软(Microsoft)旗下集团的产品副总裁克兰•普拉萨德(Kiran Prasad)表示:“这里有工作,还有数百万人在找工作,”问题在于,“你拥有的技能是不是人们想要雇用的?”

领英希望通过将推荐、认可、评估和互动结合起来,最终能更容易地弥合这一技能差距,将求职者与工作匹配起来。

与此同时,在线交流也可以帮助求职者。正如丹尼尔•莱文(Daniel Levin)、豪尔赫•沃尔特(Jorge Walter)和基思•莫尼根(Keith Murnighan)经常被引用的一项研究所提出的那样,如果你在寻求建议——或许也在寻求职业机会——那么恢复与以前认识的人的“休眠关系”,可能比挖掘目前的人脉更有用。只要我能想起我在领英上的一些好友是怎样、何时和为什么加的,这些或许能派得上用场。

至于建立新的联系,杨俊伟告诉美国执法官员,“坚持不懈的”领英算法善于推荐合适的联系人。它还向用户指出共同的链接,这可能有助于鼓励新联系人在收到不认识的人的邀请后点击“接受”。一旦加为好友,联系人就可以使用私人信息来发起讨论,不管是好是坏。

普拉萨德拒绝讨论杨俊伟案,但在谈到日常的谎言和夸大之词时,他认为由于人们将领英视为工作环境的一部分,他们“就像在工作中一样诚实,就像在工作中一样文明”。他还可以加一句,像在工作中一样不诚实。

无论如何,在回答我是否应该在当前特殊时期放松我的在线交流规则时,他坚决表示相关指引没有改变。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他们,而且愿意帮助他们”的人加为好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巧用领英 驾驭职场

发布日期:2020-09-08 05:39
这个职业社交网站对于许多人是一件重要工具,但也需要一些谨慎。根据微软官方指引,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并且愿意帮助的人加为好友。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Dickson热爱领英(LinkedIn)。他几乎每天都在这个职场社交网络上查看新的联系人,他说“简直像上瘾一样”。比尔(Bill)也是一个领英粉,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网站。一个超棒的场所,是收集人脉的终极游乐场”。

不过,比尔和迪克森并不是彼此关系网的一部分。比尔•伊万尼纳(Bill Evanina)是美国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US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他在2018年接受路透社(Reuters)采访时,曾提到中国“超级咄咄逼人地”企图借助领英锁定高级情报和执法官员。

而Dickson是杨俊伟(Dickson Yeo),目前在美国被羁押,等待量刑判决,罪名是为外国政府充当非法代理人,他已承认为中国情报机构工作。他利用领英从情报专家那里收集信息。

中国指责美国炒作“间谍问题”。领英表示将采取行动执行其政策,而其政策禁止“有意误导或欺骗我们的会员的欺诈活动”。

这些活动是在大流行之前发生的。尽管如此,杨俊伟案成为新闻之际,我恰好在考虑是否要放宽我长期以来的加人政策:只加我见过的人。

很多这类临时会面过去常发生在会议上:握手、简短的交谈、交换名片。回到办公室后,我会扫描名片,然后通常会发送或接受领英的邀请。

即使——如我所想——面对面的会议在后疫情时代会有一个未来,而握手将被其他的问候方式取代,我还是开始觉得通过交换长方形硬纸片来传播病毒颗粒的时代结束了。如果现在我的工作几乎都是虚拟完成的,为什么不能接受那些只是“想联络一下”的人发来的邀请呢?

要从头说起的话,我是在2004年成为领英的早期用户的,当时只因为我的同事约翰•加普(John Gapper)要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然后意识到他至少需要加一个好友才能试用。后来领英还授予过我一枚徽章,我是英国最初的100万会员之一;现在有2900万。

事实证明领英是一件宝贵的工具,能用来研究和传播我自己的工作。但我没有得到过任何直接工作邀请,也没找过工作。我不会为人们的工作技能做认可,也很少为联系人的工作做推荐。

领英现在似乎迎来了繁荣期,印证了一个老笑话:只有失业的人才会更新个人资料。上个季度,领英用户增加了1600万,至7.06亿。领英发现3月份公开发布的帖子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私人发送信息同比增加了55%。

在发现人们通过更改他们的置顶职位来表示他们在“愿意接受工作邀请”后,该网站创建了一个相框,让那些找工作的人一目了然地标明这一状态。在过去两周里大约有125万名用户在他们的个人资料中添加了这个相框。与此同时,该平台显示有1100万个空缺职位。这家微软(Microsoft)旗下集团的产品副总裁克兰•普拉萨德(Kiran Prasad)表示:“这里有工作,还有数百万人在找工作,”问题在于,“你拥有的技能是不是人们想要雇用的?”

领英希望通过将推荐、认可、评估和互动结合起来,最终能更容易地弥合这一技能差距,将求职者与工作匹配起来。

与此同时,在线交流也可以帮助求职者。正如丹尼尔•莱文(Daniel Levin)、豪尔赫•沃尔特(Jorge Walter)和基思•莫尼根(Keith Murnighan)经常被引用的一项研究所提出的那样,如果你在寻求建议——或许也在寻求职业机会——那么恢复与以前认识的人的“休眠关系”,可能比挖掘目前的人脉更有用。只要我能想起我在领英上的一些好友是怎样、何时和为什么加的,这些或许能派得上用场。

至于建立新的联系,杨俊伟告诉美国执法官员,“坚持不懈的”领英算法善于推荐合适的联系人。它还向用户指出共同的链接,这可能有助于鼓励新联系人在收到不认识的人的邀请后点击“接受”。一旦加为好友,联系人就可以使用私人信息来发起讨论,不管是好是坏。

普拉萨德拒绝讨论杨俊伟案,但在谈到日常的谎言和夸大之词时,他认为由于人们将领英视为工作环境的一部分,他们“就像在工作中一样诚实,就像在工作中一样文明”。他还可以加一句,像在工作中一样不诚实。

无论如何,在回答我是否应该在当前特殊时期放松我的在线交流规则时,他坚决表示相关指引没有改变。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他们,而且愿意帮助他们”的人加为好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这个职业社交网站对于许多人是一件重要工具,但也需要一些谨慎。根据微软官方指引,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并且愿意帮助的人加为好友。



安德鲁•希尔

OR--商业新媒体 】Dickson热爱领英(LinkedIn)。他几乎每天都在这个职场社交网络上查看新的联系人,他说“简直像上瘾一样”。比尔(Bill)也是一个领英粉,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网站。一个超棒的场所,是收集人脉的终极游乐场”。

不过,比尔和迪克森并不是彼此关系网的一部分。比尔•伊万尼纳(Bill Evanina)是美国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US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他在2018年接受路透社(Reuters)采访时,曾提到中国“超级咄咄逼人地”企图借助领英锁定高级情报和执法官员。

而Dickson是杨俊伟(Dickson Yeo),目前在美国被羁押,等待量刑判决,罪名是为外国政府充当非法代理人,他已承认为中国情报机构工作。他利用领英从情报专家那里收集信息。

中国指责美国炒作“间谍问题”。领英表示将采取行动执行其政策,而其政策禁止“有意误导或欺骗我们的会员的欺诈活动”。

这些活动是在大流行之前发生的。尽管如此,杨俊伟案成为新闻之际,我恰好在考虑是否要放宽我长期以来的加人政策:只加我见过的人。

很多这类临时会面过去常发生在会议上:握手、简短的交谈、交换名片。回到办公室后,我会扫描名片,然后通常会发送或接受领英的邀请。

即使——如我所想——面对面的会议在后疫情时代会有一个未来,而握手将被其他的问候方式取代,我还是开始觉得通过交换长方形硬纸片来传播病毒颗粒的时代结束了。如果现在我的工作几乎都是虚拟完成的,为什么不能接受那些只是“想联络一下”的人发来的邀请呢?

要从头说起的话,我是在2004年成为领英的早期用户的,当时只因为我的同事约翰•加普(John Gapper)要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然后意识到他至少需要加一个好友才能试用。后来领英还授予过我一枚徽章,我是英国最初的100万会员之一;现在有2900万。

事实证明领英是一件宝贵的工具,能用来研究和传播我自己的工作。但我没有得到过任何直接工作邀请,也没找过工作。我不会为人们的工作技能做认可,也很少为联系人的工作做推荐。

领英现在似乎迎来了繁荣期,印证了一个老笑话:只有失业的人才会更新个人资料。上个季度,领英用户增加了1600万,至7.06亿。领英发现3月份公开发布的帖子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私人发送信息同比增加了55%。

在发现人们通过更改他们的置顶职位来表示他们在“愿意接受工作邀请”后,该网站创建了一个相框,让那些找工作的人一目了然地标明这一状态。在过去两周里大约有125万名用户在他们的个人资料中添加了这个相框。与此同时,该平台显示有1100万个空缺职位。这家微软(Microsoft)旗下集团的产品副总裁克兰•普拉萨德(Kiran Prasad)表示:“这里有工作,还有数百万人在找工作,”问题在于,“你拥有的技能是不是人们想要雇用的?”

领英希望通过将推荐、认可、评估和互动结合起来,最终能更容易地弥合这一技能差距,将求职者与工作匹配起来。

与此同时,在线交流也可以帮助求职者。正如丹尼尔•莱文(Daniel Levin)、豪尔赫•沃尔特(Jorge Walter)和基思•莫尼根(Keith Murnighan)经常被引用的一项研究所提出的那样,如果你在寻求建议——或许也在寻求职业机会——那么恢复与以前认识的人的“休眠关系”,可能比挖掘目前的人脉更有用。只要我能想起我在领英上的一些好友是怎样、何时和为什么加的,这些或许能派得上用场。

至于建立新的联系,杨俊伟告诉美国执法官员,“坚持不懈的”领英算法善于推荐合适的联系人。它还向用户指出共同的链接,这可能有助于鼓励新联系人在收到不认识的人的邀请后点击“接受”。一旦加为好友,联系人就可以使用私人信息来发起讨论,不管是好是坏。

普拉萨德拒绝讨论杨俊伟案,但在谈到日常的谎言和夸大之词时,他认为由于人们将领英视为工作环境的一部分,他们“就像在工作中一样诚实,就像在工作中一样文明”。他还可以加一句,像在工作中一样不诚实。

无论如何,在回答我是否应该在当前特殊时期放松我的在线交流规则时,他坚决表示相关指引没有改变。你只应该把那些“你认识他们,而且愿意帮助他们”的人加为好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