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政府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它试图以此来向西方国家表明伊朗并不孤单。



纳吉姆•博佐尔格梅尔 德黑兰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德黑兰市中心的伊朗外交部大门上方的蓝色瓷砖上,铭刻着自1979年革命以来贯穿伊朗外交政策的意识形态座右铭:“不要东方, 不要西方, 只要伊斯兰”。

但伊朗的领导人目前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对于一个承受着美国制裁压力、并希望改善与其他国家关系的神权国家来说,这似乎是一次战术转变。

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内阁今年6月已批准、但尚未提交给北京方面的一份提案,反映出伊朗政府面对美国的制裁、以及其眼中欧洲有限的挽救2015年伊核协议的行动,试图更好地定位自身及本国经济。根据伊核协议,伊朗政府同意遵守对其核计划施加的限制,以此换取解除对该国的制裁。但自2018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该协议一直举步维艰。

对于敌视西方的伊朗保守派势力来说,中国和俄罗斯为伊朗与欧洲历来紧密的商业联系提供了一种制衡。

一位了解强硬派的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伊朗向西方国家传递的政治信息是,伊朗并不孤单。(这就好像是在)大喊‘你好!我的女儿有一位厉害的追求者,他们就要结婚了’,以防西方国家想仓促采取行动来阻止这件事。

“如果这能让西方人,特别是欧洲人,改变他们的做法,那我们就能来探讨如何找到解决方案。否则,伊朗将继续与中国玩这种游戏,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伊朗的改革派也支持与中国签署协议。他们通常情况下会向欧洲靠拢,但也因伊核协议而对欧洲感到失望。“多年来,中国在不干涉伊朗政治稳定、安全和独立的情况下,巩固了其在伊朗的立足点。”伊朗改革派分析人士赛义德•莱拉兹(Saeed Laylaz)表示,“这使得中国有别于美国、甚至是俄罗斯,美俄两国都倾向于干涉伊朗内政。”

文件显示,伊中双方有许多潜在合作领域,包括能源、石化、技术和军事领域,以及海事项目。尽管伊朗当地媒体报道称,中国将向伊朗派遣军队,以及伊朗将把本国的一个岛屿给中国——反对派正在煽动这些言论,他们表示伊中之间更加紧密的联系可能会威胁伊朗的独立——但在这项计划中并未提到这方面的细节。

中国已经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严厉的制裁使得只有一些没有美国业务的小企业还在与伊朗进行业务往来。伊朗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根据伊朗历,在该国截至今年3月的上一年度中,伊中贸易额为207亿美元,约占伊朗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这一数据中还不包括从阿联酋等国再进口的中国商品。

伊朗商人表示,要将业务扩大到伊朗所期盼的数十亿美元的项目,就需要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在美国实施制裁后,中国和欧洲企业都离开了伊朗。

“对伊朗来说,该协议是一项政治决策,但对中国来说它是一项商业决策,这意味着只要制裁还在,中国就不能与伊朗展开大规模合作,”与中国打交道的商人佩德拉姆•苏丹尼(Pedram Soltani)表示,“中国顶级金融机构、银行和大公司不会拿自身在美国市场的利益冒险投资伊朗。”

今年7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国和伊朗“传统友好”,“双方就双边关系发展一直保持着沟通”。2016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访问伊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对于中国而言,伊朗的地理位置具有“战略重要性”,特别是伊朗毗邻巴基斯坦,中国通过所谓的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参与巴基斯坦的基础设施项目。她表示:“伊朗将成为中国非常重要的中转站。”

伊朗与中国已有很多合作的迹象。中国是伊朗原油的最大出口市场之一。伊朗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希望获得一个有保证的石油市场,中国希望确保油轮安全通过时而形势紧张的霍尔木兹海峡抵达中国。

要求不具名的一家知名卡车公司的经理表示,今年从中国的进口已翻了一番,他预计进口还会继续增长。根据德黑兰市长皮鲁兹•哈纳奇(Pirouz Hanachi)今年7月发表的言论,伊朗正与中国就为德黑兰地铁购买630节车厢进行谈判。莱拉兹表示:“伊朗巴士公司可能头一晚还在梦想着德国的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但早上醒来时却发现,他们最多也只买得起中国的巴士。”

伊朗分析人士预测,无论美国11月的选举结果和伊朗明年的选举结果如何,伊朗与中国都将在明年签署协议。但合作的范围将取决于与美国的谈判。

上述伊朗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中国肯定会在各个领域签署临时协议。”他补充称,这些投资可能会与原油出口挂钩。“他们(中国)将继续玩这个游戏,直到美国解除制裁,他们希望在那时处在收获好处的前排位置。”

这位人士表示,伊朗缺乏对全球大国的信任,它把美国视为“巨狼”,把中国视为“蚂蚁军团”。他补充称:“两者都会清空我们的仓库,但当我们看到狼时会感到害怕,看到蚂蚁,却不会太害怕。”

托马斯•希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伊朗计划与中国结成战略合作伙伴

发布日期:2020-09-07 17:33
伊朗政府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它试图以此来向西方国家表明伊朗并不孤单。



纳吉姆•博佐尔格梅尔 德黑兰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德黑兰市中心的伊朗外交部大门上方的蓝色瓷砖上,铭刻着自1979年革命以来贯穿伊朗外交政策的意识形态座右铭:“不要东方, 不要西方, 只要伊斯兰”。

但伊朗的领导人目前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对于一个承受着美国制裁压力、并希望改善与其他国家关系的神权国家来说,这似乎是一次战术转变。

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内阁今年6月已批准、但尚未提交给北京方面的一份提案,反映出伊朗政府面对美国的制裁、以及其眼中欧洲有限的挽救2015年伊核协议的行动,试图更好地定位自身及本国经济。根据伊核协议,伊朗政府同意遵守对其核计划施加的限制,以此换取解除对该国的制裁。但自2018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该协议一直举步维艰。

对于敌视西方的伊朗保守派势力来说,中国和俄罗斯为伊朗与欧洲历来紧密的商业联系提供了一种制衡。

一位了解强硬派的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伊朗向西方国家传递的政治信息是,伊朗并不孤单。(这就好像是在)大喊‘你好!我的女儿有一位厉害的追求者,他们就要结婚了’,以防西方国家想仓促采取行动来阻止这件事。

“如果这能让西方人,特别是欧洲人,改变他们的做法,那我们就能来探讨如何找到解决方案。否则,伊朗将继续与中国玩这种游戏,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伊朗的改革派也支持与中国签署协议。他们通常情况下会向欧洲靠拢,但也因伊核协议而对欧洲感到失望。“多年来,中国在不干涉伊朗政治稳定、安全和独立的情况下,巩固了其在伊朗的立足点。”伊朗改革派分析人士赛义德•莱拉兹(Saeed Laylaz)表示,“这使得中国有别于美国、甚至是俄罗斯,美俄两国都倾向于干涉伊朗内政。”

文件显示,伊中双方有许多潜在合作领域,包括能源、石化、技术和军事领域,以及海事项目。尽管伊朗当地媒体报道称,中国将向伊朗派遣军队,以及伊朗将把本国的一个岛屿给中国——反对派正在煽动这些言论,他们表示伊中之间更加紧密的联系可能会威胁伊朗的独立——但在这项计划中并未提到这方面的细节。

中国已经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严厉的制裁使得只有一些没有美国业务的小企业还在与伊朗进行业务往来。伊朗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根据伊朗历,在该国截至今年3月的上一年度中,伊中贸易额为207亿美元,约占伊朗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这一数据中还不包括从阿联酋等国再进口的中国商品。

伊朗商人表示,要将业务扩大到伊朗所期盼的数十亿美元的项目,就需要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在美国实施制裁后,中国和欧洲企业都离开了伊朗。

“对伊朗来说,该协议是一项政治决策,但对中国来说它是一项商业决策,这意味着只要制裁还在,中国就不能与伊朗展开大规模合作,”与中国打交道的商人佩德拉姆•苏丹尼(Pedram Soltani)表示,“中国顶级金融机构、银行和大公司不会拿自身在美国市场的利益冒险投资伊朗。”

今年7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国和伊朗“传统友好”,“双方就双边关系发展一直保持着沟通”。2016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访问伊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对于中国而言,伊朗的地理位置具有“战略重要性”,特别是伊朗毗邻巴基斯坦,中国通过所谓的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参与巴基斯坦的基础设施项目。她表示:“伊朗将成为中国非常重要的中转站。”

伊朗与中国已有很多合作的迹象。中国是伊朗原油的最大出口市场之一。伊朗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希望获得一个有保证的石油市场,中国希望确保油轮安全通过时而形势紧张的霍尔木兹海峡抵达中国。

要求不具名的一家知名卡车公司的经理表示,今年从中国的进口已翻了一番,他预计进口还会继续增长。根据德黑兰市长皮鲁兹•哈纳奇(Pirouz Hanachi)今年7月发表的言论,伊朗正与中国就为德黑兰地铁购买630节车厢进行谈判。莱拉兹表示:“伊朗巴士公司可能头一晚还在梦想着德国的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但早上醒来时却发现,他们最多也只买得起中国的巴士。”

伊朗分析人士预测,无论美国11月的选举结果和伊朗明年的选举结果如何,伊朗与中国都将在明年签署协议。但合作的范围将取决于与美国的谈判。

上述伊朗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中国肯定会在各个领域签署临时协议。”他补充称,这些投资可能会与原油出口挂钩。“他们(中国)将继续玩这个游戏,直到美国解除制裁,他们希望在那时处在收获好处的前排位置。”

这位人士表示,伊朗缺乏对全球大国的信任,它把美国视为“巨狼”,把中国视为“蚂蚁军团”。他补充称:“两者都会清空我们的仓库,但当我们看到狼时会感到害怕,看到蚂蚁,却不会太害怕。”

托马斯•希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伊朗政府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它试图以此来向西方国家表明伊朗并不孤单。



纳吉姆•博佐尔格梅尔 德黑兰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德黑兰市中心的伊朗外交部大门上方的蓝色瓷砖上,铭刻着自1979年革命以来贯穿伊朗外交政策的意识形态座右铭:“不要东方, 不要西方, 只要伊斯兰”。

但伊朗的领导人目前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对于一个承受着美国制裁压力、并希望改善与其他国家关系的神权国家来说,这似乎是一次战术转变。

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内阁今年6月已批准、但尚未提交给北京方面的一份提案,反映出伊朗政府面对美国的制裁、以及其眼中欧洲有限的挽救2015年伊核协议的行动,试图更好地定位自身及本国经济。根据伊核协议,伊朗政府同意遵守对其核计划施加的限制,以此换取解除对该国的制裁。但自2018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该协议一直举步维艰。

对于敌视西方的伊朗保守派势力来说,中国和俄罗斯为伊朗与欧洲历来紧密的商业联系提供了一种制衡。

一位了解强硬派的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伊朗向西方国家传递的政治信息是,伊朗并不孤单。(这就好像是在)大喊‘你好!我的女儿有一位厉害的追求者,他们就要结婚了’,以防西方国家想仓促采取行动来阻止这件事。

“如果这能让西方人,特别是欧洲人,改变他们的做法,那我们就能来探讨如何找到解决方案。否则,伊朗将继续与中国玩这种游戏,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伊朗的改革派也支持与中国签署协议。他们通常情况下会向欧洲靠拢,但也因伊核协议而对欧洲感到失望。“多年来,中国在不干涉伊朗政治稳定、安全和独立的情况下,巩固了其在伊朗的立足点。”伊朗改革派分析人士赛义德•莱拉兹(Saeed Laylaz)表示,“这使得中国有别于美国、甚至是俄罗斯,美俄两国都倾向于干涉伊朗内政。”

文件显示,伊中双方有许多潜在合作领域,包括能源、石化、技术和军事领域,以及海事项目。尽管伊朗当地媒体报道称,中国将向伊朗派遣军队,以及伊朗将把本国的一个岛屿给中国——反对派正在煽动这些言论,他们表示伊中之间更加紧密的联系可能会威胁伊朗的独立——但在这项计划中并未提到这方面的细节。

中国已经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严厉的制裁使得只有一些没有美国业务的小企业还在与伊朗进行业务往来。伊朗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根据伊朗历,在该国截至今年3月的上一年度中,伊中贸易额为207亿美元,约占伊朗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这一数据中还不包括从阿联酋等国再进口的中国商品。

伊朗商人表示,要将业务扩大到伊朗所期盼的数十亿美元的项目,就需要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在美国实施制裁后,中国和欧洲企业都离开了伊朗。

“对伊朗来说,该协议是一项政治决策,但对中国来说它是一项商业决策,这意味着只要制裁还在,中国就不能与伊朗展开大规模合作,”与中国打交道的商人佩德拉姆•苏丹尼(Pedram Soltani)表示,“中国顶级金融机构、银行和大公司不会拿自身在美国市场的利益冒险投资伊朗。”

今年7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国和伊朗“传统友好”,“双方就双边关系发展一直保持着沟通”。2016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访问伊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对于中国而言,伊朗的地理位置具有“战略重要性”,特别是伊朗毗邻巴基斯坦,中国通过所谓的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参与巴基斯坦的基础设施项目。她表示:“伊朗将成为中国非常重要的中转站。”

伊朗与中国已有很多合作的迹象。中国是伊朗原油的最大出口市场之一。伊朗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希望获得一个有保证的石油市场,中国希望确保油轮安全通过时而形势紧张的霍尔木兹海峡抵达中国。

要求不具名的一家知名卡车公司的经理表示,今年从中国的进口已翻了一番,他预计进口还会继续增长。根据德黑兰市长皮鲁兹•哈纳奇(Pirouz Hanachi)今年7月发表的言论,伊朗正与中国就为德黑兰地铁购买630节车厢进行谈判。莱拉兹表示:“伊朗巴士公司可能头一晚还在梦想着德国的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但早上醒来时却发现,他们最多也只买得起中国的巴士。”

伊朗分析人士预测,无论美国11月的选举结果和伊朗明年的选举结果如何,伊朗与中国都将在明年签署协议。但合作的范围将取决于与美国的谈判。

上述伊朗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中国肯定会在各个领域签署临时协议。”他补充称,这些投资可能会与原油出口挂钩。“他们(中国)将继续玩这个游戏,直到美国解除制裁,他们希望在那时处在收获好处的前排位置。”

这位人士表示,伊朗缺乏对全球大国的信任,它把美国视为“巨狼”,把中国视为“蚂蚁军团”。他补充称:“两者都会清空我们的仓库,但当我们看到狼时会感到害怕,看到蚂蚁,却不会太害怕。”

托马斯•希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伊朗计划与中国结成战略合作伙伴

发布日期:2020-09-07 17:33
伊朗政府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它试图以此来向西方国家表明伊朗并不孤单。



纳吉姆•博佐尔格梅尔 德黑兰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德黑兰市中心的伊朗外交部大门上方的蓝色瓷砖上,铭刻着自1979年革命以来贯穿伊朗外交政策的意识形态座右铭:“不要东方, 不要西方, 只要伊斯兰”。

但伊朗的领导人目前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对于一个承受着美国制裁压力、并希望改善与其他国家关系的神权国家来说,这似乎是一次战术转变。

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内阁今年6月已批准、但尚未提交给北京方面的一份提案,反映出伊朗政府面对美国的制裁、以及其眼中欧洲有限的挽救2015年伊核协议的行动,试图更好地定位自身及本国经济。根据伊核协议,伊朗政府同意遵守对其核计划施加的限制,以此换取解除对该国的制裁。但自2018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该协议一直举步维艰。

对于敌视西方的伊朗保守派势力来说,中国和俄罗斯为伊朗与欧洲历来紧密的商业联系提供了一种制衡。

一位了解强硬派的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伊朗向西方国家传递的政治信息是,伊朗并不孤单。(这就好像是在)大喊‘你好!我的女儿有一位厉害的追求者,他们就要结婚了’,以防西方国家想仓促采取行动来阻止这件事。

“如果这能让西方人,特别是欧洲人,改变他们的做法,那我们就能来探讨如何找到解决方案。否则,伊朗将继续与中国玩这种游戏,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伊朗的改革派也支持与中国签署协议。他们通常情况下会向欧洲靠拢,但也因伊核协议而对欧洲感到失望。“多年来,中国在不干涉伊朗政治稳定、安全和独立的情况下,巩固了其在伊朗的立足点。”伊朗改革派分析人士赛义德•莱拉兹(Saeed Laylaz)表示,“这使得中国有别于美国、甚至是俄罗斯,美俄两国都倾向于干涉伊朗内政。”

文件显示,伊中双方有许多潜在合作领域,包括能源、石化、技术和军事领域,以及海事项目。尽管伊朗当地媒体报道称,中国将向伊朗派遣军队,以及伊朗将把本国的一个岛屿给中国——反对派正在煽动这些言论,他们表示伊中之间更加紧密的联系可能会威胁伊朗的独立——但在这项计划中并未提到这方面的细节。

中国已经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严厉的制裁使得只有一些没有美国业务的小企业还在与伊朗进行业务往来。伊朗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根据伊朗历,在该国截至今年3月的上一年度中,伊中贸易额为207亿美元,约占伊朗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这一数据中还不包括从阿联酋等国再进口的中国商品。

伊朗商人表示,要将业务扩大到伊朗所期盼的数十亿美元的项目,就需要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在美国实施制裁后,中国和欧洲企业都离开了伊朗。

“对伊朗来说,该协议是一项政治决策,但对中国来说它是一项商业决策,这意味着只要制裁还在,中国就不能与伊朗展开大规模合作,”与中国打交道的商人佩德拉姆•苏丹尼(Pedram Soltani)表示,“中国顶级金融机构、银行和大公司不会拿自身在美国市场的利益冒险投资伊朗。”

今年7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国和伊朗“传统友好”,“双方就双边关系发展一直保持着沟通”。2016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访问伊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对于中国而言,伊朗的地理位置具有“战略重要性”,特别是伊朗毗邻巴基斯坦,中国通过所谓的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参与巴基斯坦的基础设施项目。她表示:“伊朗将成为中国非常重要的中转站。”

伊朗与中国已有很多合作的迹象。中国是伊朗原油的最大出口市场之一。伊朗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希望获得一个有保证的石油市场,中国希望确保油轮安全通过时而形势紧张的霍尔木兹海峡抵达中国。

要求不具名的一家知名卡车公司的经理表示,今年从中国的进口已翻了一番,他预计进口还会继续增长。根据德黑兰市长皮鲁兹•哈纳奇(Pirouz Hanachi)今年7月发表的言论,伊朗正与中国就为德黑兰地铁购买630节车厢进行谈判。莱拉兹表示:“伊朗巴士公司可能头一晚还在梦想着德国的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但早上醒来时却发现,他们最多也只买得起中国的巴士。”

伊朗分析人士预测,无论美国11月的选举结果和伊朗明年的选举结果如何,伊朗与中国都将在明年签署协议。但合作的范围将取决于与美国的谈判。

上述伊朗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中国肯定会在各个领域签署临时协议。”他补充称,这些投资可能会与原油出口挂钩。“他们(中国)将继续玩这个游戏,直到美国解除制裁,他们希望在那时处在收获好处的前排位置。”

这位人士表示,伊朗缺乏对全球大国的信任,它把美国视为“巨狼”,把中国视为“蚂蚁军团”。他补充称:“两者都会清空我们的仓库,但当我们看到狼时会感到害怕,看到蚂蚁,却不会太害怕。”

托马斯•希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伊朗政府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它试图以此来向西方国家表明伊朗并不孤单。



纳吉姆•博佐尔格梅尔 德黑兰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德黑兰市中心的伊朗外交部大门上方的蓝色瓷砖上,铭刻着自1979年革命以来贯穿伊朗外交政策的意识形态座右铭:“不要东方, 不要西方, 只要伊斯兰”。

但伊朗的领导人目前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25年计划,要与中国结成“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对于一个承受着美国制裁压力、并希望改善与其他国家关系的神权国家来说,这似乎是一次战术转变。

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内阁今年6月已批准、但尚未提交给北京方面的一份提案,反映出伊朗政府面对美国的制裁、以及其眼中欧洲有限的挽救2015年伊核协议的行动,试图更好地定位自身及本国经济。根据伊核协议,伊朗政府同意遵守对其核计划施加的限制,以此换取解除对该国的制裁。但自2018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该协议一直举步维艰。

对于敌视西方的伊朗保守派势力来说,中国和俄罗斯为伊朗与欧洲历来紧密的商业联系提供了一种制衡。

一位了解强硬派的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伊朗向西方国家传递的政治信息是,伊朗并不孤单。(这就好像是在)大喊‘你好!我的女儿有一位厉害的追求者,他们就要结婚了’,以防西方国家想仓促采取行动来阻止这件事。

“如果这能让西方人,特别是欧洲人,改变他们的做法,那我们就能来探讨如何找到解决方案。否则,伊朗将继续与中国玩这种游戏,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伊朗的改革派也支持与中国签署协议。他们通常情况下会向欧洲靠拢,但也因伊核协议而对欧洲感到失望。“多年来,中国在不干涉伊朗政治稳定、安全和独立的情况下,巩固了其在伊朗的立足点。”伊朗改革派分析人士赛义德•莱拉兹(Saeed Laylaz)表示,“这使得中国有别于美国、甚至是俄罗斯,美俄两国都倾向于干涉伊朗内政。”

文件显示,伊中双方有许多潜在合作领域,包括能源、石化、技术和军事领域,以及海事项目。尽管伊朗当地媒体报道称,中国将向伊朗派遣军队,以及伊朗将把本国的一个岛屿给中国——反对派正在煽动这些言论,他们表示伊中之间更加紧密的联系可能会威胁伊朗的独立——但在这项计划中并未提到这方面的细节。

中国已经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严厉的制裁使得只有一些没有美国业务的小企业还在与伊朗进行业务往来。伊朗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根据伊朗历,在该国截至今年3月的上一年度中,伊中贸易额为207亿美元,约占伊朗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这一数据中还不包括从阿联酋等国再进口的中国商品。

伊朗商人表示,要将业务扩大到伊朗所期盼的数十亿美元的项目,就需要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在美国实施制裁后,中国和欧洲企业都离开了伊朗。

“对伊朗来说,该协议是一项政治决策,但对中国来说它是一项商业决策,这意味着只要制裁还在,中国就不能与伊朗展开大规模合作,”与中国打交道的商人佩德拉姆•苏丹尼(Pedram Soltani)表示,“中国顶级金融机构、银行和大公司不会拿自身在美国市场的利益冒险投资伊朗。”

今年7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国和伊朗“传统友好”,“双方就双边关系发展一直保持着沟通”。2016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访问伊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对于中国而言,伊朗的地理位置具有“战略重要性”,特别是伊朗毗邻巴基斯坦,中国通过所谓的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参与巴基斯坦的基础设施项目。她表示:“伊朗将成为中国非常重要的中转站。”

伊朗与中国已有很多合作的迹象。中国是伊朗原油的最大出口市场之一。伊朗分析人士表示,伊朗希望获得一个有保证的石油市场,中国希望确保油轮安全通过时而形势紧张的霍尔木兹海峡抵达中国。

要求不具名的一家知名卡车公司的经理表示,今年从中国的进口已翻了一番,他预计进口还会继续增长。根据德黑兰市长皮鲁兹•哈纳奇(Pirouz Hanachi)今年7月发表的言论,伊朗正与中国就为德黑兰地铁购买630节车厢进行谈判。莱拉兹表示:“伊朗巴士公司可能头一晚还在梦想着德国的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但早上醒来时却发现,他们最多也只买得起中国的巴士。”

伊朗分析人士预测,无论美国11月的选举结果和伊朗明年的选举结果如何,伊朗与中国都将在明年签署协议。但合作的范围将取决于与美国的谈判。

上述伊朗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中国肯定会在各个领域签署临时协议。”他补充称,这些投资可能会与原油出口挂钩。“他们(中国)将继续玩这个游戏,直到美国解除制裁,他们希望在那时处在收获好处的前排位置。”

这位人士表示,伊朗缺乏对全球大国的信任,它把美国视为“巨狼”,把中国视为“蚂蚁军团”。他补充称:“两者都会清空我们的仓库,但当我们看到狼时会感到害怕,看到蚂蚁,却不会太害怕。”

托马斯•希尔(Thomas Hale)香港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