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去年11月的医院之行引发猜测,他称该行程目的为体检。特朗普曾多次暗示拜登健康状况不佳。鉴于两人的年龄,健康问题在今年大选中尤为引人关注。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

PETER BAKER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特朗普总统都把自己标榜成一个近乎是超人的形象,拥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几乎不需要睡眠,很少生病,年轻时还擅长运动。正如他曾以一位友好的医生的名义发表的声明中所说,他是“有史以来当选总统的人当中最健康的”。
因此,在特朗普寻求成为最年长的连任总统之际,最近有关他精神和身体状况的问题让他勃然大怒。这些问题也令他对自己的挑战者、年过七旬的同龄人——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健康状况的质疑变得复杂。

本周,总统将这个问题进一步升级,以一个评论人士的推文为由头,否认自己去年神秘的医院之行前后出现过“轻微中风”。但特朗普无法清楚地解释那次医院之行,从而引起了更多质疑。他写道“那是为了完成我每年的体检”——这与他当时的解释不同,他当时说,那是“我年度体检的第一阶段”,稍后才能全部完成。

这件事引起人们猜测是在特朗普出席美国西点军校(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毕业典礼的几个月后,典礼上他难以将水杯举到嘴边,需要用两只手,而且走下斜坡时显得格外小心,好像害怕跌倒。他对这些议论嗤之以鼻,并嘲笑关于他那天可能有问题的想法。后来他夸口说,他在一项痴呆症测试中取得了好成绩,显示“我的认知能力很好”。

就在上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朗普在没有被问及的情况下主动表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我感觉很好,”他说。“我觉得我比四年前感觉还好。”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后者有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他有时会出现口吃的情况。

总统曾多次暗示,拜登患有某种形式的衰退,比如痴呆症,但没有使用这个词。过去一周中,总统两次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错误地断言前副总统在吸毒。这是特朗普再次动用四年前在竞选中针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类似策略。

“依我看,他正在使用某种增强手段,”特朗普在周二晚间播出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中说。他声称,自己和拜登都应该在今年秋天的辩论前接受药检,他在2016年也曾这样挑战克林顿。和克林顿一样,拜登对这项提议不予理会。

总统去年11月前往马里兰州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之行仍然受到质疑。《纽约时报》记者迈克尔·S·施密特(Michael S. Schmidt)在他的新书《唐纳德·特朗普对美国》(Donald Trump v. the United States)中写道,当天有消息说,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必须随时待命,以防总统接受需要麻醉的手术。

关于这本书的报道使得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任内的白宫新闻秘书乔·洛克哈特(Joe Lockhart)本周在Twitter上提出了一个问题:“@realDonaldTrump是不是中风了,而他正向美国公众隐瞒此事?”

特朗普在早间主要的新闻节目里第一次看到关于彭斯“待命”的报道,后来在某个时候,有人给了他一篇文章或一系列推文,其中包括洛克哈特的。愤怒的总统向助手们抱怨说,他真的是在体检,关于彭斯的报道不是真的。他发了一条推文猛烈否认自己遭遇“一连串轻微中风”——奇怪的是,对于洛克哈特所问的问题他有点答非所问——并指示白宫医生随后发表声明证实他的说法。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随后发表声明,呼吁CNN解雇洛克哈特,因为他参与“故意推动关于特朗普总统健康问题的阴谋论”。在那份声明中,竞选团队也提出了自己关于拜登健康问题的阴谋论,称后者是“真的步履蹒跚”。周二深夜,特朗普重回Twitter宣布,“迈克·彭斯从未处于待命状态。”

周二彭斯在福克斯新闻节目中,当被问及是否在以防特朗普被麻醉时待命,他起初回避了这个问题,称特朗普“身体非常健康”,作为副总统“我总会被告知总统的动向”。

在主持人布雷特·拜尔(Bret Baier)的追问下,彭斯没有否认该报道,但说自己不记得此事。“我不记得被告知要随时待命,”他说。“我听说的是总统要预约看医生。”他还说,“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要随时待命。”

特朗普去年春天的体重是244磅,已经属于超重,据他自己透露,比起健康食品,他更喜欢吃芝士汉堡。除了高尔夫,他鄙视运动,理由是会消耗人有限的精力。他在2018年的一次冠状动脉钙化CT扫描录得133分,这意味着他患有一种70岁以上男性常见的心脏病,一般可以通过降胆固醇药物和更健康的饮食来调理。

根据各种说法,他不像大多数人那样需要那么多睡眠,经常在午夜过后还醒着,到黎明时分就起床。但助手们说,他早上通常在白宫官邸工作,偶尔在夜间集会后睡个懒觉。比他小三岁的弟弟罗伯特·特朗普(Robert Trump)上个月去世,白宫尚未透露原因,但一位家族朋友表示,他曾脑部出血,是在最近一次摔倒后开始的。

总统去年11月16日的沃尔特里德周六下午之行并没有出现在他的公开日程上,似乎也在他正常的年度体检日程之外。当时白宫官员表示,医院将“开始对他进行部分年度例行体检”,他接受了“快速检查和实验室检查”,但没有透露任何细节。

助手们指出,这几乎不是秘密,因为他像往常一样带了一大群记者,这些记者就算没报道细节,也报道了这一事实,他们强调称,有人看到他当时在无需帮助的情况下上车。他们还指出,他后来在4月又去做了全面体检,6月发布的总结报告称“总统依然健康”。

“近四年来,媒体、网络阴谋论者甚至还有一些左翼政客都不负责任的猜测总统状况不佳——这是个没有事实或现实依据的恶心假设——这该停止了,”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Judd Deere)在周三的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总统的精力、耐力和活力胜过我见过的任何他的同龄人,美国人民可以放心,他完全能胜任总统的工作。”

迪尔的声明没有解释周二总统为何在Twitter上说,他11月的行程“是为了完成我的年度体检”,而当时他和他的团队都说那是年度体检的开始。

洛克哈特就是不信服的人之一。“我认为他们还是没有解答他为什么突然去医院,似乎对一个简单问题都感到无比恐惧,”他在周三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朗普否认曾“轻微中风”,健康状况引质疑

发布日期:2020-09-06 07:25
特朗普去年11月的医院之行引发猜测,他称该行程目的为体检。特朗普曾多次暗示拜登健康状况不佳。鉴于两人的年龄,健康问题在今年大选中尤为引人关注。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

PETER BAKER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特朗普总统都把自己标榜成一个近乎是超人的形象,拥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几乎不需要睡眠,很少生病,年轻时还擅长运动。正如他曾以一位友好的医生的名义发表的声明中所说,他是“有史以来当选总统的人当中最健康的”。
因此,在特朗普寻求成为最年长的连任总统之际,最近有关他精神和身体状况的问题让他勃然大怒。这些问题也令他对自己的挑战者、年过七旬的同龄人——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健康状况的质疑变得复杂。

本周,总统将这个问题进一步升级,以一个评论人士的推文为由头,否认自己去年神秘的医院之行前后出现过“轻微中风”。但特朗普无法清楚地解释那次医院之行,从而引起了更多质疑。他写道“那是为了完成我每年的体检”——这与他当时的解释不同,他当时说,那是“我年度体检的第一阶段”,稍后才能全部完成。

这件事引起人们猜测是在特朗普出席美国西点军校(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毕业典礼的几个月后,典礼上他难以将水杯举到嘴边,需要用两只手,而且走下斜坡时显得格外小心,好像害怕跌倒。他对这些议论嗤之以鼻,并嘲笑关于他那天可能有问题的想法。后来他夸口说,他在一项痴呆症测试中取得了好成绩,显示“我的认知能力很好”。

就在上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朗普在没有被问及的情况下主动表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我感觉很好,”他说。“我觉得我比四年前感觉还好。”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后者有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他有时会出现口吃的情况。

总统曾多次暗示,拜登患有某种形式的衰退,比如痴呆症,但没有使用这个词。过去一周中,总统两次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错误地断言前副总统在吸毒。这是特朗普再次动用四年前在竞选中针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类似策略。

“依我看,他正在使用某种增强手段,”特朗普在周二晚间播出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中说。他声称,自己和拜登都应该在今年秋天的辩论前接受药检,他在2016年也曾这样挑战克林顿。和克林顿一样,拜登对这项提议不予理会。

总统去年11月前往马里兰州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之行仍然受到质疑。《纽约时报》记者迈克尔·S·施密特(Michael S. Schmidt)在他的新书《唐纳德·特朗普对美国》(Donald Trump v. the United States)中写道,当天有消息说,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必须随时待命,以防总统接受需要麻醉的手术。

关于这本书的报道使得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任内的白宫新闻秘书乔·洛克哈特(Joe Lockhart)本周在Twitter上提出了一个问题:“@realDonaldTrump是不是中风了,而他正向美国公众隐瞒此事?”

特朗普在早间主要的新闻节目里第一次看到关于彭斯“待命”的报道,后来在某个时候,有人给了他一篇文章或一系列推文,其中包括洛克哈特的。愤怒的总统向助手们抱怨说,他真的是在体检,关于彭斯的报道不是真的。他发了一条推文猛烈否认自己遭遇“一连串轻微中风”——奇怪的是,对于洛克哈特所问的问题他有点答非所问——并指示白宫医生随后发表声明证实他的说法。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随后发表声明,呼吁CNN解雇洛克哈特,因为他参与“故意推动关于特朗普总统健康问题的阴谋论”。在那份声明中,竞选团队也提出了自己关于拜登健康问题的阴谋论,称后者是“真的步履蹒跚”。周二深夜,特朗普重回Twitter宣布,“迈克·彭斯从未处于待命状态。”

周二彭斯在福克斯新闻节目中,当被问及是否在以防特朗普被麻醉时待命,他起初回避了这个问题,称特朗普“身体非常健康”,作为副总统“我总会被告知总统的动向”。

在主持人布雷特·拜尔(Bret Baier)的追问下,彭斯没有否认该报道,但说自己不记得此事。“我不记得被告知要随时待命,”他说。“我听说的是总统要预约看医生。”他还说,“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要随时待命。”

特朗普去年春天的体重是244磅,已经属于超重,据他自己透露,比起健康食品,他更喜欢吃芝士汉堡。除了高尔夫,他鄙视运动,理由是会消耗人有限的精力。他在2018年的一次冠状动脉钙化CT扫描录得133分,这意味着他患有一种70岁以上男性常见的心脏病,一般可以通过降胆固醇药物和更健康的饮食来调理。

根据各种说法,他不像大多数人那样需要那么多睡眠,经常在午夜过后还醒着,到黎明时分就起床。但助手们说,他早上通常在白宫官邸工作,偶尔在夜间集会后睡个懒觉。比他小三岁的弟弟罗伯特·特朗普(Robert Trump)上个月去世,白宫尚未透露原因,但一位家族朋友表示,他曾脑部出血,是在最近一次摔倒后开始的。

总统去年11月16日的沃尔特里德周六下午之行并没有出现在他的公开日程上,似乎也在他正常的年度体检日程之外。当时白宫官员表示,医院将“开始对他进行部分年度例行体检”,他接受了“快速检查和实验室检查”,但没有透露任何细节。

助手们指出,这几乎不是秘密,因为他像往常一样带了一大群记者,这些记者就算没报道细节,也报道了这一事实,他们强调称,有人看到他当时在无需帮助的情况下上车。他们还指出,他后来在4月又去做了全面体检,6月发布的总结报告称“总统依然健康”。

“近四年来,媒体、网络阴谋论者甚至还有一些左翼政客都不负责任的猜测总统状况不佳——这是个没有事实或现实依据的恶心假设——这该停止了,”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Judd Deere)在周三的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总统的精力、耐力和活力胜过我见过的任何他的同龄人,美国人民可以放心,他完全能胜任总统的工作。”

迪尔的声明没有解释周二总统为何在Twitter上说,他11月的行程“是为了完成我的年度体检”,而当时他和他的团队都说那是年度体检的开始。

洛克哈特就是不信服的人之一。“我认为他们还是没有解答他为什么突然去医院,似乎对一个简单问题都感到无比恐惧,”他在周三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特朗普去年11月的医院之行引发猜测,他称该行程目的为体检。特朗普曾多次暗示拜登健康状况不佳。鉴于两人的年龄,健康问题在今年大选中尤为引人关注。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

PETER BAKER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特朗普总统都把自己标榜成一个近乎是超人的形象,拥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几乎不需要睡眠,很少生病,年轻时还擅长运动。正如他曾以一位友好的医生的名义发表的声明中所说,他是“有史以来当选总统的人当中最健康的”。
因此,在特朗普寻求成为最年长的连任总统之际,最近有关他精神和身体状况的问题让他勃然大怒。这些问题也令他对自己的挑战者、年过七旬的同龄人——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健康状况的质疑变得复杂。

本周,总统将这个问题进一步升级,以一个评论人士的推文为由头,否认自己去年神秘的医院之行前后出现过“轻微中风”。但特朗普无法清楚地解释那次医院之行,从而引起了更多质疑。他写道“那是为了完成我每年的体检”——这与他当时的解释不同,他当时说,那是“我年度体检的第一阶段”,稍后才能全部完成。

这件事引起人们猜测是在特朗普出席美国西点军校(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毕业典礼的几个月后,典礼上他难以将水杯举到嘴边,需要用两只手,而且走下斜坡时显得格外小心,好像害怕跌倒。他对这些议论嗤之以鼻,并嘲笑关于他那天可能有问题的想法。后来他夸口说,他在一项痴呆症测试中取得了好成绩,显示“我的认知能力很好”。

就在上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朗普在没有被问及的情况下主动表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我感觉很好,”他说。“我觉得我比四年前感觉还好。”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后者有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他有时会出现口吃的情况。

总统曾多次暗示,拜登患有某种形式的衰退,比如痴呆症,但没有使用这个词。过去一周中,总统两次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错误地断言前副总统在吸毒。这是特朗普再次动用四年前在竞选中针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类似策略。

“依我看,他正在使用某种增强手段,”特朗普在周二晚间播出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中说。他声称,自己和拜登都应该在今年秋天的辩论前接受药检,他在2016年也曾这样挑战克林顿。和克林顿一样,拜登对这项提议不予理会。

总统去年11月前往马里兰州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之行仍然受到质疑。《纽约时报》记者迈克尔·S·施密特(Michael S. Schmidt)在他的新书《唐纳德·特朗普对美国》(Donald Trump v. the United States)中写道,当天有消息说,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必须随时待命,以防总统接受需要麻醉的手术。

关于这本书的报道使得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任内的白宫新闻秘书乔·洛克哈特(Joe Lockhart)本周在Twitter上提出了一个问题:“@realDonaldTrump是不是中风了,而他正向美国公众隐瞒此事?”

特朗普在早间主要的新闻节目里第一次看到关于彭斯“待命”的报道,后来在某个时候,有人给了他一篇文章或一系列推文,其中包括洛克哈特的。愤怒的总统向助手们抱怨说,他真的是在体检,关于彭斯的报道不是真的。他发了一条推文猛烈否认自己遭遇“一连串轻微中风”——奇怪的是,对于洛克哈特所问的问题他有点答非所问——并指示白宫医生随后发表声明证实他的说法。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随后发表声明,呼吁CNN解雇洛克哈特,因为他参与“故意推动关于特朗普总统健康问题的阴谋论”。在那份声明中,竞选团队也提出了自己关于拜登健康问题的阴谋论,称后者是“真的步履蹒跚”。周二深夜,特朗普重回Twitter宣布,“迈克·彭斯从未处于待命状态。”

周二彭斯在福克斯新闻节目中,当被问及是否在以防特朗普被麻醉时待命,他起初回避了这个问题,称特朗普“身体非常健康”,作为副总统“我总会被告知总统的动向”。

在主持人布雷特·拜尔(Bret Baier)的追问下,彭斯没有否认该报道,但说自己不记得此事。“我不记得被告知要随时待命,”他说。“我听说的是总统要预约看医生。”他还说,“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要随时待命。”

特朗普去年春天的体重是244磅,已经属于超重,据他自己透露,比起健康食品,他更喜欢吃芝士汉堡。除了高尔夫,他鄙视运动,理由是会消耗人有限的精力。他在2018年的一次冠状动脉钙化CT扫描录得133分,这意味着他患有一种70岁以上男性常见的心脏病,一般可以通过降胆固醇药物和更健康的饮食来调理。

根据各种说法,他不像大多数人那样需要那么多睡眠,经常在午夜过后还醒着,到黎明时分就起床。但助手们说,他早上通常在白宫官邸工作,偶尔在夜间集会后睡个懒觉。比他小三岁的弟弟罗伯特·特朗普(Robert Trump)上个月去世,白宫尚未透露原因,但一位家族朋友表示,他曾脑部出血,是在最近一次摔倒后开始的。

总统去年11月16日的沃尔特里德周六下午之行并没有出现在他的公开日程上,似乎也在他正常的年度体检日程之外。当时白宫官员表示,医院将“开始对他进行部分年度例行体检”,他接受了“快速检查和实验室检查”,但没有透露任何细节。

助手们指出,这几乎不是秘密,因为他像往常一样带了一大群记者,这些记者就算没报道细节,也报道了这一事实,他们强调称,有人看到他当时在无需帮助的情况下上车。他们还指出,他后来在4月又去做了全面体检,6月发布的总结报告称“总统依然健康”。

“近四年来,媒体、网络阴谋论者甚至还有一些左翼政客都不负责任的猜测总统状况不佳——这是个没有事实或现实依据的恶心假设——这该停止了,”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Judd Deere)在周三的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总统的精力、耐力和活力胜过我见过的任何他的同龄人,美国人民可以放心,他完全能胜任总统的工作。”

迪尔的声明没有解释周二总统为何在Twitter上说,他11月的行程“是为了完成我的年度体检”,而当时他和他的团队都说那是年度体检的开始。

洛克哈特就是不信服的人之一。“我认为他们还是没有解答他为什么突然去医院,似乎对一个简单问题都感到无比恐惧,”他在周三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否认曾“轻微中风”,健康状况引质疑

发布日期:2020-09-06 07:25
特朗普去年11月的医院之行引发猜测,他称该行程目的为体检。特朗普曾多次暗示拜登健康状况不佳。鉴于两人的年龄,健康问题在今年大选中尤为引人关注。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

PETER BAKER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特朗普总统都把自己标榜成一个近乎是超人的形象,拥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几乎不需要睡眠,很少生病,年轻时还擅长运动。正如他曾以一位友好的医生的名义发表的声明中所说,他是“有史以来当选总统的人当中最健康的”。
因此,在特朗普寻求成为最年长的连任总统之际,最近有关他精神和身体状况的问题让他勃然大怒。这些问题也令他对自己的挑战者、年过七旬的同龄人——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健康状况的质疑变得复杂。

本周,总统将这个问题进一步升级,以一个评论人士的推文为由头,否认自己去年神秘的医院之行前后出现过“轻微中风”。但特朗普无法清楚地解释那次医院之行,从而引起了更多质疑。他写道“那是为了完成我每年的体检”——这与他当时的解释不同,他当时说,那是“我年度体检的第一阶段”,稍后才能全部完成。

这件事引起人们猜测是在特朗普出席美国西点军校(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毕业典礼的几个月后,典礼上他难以将水杯举到嘴边,需要用两只手,而且走下斜坡时显得格外小心,好像害怕跌倒。他对这些议论嗤之以鼻,并嘲笑关于他那天可能有问题的想法。后来他夸口说,他在一项痴呆症测试中取得了好成绩,显示“我的认知能力很好”。

就在上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朗普在没有被问及的情况下主动表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我感觉很好,”他说。“我觉得我比四年前感觉还好。”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后者有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他有时会出现口吃的情况。

总统曾多次暗示,拜登患有某种形式的衰退,比如痴呆症,但没有使用这个词。过去一周中,总统两次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错误地断言前副总统在吸毒。这是特朗普再次动用四年前在竞选中针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类似策略。

“依我看,他正在使用某种增强手段,”特朗普在周二晚间播出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中说。他声称,自己和拜登都应该在今年秋天的辩论前接受药检,他在2016年也曾这样挑战克林顿。和克林顿一样,拜登对这项提议不予理会。

总统去年11月前往马里兰州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之行仍然受到质疑。《纽约时报》记者迈克尔·S·施密特(Michael S. Schmidt)在他的新书《唐纳德·特朗普对美国》(Donald Trump v. the United States)中写道,当天有消息说,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必须随时待命,以防总统接受需要麻醉的手术。

关于这本书的报道使得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任内的白宫新闻秘书乔·洛克哈特(Joe Lockhart)本周在Twitter上提出了一个问题:“@realDonaldTrump是不是中风了,而他正向美国公众隐瞒此事?”

特朗普在早间主要的新闻节目里第一次看到关于彭斯“待命”的报道,后来在某个时候,有人给了他一篇文章或一系列推文,其中包括洛克哈特的。愤怒的总统向助手们抱怨说,他真的是在体检,关于彭斯的报道不是真的。他发了一条推文猛烈否认自己遭遇“一连串轻微中风”——奇怪的是,对于洛克哈特所问的问题他有点答非所问——并指示白宫医生随后发表声明证实他的说法。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随后发表声明,呼吁CNN解雇洛克哈特,因为他参与“故意推动关于特朗普总统健康问题的阴谋论”。在那份声明中,竞选团队也提出了自己关于拜登健康问题的阴谋论,称后者是“真的步履蹒跚”。周二深夜,特朗普重回Twitter宣布,“迈克·彭斯从未处于待命状态。”

周二彭斯在福克斯新闻节目中,当被问及是否在以防特朗普被麻醉时待命,他起初回避了这个问题,称特朗普“身体非常健康”,作为副总统“我总会被告知总统的动向”。

在主持人布雷特·拜尔(Bret Baier)的追问下,彭斯没有否认该报道,但说自己不记得此事。“我不记得被告知要随时待命,”他说。“我听说的是总统要预约看医生。”他还说,“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要随时待命。”

特朗普去年春天的体重是244磅,已经属于超重,据他自己透露,比起健康食品,他更喜欢吃芝士汉堡。除了高尔夫,他鄙视运动,理由是会消耗人有限的精力。他在2018年的一次冠状动脉钙化CT扫描录得133分,这意味着他患有一种70岁以上男性常见的心脏病,一般可以通过降胆固醇药物和更健康的饮食来调理。

根据各种说法,他不像大多数人那样需要那么多睡眠,经常在午夜过后还醒着,到黎明时分就起床。但助手们说,他早上通常在白宫官邸工作,偶尔在夜间集会后睡个懒觉。比他小三岁的弟弟罗伯特·特朗普(Robert Trump)上个月去世,白宫尚未透露原因,但一位家族朋友表示,他曾脑部出血,是在最近一次摔倒后开始的。

总统去年11月16日的沃尔特里德周六下午之行并没有出现在他的公开日程上,似乎也在他正常的年度体检日程之外。当时白宫官员表示,医院将“开始对他进行部分年度例行体检”,他接受了“快速检查和实验室检查”,但没有透露任何细节。

助手们指出,这几乎不是秘密,因为他像往常一样带了一大群记者,这些记者就算没报道细节,也报道了这一事实,他们强调称,有人看到他当时在无需帮助的情况下上车。他们还指出,他后来在4月又去做了全面体检,6月发布的总结报告称“总统依然健康”。

“近四年来,媒体、网络阴谋论者甚至还有一些左翼政客都不负责任的猜测总统状况不佳——这是个没有事实或现实依据的恶心假设——这该停止了,”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Judd Deere)在周三的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总统的精力、耐力和活力胜过我见过的任何他的同龄人,美国人民可以放心,他完全能胜任总统的工作。”

迪尔的声明没有解释周二总统为何在Twitter上说,他11月的行程“是为了完成我的年度体检”,而当时他和他的团队都说那是年度体检的开始。

洛克哈特就是不信服的人之一。“我认为他们还是没有解答他为什么突然去医院,似乎对一个简单问题都感到无比恐惧,”他在周三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特朗普去年11月的医院之行引发猜测,他称该行程目的为体检。特朗普曾多次暗示拜登健康状况不佳。鉴于两人的年龄,健康问题在今年大选中尤为引人关注。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

PETER BAKER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特朗普总统都把自己标榜成一个近乎是超人的形象,拥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几乎不需要睡眠,很少生病,年轻时还擅长运动。正如他曾以一位友好的医生的名义发表的声明中所说,他是“有史以来当选总统的人当中最健康的”。
因此,在特朗普寻求成为最年长的连任总统之际,最近有关他精神和身体状况的问题让他勃然大怒。这些问题也令他对自己的挑战者、年过七旬的同龄人——前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健康状况的质疑变得复杂。

本周,总统将这个问题进一步升级,以一个评论人士的推文为由头,否认自己去年神秘的医院之行前后出现过“轻微中风”。但特朗普无法清楚地解释那次医院之行,从而引起了更多质疑。他写道“那是为了完成我每年的体检”——这与他当时的解释不同,他当时说,那是“我年度体检的第一阶段”,稍后才能全部完成。

这件事引起人们猜测是在特朗普出席美国西点军校(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毕业典礼的几个月后,典礼上他难以将水杯举到嘴边,需要用两只手,而且走下斜坡时显得格外小心,好像害怕跌倒。他对这些议论嗤之以鼻,并嘲笑关于他那天可能有问题的想法。后来他夸口说,他在一项痴呆症测试中取得了好成绩,显示“我的认知能力很好”。

就在上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朗普在没有被问及的情况下主动表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我感觉很好,”他说。“我觉得我比四年前感觉还好。”

总统的健康问题有时会在竞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个问题似乎很少像今年这样尖锐,因为现在是74岁的特朗普与77岁的拜登对决,后者有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他有时会出现口吃的情况。

总统曾多次暗示,拜登患有某种形式的衰退,比如痴呆症,但没有使用这个词。过去一周中,总统两次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错误地断言前副总统在吸毒。这是特朗普再次动用四年前在竞选中针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类似策略。

“依我看,他正在使用某种增强手段,”特朗普在周二晚间播出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中说。他声称,自己和拜登都应该在今年秋天的辩论前接受药检,他在2016年也曾这样挑战克林顿。和克林顿一样,拜登对这项提议不予理会。

总统去年11月前往马里兰州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之行仍然受到质疑。《纽约时报》记者迈克尔·S·施密特(Michael S. Schmidt)在他的新书《唐纳德·特朗普对美国》(Donald Trump v. the United States)中写道,当天有消息说,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必须随时待命,以防总统接受需要麻醉的手术。

关于这本书的报道使得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任内的白宫新闻秘书乔·洛克哈特(Joe Lockhart)本周在Twitter上提出了一个问题:“@realDonaldTrump是不是中风了,而他正向美国公众隐瞒此事?”

特朗普在早间主要的新闻节目里第一次看到关于彭斯“待命”的报道,后来在某个时候,有人给了他一篇文章或一系列推文,其中包括洛克哈特的。愤怒的总统向助手们抱怨说,他真的是在体检,关于彭斯的报道不是真的。他发了一条推文猛烈否认自己遭遇“一连串轻微中风”——奇怪的是,对于洛克哈特所问的问题他有点答非所问——并指示白宫医生随后发表声明证实他的说法。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随后发表声明,呼吁CNN解雇洛克哈特,因为他参与“故意推动关于特朗普总统健康问题的阴谋论”。在那份声明中,竞选团队也提出了自己关于拜登健康问题的阴谋论,称后者是“真的步履蹒跚”。周二深夜,特朗普重回Twitter宣布,“迈克·彭斯从未处于待命状态。”

周二彭斯在福克斯新闻节目中,当被问及是否在以防特朗普被麻醉时待命,他起初回避了这个问题,称特朗普“身体非常健康”,作为副总统“我总会被告知总统的动向”。

在主持人布雷特·拜尔(Bret Baier)的追问下,彭斯没有否认该报道,但说自己不记得此事。“我不记得被告知要随时待命,”他说。“我听说的是总统要预约看医生。”他还说,“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要随时待命。”

特朗普去年春天的体重是244磅,已经属于超重,据他自己透露,比起健康食品,他更喜欢吃芝士汉堡。除了高尔夫,他鄙视运动,理由是会消耗人有限的精力。他在2018年的一次冠状动脉钙化CT扫描录得133分,这意味着他患有一种70岁以上男性常见的心脏病,一般可以通过降胆固醇药物和更健康的饮食来调理。

根据各种说法,他不像大多数人那样需要那么多睡眠,经常在午夜过后还醒着,到黎明时分就起床。但助手们说,他早上通常在白宫官邸工作,偶尔在夜间集会后睡个懒觉。比他小三岁的弟弟罗伯特·特朗普(Robert Trump)上个月去世,白宫尚未透露原因,但一位家族朋友表示,他曾脑部出血,是在最近一次摔倒后开始的。

总统去年11月16日的沃尔特里德周六下午之行并没有出现在他的公开日程上,似乎也在他正常的年度体检日程之外。当时白宫官员表示,医院将“开始对他进行部分年度例行体检”,他接受了“快速检查和实验室检查”,但没有透露任何细节。

助手们指出,这几乎不是秘密,因为他像往常一样带了一大群记者,这些记者就算没报道细节,也报道了这一事实,他们强调称,有人看到他当时在无需帮助的情况下上车。他们还指出,他后来在4月又去做了全面体检,6月发布的总结报告称“总统依然健康”。

“近四年来,媒体、网络阴谋论者甚至还有一些左翼政客都不负责任的猜测总统状况不佳——这是个没有事实或现实依据的恶心假设——这该停止了,”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Judd Deere)在周三的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总统的精力、耐力和活力胜过我见过的任何他的同龄人,美国人民可以放心,他完全能胜任总统的工作。”

迪尔的声明没有解释周二总统为何在Twitter上说,他11月的行程“是为了完成我的年度体检”,而当时他和他的团队都说那是年度体检的开始。

洛克哈特就是不信服的人之一。“我认为他们还是没有解答他为什么突然去医院,似乎对一个简单问题都感到无比恐惧,”他在周三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