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威士忌盛会,全球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白兰地仍是进口烈酒的大头,但威士忌的比重稳步上升。中国产威士忌已进入倒计时。



范庭略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的八月底,我站在四川峨眉山脚下,看着这一片好山好水,保乐力加投资1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威士忌酒厂终于破土动工了。

这家叫做新天下酒业公司的威士忌酒厂,应该是国际烈酒巨头进一步看好中国市场的重要表现。想到十多年前,芝华士苏格兰调和威士忌带着中国绿茶撞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之后,苏格兰威士忌的堂兄弟们鱼贯而入,硬生生将中国夜生活主角——各种啤酒品牌给挤下了男一号的宝座,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城掠地,从此中国的年轻人都开始喃喃自语说:“如果你的语言是威士忌……”言下之意就是啥也别说了,干了这杯威士忌再说吧!

一如中国白酒看好四川的水质一样,中国本地产的威士忌未来几年也将会在这片人杰地灵的峨眉山陈酿出来。不过这些展望都要等待多年之后,因为威士忌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它需要和风土、木桶以及年份去结合,这样才会出现一种迷人的魅力。而时间成本其实是所有商业产品最大的敌人,因为时不我待,市场和消费者都在不停的变化,就好像一年之后的今天,当上海的WHISKY L盛大举行的时候,我们看到全世界最负盛名的伦敦威士忌展览会的主办方还正在考虑:如何尽快将购票观众的款项退还到他们的账户上。

疫情期间所有的聚会都在往互联网上腾挪,住在苏格兰山清水秀酒厂的酿酒大师们再也不用舟车劳顿风尘仆仆地前往亚洲最具火车头领先地位的烈酒消费重镇,来给翘首以待的发烧友们探讨一下选桶的心得了。既然无缘亲历现场,更多的时候就是一种采用高科技手段的云交流。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年寒冷的早春夜晚,酒友们在微信上群喝威士忌的往事,不知不觉一晃就已经到了夏天。

来自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酒类进出口商分会给出的2020年上半年进口数字显示,上半年烈酒进口量是4407万升,同比跌幅较1-5月扩大了2%,进口额4.7亿美元,跌幅收窄了2%,占酒类进口总额的27.7%,其中白兰地的进口量1280万升,同比降幅较1-5月收窄甚微,进口额2.7亿美元,降幅收窄2%,约占烈酒进口总额的57.5%。而威士忌进口量是866万升,进口额是8431万美元,累计额同比降幅较1-5月分别扩大和收窄了3%,占烈酒进口总额的17.9%。这些枯燥的数字不禁让我想起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面描写他每一个无聊的暑假都要喝掉一个游泳池的啤酒的得意描述。一个长50米、宽21米、深1.8米的游泳池大概可以容纳189万升的水,换算一下上半年的进口威士忌数量,全中国的爱好者们喝掉了快五个游泳池的威士忌,这样看来村上春树的想象力的确堪比我国唐朝的大文豪李白。

在上海虹口W酒店举行的威士忌盛会跟上海举办的所有盛会一样,无一例外都是在疫情影响之下的全力以赴。从品牌的影响力而言,应该是最鼎盛的一届,因为全世界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了。全球最大的烈酒公司帝亚吉欧的王者回归,加上中国市场的大玩家保乐力加,以及烈酒新贵三得利、老牌奢侈品教主轩尼诗、最早进军中国大陆的法国人头马以及全球最大的烈酒家族私有公司百加得,这六大公司占据了中国大陆烈酒市场的近九成以上。而被誉为威士忌里面的劳斯莱斯的麦卡伦单一麦芽威士忌在威士忌展会的缺席让观众们略有失望。严格的入境管理措施又让往年均有参展的各种国际独立酒商望洋兴叹,当以往展会所呈现的小而美精神的独立厂商无一例外地淹没在国际顶级烈酒大牌的豪华展位里面的时候,经过十二年的苦心经营,一年一度的威士忌行业上海盛会终于成为了全球主流酒商不可或缺的名利场,不能不说这是中国迅速成长的威士忌市场实力的体现。

小品牌的缺失,也是一个趣味的丧失,毕竟威士忌的“与自由结伴而行”的精神自威士忌面世开始,就带着一种桀骜不驯的神态走在全球热爱自由的饮者面前,充满个性与张扬,是威士忌与众不同的品牌基因。正是这样一种来自苏格兰山地的坚韧不拔的精神,也让它与伏特加、白兰地、朗姆酒、龙舌兰酒、金酒的形象区别开来。

而近年迅速成长的90后以及00后的中国年轻消费者则更是全盘接受了威士忌的周边产品:老式的英国三件套西装、手工定制的皮鞋,甚至连油头这样洋溢着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保守风格的时尚标志,也会出现在成都的酒吧门口。年轻的消费者们正在照单全收把那个Old School风格与威士忌这个古老文化相结合,这与酒商在其他国家市场投放的广告大相径庭。

翻开苏格兰旅游局在美国的投放广告,看到的都是年轻的旅游者正在汗流浃背地疾驰在苏格兰的山地之间,户外活动似乎是苏格兰更热衷的卖点,至于老爷爷叼着烟斗喝一杯威士忌的形象则鲜有出现。而在中国大陆如雨后春笋般开出的威士忌酒吧里面,日式的装饰风格成了主流的选择,穿着大礼服的酒保带着黑色领结优雅地用手凿出一块结实的球冰,老牌的爵士乐与各种古巴手卷雪茄相映成趣,厚厚的绒布窗帘旁的沙发上坐着几位穿着三件套西装的年轻人,正在稚气未脱地品鉴着和他们年龄相仿的高档威士忌。

如果有机会来到上海前法租界的建国西路叁宅酒吧,就会感受到来自美国东岸新英格兰的风格,这种对威士忌消费的理解,精准击中了当下中年消费者的心态:两面市价超过千万的威士忌精品陈列墙,成为中国威士忌夜生活的消费指标,众多演艺界人士与金融界银行家们的私密谈话都发生在这个大隐于市的酒吧包房里面。来自纽约设计师在旧式上海老洋房的标新立异并不是仅仅体现在这个两层的空间之中,而业主收藏的摄影作品也是这个高级酒吧的画龙点睛之笔。纽约上东区的保守风格与中国各大城市的日式酒吧千人一面的保守风格拉开了距离,也让威士忌的菜鸟们望而却步。

当我们充满期待地看着中国威士忌市场从无到有成长为一位翩翩少年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从这样一股方兴未艾的烈酒消费浪潮中看到一种有趣的发展趋势:当年轻人用威士忌来彰显消费品味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再次走进了全球曾经时尚的保守风格的潮流之中。这不也正是我们所需要面对的问题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威士忌市场:已成翩翩少年

发布日期:2020-09-04 14:41
上海的威士忌盛会,全球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白兰地仍是进口烈酒的大头,但威士忌的比重稳步上升。中国产威士忌已进入倒计时。



范庭略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的八月底,我站在四川峨眉山脚下,看着这一片好山好水,保乐力加投资1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威士忌酒厂终于破土动工了。

这家叫做新天下酒业公司的威士忌酒厂,应该是国际烈酒巨头进一步看好中国市场的重要表现。想到十多年前,芝华士苏格兰调和威士忌带着中国绿茶撞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之后,苏格兰威士忌的堂兄弟们鱼贯而入,硬生生将中国夜生活主角——各种啤酒品牌给挤下了男一号的宝座,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城掠地,从此中国的年轻人都开始喃喃自语说:“如果你的语言是威士忌……”言下之意就是啥也别说了,干了这杯威士忌再说吧!

一如中国白酒看好四川的水质一样,中国本地产的威士忌未来几年也将会在这片人杰地灵的峨眉山陈酿出来。不过这些展望都要等待多年之后,因为威士忌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它需要和风土、木桶以及年份去结合,这样才会出现一种迷人的魅力。而时间成本其实是所有商业产品最大的敌人,因为时不我待,市场和消费者都在不停的变化,就好像一年之后的今天,当上海的WHISKY L盛大举行的时候,我们看到全世界最负盛名的伦敦威士忌展览会的主办方还正在考虑:如何尽快将购票观众的款项退还到他们的账户上。

疫情期间所有的聚会都在往互联网上腾挪,住在苏格兰山清水秀酒厂的酿酒大师们再也不用舟车劳顿风尘仆仆地前往亚洲最具火车头领先地位的烈酒消费重镇,来给翘首以待的发烧友们探讨一下选桶的心得了。既然无缘亲历现场,更多的时候就是一种采用高科技手段的云交流。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年寒冷的早春夜晚,酒友们在微信上群喝威士忌的往事,不知不觉一晃就已经到了夏天。

来自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酒类进出口商分会给出的2020年上半年进口数字显示,上半年烈酒进口量是4407万升,同比跌幅较1-5月扩大了2%,进口额4.7亿美元,跌幅收窄了2%,占酒类进口总额的27.7%,其中白兰地的进口量1280万升,同比降幅较1-5月收窄甚微,进口额2.7亿美元,降幅收窄2%,约占烈酒进口总额的57.5%。而威士忌进口量是866万升,进口额是8431万美元,累计额同比降幅较1-5月分别扩大和收窄了3%,占烈酒进口总额的17.9%。这些枯燥的数字不禁让我想起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面描写他每一个无聊的暑假都要喝掉一个游泳池的啤酒的得意描述。一个长50米、宽21米、深1.8米的游泳池大概可以容纳189万升的水,换算一下上半年的进口威士忌数量,全中国的爱好者们喝掉了快五个游泳池的威士忌,这样看来村上春树的想象力的确堪比我国唐朝的大文豪李白。

在上海虹口W酒店举行的威士忌盛会跟上海举办的所有盛会一样,无一例外都是在疫情影响之下的全力以赴。从品牌的影响力而言,应该是最鼎盛的一届,因为全世界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了。全球最大的烈酒公司帝亚吉欧的王者回归,加上中国市场的大玩家保乐力加,以及烈酒新贵三得利、老牌奢侈品教主轩尼诗、最早进军中国大陆的法国人头马以及全球最大的烈酒家族私有公司百加得,这六大公司占据了中国大陆烈酒市场的近九成以上。而被誉为威士忌里面的劳斯莱斯的麦卡伦单一麦芽威士忌在威士忌展会的缺席让观众们略有失望。严格的入境管理措施又让往年均有参展的各种国际独立酒商望洋兴叹,当以往展会所呈现的小而美精神的独立厂商无一例外地淹没在国际顶级烈酒大牌的豪华展位里面的时候,经过十二年的苦心经营,一年一度的威士忌行业上海盛会终于成为了全球主流酒商不可或缺的名利场,不能不说这是中国迅速成长的威士忌市场实力的体现。

小品牌的缺失,也是一个趣味的丧失,毕竟威士忌的“与自由结伴而行”的精神自威士忌面世开始,就带着一种桀骜不驯的神态走在全球热爱自由的饮者面前,充满个性与张扬,是威士忌与众不同的品牌基因。正是这样一种来自苏格兰山地的坚韧不拔的精神,也让它与伏特加、白兰地、朗姆酒、龙舌兰酒、金酒的形象区别开来。

而近年迅速成长的90后以及00后的中国年轻消费者则更是全盘接受了威士忌的周边产品:老式的英国三件套西装、手工定制的皮鞋,甚至连油头这样洋溢着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保守风格的时尚标志,也会出现在成都的酒吧门口。年轻的消费者们正在照单全收把那个Old School风格与威士忌这个古老文化相结合,这与酒商在其他国家市场投放的广告大相径庭。

翻开苏格兰旅游局在美国的投放广告,看到的都是年轻的旅游者正在汗流浃背地疾驰在苏格兰的山地之间,户外活动似乎是苏格兰更热衷的卖点,至于老爷爷叼着烟斗喝一杯威士忌的形象则鲜有出现。而在中国大陆如雨后春笋般开出的威士忌酒吧里面,日式的装饰风格成了主流的选择,穿着大礼服的酒保带着黑色领结优雅地用手凿出一块结实的球冰,老牌的爵士乐与各种古巴手卷雪茄相映成趣,厚厚的绒布窗帘旁的沙发上坐着几位穿着三件套西装的年轻人,正在稚气未脱地品鉴着和他们年龄相仿的高档威士忌。

如果有机会来到上海前法租界的建国西路叁宅酒吧,就会感受到来自美国东岸新英格兰的风格,这种对威士忌消费的理解,精准击中了当下中年消费者的心态:两面市价超过千万的威士忌精品陈列墙,成为中国威士忌夜生活的消费指标,众多演艺界人士与金融界银行家们的私密谈话都发生在这个大隐于市的酒吧包房里面。来自纽约设计师在旧式上海老洋房的标新立异并不是仅仅体现在这个两层的空间之中,而业主收藏的摄影作品也是这个高级酒吧的画龙点睛之笔。纽约上东区的保守风格与中国各大城市的日式酒吧千人一面的保守风格拉开了距离,也让威士忌的菜鸟们望而却步。

当我们充满期待地看着中国威士忌市场从无到有成长为一位翩翩少年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从这样一股方兴未艾的烈酒消费浪潮中看到一种有趣的发展趋势:当年轻人用威士忌来彰显消费品味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再次走进了全球曾经时尚的保守风格的潮流之中。这不也正是我们所需要面对的问题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上海的威士忌盛会,全球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白兰地仍是进口烈酒的大头,但威士忌的比重稳步上升。中国产威士忌已进入倒计时。



范庭略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的八月底,我站在四川峨眉山脚下,看着这一片好山好水,保乐力加投资1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威士忌酒厂终于破土动工了。

这家叫做新天下酒业公司的威士忌酒厂,应该是国际烈酒巨头进一步看好中国市场的重要表现。想到十多年前,芝华士苏格兰调和威士忌带着中国绿茶撞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之后,苏格兰威士忌的堂兄弟们鱼贯而入,硬生生将中国夜生活主角——各种啤酒品牌给挤下了男一号的宝座,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城掠地,从此中国的年轻人都开始喃喃自语说:“如果你的语言是威士忌……”言下之意就是啥也别说了,干了这杯威士忌再说吧!

一如中国白酒看好四川的水质一样,中国本地产的威士忌未来几年也将会在这片人杰地灵的峨眉山陈酿出来。不过这些展望都要等待多年之后,因为威士忌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它需要和风土、木桶以及年份去结合,这样才会出现一种迷人的魅力。而时间成本其实是所有商业产品最大的敌人,因为时不我待,市场和消费者都在不停的变化,就好像一年之后的今天,当上海的WHISKY L盛大举行的时候,我们看到全世界最负盛名的伦敦威士忌展览会的主办方还正在考虑:如何尽快将购票观众的款项退还到他们的账户上。

疫情期间所有的聚会都在往互联网上腾挪,住在苏格兰山清水秀酒厂的酿酒大师们再也不用舟车劳顿风尘仆仆地前往亚洲最具火车头领先地位的烈酒消费重镇,来给翘首以待的发烧友们探讨一下选桶的心得了。既然无缘亲历现场,更多的时候就是一种采用高科技手段的云交流。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年寒冷的早春夜晚,酒友们在微信上群喝威士忌的往事,不知不觉一晃就已经到了夏天。

来自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酒类进出口商分会给出的2020年上半年进口数字显示,上半年烈酒进口量是4407万升,同比跌幅较1-5月扩大了2%,进口额4.7亿美元,跌幅收窄了2%,占酒类进口总额的27.7%,其中白兰地的进口量1280万升,同比降幅较1-5月收窄甚微,进口额2.7亿美元,降幅收窄2%,约占烈酒进口总额的57.5%。而威士忌进口量是866万升,进口额是8431万美元,累计额同比降幅较1-5月分别扩大和收窄了3%,占烈酒进口总额的17.9%。这些枯燥的数字不禁让我想起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面描写他每一个无聊的暑假都要喝掉一个游泳池的啤酒的得意描述。一个长50米、宽21米、深1.8米的游泳池大概可以容纳189万升的水,换算一下上半年的进口威士忌数量,全中国的爱好者们喝掉了快五个游泳池的威士忌,这样看来村上春树的想象力的确堪比我国唐朝的大文豪李白。

在上海虹口W酒店举行的威士忌盛会跟上海举办的所有盛会一样,无一例外都是在疫情影响之下的全力以赴。从品牌的影响力而言,应该是最鼎盛的一届,因为全世界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了。全球最大的烈酒公司帝亚吉欧的王者回归,加上中国市场的大玩家保乐力加,以及烈酒新贵三得利、老牌奢侈品教主轩尼诗、最早进军中国大陆的法国人头马以及全球最大的烈酒家族私有公司百加得,这六大公司占据了中国大陆烈酒市场的近九成以上。而被誉为威士忌里面的劳斯莱斯的麦卡伦单一麦芽威士忌在威士忌展会的缺席让观众们略有失望。严格的入境管理措施又让往年均有参展的各种国际独立酒商望洋兴叹,当以往展会所呈现的小而美精神的独立厂商无一例外地淹没在国际顶级烈酒大牌的豪华展位里面的时候,经过十二年的苦心经营,一年一度的威士忌行业上海盛会终于成为了全球主流酒商不可或缺的名利场,不能不说这是中国迅速成长的威士忌市场实力的体现。

小品牌的缺失,也是一个趣味的丧失,毕竟威士忌的“与自由结伴而行”的精神自威士忌面世开始,就带着一种桀骜不驯的神态走在全球热爱自由的饮者面前,充满个性与张扬,是威士忌与众不同的品牌基因。正是这样一种来自苏格兰山地的坚韧不拔的精神,也让它与伏特加、白兰地、朗姆酒、龙舌兰酒、金酒的形象区别开来。

而近年迅速成长的90后以及00后的中国年轻消费者则更是全盘接受了威士忌的周边产品:老式的英国三件套西装、手工定制的皮鞋,甚至连油头这样洋溢着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保守风格的时尚标志,也会出现在成都的酒吧门口。年轻的消费者们正在照单全收把那个Old School风格与威士忌这个古老文化相结合,这与酒商在其他国家市场投放的广告大相径庭。

翻开苏格兰旅游局在美国的投放广告,看到的都是年轻的旅游者正在汗流浃背地疾驰在苏格兰的山地之间,户外活动似乎是苏格兰更热衷的卖点,至于老爷爷叼着烟斗喝一杯威士忌的形象则鲜有出现。而在中国大陆如雨后春笋般开出的威士忌酒吧里面,日式的装饰风格成了主流的选择,穿着大礼服的酒保带着黑色领结优雅地用手凿出一块结实的球冰,老牌的爵士乐与各种古巴手卷雪茄相映成趣,厚厚的绒布窗帘旁的沙发上坐着几位穿着三件套西装的年轻人,正在稚气未脱地品鉴着和他们年龄相仿的高档威士忌。

如果有机会来到上海前法租界的建国西路叁宅酒吧,就会感受到来自美国东岸新英格兰的风格,这种对威士忌消费的理解,精准击中了当下中年消费者的心态:两面市价超过千万的威士忌精品陈列墙,成为中国威士忌夜生活的消费指标,众多演艺界人士与金融界银行家们的私密谈话都发生在这个大隐于市的酒吧包房里面。来自纽约设计师在旧式上海老洋房的标新立异并不是仅仅体现在这个两层的空间之中,而业主收藏的摄影作品也是这个高级酒吧的画龙点睛之笔。纽约上东区的保守风格与中国各大城市的日式酒吧千人一面的保守风格拉开了距离,也让威士忌的菜鸟们望而却步。

当我们充满期待地看着中国威士忌市场从无到有成长为一位翩翩少年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从这样一股方兴未艾的烈酒消费浪潮中看到一种有趣的发展趋势:当年轻人用威士忌来彰显消费品味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再次走进了全球曾经时尚的保守风格的潮流之中。这不也正是我们所需要面对的问题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威士忌市场:已成翩翩少年

发布日期:2020-09-04 14:41
上海的威士忌盛会,全球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白兰地仍是进口烈酒的大头,但威士忌的比重稳步上升。中国产威士忌已进入倒计时。



范庭略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的八月底,我站在四川峨眉山脚下,看着这一片好山好水,保乐力加投资1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威士忌酒厂终于破土动工了。

这家叫做新天下酒业公司的威士忌酒厂,应该是国际烈酒巨头进一步看好中国市场的重要表现。想到十多年前,芝华士苏格兰调和威士忌带着中国绿茶撞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之后,苏格兰威士忌的堂兄弟们鱼贯而入,硬生生将中国夜生活主角——各种啤酒品牌给挤下了男一号的宝座,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城掠地,从此中国的年轻人都开始喃喃自语说:“如果你的语言是威士忌……”言下之意就是啥也别说了,干了这杯威士忌再说吧!

一如中国白酒看好四川的水质一样,中国本地产的威士忌未来几年也将会在这片人杰地灵的峨眉山陈酿出来。不过这些展望都要等待多年之后,因为威士忌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它需要和风土、木桶以及年份去结合,这样才会出现一种迷人的魅力。而时间成本其实是所有商业产品最大的敌人,因为时不我待,市场和消费者都在不停的变化,就好像一年之后的今天,当上海的WHISKY L盛大举行的时候,我们看到全世界最负盛名的伦敦威士忌展览会的主办方还正在考虑:如何尽快将购票观众的款项退还到他们的账户上。

疫情期间所有的聚会都在往互联网上腾挪,住在苏格兰山清水秀酒厂的酿酒大师们再也不用舟车劳顿风尘仆仆地前往亚洲最具火车头领先地位的烈酒消费重镇,来给翘首以待的发烧友们探讨一下选桶的心得了。既然无缘亲历现场,更多的时候就是一种采用高科技手段的云交流。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年寒冷的早春夜晚,酒友们在微信上群喝威士忌的往事,不知不觉一晃就已经到了夏天。

来自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酒类进出口商分会给出的2020年上半年进口数字显示,上半年烈酒进口量是4407万升,同比跌幅较1-5月扩大了2%,进口额4.7亿美元,跌幅收窄了2%,占酒类进口总额的27.7%,其中白兰地的进口量1280万升,同比降幅较1-5月收窄甚微,进口额2.7亿美元,降幅收窄2%,约占烈酒进口总额的57.5%。而威士忌进口量是866万升,进口额是8431万美元,累计额同比降幅较1-5月分别扩大和收窄了3%,占烈酒进口总额的17.9%。这些枯燥的数字不禁让我想起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面描写他每一个无聊的暑假都要喝掉一个游泳池的啤酒的得意描述。一个长50米、宽21米、深1.8米的游泳池大概可以容纳189万升的水,换算一下上半年的进口威士忌数量,全中国的爱好者们喝掉了快五个游泳池的威士忌,这样看来村上春树的想象力的确堪比我国唐朝的大文豪李白。

在上海虹口W酒店举行的威士忌盛会跟上海举办的所有盛会一样,无一例外都是在疫情影响之下的全力以赴。从品牌的影响力而言,应该是最鼎盛的一届,因为全世界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了。全球最大的烈酒公司帝亚吉欧的王者回归,加上中国市场的大玩家保乐力加,以及烈酒新贵三得利、老牌奢侈品教主轩尼诗、最早进军中国大陆的法国人头马以及全球最大的烈酒家族私有公司百加得,这六大公司占据了中国大陆烈酒市场的近九成以上。而被誉为威士忌里面的劳斯莱斯的麦卡伦单一麦芽威士忌在威士忌展会的缺席让观众们略有失望。严格的入境管理措施又让往年均有参展的各种国际独立酒商望洋兴叹,当以往展会所呈现的小而美精神的独立厂商无一例外地淹没在国际顶级烈酒大牌的豪华展位里面的时候,经过十二年的苦心经营,一年一度的威士忌行业上海盛会终于成为了全球主流酒商不可或缺的名利场,不能不说这是中国迅速成长的威士忌市场实力的体现。

小品牌的缺失,也是一个趣味的丧失,毕竟威士忌的“与自由结伴而行”的精神自威士忌面世开始,就带着一种桀骜不驯的神态走在全球热爱自由的饮者面前,充满个性与张扬,是威士忌与众不同的品牌基因。正是这样一种来自苏格兰山地的坚韧不拔的精神,也让它与伏特加、白兰地、朗姆酒、龙舌兰酒、金酒的形象区别开来。

而近年迅速成长的90后以及00后的中国年轻消费者则更是全盘接受了威士忌的周边产品:老式的英国三件套西装、手工定制的皮鞋,甚至连油头这样洋溢着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保守风格的时尚标志,也会出现在成都的酒吧门口。年轻的消费者们正在照单全收把那个Old School风格与威士忌这个古老文化相结合,这与酒商在其他国家市场投放的广告大相径庭。

翻开苏格兰旅游局在美国的投放广告,看到的都是年轻的旅游者正在汗流浃背地疾驰在苏格兰的山地之间,户外活动似乎是苏格兰更热衷的卖点,至于老爷爷叼着烟斗喝一杯威士忌的形象则鲜有出现。而在中国大陆如雨后春笋般开出的威士忌酒吧里面,日式的装饰风格成了主流的选择,穿着大礼服的酒保带着黑色领结优雅地用手凿出一块结实的球冰,老牌的爵士乐与各种古巴手卷雪茄相映成趣,厚厚的绒布窗帘旁的沙发上坐着几位穿着三件套西装的年轻人,正在稚气未脱地品鉴着和他们年龄相仿的高档威士忌。

如果有机会来到上海前法租界的建国西路叁宅酒吧,就会感受到来自美国东岸新英格兰的风格,这种对威士忌消费的理解,精准击中了当下中年消费者的心态:两面市价超过千万的威士忌精品陈列墙,成为中国威士忌夜生活的消费指标,众多演艺界人士与金融界银行家们的私密谈话都发生在这个大隐于市的酒吧包房里面。来自纽约设计师在旧式上海老洋房的标新立异并不是仅仅体现在这个两层的空间之中,而业主收藏的摄影作品也是这个高级酒吧的画龙点睛之笔。纽约上东区的保守风格与中国各大城市的日式酒吧千人一面的保守风格拉开了距离,也让威士忌的菜鸟们望而却步。

当我们充满期待地看着中国威士忌市场从无到有成长为一位翩翩少年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从这样一股方兴未艾的烈酒消费浪潮中看到一种有趣的发展趋势:当年轻人用威士忌来彰显消费品味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再次走进了全球曾经时尚的保守风格的潮流之中。这不也正是我们所需要面对的问题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上海的威士忌盛会,全球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白兰地仍是进口烈酒的大头,但威士忌的比重稳步上升。中国产威士忌已进入倒计时。



范庭略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的八月底,我站在四川峨眉山脚下,看着这一片好山好水,保乐力加投资1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威士忌酒厂终于破土动工了。

这家叫做新天下酒业公司的威士忌酒厂,应该是国际烈酒巨头进一步看好中国市场的重要表现。想到十多年前,芝华士苏格兰调和威士忌带着中国绿茶撞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之后,苏格兰威士忌的堂兄弟们鱼贯而入,硬生生将中国夜生活主角——各种啤酒品牌给挤下了男一号的宝座,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城掠地,从此中国的年轻人都开始喃喃自语说:“如果你的语言是威士忌……”言下之意就是啥也别说了,干了这杯威士忌再说吧!

一如中国白酒看好四川的水质一样,中国本地产的威士忌未来几年也将会在这片人杰地灵的峨眉山陈酿出来。不过这些展望都要等待多年之后,因为威士忌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它需要和风土、木桶以及年份去结合,这样才会出现一种迷人的魅力。而时间成本其实是所有商业产品最大的敌人,因为时不我待,市场和消费者都在不停的变化,就好像一年之后的今天,当上海的WHISKY L盛大举行的时候,我们看到全世界最负盛名的伦敦威士忌展览会的主办方还正在考虑:如何尽快将购票观众的款项退还到他们的账户上。

疫情期间所有的聚会都在往互联网上腾挪,住在苏格兰山清水秀酒厂的酿酒大师们再也不用舟车劳顿风尘仆仆地前往亚洲最具火车头领先地位的烈酒消费重镇,来给翘首以待的发烧友们探讨一下选桶的心得了。既然无缘亲历现场,更多的时候就是一种采用高科技手段的云交流。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年寒冷的早春夜晚,酒友们在微信上群喝威士忌的往事,不知不觉一晃就已经到了夏天。

来自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酒类进出口商分会给出的2020年上半年进口数字显示,上半年烈酒进口量是4407万升,同比跌幅较1-5月扩大了2%,进口额4.7亿美元,跌幅收窄了2%,占酒类进口总额的27.7%,其中白兰地的进口量1280万升,同比降幅较1-5月收窄甚微,进口额2.7亿美元,降幅收窄2%,约占烈酒进口总额的57.5%。而威士忌进口量是866万升,进口额是8431万美元,累计额同比降幅较1-5月分别扩大和收窄了3%,占烈酒进口总额的17.9%。这些枯燥的数字不禁让我想起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面描写他每一个无聊的暑假都要喝掉一个游泳池的啤酒的得意描述。一个长50米、宽21米、深1.8米的游泳池大概可以容纳189万升的水,换算一下上半年的进口威士忌数量,全中国的爱好者们喝掉了快五个游泳池的威士忌,这样看来村上春树的想象力的确堪比我国唐朝的大文豪李白。

在上海虹口W酒店举行的威士忌盛会跟上海举办的所有盛会一样,无一例外都是在疫情影响之下的全力以赴。从品牌的影响力而言,应该是最鼎盛的一届,因为全世界六大烈酒公司悉数到场了。全球最大的烈酒公司帝亚吉欧的王者回归,加上中国市场的大玩家保乐力加,以及烈酒新贵三得利、老牌奢侈品教主轩尼诗、最早进军中国大陆的法国人头马以及全球最大的烈酒家族私有公司百加得,这六大公司占据了中国大陆烈酒市场的近九成以上。而被誉为威士忌里面的劳斯莱斯的麦卡伦单一麦芽威士忌在威士忌展会的缺席让观众们略有失望。严格的入境管理措施又让往年均有参展的各种国际独立酒商望洋兴叹,当以往展会所呈现的小而美精神的独立厂商无一例外地淹没在国际顶级烈酒大牌的豪华展位里面的时候,经过十二年的苦心经营,一年一度的威士忌行业上海盛会终于成为了全球主流酒商不可或缺的名利场,不能不说这是中国迅速成长的威士忌市场实力的体现。

小品牌的缺失,也是一个趣味的丧失,毕竟威士忌的“与自由结伴而行”的精神自威士忌面世开始,就带着一种桀骜不驯的神态走在全球热爱自由的饮者面前,充满个性与张扬,是威士忌与众不同的品牌基因。正是这样一种来自苏格兰山地的坚韧不拔的精神,也让它与伏特加、白兰地、朗姆酒、龙舌兰酒、金酒的形象区别开来。

而近年迅速成长的90后以及00后的中国年轻消费者则更是全盘接受了威士忌的周边产品:老式的英国三件套西装、手工定制的皮鞋,甚至连油头这样洋溢着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保守风格的时尚标志,也会出现在成都的酒吧门口。年轻的消费者们正在照单全收把那个Old School风格与威士忌这个古老文化相结合,这与酒商在其他国家市场投放的广告大相径庭。

翻开苏格兰旅游局在美国的投放广告,看到的都是年轻的旅游者正在汗流浃背地疾驰在苏格兰的山地之间,户外活动似乎是苏格兰更热衷的卖点,至于老爷爷叼着烟斗喝一杯威士忌的形象则鲜有出现。而在中国大陆如雨后春笋般开出的威士忌酒吧里面,日式的装饰风格成了主流的选择,穿着大礼服的酒保带着黑色领结优雅地用手凿出一块结实的球冰,老牌的爵士乐与各种古巴手卷雪茄相映成趣,厚厚的绒布窗帘旁的沙发上坐着几位穿着三件套西装的年轻人,正在稚气未脱地品鉴着和他们年龄相仿的高档威士忌。

如果有机会来到上海前法租界的建国西路叁宅酒吧,就会感受到来自美国东岸新英格兰的风格,这种对威士忌消费的理解,精准击中了当下中年消费者的心态:两面市价超过千万的威士忌精品陈列墙,成为中国威士忌夜生活的消费指标,众多演艺界人士与金融界银行家们的私密谈话都发生在这个大隐于市的酒吧包房里面。来自纽约设计师在旧式上海老洋房的标新立异并不是仅仅体现在这个两层的空间之中,而业主收藏的摄影作品也是这个高级酒吧的画龙点睛之笔。纽约上东区的保守风格与中国各大城市的日式酒吧千人一面的保守风格拉开了距离,也让威士忌的菜鸟们望而却步。

当我们充满期待地看着中国威士忌市场从无到有成长为一位翩翩少年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从这样一股方兴未艾的烈酒消费浪潮中看到一种有趣的发展趋势:当年轻人用威士忌来彰显消费品味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再次走进了全球曾经时尚的保守风格的潮流之中。这不也正是我们所需要面对的问题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