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中国股市若是剧烈波动,中国官方会动用监管力量予以控制。这次可能不太一样。正因如此,投资者应把深圳创业板最高3000%的涨幅视为走向成熟的标志。

上周,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交易规则修改后,新股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修改前,上市首日的涨幅限制比例为44%,跌幅限制为36%。已上市股票每日涨跌幅限制从10%放宽至20%,增加了一倍。

中国的市场改革是一个断断续续的过程。监管机构不断寻求市场自由化,仅在受不了市场剧烈波动和疯狂炒作时,才出手干预。从1995年暂停绿豆期货交易,到2015年政府试图阻止股市泡沫破裂但却以失败告终,这种模式在过去几十年反复上演。

政府官员对不受约束的市场力量的不信任以及给市场加装“护栏”的决心会造成市场扭曲。新股上市普遍飙升的一个原因是,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发行价被人为压低。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于是,就可能出现被认为增长前景大好的股票呈抛物线型上涨。2016年,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首日上涨44%,并在随后的11个交易日连续涨停(10%)。

放松限制的最新举措似乎证实了监管机构最担心的事情并非虚构:市场混乱会让散户投资者面临亏损风险,这有可能引起社会不稳,最终破坏市场诚信。在卸掉了创业板的“训练轮”后,康泰医学系统有限公司8月24日上市首日涨幅高达2932%,最终收涨1061%。不过有理由相信,中国这次可能会将“不闻不问”坚持到底。

首先,由于中资企业在美国上市的环境有所恶化,中国政府为科技公司另寻出路的压力与日俱增。特朗普政府提出,将那些到2022年还不能满足美国审计要求的在美上市中资企业摘牌。虽然中国监管机构愿意做出让步以打破僵局,但不能保证双方能达成解决方案。

中国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放松审批限制,迈向更宽松的管理制度,从而创造更有深度、更具流动性和活力的市场。除放宽涨跌幅限制外,深圳创业板与上交所科创板一样,也采取了IPO注册制。此举推动中国股市进一步向纳斯达克的上市机制靠拢。按照注册制的程序,在企业获准上市前,证券监管机构不再以“看门人”的身份对企业进行审查,而是允许任何符合特定标准的公司只要披露了相关信息,即可向投资者投售。

自上交所科创板去年7月开市以来,监管机构对市场波动表现出了较高的容忍度。在科创板上市的首批25家公司股价平均飙升140%。从事芯片制造和生物技术等受政府青睐的战略行业的企业涨幅更大。缔造今年全球最大IPO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7月16日上市首日暴涨逾200%。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计划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募集总额或高达300亿美元,可能会让市场热度进一步攀升。

创业板和科创板所引发的热情实际上是对深圳和上海主板市场管理方式的无言批评。从严监管让政治考量影响了企业上市。其结果是造就了死气沉沉的股市,沉浮其中的大国企虽然气宇轩昂,但却难以令投资者神往。面对这种失败,政府官员设法对投资需求进行微观管理,甚至一度叫停新股发行。

年初至今,中国IPO募资额达到近440亿美元,是2010年创下560亿美元募资额纪录后的最高值。

其实,监管者对极端价格波动的担忧无可厚非,因为中国股市是一个年轻而繁荣的市场,从众行为普遍存在,市场操纵行为也相对容易。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瑞幸咖啡曝出的会计丑闻提醒我们,即使是那些风光无限的公司,也可能有不法行为。且经验表明,以官方身份进行粗暴管控并不是解决之道。

美国对中国企业存有敌意,而中国内地的投资需求又十分旺盛。在这两股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终于将中国股市推到了它应该去的方向。也许现在看起来还不是那么回事,但毕竟是一种进步。撰文/Nisha Gopal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创业板3000%涨幅说明市场走向成熟

发布日期:2020-09-03 09:51
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中国股市若是剧烈波动,中国官方会动用监管力量予以控制。这次可能不太一样。正因如此,投资者应把深圳创业板最高3000%的涨幅视为走向成熟的标志。

上周,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交易规则修改后,新股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修改前,上市首日的涨幅限制比例为44%,跌幅限制为36%。已上市股票每日涨跌幅限制从10%放宽至20%,增加了一倍。

中国的市场改革是一个断断续续的过程。监管机构不断寻求市场自由化,仅在受不了市场剧烈波动和疯狂炒作时,才出手干预。从1995年暂停绿豆期货交易,到2015年政府试图阻止股市泡沫破裂但却以失败告终,这种模式在过去几十年反复上演。

政府官员对不受约束的市场力量的不信任以及给市场加装“护栏”的决心会造成市场扭曲。新股上市普遍飙升的一个原因是,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发行价被人为压低。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于是,就可能出现被认为增长前景大好的股票呈抛物线型上涨。2016年,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首日上涨44%,并在随后的11个交易日连续涨停(10%)。

放松限制的最新举措似乎证实了监管机构最担心的事情并非虚构:市场混乱会让散户投资者面临亏损风险,这有可能引起社会不稳,最终破坏市场诚信。在卸掉了创业板的“训练轮”后,康泰医学系统有限公司8月24日上市首日涨幅高达2932%,最终收涨1061%。不过有理由相信,中国这次可能会将“不闻不问”坚持到底。

首先,由于中资企业在美国上市的环境有所恶化,中国政府为科技公司另寻出路的压力与日俱增。特朗普政府提出,将那些到2022年还不能满足美国审计要求的在美上市中资企业摘牌。虽然中国监管机构愿意做出让步以打破僵局,但不能保证双方能达成解决方案。

中国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放松审批限制,迈向更宽松的管理制度,从而创造更有深度、更具流动性和活力的市场。除放宽涨跌幅限制外,深圳创业板与上交所科创板一样,也采取了IPO注册制。此举推动中国股市进一步向纳斯达克的上市机制靠拢。按照注册制的程序,在企业获准上市前,证券监管机构不再以“看门人”的身份对企业进行审查,而是允许任何符合特定标准的公司只要披露了相关信息,即可向投资者投售。

自上交所科创板去年7月开市以来,监管机构对市场波动表现出了较高的容忍度。在科创板上市的首批25家公司股价平均飙升140%。从事芯片制造和生物技术等受政府青睐的战略行业的企业涨幅更大。缔造今年全球最大IPO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7月16日上市首日暴涨逾200%。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计划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募集总额或高达300亿美元,可能会让市场热度进一步攀升。

创业板和科创板所引发的热情实际上是对深圳和上海主板市场管理方式的无言批评。从严监管让政治考量影响了企业上市。其结果是造就了死气沉沉的股市,沉浮其中的大国企虽然气宇轩昂,但却难以令投资者神往。面对这种失败,政府官员设法对投资需求进行微观管理,甚至一度叫停新股发行。

年初至今,中国IPO募资额达到近440亿美元,是2010年创下560亿美元募资额纪录后的最高值。

其实,监管者对极端价格波动的担忧无可厚非,因为中国股市是一个年轻而繁荣的市场,从众行为普遍存在,市场操纵行为也相对容易。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瑞幸咖啡曝出的会计丑闻提醒我们,即使是那些风光无限的公司,也可能有不法行为。且经验表明,以官方身份进行粗暴管控并不是解决之道。

美国对中国企业存有敌意,而中国内地的投资需求又十分旺盛。在这两股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终于将中国股市推到了它应该去的方向。也许现在看起来还不是那么回事,但毕竟是一种进步。撰文/Nisha Gopal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中国股市若是剧烈波动,中国官方会动用监管力量予以控制。这次可能不太一样。正因如此,投资者应把深圳创业板最高3000%的涨幅视为走向成熟的标志。

上周,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交易规则修改后,新股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修改前,上市首日的涨幅限制比例为44%,跌幅限制为36%。已上市股票每日涨跌幅限制从10%放宽至20%,增加了一倍。

中国的市场改革是一个断断续续的过程。监管机构不断寻求市场自由化,仅在受不了市场剧烈波动和疯狂炒作时,才出手干预。从1995年暂停绿豆期货交易,到2015年政府试图阻止股市泡沫破裂但却以失败告终,这种模式在过去几十年反复上演。

政府官员对不受约束的市场力量的不信任以及给市场加装“护栏”的决心会造成市场扭曲。新股上市普遍飙升的一个原因是,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发行价被人为压低。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于是,就可能出现被认为增长前景大好的股票呈抛物线型上涨。2016年,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首日上涨44%,并在随后的11个交易日连续涨停(10%)。

放松限制的最新举措似乎证实了监管机构最担心的事情并非虚构:市场混乱会让散户投资者面临亏损风险,这有可能引起社会不稳,最终破坏市场诚信。在卸掉了创业板的“训练轮”后,康泰医学系统有限公司8月24日上市首日涨幅高达2932%,最终收涨1061%。不过有理由相信,中国这次可能会将“不闻不问”坚持到底。

首先,由于中资企业在美国上市的环境有所恶化,中国政府为科技公司另寻出路的压力与日俱增。特朗普政府提出,将那些到2022年还不能满足美国审计要求的在美上市中资企业摘牌。虽然中国监管机构愿意做出让步以打破僵局,但不能保证双方能达成解决方案。

中国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放松审批限制,迈向更宽松的管理制度,从而创造更有深度、更具流动性和活力的市场。除放宽涨跌幅限制外,深圳创业板与上交所科创板一样,也采取了IPO注册制。此举推动中国股市进一步向纳斯达克的上市机制靠拢。按照注册制的程序,在企业获准上市前,证券监管机构不再以“看门人”的身份对企业进行审查,而是允许任何符合特定标准的公司只要披露了相关信息,即可向投资者投售。

自上交所科创板去年7月开市以来,监管机构对市场波动表现出了较高的容忍度。在科创板上市的首批25家公司股价平均飙升140%。从事芯片制造和生物技术等受政府青睐的战略行业的企业涨幅更大。缔造今年全球最大IPO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7月16日上市首日暴涨逾200%。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计划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募集总额或高达300亿美元,可能会让市场热度进一步攀升。

创业板和科创板所引发的热情实际上是对深圳和上海主板市场管理方式的无言批评。从严监管让政治考量影响了企业上市。其结果是造就了死气沉沉的股市,沉浮其中的大国企虽然气宇轩昂,但却难以令投资者神往。面对这种失败,政府官员设法对投资需求进行微观管理,甚至一度叫停新股发行。

年初至今,中国IPO募资额达到近440亿美元,是2010年创下560亿美元募资额纪录后的最高值。

其实,监管者对极端价格波动的担忧无可厚非,因为中国股市是一个年轻而繁荣的市场,从众行为普遍存在,市场操纵行为也相对容易。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瑞幸咖啡曝出的会计丑闻提醒我们,即使是那些风光无限的公司,也可能有不法行为。且经验表明,以官方身份进行粗暴管控并不是解决之道。

美国对中国企业存有敌意,而中国内地的投资需求又十分旺盛。在这两股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终于将中国股市推到了它应该去的方向。也许现在看起来还不是那么回事,但毕竟是一种进步。撰文/Nisha Gopal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创业板3000%涨幅说明市场走向成熟

发布日期:2020-09-03 09:51
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中国股市若是剧烈波动,中国官方会动用监管力量予以控制。这次可能不太一样。正因如此,投资者应把深圳创业板最高3000%的涨幅视为走向成熟的标志。

上周,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交易规则修改后,新股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修改前,上市首日的涨幅限制比例为44%,跌幅限制为36%。已上市股票每日涨跌幅限制从10%放宽至20%,增加了一倍。

中国的市场改革是一个断断续续的过程。监管机构不断寻求市场自由化,仅在受不了市场剧烈波动和疯狂炒作时,才出手干预。从1995年暂停绿豆期货交易,到2015年政府试图阻止股市泡沫破裂但却以失败告终,这种模式在过去几十年反复上演。

政府官员对不受约束的市场力量的不信任以及给市场加装“护栏”的决心会造成市场扭曲。新股上市普遍飙升的一个原因是,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发行价被人为压低。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于是,就可能出现被认为增长前景大好的股票呈抛物线型上涨。2016年,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首日上涨44%,并在随后的11个交易日连续涨停(10%)。

放松限制的最新举措似乎证实了监管机构最担心的事情并非虚构:市场混乱会让散户投资者面临亏损风险,这有可能引起社会不稳,最终破坏市场诚信。在卸掉了创业板的“训练轮”后,康泰医学系统有限公司8月24日上市首日涨幅高达2932%,最终收涨1061%。不过有理由相信,中国这次可能会将“不闻不问”坚持到底。

首先,由于中资企业在美国上市的环境有所恶化,中国政府为科技公司另寻出路的压力与日俱增。特朗普政府提出,将那些到2022年还不能满足美国审计要求的在美上市中资企业摘牌。虽然中国监管机构愿意做出让步以打破僵局,但不能保证双方能达成解决方案。

中国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放松审批限制,迈向更宽松的管理制度,从而创造更有深度、更具流动性和活力的市场。除放宽涨跌幅限制外,深圳创业板与上交所科创板一样,也采取了IPO注册制。此举推动中国股市进一步向纳斯达克的上市机制靠拢。按照注册制的程序,在企业获准上市前,证券监管机构不再以“看门人”的身份对企业进行审查,而是允许任何符合特定标准的公司只要披露了相关信息,即可向投资者投售。

自上交所科创板去年7月开市以来,监管机构对市场波动表现出了较高的容忍度。在科创板上市的首批25家公司股价平均飙升140%。从事芯片制造和生物技术等受政府青睐的战略行业的企业涨幅更大。缔造今年全球最大IPO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7月16日上市首日暴涨逾200%。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计划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募集总额或高达300亿美元,可能会让市场热度进一步攀升。

创业板和科创板所引发的热情实际上是对深圳和上海主板市场管理方式的无言批评。从严监管让政治考量影响了企业上市。其结果是造就了死气沉沉的股市,沉浮其中的大国企虽然气宇轩昂,但却难以令投资者神往。面对这种失败,政府官员设法对投资需求进行微观管理,甚至一度叫停新股发行。

年初至今,中国IPO募资额达到近440亿美元,是2010年创下560亿美元募资额纪录后的最高值。

其实,监管者对极端价格波动的担忧无可厚非,因为中国股市是一个年轻而繁荣的市场,从众行为普遍存在,市场操纵行为也相对容易。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瑞幸咖啡曝出的会计丑闻提醒我们,即使是那些风光无限的公司,也可能有不法行为。且经验表明,以官方身份进行粗暴管控并不是解决之道。

美国对中国企业存有敌意,而中国内地的投资需求又十分旺盛。在这两股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终于将中国股市推到了它应该去的方向。也许现在看起来还不是那么回事,但毕竟是一种进步。撰文/Nisha Gopal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中国股市若是剧烈波动,中国官方会动用监管力量予以控制。这次可能不太一样。正因如此,投资者应把深圳创业板最高3000%的涨幅视为走向成熟的标志。

上周,创业板注册制下的18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200%。交易规则修改后,新股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修改前,上市首日的涨幅限制比例为44%,跌幅限制为36%。已上市股票每日涨跌幅限制从10%放宽至20%,增加了一倍。

中国的市场改革是一个断断续续的过程。监管机构不断寻求市场自由化,仅在受不了市场剧烈波动和疯狂炒作时,才出手干预。从1995年暂停绿豆期货交易,到2015年政府试图阻止股市泡沫破裂但却以失败告终,这种模式在过去几十年反复上演。

政府官员对不受约束的市场力量的不信任以及给市场加装“护栏”的决心会造成市场扭曲。新股上市普遍飙升的一个原因是,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发行价被人为压低。新股发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行价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于是,就可能出现被认为增长前景大好的股票呈抛物线型上涨。2016年,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首日上涨44%,并在随后的11个交易日连续涨停(10%)。

放松限制的最新举措似乎证实了监管机构最担心的事情并非虚构:市场混乱会让散户投资者面临亏损风险,这有可能引起社会不稳,最终破坏市场诚信。在卸掉了创业板的“训练轮”后,康泰医学系统有限公司8月24日上市首日涨幅高达2932%,最终收涨1061%。不过有理由相信,中国这次可能会将“不闻不问”坚持到底。

首先,由于中资企业在美国上市的环境有所恶化,中国政府为科技公司另寻出路的压力与日俱增。特朗普政府提出,将那些到2022年还不能满足美国审计要求的在美上市中资企业摘牌。虽然中国监管机构愿意做出让步以打破僵局,但不能保证双方能达成解决方案。

中国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放松审批限制,迈向更宽松的管理制度,从而创造更有深度、更具流动性和活力的市场。除放宽涨跌幅限制外,深圳创业板与上交所科创板一样,也采取了IPO注册制。此举推动中国股市进一步向纳斯达克的上市机制靠拢。按照注册制的程序,在企业获准上市前,证券监管机构不再以“看门人”的身份对企业进行审查,而是允许任何符合特定标准的公司只要披露了相关信息,即可向投资者投售。

自上交所科创板去年7月开市以来,监管机构对市场波动表现出了较高的容忍度。在科创板上市的首批25家公司股价平均飙升140%。从事芯片制造和生物技术等受政府青睐的战略行业的企业涨幅更大。缔造今年全球最大IPO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7月16日上市首日暴涨逾200%。马云麾下的蚂蚁集团计划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募集总额或高达300亿美元,可能会让市场热度进一步攀升。

创业板和科创板所引发的热情实际上是对深圳和上海主板市场管理方式的无言批评。从严监管让政治考量影响了企业上市。其结果是造就了死气沉沉的股市,沉浮其中的大国企虽然气宇轩昂,但却难以令投资者神往。面对这种失败,政府官员设法对投资需求进行微观管理,甚至一度叫停新股发行。

年初至今,中国IPO募资额达到近440亿美元,是2010年创下560亿美元募资额纪录后的最高值。

其实,监管者对极端价格波动的担忧无可厚非,因为中国股市是一个年轻而繁荣的市场,从众行为普遍存在,市场操纵行为也相对容易。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瑞幸咖啡曝出的会计丑闻提醒我们,即使是那些风光无限的公司,也可能有不法行为。且经验表明,以官方身份进行粗暴管控并不是解决之道。

美国对中国企业存有敌意,而中国内地的投资需求又十分旺盛。在这两股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终于将中国股市推到了它应该去的方向。也许现在看起来还不是那么回事,但毕竟是一种进步。撰文/Nisha Gopal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