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正在承受新冠疫情的重创,它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拥有自行恢复活力的元素。



FT

OR--商业新媒体 】伦敦的标志物正在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倾颓。伦敦塔(Tower of London)卫兵纷纷遭到解雇、被誉为“伦敦硅谷”的TechHub已经倒闭、惹人爱也惹人烦的Cereal Killer Cafe也关门了。甚至连伦敦塔上著名的渡鸦也在逃离,它们怀念往日熙熙攘攘的游客。

作为首都,伦敦的经济产出约占英国总产出的四分之一,拥有全国大约13%的人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造成的重创,预计大部分将由伦敦背负。大伦敦政府(Greater London Authority)预测,今年的总增加值(GVA)——衡量对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的指标——将下降16.8%。

新冠疫情让伦敦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以人口密度为例。正如英国游说团体“伦敦优先”(London First)的约翰•迪基(John Dickie)所指出的,国际化城市很少有像伦敦这样人与人紧挨着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科技初创企业老板需要开车去见投资人;在伦敦,他们走路即可到达。那些想要游说政客的华尔街银行家们需要搭乘飞机前往华盛顿;在伦敦,你可以在半小时内从金融城到达英国议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保持社交距离的限制措施使得这个生态系统变得四分五裂。

同样,伦敦的画廊、音乐会和剧院曾经能够吸引大批游客——根据英国旅游局(VisitBritain)的数据,去年伦敦游客人数接近2200万,消费近160亿英镑。而现在,在伦敦西区(West End)各处空荡荡的商店和餐厅里,你能感受到游客不见了。

幸运的是,伦敦还有其他经济引擎。金融服务还没有熄火。预计该行业今年的GVA将仅下降2.6%。公司仍在被收购、卖掉和上市,企业账务的审计工作也在继续。专业服务工作可能被从金融城转移到郊区进行,但员工们依然坐在某种桌子后面办公。

现在仍造成困扰的一个问题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哪些变化将会持续下去?如果人们继续在家办公,城市里的餐厅、办公场所和交通都会受到影响。

伦敦交通局(Transport for London)今年5月收到了16亿英镑的救助款,该局报告称,在3月份实施封锁后,地铁乘客数量大幅下降。该局目前正在寻求49亿英镑的新救助。这是另一个由优势带来的负担。伦敦交通局平常能够依靠昂贵的票价来支付其近四分之三的运营成本。这一比例几乎是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的两倍。随着人们停止出行,这种对票价的依赖使伦敦交通局面临困境。

毫无疑问,伦敦接下来会很艰难。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也拥有能使自己恢复活力的元素——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娱乐方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伦敦会重焕活力吗?

发布日期:2020-09-02 06:48
伦敦正在承受新冠疫情的重创,它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拥有自行恢复活力的元素。



FT

OR--商业新媒体 】伦敦的标志物正在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倾颓。伦敦塔(Tower of London)卫兵纷纷遭到解雇、被誉为“伦敦硅谷”的TechHub已经倒闭、惹人爱也惹人烦的Cereal Killer Cafe也关门了。甚至连伦敦塔上著名的渡鸦也在逃离,它们怀念往日熙熙攘攘的游客。

作为首都,伦敦的经济产出约占英国总产出的四分之一,拥有全国大约13%的人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造成的重创,预计大部分将由伦敦背负。大伦敦政府(Greater London Authority)预测,今年的总增加值(GVA)——衡量对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的指标——将下降16.8%。

新冠疫情让伦敦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以人口密度为例。正如英国游说团体“伦敦优先”(London First)的约翰•迪基(John Dickie)所指出的,国际化城市很少有像伦敦这样人与人紧挨着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科技初创企业老板需要开车去见投资人;在伦敦,他们走路即可到达。那些想要游说政客的华尔街银行家们需要搭乘飞机前往华盛顿;在伦敦,你可以在半小时内从金融城到达英国议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保持社交距离的限制措施使得这个生态系统变得四分五裂。

同样,伦敦的画廊、音乐会和剧院曾经能够吸引大批游客——根据英国旅游局(VisitBritain)的数据,去年伦敦游客人数接近2200万,消费近160亿英镑。而现在,在伦敦西区(West End)各处空荡荡的商店和餐厅里,你能感受到游客不见了。

幸运的是,伦敦还有其他经济引擎。金融服务还没有熄火。预计该行业今年的GVA将仅下降2.6%。公司仍在被收购、卖掉和上市,企业账务的审计工作也在继续。专业服务工作可能被从金融城转移到郊区进行,但员工们依然坐在某种桌子后面办公。

现在仍造成困扰的一个问题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哪些变化将会持续下去?如果人们继续在家办公,城市里的餐厅、办公场所和交通都会受到影响。

伦敦交通局(Transport for London)今年5月收到了16亿英镑的救助款,该局报告称,在3月份实施封锁后,地铁乘客数量大幅下降。该局目前正在寻求49亿英镑的新救助。这是另一个由优势带来的负担。伦敦交通局平常能够依靠昂贵的票价来支付其近四分之三的运营成本。这一比例几乎是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的两倍。随着人们停止出行,这种对票价的依赖使伦敦交通局面临困境。

毫无疑问,伦敦接下来会很艰难。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也拥有能使自己恢复活力的元素——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娱乐方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伦敦正在承受新冠疫情的重创,它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拥有自行恢复活力的元素。



FT

OR--商业新媒体 】伦敦的标志物正在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倾颓。伦敦塔(Tower of London)卫兵纷纷遭到解雇、被誉为“伦敦硅谷”的TechHub已经倒闭、惹人爱也惹人烦的Cereal Killer Cafe也关门了。甚至连伦敦塔上著名的渡鸦也在逃离,它们怀念往日熙熙攘攘的游客。

作为首都,伦敦的经济产出约占英国总产出的四分之一,拥有全国大约13%的人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造成的重创,预计大部分将由伦敦背负。大伦敦政府(Greater London Authority)预测,今年的总增加值(GVA)——衡量对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的指标——将下降16.8%。

新冠疫情让伦敦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以人口密度为例。正如英国游说团体“伦敦优先”(London First)的约翰•迪基(John Dickie)所指出的,国际化城市很少有像伦敦这样人与人紧挨着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科技初创企业老板需要开车去见投资人;在伦敦,他们走路即可到达。那些想要游说政客的华尔街银行家们需要搭乘飞机前往华盛顿;在伦敦,你可以在半小时内从金融城到达英国议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保持社交距离的限制措施使得这个生态系统变得四分五裂。

同样,伦敦的画廊、音乐会和剧院曾经能够吸引大批游客——根据英国旅游局(VisitBritain)的数据,去年伦敦游客人数接近2200万,消费近160亿英镑。而现在,在伦敦西区(West End)各处空荡荡的商店和餐厅里,你能感受到游客不见了。

幸运的是,伦敦还有其他经济引擎。金融服务还没有熄火。预计该行业今年的GVA将仅下降2.6%。公司仍在被收购、卖掉和上市,企业账务的审计工作也在继续。专业服务工作可能被从金融城转移到郊区进行,但员工们依然坐在某种桌子后面办公。

现在仍造成困扰的一个问题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哪些变化将会持续下去?如果人们继续在家办公,城市里的餐厅、办公场所和交通都会受到影响。

伦敦交通局(Transport for London)今年5月收到了16亿英镑的救助款,该局报告称,在3月份实施封锁后,地铁乘客数量大幅下降。该局目前正在寻求49亿英镑的新救助。这是另一个由优势带来的负担。伦敦交通局平常能够依靠昂贵的票价来支付其近四分之三的运营成本。这一比例几乎是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的两倍。随着人们停止出行,这种对票价的依赖使伦敦交通局面临困境。

毫无疑问,伦敦接下来会很艰难。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也拥有能使自己恢复活力的元素——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娱乐方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伦敦会重焕活力吗?

发布日期:2020-09-02 06:48
伦敦正在承受新冠疫情的重创,它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拥有自行恢复活力的元素。



FT

OR--商业新媒体 】伦敦的标志物正在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倾颓。伦敦塔(Tower of London)卫兵纷纷遭到解雇、被誉为“伦敦硅谷”的TechHub已经倒闭、惹人爱也惹人烦的Cereal Killer Cafe也关门了。甚至连伦敦塔上著名的渡鸦也在逃离,它们怀念往日熙熙攘攘的游客。

作为首都,伦敦的经济产出约占英国总产出的四分之一,拥有全国大约13%的人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造成的重创,预计大部分将由伦敦背负。大伦敦政府(Greater London Authority)预测,今年的总增加值(GVA)——衡量对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的指标——将下降16.8%。

新冠疫情让伦敦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以人口密度为例。正如英国游说团体“伦敦优先”(London First)的约翰•迪基(John Dickie)所指出的,国际化城市很少有像伦敦这样人与人紧挨着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科技初创企业老板需要开车去见投资人;在伦敦,他们走路即可到达。那些想要游说政客的华尔街银行家们需要搭乘飞机前往华盛顿;在伦敦,你可以在半小时内从金融城到达英国议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保持社交距离的限制措施使得这个生态系统变得四分五裂。

同样,伦敦的画廊、音乐会和剧院曾经能够吸引大批游客——根据英国旅游局(VisitBritain)的数据,去年伦敦游客人数接近2200万,消费近160亿英镑。而现在,在伦敦西区(West End)各处空荡荡的商店和餐厅里,你能感受到游客不见了。

幸运的是,伦敦还有其他经济引擎。金融服务还没有熄火。预计该行业今年的GVA将仅下降2.6%。公司仍在被收购、卖掉和上市,企业账务的审计工作也在继续。专业服务工作可能被从金融城转移到郊区进行,但员工们依然坐在某种桌子后面办公。

现在仍造成困扰的一个问题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哪些变化将会持续下去?如果人们继续在家办公,城市里的餐厅、办公场所和交通都会受到影响。

伦敦交通局(Transport for London)今年5月收到了16亿英镑的救助款,该局报告称,在3月份实施封锁后,地铁乘客数量大幅下降。该局目前正在寻求49亿英镑的新救助。这是另一个由优势带来的负担。伦敦交通局平常能够依靠昂贵的票价来支付其近四分之三的运营成本。这一比例几乎是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的两倍。随着人们停止出行,这种对票价的依赖使伦敦交通局面临困境。

毫无疑问,伦敦接下来会很艰难。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也拥有能使自己恢复活力的元素——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娱乐方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伦敦正在承受新冠疫情的重创,它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拥有自行恢复活力的元素。



FT

OR--商业新媒体 】伦敦的标志物正在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倾颓。伦敦塔(Tower of London)卫兵纷纷遭到解雇、被誉为“伦敦硅谷”的TechHub已经倒闭、惹人爱也惹人烦的Cereal Killer Cafe也关门了。甚至连伦敦塔上著名的渡鸦也在逃离,它们怀念往日熙熙攘攘的游客。

作为首都,伦敦的经济产出约占英国总产出的四分之一,拥有全国大约13%的人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造成的重创,预计大部分将由伦敦背负。大伦敦政府(Greater London Authority)预测,今年的总增加值(GVA)——衡量对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的指标——将下降16.8%。

新冠疫情让伦敦的一些优势变为了弱点。以人口密度为例。正如英国游说团体“伦敦优先”(London First)的约翰•迪基(John Dickie)所指出的,国际化城市很少有像伦敦这样人与人紧挨着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科技初创企业老板需要开车去见投资人;在伦敦,他们走路即可到达。那些想要游说政客的华尔街银行家们需要搭乘飞机前往华盛顿;在伦敦,你可以在半小时内从金融城到达英国议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保持社交距离的限制措施使得这个生态系统变得四分五裂。

同样,伦敦的画廊、音乐会和剧院曾经能够吸引大批游客——根据英国旅游局(VisitBritain)的数据,去年伦敦游客人数接近2200万,消费近160亿英镑。而现在,在伦敦西区(West End)各处空荡荡的商店和餐厅里,你能感受到游客不见了。

幸运的是,伦敦还有其他经济引擎。金融服务还没有熄火。预计该行业今年的GVA将仅下降2.6%。公司仍在被收购、卖掉和上市,企业账务的审计工作也在继续。专业服务工作可能被从金融城转移到郊区进行,但员工们依然坐在某种桌子后面办公。

现在仍造成困扰的一个问题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哪些变化将会持续下去?如果人们继续在家办公,城市里的餐厅、办公场所和交通都会受到影响。

伦敦交通局(Transport for London)今年5月收到了16亿英镑的救助款,该局报告称,在3月份实施封锁后,地铁乘客数量大幅下降。该局目前正在寻求49亿英镑的新救助。这是另一个由优势带来的负担。伦敦交通局平常能够依靠昂贵的票价来支付其近四分之三的运营成本。这一比例几乎是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的两倍。随着人们停止出行,这种对票价的依赖使伦敦交通局面临困境。

毫无疑问,伦敦接下来会很艰难。但像所有伟大的城市一样,它也拥有能使自己恢复活力的元素——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娱乐方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