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全球最著名的名人肖像摄影师,莱博维茨警惕着“名人”标签。她保护着私生活,却会自然地提到苏珊•桑塔格。



简恩•达利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告诉我她有些喘不上气——虽然她看起来非常平静地坐在家中,身后是冷调白色的背景。她的房子位于纽约上州的莱茵贝克(Rhinebeck)。她解释称,自己刚回家不久,之前开了很长时间的车将女儿送到了一位朋友家。

“感谢你的耐心等待。我目前正在扮演另一个角色,照顾我的孩子们,我的长女刚从高中‘虚拟毕业’,她很伤心不能经历真正的毕业仪式。周四是她毕业的日子——这种安排非常奇怪——我们的座位都必须间隔六英尺远 ……”

“这是我的午餐。”她笑着将一个装着寿司外卖的棕色大袋子举了起来,让我能在我们的Zoom视频连线中看到。在地球的另一边,我自己也点了寿司作为晚饭。“这让我非常激动。”她说,“我终于可以吃到金枪鱼——我的孩子们全都对素食更感兴趣。”

我们开始了聊天。就像所有人在目前这一特殊时期一样,谈起了“居家令”。莱博维茨自3月中旬以来就一直待在纽约上州——“和三个青春期女孩一起共用一个卫生间!”。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男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今年70岁的莱博维茨或许是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名人摄影师,她拍摄过的名人中有总统也有流行巨星。她曾为《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封面拍摄过怀孕全裸的黛米•摩尔(Demi Moore),也曾为英国女王拍摄纪念肖像照。因此,被迫离开她在纽约的大本营并中断她通常密不透风的旅行安排,不仅意味着她将难得地与女儿们一起度过大量时间——三个女儿分别是18岁的萨拉以及双胞胎姐妹苏珊和塞缪艾尔,她们是在萨拉出生三年半以后通过代孕降生的——据她而言,还意味着一种“重生”。

她有一点紧张,这让我感到惊讶。“我感到自己有点不够格。如果是和苏珊•桑塔格 (Susan Sontag)这样的人聊天你会得到更好的效果。她是一个很棒的谈话者——不过现在就让我们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吧。”

交谈刚一开始,她就提到了桑塔格,这位著名美国作家在长约15年的时间里曾是她的伴侣,虽然他们对彼此关系的性质常常语焉不详。桑塔格于2004年去世,但她的名字会非常自然地出现在莱博维茨的谈话中,就好像她仍在这里一样。

我问她,是否认为目前的这段居家时光是进行创作的好机会——或者和很多艺术家一样,在环境变化和自身焦虑的影响下陷入了创作僵局?

“我的上一个摄影工作是与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合作,为《时尚》(Vogue)杂志拍摄封面。我们在3月份飞到休斯敦——这或许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在我们飞行期间,‘居家令’开始在各处施行。但当我们到达休斯敦以后,我已经建立了一套有效的机制,让我的孩子在我不在身边的情况下能得到很好的照顾,而我也发现自己以一种全方位的方式重新回到了她们的生活中——后来这种模式占据了主导。我似乎不再对拍照感兴趣——我没有感受到让我想要拍照的情绪触动。

“后来豪瑟沃思画廊(Hauser & Wirth)开始举办线上展览,并且这些展览的质量很高,我非常喜欢它们,于是我提出自己也想做一个展览。当时我最先想到的是我曾经拍摄的一批老照片:它们是我内在的一部分,如同灰浆一样粘合起我其他的摄影作品。我是指我拍摄的肖像照。”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常青树女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

她指的是她为一本名为《朝圣》(Pilgrimage)的书所拍摄的部分引发讨论的摄影作品,这本2011年出版的书记录了她去过的给她带来心灵触动一些地方,包括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的故居,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的小木屋,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的家等等。

“当我拍摄这些照片时,我自己也在经历一段困难的时期。”她说。在此之前的几年,莱博维茨曾遭遇严重的财务问题,包括贷款、债务以及房产等,即便她已经是全世界报酬最高的摄影师之一。“但我觉得它们是我最喜欢的照片。”

她最新的线上展览名为《静物生活》(Still Life),其安静、强烈、有时甚至抽象的拍摄题材可能会让那些将莱博维茨视为摇滚时代终极记录者的人感到意外。当她在《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工作期间,从二十世纪70年代开始,她用照相机捕捉到了那个时代最著名面孔的值得纪念的影像——包括约翰•列侬(John Lennon)摄于1980年的那张令人难忘的照片——他赤裸蜷曲在穿着衣服的小野洋子(Yoko Ono)身边,在照片拍摄后几小时便遭谋杀。离开《滚石》杂志后,她去了《名利场》杂志,在这里反文化 (Counterculture)作品让位于更加主流取向的名流肖像照,此后她又成为了《时尚》(Vogue)杂志的摄影师。

但现在占据她注意力的,已不再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路名人,而是静物生活。“我每天都阅读《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非常喜欢关于时事的摄影新闻——在街头进行的摄影工作是如此强烈和令人难以置信,我从未见过如此饱含力量的摄影。”

“我这么说是想表达什么来着?对了——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了一篇关于摄影的文章,文中指出最契合当前的摄影形式是静物摄影。我因此也对当前的工作感到更有信心 ……我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喜欢这个作品!二十世纪70和80年代,与我一起工作的一位艺术总监曾教导我说,如果你想要前进,你必须回头看。我的整个人生和职业生涯都实践了这句话——我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回头看。”

在大西洋的两边,我们谁都没有碰自己点的寿司外卖。虽然我劝她吃一点,我自己却不太想吃:在Zoom视频聊天时吃东西是否会有些不雅?“我很高兴你没有吃。”她说,“这样我也就不用吃了。我不是一个喜欢吃早饭和午饭的人,但我喜欢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坐下来享用晚餐。”

我们回忆了去年她在洛杉矶的一个作品展的开幕式——那是一个有4000件展品、名为档案项目1号(Archive Project No 1)的规模庞大的展览。当我告诉她我参加了开幕式,也见证了晚会的意外惊喜环节——由她的朋友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所做的演出——她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么说,你亲眼见到了我冲上舞台大发脾气的场面?——当时我对人们在演出时不停聊天非常生气。”

我确实目睹了。在史密斯的演出全程中,艺术圈人士们震耳欲聋的聊天音量丝毫没有减弱——只有像我一样的部分人因为对史密斯的崇拜而屏息凝神——后来莱博维茨突然跳上舞台对所有人大喊,让他们停止说话聆听音乐。“帕蒂当时非常尴尬!”

“你要知道,这非常令人激动——这批作品诞生于加州,是为当年设在旧金山的《滚石》杂志所拍。因此我非常高兴能将它们重新带回这里,其中蕴含的能量令人感动。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时代,我的作品再也不会和当年一样——当时的作品如同信手涂鸦——当年的我则是画画的小孩。”

莱博维茨的职业生涯始于《滚石》杂志,当时她还是个学生;当年的《滚石》既是音乐写作的引领者,还刊登亨特•斯托克顿•汤普森 (Hunter S. Thompson)具有开创性的政治报道。她为《滚石》杂志拍摄的封面照使她声名鹊起,1977年当这本杂志迁往纽约时,莱博维茨选择了追随。

“搬往纽约让我伤筋动骨。当时我陷入麻烦难以脱身。那时我是一个非常天真、高高笨笨、不合时宜的年轻人。我从未感到自己真正适应了纽约。但作为摄影师的一大好处在于,你是身处事外地观察事物,并且逐渐喜欢上这种观察。我一直在事件之外舒服地过着我的日子。肖像摄影给人的感觉可能很正式,但我一直做得非常顺手,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停了下来……现在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下一任副总统是谁——这是我接下来想做的事情。我想要为她拍摄照片,不论她是谁。”

我指出,她自己现在已经和她的很多拍摄对象一样著名了(她痛恨“名人“一词)。她是否真的还是那个置身事外的观察者呢?

她略有些生气。“我非常注重个人生活隐私。我很爱我的工作,但我与这些拍摄对象中的任何一位都不是朋友,我喜欢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名人’一词让我很有挫败感,因为我感兴趣的是人们做了什么,而不是他们是谁。和任何人一样,我也会欣赏别人,而且我确实有崇拜的对象——比如舞蹈家巴瑞辛尼科夫(Baryshnikov),奥巴马(Obama)总统……”
通过又一次迅速转换聊天话题——这是她讲话的一大特点——她淡化了有关名气的话题给她带来的尴尬。“摄影的风格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如果你从事摄影长达50年,你没有理由一直保持一种风格。我认为自己更像一个以摄影为手段的概念艺术家,因此尝试各种不同方式的拍照方式非常有益。新闻现已主导了摄影——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摄影的风格变得更加轻松随意,更加写实,而这对肖像摄影也带来了影响。我有一整套词汇对应不同的摄影工作方式,而我喜欢把它们全都用上。”

确实,她的静物摄影作品完全不同于她的高度摆拍、近乎戏剧性的杂志封面照。而从技术层面来说呢?她在过去50年的职业生涯中已经见证了很多变化。

“是的,变化层出不穷。你无法不对数字时代能够带来什么充满兴趣——但我当然也会感叹暗室的消失,以及摄影当中那些充满魅力但现在已被抛弃的边缘化的东西。不过变化的益处远大于害处。如果一种新东西被发明了出来,我会想要了解它并使用它——或者身边有一位能使用这种东西的人。我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助理,我实在不知道所有的灯光或者相机如何工作,助理们会帮我把它们调试好。”

“现在我已经开始使用手机相机了。你怎么可能拒绝就在你口袋里、可以随意取出并拍照的工具?这正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

现在我们各自都履行义务式地吃了几口寿司。我没有完全放弃追问她的肖像摄影,以及她所拍摄过的那些名人。我想要知道,给一个你并不欣赏的人拍摄肖像照是否是一件难事?
“作为一个摄影师,你应该能够拍摄任何人,但我在拍摄自己喜欢或者欣赏的人时,确实表现得更好——我喜欢与拍摄对象真正产生联系。我常会想起阿诺德•纽曼 (Arnold Newman)拍摄的德国坦克制造商人克虏伯(Krupp)的照片——纽曼在拍摄时采用了从下向上的打光,这让克虏伯看起来显得邪恶。”——她露齿一笑——“因此你在拍摄这类肖像照时,确实有很大权力,这其中包含了你对拍摄对象的评判。”

“当特朗普当选时,确实也曾有对他的拍摄计划,但最终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去做这件事。”她很容易笑,但只有这一次她真正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是一个陷阱问题吗,简恩?”我提起了杂志的话题。我想知道杂志的兴衰变化对于摄影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以为我所说的是目前围绕《时尚》(Vogue)杂志及其主编出现的有关员工多样性和员工待遇的争议。

“毫无疑问应当改变现状。安娜•温图(Anna Wintour)也承认这一点——这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反思的时刻,一个改变的时机。这就像鲍勃•迪伦(Bob Dylan)在一首歌中所唱的那样。但关于安娜,我确实想说的是,我们不能忘记她对于很多人来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曾给予过大家多少支持。”

莱博维茨对于谈论书籍更感兴趣。她多部精彩绝伦的作品集展现了她得到仔细保存的职业生涯,也提供了更多例子,证明过去对她和她的工作有多重要。“书籍在我心中永远是排第一位的,我从没有将《一个摄影师的生活》(A Photographer's Life,2006)看作是一个展览,它永远是一本书。这就是‘回顾过去,以走向未来’的意味所在。我每隔几年都会这么做:第一本作品集记录了我摄影生涯的最初二十年,包含1970至1990年的作品;这本书的封面是约翰•列侬。然后是1990至2005年的作品集,这段时间我与苏珊•桑塔格在一起,在这之后是2005至2015年作品集。我热爱图书,它们会永远流传下去。”

她的《女性》系列是否还会有新的作品?这批肖像摄影刻画了“来自各个行业”的女性,风格粗粝勇敢并常采用特写的手法,从平凡中塑造了伟大。它们与莱博维茨近期为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卡迪•B(Cardi B)以及阿什利•格雷厄姆(Ashley Graham)所拍摄的《时尚》杂志封面照风格迥异——这些名人要么带着小孩,要么容光焕发地正在孕期,摄影风格浓烈饱满,场景经过精心设计,拍摄服装也很奢华。

“哦,那个系列(女性肖像摄影)从未停止过。最初这是苏珊的创意,要做一本关于女性的书。当时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因为我觉得这就像出门拍摄大海或者天空一样——主题过于宽泛。但最终这发展成了一个如此精彩的摄影项目。”

当我告诉莱博维茨我认为她是一位善良的摄影师时——即便她敏锐而有洞察力,她也从不残忍对待她的拍摄对象——一时间,她变得十分激动。“我希望能够喜欢他人。在我生命的这个阶段,我相信人们值得展现出美的一面。谢谢你认同这一点。我认为我们的摄影作品应该更加人性化,哦,我不知道对此应该说些什么。”

她谈到了她非常欣赏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我们一致认为,他不是一个善良的摄影师——但她说他是“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一个天才。如果不是因为他横跨兼顾了艺术与杂志摄影,我将没有可供依从的榜样。”

我们的访谈时间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对寿司也已不再提起。莱博维茨突然旋转屏幕向我展示她周围的环境,一个绿意盎然的花园和窗外宽阔的池塘。“我现在坐在池塘小屋(Pond House)里。”她说,“我把这里变成了我的办公室,这样我可以避开孩子们。我买下这里已经超过25年了。我曾把这里给苏珊用于写作。她讨厌乡村,但她喜欢在这座小房子里工作。”

“我现在非常热衷于游泳横穿池塘:一天我最多可以下水游上三次。这令我精神振奋。”
她是否想念城市,我追问,以及城市的生活节奏?

“我并不真的想念城市。城市等同于工作;你在那里居住的目的就是为了工作。当他们重启经济时,我甚至感到有些伤感。但我确实怀念旅行。我想要去到我的拍摄对象存在和生活的地方。我并不特别享受在工作室里工作。”

“现在是更新重整的好时机。但同样也是清算反省的时刻。目前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这样。”

大阪(Osaka)餐厅
花园街22号,莱茵贝克,纽约州,邮编:12572
味噌汤 2.95美元
6个金枪鱼寿司 14.85美元
2个黄鰤鱼手卷 9.90美元
天使(Tenshi)餐厅
上街66号,伦敦,邮编:N1 0NY
味增汤(自制)
寿司/生鱼片套餐 19.95英镑
总计(合并)41.90英镑
简恩•达利是英国《金融时报》的艺术编辑
“安妮•莱博维茨:静物生活”现已在hauserwirth.com上线开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与安妮•莱博维茨共进午餐

发布日期:2020-08-31 08:44
作为全球最著名的名人肖像摄影师,莱博维茨警惕着“名人”标签。她保护着私生活,却会自然地提到苏珊•桑塔格。



简恩•达利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告诉我她有些喘不上气——虽然她看起来非常平静地坐在家中,身后是冷调白色的背景。她的房子位于纽约上州的莱茵贝克(Rhinebeck)。她解释称,自己刚回家不久,之前开了很长时间的车将女儿送到了一位朋友家。

“感谢你的耐心等待。我目前正在扮演另一个角色,照顾我的孩子们,我的长女刚从高中‘虚拟毕业’,她很伤心不能经历真正的毕业仪式。周四是她毕业的日子——这种安排非常奇怪——我们的座位都必须间隔六英尺远 ……”

“这是我的午餐。”她笑着将一个装着寿司外卖的棕色大袋子举了起来,让我能在我们的Zoom视频连线中看到。在地球的另一边,我自己也点了寿司作为晚饭。“这让我非常激动。”她说,“我终于可以吃到金枪鱼——我的孩子们全都对素食更感兴趣。”

我们开始了聊天。就像所有人在目前这一特殊时期一样,谈起了“居家令”。莱博维茨自3月中旬以来就一直待在纽约上州——“和三个青春期女孩一起共用一个卫生间!”。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男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今年70岁的莱博维茨或许是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名人摄影师,她拍摄过的名人中有总统也有流行巨星。她曾为《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封面拍摄过怀孕全裸的黛米•摩尔(Demi Moore),也曾为英国女王拍摄纪念肖像照。因此,被迫离开她在纽约的大本营并中断她通常密不透风的旅行安排,不仅意味着她将难得地与女儿们一起度过大量时间——三个女儿分别是18岁的萨拉以及双胞胎姐妹苏珊和塞缪艾尔,她们是在萨拉出生三年半以后通过代孕降生的——据她而言,还意味着一种“重生”。

她有一点紧张,这让我感到惊讶。“我感到自己有点不够格。如果是和苏珊•桑塔格 (Susan Sontag)这样的人聊天你会得到更好的效果。她是一个很棒的谈话者——不过现在就让我们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吧。”

交谈刚一开始,她就提到了桑塔格,这位著名美国作家在长约15年的时间里曾是她的伴侣,虽然他们对彼此关系的性质常常语焉不详。桑塔格于2004年去世,但她的名字会非常自然地出现在莱博维茨的谈话中,就好像她仍在这里一样。

我问她,是否认为目前的这段居家时光是进行创作的好机会——或者和很多艺术家一样,在环境变化和自身焦虑的影响下陷入了创作僵局?

“我的上一个摄影工作是与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合作,为《时尚》(Vogue)杂志拍摄封面。我们在3月份飞到休斯敦——这或许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在我们飞行期间,‘居家令’开始在各处施行。但当我们到达休斯敦以后,我已经建立了一套有效的机制,让我的孩子在我不在身边的情况下能得到很好的照顾,而我也发现自己以一种全方位的方式重新回到了她们的生活中——后来这种模式占据了主导。我似乎不再对拍照感兴趣——我没有感受到让我想要拍照的情绪触动。

“后来豪瑟沃思画廊(Hauser & Wirth)开始举办线上展览,并且这些展览的质量很高,我非常喜欢它们,于是我提出自己也想做一个展览。当时我最先想到的是我曾经拍摄的一批老照片:它们是我内在的一部分,如同灰浆一样粘合起我其他的摄影作品。我是指我拍摄的肖像照。”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常青树女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

她指的是她为一本名为《朝圣》(Pilgrimage)的书所拍摄的部分引发讨论的摄影作品,这本2011年出版的书记录了她去过的给她带来心灵触动一些地方,包括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的故居,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的小木屋,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的家等等。

“当我拍摄这些照片时,我自己也在经历一段困难的时期。”她说。在此之前的几年,莱博维茨曾遭遇严重的财务问题,包括贷款、债务以及房产等,即便她已经是全世界报酬最高的摄影师之一。“但我觉得它们是我最喜欢的照片。”

她最新的线上展览名为《静物生活》(Still Life),其安静、强烈、有时甚至抽象的拍摄题材可能会让那些将莱博维茨视为摇滚时代终极记录者的人感到意外。当她在《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工作期间,从二十世纪70年代开始,她用照相机捕捉到了那个时代最著名面孔的值得纪念的影像——包括约翰•列侬(John Lennon)摄于1980年的那张令人难忘的照片——他赤裸蜷曲在穿着衣服的小野洋子(Yoko Ono)身边,在照片拍摄后几小时便遭谋杀。离开《滚石》杂志后,她去了《名利场》杂志,在这里反文化 (Counterculture)作品让位于更加主流取向的名流肖像照,此后她又成为了《时尚》(Vogue)杂志的摄影师。

但现在占据她注意力的,已不再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路名人,而是静物生活。“我每天都阅读《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非常喜欢关于时事的摄影新闻——在街头进行的摄影工作是如此强烈和令人难以置信,我从未见过如此饱含力量的摄影。”

“我这么说是想表达什么来着?对了——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了一篇关于摄影的文章,文中指出最契合当前的摄影形式是静物摄影。我因此也对当前的工作感到更有信心 ……我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喜欢这个作品!二十世纪70和80年代,与我一起工作的一位艺术总监曾教导我说,如果你想要前进,你必须回头看。我的整个人生和职业生涯都实践了这句话——我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回头看。”

在大西洋的两边,我们谁都没有碰自己点的寿司外卖。虽然我劝她吃一点,我自己却不太想吃:在Zoom视频聊天时吃东西是否会有些不雅?“我很高兴你没有吃。”她说,“这样我也就不用吃了。我不是一个喜欢吃早饭和午饭的人,但我喜欢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坐下来享用晚餐。”

我们回忆了去年她在洛杉矶的一个作品展的开幕式——那是一个有4000件展品、名为档案项目1号(Archive Project No 1)的规模庞大的展览。当我告诉她我参加了开幕式,也见证了晚会的意外惊喜环节——由她的朋友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所做的演出——她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么说,你亲眼见到了我冲上舞台大发脾气的场面?——当时我对人们在演出时不停聊天非常生气。”

我确实目睹了。在史密斯的演出全程中,艺术圈人士们震耳欲聋的聊天音量丝毫没有减弱——只有像我一样的部分人因为对史密斯的崇拜而屏息凝神——后来莱博维茨突然跳上舞台对所有人大喊,让他们停止说话聆听音乐。“帕蒂当时非常尴尬!”

“你要知道,这非常令人激动——这批作品诞生于加州,是为当年设在旧金山的《滚石》杂志所拍。因此我非常高兴能将它们重新带回这里,其中蕴含的能量令人感动。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时代,我的作品再也不会和当年一样——当时的作品如同信手涂鸦——当年的我则是画画的小孩。”

莱博维茨的职业生涯始于《滚石》杂志,当时她还是个学生;当年的《滚石》既是音乐写作的引领者,还刊登亨特•斯托克顿•汤普森 (Hunter S. Thompson)具有开创性的政治报道。她为《滚石》杂志拍摄的封面照使她声名鹊起,1977年当这本杂志迁往纽约时,莱博维茨选择了追随。

“搬往纽约让我伤筋动骨。当时我陷入麻烦难以脱身。那时我是一个非常天真、高高笨笨、不合时宜的年轻人。我从未感到自己真正适应了纽约。但作为摄影师的一大好处在于,你是身处事外地观察事物,并且逐渐喜欢上这种观察。我一直在事件之外舒服地过着我的日子。肖像摄影给人的感觉可能很正式,但我一直做得非常顺手,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停了下来……现在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下一任副总统是谁——这是我接下来想做的事情。我想要为她拍摄照片,不论她是谁。”

我指出,她自己现在已经和她的很多拍摄对象一样著名了(她痛恨“名人“一词)。她是否真的还是那个置身事外的观察者呢?

她略有些生气。“我非常注重个人生活隐私。我很爱我的工作,但我与这些拍摄对象中的任何一位都不是朋友,我喜欢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名人’一词让我很有挫败感,因为我感兴趣的是人们做了什么,而不是他们是谁。和任何人一样,我也会欣赏别人,而且我确实有崇拜的对象——比如舞蹈家巴瑞辛尼科夫(Baryshnikov),奥巴马(Obama)总统……”
通过又一次迅速转换聊天话题——这是她讲话的一大特点——她淡化了有关名气的话题给她带来的尴尬。“摄影的风格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如果你从事摄影长达50年,你没有理由一直保持一种风格。我认为自己更像一个以摄影为手段的概念艺术家,因此尝试各种不同方式的拍照方式非常有益。新闻现已主导了摄影——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摄影的风格变得更加轻松随意,更加写实,而这对肖像摄影也带来了影响。我有一整套词汇对应不同的摄影工作方式,而我喜欢把它们全都用上。”

确实,她的静物摄影作品完全不同于她的高度摆拍、近乎戏剧性的杂志封面照。而从技术层面来说呢?她在过去50年的职业生涯中已经见证了很多变化。

“是的,变化层出不穷。你无法不对数字时代能够带来什么充满兴趣——但我当然也会感叹暗室的消失,以及摄影当中那些充满魅力但现在已被抛弃的边缘化的东西。不过变化的益处远大于害处。如果一种新东西被发明了出来,我会想要了解它并使用它——或者身边有一位能使用这种东西的人。我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助理,我实在不知道所有的灯光或者相机如何工作,助理们会帮我把它们调试好。”

“现在我已经开始使用手机相机了。你怎么可能拒绝就在你口袋里、可以随意取出并拍照的工具?这正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

现在我们各自都履行义务式地吃了几口寿司。我没有完全放弃追问她的肖像摄影,以及她所拍摄过的那些名人。我想要知道,给一个你并不欣赏的人拍摄肖像照是否是一件难事?
“作为一个摄影师,你应该能够拍摄任何人,但我在拍摄自己喜欢或者欣赏的人时,确实表现得更好——我喜欢与拍摄对象真正产生联系。我常会想起阿诺德•纽曼 (Arnold Newman)拍摄的德国坦克制造商人克虏伯(Krupp)的照片——纽曼在拍摄时采用了从下向上的打光,这让克虏伯看起来显得邪恶。”——她露齿一笑——“因此你在拍摄这类肖像照时,确实有很大权力,这其中包含了你对拍摄对象的评判。”

“当特朗普当选时,确实也曾有对他的拍摄计划,但最终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去做这件事。”她很容易笑,但只有这一次她真正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是一个陷阱问题吗,简恩?”我提起了杂志的话题。我想知道杂志的兴衰变化对于摄影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以为我所说的是目前围绕《时尚》(Vogue)杂志及其主编出现的有关员工多样性和员工待遇的争议。

“毫无疑问应当改变现状。安娜•温图(Anna Wintour)也承认这一点——这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反思的时刻,一个改变的时机。这就像鲍勃•迪伦(Bob Dylan)在一首歌中所唱的那样。但关于安娜,我确实想说的是,我们不能忘记她对于很多人来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曾给予过大家多少支持。”

莱博维茨对于谈论书籍更感兴趣。她多部精彩绝伦的作品集展现了她得到仔细保存的职业生涯,也提供了更多例子,证明过去对她和她的工作有多重要。“书籍在我心中永远是排第一位的,我从没有将《一个摄影师的生活》(A Photographer's Life,2006)看作是一个展览,它永远是一本书。这就是‘回顾过去,以走向未来’的意味所在。我每隔几年都会这么做:第一本作品集记录了我摄影生涯的最初二十年,包含1970至1990年的作品;这本书的封面是约翰•列侬。然后是1990至2005年的作品集,这段时间我与苏珊•桑塔格在一起,在这之后是2005至2015年作品集。我热爱图书,它们会永远流传下去。”

她的《女性》系列是否还会有新的作品?这批肖像摄影刻画了“来自各个行业”的女性,风格粗粝勇敢并常采用特写的手法,从平凡中塑造了伟大。它们与莱博维茨近期为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卡迪•B(Cardi B)以及阿什利•格雷厄姆(Ashley Graham)所拍摄的《时尚》杂志封面照风格迥异——这些名人要么带着小孩,要么容光焕发地正在孕期,摄影风格浓烈饱满,场景经过精心设计,拍摄服装也很奢华。

“哦,那个系列(女性肖像摄影)从未停止过。最初这是苏珊的创意,要做一本关于女性的书。当时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因为我觉得这就像出门拍摄大海或者天空一样——主题过于宽泛。但最终这发展成了一个如此精彩的摄影项目。”

当我告诉莱博维茨我认为她是一位善良的摄影师时——即便她敏锐而有洞察力,她也从不残忍对待她的拍摄对象——一时间,她变得十分激动。“我希望能够喜欢他人。在我生命的这个阶段,我相信人们值得展现出美的一面。谢谢你认同这一点。我认为我们的摄影作品应该更加人性化,哦,我不知道对此应该说些什么。”

她谈到了她非常欣赏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我们一致认为,他不是一个善良的摄影师——但她说他是“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一个天才。如果不是因为他横跨兼顾了艺术与杂志摄影,我将没有可供依从的榜样。”

我们的访谈时间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对寿司也已不再提起。莱博维茨突然旋转屏幕向我展示她周围的环境,一个绿意盎然的花园和窗外宽阔的池塘。“我现在坐在池塘小屋(Pond House)里。”她说,“我把这里变成了我的办公室,这样我可以避开孩子们。我买下这里已经超过25年了。我曾把这里给苏珊用于写作。她讨厌乡村,但她喜欢在这座小房子里工作。”

“我现在非常热衷于游泳横穿池塘:一天我最多可以下水游上三次。这令我精神振奋。”
她是否想念城市,我追问,以及城市的生活节奏?

“我并不真的想念城市。城市等同于工作;你在那里居住的目的就是为了工作。当他们重启经济时,我甚至感到有些伤感。但我确实怀念旅行。我想要去到我的拍摄对象存在和生活的地方。我并不特别享受在工作室里工作。”

“现在是更新重整的好时机。但同样也是清算反省的时刻。目前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这样。”

大阪(Osaka)餐厅
花园街22号,莱茵贝克,纽约州,邮编:12572
味噌汤 2.95美元
6个金枪鱼寿司 14.85美元
2个黄鰤鱼手卷 9.90美元
天使(Tenshi)餐厅
上街66号,伦敦,邮编:N1 0NY
味增汤(自制)
寿司/生鱼片套餐 19.95英镑
总计(合并)41.90英镑
简恩•达利是英国《金融时报》的艺术编辑
“安妮•莱博维茨:静物生活”现已在hauserwirth.com上线开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作为全球最著名的名人肖像摄影师,莱博维茨警惕着“名人”标签。她保护着私生活,却会自然地提到苏珊•桑塔格。



简恩•达利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告诉我她有些喘不上气——虽然她看起来非常平静地坐在家中,身后是冷调白色的背景。她的房子位于纽约上州的莱茵贝克(Rhinebeck)。她解释称,自己刚回家不久,之前开了很长时间的车将女儿送到了一位朋友家。

“感谢你的耐心等待。我目前正在扮演另一个角色,照顾我的孩子们,我的长女刚从高中‘虚拟毕业’,她很伤心不能经历真正的毕业仪式。周四是她毕业的日子——这种安排非常奇怪——我们的座位都必须间隔六英尺远 ……”

“这是我的午餐。”她笑着将一个装着寿司外卖的棕色大袋子举了起来,让我能在我们的Zoom视频连线中看到。在地球的另一边,我自己也点了寿司作为晚饭。“这让我非常激动。”她说,“我终于可以吃到金枪鱼——我的孩子们全都对素食更感兴趣。”

我们开始了聊天。就像所有人在目前这一特殊时期一样,谈起了“居家令”。莱博维茨自3月中旬以来就一直待在纽约上州——“和三个青春期女孩一起共用一个卫生间!”。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男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今年70岁的莱博维茨或许是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名人摄影师,她拍摄过的名人中有总统也有流行巨星。她曾为《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封面拍摄过怀孕全裸的黛米•摩尔(Demi Moore),也曾为英国女王拍摄纪念肖像照。因此,被迫离开她在纽约的大本营并中断她通常密不透风的旅行安排,不仅意味着她将难得地与女儿们一起度过大量时间——三个女儿分别是18岁的萨拉以及双胞胎姐妹苏珊和塞缪艾尔,她们是在萨拉出生三年半以后通过代孕降生的——据她而言,还意味着一种“重生”。

她有一点紧张,这让我感到惊讶。“我感到自己有点不够格。如果是和苏珊•桑塔格 (Susan Sontag)这样的人聊天你会得到更好的效果。她是一个很棒的谈话者——不过现在就让我们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吧。”

交谈刚一开始,她就提到了桑塔格,这位著名美国作家在长约15年的时间里曾是她的伴侣,虽然他们对彼此关系的性质常常语焉不详。桑塔格于2004年去世,但她的名字会非常自然地出现在莱博维茨的谈话中,就好像她仍在这里一样。

我问她,是否认为目前的这段居家时光是进行创作的好机会——或者和很多艺术家一样,在环境变化和自身焦虑的影响下陷入了创作僵局?

“我的上一个摄影工作是与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合作,为《时尚》(Vogue)杂志拍摄封面。我们在3月份飞到休斯敦——这或许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在我们飞行期间,‘居家令’开始在各处施行。但当我们到达休斯敦以后,我已经建立了一套有效的机制,让我的孩子在我不在身边的情况下能得到很好的照顾,而我也发现自己以一种全方位的方式重新回到了她们的生活中——后来这种模式占据了主导。我似乎不再对拍照感兴趣——我没有感受到让我想要拍照的情绪触动。

“后来豪瑟沃思画廊(Hauser & Wirth)开始举办线上展览,并且这些展览的质量很高,我非常喜欢它们,于是我提出自己也想做一个展览。当时我最先想到的是我曾经拍摄的一批老照片:它们是我内在的一部分,如同灰浆一样粘合起我其他的摄影作品。我是指我拍摄的肖像照。”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常青树女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

她指的是她为一本名为《朝圣》(Pilgrimage)的书所拍摄的部分引发讨论的摄影作品,这本2011年出版的书记录了她去过的给她带来心灵触动一些地方,包括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的故居,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的小木屋,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的家等等。

“当我拍摄这些照片时,我自己也在经历一段困难的时期。”她说。在此之前的几年,莱博维茨曾遭遇严重的财务问题,包括贷款、债务以及房产等,即便她已经是全世界报酬最高的摄影师之一。“但我觉得它们是我最喜欢的照片。”

她最新的线上展览名为《静物生活》(Still Life),其安静、强烈、有时甚至抽象的拍摄题材可能会让那些将莱博维茨视为摇滚时代终极记录者的人感到意外。当她在《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工作期间,从二十世纪70年代开始,她用照相机捕捉到了那个时代最著名面孔的值得纪念的影像——包括约翰•列侬(John Lennon)摄于1980年的那张令人难忘的照片——他赤裸蜷曲在穿着衣服的小野洋子(Yoko Ono)身边,在照片拍摄后几小时便遭谋杀。离开《滚石》杂志后,她去了《名利场》杂志,在这里反文化 (Counterculture)作品让位于更加主流取向的名流肖像照,此后她又成为了《时尚》(Vogue)杂志的摄影师。

但现在占据她注意力的,已不再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路名人,而是静物生活。“我每天都阅读《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非常喜欢关于时事的摄影新闻——在街头进行的摄影工作是如此强烈和令人难以置信,我从未见过如此饱含力量的摄影。”

“我这么说是想表达什么来着?对了——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了一篇关于摄影的文章,文中指出最契合当前的摄影形式是静物摄影。我因此也对当前的工作感到更有信心 ……我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喜欢这个作品!二十世纪70和80年代,与我一起工作的一位艺术总监曾教导我说,如果你想要前进,你必须回头看。我的整个人生和职业生涯都实践了这句话——我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回头看。”

在大西洋的两边,我们谁都没有碰自己点的寿司外卖。虽然我劝她吃一点,我自己却不太想吃:在Zoom视频聊天时吃东西是否会有些不雅?“我很高兴你没有吃。”她说,“这样我也就不用吃了。我不是一个喜欢吃早饭和午饭的人,但我喜欢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坐下来享用晚餐。”

我们回忆了去年她在洛杉矶的一个作品展的开幕式——那是一个有4000件展品、名为档案项目1号(Archive Project No 1)的规模庞大的展览。当我告诉她我参加了开幕式,也见证了晚会的意外惊喜环节——由她的朋友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所做的演出——她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么说,你亲眼见到了我冲上舞台大发脾气的场面?——当时我对人们在演出时不停聊天非常生气。”

我确实目睹了。在史密斯的演出全程中,艺术圈人士们震耳欲聋的聊天音量丝毫没有减弱——只有像我一样的部分人因为对史密斯的崇拜而屏息凝神——后来莱博维茨突然跳上舞台对所有人大喊,让他们停止说话聆听音乐。“帕蒂当时非常尴尬!”

“你要知道,这非常令人激动——这批作品诞生于加州,是为当年设在旧金山的《滚石》杂志所拍。因此我非常高兴能将它们重新带回这里,其中蕴含的能量令人感动。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时代,我的作品再也不会和当年一样——当时的作品如同信手涂鸦——当年的我则是画画的小孩。”

莱博维茨的职业生涯始于《滚石》杂志,当时她还是个学生;当年的《滚石》既是音乐写作的引领者,还刊登亨特•斯托克顿•汤普森 (Hunter S. Thompson)具有开创性的政治报道。她为《滚石》杂志拍摄的封面照使她声名鹊起,1977年当这本杂志迁往纽约时,莱博维茨选择了追随。

“搬往纽约让我伤筋动骨。当时我陷入麻烦难以脱身。那时我是一个非常天真、高高笨笨、不合时宜的年轻人。我从未感到自己真正适应了纽约。但作为摄影师的一大好处在于,你是身处事外地观察事物,并且逐渐喜欢上这种观察。我一直在事件之外舒服地过着我的日子。肖像摄影给人的感觉可能很正式,但我一直做得非常顺手,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停了下来……现在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下一任副总统是谁——这是我接下来想做的事情。我想要为她拍摄照片,不论她是谁。”

我指出,她自己现在已经和她的很多拍摄对象一样著名了(她痛恨“名人“一词)。她是否真的还是那个置身事外的观察者呢?

她略有些生气。“我非常注重个人生活隐私。我很爱我的工作,但我与这些拍摄对象中的任何一位都不是朋友,我喜欢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名人’一词让我很有挫败感,因为我感兴趣的是人们做了什么,而不是他们是谁。和任何人一样,我也会欣赏别人,而且我确实有崇拜的对象——比如舞蹈家巴瑞辛尼科夫(Baryshnikov),奥巴马(Obama)总统……”
通过又一次迅速转换聊天话题——这是她讲话的一大特点——她淡化了有关名气的话题给她带来的尴尬。“摄影的风格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如果你从事摄影长达50年,你没有理由一直保持一种风格。我认为自己更像一个以摄影为手段的概念艺术家,因此尝试各种不同方式的拍照方式非常有益。新闻现已主导了摄影——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摄影的风格变得更加轻松随意,更加写实,而这对肖像摄影也带来了影响。我有一整套词汇对应不同的摄影工作方式,而我喜欢把它们全都用上。”

确实,她的静物摄影作品完全不同于她的高度摆拍、近乎戏剧性的杂志封面照。而从技术层面来说呢?她在过去50年的职业生涯中已经见证了很多变化。

“是的,变化层出不穷。你无法不对数字时代能够带来什么充满兴趣——但我当然也会感叹暗室的消失,以及摄影当中那些充满魅力但现在已被抛弃的边缘化的东西。不过变化的益处远大于害处。如果一种新东西被发明了出来,我会想要了解它并使用它——或者身边有一位能使用这种东西的人。我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助理,我实在不知道所有的灯光或者相机如何工作,助理们会帮我把它们调试好。”

“现在我已经开始使用手机相机了。你怎么可能拒绝就在你口袋里、可以随意取出并拍照的工具?这正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

现在我们各自都履行义务式地吃了几口寿司。我没有完全放弃追问她的肖像摄影,以及她所拍摄过的那些名人。我想要知道,给一个你并不欣赏的人拍摄肖像照是否是一件难事?
“作为一个摄影师,你应该能够拍摄任何人,但我在拍摄自己喜欢或者欣赏的人时,确实表现得更好——我喜欢与拍摄对象真正产生联系。我常会想起阿诺德•纽曼 (Arnold Newman)拍摄的德国坦克制造商人克虏伯(Krupp)的照片——纽曼在拍摄时采用了从下向上的打光,这让克虏伯看起来显得邪恶。”——她露齿一笑——“因此你在拍摄这类肖像照时,确实有很大权力,这其中包含了你对拍摄对象的评判。”

“当特朗普当选时,确实也曾有对他的拍摄计划,但最终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去做这件事。”她很容易笑,但只有这一次她真正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是一个陷阱问题吗,简恩?”我提起了杂志的话题。我想知道杂志的兴衰变化对于摄影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以为我所说的是目前围绕《时尚》(Vogue)杂志及其主编出现的有关员工多样性和员工待遇的争议。

“毫无疑问应当改变现状。安娜•温图(Anna Wintour)也承认这一点——这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反思的时刻,一个改变的时机。这就像鲍勃•迪伦(Bob Dylan)在一首歌中所唱的那样。但关于安娜,我确实想说的是,我们不能忘记她对于很多人来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曾给予过大家多少支持。”

莱博维茨对于谈论书籍更感兴趣。她多部精彩绝伦的作品集展现了她得到仔细保存的职业生涯,也提供了更多例子,证明过去对她和她的工作有多重要。“书籍在我心中永远是排第一位的,我从没有将《一个摄影师的生活》(A Photographer's Life,2006)看作是一个展览,它永远是一本书。这就是‘回顾过去,以走向未来’的意味所在。我每隔几年都会这么做:第一本作品集记录了我摄影生涯的最初二十年,包含1970至1990年的作品;这本书的封面是约翰•列侬。然后是1990至2005年的作品集,这段时间我与苏珊•桑塔格在一起,在这之后是2005至2015年作品集。我热爱图书,它们会永远流传下去。”

她的《女性》系列是否还会有新的作品?这批肖像摄影刻画了“来自各个行业”的女性,风格粗粝勇敢并常采用特写的手法,从平凡中塑造了伟大。它们与莱博维茨近期为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卡迪•B(Cardi B)以及阿什利•格雷厄姆(Ashley Graham)所拍摄的《时尚》杂志封面照风格迥异——这些名人要么带着小孩,要么容光焕发地正在孕期,摄影风格浓烈饱满,场景经过精心设计,拍摄服装也很奢华。

“哦,那个系列(女性肖像摄影)从未停止过。最初这是苏珊的创意,要做一本关于女性的书。当时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因为我觉得这就像出门拍摄大海或者天空一样——主题过于宽泛。但最终这发展成了一个如此精彩的摄影项目。”

当我告诉莱博维茨我认为她是一位善良的摄影师时——即便她敏锐而有洞察力,她也从不残忍对待她的拍摄对象——一时间,她变得十分激动。“我希望能够喜欢他人。在我生命的这个阶段,我相信人们值得展现出美的一面。谢谢你认同这一点。我认为我们的摄影作品应该更加人性化,哦,我不知道对此应该说些什么。”

她谈到了她非常欣赏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我们一致认为,他不是一个善良的摄影师——但她说他是“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一个天才。如果不是因为他横跨兼顾了艺术与杂志摄影,我将没有可供依从的榜样。”

我们的访谈时间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对寿司也已不再提起。莱博维茨突然旋转屏幕向我展示她周围的环境,一个绿意盎然的花园和窗外宽阔的池塘。“我现在坐在池塘小屋(Pond House)里。”她说,“我把这里变成了我的办公室,这样我可以避开孩子们。我买下这里已经超过25年了。我曾把这里给苏珊用于写作。她讨厌乡村,但她喜欢在这座小房子里工作。”

“我现在非常热衷于游泳横穿池塘:一天我最多可以下水游上三次。这令我精神振奋。”
她是否想念城市,我追问,以及城市的生活节奏?

“我并不真的想念城市。城市等同于工作;你在那里居住的目的就是为了工作。当他们重启经济时,我甚至感到有些伤感。但我确实怀念旅行。我想要去到我的拍摄对象存在和生活的地方。我并不特别享受在工作室里工作。”

“现在是更新重整的好时机。但同样也是清算反省的时刻。目前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这样。”

大阪(Osaka)餐厅
花园街22号,莱茵贝克,纽约州,邮编:12572
味噌汤 2.95美元
6个金枪鱼寿司 14.85美元
2个黄鰤鱼手卷 9.90美元
天使(Tenshi)餐厅
上街66号,伦敦,邮编:N1 0NY
味增汤(自制)
寿司/生鱼片套餐 19.95英镑
总计(合并)41.90英镑
简恩•达利是英国《金融时报》的艺术编辑
“安妮•莱博维茨:静物生活”现已在hauserwirth.com上线开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与安妮•莱博维茨共进午餐

发布日期:2020-08-31 08:44
作为全球最著名的名人肖像摄影师,莱博维茨警惕着“名人”标签。她保护着私生活,却会自然地提到苏珊•桑塔格。



简恩•达利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告诉我她有些喘不上气——虽然她看起来非常平静地坐在家中,身后是冷调白色的背景。她的房子位于纽约上州的莱茵贝克(Rhinebeck)。她解释称,自己刚回家不久,之前开了很长时间的车将女儿送到了一位朋友家。

“感谢你的耐心等待。我目前正在扮演另一个角色,照顾我的孩子们,我的长女刚从高中‘虚拟毕业’,她很伤心不能经历真正的毕业仪式。周四是她毕业的日子——这种安排非常奇怪——我们的座位都必须间隔六英尺远 ……”

“这是我的午餐。”她笑着将一个装着寿司外卖的棕色大袋子举了起来,让我能在我们的Zoom视频连线中看到。在地球的另一边,我自己也点了寿司作为晚饭。“这让我非常激动。”她说,“我终于可以吃到金枪鱼——我的孩子们全都对素食更感兴趣。”

我们开始了聊天。就像所有人在目前这一特殊时期一样,谈起了“居家令”。莱博维茨自3月中旬以来就一直待在纽约上州——“和三个青春期女孩一起共用一个卫生间!”。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男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今年70岁的莱博维茨或许是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名人摄影师,她拍摄过的名人中有总统也有流行巨星。她曾为《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封面拍摄过怀孕全裸的黛米•摩尔(Demi Moore),也曾为英国女王拍摄纪念肖像照。因此,被迫离开她在纽约的大本营并中断她通常密不透风的旅行安排,不仅意味着她将难得地与女儿们一起度过大量时间——三个女儿分别是18岁的萨拉以及双胞胎姐妹苏珊和塞缪艾尔,她们是在萨拉出生三年半以后通过代孕降生的——据她而言,还意味着一种“重生”。

她有一点紧张,这让我感到惊讶。“我感到自己有点不够格。如果是和苏珊•桑塔格 (Susan Sontag)这样的人聊天你会得到更好的效果。她是一个很棒的谈话者——不过现在就让我们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吧。”

交谈刚一开始,她就提到了桑塔格,这位著名美国作家在长约15年的时间里曾是她的伴侣,虽然他们对彼此关系的性质常常语焉不详。桑塔格于2004年去世,但她的名字会非常自然地出现在莱博维茨的谈话中,就好像她仍在这里一样。

我问她,是否认为目前的这段居家时光是进行创作的好机会——或者和很多艺术家一样,在环境变化和自身焦虑的影响下陷入了创作僵局?

“我的上一个摄影工作是与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合作,为《时尚》(Vogue)杂志拍摄封面。我们在3月份飞到休斯敦——这或许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在我们飞行期间,‘居家令’开始在各处施行。但当我们到达休斯敦以后,我已经建立了一套有效的机制,让我的孩子在我不在身边的情况下能得到很好的照顾,而我也发现自己以一种全方位的方式重新回到了她们的生活中——后来这种模式占据了主导。我似乎不再对拍照感兴趣——我没有感受到让我想要拍照的情绪触动。

“后来豪瑟沃思画廊(Hauser & Wirth)开始举办线上展览,并且这些展览的质量很高,我非常喜欢它们,于是我提出自己也想做一个展览。当时我最先想到的是我曾经拍摄的一批老照片:它们是我内在的一部分,如同灰浆一样粘合起我其他的摄影作品。我是指我拍摄的肖像照。”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常青树女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

她指的是她为一本名为《朝圣》(Pilgrimage)的书所拍摄的部分引发讨论的摄影作品,这本2011年出版的书记录了她去过的给她带来心灵触动一些地方,包括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的故居,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的小木屋,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的家等等。

“当我拍摄这些照片时,我自己也在经历一段困难的时期。”她说。在此之前的几年,莱博维茨曾遭遇严重的财务问题,包括贷款、债务以及房产等,即便她已经是全世界报酬最高的摄影师之一。“但我觉得它们是我最喜欢的照片。”

她最新的线上展览名为《静物生活》(Still Life),其安静、强烈、有时甚至抽象的拍摄题材可能会让那些将莱博维茨视为摇滚时代终极记录者的人感到意外。当她在《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工作期间,从二十世纪70年代开始,她用照相机捕捉到了那个时代最著名面孔的值得纪念的影像——包括约翰•列侬(John Lennon)摄于1980年的那张令人难忘的照片——他赤裸蜷曲在穿着衣服的小野洋子(Yoko Ono)身边,在照片拍摄后几小时便遭谋杀。离开《滚石》杂志后,她去了《名利场》杂志,在这里反文化 (Counterculture)作品让位于更加主流取向的名流肖像照,此后她又成为了《时尚》(Vogue)杂志的摄影师。

但现在占据她注意力的,已不再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路名人,而是静物生活。“我每天都阅读《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非常喜欢关于时事的摄影新闻——在街头进行的摄影工作是如此强烈和令人难以置信,我从未见过如此饱含力量的摄影。”

“我这么说是想表达什么来着?对了——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了一篇关于摄影的文章,文中指出最契合当前的摄影形式是静物摄影。我因此也对当前的工作感到更有信心 ……我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喜欢这个作品!二十世纪70和80年代,与我一起工作的一位艺术总监曾教导我说,如果你想要前进,你必须回头看。我的整个人生和职业生涯都实践了这句话——我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回头看。”

在大西洋的两边,我们谁都没有碰自己点的寿司外卖。虽然我劝她吃一点,我自己却不太想吃:在Zoom视频聊天时吃东西是否会有些不雅?“我很高兴你没有吃。”她说,“这样我也就不用吃了。我不是一个喜欢吃早饭和午饭的人,但我喜欢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坐下来享用晚餐。”

我们回忆了去年她在洛杉矶的一个作品展的开幕式——那是一个有4000件展品、名为档案项目1号(Archive Project No 1)的规模庞大的展览。当我告诉她我参加了开幕式,也见证了晚会的意外惊喜环节——由她的朋友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所做的演出——她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么说,你亲眼见到了我冲上舞台大发脾气的场面?——当时我对人们在演出时不停聊天非常生气。”

我确实目睹了。在史密斯的演出全程中,艺术圈人士们震耳欲聋的聊天音量丝毫没有减弱——只有像我一样的部分人因为对史密斯的崇拜而屏息凝神——后来莱博维茨突然跳上舞台对所有人大喊,让他们停止说话聆听音乐。“帕蒂当时非常尴尬!”

“你要知道,这非常令人激动——这批作品诞生于加州,是为当年设在旧金山的《滚石》杂志所拍。因此我非常高兴能将它们重新带回这里,其中蕴含的能量令人感动。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时代,我的作品再也不会和当年一样——当时的作品如同信手涂鸦——当年的我则是画画的小孩。”

莱博维茨的职业生涯始于《滚石》杂志,当时她还是个学生;当年的《滚石》既是音乐写作的引领者,还刊登亨特•斯托克顿•汤普森 (Hunter S. Thompson)具有开创性的政治报道。她为《滚石》杂志拍摄的封面照使她声名鹊起,1977年当这本杂志迁往纽约时,莱博维茨选择了追随。

“搬往纽约让我伤筋动骨。当时我陷入麻烦难以脱身。那时我是一个非常天真、高高笨笨、不合时宜的年轻人。我从未感到自己真正适应了纽约。但作为摄影师的一大好处在于,你是身处事外地观察事物,并且逐渐喜欢上这种观察。我一直在事件之外舒服地过着我的日子。肖像摄影给人的感觉可能很正式,但我一直做得非常顺手,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停了下来……现在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下一任副总统是谁——这是我接下来想做的事情。我想要为她拍摄照片,不论她是谁。”

我指出,她自己现在已经和她的很多拍摄对象一样著名了(她痛恨“名人“一词)。她是否真的还是那个置身事外的观察者呢?

她略有些生气。“我非常注重个人生活隐私。我很爱我的工作,但我与这些拍摄对象中的任何一位都不是朋友,我喜欢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名人’一词让我很有挫败感,因为我感兴趣的是人们做了什么,而不是他们是谁。和任何人一样,我也会欣赏别人,而且我确实有崇拜的对象——比如舞蹈家巴瑞辛尼科夫(Baryshnikov),奥巴马(Obama)总统……”
通过又一次迅速转换聊天话题——这是她讲话的一大特点——她淡化了有关名气的话题给她带来的尴尬。“摄影的风格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如果你从事摄影长达50年,你没有理由一直保持一种风格。我认为自己更像一个以摄影为手段的概念艺术家,因此尝试各种不同方式的拍照方式非常有益。新闻现已主导了摄影——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摄影的风格变得更加轻松随意,更加写实,而这对肖像摄影也带来了影响。我有一整套词汇对应不同的摄影工作方式,而我喜欢把它们全都用上。”

确实,她的静物摄影作品完全不同于她的高度摆拍、近乎戏剧性的杂志封面照。而从技术层面来说呢?她在过去50年的职业生涯中已经见证了很多变化。

“是的,变化层出不穷。你无法不对数字时代能够带来什么充满兴趣——但我当然也会感叹暗室的消失,以及摄影当中那些充满魅力但现在已被抛弃的边缘化的东西。不过变化的益处远大于害处。如果一种新东西被发明了出来,我会想要了解它并使用它——或者身边有一位能使用这种东西的人。我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助理,我实在不知道所有的灯光或者相机如何工作,助理们会帮我把它们调试好。”

“现在我已经开始使用手机相机了。你怎么可能拒绝就在你口袋里、可以随意取出并拍照的工具?这正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

现在我们各自都履行义务式地吃了几口寿司。我没有完全放弃追问她的肖像摄影,以及她所拍摄过的那些名人。我想要知道,给一个你并不欣赏的人拍摄肖像照是否是一件难事?
“作为一个摄影师,你应该能够拍摄任何人,但我在拍摄自己喜欢或者欣赏的人时,确实表现得更好——我喜欢与拍摄对象真正产生联系。我常会想起阿诺德•纽曼 (Arnold Newman)拍摄的德国坦克制造商人克虏伯(Krupp)的照片——纽曼在拍摄时采用了从下向上的打光,这让克虏伯看起来显得邪恶。”——她露齿一笑——“因此你在拍摄这类肖像照时,确实有很大权力,这其中包含了你对拍摄对象的评判。”

“当特朗普当选时,确实也曾有对他的拍摄计划,但最终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去做这件事。”她很容易笑,但只有这一次她真正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是一个陷阱问题吗,简恩?”我提起了杂志的话题。我想知道杂志的兴衰变化对于摄影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以为我所说的是目前围绕《时尚》(Vogue)杂志及其主编出现的有关员工多样性和员工待遇的争议。

“毫无疑问应当改变现状。安娜•温图(Anna Wintour)也承认这一点——这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反思的时刻,一个改变的时机。这就像鲍勃•迪伦(Bob Dylan)在一首歌中所唱的那样。但关于安娜,我确实想说的是,我们不能忘记她对于很多人来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曾给予过大家多少支持。”

莱博维茨对于谈论书籍更感兴趣。她多部精彩绝伦的作品集展现了她得到仔细保存的职业生涯,也提供了更多例子,证明过去对她和她的工作有多重要。“书籍在我心中永远是排第一位的,我从没有将《一个摄影师的生活》(A Photographer's Life,2006)看作是一个展览,它永远是一本书。这就是‘回顾过去,以走向未来’的意味所在。我每隔几年都会这么做:第一本作品集记录了我摄影生涯的最初二十年,包含1970至1990年的作品;这本书的封面是约翰•列侬。然后是1990至2005年的作品集,这段时间我与苏珊•桑塔格在一起,在这之后是2005至2015年作品集。我热爱图书,它们会永远流传下去。”

她的《女性》系列是否还会有新的作品?这批肖像摄影刻画了“来自各个行业”的女性,风格粗粝勇敢并常采用特写的手法,从平凡中塑造了伟大。它们与莱博维茨近期为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卡迪•B(Cardi B)以及阿什利•格雷厄姆(Ashley Graham)所拍摄的《时尚》杂志封面照风格迥异——这些名人要么带着小孩,要么容光焕发地正在孕期,摄影风格浓烈饱满,场景经过精心设计,拍摄服装也很奢华。

“哦,那个系列(女性肖像摄影)从未停止过。最初这是苏珊的创意,要做一本关于女性的书。当时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因为我觉得这就像出门拍摄大海或者天空一样——主题过于宽泛。但最终这发展成了一个如此精彩的摄影项目。”

当我告诉莱博维茨我认为她是一位善良的摄影师时——即便她敏锐而有洞察力,她也从不残忍对待她的拍摄对象——一时间,她变得十分激动。“我希望能够喜欢他人。在我生命的这个阶段,我相信人们值得展现出美的一面。谢谢你认同这一点。我认为我们的摄影作品应该更加人性化,哦,我不知道对此应该说些什么。”

她谈到了她非常欣赏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我们一致认为,他不是一个善良的摄影师——但她说他是“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一个天才。如果不是因为他横跨兼顾了艺术与杂志摄影,我将没有可供依从的榜样。”

我们的访谈时间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对寿司也已不再提起。莱博维茨突然旋转屏幕向我展示她周围的环境,一个绿意盎然的花园和窗外宽阔的池塘。“我现在坐在池塘小屋(Pond House)里。”她说,“我把这里变成了我的办公室,这样我可以避开孩子们。我买下这里已经超过25年了。我曾把这里给苏珊用于写作。她讨厌乡村,但她喜欢在这座小房子里工作。”

“我现在非常热衷于游泳横穿池塘:一天我最多可以下水游上三次。这令我精神振奋。”
她是否想念城市,我追问,以及城市的生活节奏?

“我并不真的想念城市。城市等同于工作;你在那里居住的目的就是为了工作。当他们重启经济时,我甚至感到有些伤感。但我确实怀念旅行。我想要去到我的拍摄对象存在和生活的地方。我并不特别享受在工作室里工作。”

“现在是更新重整的好时机。但同样也是清算反省的时刻。目前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这样。”

大阪(Osaka)餐厅
花园街22号,莱茵贝克,纽约州,邮编:12572
味噌汤 2.95美元
6个金枪鱼寿司 14.85美元
2个黄鰤鱼手卷 9.90美元
天使(Tenshi)餐厅
上街66号,伦敦,邮编:N1 0NY
味增汤(自制)
寿司/生鱼片套餐 19.95英镑
总计(合并)41.90英镑
简恩•达利是英国《金融时报》的艺术编辑
“安妮•莱博维茨:静物生活”现已在hauserwirth.com上线开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作为全球最著名的名人肖像摄影师,莱博维茨警惕着“名人”标签。她保护着私生活,却会自然地提到苏珊•桑塔格。



简恩•达利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告诉我她有些喘不上气——虽然她看起来非常平静地坐在家中,身后是冷调白色的背景。她的房子位于纽约上州的莱茵贝克(Rhinebeck)。她解释称,自己刚回家不久,之前开了很长时间的车将女儿送到了一位朋友家。

“感谢你的耐心等待。我目前正在扮演另一个角色,照顾我的孩子们,我的长女刚从高中‘虚拟毕业’,她很伤心不能经历真正的毕业仪式。周四是她毕业的日子——这种安排非常奇怪——我们的座位都必须间隔六英尺远 ……”

“这是我的午餐。”她笑着将一个装着寿司外卖的棕色大袋子举了起来,让我能在我们的Zoom视频连线中看到。在地球的另一边,我自己也点了寿司作为晚饭。“这让我非常激动。”她说,“我终于可以吃到金枪鱼——我的孩子们全都对素食更感兴趣。”

我们开始了聊天。就像所有人在目前这一特殊时期一样,谈起了“居家令”。莱博维茨自3月中旬以来就一直待在纽约上州——“和三个青春期女孩一起共用一个卫生间!”。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男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今年70岁的莱博维茨或许是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名人摄影师,她拍摄过的名人中有总统也有流行巨星。她曾为《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封面拍摄过怀孕全裸的黛米•摩尔(Demi Moore),也曾为英国女王拍摄纪念肖像照。因此,被迫离开她在纽约的大本营并中断她通常密不透风的旅行安排,不仅意味着她将难得地与女儿们一起度过大量时间——三个女儿分别是18岁的萨拉以及双胞胎姐妹苏珊和塞缪艾尔,她们是在萨拉出生三年半以后通过代孕降生的——据她而言,还意味着一种“重生”。

她有一点紧张,这让我感到惊讶。“我感到自己有点不够格。如果是和苏珊•桑塔格 (Susan Sontag)这样的人聊天你会得到更好的效果。她是一个很棒的谈话者——不过现在就让我们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吧。”

交谈刚一开始,她就提到了桑塔格,这位著名美国作家在长约15年的时间里曾是她的伴侣,虽然他们对彼此关系的性质常常语焉不详。桑塔格于2004年去世,但她的名字会非常自然地出现在莱博维茨的谈话中,就好像她仍在这里一样。

我问她,是否认为目前的这段居家时光是进行创作的好机会——或者和很多艺术家一样,在环境变化和自身焦虑的影响下陷入了创作僵局?

“我的上一个摄影工作是与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合作,为《时尚》(Vogue)杂志拍摄封面。我们在3月份飞到休斯敦——这或许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在我们飞行期间,‘居家令’开始在各处施行。但当我们到达休斯敦以后,我已经建立了一套有效的机制,让我的孩子在我不在身边的情况下能得到很好的照顾,而我也发现自己以一种全方位的方式重新回到了她们的生活中——后来这种模式占据了主导。我似乎不再对拍照感兴趣——我没有感受到让我想要拍照的情绪触动。

“后来豪瑟沃思画廊(Hauser & Wirth)开始举办线上展览,并且这些展览的质量很高,我非常喜欢它们,于是我提出自己也想做一个展览。当时我最先想到的是我曾经拍摄的一批老照片:它们是我内在的一部分,如同灰浆一样粘合起我其他的摄影作品。我是指我拍摄的肖像照。”

莱博维茨的摄影作品-好莱坞常青树女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

她指的是她为一本名为《朝圣》(Pilgrimage)的书所拍摄的部分引发讨论的摄影作品,这本2011年出版的书记录了她去过的给她带来心灵触动一些地方,包括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的故居,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的小木屋,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的家等等。

“当我拍摄这些照片时,我自己也在经历一段困难的时期。”她说。在此之前的几年,莱博维茨曾遭遇严重的财务问题,包括贷款、债务以及房产等,即便她已经是全世界报酬最高的摄影师之一。“但我觉得它们是我最喜欢的照片。”

她最新的线上展览名为《静物生活》(Still Life),其安静、强烈、有时甚至抽象的拍摄题材可能会让那些将莱博维茨视为摇滚时代终极记录者的人感到意外。当她在《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工作期间,从二十世纪70年代开始,她用照相机捕捉到了那个时代最著名面孔的值得纪念的影像——包括约翰•列侬(John Lennon)摄于1980年的那张令人难忘的照片——他赤裸蜷曲在穿着衣服的小野洋子(Yoko Ono)身边,在照片拍摄后几小时便遭谋杀。离开《滚石》杂志后,她去了《名利场》杂志,在这里反文化 (Counterculture)作品让位于更加主流取向的名流肖像照,此后她又成为了《时尚》(Vogue)杂志的摄影师。

但现在占据她注意力的,已不再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路名人,而是静物生活。“我每天都阅读《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非常喜欢关于时事的摄影新闻——在街头进行的摄影工作是如此强烈和令人难以置信,我从未见过如此饱含力量的摄影。”

“我这么说是想表达什么来着?对了——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了一篇关于摄影的文章,文中指出最契合当前的摄影形式是静物摄影。我因此也对当前的工作感到更有信心 ……我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喜欢这个作品!二十世纪70和80年代,与我一起工作的一位艺术总监曾教导我说,如果你想要前进,你必须回头看。我的整个人生和职业生涯都实践了这句话——我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回头看。”

在大西洋的两边,我们谁都没有碰自己点的寿司外卖。虽然我劝她吃一点,我自己却不太想吃:在Zoom视频聊天时吃东西是否会有些不雅?“我很高兴你没有吃。”她说,“这样我也就不用吃了。我不是一个喜欢吃早饭和午饭的人,但我喜欢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坐下来享用晚餐。”

我们回忆了去年她在洛杉矶的一个作品展的开幕式——那是一个有4000件展品、名为档案项目1号(Archive Project No 1)的规模庞大的展览。当我告诉她我参加了开幕式,也见证了晚会的意外惊喜环节——由她的朋友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所做的演出——她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么说,你亲眼见到了我冲上舞台大发脾气的场面?——当时我对人们在演出时不停聊天非常生气。”

我确实目睹了。在史密斯的演出全程中,艺术圈人士们震耳欲聋的聊天音量丝毫没有减弱——只有像我一样的部分人因为对史密斯的崇拜而屏息凝神——后来莱博维茨突然跳上舞台对所有人大喊,让他们停止说话聆听音乐。“帕蒂当时非常尴尬!”

“你要知道,这非常令人激动——这批作品诞生于加州,是为当年设在旧金山的《滚石》杂志所拍。因此我非常高兴能将它们重新带回这里,其中蕴含的能量令人感动。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时代,我的作品再也不会和当年一样——当时的作品如同信手涂鸦——当年的我则是画画的小孩。”

莱博维茨的职业生涯始于《滚石》杂志,当时她还是个学生;当年的《滚石》既是音乐写作的引领者,还刊登亨特•斯托克顿•汤普森 (Hunter S. Thompson)具有开创性的政治报道。她为《滚石》杂志拍摄的封面照使她声名鹊起,1977年当这本杂志迁往纽约时,莱博维茨选择了追随。

“搬往纽约让我伤筋动骨。当时我陷入麻烦难以脱身。那时我是一个非常天真、高高笨笨、不合时宜的年轻人。我从未感到自己真正适应了纽约。但作为摄影师的一大好处在于,你是身处事外地观察事物,并且逐渐喜欢上这种观察。我一直在事件之外舒服地过着我的日子。肖像摄影给人的感觉可能很正式,但我一直做得非常顺手,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停了下来……现在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下一任副总统是谁——这是我接下来想做的事情。我想要为她拍摄照片,不论她是谁。”

我指出,她自己现在已经和她的很多拍摄对象一样著名了(她痛恨“名人“一词)。她是否真的还是那个置身事外的观察者呢?

她略有些生气。“我非常注重个人生活隐私。我很爱我的工作,但我与这些拍摄对象中的任何一位都不是朋友,我喜欢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名人’一词让我很有挫败感,因为我感兴趣的是人们做了什么,而不是他们是谁。和任何人一样,我也会欣赏别人,而且我确实有崇拜的对象——比如舞蹈家巴瑞辛尼科夫(Baryshnikov),奥巴马(Obama)总统……”
通过又一次迅速转换聊天话题——这是她讲话的一大特点——她淡化了有关名气的话题给她带来的尴尬。“摄影的风格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如果你从事摄影长达50年,你没有理由一直保持一种风格。我认为自己更像一个以摄影为手段的概念艺术家,因此尝试各种不同方式的拍照方式非常有益。新闻现已主导了摄影——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摄影的风格变得更加轻松随意,更加写实,而这对肖像摄影也带来了影响。我有一整套词汇对应不同的摄影工作方式,而我喜欢把它们全都用上。”

确实,她的静物摄影作品完全不同于她的高度摆拍、近乎戏剧性的杂志封面照。而从技术层面来说呢?她在过去50年的职业生涯中已经见证了很多变化。

“是的,变化层出不穷。你无法不对数字时代能够带来什么充满兴趣——但我当然也会感叹暗室的消失,以及摄影当中那些充满魅力但现在已被抛弃的边缘化的东西。不过变化的益处远大于害处。如果一种新东西被发明了出来,我会想要了解它并使用它——或者身边有一位能使用这种东西的人。我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助理,我实在不知道所有的灯光或者相机如何工作,助理们会帮我把它们调试好。”

“现在我已经开始使用手机相机了。你怎么可能拒绝就在你口袋里、可以随意取出并拍照的工具?这正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

现在我们各自都履行义务式地吃了几口寿司。我没有完全放弃追问她的肖像摄影,以及她所拍摄过的那些名人。我想要知道,给一个你并不欣赏的人拍摄肖像照是否是一件难事?
“作为一个摄影师,你应该能够拍摄任何人,但我在拍摄自己喜欢或者欣赏的人时,确实表现得更好——我喜欢与拍摄对象真正产生联系。我常会想起阿诺德•纽曼 (Arnold Newman)拍摄的德国坦克制造商人克虏伯(Krupp)的照片——纽曼在拍摄时采用了从下向上的打光,这让克虏伯看起来显得邪恶。”——她露齿一笑——“因此你在拍摄这类肖像照时,确实有很大权力,这其中包含了你对拍摄对象的评判。”

“当特朗普当选时,确实也曾有对他的拍摄计划,但最终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去做这件事。”她很容易笑,但只有这一次她真正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是一个陷阱问题吗,简恩?”我提起了杂志的话题。我想知道杂志的兴衰变化对于摄影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以为我所说的是目前围绕《时尚》(Vogue)杂志及其主编出现的有关员工多样性和员工待遇的争议。

“毫无疑问应当改变现状。安娜•温图(Anna Wintour)也承认这一点——这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反思的时刻,一个改变的时机。这就像鲍勃•迪伦(Bob Dylan)在一首歌中所唱的那样。但关于安娜,我确实想说的是,我们不能忘记她对于很多人来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曾给予过大家多少支持。”

莱博维茨对于谈论书籍更感兴趣。她多部精彩绝伦的作品集展现了她得到仔细保存的职业生涯,也提供了更多例子,证明过去对她和她的工作有多重要。“书籍在我心中永远是排第一位的,我从没有将《一个摄影师的生活》(A Photographer's Life,2006)看作是一个展览,它永远是一本书。这就是‘回顾过去,以走向未来’的意味所在。我每隔几年都会这么做:第一本作品集记录了我摄影生涯的最初二十年,包含1970至1990年的作品;这本书的封面是约翰•列侬。然后是1990至2005年的作品集,这段时间我与苏珊•桑塔格在一起,在这之后是2005至2015年作品集。我热爱图书,它们会永远流传下去。”

她的《女性》系列是否还会有新的作品?这批肖像摄影刻画了“来自各个行业”的女性,风格粗粝勇敢并常采用特写的手法,从平凡中塑造了伟大。它们与莱博维茨近期为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卡迪•B(Cardi B)以及阿什利•格雷厄姆(Ashley Graham)所拍摄的《时尚》杂志封面照风格迥异——这些名人要么带着小孩,要么容光焕发地正在孕期,摄影风格浓烈饱满,场景经过精心设计,拍摄服装也很奢华。

“哦,那个系列(女性肖像摄影)从未停止过。最初这是苏珊的创意,要做一本关于女性的书。当时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因为我觉得这就像出门拍摄大海或者天空一样——主题过于宽泛。但最终这发展成了一个如此精彩的摄影项目。”

当我告诉莱博维茨我认为她是一位善良的摄影师时——即便她敏锐而有洞察力,她也从不残忍对待她的拍摄对象——一时间,她变得十分激动。“我希望能够喜欢他人。在我生命的这个阶段,我相信人们值得展现出美的一面。谢谢你认同这一点。我认为我们的摄影作品应该更加人性化,哦,我不知道对此应该说些什么。”

她谈到了她非常欣赏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我们一致认为,他不是一个善良的摄影师——但她说他是“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一个天才。如果不是因为他横跨兼顾了艺术与杂志摄影,我将没有可供依从的榜样。”

我们的访谈时间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对寿司也已不再提起。莱博维茨突然旋转屏幕向我展示她周围的环境,一个绿意盎然的花园和窗外宽阔的池塘。“我现在坐在池塘小屋(Pond House)里。”她说,“我把这里变成了我的办公室,这样我可以避开孩子们。我买下这里已经超过25年了。我曾把这里给苏珊用于写作。她讨厌乡村,但她喜欢在这座小房子里工作。”

“我现在非常热衷于游泳横穿池塘:一天我最多可以下水游上三次。这令我精神振奋。”
她是否想念城市,我追问,以及城市的生活节奏?

“我并不真的想念城市。城市等同于工作;你在那里居住的目的就是为了工作。当他们重启经济时,我甚至感到有些伤感。但我确实怀念旅行。我想要去到我的拍摄对象存在和生活的地方。我并不特别享受在工作室里工作。”

“现在是更新重整的好时机。但同样也是清算反省的时刻。目前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这样。”

大阪(Osaka)餐厅
花园街22号,莱茵贝克,纽约州,邮编:12572
味噌汤 2.95美元
6个金枪鱼寿司 14.85美元
2个黄鰤鱼手卷 9.90美元
天使(Tenshi)餐厅
上街66号,伦敦,邮编:N1 0NY
味增汤(自制)
寿司/生鱼片套餐 19.95英镑
总计(合并)41.90英镑
简恩•达利是英国《金融时报》的艺术编辑
“安妮•莱博维茨:静物生活”现已在hauserwirth.com上线开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