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不再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 俱菲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自5年前有报道称马云(Jack Ma)旗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打算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以来,该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五年前,它的名字还是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公司(Zhejiang Ant Small & Micro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是一家规模为500亿美元的企业,正在颠覆中国的金融体系,向任何拥有手机的人提供一种无需去银行就能轻松付款和把储蓄拿去投资的方式。

现在蚂蚁集团正寻求在香港和上海两地上市,估值在2000亿至3000亿美元之间,不过与投资者的接触仍在进行之中。

它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并没有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让用户可以赊购、投资共同基金,还能购买传统保险公司的保险。

去年该集团实现营收120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80亿元人民币(合26亿美元)。据该公司提交的IPO文件显示,今年上半年净利润超过了这一数字,达到219亿元人民币。这一增长给分析师留下了深刻印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戴昊(David Dai)认为蚂蚁集团的市盈率最终可能达到30倍,与腾讯(Tencent)和Visa相同。

2017年,当中国政府的监管机构开始对该集团在金融体系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感到担忧时,它开始转型,从金融服务的直接提供者,转型成了为其他服务提供大量客户的平台。

今年上半年,蚂蚁集团通过帮助金融公司的贷款、财富管理和保险产品触及客户赚取的服务费占其收入的63%,高于2017年的44%。

不过,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指出,中国金融体系的很大一部分已围绕各家技术平台进行了重组。

“这是西方银行家关于开放银行体系下会发生什么的最可怕噩梦。”马永哲表示,“从本质上讲,银行失去了与客户的直接关系,而这些全部都由平台充当中介。”

支付

2004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这是为阿里巴巴(Alibaba)电子商务网站的购物者提供的一项服务。如今它在现实世界中也得到了广泛应用,每月有超过8000万商家通过该应用收款。

在截至6月底的一年里,蚂蚁集团的支付业务在中国内地处理了118万亿元人民币(合17万亿美元)的交易。但它正面临着来自腾讯旗下微信(WeChat)越来越大的压力。

易观(Analysys)的数据显示,蚂蚁集团在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份额已从2015年第一季度的四分之三降至今年第一季度的一半左右。

在销售饮料、小吃和葡萄酒的北京齐家园市场,大多数顾客通过扫描支付宝或微信二维码支付。店主肖女士表示:“现在大多数客户使用微信支付,很少人使用支付宝,使用现金的就更少了。”腾讯和蚂蚁集团都不向她收取交易费用。

研究机构亿欧国际(EqualOcean)的伊万•普拉托诺夫(Ivan Platonov)表示,购物者更喜欢使用微信,因为该应用又能聊天又能支付,切换方便。微信也是亲朋好友之间转账的主要渠道。但普拉托诺夫表示,支付宝在阿里巴巴电商平台上的垄断地位,帮助其保持了在线商业支付领域的领先地位。

戴昊表示,尽管支付是吸引用户进入蚂蚁集团整个产品生态系统的通道,但作为一个独立的业务线它是不盈利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从2017年开始,监管机构要求支付机构逐步实现客户备付金100%上交中国央行——在那之前,支付机构原本可用客户备付金投资谋利,作为自己的重要利息收入来源。

支付业务在蚂蚁集团收入中所占比例从2017年的55%降至今年上半年的36%,这一下降也有助于改善蚂蚁集团的利润。

信贷

使用支付宝支付的消费者还开始从支付宝借款。支付宝向消费者和小微经营者发放小额贷款,并向借款方收取与贷款余额挂钩的服务费。

去年,蚂蚁集团的信贷业务营收同比增长87%,至420亿元人民币,而且信贷业务是集团今年上半年最大的收入来源。过去12个月,约有5亿消费者通过支付宝进行借贷。
截至今年6月30日,该公司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万亿元人民币,98%的信贷是由该公司的100家合作银行发放,或由该公司进行证券化并在市场上出售。截至同一时间中国的银行卡和信用卡总信贷余额为6.5万亿元人民币。

“大部分决策、数据、风险分析、规则和金融产品——都是由该科技公司、而非银行设计,”马永哲表示,“银行提供资金,但在某种程度上,银行正在成为愚笨的管道……在科技巨头的平台上争夺客户和业务。”

今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导致贷款拖欠率飙升。虽然蚂蚁集团不面对违约风险,但保持低拖欠率对其信贷合作伙伴非常重要。蚂蚁集团此前努力将其开创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变成信贷审核的利器,但效果不佳。蚂蚁集团674页的招股说明书中提到芝麻信用的次数屈指可数,称它是对免押金预订酒店预订和租赁自行车非常有用的“信用评分”。

理财

蚂蚁集团在2013年推出了余额宝(Yu’E Bao)基金,允许消费者将自己支付宝账户中不断增加的现金进行投资。多年来,蚂蚁集团控股的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Tianhong Asset Management)负责所有这些资金的投资,并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

如今,形势已变,2017年开始实施的更严格的监管迫使天弘逐步缩减每位用户可投资于该基金的金额。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师Chloe Qu表示,监管机构之所以采取行动,是因为它们认为,余额宝基金规模已经发展至如此庞大,以至于一波赎回潮就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

如今蚂蚁集团把与天弘竞争的基金放到了余额宝平台上,而Chloe Qu表示,大多数用户并不清楚到底是哪家公司在管理他们的资金。她说:“只要你能把自己的产品放到余额宝上,就像有了一台赚钱机器,因为人们会一股脑地把钱投进去。”

蚂蚁集团从逾5亿用户投资于其资产管理合作伙伴——如景顺(Invesco)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以及中银基金管理公司(Bank of China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资金中收取一小部分佣金。按管理的资产规模计算,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在线投资服务平台,截至6月30日,通过该平台促成的投资总额为4.1万亿元人民币。

去年,该业务同比增长22%,为蚂蚁集团贡献了170亿元人民币收入。

保险及其他项目

保险业务贡献了蚂蚁集团去年营收的7%,同比增长107%。与其他产品一样,蚂蚁集团按照用户缴纳保费的一定比例向保险公司收取服务费。

该公司的创新业务——如区块链项目——规模同样较小,去年对其营收的贡献不到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分析:蚂蚁集团的博弈与转型

发布日期:2020-08-28 05:53
蚂蚁集团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不再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 俱菲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自5年前有报道称马云(Jack Ma)旗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打算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以来,该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五年前,它的名字还是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公司(Zhejiang Ant Small & Micro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是一家规模为500亿美元的企业,正在颠覆中国的金融体系,向任何拥有手机的人提供一种无需去银行就能轻松付款和把储蓄拿去投资的方式。

现在蚂蚁集团正寻求在香港和上海两地上市,估值在2000亿至3000亿美元之间,不过与投资者的接触仍在进行之中。

它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并没有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让用户可以赊购、投资共同基金,还能购买传统保险公司的保险。

去年该集团实现营收120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80亿元人民币(合26亿美元)。据该公司提交的IPO文件显示,今年上半年净利润超过了这一数字,达到219亿元人民币。这一增长给分析师留下了深刻印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戴昊(David Dai)认为蚂蚁集团的市盈率最终可能达到30倍,与腾讯(Tencent)和Visa相同。

2017年,当中国政府的监管机构开始对该集团在金融体系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感到担忧时,它开始转型,从金融服务的直接提供者,转型成了为其他服务提供大量客户的平台。

今年上半年,蚂蚁集团通过帮助金融公司的贷款、财富管理和保险产品触及客户赚取的服务费占其收入的63%,高于2017年的44%。

不过,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指出,中国金融体系的很大一部分已围绕各家技术平台进行了重组。

“这是西方银行家关于开放银行体系下会发生什么的最可怕噩梦。”马永哲表示,“从本质上讲,银行失去了与客户的直接关系,而这些全部都由平台充当中介。”

支付

2004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这是为阿里巴巴(Alibaba)电子商务网站的购物者提供的一项服务。如今它在现实世界中也得到了广泛应用,每月有超过8000万商家通过该应用收款。

在截至6月底的一年里,蚂蚁集团的支付业务在中国内地处理了118万亿元人民币(合17万亿美元)的交易。但它正面临着来自腾讯旗下微信(WeChat)越来越大的压力。

易观(Analysys)的数据显示,蚂蚁集团在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份额已从2015年第一季度的四分之三降至今年第一季度的一半左右。

在销售饮料、小吃和葡萄酒的北京齐家园市场,大多数顾客通过扫描支付宝或微信二维码支付。店主肖女士表示:“现在大多数客户使用微信支付,很少人使用支付宝,使用现金的就更少了。”腾讯和蚂蚁集团都不向她收取交易费用。

研究机构亿欧国际(EqualOcean)的伊万•普拉托诺夫(Ivan Platonov)表示,购物者更喜欢使用微信,因为该应用又能聊天又能支付,切换方便。微信也是亲朋好友之间转账的主要渠道。但普拉托诺夫表示,支付宝在阿里巴巴电商平台上的垄断地位,帮助其保持了在线商业支付领域的领先地位。

戴昊表示,尽管支付是吸引用户进入蚂蚁集团整个产品生态系统的通道,但作为一个独立的业务线它是不盈利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从2017年开始,监管机构要求支付机构逐步实现客户备付金100%上交中国央行——在那之前,支付机构原本可用客户备付金投资谋利,作为自己的重要利息收入来源。

支付业务在蚂蚁集团收入中所占比例从2017年的55%降至今年上半年的36%,这一下降也有助于改善蚂蚁集团的利润。

信贷

使用支付宝支付的消费者还开始从支付宝借款。支付宝向消费者和小微经营者发放小额贷款,并向借款方收取与贷款余额挂钩的服务费。

去年,蚂蚁集团的信贷业务营收同比增长87%,至420亿元人民币,而且信贷业务是集团今年上半年最大的收入来源。过去12个月,约有5亿消费者通过支付宝进行借贷。
截至今年6月30日,该公司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万亿元人民币,98%的信贷是由该公司的100家合作银行发放,或由该公司进行证券化并在市场上出售。截至同一时间中国的银行卡和信用卡总信贷余额为6.5万亿元人民币。

“大部分决策、数据、风险分析、规则和金融产品——都是由该科技公司、而非银行设计,”马永哲表示,“银行提供资金,但在某种程度上,银行正在成为愚笨的管道……在科技巨头的平台上争夺客户和业务。”

今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导致贷款拖欠率飙升。虽然蚂蚁集团不面对违约风险,但保持低拖欠率对其信贷合作伙伴非常重要。蚂蚁集团此前努力将其开创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变成信贷审核的利器,但效果不佳。蚂蚁集团674页的招股说明书中提到芝麻信用的次数屈指可数,称它是对免押金预订酒店预订和租赁自行车非常有用的“信用评分”。

理财

蚂蚁集团在2013年推出了余额宝(Yu’E Bao)基金,允许消费者将自己支付宝账户中不断增加的现金进行投资。多年来,蚂蚁集团控股的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Tianhong Asset Management)负责所有这些资金的投资,并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

如今,形势已变,2017年开始实施的更严格的监管迫使天弘逐步缩减每位用户可投资于该基金的金额。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师Chloe Qu表示,监管机构之所以采取行动,是因为它们认为,余额宝基金规模已经发展至如此庞大,以至于一波赎回潮就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

如今蚂蚁集团把与天弘竞争的基金放到了余额宝平台上,而Chloe Qu表示,大多数用户并不清楚到底是哪家公司在管理他们的资金。她说:“只要你能把自己的产品放到余额宝上,就像有了一台赚钱机器,因为人们会一股脑地把钱投进去。”

蚂蚁集团从逾5亿用户投资于其资产管理合作伙伴——如景顺(Invesco)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以及中银基金管理公司(Bank of China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资金中收取一小部分佣金。按管理的资产规模计算,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在线投资服务平台,截至6月30日,通过该平台促成的投资总额为4.1万亿元人民币。

去年,该业务同比增长22%,为蚂蚁集团贡献了170亿元人民币收入。

保险及其他项目

保险业务贡献了蚂蚁集团去年营收的7%,同比增长107%。与其他产品一样,蚂蚁集团按照用户缴纳保费的一定比例向保险公司收取服务费。

该公司的创新业务——如区块链项目——规模同样较小,去年对其营收的贡献不到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蚂蚁集团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不再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 俱菲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自5年前有报道称马云(Jack Ma)旗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打算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以来,该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五年前,它的名字还是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公司(Zhejiang Ant Small & Micro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是一家规模为500亿美元的企业,正在颠覆中国的金融体系,向任何拥有手机的人提供一种无需去银行就能轻松付款和把储蓄拿去投资的方式。

现在蚂蚁集团正寻求在香港和上海两地上市,估值在2000亿至3000亿美元之间,不过与投资者的接触仍在进行之中。

它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并没有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让用户可以赊购、投资共同基金,还能购买传统保险公司的保险。

去年该集团实现营收120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80亿元人民币(合26亿美元)。据该公司提交的IPO文件显示,今年上半年净利润超过了这一数字,达到219亿元人民币。这一增长给分析师留下了深刻印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戴昊(David Dai)认为蚂蚁集团的市盈率最终可能达到30倍,与腾讯(Tencent)和Visa相同。

2017年,当中国政府的监管机构开始对该集团在金融体系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感到担忧时,它开始转型,从金融服务的直接提供者,转型成了为其他服务提供大量客户的平台。

今年上半年,蚂蚁集团通过帮助金融公司的贷款、财富管理和保险产品触及客户赚取的服务费占其收入的63%,高于2017年的44%。

不过,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指出,中国金融体系的很大一部分已围绕各家技术平台进行了重组。

“这是西方银行家关于开放银行体系下会发生什么的最可怕噩梦。”马永哲表示,“从本质上讲,银行失去了与客户的直接关系,而这些全部都由平台充当中介。”

支付

2004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这是为阿里巴巴(Alibaba)电子商务网站的购物者提供的一项服务。如今它在现实世界中也得到了广泛应用,每月有超过8000万商家通过该应用收款。

在截至6月底的一年里,蚂蚁集团的支付业务在中国内地处理了118万亿元人民币(合17万亿美元)的交易。但它正面临着来自腾讯旗下微信(WeChat)越来越大的压力。

易观(Analysys)的数据显示,蚂蚁集团在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份额已从2015年第一季度的四分之三降至今年第一季度的一半左右。

在销售饮料、小吃和葡萄酒的北京齐家园市场,大多数顾客通过扫描支付宝或微信二维码支付。店主肖女士表示:“现在大多数客户使用微信支付,很少人使用支付宝,使用现金的就更少了。”腾讯和蚂蚁集团都不向她收取交易费用。

研究机构亿欧国际(EqualOcean)的伊万•普拉托诺夫(Ivan Platonov)表示,购物者更喜欢使用微信,因为该应用又能聊天又能支付,切换方便。微信也是亲朋好友之间转账的主要渠道。但普拉托诺夫表示,支付宝在阿里巴巴电商平台上的垄断地位,帮助其保持了在线商业支付领域的领先地位。

戴昊表示,尽管支付是吸引用户进入蚂蚁集团整个产品生态系统的通道,但作为一个独立的业务线它是不盈利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从2017年开始,监管机构要求支付机构逐步实现客户备付金100%上交中国央行——在那之前,支付机构原本可用客户备付金投资谋利,作为自己的重要利息收入来源。

支付业务在蚂蚁集团收入中所占比例从2017年的55%降至今年上半年的36%,这一下降也有助于改善蚂蚁集团的利润。

信贷

使用支付宝支付的消费者还开始从支付宝借款。支付宝向消费者和小微经营者发放小额贷款,并向借款方收取与贷款余额挂钩的服务费。

去年,蚂蚁集团的信贷业务营收同比增长87%,至420亿元人民币,而且信贷业务是集团今年上半年最大的收入来源。过去12个月,约有5亿消费者通过支付宝进行借贷。
截至今年6月30日,该公司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万亿元人民币,98%的信贷是由该公司的100家合作银行发放,或由该公司进行证券化并在市场上出售。截至同一时间中国的银行卡和信用卡总信贷余额为6.5万亿元人民币。

“大部分决策、数据、风险分析、规则和金融产品——都是由该科技公司、而非银行设计,”马永哲表示,“银行提供资金,但在某种程度上,银行正在成为愚笨的管道……在科技巨头的平台上争夺客户和业务。”

今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导致贷款拖欠率飙升。虽然蚂蚁集团不面对违约风险,但保持低拖欠率对其信贷合作伙伴非常重要。蚂蚁集团此前努力将其开创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变成信贷审核的利器,但效果不佳。蚂蚁集团674页的招股说明书中提到芝麻信用的次数屈指可数,称它是对免押金预订酒店预订和租赁自行车非常有用的“信用评分”。

理财

蚂蚁集团在2013年推出了余额宝(Yu’E Bao)基金,允许消费者将自己支付宝账户中不断增加的现金进行投资。多年来,蚂蚁集团控股的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Tianhong Asset Management)负责所有这些资金的投资,并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

如今,形势已变,2017年开始实施的更严格的监管迫使天弘逐步缩减每位用户可投资于该基金的金额。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师Chloe Qu表示,监管机构之所以采取行动,是因为它们认为,余额宝基金规模已经发展至如此庞大,以至于一波赎回潮就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

如今蚂蚁集团把与天弘竞争的基金放到了余额宝平台上,而Chloe Qu表示,大多数用户并不清楚到底是哪家公司在管理他们的资金。她说:“只要你能把自己的产品放到余额宝上,就像有了一台赚钱机器,因为人们会一股脑地把钱投进去。”

蚂蚁集团从逾5亿用户投资于其资产管理合作伙伴——如景顺(Invesco)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以及中银基金管理公司(Bank of China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资金中收取一小部分佣金。按管理的资产规模计算,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在线投资服务平台,截至6月30日,通过该平台促成的投资总额为4.1万亿元人民币。

去年,该业务同比增长22%,为蚂蚁集团贡献了170亿元人民币收入。

保险及其他项目

保险业务贡献了蚂蚁集团去年营收的7%,同比增长107%。与其他产品一样,蚂蚁集团按照用户缴纳保费的一定比例向保险公司收取服务费。

该公司的创新业务——如区块链项目——规模同样较小,去年对其营收的贡献不到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分析:蚂蚁集团的博弈与转型

发布日期:2020-08-28 05:53
蚂蚁集团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不再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 俱菲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自5年前有报道称马云(Jack Ma)旗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打算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以来,该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五年前,它的名字还是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公司(Zhejiang Ant Small & Micro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是一家规模为500亿美元的企业,正在颠覆中国的金融体系,向任何拥有手机的人提供一种无需去银行就能轻松付款和把储蓄拿去投资的方式。

现在蚂蚁集团正寻求在香港和上海两地上市,估值在2000亿至3000亿美元之间,不过与投资者的接触仍在进行之中。

它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并没有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让用户可以赊购、投资共同基金,还能购买传统保险公司的保险。

去年该集团实现营收120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80亿元人民币(合26亿美元)。据该公司提交的IPO文件显示,今年上半年净利润超过了这一数字,达到219亿元人民币。这一增长给分析师留下了深刻印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戴昊(David Dai)认为蚂蚁集团的市盈率最终可能达到30倍,与腾讯(Tencent)和Visa相同。

2017年,当中国政府的监管机构开始对该集团在金融体系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感到担忧时,它开始转型,从金融服务的直接提供者,转型成了为其他服务提供大量客户的平台。

今年上半年,蚂蚁集团通过帮助金融公司的贷款、财富管理和保险产品触及客户赚取的服务费占其收入的63%,高于2017年的44%。

不过,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指出,中国金融体系的很大一部分已围绕各家技术平台进行了重组。

“这是西方银行家关于开放银行体系下会发生什么的最可怕噩梦。”马永哲表示,“从本质上讲,银行失去了与客户的直接关系,而这些全部都由平台充当中介。”

支付

2004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这是为阿里巴巴(Alibaba)电子商务网站的购物者提供的一项服务。如今它在现实世界中也得到了广泛应用,每月有超过8000万商家通过该应用收款。

在截至6月底的一年里,蚂蚁集团的支付业务在中国内地处理了118万亿元人民币(合17万亿美元)的交易。但它正面临着来自腾讯旗下微信(WeChat)越来越大的压力。

易观(Analysys)的数据显示,蚂蚁集团在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份额已从2015年第一季度的四分之三降至今年第一季度的一半左右。

在销售饮料、小吃和葡萄酒的北京齐家园市场,大多数顾客通过扫描支付宝或微信二维码支付。店主肖女士表示:“现在大多数客户使用微信支付,很少人使用支付宝,使用现金的就更少了。”腾讯和蚂蚁集团都不向她收取交易费用。

研究机构亿欧国际(EqualOcean)的伊万•普拉托诺夫(Ivan Platonov)表示,购物者更喜欢使用微信,因为该应用又能聊天又能支付,切换方便。微信也是亲朋好友之间转账的主要渠道。但普拉托诺夫表示,支付宝在阿里巴巴电商平台上的垄断地位,帮助其保持了在线商业支付领域的领先地位。

戴昊表示,尽管支付是吸引用户进入蚂蚁集团整个产品生态系统的通道,但作为一个独立的业务线它是不盈利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从2017年开始,监管机构要求支付机构逐步实现客户备付金100%上交中国央行——在那之前,支付机构原本可用客户备付金投资谋利,作为自己的重要利息收入来源。

支付业务在蚂蚁集团收入中所占比例从2017年的55%降至今年上半年的36%,这一下降也有助于改善蚂蚁集团的利润。

信贷

使用支付宝支付的消费者还开始从支付宝借款。支付宝向消费者和小微经营者发放小额贷款,并向借款方收取与贷款余额挂钩的服务费。

去年,蚂蚁集团的信贷业务营收同比增长87%,至420亿元人民币,而且信贷业务是集团今年上半年最大的收入来源。过去12个月,约有5亿消费者通过支付宝进行借贷。
截至今年6月30日,该公司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万亿元人民币,98%的信贷是由该公司的100家合作银行发放,或由该公司进行证券化并在市场上出售。截至同一时间中国的银行卡和信用卡总信贷余额为6.5万亿元人民币。

“大部分决策、数据、风险分析、规则和金融产品——都是由该科技公司、而非银行设计,”马永哲表示,“银行提供资金,但在某种程度上,银行正在成为愚笨的管道……在科技巨头的平台上争夺客户和业务。”

今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导致贷款拖欠率飙升。虽然蚂蚁集团不面对违约风险,但保持低拖欠率对其信贷合作伙伴非常重要。蚂蚁集团此前努力将其开创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变成信贷审核的利器,但效果不佳。蚂蚁集团674页的招股说明书中提到芝麻信用的次数屈指可数,称它是对免押金预订酒店预订和租赁自行车非常有用的“信用评分”。

理财

蚂蚁集团在2013年推出了余额宝(Yu’E Bao)基金,允许消费者将自己支付宝账户中不断增加的现金进行投资。多年来,蚂蚁集团控股的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Tianhong Asset Management)负责所有这些资金的投资,并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

如今,形势已变,2017年开始实施的更严格的监管迫使天弘逐步缩减每位用户可投资于该基金的金额。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师Chloe Qu表示,监管机构之所以采取行动,是因为它们认为,余额宝基金规模已经发展至如此庞大,以至于一波赎回潮就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

如今蚂蚁集团把与天弘竞争的基金放到了余额宝平台上,而Chloe Qu表示,大多数用户并不清楚到底是哪家公司在管理他们的资金。她说:“只要你能把自己的产品放到余额宝上,就像有了一台赚钱机器,因为人们会一股脑地把钱投进去。”

蚂蚁集团从逾5亿用户投资于其资产管理合作伙伴——如景顺(Invesco)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以及中银基金管理公司(Bank of China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资金中收取一小部分佣金。按管理的资产规模计算,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在线投资服务平台,截至6月30日,通过该平台促成的投资总额为4.1万亿元人民币。

去年,该业务同比增长22%,为蚂蚁集团贡献了170亿元人民币收入。

保险及其他项目

保险业务贡献了蚂蚁集团去年营收的7%,同比增长107%。与其他产品一样,蚂蚁集团按照用户缴纳保费的一定比例向保险公司收取服务费。

该公司的创新业务——如区块链项目——规模同样较小,去年对其营收的贡献不到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蚂蚁集团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不再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 俱菲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自5年前有报道称马云(Jack Ma)旗下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打算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以来,该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五年前,它的名字还是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公司(Zhejiang Ant Small & Micro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是一家规模为500亿美元的企业,正在颠覆中国的金融体系,向任何拥有手机的人提供一种无需去银行就能轻松付款和把储蓄拿去投资的方式。

现在蚂蚁集团正寻求在香港和上海两地上市,估值在2000亿至3000亿美元之间,不过与投资者的接触仍在进行之中。

它仍在中国的移动支付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它并没有与金融行业竞争,而是成了一个金融产品线上超市,让用户可以赊购、投资共同基金,还能购买传统保险公司的保险。

去年该集团实现营收120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80亿元人民币(合26亿美元)。据该公司提交的IPO文件显示,今年上半年净利润超过了这一数字,达到219亿元人民币。这一增长给分析师留下了深刻印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戴昊(David Dai)认为蚂蚁集团的市盈率最终可能达到30倍,与腾讯(Tencent)和Visa相同。

2017年,当中国政府的监管机构开始对该集团在金融体系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感到担忧时,它开始转型,从金融服务的直接提供者,转型成了为其他服务提供大量客户的平台。

今年上半年,蚂蚁集团通过帮助金融公司的贷款、财富管理和保险产品触及客户赚取的服务费占其收入的63%,高于2017年的44%。

不过,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指出,中国金融体系的很大一部分已围绕各家技术平台进行了重组。

“这是西方银行家关于开放银行体系下会发生什么的最可怕噩梦。”马永哲表示,“从本质上讲,银行失去了与客户的直接关系,而这些全部都由平台充当中介。”

支付

2004年,蚂蚁集团推出了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这是为阿里巴巴(Alibaba)电子商务网站的购物者提供的一项服务。如今它在现实世界中也得到了广泛应用,每月有超过8000万商家通过该应用收款。

在截至6月底的一年里,蚂蚁集团的支付业务在中国内地处理了118万亿元人民币(合17万亿美元)的交易。但它正面临着来自腾讯旗下微信(WeChat)越来越大的压力。

易观(Analysys)的数据显示,蚂蚁集团在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份额已从2015年第一季度的四分之三降至今年第一季度的一半左右。

在销售饮料、小吃和葡萄酒的北京齐家园市场,大多数顾客通过扫描支付宝或微信二维码支付。店主肖女士表示:“现在大多数客户使用微信支付,很少人使用支付宝,使用现金的就更少了。”腾讯和蚂蚁集团都不向她收取交易费用。

研究机构亿欧国际(EqualOcean)的伊万•普拉托诺夫(Ivan Platonov)表示,购物者更喜欢使用微信,因为该应用又能聊天又能支付,切换方便。微信也是亲朋好友之间转账的主要渠道。但普拉托诺夫表示,支付宝在阿里巴巴电商平台上的垄断地位,帮助其保持了在线商业支付领域的领先地位。

戴昊表示,尽管支付是吸引用户进入蚂蚁集团整个产品生态系统的通道,但作为一个独立的业务线它是不盈利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从2017年开始,监管机构要求支付机构逐步实现客户备付金100%上交中国央行——在那之前,支付机构原本可用客户备付金投资谋利,作为自己的重要利息收入来源。

支付业务在蚂蚁集团收入中所占比例从2017年的55%降至今年上半年的36%,这一下降也有助于改善蚂蚁集团的利润。

信贷

使用支付宝支付的消费者还开始从支付宝借款。支付宝向消费者和小微经营者发放小额贷款,并向借款方收取与贷款余额挂钩的服务费。

去年,蚂蚁集团的信贷业务营收同比增长87%,至420亿元人民币,而且信贷业务是集团今年上半年最大的收入来源。过去12个月,约有5亿消费者通过支付宝进行借贷。
截至今年6月30日,该公司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万亿元人民币,98%的信贷是由该公司的100家合作银行发放,或由该公司进行证券化并在市场上出售。截至同一时间中国的银行卡和信用卡总信贷余额为6.5万亿元人民币。

“大部分决策、数据、风险分析、规则和金融产品——都是由该科技公司、而非银行设计,”马永哲表示,“银行提供资金,但在某种程度上,银行正在成为愚笨的管道……在科技巨头的平台上争夺客户和业务。”

今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导致贷款拖欠率飙升。虽然蚂蚁集团不面对违约风险,但保持低拖欠率对其信贷合作伙伴非常重要。蚂蚁集团此前努力将其开创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变成信贷审核的利器,但效果不佳。蚂蚁集团674页的招股说明书中提到芝麻信用的次数屈指可数,称它是对免押金预订酒店预订和租赁自行车非常有用的“信用评分”。

理财

蚂蚁集团在2013年推出了余额宝(Yu’E Bao)基金,允许消费者将自己支付宝账户中不断增加的现金进行投资。多年来,蚂蚁集团控股的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Tianhong Asset Management)负责所有这些资金的投资,并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

如今,形势已变,2017年开始实施的更严格的监管迫使天弘逐步缩减每位用户可投资于该基金的金额。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师Chloe Qu表示,监管机构之所以采取行动,是因为它们认为,余额宝基金规模已经发展至如此庞大,以至于一波赎回潮就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

如今蚂蚁集团把与天弘竞争的基金放到了余额宝平台上,而Chloe Qu表示,大多数用户并不清楚到底是哪家公司在管理他们的资金。她说:“只要你能把自己的产品放到余额宝上,就像有了一台赚钱机器,因为人们会一股脑地把钱投进去。”

蚂蚁集团从逾5亿用户投资于其资产管理合作伙伴——如景顺(Invesco)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以及中银基金管理公司(Bank of China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资金中收取一小部分佣金。按管理的资产规模计算,蚂蚁集团是中国最大在线投资服务平台,截至6月30日,通过该平台促成的投资总额为4.1万亿元人民币。

去年,该业务同比增长22%,为蚂蚁集团贡献了170亿元人民币收入。

保险及其他项目

保险业务贡献了蚂蚁集团去年营收的7%,同比增长107%。与其他产品一样,蚂蚁集团按照用户缴纳保费的一定比例向保险公司收取服务费。

该公司的创新业务——如区块链项目——规模同样较小,去年对其营收的贡献不到1%。■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