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将爷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很多人面对杭州市余杭区的招聘公示,都不淡定了。这份长长的公示名单 ,清一色是来自清华、北大的毕业生。

我除了看学历,还特别看了一下相关专业,简直要晕倒,很多专业都算是这两所名校中的王牌了。

绝对是天子骄子中的牛人!以我的经验,当初这帮人考上清华北大,家长至少要吹上三年,孩子要傲娇五年。

这就么一帮牛娃大神,最后竟然都在头插蜜罐往这里面钻——街道办事处!

运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新闻传播学硕士
乔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软件工程硕士
临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中国哲学硕士
东湖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南苑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地球物理学博士
仓前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清华材料科学与工程硕士
中泰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五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生物学博士

说实话,我的判断与很多网友是一致的,这种行为,就是大材小用,就是官本位思想,就是太过精致利己主义!

尽管当地官方在回应:

街道办很多工作也需要专业性人才。
不错,街道办很多工作确需要专业性人才。

这话有点道理,但细究起来,鬼扯成分太多了。只要有起码经验,都能明白,基层工作与清北硕博专业本身的关联性,属于典型的弱关联。

这方面,不必装。我认识大量街道办的,其中还有我的徒弟,也是清北毕业的。他每天拼命混人际关系,写材料,目标就是追求调到上级机关。

材料写得好还真牛逼,他成功闯关,调进机关。这些年一路高升,逢年过节,偶尔也会给我带两瓶牛二,感谢我教他写作之恩。

比如,2018年来到余杭区东湖街道工作的柳云南,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材料也写得好,他就这样回应为何到街道办:

自己的工作稳定,晋升渠道畅通。

真不绕了。这些清华北大硕士博士到就业街道办业,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看中其中的事业编制,看重其中的权力身份。

不妨看看这段表述:

这地方对表现优秀且符合《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规定资格条件的,博士研究生学历的,聘为招聘单位中层正职,期间按事业副处级标准享受绩效工资待遇;首次聘期为3年,聘期满表现优秀的可续聘一个聘期。聘为中层正职期间,根据工作需要且符合任用条件的,可择优提拔为党政机关副处级领导干部,并按规定程序进行公务员登记。

官场基础站得高,仕途速度前景又快又好,这才是清北博士硕士到街道办工作的一个重大动因。

当然,还有第二动因,就是钱!很多当事人说,这里生活和工作环境如何如何好:

2019年余杭GDP数据位列杭州市第一,全区人均GDP为24.99万元。这推出20个岗位面向海外世界百强高校硕研以上毕业生招聘“双十”政府雇员。目前在岗清北人才76名、海外“双十”雇员20名,他们在各个岗位上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有这样的财务支撑,就算没有编制,来做府部门高级雇员、国企高级职员,年薪总额也都在35—50万元。真不少!

更何况,他们还拥有更多的普惠待遇。

博硕可以得到8万或6万的生活安家补贴,可以无偿使用拎包入住的人才公寓,可以申请领取1600元/月、800元/月的租赁补贴,可以得到20万、10万的购房补助,此外,还有医疗、健康体检、相关人才疗休养、子女入学等方面的便利和优先保障。

有这样的待遇福利,过有权有钱有好生活,只要是个理性经济人,谁不想去,谁就在装逼。

不过,这次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仍然让我感觉五味杂陈。

我是个开放包容的人,当然不会板起面孔,一脸正义去指摘那些编制的追求者,还有那些热衷做官的年轻人。

不论哪一种职业选择, 其实也都是可以为社会做贡献的。

甚至,我也能接受精致的利己主义,追求金钱收入和现世安稳,这没错。

但是,在事业单位改革发展到今天,在市场化被几代人念兹在兹追求到今天,清华北大硕士博士扎堆往街道办挤,我还是嗅出一种权力的腐臭味。

比起看到这些人扎堆往权力场钻,我更愿意看到更多年轻人自由在高处!

我知道,很多年轻人都被编制伤害过,很多年轻人也都被一个编制捆绑住了,不敢创新,不敢远飞。

甚至,很多人因为没有编制,还成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

我有两个朋友,在同一单位,很多时候,没编制的,要干更苦更重的活,流更涩更酸的泪。而没编制的种出树,结出果子,轻易就给有编制的摘走了。

“在编”与“临时工”的标签,不经意间,就以各种方式往他身上贴。

同工同酬,很多时候只过是说给外人听,各种或明或暗制度性歧视,造成的结果,就是人与人的隔膜与冷遇。至于社保公积金,更是低人一等。

有人说过,有一种单位,三分之一人做事,三分之一在闲混,还有三分之一人嘲笑做事的。而其中做事的又被嘲笑的,就是那没编制的那三分之一。

说白了,这样不是一个正派社会应有的样子。关于正派社会,马格利特这样说:

制度上不羞辱所有人。

清华北大的优等生都往街道办挤,背后站着的就是向往编制的庞大人群,站着的就是一个拥有权力就能摆平人生很多困境的复杂社会。

也正因如此,这些年,才会有研究生在参加完一个有事业编制环卫工人的考试时说:

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

是的,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但是,“死在编制里”的价值支撑,不是环卫工人职业价值本身,而是事业编制的魔力。

然而,过去中国取得巨大的发展成就,最大的动力,就是有大量没有选择“死在编制里”的人们!他们昂首阔步,奔向市场,在各自领域要“将改革进行到底”。

比如,1992年,受南巡讲话的影响,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主动下海创业,俞敏洪、任正非、王石、陈东升、冯仑、王功权、潘石屹、易小迪等等,不断创造市场的神话。

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我可以理解,但绝不激赏。

说实话,今天的中国,包括一些所谓的清华北大的名校生,正在成为把创新埋葬在编制的年轻人,他们有的只知道选择追逐体制的红利,沉醉在权力自肥和既得利益的幻觉中,而没有真正“释放自己”的动力和勇气。

年轻人没有真正的自由精神与独立人格,这才是一首时代改革和创新的沉重挽歌。

鲍勃•迪伦这样说:

没有人是自由的,甚至连鸟儿都被天空束缚。
 
要体验到飞在高处的自由自在,惟有唤醒年轻人的自由精神和独立人格。

清华北大博士硕士,在学历标签符号上,是闪光的。

不过,这些往街道办挤的高材生,还是让我想到了北大图书馆前那只惨遭绝育的北大公石狮子。

关于北大公石狮子的梗,这里我不多说,大家到网上查。

但我一直觉得,那个北大曾经引以为傲的谈资,曾经精神壮阳的载体,曾经莫名移情的物象,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连根拔走了,是一个“把根留住”而不得的隐喻。

清华与北大,五十步笑百步,都正在丢掉了什么?大家可以想想。

鲁迅先生曾经这样说:

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

百年孤独呀。鲁迅先生。

这些年,一些名校传统沦陷,精神不断矮化的事,真是伤尽人心。

连北大的钱理群先生都说,现在大学只是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了。

我经常在一所中学听校长和老师们的讲演,我能听到的是,他们从来不讲分数和升学,他们只谈情怀,只谈报国!

每次都让我感动到想哭。

当然,这个学校在分数升学上,恰恰又是顶级的。

我在清华北大闲逛的时候,耳边总是回落那些闪耀群星话语,他们有蔡元培、胡适、蒋梦麟、傅斯年等:

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我在人格志上,无数次引用电影《无问西东》的图片和话语。比如:

无问西东,只问自由,只问盛放,只问深情,只问初心,只问敢勇,无问西东。

这个世界缺的不是完美的人,而是从心底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与同情。

说实话,想到上面这些人物,想到影片里的场景,再想到清华北大博士硕生拼命往街道办挤的样子。

我理性是能理解与尊重,但是,我的情绪体验也有一种强烈的反胃。

我知道,扎堆挤进街道办之前,每一个清华北大博士硕士都在勇闯权力场!而不是造芯片!

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我想骂一声,一纸狗日的编制,一点权力的梦想,为什么就是会让那么多人放不下!?

我更想长叹一声,我日夜期待的创新,我一直醉心梦想的改革,明天,会好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挤进街道办之前,每一个清华北大博士硕士都在勇闯权力场

发布日期:2020-08-27 20:14
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将爷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很多人面对杭州市余杭区的招聘公示,都不淡定了。这份长长的公示名单 ,清一色是来自清华、北大的毕业生。

我除了看学历,还特别看了一下相关专业,简直要晕倒,很多专业都算是这两所名校中的王牌了。

绝对是天子骄子中的牛人!以我的经验,当初这帮人考上清华北大,家长至少要吹上三年,孩子要傲娇五年。

这就么一帮牛娃大神,最后竟然都在头插蜜罐往这里面钻——街道办事处!

运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新闻传播学硕士
乔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软件工程硕士
临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中国哲学硕士
东湖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南苑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地球物理学博士
仓前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清华材料科学与工程硕士
中泰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五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生物学博士

说实话,我的判断与很多网友是一致的,这种行为,就是大材小用,就是官本位思想,就是太过精致利己主义!

尽管当地官方在回应:

街道办很多工作也需要专业性人才。
不错,街道办很多工作确需要专业性人才。

这话有点道理,但细究起来,鬼扯成分太多了。只要有起码经验,都能明白,基层工作与清北硕博专业本身的关联性,属于典型的弱关联。

这方面,不必装。我认识大量街道办的,其中还有我的徒弟,也是清北毕业的。他每天拼命混人际关系,写材料,目标就是追求调到上级机关。

材料写得好还真牛逼,他成功闯关,调进机关。这些年一路高升,逢年过节,偶尔也会给我带两瓶牛二,感谢我教他写作之恩。

比如,2018年来到余杭区东湖街道工作的柳云南,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材料也写得好,他就这样回应为何到街道办:

自己的工作稳定,晋升渠道畅通。

真不绕了。这些清华北大硕士博士到就业街道办业,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看中其中的事业编制,看重其中的权力身份。

不妨看看这段表述:

这地方对表现优秀且符合《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规定资格条件的,博士研究生学历的,聘为招聘单位中层正职,期间按事业副处级标准享受绩效工资待遇;首次聘期为3年,聘期满表现优秀的可续聘一个聘期。聘为中层正职期间,根据工作需要且符合任用条件的,可择优提拔为党政机关副处级领导干部,并按规定程序进行公务员登记。

官场基础站得高,仕途速度前景又快又好,这才是清北博士硕士到街道办工作的一个重大动因。

当然,还有第二动因,就是钱!很多当事人说,这里生活和工作环境如何如何好:

2019年余杭GDP数据位列杭州市第一,全区人均GDP为24.99万元。这推出20个岗位面向海外世界百强高校硕研以上毕业生招聘“双十”政府雇员。目前在岗清北人才76名、海外“双十”雇员20名,他们在各个岗位上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有这样的财务支撑,就算没有编制,来做府部门高级雇员、国企高级职员,年薪总额也都在35—50万元。真不少!

更何况,他们还拥有更多的普惠待遇。

博硕可以得到8万或6万的生活安家补贴,可以无偿使用拎包入住的人才公寓,可以申请领取1600元/月、800元/月的租赁补贴,可以得到20万、10万的购房补助,此外,还有医疗、健康体检、相关人才疗休养、子女入学等方面的便利和优先保障。

有这样的待遇福利,过有权有钱有好生活,只要是个理性经济人,谁不想去,谁就在装逼。

不过,这次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仍然让我感觉五味杂陈。

我是个开放包容的人,当然不会板起面孔,一脸正义去指摘那些编制的追求者,还有那些热衷做官的年轻人。

不论哪一种职业选择, 其实也都是可以为社会做贡献的。

甚至,我也能接受精致的利己主义,追求金钱收入和现世安稳,这没错。

但是,在事业单位改革发展到今天,在市场化被几代人念兹在兹追求到今天,清华北大硕士博士扎堆往街道办挤,我还是嗅出一种权力的腐臭味。

比起看到这些人扎堆往权力场钻,我更愿意看到更多年轻人自由在高处!

我知道,很多年轻人都被编制伤害过,很多年轻人也都被一个编制捆绑住了,不敢创新,不敢远飞。

甚至,很多人因为没有编制,还成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

我有两个朋友,在同一单位,很多时候,没编制的,要干更苦更重的活,流更涩更酸的泪。而没编制的种出树,结出果子,轻易就给有编制的摘走了。

“在编”与“临时工”的标签,不经意间,就以各种方式往他身上贴。

同工同酬,很多时候只过是说给外人听,各种或明或暗制度性歧视,造成的结果,就是人与人的隔膜与冷遇。至于社保公积金,更是低人一等。

有人说过,有一种单位,三分之一人做事,三分之一在闲混,还有三分之一人嘲笑做事的。而其中做事的又被嘲笑的,就是那没编制的那三分之一。

说白了,这样不是一个正派社会应有的样子。关于正派社会,马格利特这样说:

制度上不羞辱所有人。

清华北大的优等生都往街道办挤,背后站着的就是向往编制的庞大人群,站着的就是一个拥有权力就能摆平人生很多困境的复杂社会。

也正因如此,这些年,才会有研究生在参加完一个有事业编制环卫工人的考试时说:

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

是的,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但是,“死在编制里”的价值支撑,不是环卫工人职业价值本身,而是事业编制的魔力。

然而,过去中国取得巨大的发展成就,最大的动力,就是有大量没有选择“死在编制里”的人们!他们昂首阔步,奔向市场,在各自领域要“将改革进行到底”。

比如,1992年,受南巡讲话的影响,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主动下海创业,俞敏洪、任正非、王石、陈东升、冯仑、王功权、潘石屹、易小迪等等,不断创造市场的神话。

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我可以理解,但绝不激赏。

说实话,今天的中国,包括一些所谓的清华北大的名校生,正在成为把创新埋葬在编制的年轻人,他们有的只知道选择追逐体制的红利,沉醉在权力自肥和既得利益的幻觉中,而没有真正“释放自己”的动力和勇气。

年轻人没有真正的自由精神与独立人格,这才是一首时代改革和创新的沉重挽歌。

鲍勃•迪伦这样说:

没有人是自由的,甚至连鸟儿都被天空束缚。
 
要体验到飞在高处的自由自在,惟有唤醒年轻人的自由精神和独立人格。

清华北大博士硕士,在学历标签符号上,是闪光的。

不过,这些往街道办挤的高材生,还是让我想到了北大图书馆前那只惨遭绝育的北大公石狮子。

关于北大公石狮子的梗,这里我不多说,大家到网上查。

但我一直觉得,那个北大曾经引以为傲的谈资,曾经精神壮阳的载体,曾经莫名移情的物象,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连根拔走了,是一个“把根留住”而不得的隐喻。

清华与北大,五十步笑百步,都正在丢掉了什么?大家可以想想。

鲁迅先生曾经这样说:

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

百年孤独呀。鲁迅先生。

这些年,一些名校传统沦陷,精神不断矮化的事,真是伤尽人心。

连北大的钱理群先生都说,现在大学只是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了。

我经常在一所中学听校长和老师们的讲演,我能听到的是,他们从来不讲分数和升学,他们只谈情怀,只谈报国!

每次都让我感动到想哭。

当然,这个学校在分数升学上,恰恰又是顶级的。

我在清华北大闲逛的时候,耳边总是回落那些闪耀群星话语,他们有蔡元培、胡适、蒋梦麟、傅斯年等:

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我在人格志上,无数次引用电影《无问西东》的图片和话语。比如:

无问西东,只问自由,只问盛放,只问深情,只问初心,只问敢勇,无问西东。

这个世界缺的不是完美的人,而是从心底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与同情。

说实话,想到上面这些人物,想到影片里的场景,再想到清华北大博士硕生拼命往街道办挤的样子。

我理性是能理解与尊重,但是,我的情绪体验也有一种强烈的反胃。

我知道,扎堆挤进街道办之前,每一个清华北大博士硕士都在勇闯权力场!而不是造芯片!

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我想骂一声,一纸狗日的编制,一点权力的梦想,为什么就是会让那么多人放不下!?

我更想长叹一声,我日夜期待的创新,我一直醉心梦想的改革,明天,会好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将爷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很多人面对杭州市余杭区的招聘公示,都不淡定了。这份长长的公示名单 ,清一色是来自清华、北大的毕业生。

我除了看学历,还特别看了一下相关专业,简直要晕倒,很多专业都算是这两所名校中的王牌了。

绝对是天子骄子中的牛人!以我的经验,当初这帮人考上清华北大,家长至少要吹上三年,孩子要傲娇五年。

这就么一帮牛娃大神,最后竟然都在头插蜜罐往这里面钻——街道办事处!

运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新闻传播学硕士
乔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软件工程硕士
临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中国哲学硕士
东湖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南苑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地球物理学博士
仓前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清华材料科学与工程硕士
中泰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五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生物学博士

说实话,我的判断与很多网友是一致的,这种行为,就是大材小用,就是官本位思想,就是太过精致利己主义!

尽管当地官方在回应:

街道办很多工作也需要专业性人才。
不错,街道办很多工作确需要专业性人才。

这话有点道理,但细究起来,鬼扯成分太多了。只要有起码经验,都能明白,基层工作与清北硕博专业本身的关联性,属于典型的弱关联。

这方面,不必装。我认识大量街道办的,其中还有我的徒弟,也是清北毕业的。他每天拼命混人际关系,写材料,目标就是追求调到上级机关。

材料写得好还真牛逼,他成功闯关,调进机关。这些年一路高升,逢年过节,偶尔也会给我带两瓶牛二,感谢我教他写作之恩。

比如,2018年来到余杭区东湖街道工作的柳云南,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材料也写得好,他就这样回应为何到街道办:

自己的工作稳定,晋升渠道畅通。

真不绕了。这些清华北大硕士博士到就业街道办业,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看中其中的事业编制,看重其中的权力身份。

不妨看看这段表述:

这地方对表现优秀且符合《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规定资格条件的,博士研究生学历的,聘为招聘单位中层正职,期间按事业副处级标准享受绩效工资待遇;首次聘期为3年,聘期满表现优秀的可续聘一个聘期。聘为中层正职期间,根据工作需要且符合任用条件的,可择优提拔为党政机关副处级领导干部,并按规定程序进行公务员登记。

官场基础站得高,仕途速度前景又快又好,这才是清北博士硕士到街道办工作的一个重大动因。

当然,还有第二动因,就是钱!很多当事人说,这里生活和工作环境如何如何好:

2019年余杭GDP数据位列杭州市第一,全区人均GDP为24.99万元。这推出20个岗位面向海外世界百强高校硕研以上毕业生招聘“双十”政府雇员。目前在岗清北人才76名、海外“双十”雇员20名,他们在各个岗位上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有这样的财务支撑,就算没有编制,来做府部门高级雇员、国企高级职员,年薪总额也都在35—50万元。真不少!

更何况,他们还拥有更多的普惠待遇。

博硕可以得到8万或6万的生活安家补贴,可以无偿使用拎包入住的人才公寓,可以申请领取1600元/月、800元/月的租赁补贴,可以得到20万、10万的购房补助,此外,还有医疗、健康体检、相关人才疗休养、子女入学等方面的便利和优先保障。

有这样的待遇福利,过有权有钱有好生活,只要是个理性经济人,谁不想去,谁就在装逼。

不过,这次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仍然让我感觉五味杂陈。

我是个开放包容的人,当然不会板起面孔,一脸正义去指摘那些编制的追求者,还有那些热衷做官的年轻人。

不论哪一种职业选择, 其实也都是可以为社会做贡献的。

甚至,我也能接受精致的利己主义,追求金钱收入和现世安稳,这没错。

但是,在事业单位改革发展到今天,在市场化被几代人念兹在兹追求到今天,清华北大硕士博士扎堆往街道办挤,我还是嗅出一种权力的腐臭味。

比起看到这些人扎堆往权力场钻,我更愿意看到更多年轻人自由在高处!

我知道,很多年轻人都被编制伤害过,很多年轻人也都被一个编制捆绑住了,不敢创新,不敢远飞。

甚至,很多人因为没有编制,还成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

我有两个朋友,在同一单位,很多时候,没编制的,要干更苦更重的活,流更涩更酸的泪。而没编制的种出树,结出果子,轻易就给有编制的摘走了。

“在编”与“临时工”的标签,不经意间,就以各种方式往他身上贴。

同工同酬,很多时候只过是说给外人听,各种或明或暗制度性歧视,造成的结果,就是人与人的隔膜与冷遇。至于社保公积金,更是低人一等。

有人说过,有一种单位,三分之一人做事,三分之一在闲混,还有三分之一人嘲笑做事的。而其中做事的又被嘲笑的,就是那没编制的那三分之一。

说白了,这样不是一个正派社会应有的样子。关于正派社会,马格利特这样说:

制度上不羞辱所有人。

清华北大的优等生都往街道办挤,背后站着的就是向往编制的庞大人群,站着的就是一个拥有权力就能摆平人生很多困境的复杂社会。

也正因如此,这些年,才会有研究生在参加完一个有事业编制环卫工人的考试时说:

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

是的,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但是,“死在编制里”的价值支撑,不是环卫工人职业价值本身,而是事业编制的魔力。

然而,过去中国取得巨大的发展成就,最大的动力,就是有大量没有选择“死在编制里”的人们!他们昂首阔步,奔向市场,在各自领域要“将改革进行到底”。

比如,1992年,受南巡讲话的影响,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主动下海创业,俞敏洪、任正非、王石、陈东升、冯仑、王功权、潘石屹、易小迪等等,不断创造市场的神话。

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我可以理解,但绝不激赏。

说实话,今天的中国,包括一些所谓的清华北大的名校生,正在成为把创新埋葬在编制的年轻人,他们有的只知道选择追逐体制的红利,沉醉在权力自肥和既得利益的幻觉中,而没有真正“释放自己”的动力和勇气。

年轻人没有真正的自由精神与独立人格,这才是一首时代改革和创新的沉重挽歌。

鲍勃•迪伦这样说:

没有人是自由的,甚至连鸟儿都被天空束缚。
 
要体验到飞在高处的自由自在,惟有唤醒年轻人的自由精神和独立人格。

清华北大博士硕士,在学历标签符号上,是闪光的。

不过,这些往街道办挤的高材生,还是让我想到了北大图书馆前那只惨遭绝育的北大公石狮子。

关于北大公石狮子的梗,这里我不多说,大家到网上查。

但我一直觉得,那个北大曾经引以为傲的谈资,曾经精神壮阳的载体,曾经莫名移情的物象,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连根拔走了,是一个“把根留住”而不得的隐喻。

清华与北大,五十步笑百步,都正在丢掉了什么?大家可以想想。

鲁迅先生曾经这样说:

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

百年孤独呀。鲁迅先生。

这些年,一些名校传统沦陷,精神不断矮化的事,真是伤尽人心。

连北大的钱理群先生都说,现在大学只是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了。

我经常在一所中学听校长和老师们的讲演,我能听到的是,他们从来不讲分数和升学,他们只谈情怀,只谈报国!

每次都让我感动到想哭。

当然,这个学校在分数升学上,恰恰又是顶级的。

我在清华北大闲逛的时候,耳边总是回落那些闪耀群星话语,他们有蔡元培、胡适、蒋梦麟、傅斯年等:

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我在人格志上,无数次引用电影《无问西东》的图片和话语。比如:

无问西东,只问自由,只问盛放,只问深情,只问初心,只问敢勇,无问西东。

这个世界缺的不是完美的人,而是从心底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与同情。

说实话,想到上面这些人物,想到影片里的场景,再想到清华北大博士硕生拼命往街道办挤的样子。

我理性是能理解与尊重,但是,我的情绪体验也有一种强烈的反胃。

我知道,扎堆挤进街道办之前,每一个清华北大博士硕士都在勇闯权力场!而不是造芯片!

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我想骂一声,一纸狗日的编制,一点权力的梦想,为什么就是会让那么多人放不下!?

我更想长叹一声,我日夜期待的创新,我一直醉心梦想的改革,明天,会好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挤进街道办之前,每一个清华北大博士硕士都在勇闯权力场

发布日期:2020-08-27 20:14
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将爷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很多人面对杭州市余杭区的招聘公示,都不淡定了。这份长长的公示名单 ,清一色是来自清华、北大的毕业生。

我除了看学历,还特别看了一下相关专业,简直要晕倒,很多专业都算是这两所名校中的王牌了。

绝对是天子骄子中的牛人!以我的经验,当初这帮人考上清华北大,家长至少要吹上三年,孩子要傲娇五年。

这就么一帮牛娃大神,最后竟然都在头插蜜罐往这里面钻——街道办事处!

运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新闻传播学硕士
乔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软件工程硕士
临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中国哲学硕士
东湖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南苑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地球物理学博士
仓前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清华材料科学与工程硕士
中泰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五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生物学博士

说实话,我的判断与很多网友是一致的,这种行为,就是大材小用,就是官本位思想,就是太过精致利己主义!

尽管当地官方在回应:

街道办很多工作也需要专业性人才。
不错,街道办很多工作确需要专业性人才。

这话有点道理,但细究起来,鬼扯成分太多了。只要有起码经验,都能明白,基层工作与清北硕博专业本身的关联性,属于典型的弱关联。

这方面,不必装。我认识大量街道办的,其中还有我的徒弟,也是清北毕业的。他每天拼命混人际关系,写材料,目标就是追求调到上级机关。

材料写得好还真牛逼,他成功闯关,调进机关。这些年一路高升,逢年过节,偶尔也会给我带两瓶牛二,感谢我教他写作之恩。

比如,2018年来到余杭区东湖街道工作的柳云南,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材料也写得好,他就这样回应为何到街道办:

自己的工作稳定,晋升渠道畅通。

真不绕了。这些清华北大硕士博士到就业街道办业,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看中其中的事业编制,看重其中的权力身份。

不妨看看这段表述:

这地方对表现优秀且符合《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规定资格条件的,博士研究生学历的,聘为招聘单位中层正职,期间按事业副处级标准享受绩效工资待遇;首次聘期为3年,聘期满表现优秀的可续聘一个聘期。聘为中层正职期间,根据工作需要且符合任用条件的,可择优提拔为党政机关副处级领导干部,并按规定程序进行公务员登记。

官场基础站得高,仕途速度前景又快又好,这才是清北博士硕士到街道办工作的一个重大动因。

当然,还有第二动因,就是钱!很多当事人说,这里生活和工作环境如何如何好:

2019年余杭GDP数据位列杭州市第一,全区人均GDP为24.99万元。这推出20个岗位面向海外世界百强高校硕研以上毕业生招聘“双十”政府雇员。目前在岗清北人才76名、海外“双十”雇员20名,他们在各个岗位上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有这样的财务支撑,就算没有编制,来做府部门高级雇员、国企高级职员,年薪总额也都在35—50万元。真不少!

更何况,他们还拥有更多的普惠待遇。

博硕可以得到8万或6万的生活安家补贴,可以无偿使用拎包入住的人才公寓,可以申请领取1600元/月、800元/月的租赁补贴,可以得到20万、10万的购房补助,此外,还有医疗、健康体检、相关人才疗休养、子女入学等方面的便利和优先保障。

有这样的待遇福利,过有权有钱有好生活,只要是个理性经济人,谁不想去,谁就在装逼。

不过,这次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仍然让我感觉五味杂陈。

我是个开放包容的人,当然不会板起面孔,一脸正义去指摘那些编制的追求者,还有那些热衷做官的年轻人。

不论哪一种职业选择, 其实也都是可以为社会做贡献的。

甚至,我也能接受精致的利己主义,追求金钱收入和现世安稳,这没错。

但是,在事业单位改革发展到今天,在市场化被几代人念兹在兹追求到今天,清华北大硕士博士扎堆往街道办挤,我还是嗅出一种权力的腐臭味。

比起看到这些人扎堆往权力场钻,我更愿意看到更多年轻人自由在高处!

我知道,很多年轻人都被编制伤害过,很多年轻人也都被一个编制捆绑住了,不敢创新,不敢远飞。

甚至,很多人因为没有编制,还成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

我有两个朋友,在同一单位,很多时候,没编制的,要干更苦更重的活,流更涩更酸的泪。而没编制的种出树,结出果子,轻易就给有编制的摘走了。

“在编”与“临时工”的标签,不经意间,就以各种方式往他身上贴。

同工同酬,很多时候只过是说给外人听,各种或明或暗制度性歧视,造成的结果,就是人与人的隔膜与冷遇。至于社保公积金,更是低人一等。

有人说过,有一种单位,三分之一人做事,三分之一在闲混,还有三分之一人嘲笑做事的。而其中做事的又被嘲笑的,就是那没编制的那三分之一。

说白了,这样不是一个正派社会应有的样子。关于正派社会,马格利特这样说:

制度上不羞辱所有人。

清华北大的优等生都往街道办挤,背后站着的就是向往编制的庞大人群,站着的就是一个拥有权力就能摆平人生很多困境的复杂社会。

也正因如此,这些年,才会有研究生在参加完一个有事业编制环卫工人的考试时说:

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

是的,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但是,“死在编制里”的价值支撑,不是环卫工人职业价值本身,而是事业编制的魔力。

然而,过去中国取得巨大的发展成就,最大的动力,就是有大量没有选择“死在编制里”的人们!他们昂首阔步,奔向市场,在各自领域要“将改革进行到底”。

比如,1992年,受南巡讲话的影响,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主动下海创业,俞敏洪、任正非、王石、陈东升、冯仑、王功权、潘石屹、易小迪等等,不断创造市场的神话。

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我可以理解,但绝不激赏。

说实话,今天的中国,包括一些所谓的清华北大的名校生,正在成为把创新埋葬在编制的年轻人,他们有的只知道选择追逐体制的红利,沉醉在权力自肥和既得利益的幻觉中,而没有真正“释放自己”的动力和勇气。

年轻人没有真正的自由精神与独立人格,这才是一首时代改革和创新的沉重挽歌。

鲍勃•迪伦这样说:

没有人是自由的,甚至连鸟儿都被天空束缚。
 
要体验到飞在高处的自由自在,惟有唤醒年轻人的自由精神和独立人格。

清华北大博士硕士,在学历标签符号上,是闪光的。

不过,这些往街道办挤的高材生,还是让我想到了北大图书馆前那只惨遭绝育的北大公石狮子。

关于北大公石狮子的梗,这里我不多说,大家到网上查。

但我一直觉得,那个北大曾经引以为傲的谈资,曾经精神壮阳的载体,曾经莫名移情的物象,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连根拔走了,是一个“把根留住”而不得的隐喻。

清华与北大,五十步笑百步,都正在丢掉了什么?大家可以想想。

鲁迅先生曾经这样说:

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

百年孤独呀。鲁迅先生。

这些年,一些名校传统沦陷,精神不断矮化的事,真是伤尽人心。

连北大的钱理群先生都说,现在大学只是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了。

我经常在一所中学听校长和老师们的讲演,我能听到的是,他们从来不讲分数和升学,他们只谈情怀,只谈报国!

每次都让我感动到想哭。

当然,这个学校在分数升学上,恰恰又是顶级的。

我在清华北大闲逛的时候,耳边总是回落那些闪耀群星话语,他们有蔡元培、胡适、蒋梦麟、傅斯年等:

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我在人格志上,无数次引用电影《无问西东》的图片和话语。比如:

无问西东,只问自由,只问盛放,只问深情,只问初心,只问敢勇,无问西东。

这个世界缺的不是完美的人,而是从心底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与同情。

说实话,想到上面这些人物,想到影片里的场景,再想到清华北大博士硕生拼命往街道办挤的样子。

我理性是能理解与尊重,但是,我的情绪体验也有一种强烈的反胃。

我知道,扎堆挤进街道办之前,每一个清华北大博士硕士都在勇闯权力场!而不是造芯片!

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我想骂一声,一纸狗日的编制,一点权力的梦想,为什么就是会让那么多人放不下!?

我更想长叹一声,我日夜期待的创新,我一直醉心梦想的改革,明天,会好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将爷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很多人面对杭州市余杭区的招聘公示,都不淡定了。这份长长的公示名单 ,清一色是来自清华、北大的毕业生。

我除了看学历,还特别看了一下相关专业,简直要晕倒,很多专业都算是这两所名校中的王牌了。

绝对是天子骄子中的牛人!以我的经验,当初这帮人考上清华北大,家长至少要吹上三年,孩子要傲娇五年。

这就么一帮牛娃大神,最后竟然都在头插蜜罐往这里面钻——街道办事处!

运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新闻传播学硕士
乔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软件工程硕士
临平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中国哲学硕士
东湖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南苑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地球物理学博士
仓前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清华材料科学与工程硕士
中泰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法律硕士
五常街道办事处录取的是北大生物学博士

说实话,我的判断与很多网友是一致的,这种行为,就是大材小用,就是官本位思想,就是太过精致利己主义!

尽管当地官方在回应:

街道办很多工作也需要专业性人才。
不错,街道办很多工作确需要专业性人才。

这话有点道理,但细究起来,鬼扯成分太多了。只要有起码经验,都能明白,基层工作与清北硕博专业本身的关联性,属于典型的弱关联。

这方面,不必装。我认识大量街道办的,其中还有我的徒弟,也是清北毕业的。他每天拼命混人际关系,写材料,目标就是追求调到上级机关。

材料写得好还真牛逼,他成功闯关,调进机关。这些年一路高升,逢年过节,偶尔也会给我带两瓶牛二,感谢我教他写作之恩。

比如,2018年来到余杭区东湖街道工作的柳云南,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材料也写得好,他就这样回应为何到街道办:

自己的工作稳定,晋升渠道畅通。

真不绕了。这些清华北大硕士博士到就业街道办业,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看中其中的事业编制,看重其中的权力身份。

不妨看看这段表述:

这地方对表现优秀且符合《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规定资格条件的,博士研究生学历的,聘为招聘单位中层正职,期间按事业副处级标准享受绩效工资待遇;首次聘期为3年,聘期满表现优秀的可续聘一个聘期。聘为中层正职期间,根据工作需要且符合任用条件的,可择优提拔为党政机关副处级领导干部,并按规定程序进行公务员登记。

官场基础站得高,仕途速度前景又快又好,这才是清北博士硕士到街道办工作的一个重大动因。

当然,还有第二动因,就是钱!很多当事人说,这里生活和工作环境如何如何好:

2019年余杭GDP数据位列杭州市第一,全区人均GDP为24.99万元。这推出20个岗位面向海外世界百强高校硕研以上毕业生招聘“双十”政府雇员。目前在岗清北人才76名、海外“双十”雇员20名,他们在各个岗位上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有这样的财务支撑,就算没有编制,来做府部门高级雇员、国企高级职员,年薪总额也都在35—50万元。真不少!

更何况,他们还拥有更多的普惠待遇。

博硕可以得到8万或6万的生活安家补贴,可以无偿使用拎包入住的人才公寓,可以申请领取1600元/月、800元/月的租赁补贴,可以得到20万、10万的购房补助,此外,还有医疗、健康体检、相关人才疗休养、子女入学等方面的便利和优先保障。

有这样的待遇福利,过有权有钱有好生活,只要是个理性经济人,谁不想去,谁就在装逼。

不过,这次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仍然让我感觉五味杂陈。

我是个开放包容的人,当然不会板起面孔,一脸正义去指摘那些编制的追求者,还有那些热衷做官的年轻人。

不论哪一种职业选择, 其实也都是可以为社会做贡献的。

甚至,我也能接受精致的利己主义,追求金钱收入和现世安稳,这没错。

但是,在事业单位改革发展到今天,在市场化被几代人念兹在兹追求到今天,清华北大硕士博士扎堆往街道办挤,我还是嗅出一种权力的腐臭味。

比起看到这些人扎堆往权力场钻,我更愿意看到更多年轻人自由在高处!

我知道,很多年轻人都被编制伤害过,很多年轻人也都被一个编制捆绑住了,不敢创新,不敢远飞。

甚至,很多人因为没有编制,还成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

我有两个朋友,在同一单位,很多时候,没编制的,要干更苦更重的活,流更涩更酸的泪。而没编制的种出树,结出果子,轻易就给有编制的摘走了。

“在编”与“临时工”的标签,不经意间,就以各种方式往他身上贴。

同工同酬,很多时候只过是说给外人听,各种或明或暗制度性歧视,造成的结果,就是人与人的隔膜与冷遇。至于社保公积金,更是低人一等。

有人说过,有一种单位,三分之一人做事,三分之一在闲混,还有三分之一人嘲笑做事的。而其中做事的又被嘲笑的,就是那没编制的那三分之一。

说白了,这样不是一个正派社会应有的样子。关于正派社会,马格利特这样说:

制度上不羞辱所有人。

清华北大的优等生都往街道办挤,背后站着的就是向往编制的庞大人群,站着的就是一个拥有权力就能摆平人生很多困境的复杂社会。

也正因如此,这些年,才会有研究生在参加完一个有事业编制环卫工人的考试时说:

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

是的,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但是,“死在编制里”的价值支撑,不是环卫工人职业价值本身,而是事业编制的魔力。

然而,过去中国取得巨大的发展成就,最大的动力,就是有大量没有选择“死在编制里”的人们!他们昂首阔步,奔向市场,在各自领域要“将改革进行到底”。

比如,1992年,受南巡讲话的影响,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主动下海创业,俞敏洪、任正非、王石、陈东升、冯仑、王功权、潘石屹、易小迪等等,不断创造市场的神话。

余杭街道办招8人,全是清华北大博士硕士!我可以理解,但绝不激赏。

说实话,今天的中国,包括一些所谓的清华北大的名校生,正在成为把创新埋葬在编制的年轻人,他们有的只知道选择追逐体制的红利,沉醉在权力自肥和既得利益的幻觉中,而没有真正“释放自己”的动力和勇气。

年轻人没有真正的自由精神与独立人格,这才是一首时代改革和创新的沉重挽歌。

鲍勃•迪伦这样说:

没有人是自由的,甚至连鸟儿都被天空束缚。
 
要体验到飞在高处的自由自在,惟有唤醒年轻人的自由精神和独立人格。

清华北大博士硕士,在学历标签符号上,是闪光的。

不过,这些往街道办挤的高材生,还是让我想到了北大图书馆前那只惨遭绝育的北大公石狮子。

关于北大公石狮子的梗,这里我不多说,大家到网上查。

但我一直觉得,那个北大曾经引以为傲的谈资,曾经精神壮阳的载体,曾经莫名移情的物象,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连根拔走了,是一个“把根留住”而不得的隐喻。

清华与北大,五十步笑百步,都正在丢掉了什么?大家可以想想。

鲁迅先生曾经这样说:

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

百年孤独呀。鲁迅先生。

这些年,一些名校传统沦陷,精神不断矮化的事,真是伤尽人心。

连北大的钱理群先生都说,现在大学只是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了。

我经常在一所中学听校长和老师们的讲演,我能听到的是,他们从来不讲分数和升学,他们只谈情怀,只谈报国!

每次都让我感动到想哭。

当然,这个学校在分数升学上,恰恰又是顶级的。

我在清华北大闲逛的时候,耳边总是回落那些闪耀群星话语,他们有蔡元培、胡适、蒋梦麟、傅斯年等:

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我在人格志上,无数次引用电影《无问西东》的图片和话语。比如:

无问西东,只问自由,只问盛放,只问深情,只问初心,只问敢勇,无问西东。

这个世界缺的不是完美的人,而是从心底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与同情。

说实话,想到上面这些人物,想到影片里的场景,再想到清华北大博士硕生拼命往街道办挤的样子。

我理性是能理解与尊重,但是,我的情绪体验也有一种强烈的反胃。

我知道,扎堆挤进街道办之前,每一个清华北大博士硕士都在勇闯权力场!而不是造芯片!

这确实不是一个需要羞谈权钱的年代,但是,当权力和金钱就这样赤裸裸地召引着时代精英,我还是不寒而栗,我还是感觉糟心呕心。

我想骂一声,一纸狗日的编制,一点权力的梦想,为什么就是会让那么多人放不下!?

我更想长叹一声,我日夜期待的创新,我一直醉心梦想的改革,明天,会好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