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虽然最近几周有迹象显示跨境货物流动出现反弹,从中长期看,预计新冠疫情造成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混乱仍将重塑全球贸易格局。

受贸易紧张局势和新关税的影响,全球贸易在此次重大疫情前就已经走软。除造成运输中断外,这场疫情也使得遍布世界各地且驱动着全球三分之一贸易流的供应链受到考验。

出于对新冠疫情暴发时国内医疗物资短缺和过度依赖中国产品的担忧,一些国家眼下正在鼓吹建立贸易壁垒,并主张把制造业迁回国内,这些行动在新冠危机缓解后可能引发世界贸易的再平衡。

荷兰CPB经济政策分析局(CPB Netherlands Bureau for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周二表示,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跨境货物流动较今年第一季度下降12.5%。这是2000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暴发后贸易所受到的打击。

中国是首个实施抗疫封锁措施的主要经济体,也是率先结束封锁的经济体。因此中国出口在第一季度虽然下降了7.7%,但在第二季度增长了2.4%。在该季度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和欧元区都处于封锁状态,因此这两个经济体的出口分别下降了24.8%和19.2%。

在第二季度即将结束时,一些贸易流量比其他贸易流量回升得更快。德国统计机构称表示,6月份德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同比增长了15.4%。

但德国对美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0.7%,这是因为美国刚刚开始退出封锁状态,美国消费者对重回商店购物仍保持警惕,企业也不敢贸然投资。

德国进口的变化也与出口类似,德国从中国的进口较2019年6月增长了20%,从美国的进口减少了17.4%。

6月份全球贸易流量增长了7.6%,相比之下,5月份和4月份分别下降了1.1%和12.3%。

考虑到第二季度接近尾声时贸易实现反弹,加上最近海运货物量和制造商公布的出口订单,可以推测第三季度贸易流可能回升。

因此,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表示,与2019年相比,今年的贸易量可能下降13%,与WTO今年预测的两种情形中较为乐观的情形一致。WTO此前曾警告贸易流可能下降三分之一,创193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

有迹象表明贸易流正在迅速反弹。周二,德国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Leibniz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和航运经济与物流研究所(Institute of Shipping Economics and Logistics)编撰的一项集装箱运输指标显示7月份大幅上升,距离上年同期数值已不遥远。

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经济主管Torsten Schmidt表示:“集装箱吞吐量正接近新冠危机暴发前的水平。复苏正影响到越来越多的地区。”

但也有迹象表明,出口复苏并没有遍及全球经济的每一个角落。上周美国和德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报告显示,8月份出口订单大幅上升,其中美国制造商的新出口订单创下2014年9月以来的最大增幅。

相比之下,法国和日本制造商公布的新订单有所下降。

另有迹象表明,贸易流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尚需时日。

阻碍贸易流复苏的因素之一是运力。企业在向远距离客户销售产品时,倾向于用空运方式运送体积较小而价值较高的产品,同时航空运输对弥补海运延误造成的供应短缺也是必不可少的。但由于对人员跨境流动的限制仍然存在,甚至是可以自由流动的人员也不愿意出行,航空旅行因此大幅减少,并导致许多航班继续停飞。

为大型消费品公司提供货运预定服务的数据和平台公司Xeneta估计,海洋运力仍比疫情前低10%,反映出需求依然低迷。

Xeneta首席执行官Patrik Berglund表示:“仍有很多闲置船只和运力有待调动。”他表示:“当他们接到客户的订单时,会让这些船只恢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危机导致全球贸易流出现历史性下滑

发布日期:2020-08-26 21:14
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虽然最近几周有迹象显示跨境货物流动出现反弹,从中长期看,预计新冠疫情造成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混乱仍将重塑全球贸易格局。

受贸易紧张局势和新关税的影响,全球贸易在此次重大疫情前就已经走软。除造成运输中断外,这场疫情也使得遍布世界各地且驱动着全球三分之一贸易流的供应链受到考验。

出于对新冠疫情暴发时国内医疗物资短缺和过度依赖中国产品的担忧,一些国家眼下正在鼓吹建立贸易壁垒,并主张把制造业迁回国内,这些行动在新冠危机缓解后可能引发世界贸易的再平衡。

荷兰CPB经济政策分析局(CPB Netherlands Bureau for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周二表示,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跨境货物流动较今年第一季度下降12.5%。这是2000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暴发后贸易所受到的打击。

中国是首个实施抗疫封锁措施的主要经济体,也是率先结束封锁的经济体。因此中国出口在第一季度虽然下降了7.7%,但在第二季度增长了2.4%。在该季度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和欧元区都处于封锁状态,因此这两个经济体的出口分别下降了24.8%和19.2%。

在第二季度即将结束时,一些贸易流量比其他贸易流量回升得更快。德国统计机构称表示,6月份德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同比增长了15.4%。

但德国对美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0.7%,这是因为美国刚刚开始退出封锁状态,美国消费者对重回商店购物仍保持警惕,企业也不敢贸然投资。

德国进口的变化也与出口类似,德国从中国的进口较2019年6月增长了20%,从美国的进口减少了17.4%。

6月份全球贸易流量增长了7.6%,相比之下,5月份和4月份分别下降了1.1%和12.3%。

考虑到第二季度接近尾声时贸易实现反弹,加上最近海运货物量和制造商公布的出口订单,可以推测第三季度贸易流可能回升。

因此,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表示,与2019年相比,今年的贸易量可能下降13%,与WTO今年预测的两种情形中较为乐观的情形一致。WTO此前曾警告贸易流可能下降三分之一,创193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

有迹象表明贸易流正在迅速反弹。周二,德国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Leibniz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和航运经济与物流研究所(Institute of Shipping Economics and Logistics)编撰的一项集装箱运输指标显示7月份大幅上升,距离上年同期数值已不遥远。

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经济主管Torsten Schmidt表示:“集装箱吞吐量正接近新冠危机暴发前的水平。复苏正影响到越来越多的地区。”

但也有迹象表明,出口复苏并没有遍及全球经济的每一个角落。上周美国和德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报告显示,8月份出口订单大幅上升,其中美国制造商的新出口订单创下2014年9月以来的最大增幅。

相比之下,法国和日本制造商公布的新订单有所下降。

另有迹象表明,贸易流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尚需时日。

阻碍贸易流复苏的因素之一是运力。企业在向远距离客户销售产品时,倾向于用空运方式运送体积较小而价值较高的产品,同时航空运输对弥补海运延误造成的供应短缺也是必不可少的。但由于对人员跨境流动的限制仍然存在,甚至是可以自由流动的人员也不愿意出行,航空旅行因此大幅减少,并导致许多航班继续停飞。

为大型消费品公司提供货运预定服务的数据和平台公司Xeneta估计,海洋运力仍比疫情前低10%,反映出需求依然低迷。

Xeneta首席执行官Patrik Berglund表示:“仍有很多闲置船只和运力有待调动。”他表示:“当他们接到客户的订单时,会让这些船只恢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虽然最近几周有迹象显示跨境货物流动出现反弹,从中长期看,预计新冠疫情造成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混乱仍将重塑全球贸易格局。

受贸易紧张局势和新关税的影响,全球贸易在此次重大疫情前就已经走软。除造成运输中断外,这场疫情也使得遍布世界各地且驱动着全球三分之一贸易流的供应链受到考验。

出于对新冠疫情暴发时国内医疗物资短缺和过度依赖中国产品的担忧,一些国家眼下正在鼓吹建立贸易壁垒,并主张把制造业迁回国内,这些行动在新冠危机缓解后可能引发世界贸易的再平衡。

荷兰CPB经济政策分析局(CPB Netherlands Bureau for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周二表示,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跨境货物流动较今年第一季度下降12.5%。这是2000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暴发后贸易所受到的打击。

中国是首个实施抗疫封锁措施的主要经济体,也是率先结束封锁的经济体。因此中国出口在第一季度虽然下降了7.7%,但在第二季度增长了2.4%。在该季度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和欧元区都处于封锁状态,因此这两个经济体的出口分别下降了24.8%和19.2%。

在第二季度即将结束时,一些贸易流量比其他贸易流量回升得更快。德国统计机构称表示,6月份德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同比增长了15.4%。

但德国对美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0.7%,这是因为美国刚刚开始退出封锁状态,美国消费者对重回商店购物仍保持警惕,企业也不敢贸然投资。

德国进口的变化也与出口类似,德国从中国的进口较2019年6月增长了20%,从美国的进口减少了17.4%。

6月份全球贸易流量增长了7.6%,相比之下,5月份和4月份分别下降了1.1%和12.3%。

考虑到第二季度接近尾声时贸易实现反弹,加上最近海运货物量和制造商公布的出口订单,可以推测第三季度贸易流可能回升。

因此,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表示,与2019年相比,今年的贸易量可能下降13%,与WTO今年预测的两种情形中较为乐观的情形一致。WTO此前曾警告贸易流可能下降三分之一,创193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

有迹象表明贸易流正在迅速反弹。周二,德国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Leibniz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和航运经济与物流研究所(Institute of Shipping Economics and Logistics)编撰的一项集装箱运输指标显示7月份大幅上升,距离上年同期数值已不遥远。

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经济主管Torsten Schmidt表示:“集装箱吞吐量正接近新冠危机暴发前的水平。复苏正影响到越来越多的地区。”

但也有迹象表明,出口复苏并没有遍及全球经济的每一个角落。上周美国和德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报告显示,8月份出口订单大幅上升,其中美国制造商的新出口订单创下2014年9月以来的最大增幅。

相比之下,法国和日本制造商公布的新订单有所下降。

另有迹象表明,贸易流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尚需时日。

阻碍贸易流复苏的因素之一是运力。企业在向远距离客户销售产品时,倾向于用空运方式运送体积较小而价值较高的产品,同时航空运输对弥补海运延误造成的供应短缺也是必不可少的。但由于对人员跨境流动的限制仍然存在,甚至是可以自由流动的人员也不愿意出行,航空旅行因此大幅减少,并导致许多航班继续停飞。

为大型消费品公司提供货运预定服务的数据和平台公司Xeneta估计,海洋运力仍比疫情前低10%,反映出需求依然低迷。

Xeneta首席执行官Patrik Berglund表示:“仍有很多闲置船只和运力有待调动。”他表示:“当他们接到客户的订单时,会让这些船只恢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冠危机导致全球贸易流出现历史性下滑

发布日期:2020-08-26 21:14
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虽然最近几周有迹象显示跨境货物流动出现反弹,从中长期看,预计新冠疫情造成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混乱仍将重塑全球贸易格局。

受贸易紧张局势和新关税的影响,全球贸易在此次重大疫情前就已经走软。除造成运输中断外,这场疫情也使得遍布世界各地且驱动着全球三分之一贸易流的供应链受到考验。

出于对新冠疫情暴发时国内医疗物资短缺和过度依赖中国产品的担忧,一些国家眼下正在鼓吹建立贸易壁垒,并主张把制造业迁回国内,这些行动在新冠危机缓解后可能引发世界贸易的再平衡。

荷兰CPB经济政策分析局(CPB Netherlands Bureau for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周二表示,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跨境货物流动较今年第一季度下降12.5%。这是2000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暴发后贸易所受到的打击。

中国是首个实施抗疫封锁措施的主要经济体,也是率先结束封锁的经济体。因此中国出口在第一季度虽然下降了7.7%,但在第二季度增长了2.4%。在该季度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和欧元区都处于封锁状态,因此这两个经济体的出口分别下降了24.8%和19.2%。

在第二季度即将结束时,一些贸易流量比其他贸易流量回升得更快。德国统计机构称表示,6月份德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同比增长了15.4%。

但德国对美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0.7%,这是因为美国刚刚开始退出封锁状态,美国消费者对重回商店购物仍保持警惕,企业也不敢贸然投资。

德国进口的变化也与出口类似,德国从中国的进口较2019年6月增长了20%,从美国的进口减少了17.4%。

6月份全球贸易流量增长了7.6%,相比之下,5月份和4月份分别下降了1.1%和12.3%。

考虑到第二季度接近尾声时贸易实现反弹,加上最近海运货物量和制造商公布的出口订单,可以推测第三季度贸易流可能回升。

因此,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表示,与2019年相比,今年的贸易量可能下降13%,与WTO今年预测的两种情形中较为乐观的情形一致。WTO此前曾警告贸易流可能下降三分之一,创193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

有迹象表明贸易流正在迅速反弹。周二,德国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Leibniz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和航运经济与物流研究所(Institute of Shipping Economics and Logistics)编撰的一项集装箱运输指标显示7月份大幅上升,距离上年同期数值已不遥远。

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经济主管Torsten Schmidt表示:“集装箱吞吐量正接近新冠危机暴发前的水平。复苏正影响到越来越多的地区。”

但也有迹象表明,出口复苏并没有遍及全球经济的每一个角落。上周美国和德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报告显示,8月份出口订单大幅上升,其中美国制造商的新出口订单创下2014年9月以来的最大增幅。

相比之下,法国和日本制造商公布的新订单有所下降。

另有迹象表明,贸易流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尚需时日。

阻碍贸易流复苏的因素之一是运力。企业在向远距离客户销售产品时,倾向于用空运方式运送体积较小而价值较高的产品,同时航空运输对弥补海运延误造成的供应短缺也是必不可少的。但由于对人员跨境流动的限制仍然存在,甚至是可以自由流动的人员也不愿意出行,航空旅行因此大幅减少,并导致许多航班继续停飞。

为大型消费品公司提供货运预定服务的数据和平台公司Xeneta估计,海洋运力仍比疫情前低10%,反映出需求依然低迷。

Xeneta首席执行官Patrik Berglund表示:“仍有很多闲置船只和运力有待调动。”他表示:“当他们接到客户的订单时,会让这些船只恢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Paul Hannon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防疫封锁措施导致空运和海运中断,并使许多消费品和投资品需求受到冲击,全球贸易流在今年春天大幅下滑,降幅创20年来之最。

虽然最近几周有迹象显示跨境货物流动出现反弹,从中长期看,预计新冠疫情造成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混乱仍将重塑全球贸易格局。

受贸易紧张局势和新关税的影响,全球贸易在此次重大疫情前就已经走软。除造成运输中断外,这场疫情也使得遍布世界各地且驱动着全球三分之一贸易流的供应链受到考验。

出于对新冠疫情暴发时国内医疗物资短缺和过度依赖中国产品的担忧,一些国家眼下正在鼓吹建立贸易壁垒,并主张把制造业迁回国内,这些行动在新冠危机缓解后可能引发世界贸易的再平衡。

荷兰CPB经济政策分析局(CPB Netherlands Bureau for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周二表示,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跨境货物流动较今年第一季度下降12.5%。这是2000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暴发后贸易所受到的打击。

中国是首个实施抗疫封锁措施的主要经济体,也是率先结束封锁的经济体。因此中国出口在第一季度虽然下降了7.7%,但在第二季度增长了2.4%。在该季度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和欧元区都处于封锁状态,因此这两个经济体的出口分别下降了24.8%和19.2%。

在第二季度即将结束时,一些贸易流量比其他贸易流量回升得更快。德国统计机构称表示,6月份德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同比增长了15.4%。

但德国对美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0.7%,这是因为美国刚刚开始退出封锁状态,美国消费者对重回商店购物仍保持警惕,企业也不敢贸然投资。

德国进口的变化也与出口类似,德国从中国的进口较2019年6月增长了20%,从美国的进口减少了17.4%。

6月份全球贸易流量增长了7.6%,相比之下,5月份和4月份分别下降了1.1%和12.3%。

考虑到第二季度接近尾声时贸易实现反弹,加上最近海运货物量和制造商公布的出口订单,可以推测第三季度贸易流可能回升。

因此,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表示,与2019年相比,今年的贸易量可能下降13%,与WTO今年预测的两种情形中较为乐观的情形一致。WTO此前曾警告贸易流可能下降三分之一,创193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

有迹象表明贸易流正在迅速反弹。周二,德国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Leibniz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和航运经济与物流研究所(Institute of Shipping Economics and Logistics)编撰的一项集装箱运输指标显示7月份大幅上升,距离上年同期数值已不遥远。

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经济主管Torsten Schmidt表示:“集装箱吞吐量正接近新冠危机暴发前的水平。复苏正影响到越来越多的地区。”

但也有迹象表明,出口复苏并没有遍及全球经济的每一个角落。上周美国和德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报告显示,8月份出口订单大幅上升,其中美国制造商的新出口订单创下2014年9月以来的最大增幅。

相比之下,法国和日本制造商公布的新订单有所下降。

另有迹象表明,贸易流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尚需时日。

阻碍贸易流复苏的因素之一是运力。企业在向远距离客户销售产品时,倾向于用空运方式运送体积较小而价值较高的产品,同时航空运输对弥补海运延误造成的供应短缺也是必不可少的。但由于对人员跨境流动的限制仍然存在,甚至是可以自由流动的人员也不愿意出行,航空旅行因此大幅减少,并导致许多航班继续停飞。

为大型消费品公司提供货运预定服务的数据和平台公司Xeneta估计,海洋运力仍比疫情前低10%,反映出需求依然低迷。

Xeneta首席执行官Patrik Berglund表示:“仍有很多闲置船只和运力有待调动。”他表示:“当他们接到客户的订单时,会让这些船只恢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