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可能说服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的判决;TikTok诉状内容包括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



Noah Feld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8月24日在博客中表示,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在挑战总统唐纳德·特朗普8月6日发出的行政令。该命令宣布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禁止美国居民与TikTok做生意。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这起诉讼案,获胜希望似乎有点渺茫。在特朗普的行政令使得TikTok在美开展业务几乎已经没有可能的情况下,这样做也是别无选择之举。不过,在其仔细考虑是否必须卖掉TikTok才能使这项如日中天的业务继续生存之际,这场官司即便没有胜算,也或许还有一定的战略价值。

诉状中所提论点并非没有法律逻辑。可以想象,这些论点也或许可以说服对特朗普并不买账的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以便对控方所诉作出进一步调查的判决。即便最终毫无结果,这起官司至少也能使这家公司认清特朗普这一行政令的实质:那只是大选之年旨在煽起民众反华情绪的一种政治化手段而已。

TikTok的诉状内容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部分。第一部分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实际上是在没有事先通告,也没有给予其申诉机会的情况下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

如果你不是律师的话,这一关于正当程序的申诉听上去颇有道理。的确,行政令实际上是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但问题在于,行政令所依据的IAEE法律条款允许总统在认定一家外国企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情况下采取行动阻止这家公司在美开展业务。由于身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是一家中国公司,几乎可以肯定,在针对它的IAEE条款激活前,它是无法享受到法庭聆听其申诉的正当程序权利的。这也是行政令以禁止涉及字节跳动的商务活动的形式出现的原因所在。

诉状的第二部分内容重点阐述特朗普的行政令本身并不符合IAEE条款的要求。这样说是要说明一个基本事实,即其中并不真的涉及什么国家紧急状况,包括所谓TikTok所掌握的数据可能会被中国政府加以利用的担忧。正如TikTok在新闻稿中所言,它与美国政府官员进行了不厌其烦的长时间磋商,以确定自己怎么做才能保护美国用户数据免受中国控制。

这一论点的问题在于,像其他赋予总统非常权力的法规一样,在界定什么样的情况可以算作“非常”这个问题上,IAEE也赋予了总统充分的灵活性,而且在这个问题上,法院通常也会遵从总统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字节跳动起诉特朗普 即便不胜也有战略价值

发布日期:2020-08-26 16:57
字节跳动可能说服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的判决;TikTok诉状内容包括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



Noah Feld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8月24日在博客中表示,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在挑战总统唐纳德·特朗普8月6日发出的行政令。该命令宣布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禁止美国居民与TikTok做生意。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这起诉讼案,获胜希望似乎有点渺茫。在特朗普的行政令使得TikTok在美开展业务几乎已经没有可能的情况下,这样做也是别无选择之举。不过,在其仔细考虑是否必须卖掉TikTok才能使这项如日中天的业务继续生存之际,这场官司即便没有胜算,也或许还有一定的战略价值。

诉状中所提论点并非没有法律逻辑。可以想象,这些论点也或许可以说服对特朗普并不买账的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以便对控方所诉作出进一步调查的判决。即便最终毫无结果,这起官司至少也能使这家公司认清特朗普这一行政令的实质:那只是大选之年旨在煽起民众反华情绪的一种政治化手段而已。

TikTok的诉状内容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部分。第一部分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实际上是在没有事先通告,也没有给予其申诉机会的情况下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

如果你不是律师的话,这一关于正当程序的申诉听上去颇有道理。的确,行政令实际上是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但问题在于,行政令所依据的IAEE法律条款允许总统在认定一家外国企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情况下采取行动阻止这家公司在美开展业务。由于身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是一家中国公司,几乎可以肯定,在针对它的IAEE条款激活前,它是无法享受到法庭聆听其申诉的正当程序权利的。这也是行政令以禁止涉及字节跳动的商务活动的形式出现的原因所在。

诉状的第二部分内容重点阐述特朗普的行政令本身并不符合IAEE条款的要求。这样说是要说明一个基本事实,即其中并不真的涉及什么国家紧急状况,包括所谓TikTok所掌握的数据可能会被中国政府加以利用的担忧。正如TikTok在新闻稿中所言,它与美国政府官员进行了不厌其烦的长时间磋商,以确定自己怎么做才能保护美国用户数据免受中国控制。

这一论点的问题在于,像其他赋予总统非常权力的法规一样,在界定什么样的情况可以算作“非常”这个问题上,IAEE也赋予了总统充分的灵活性,而且在这个问题上,法院通常也会遵从总统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字节跳动可能说服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的判决;TikTok诉状内容包括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



Noah Feld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8月24日在博客中表示,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在挑战总统唐纳德·特朗普8月6日发出的行政令。该命令宣布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禁止美国居民与TikTok做生意。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这起诉讼案,获胜希望似乎有点渺茫。在特朗普的行政令使得TikTok在美开展业务几乎已经没有可能的情况下,这样做也是别无选择之举。不过,在其仔细考虑是否必须卖掉TikTok才能使这项如日中天的业务继续生存之际,这场官司即便没有胜算,也或许还有一定的战略价值。

诉状中所提论点并非没有法律逻辑。可以想象,这些论点也或许可以说服对特朗普并不买账的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以便对控方所诉作出进一步调查的判决。即便最终毫无结果,这起官司至少也能使这家公司认清特朗普这一行政令的实质:那只是大选之年旨在煽起民众反华情绪的一种政治化手段而已。

TikTok的诉状内容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部分。第一部分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实际上是在没有事先通告,也没有给予其申诉机会的情况下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

如果你不是律师的话,这一关于正当程序的申诉听上去颇有道理。的确,行政令实际上是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但问题在于,行政令所依据的IAEE法律条款允许总统在认定一家外国企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情况下采取行动阻止这家公司在美开展业务。由于身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是一家中国公司,几乎可以肯定,在针对它的IAEE条款激活前,它是无法享受到法庭聆听其申诉的正当程序权利的。这也是行政令以禁止涉及字节跳动的商务活动的形式出现的原因所在。

诉状的第二部分内容重点阐述特朗普的行政令本身并不符合IAEE条款的要求。这样说是要说明一个基本事实,即其中并不真的涉及什么国家紧急状况,包括所谓TikTok所掌握的数据可能会被中国政府加以利用的担忧。正如TikTok在新闻稿中所言,它与美国政府官员进行了不厌其烦的长时间磋商,以确定自己怎么做才能保护美国用户数据免受中国控制。

这一论点的问题在于,像其他赋予总统非常权力的法规一样,在界定什么样的情况可以算作“非常”这个问题上,IAEE也赋予了总统充分的灵活性,而且在这个问题上,法院通常也会遵从总统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字节跳动起诉特朗普 即便不胜也有战略价值

发布日期:2020-08-26 16:57
字节跳动可能说服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的判决;TikTok诉状内容包括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



Noah Feld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8月24日在博客中表示,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在挑战总统唐纳德·特朗普8月6日发出的行政令。该命令宣布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禁止美国居民与TikTok做生意。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这起诉讼案,获胜希望似乎有点渺茫。在特朗普的行政令使得TikTok在美开展业务几乎已经没有可能的情况下,这样做也是别无选择之举。不过,在其仔细考虑是否必须卖掉TikTok才能使这项如日中天的业务继续生存之际,这场官司即便没有胜算,也或许还有一定的战略价值。

诉状中所提论点并非没有法律逻辑。可以想象,这些论点也或许可以说服对特朗普并不买账的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以便对控方所诉作出进一步调查的判决。即便最终毫无结果,这起官司至少也能使这家公司认清特朗普这一行政令的实质:那只是大选之年旨在煽起民众反华情绪的一种政治化手段而已。

TikTok的诉状内容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部分。第一部分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实际上是在没有事先通告,也没有给予其申诉机会的情况下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

如果你不是律师的话,这一关于正当程序的申诉听上去颇有道理。的确,行政令实际上是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但问题在于,行政令所依据的IAEE法律条款允许总统在认定一家外国企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情况下采取行动阻止这家公司在美开展业务。由于身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是一家中国公司,几乎可以肯定,在针对它的IAEE条款激活前,它是无法享受到法庭聆听其申诉的正当程序权利的。这也是行政令以禁止涉及字节跳动的商务活动的形式出现的原因所在。

诉状的第二部分内容重点阐述特朗普的行政令本身并不符合IAEE条款的要求。这样说是要说明一个基本事实,即其中并不真的涉及什么国家紧急状况,包括所谓TikTok所掌握的数据可能会被中国政府加以利用的担忧。正如TikTok在新闻稿中所言,它与美国政府官员进行了不厌其烦的长时间磋商,以确定自己怎么做才能保护美国用户数据免受中国控制。

这一论点的问题在于,像其他赋予总统非常权力的法规一样,在界定什么样的情况可以算作“非常”这个问题上,IAEE也赋予了总统充分的灵活性,而且在这个问题上,法院通常也会遵从总统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字节跳动可能说服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的判决;TikTok诉状内容包括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



Noah Feldman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8月24日在博客中表示,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在挑战总统唐纳德·特朗普8月6日发出的行政令。该命令宣布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禁止美国居民与TikTok做生意。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这起诉讼案,获胜希望似乎有点渺茫。在特朗普的行政令使得TikTok在美开展业务几乎已经没有可能的情况下,这样做也是别无选择之举。不过,在其仔细考虑是否必须卖掉TikTok才能使这项如日中天的业务继续生存之际,这场官司即便没有胜算,也或许还有一定的战略价值。

诉状中所提论点并非没有法律逻辑。可以想象,这些论点也或许可以说服对特朗普并不买账的地方法院作出暂缓执行行政令以便对控方所诉作出进一步调查的判决。即便最终毫无结果,这起官司至少也能使这家公司认清特朗普这一行政令的实质:那只是大选之年旨在煽起民众反华情绪的一种政治化手段而已。

TikTok的诉状内容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部分。第一部分论述特朗普违反正当法律程序,实际上是在没有事先通告,也没有给予其申诉机会的情况下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

如果你不是律师的话,这一关于正当程序的申诉听上去颇有道理。的确,行政令实际上是剥夺了TikTok在美开展业务的权利。但问题在于,行政令所依据的IAEE法律条款允许总统在认定一家外国企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情况下采取行动阻止这家公司在美开展业务。由于身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是一家中国公司,几乎可以肯定,在针对它的IAEE条款激活前,它是无法享受到法庭聆听其申诉的正当程序权利的。这也是行政令以禁止涉及字节跳动的商务活动的形式出现的原因所在。

诉状的第二部分内容重点阐述特朗普的行政令本身并不符合IAEE条款的要求。这样说是要说明一个基本事实,即其中并不真的涉及什么国家紧急状况,包括所谓TikTok所掌握的数据可能会被中国政府加以利用的担忧。正如TikTok在新闻稿中所言,它与美国政府官员进行了不厌其烦的长时间磋商,以确定自己怎么做才能保护美国用户数据免受中国控制。

这一论点的问题在于,像其他赋予总统非常权力的法规一样,在界定什么样的情况可以算作“非常”这个问题上,IAEE也赋予了总统充分的灵活性,而且在这个问题上,法院通常也会遵从总统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