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将美国对华为的最新制裁比作“死刑判决”,但也有人认为此言过早。中国政府会出手吗?华为困局是否有解?



席佳琳 台北 , 尼克•法尔兹 伦敦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华为(Huawei)轮值董事长郭平来说,上周一是很平常的一天。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的一次演讲中,他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华为将利用自身在5G电信设备领域的技术实力和领导地位,把这座家乡城市变成全球数字经济样板城市。

几小时后,这一承诺被粉碎了——华盛顿的一条声明击中了它。美国政府宣布,将利用美国技术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切断对华为的所有半导体供应。

这一新规在世界各地的企业董事会会议室和政府办公室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此举是否会给这家年收入1220亿美元的公司造成致命打击?华为还有多久会倒闭?如果这家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提供商倒闭,对依靠其硬件运营的170个国家的网络意味着什么?

尽管有些分析师称这是一道“死刑判决”,不过还有些人好奇,中国政府愿意付出多大努力,来保护一家在近期美中关系紧张中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企业?

一位欧洲电信业高管称,作为电信设备市场上的龙头供应商,华为覆灭的前景是“灾难性的”。在澳大利亚、英国等多个西方国家,在日益增加的政治压力下,各家电信网络已经不得不承受减少华为设备数量的代价。考虑到现有宽带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的情况,一位高管认为,最可能感受到华为倒闭影响的将是英国电信(BT)、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和瑞士电信(Swisscom)等电信公司。

但对美国政府而言,这是一场长达15年的、打击华为的斗争的高潮,这场斗争始于21世纪初,华为首次试图进入美国市场之时。

长期观察人士表示,美国正在接近一个此前一直很难实现的目标。“你怎么杀死华为?”专注于中国科技和电信行业的博达克咨询(BDA)的董事长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在谈到美国的困境时问道。“就像一条蠕虫,你切掉它的头,它还能活下去。”

美国政府认为,华为可能使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军方得以暗中监视其他国家及其企业,破坏它们的国家安全,窃取它们的商业机密。在此观念驱使下,美国政府动用了一切能用的手段:通过针对外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它阻止了华为收购美国公司和资产;它逼迫美国主要电信运营商不得与华为合作,还对该公司发起了一场由美国国会主导的调查;它提起了刑事诉讼,让华为创始人的女儿、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在加拿大,等待引渡听证会的结果。

去年,美国政府开始对华为实施制裁。前两轮制裁都还存在漏洞,这一次,行业专家们表示,很难看出华为如何才能挣脱华盛顿的套索。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王丹(音译)表示:“手机和基站都需要半导体,这两条业务线占华为业务的90%。如果不能生产这些产品,华为就不再是华为了。”王丹在上周将美国的新规称为“死刑判决”。

11月的希望

不过,这一死刑不会立即执行。自两年前华盛顿加大对华为的压力以来,华为一直在积累芯片储备。尽管行业专家表示,有关华为积累了可用两年的库存的报道有些夸大其词,但他们相信华为拥有的芯片足以再支撑六个月。

这将让它撑过11月初的美国大选以及下一届美国总统的上任。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下台的可能性给了华为一丝希望,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当作对美国的威胁大力打压,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以往对中国的立场没这么有对抗性,就连美国最新的规定也允许发放临时许可证,据此企业可恢复对华为的芯片供应。

但这样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ECIPE)的主任霍素克•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表示:“中国政府内部很多人现在都盯着(拜登领先的)佛罗里达州民调。但中国有长远眼光的人士都明白,拜登的政策空间也很有限。”李-牧山浩石此前曾作为贸易律师参与欧盟对华为的调查。

他补充称,北京方面与未来可能上台的拜登政府之间即使有蜜月期,也不太可能长久,因为中国无法撤消一些关键政策和法律,正是这些政策和法律导致西方各国政府对华为和中国的立场变得强硬。其核心是中国的国家安全法,该法律要求企业和公民协助安全部门,配合他们任何可能提出的要求,这加剧了外界对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另一个注定将继续困扰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的问题是北京方面限制香港的自治权、公民权利和法治的举措。

在这种前景下,华为的未来看起来很黯淡。在上上周,美国政府不再延长允许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临时许可证期限。今年5月实施的规定以及上周出台的新规意味着,只要是使用Cadence、新思科技(Synopsys)等美国公司生产的软件工具设计的芯片,或者是使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泛林集团(LAM Research)等美国供应商的设备制造的芯片,无论在世界上的哪个地方,没有一家公司能直接或间接地向华为销售。

台积电(TSMC)将于9月15日——5月设定的最后期限——停止向华为供货。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大多数芯片设计公司都依赖台积电为自己生产半导体。上周一的新限制措施还阻断了任何其他芯片的供应——无论是韩国海力士(Hynix)的内存芯片,还是荷兰恩智浦(NXP)的半导体。

一名欧洲驻中国的贸易官员表示:“这些公司没有一家不含美国成分,大门已砰地关上。”

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将被美国的英伟达(Nvidia)收购的前景,加剧了华为的困境。华为旗下芯片设计公司海思(HiSilicon)的一名人士表示,如果上述交易达成,海思的所有芯片设计都将陷入麻烦,因为其设计是基于安谋授权的架构。

华为有近20万名员工,其中一些人表现得云淡风轻。“我觉得大家都相当平静,因为我们手头仍有很多项目尚未完成,政府项目也不断,”华为云(Huawei Cloud)的一名员工表示,并补充称,该部门仍然正常运转。

但专家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李-牧山浩石表示,华为的云业务——盈利能力好于华为的设备部门——面临与该公司其他业务同样的麻烦,因为任何云服务运行的服务器硬件都需要半导体,而大部分云软件都是美国的,包括甲骨文(Oracle)的数据库和VMware的虚拟化服务。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将会介入。“华为规模太大,不能倒下,”一位台湾半导体行业高管说,“北京方面肯定会帮他们一把。”

建立产业

问题是如何帮。王丹认为,出钱——北京方面对科技行业采取的久经考验的方法——不会奏效。他说:“该公司在上一份年报中披露持有约53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因此财力雄厚。它缺少的是芯片。短期内建立一条完全不涉及美国技术的半导体供应链是不可能的。”

一些人认为北京方面会迫使中国芯片制造商为华为供货,这些制造商也仍然依赖美国软件和设备。“他们可以按自己意愿重组国内芯片产业。”这位台湾高管表示,“比如在供应商和华为之间建立一个中间层,这样或许能稍微隐藏形迹。”

然而,这种高风险的做法违反美国的制裁,可能破坏北京方面建立自己的半导体产业的最终目标。贸易律师预计,任何试图违反美国规定向华为供货的中国芯片制造商,都将很快成为美国制裁的目标,这将阻碍北京方面寻求实现技术自给的目标。

欧洲各地的客户已经在减少对华为设备的依赖——这是美国施加政治压力的结果。“由于微芯片的制裁,现在使用华为设备的风险要大得多。”一家过去大量使用华为设备的欧洲领先电信公司的高管表示,“(华为的困境)将改变力量平衡。我们需要像三星(Samsung)这样的公司迅速介入(供应设备)。”

电信公司已经开始调整计划,尤其是将网络升级到5G的计划。在一些4G网络中占据近50%市场份额的华为,基本上已失去了作为“主要供应商”的地位,英国电信和Three等公司都已转向选择爱立信(Ericsson)作为替代供应商。不过,英国《金融时报》联系的4家运营商都尚未针对华为可能倒闭的情况制定应急方案,这表明业界至少有一部分人士认为,即便面对美国最新的杀招,华为依然具有韧性。

许多电信运营商高管认为,即使华为倒下,网络也不会停止运转,但行业将失去轻松地维护网络的能力,而且,由于无法升级华为软件和更换有问题的设备,有可能给客户造成严重的网络中断。一位高管说:“这会非常痛苦。”

对华为而言,痛苦肯定会更大。行业专家表示,在华盛顿方面看似无懈可击的制裁下,很难想象该公司如何能继续以目前的形式经营业务。

克拉克说:“华为的形象如今被与对‘红色恐怖’(Red Peril)的恐惧联系在一起,他们需要做些交易。”他补充称,无论可能进行什么样的重组,中国政府肯定会在其中发挥作用。讽刺的是,这可能将华为变成美国一直怀疑它是、但这家深圳公司一直断然否认的东西:一家中国政府的企业。

又讯:印度封杀华为对双方都不利
FT

印度采取强硬立场无需任何人劝说。该国可能接受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别跟中国企业做生意的呼吁,但它也有自己的地缘政治方面的抱怨。在两国边界争端不断升级之后,印度决定逐步淘汰电信网络中的华为(Huawei)设备。正如中美贸易战所示,双方注定都会损失。

印度没有宣布正式禁令。但印度政府已明确表示,电信运营商不应在移动网络(包括下一代5G网络)中使用华为和中兴(ZTE)等中国公司的设备。不要指望这项决定会被撤销。一场导致至少20名印度官兵死亡的边境冲突引发的反华情绪,已经导致中国应用TikTok在印度被禁。

作为印度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之一,华为将失去进入这个中国以外世界最大电信市场的机会。不过,华为有一个可行的对策:专注于在其他亚洲市场扩张。印度电信运营商面临的潜在影响更为严重。

多年来,华为为印度四大运营商中的三家提供设备。其中,Bharti Airtel和沃达丰Idea (Vodafone Idea)的敞口尤其大,这两家运营商目前的4G网络主要是由华为和中兴建设的。中国5G设备的三家替代供应商——爱立信(Ericsson)、诺基亚(Nokia)和三星(Samsung)——价格显著高于华为。

负债累累的电信行业可能负担不起迅速转换供应商的代价。由英国沃达丰(Vodafone)持有44%股份的沃达丰Idea,净债务超过1万亿卢比(合130亿美元),是今年预估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的近6倍。Bharti Airtel的负债要少一些,但和沃达丰Idea一样,自由现金流很少或根本没有。仅仅是支付利息,并在明年的政府拍卖中竞拍5G频谱都有些捉襟见肘——更不用说支付更高价格购买设备了。

对印度来说,这可能意味着5G建设延迟。这将减缓工业自动化、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等新领域的发展。印度的科技公司和手机运营商没有从国内供应商寻求自给自足的选项。当政治扰乱市场信号时,创新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华为是否“大到不能倒”?

发布日期:2020-08-26 07:32
有些人将美国对华为的最新制裁比作“死刑判决”,但也有人认为此言过早。中国政府会出手吗?华为困局是否有解?



席佳琳 台北 , 尼克•法尔兹 伦敦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华为(Huawei)轮值董事长郭平来说,上周一是很平常的一天。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的一次演讲中,他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华为将利用自身在5G电信设备领域的技术实力和领导地位,把这座家乡城市变成全球数字经济样板城市。

几小时后,这一承诺被粉碎了——华盛顿的一条声明击中了它。美国政府宣布,将利用美国技术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切断对华为的所有半导体供应。

这一新规在世界各地的企业董事会会议室和政府办公室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此举是否会给这家年收入1220亿美元的公司造成致命打击?华为还有多久会倒闭?如果这家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提供商倒闭,对依靠其硬件运营的170个国家的网络意味着什么?

尽管有些分析师称这是一道“死刑判决”,不过还有些人好奇,中国政府愿意付出多大努力,来保护一家在近期美中关系紧张中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企业?

一位欧洲电信业高管称,作为电信设备市场上的龙头供应商,华为覆灭的前景是“灾难性的”。在澳大利亚、英国等多个西方国家,在日益增加的政治压力下,各家电信网络已经不得不承受减少华为设备数量的代价。考虑到现有宽带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的情况,一位高管认为,最可能感受到华为倒闭影响的将是英国电信(BT)、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和瑞士电信(Swisscom)等电信公司。

但对美国政府而言,这是一场长达15年的、打击华为的斗争的高潮,这场斗争始于21世纪初,华为首次试图进入美国市场之时。

长期观察人士表示,美国正在接近一个此前一直很难实现的目标。“你怎么杀死华为?”专注于中国科技和电信行业的博达克咨询(BDA)的董事长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在谈到美国的困境时问道。“就像一条蠕虫,你切掉它的头,它还能活下去。”

美国政府认为,华为可能使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军方得以暗中监视其他国家及其企业,破坏它们的国家安全,窃取它们的商业机密。在此观念驱使下,美国政府动用了一切能用的手段:通过针对外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它阻止了华为收购美国公司和资产;它逼迫美国主要电信运营商不得与华为合作,还对该公司发起了一场由美国国会主导的调查;它提起了刑事诉讼,让华为创始人的女儿、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在加拿大,等待引渡听证会的结果。

去年,美国政府开始对华为实施制裁。前两轮制裁都还存在漏洞,这一次,行业专家们表示,很难看出华为如何才能挣脱华盛顿的套索。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王丹(音译)表示:“手机和基站都需要半导体,这两条业务线占华为业务的90%。如果不能生产这些产品,华为就不再是华为了。”王丹在上周将美国的新规称为“死刑判决”。

11月的希望

不过,这一死刑不会立即执行。自两年前华盛顿加大对华为的压力以来,华为一直在积累芯片储备。尽管行业专家表示,有关华为积累了可用两年的库存的报道有些夸大其词,但他们相信华为拥有的芯片足以再支撑六个月。

这将让它撑过11月初的美国大选以及下一届美国总统的上任。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下台的可能性给了华为一丝希望,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当作对美国的威胁大力打压,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以往对中国的立场没这么有对抗性,就连美国最新的规定也允许发放临时许可证,据此企业可恢复对华为的芯片供应。

但这样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ECIPE)的主任霍素克•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表示:“中国政府内部很多人现在都盯着(拜登领先的)佛罗里达州民调。但中国有长远眼光的人士都明白,拜登的政策空间也很有限。”李-牧山浩石此前曾作为贸易律师参与欧盟对华为的调查。

他补充称,北京方面与未来可能上台的拜登政府之间即使有蜜月期,也不太可能长久,因为中国无法撤消一些关键政策和法律,正是这些政策和法律导致西方各国政府对华为和中国的立场变得强硬。其核心是中国的国家安全法,该法律要求企业和公民协助安全部门,配合他们任何可能提出的要求,这加剧了外界对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另一个注定将继续困扰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的问题是北京方面限制香港的自治权、公民权利和法治的举措。

在这种前景下,华为的未来看起来很黯淡。在上上周,美国政府不再延长允许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临时许可证期限。今年5月实施的规定以及上周出台的新规意味着,只要是使用Cadence、新思科技(Synopsys)等美国公司生产的软件工具设计的芯片,或者是使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泛林集团(LAM Research)等美国供应商的设备制造的芯片,无论在世界上的哪个地方,没有一家公司能直接或间接地向华为销售。

台积电(TSMC)将于9月15日——5月设定的最后期限——停止向华为供货。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大多数芯片设计公司都依赖台积电为自己生产半导体。上周一的新限制措施还阻断了任何其他芯片的供应——无论是韩国海力士(Hynix)的内存芯片,还是荷兰恩智浦(NXP)的半导体。

一名欧洲驻中国的贸易官员表示:“这些公司没有一家不含美国成分,大门已砰地关上。”

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将被美国的英伟达(Nvidia)收购的前景,加剧了华为的困境。华为旗下芯片设计公司海思(HiSilicon)的一名人士表示,如果上述交易达成,海思的所有芯片设计都将陷入麻烦,因为其设计是基于安谋授权的架构。

华为有近20万名员工,其中一些人表现得云淡风轻。“我觉得大家都相当平静,因为我们手头仍有很多项目尚未完成,政府项目也不断,”华为云(Huawei Cloud)的一名员工表示,并补充称,该部门仍然正常运转。

但专家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李-牧山浩石表示,华为的云业务——盈利能力好于华为的设备部门——面临与该公司其他业务同样的麻烦,因为任何云服务运行的服务器硬件都需要半导体,而大部分云软件都是美国的,包括甲骨文(Oracle)的数据库和VMware的虚拟化服务。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将会介入。“华为规模太大,不能倒下,”一位台湾半导体行业高管说,“北京方面肯定会帮他们一把。”

建立产业

问题是如何帮。王丹认为,出钱——北京方面对科技行业采取的久经考验的方法——不会奏效。他说:“该公司在上一份年报中披露持有约53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因此财力雄厚。它缺少的是芯片。短期内建立一条完全不涉及美国技术的半导体供应链是不可能的。”

一些人认为北京方面会迫使中国芯片制造商为华为供货,这些制造商也仍然依赖美国软件和设备。“他们可以按自己意愿重组国内芯片产业。”这位台湾高管表示,“比如在供应商和华为之间建立一个中间层,这样或许能稍微隐藏形迹。”

然而,这种高风险的做法违反美国的制裁,可能破坏北京方面建立自己的半导体产业的最终目标。贸易律师预计,任何试图违反美国规定向华为供货的中国芯片制造商,都将很快成为美国制裁的目标,这将阻碍北京方面寻求实现技术自给的目标。

欧洲各地的客户已经在减少对华为设备的依赖——这是美国施加政治压力的结果。“由于微芯片的制裁,现在使用华为设备的风险要大得多。”一家过去大量使用华为设备的欧洲领先电信公司的高管表示,“(华为的困境)将改变力量平衡。我们需要像三星(Samsung)这样的公司迅速介入(供应设备)。”

电信公司已经开始调整计划,尤其是将网络升级到5G的计划。在一些4G网络中占据近50%市场份额的华为,基本上已失去了作为“主要供应商”的地位,英国电信和Three等公司都已转向选择爱立信(Ericsson)作为替代供应商。不过,英国《金融时报》联系的4家运营商都尚未针对华为可能倒闭的情况制定应急方案,这表明业界至少有一部分人士认为,即便面对美国最新的杀招,华为依然具有韧性。

许多电信运营商高管认为,即使华为倒下,网络也不会停止运转,但行业将失去轻松地维护网络的能力,而且,由于无法升级华为软件和更换有问题的设备,有可能给客户造成严重的网络中断。一位高管说:“这会非常痛苦。”

对华为而言,痛苦肯定会更大。行业专家表示,在华盛顿方面看似无懈可击的制裁下,很难想象该公司如何能继续以目前的形式经营业务。

克拉克说:“华为的形象如今被与对‘红色恐怖’(Red Peril)的恐惧联系在一起,他们需要做些交易。”他补充称,无论可能进行什么样的重组,中国政府肯定会在其中发挥作用。讽刺的是,这可能将华为变成美国一直怀疑它是、但这家深圳公司一直断然否认的东西:一家中国政府的企业。

又讯:印度封杀华为对双方都不利
FT

印度采取强硬立场无需任何人劝说。该国可能接受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别跟中国企业做生意的呼吁,但它也有自己的地缘政治方面的抱怨。在两国边界争端不断升级之后,印度决定逐步淘汰电信网络中的华为(Huawei)设备。正如中美贸易战所示,双方注定都会损失。

印度没有宣布正式禁令。但印度政府已明确表示,电信运营商不应在移动网络(包括下一代5G网络)中使用华为和中兴(ZTE)等中国公司的设备。不要指望这项决定会被撤销。一场导致至少20名印度官兵死亡的边境冲突引发的反华情绪,已经导致中国应用TikTok在印度被禁。

作为印度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之一,华为将失去进入这个中国以外世界最大电信市场的机会。不过,华为有一个可行的对策:专注于在其他亚洲市场扩张。印度电信运营商面临的潜在影响更为严重。

多年来,华为为印度四大运营商中的三家提供设备。其中,Bharti Airtel和沃达丰Idea (Vodafone Idea)的敞口尤其大,这两家运营商目前的4G网络主要是由华为和中兴建设的。中国5G设备的三家替代供应商——爱立信(Ericsson)、诺基亚(Nokia)和三星(Samsung)——价格显著高于华为。

负债累累的电信行业可能负担不起迅速转换供应商的代价。由英国沃达丰(Vodafone)持有44%股份的沃达丰Idea,净债务超过1万亿卢比(合130亿美元),是今年预估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的近6倍。Bharti Airtel的负债要少一些,但和沃达丰Idea一样,自由现金流很少或根本没有。仅仅是支付利息,并在明年的政府拍卖中竞拍5G频谱都有些捉襟见肘——更不用说支付更高价格购买设备了。

对印度来说,这可能意味着5G建设延迟。这将减缓工业自动化、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等新领域的发展。印度的科技公司和手机运营商没有从国内供应商寻求自给自足的选项。当政治扰乱市场信号时,创新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有些人将美国对华为的最新制裁比作“死刑判决”,但也有人认为此言过早。中国政府会出手吗?华为困局是否有解?



席佳琳 台北 , 尼克•法尔兹 伦敦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华为(Huawei)轮值董事长郭平来说,上周一是很平常的一天。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的一次演讲中,他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华为将利用自身在5G电信设备领域的技术实力和领导地位,把这座家乡城市变成全球数字经济样板城市。

几小时后,这一承诺被粉碎了——华盛顿的一条声明击中了它。美国政府宣布,将利用美国技术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切断对华为的所有半导体供应。

这一新规在世界各地的企业董事会会议室和政府办公室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此举是否会给这家年收入1220亿美元的公司造成致命打击?华为还有多久会倒闭?如果这家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提供商倒闭,对依靠其硬件运营的170个国家的网络意味着什么?

尽管有些分析师称这是一道“死刑判决”,不过还有些人好奇,中国政府愿意付出多大努力,来保护一家在近期美中关系紧张中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企业?

一位欧洲电信业高管称,作为电信设备市场上的龙头供应商,华为覆灭的前景是“灾难性的”。在澳大利亚、英国等多个西方国家,在日益增加的政治压力下,各家电信网络已经不得不承受减少华为设备数量的代价。考虑到现有宽带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的情况,一位高管认为,最可能感受到华为倒闭影响的将是英国电信(BT)、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和瑞士电信(Swisscom)等电信公司。

但对美国政府而言,这是一场长达15年的、打击华为的斗争的高潮,这场斗争始于21世纪初,华为首次试图进入美国市场之时。

长期观察人士表示,美国正在接近一个此前一直很难实现的目标。“你怎么杀死华为?”专注于中国科技和电信行业的博达克咨询(BDA)的董事长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在谈到美国的困境时问道。“就像一条蠕虫,你切掉它的头,它还能活下去。”

美国政府认为,华为可能使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军方得以暗中监视其他国家及其企业,破坏它们的国家安全,窃取它们的商业机密。在此观念驱使下,美国政府动用了一切能用的手段:通过针对外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它阻止了华为收购美国公司和资产;它逼迫美国主要电信运营商不得与华为合作,还对该公司发起了一场由美国国会主导的调查;它提起了刑事诉讼,让华为创始人的女儿、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在加拿大,等待引渡听证会的结果。

去年,美国政府开始对华为实施制裁。前两轮制裁都还存在漏洞,这一次,行业专家们表示,很难看出华为如何才能挣脱华盛顿的套索。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王丹(音译)表示:“手机和基站都需要半导体,这两条业务线占华为业务的90%。如果不能生产这些产品,华为就不再是华为了。”王丹在上周将美国的新规称为“死刑判决”。

11月的希望

不过,这一死刑不会立即执行。自两年前华盛顿加大对华为的压力以来,华为一直在积累芯片储备。尽管行业专家表示,有关华为积累了可用两年的库存的报道有些夸大其词,但他们相信华为拥有的芯片足以再支撑六个月。

这将让它撑过11月初的美国大选以及下一届美国总统的上任。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下台的可能性给了华为一丝希望,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当作对美国的威胁大力打压,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以往对中国的立场没这么有对抗性,就连美国最新的规定也允许发放临时许可证,据此企业可恢复对华为的芯片供应。

但这样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ECIPE)的主任霍素克•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表示:“中国政府内部很多人现在都盯着(拜登领先的)佛罗里达州民调。但中国有长远眼光的人士都明白,拜登的政策空间也很有限。”李-牧山浩石此前曾作为贸易律师参与欧盟对华为的调查。

他补充称,北京方面与未来可能上台的拜登政府之间即使有蜜月期,也不太可能长久,因为中国无法撤消一些关键政策和法律,正是这些政策和法律导致西方各国政府对华为和中国的立场变得强硬。其核心是中国的国家安全法,该法律要求企业和公民协助安全部门,配合他们任何可能提出的要求,这加剧了外界对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另一个注定将继续困扰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的问题是北京方面限制香港的自治权、公民权利和法治的举措。

在这种前景下,华为的未来看起来很黯淡。在上上周,美国政府不再延长允许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临时许可证期限。今年5月实施的规定以及上周出台的新规意味着,只要是使用Cadence、新思科技(Synopsys)等美国公司生产的软件工具设计的芯片,或者是使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泛林集团(LAM Research)等美国供应商的设备制造的芯片,无论在世界上的哪个地方,没有一家公司能直接或间接地向华为销售。

台积电(TSMC)将于9月15日——5月设定的最后期限——停止向华为供货。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大多数芯片设计公司都依赖台积电为自己生产半导体。上周一的新限制措施还阻断了任何其他芯片的供应——无论是韩国海力士(Hynix)的内存芯片,还是荷兰恩智浦(NXP)的半导体。

一名欧洲驻中国的贸易官员表示:“这些公司没有一家不含美国成分,大门已砰地关上。”

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将被美国的英伟达(Nvidia)收购的前景,加剧了华为的困境。华为旗下芯片设计公司海思(HiSilicon)的一名人士表示,如果上述交易达成,海思的所有芯片设计都将陷入麻烦,因为其设计是基于安谋授权的架构。

华为有近20万名员工,其中一些人表现得云淡风轻。“我觉得大家都相当平静,因为我们手头仍有很多项目尚未完成,政府项目也不断,”华为云(Huawei Cloud)的一名员工表示,并补充称,该部门仍然正常运转。

但专家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李-牧山浩石表示,华为的云业务——盈利能力好于华为的设备部门——面临与该公司其他业务同样的麻烦,因为任何云服务运行的服务器硬件都需要半导体,而大部分云软件都是美国的,包括甲骨文(Oracle)的数据库和VMware的虚拟化服务。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将会介入。“华为规模太大,不能倒下,”一位台湾半导体行业高管说,“北京方面肯定会帮他们一把。”

建立产业

问题是如何帮。王丹认为,出钱——北京方面对科技行业采取的久经考验的方法——不会奏效。他说:“该公司在上一份年报中披露持有约53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因此财力雄厚。它缺少的是芯片。短期内建立一条完全不涉及美国技术的半导体供应链是不可能的。”

一些人认为北京方面会迫使中国芯片制造商为华为供货,这些制造商也仍然依赖美国软件和设备。“他们可以按自己意愿重组国内芯片产业。”这位台湾高管表示,“比如在供应商和华为之间建立一个中间层,这样或许能稍微隐藏形迹。”

然而,这种高风险的做法违反美国的制裁,可能破坏北京方面建立自己的半导体产业的最终目标。贸易律师预计,任何试图违反美国规定向华为供货的中国芯片制造商,都将很快成为美国制裁的目标,这将阻碍北京方面寻求实现技术自给的目标。

欧洲各地的客户已经在减少对华为设备的依赖——这是美国施加政治压力的结果。“由于微芯片的制裁,现在使用华为设备的风险要大得多。”一家过去大量使用华为设备的欧洲领先电信公司的高管表示,“(华为的困境)将改变力量平衡。我们需要像三星(Samsung)这样的公司迅速介入(供应设备)。”

电信公司已经开始调整计划,尤其是将网络升级到5G的计划。在一些4G网络中占据近50%市场份额的华为,基本上已失去了作为“主要供应商”的地位,英国电信和Three等公司都已转向选择爱立信(Ericsson)作为替代供应商。不过,英国《金融时报》联系的4家运营商都尚未针对华为可能倒闭的情况制定应急方案,这表明业界至少有一部分人士认为,即便面对美国最新的杀招,华为依然具有韧性。

许多电信运营商高管认为,即使华为倒下,网络也不会停止运转,但行业将失去轻松地维护网络的能力,而且,由于无法升级华为软件和更换有问题的设备,有可能给客户造成严重的网络中断。一位高管说:“这会非常痛苦。”

对华为而言,痛苦肯定会更大。行业专家表示,在华盛顿方面看似无懈可击的制裁下,很难想象该公司如何能继续以目前的形式经营业务。

克拉克说:“华为的形象如今被与对‘红色恐怖’(Red Peril)的恐惧联系在一起,他们需要做些交易。”他补充称,无论可能进行什么样的重组,中国政府肯定会在其中发挥作用。讽刺的是,这可能将华为变成美国一直怀疑它是、但这家深圳公司一直断然否认的东西:一家中国政府的企业。

又讯:印度封杀华为对双方都不利
FT

印度采取强硬立场无需任何人劝说。该国可能接受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别跟中国企业做生意的呼吁,但它也有自己的地缘政治方面的抱怨。在两国边界争端不断升级之后,印度决定逐步淘汰电信网络中的华为(Huawei)设备。正如中美贸易战所示,双方注定都会损失。

印度没有宣布正式禁令。但印度政府已明确表示,电信运营商不应在移动网络(包括下一代5G网络)中使用华为和中兴(ZTE)等中国公司的设备。不要指望这项决定会被撤销。一场导致至少20名印度官兵死亡的边境冲突引发的反华情绪,已经导致中国应用TikTok在印度被禁。

作为印度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之一,华为将失去进入这个中国以外世界最大电信市场的机会。不过,华为有一个可行的对策:专注于在其他亚洲市场扩张。印度电信运营商面临的潜在影响更为严重。

多年来,华为为印度四大运营商中的三家提供设备。其中,Bharti Airtel和沃达丰Idea (Vodafone Idea)的敞口尤其大,这两家运营商目前的4G网络主要是由华为和中兴建设的。中国5G设备的三家替代供应商——爱立信(Ericsson)、诺基亚(Nokia)和三星(Samsung)——价格显著高于华为。

负债累累的电信行业可能负担不起迅速转换供应商的代价。由英国沃达丰(Vodafone)持有44%股份的沃达丰Idea,净债务超过1万亿卢比(合130亿美元),是今年预估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的近6倍。Bharti Airtel的负债要少一些,但和沃达丰Idea一样,自由现金流很少或根本没有。仅仅是支付利息,并在明年的政府拍卖中竞拍5G频谱都有些捉襟见肘——更不用说支付更高价格购买设备了。

对印度来说,这可能意味着5G建设延迟。这将减缓工业自动化、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等新领域的发展。印度的科技公司和手机运营商没有从国内供应商寻求自给自足的选项。当政治扰乱市场信号时,创新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华为是否“大到不能倒”?

发布日期:2020-08-26 07:32
有些人将美国对华为的最新制裁比作“死刑判决”,但也有人认为此言过早。中国政府会出手吗?华为困局是否有解?



席佳琳 台北 , 尼克•法尔兹 伦敦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华为(Huawei)轮值董事长郭平来说,上周一是很平常的一天。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的一次演讲中,他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华为将利用自身在5G电信设备领域的技术实力和领导地位,把这座家乡城市变成全球数字经济样板城市。

几小时后,这一承诺被粉碎了——华盛顿的一条声明击中了它。美国政府宣布,将利用美国技术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切断对华为的所有半导体供应。

这一新规在世界各地的企业董事会会议室和政府办公室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此举是否会给这家年收入1220亿美元的公司造成致命打击?华为还有多久会倒闭?如果这家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提供商倒闭,对依靠其硬件运营的170个国家的网络意味着什么?

尽管有些分析师称这是一道“死刑判决”,不过还有些人好奇,中国政府愿意付出多大努力,来保护一家在近期美中关系紧张中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企业?

一位欧洲电信业高管称,作为电信设备市场上的龙头供应商,华为覆灭的前景是“灾难性的”。在澳大利亚、英国等多个西方国家,在日益增加的政治压力下,各家电信网络已经不得不承受减少华为设备数量的代价。考虑到现有宽带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的情况,一位高管认为,最可能感受到华为倒闭影响的将是英国电信(BT)、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和瑞士电信(Swisscom)等电信公司。

但对美国政府而言,这是一场长达15年的、打击华为的斗争的高潮,这场斗争始于21世纪初,华为首次试图进入美国市场之时。

长期观察人士表示,美国正在接近一个此前一直很难实现的目标。“你怎么杀死华为?”专注于中国科技和电信行业的博达克咨询(BDA)的董事长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在谈到美国的困境时问道。“就像一条蠕虫,你切掉它的头,它还能活下去。”

美国政府认为,华为可能使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军方得以暗中监视其他国家及其企业,破坏它们的国家安全,窃取它们的商业机密。在此观念驱使下,美国政府动用了一切能用的手段:通过针对外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它阻止了华为收购美国公司和资产;它逼迫美国主要电信运营商不得与华为合作,还对该公司发起了一场由美国国会主导的调查;它提起了刑事诉讼,让华为创始人的女儿、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在加拿大,等待引渡听证会的结果。

去年,美国政府开始对华为实施制裁。前两轮制裁都还存在漏洞,这一次,行业专家们表示,很难看出华为如何才能挣脱华盛顿的套索。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王丹(音译)表示:“手机和基站都需要半导体,这两条业务线占华为业务的90%。如果不能生产这些产品,华为就不再是华为了。”王丹在上周将美国的新规称为“死刑判决”。

11月的希望

不过,这一死刑不会立即执行。自两年前华盛顿加大对华为的压力以来,华为一直在积累芯片储备。尽管行业专家表示,有关华为积累了可用两年的库存的报道有些夸大其词,但他们相信华为拥有的芯片足以再支撑六个月。

这将让它撑过11月初的美国大选以及下一届美国总统的上任。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下台的可能性给了华为一丝希望,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当作对美国的威胁大力打压,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以往对中国的立场没这么有对抗性,就连美国最新的规定也允许发放临时许可证,据此企业可恢复对华为的芯片供应。

但这样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ECIPE)的主任霍素克•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表示:“中国政府内部很多人现在都盯着(拜登领先的)佛罗里达州民调。但中国有长远眼光的人士都明白,拜登的政策空间也很有限。”李-牧山浩石此前曾作为贸易律师参与欧盟对华为的调查。

他补充称,北京方面与未来可能上台的拜登政府之间即使有蜜月期,也不太可能长久,因为中国无法撤消一些关键政策和法律,正是这些政策和法律导致西方各国政府对华为和中国的立场变得强硬。其核心是中国的国家安全法,该法律要求企业和公民协助安全部门,配合他们任何可能提出的要求,这加剧了外界对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另一个注定将继续困扰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的问题是北京方面限制香港的自治权、公民权利和法治的举措。

在这种前景下,华为的未来看起来很黯淡。在上上周,美国政府不再延长允许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临时许可证期限。今年5月实施的规定以及上周出台的新规意味着,只要是使用Cadence、新思科技(Synopsys)等美国公司生产的软件工具设计的芯片,或者是使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泛林集团(LAM Research)等美国供应商的设备制造的芯片,无论在世界上的哪个地方,没有一家公司能直接或间接地向华为销售。

台积电(TSMC)将于9月15日——5月设定的最后期限——停止向华为供货。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大多数芯片设计公司都依赖台积电为自己生产半导体。上周一的新限制措施还阻断了任何其他芯片的供应——无论是韩国海力士(Hynix)的内存芯片,还是荷兰恩智浦(NXP)的半导体。

一名欧洲驻中国的贸易官员表示:“这些公司没有一家不含美国成分,大门已砰地关上。”

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将被美国的英伟达(Nvidia)收购的前景,加剧了华为的困境。华为旗下芯片设计公司海思(HiSilicon)的一名人士表示,如果上述交易达成,海思的所有芯片设计都将陷入麻烦,因为其设计是基于安谋授权的架构。

华为有近20万名员工,其中一些人表现得云淡风轻。“我觉得大家都相当平静,因为我们手头仍有很多项目尚未完成,政府项目也不断,”华为云(Huawei Cloud)的一名员工表示,并补充称,该部门仍然正常运转。

但专家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李-牧山浩石表示,华为的云业务——盈利能力好于华为的设备部门——面临与该公司其他业务同样的麻烦,因为任何云服务运行的服务器硬件都需要半导体,而大部分云软件都是美国的,包括甲骨文(Oracle)的数据库和VMware的虚拟化服务。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将会介入。“华为规模太大,不能倒下,”一位台湾半导体行业高管说,“北京方面肯定会帮他们一把。”

建立产业

问题是如何帮。王丹认为,出钱——北京方面对科技行业采取的久经考验的方法——不会奏效。他说:“该公司在上一份年报中披露持有约53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因此财力雄厚。它缺少的是芯片。短期内建立一条完全不涉及美国技术的半导体供应链是不可能的。”

一些人认为北京方面会迫使中国芯片制造商为华为供货,这些制造商也仍然依赖美国软件和设备。“他们可以按自己意愿重组国内芯片产业。”这位台湾高管表示,“比如在供应商和华为之间建立一个中间层,这样或许能稍微隐藏形迹。”

然而,这种高风险的做法违反美国的制裁,可能破坏北京方面建立自己的半导体产业的最终目标。贸易律师预计,任何试图违反美国规定向华为供货的中国芯片制造商,都将很快成为美国制裁的目标,这将阻碍北京方面寻求实现技术自给的目标。

欧洲各地的客户已经在减少对华为设备的依赖——这是美国施加政治压力的结果。“由于微芯片的制裁,现在使用华为设备的风险要大得多。”一家过去大量使用华为设备的欧洲领先电信公司的高管表示,“(华为的困境)将改变力量平衡。我们需要像三星(Samsung)这样的公司迅速介入(供应设备)。”

电信公司已经开始调整计划,尤其是将网络升级到5G的计划。在一些4G网络中占据近50%市场份额的华为,基本上已失去了作为“主要供应商”的地位,英国电信和Three等公司都已转向选择爱立信(Ericsson)作为替代供应商。不过,英国《金融时报》联系的4家运营商都尚未针对华为可能倒闭的情况制定应急方案,这表明业界至少有一部分人士认为,即便面对美国最新的杀招,华为依然具有韧性。

许多电信运营商高管认为,即使华为倒下,网络也不会停止运转,但行业将失去轻松地维护网络的能力,而且,由于无法升级华为软件和更换有问题的设备,有可能给客户造成严重的网络中断。一位高管说:“这会非常痛苦。”

对华为而言,痛苦肯定会更大。行业专家表示,在华盛顿方面看似无懈可击的制裁下,很难想象该公司如何能继续以目前的形式经营业务。

克拉克说:“华为的形象如今被与对‘红色恐怖’(Red Peril)的恐惧联系在一起,他们需要做些交易。”他补充称,无论可能进行什么样的重组,中国政府肯定会在其中发挥作用。讽刺的是,这可能将华为变成美国一直怀疑它是、但这家深圳公司一直断然否认的东西:一家中国政府的企业。

又讯:印度封杀华为对双方都不利
FT

印度采取强硬立场无需任何人劝说。该国可能接受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别跟中国企业做生意的呼吁,但它也有自己的地缘政治方面的抱怨。在两国边界争端不断升级之后,印度决定逐步淘汰电信网络中的华为(Huawei)设备。正如中美贸易战所示,双方注定都会损失。

印度没有宣布正式禁令。但印度政府已明确表示,电信运营商不应在移动网络(包括下一代5G网络)中使用华为和中兴(ZTE)等中国公司的设备。不要指望这项决定会被撤销。一场导致至少20名印度官兵死亡的边境冲突引发的反华情绪,已经导致中国应用TikTok在印度被禁。

作为印度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之一,华为将失去进入这个中国以外世界最大电信市场的机会。不过,华为有一个可行的对策:专注于在其他亚洲市场扩张。印度电信运营商面临的潜在影响更为严重。

多年来,华为为印度四大运营商中的三家提供设备。其中,Bharti Airtel和沃达丰Idea (Vodafone Idea)的敞口尤其大,这两家运营商目前的4G网络主要是由华为和中兴建设的。中国5G设备的三家替代供应商——爱立信(Ericsson)、诺基亚(Nokia)和三星(Samsung)——价格显著高于华为。

负债累累的电信行业可能负担不起迅速转换供应商的代价。由英国沃达丰(Vodafone)持有44%股份的沃达丰Idea,净债务超过1万亿卢比(合130亿美元),是今年预估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的近6倍。Bharti Airtel的负债要少一些,但和沃达丰Idea一样,自由现金流很少或根本没有。仅仅是支付利息,并在明年的政府拍卖中竞拍5G频谱都有些捉襟见肘——更不用说支付更高价格购买设备了。

对印度来说,这可能意味着5G建设延迟。这将减缓工业自动化、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等新领域的发展。印度的科技公司和手机运营商没有从国内供应商寻求自给自足的选项。当政治扰乱市场信号时,创新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有些人将美国对华为的最新制裁比作“死刑判决”,但也有人认为此言过早。中国政府会出手吗?华为困局是否有解?



席佳琳 台北 , 尼克•法尔兹 伦敦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华为(Huawei)轮值董事长郭平来说,上周一是很平常的一天。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的一次演讲中,他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图景:华为将利用自身在5G电信设备领域的技术实力和领导地位,把这座家乡城市变成全球数字经济样板城市。

几小时后,这一承诺被粉碎了——华盛顿的一条声明击中了它。美国政府宣布,将利用美国技术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切断对华为的所有半导体供应。

这一新规在世界各地的企业董事会会议室和政府办公室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此举是否会给这家年收入1220亿美元的公司造成致命打击?华为还有多久会倒闭?如果这家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提供商倒闭,对依靠其硬件运营的170个国家的网络意味着什么?

尽管有些分析师称这是一道“死刑判决”,不过还有些人好奇,中国政府愿意付出多大努力,来保护一家在近期美中关系紧张中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企业?

一位欧洲电信业高管称,作为电信设备市场上的龙头供应商,华为覆灭的前景是“灾难性的”。在澳大利亚、英国等多个西方国家,在日益增加的政治压力下,各家电信网络已经不得不承受减少华为设备数量的代价。考虑到现有宽带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的情况,一位高管认为,最可能感受到华为倒闭影响的将是英国电信(BT)、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和瑞士电信(Swisscom)等电信公司。

但对美国政府而言,这是一场长达15年的、打击华为的斗争的高潮,这场斗争始于21世纪初,华为首次试图进入美国市场之时。

长期观察人士表示,美国正在接近一个此前一直很难实现的目标。“你怎么杀死华为?”专注于中国科技和电信行业的博达克咨询(BDA)的董事长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在谈到美国的困境时问道。“就像一条蠕虫,你切掉它的头,它还能活下去。”

美国政府认为,华为可能使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军方得以暗中监视其他国家及其企业,破坏它们的国家安全,窃取它们的商业机密。在此观念驱使下,美国政府动用了一切能用的手段:通过针对外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它阻止了华为收购美国公司和资产;它逼迫美国主要电信运营商不得与华为合作,还对该公司发起了一场由美国国会主导的调查;它提起了刑事诉讼,让华为创始人的女儿、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在加拿大,等待引渡听证会的结果。

去年,美国政府开始对华为实施制裁。前两轮制裁都还存在漏洞,这一次,行业专家们表示,很难看出华为如何才能挣脱华盛顿的套索。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王丹(音译)表示:“手机和基站都需要半导体,这两条业务线占华为业务的90%。如果不能生产这些产品,华为就不再是华为了。”王丹在上周将美国的新规称为“死刑判决”。

11月的希望

不过,这一死刑不会立即执行。自两年前华盛顿加大对华为的压力以来,华为一直在积累芯片储备。尽管行业专家表示,有关华为积累了可用两年的库存的报道有些夸大其词,但他们相信华为拥有的芯片足以再支撑六个月。

这将让它撑过11月初的美国大选以及下一届美国总统的上任。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下台的可能性给了华为一丝希望,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当作对美国的威胁大力打压,而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以往对中国的立场没这么有对抗性,就连美国最新的规定也允许发放临时许可证,据此企业可恢复对华为的芯片供应。

但这样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ECIPE)的主任霍素克•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表示:“中国政府内部很多人现在都盯着(拜登领先的)佛罗里达州民调。但中国有长远眼光的人士都明白,拜登的政策空间也很有限。”李-牧山浩石此前曾作为贸易律师参与欧盟对华为的调查。

他补充称,北京方面与未来可能上台的拜登政府之间即使有蜜月期,也不太可能长久,因为中国无法撤消一些关键政策和法律,正是这些政策和法律导致西方各国政府对华为和中国的立场变得强硬。其核心是中国的国家安全法,该法律要求企业和公民协助安全部门,配合他们任何可能提出的要求,这加剧了外界对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另一个注定将继续困扰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的问题是北京方面限制香港的自治权、公民权利和法治的举措。

在这种前景下,华为的未来看起来很黯淡。在上上周,美国政府不再延长允许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临时许可证期限。今年5月实施的规定以及上周出台的新规意味着,只要是使用Cadence、新思科技(Synopsys)等美国公司生产的软件工具设计的芯片,或者是使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泛林集团(LAM Research)等美国供应商的设备制造的芯片,无论在世界上的哪个地方,没有一家公司能直接或间接地向华为销售。

台积电(TSMC)将于9月15日——5月设定的最后期限——停止向华为供货。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大多数芯片设计公司都依赖台积电为自己生产半导体。上周一的新限制措施还阻断了任何其他芯片的供应——无论是韩国海力士(Hynix)的内存芯片,还是荷兰恩智浦(NXP)的半导体。

一名欧洲驻中国的贸易官员表示:“这些公司没有一家不含美国成分,大门已砰地关上。”

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将被美国的英伟达(Nvidia)收购的前景,加剧了华为的困境。华为旗下芯片设计公司海思(HiSilicon)的一名人士表示,如果上述交易达成,海思的所有芯片设计都将陷入麻烦,因为其设计是基于安谋授权的架构。

华为有近20万名员工,其中一些人表现得云淡风轻。“我觉得大家都相当平静,因为我们手头仍有很多项目尚未完成,政府项目也不断,”华为云(Huawei Cloud)的一名员工表示,并补充称,该部门仍然正常运转。

但专家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李-牧山浩石表示,华为的云业务——盈利能力好于华为的设备部门——面临与该公司其他业务同样的麻烦,因为任何云服务运行的服务器硬件都需要半导体,而大部分云软件都是美国的,包括甲骨文(Oracle)的数据库和VMware的虚拟化服务。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将会介入。“华为规模太大,不能倒下,”一位台湾半导体行业高管说,“北京方面肯定会帮他们一把。”

建立产业

问题是如何帮。王丹认为,出钱——北京方面对科技行业采取的久经考验的方法——不会奏效。他说:“该公司在上一份年报中披露持有约53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因此财力雄厚。它缺少的是芯片。短期内建立一条完全不涉及美国技术的半导体供应链是不可能的。”

一些人认为北京方面会迫使中国芯片制造商为华为供货,这些制造商也仍然依赖美国软件和设备。“他们可以按自己意愿重组国内芯片产业。”这位台湾高管表示,“比如在供应商和华为之间建立一个中间层,这样或许能稍微隐藏形迹。”

然而,这种高风险的做法违反美国的制裁,可能破坏北京方面建立自己的半导体产业的最终目标。贸易律师预计,任何试图违反美国规定向华为供货的中国芯片制造商,都将很快成为美国制裁的目标,这将阻碍北京方面寻求实现技术自给的目标。

欧洲各地的客户已经在减少对华为设备的依赖——这是美国施加政治压力的结果。“由于微芯片的制裁,现在使用华为设备的风险要大得多。”一家过去大量使用华为设备的欧洲领先电信公司的高管表示,“(华为的困境)将改变力量平衡。我们需要像三星(Samsung)这样的公司迅速介入(供应设备)。”

电信公司已经开始调整计划,尤其是将网络升级到5G的计划。在一些4G网络中占据近50%市场份额的华为,基本上已失去了作为“主要供应商”的地位,英国电信和Three等公司都已转向选择爱立信(Ericsson)作为替代供应商。不过,英国《金融时报》联系的4家运营商都尚未针对华为可能倒闭的情况制定应急方案,这表明业界至少有一部分人士认为,即便面对美国最新的杀招,华为依然具有韧性。

许多电信运营商高管认为,即使华为倒下,网络也不会停止运转,但行业将失去轻松地维护网络的能力,而且,由于无法升级华为软件和更换有问题的设备,有可能给客户造成严重的网络中断。一位高管说:“这会非常痛苦。”

对华为而言,痛苦肯定会更大。行业专家表示,在华盛顿方面看似无懈可击的制裁下,很难想象该公司如何能继续以目前的形式经营业务。

克拉克说:“华为的形象如今被与对‘红色恐怖’(Red Peril)的恐惧联系在一起,他们需要做些交易。”他补充称,无论可能进行什么样的重组,中国政府肯定会在其中发挥作用。讽刺的是,这可能将华为变成美国一直怀疑它是、但这家深圳公司一直断然否认的东西:一家中国政府的企业。

又讯:印度封杀华为对双方都不利
FT

印度采取强硬立场无需任何人劝说。该国可能接受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别跟中国企业做生意的呼吁,但它也有自己的地缘政治方面的抱怨。在两国边界争端不断升级之后,印度决定逐步淘汰电信网络中的华为(Huawei)设备。正如中美贸易战所示,双方注定都会损失。

印度没有宣布正式禁令。但印度政府已明确表示,电信运营商不应在移动网络(包括下一代5G网络)中使用华为和中兴(ZTE)等中国公司的设备。不要指望这项决定会被撤销。一场导致至少20名印度官兵死亡的边境冲突引发的反华情绪,已经导致中国应用TikTok在印度被禁。

作为印度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之一,华为将失去进入这个中国以外世界最大电信市场的机会。不过,华为有一个可行的对策:专注于在其他亚洲市场扩张。印度电信运营商面临的潜在影响更为严重。

多年来,华为为印度四大运营商中的三家提供设备。其中,Bharti Airtel和沃达丰Idea (Vodafone Idea)的敞口尤其大,这两家运营商目前的4G网络主要是由华为和中兴建设的。中国5G设备的三家替代供应商——爱立信(Ericsson)、诺基亚(Nokia)和三星(Samsung)——价格显著高于华为。

负债累累的电信行业可能负担不起迅速转换供应商的代价。由英国沃达丰(Vodafone)持有44%股份的沃达丰Idea,净债务超过1万亿卢比(合130亿美元),是今年预估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的近6倍。Bharti Airtel的负债要少一些,但和沃达丰Idea一样,自由现金流很少或根本没有。仅仅是支付利息,并在明年的政府拍卖中竞拍5G频谱都有些捉襟见肘——更不用说支付更高价格购买设备了。

对印度来说,这可能意味着5G建设延迟。这将减缓工业自动化、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等新领域的发展。印度的科技公司和手机运营商没有从国内供应商寻求自给自足的选项。当政治扰乱市场信号时,创新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