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构成他的优势。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时间离美国大选越来越近,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对华政策开始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上周,拜登确定了自己的副总统候选人后,这一问题更加惹人关注了。上周的新加坡《联合早报》引述中外专家的研判说:白宫易主将无法改变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态势,民主党努力重建美国同盟体系,可能对中国构成新的风险。

实际上,如果拜登当选,判断未来拜登对华政策的关键在于:拜登对华外交的优势是什么?明确了这一点,事情便会十分明了。根据笔者来自多国外交和资深媒体人士的判断和笔者自己的实际信息,拜登具备对华实施软硬两手政策和策略的能力,而这两者的合力是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前者有利于他把中国拉住并使中国无法与美国撕破脸,后者则是他可以团结盟友联合对华。

有温水煮青蛙之对华能力

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这些资本构成了他处理对华关系的优势。

首先从战术上看,拜登如果当政,与中国的合作议题比特朗普就多不少。例如全球气候问题,历来是中美传统上的重要合作议题,如果拜登政府延续美国民主党政府在此问题上的传统政策,和中国合作努力改善全球气候变化的话,这完全可以成为两国的合作点。至于当今全球性新冠疫情的议题,两国的合作空间就会更大,尤其对美国国内疫情的现状来说。这些问题本来应是两国的全球性合作议题,但问题在于,由于执政理念的不同,特朗普奉行的是强势单边外交政策,因而对这些议题不感兴趣,中美自然也就丧失了为数不多的合作领域,于是中美就只见冲突,不见合作了。

重要的是,这些合作议题也是中国很感兴趣的。因为这些都是世界性话题,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国和发达国家的专利,因为只有这些国家才有财力和科技力量解决问题;而且,这些国家也是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根源。中国非常愿意通过谈判解决这些问题,一来展现自己对世界事务的贡献,彰显中国的全球存在感,二来与美国维系着基本的正常关系,实现近来一再强调的、两国关系“不脱钩”的目标。仅这一点,对拜登就很有利。

还有一点,拜登和当今中国国家领导人是有历史关系的,这对外交工作比较重要。

2011年,拜登作为美国副总统访华。2012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拜登尽东道主之谊;2013年拜登再度访华,拜访新升任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习近平首次赴美进行国事访问,又与拜登会面。两人之后也在达沃斯等其他场合会晤。

这种历史的联系对两国领导人之间的沟通很重要,它可以打下一个基础,方便沟通。最起码不至于打个电话都有心理顾虑,有对立时沟通一下也很容易、自然。这比中国领导人与特朗普之间的交流沟通有很大的优势,那是两个以前完全不熟悉的领导人,各有性格特点,其中后者还极为张扬、咄咄逼人。

此外,在战略层面上,拥有盟友资源是拜登未来对华博弈的最大优势。它可以帮助拜登团结盟国,战略性地联合对抗中国。

拜登的盟友资源,同样是他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积累的资产。美国副总统的工作职责之一,便是代表并协助总统在国际舞台上处理外交事务。在奥巴马两届总统任期内,拜登忠实执行了他的使命。根据笔者的了解,拜登在盟国中还是有相当的认可度的,一些国家的权威人士告诉笔者,至少日本、欧洲的主要大国对拜登还是承认的,并希望他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今年以来的中美博弈可以看出几个关键点:世界主要国家公开、实际地反对和特朗普联合建立反华联合战线的,基本上只有欧洲少数几个国家,可能过去一段时间内还可以加上日本;第二,一些国家对联美反华的立场还在动摇,有时候还表现出和美国联手的倾向,例如现在的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第三,在行为上这些国家实际是一定程度的独立反华,只是不愿意和特朗普合作而已,这是因为中国是大国,也是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使然。但是,如果拥有盟国资源优势的拜登来运作此事,结果如何就难料了。

上述战术和战略的两个层面一结合,便构成了拜登处理对华外交的优势,使他具有温水煮青蛙的能力,并游刃有余地处理对华外交。

拜登会如何操纵盟国联合对华?

路径很清楚了,就看未来拜登怎么操作了。这里关键是要看拜登未来对盟国的态度,处理与盟国的关系,其中核心是:是否给盟国好处,承担美国的国际义务。

特朗普在盟国问题上的根本失败在于:由于奉行单边外交,美国拒绝再给盟国好处,还要试图再从盟国攫取利益。一位日本权威人士告诉作者:特朗普已经几乎不给日本企业在美国市场上的机会了,还要通过迫使日本进口美国产品以获取美国利益;此外,美国在日本驻军还要大量向日本收费,近年来费用还在不停上涨,这是盟国之间应该发生的事吗?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美国的盟国韩国,驻韩美军费用增长问题,近来也一直成为韩国头疼的事。至于默克尔告知国内媒体的,美国禁止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实际上目的是为了让德国从美国进口天然气,同时,还一再要求德国增加驻德美军费用。

国际政治舞台和江湖社会有时是一样的:你要维护你的老大地位,你就必须给手下以利益,否则时间长了,别人为什么要一直追随你呢?届时上下级的合作关系也就难以维持了。实际上特朗普在后期也发现了自己的盟国政策有问题,但大势已经形成,而且要特朗普从根本上进行政策上的重大调整,也不大可能。

如果拜登上台后在给盟国以利益的问题上,对特朗普的做法能够有所调整,尤其是对盟国开放美国市场、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改变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政策,那么,原来的盟国多半会继续支持美国的领导地位。

特别是,如果拜登能够如日本等国家所一贯要求的,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话,那对一切有心打开中美两国市场的国家来说,其吸引力都是毋庸置疑的,都会受到它们的热烈欢迎。如此,美国与盟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大为改善。当然,这一点由于拜登正和和特朗普进入选举对决关键时刻,拜登不会轻易说出来,或作为一个政策公开提出,那将极大地对他不利,但未来这一定是他的方向,至少调整的可能性非常大。

在对华政策方面,关键是看拜登能否提出盟国共同拥护的对华外交旗帜。特别是,对中国外交的切入点是否选在知识产权、贸易与中国开放市场、民主、南海等议题上,甚至包括香港、台湾在内。

以上这些方面,应该是观察拜登能否成功地在对华外交上团结盟国、联合对华的关键点,就当前形势看,已经有了征兆。

总之,特朗普连任,中国面临的挤压会更加直接和残酷;拜登上台,只要他在坚持民主党多边主义政策的基础上,改进和提升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拉住盟国共同对华,中国面临的压力和问题将更加全方位和难以处理。从根本上说,中国的内政下一步要不要改革,已经不是自己的事了,而是接近于世界的共同需要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拜登对华外交的优势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0-08-24 07:28
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构成他的优势。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时间离美国大选越来越近,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对华政策开始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上周,拜登确定了自己的副总统候选人后,这一问题更加惹人关注了。上周的新加坡《联合早报》引述中外专家的研判说:白宫易主将无法改变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态势,民主党努力重建美国同盟体系,可能对中国构成新的风险。

实际上,如果拜登当选,判断未来拜登对华政策的关键在于:拜登对华外交的优势是什么?明确了这一点,事情便会十分明了。根据笔者来自多国外交和资深媒体人士的判断和笔者自己的实际信息,拜登具备对华实施软硬两手政策和策略的能力,而这两者的合力是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前者有利于他把中国拉住并使中国无法与美国撕破脸,后者则是他可以团结盟友联合对华。

有温水煮青蛙之对华能力

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这些资本构成了他处理对华关系的优势。

首先从战术上看,拜登如果当政,与中国的合作议题比特朗普就多不少。例如全球气候问题,历来是中美传统上的重要合作议题,如果拜登政府延续美国民主党政府在此问题上的传统政策,和中国合作努力改善全球气候变化的话,这完全可以成为两国的合作点。至于当今全球性新冠疫情的议题,两国的合作空间就会更大,尤其对美国国内疫情的现状来说。这些问题本来应是两国的全球性合作议题,但问题在于,由于执政理念的不同,特朗普奉行的是强势单边外交政策,因而对这些议题不感兴趣,中美自然也就丧失了为数不多的合作领域,于是中美就只见冲突,不见合作了。

重要的是,这些合作议题也是中国很感兴趣的。因为这些都是世界性话题,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国和发达国家的专利,因为只有这些国家才有财力和科技力量解决问题;而且,这些国家也是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根源。中国非常愿意通过谈判解决这些问题,一来展现自己对世界事务的贡献,彰显中国的全球存在感,二来与美国维系着基本的正常关系,实现近来一再强调的、两国关系“不脱钩”的目标。仅这一点,对拜登就很有利。

还有一点,拜登和当今中国国家领导人是有历史关系的,这对外交工作比较重要。

2011年,拜登作为美国副总统访华。2012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拜登尽东道主之谊;2013年拜登再度访华,拜访新升任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习近平首次赴美进行国事访问,又与拜登会面。两人之后也在达沃斯等其他场合会晤。

这种历史的联系对两国领导人之间的沟通很重要,它可以打下一个基础,方便沟通。最起码不至于打个电话都有心理顾虑,有对立时沟通一下也很容易、自然。这比中国领导人与特朗普之间的交流沟通有很大的优势,那是两个以前完全不熟悉的领导人,各有性格特点,其中后者还极为张扬、咄咄逼人。

此外,在战略层面上,拥有盟友资源是拜登未来对华博弈的最大优势。它可以帮助拜登团结盟国,战略性地联合对抗中国。

拜登的盟友资源,同样是他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积累的资产。美国副总统的工作职责之一,便是代表并协助总统在国际舞台上处理外交事务。在奥巴马两届总统任期内,拜登忠实执行了他的使命。根据笔者的了解,拜登在盟国中还是有相当的认可度的,一些国家的权威人士告诉笔者,至少日本、欧洲的主要大国对拜登还是承认的,并希望他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今年以来的中美博弈可以看出几个关键点:世界主要国家公开、实际地反对和特朗普联合建立反华联合战线的,基本上只有欧洲少数几个国家,可能过去一段时间内还可以加上日本;第二,一些国家对联美反华的立场还在动摇,有时候还表现出和美国联手的倾向,例如现在的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第三,在行为上这些国家实际是一定程度的独立反华,只是不愿意和特朗普合作而已,这是因为中国是大国,也是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使然。但是,如果拥有盟国资源优势的拜登来运作此事,结果如何就难料了。

上述战术和战略的两个层面一结合,便构成了拜登处理对华外交的优势,使他具有温水煮青蛙的能力,并游刃有余地处理对华外交。

拜登会如何操纵盟国联合对华?

路径很清楚了,就看未来拜登怎么操作了。这里关键是要看拜登未来对盟国的态度,处理与盟国的关系,其中核心是:是否给盟国好处,承担美国的国际义务。

特朗普在盟国问题上的根本失败在于:由于奉行单边外交,美国拒绝再给盟国好处,还要试图再从盟国攫取利益。一位日本权威人士告诉作者:特朗普已经几乎不给日本企业在美国市场上的机会了,还要通过迫使日本进口美国产品以获取美国利益;此外,美国在日本驻军还要大量向日本收费,近年来费用还在不停上涨,这是盟国之间应该发生的事吗?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美国的盟国韩国,驻韩美军费用增长问题,近来也一直成为韩国头疼的事。至于默克尔告知国内媒体的,美国禁止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实际上目的是为了让德国从美国进口天然气,同时,还一再要求德国增加驻德美军费用。

国际政治舞台和江湖社会有时是一样的:你要维护你的老大地位,你就必须给手下以利益,否则时间长了,别人为什么要一直追随你呢?届时上下级的合作关系也就难以维持了。实际上特朗普在后期也发现了自己的盟国政策有问题,但大势已经形成,而且要特朗普从根本上进行政策上的重大调整,也不大可能。

如果拜登上台后在给盟国以利益的问题上,对特朗普的做法能够有所调整,尤其是对盟国开放美国市场、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改变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政策,那么,原来的盟国多半会继续支持美国的领导地位。

特别是,如果拜登能够如日本等国家所一贯要求的,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话,那对一切有心打开中美两国市场的国家来说,其吸引力都是毋庸置疑的,都会受到它们的热烈欢迎。如此,美国与盟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大为改善。当然,这一点由于拜登正和和特朗普进入选举对决关键时刻,拜登不会轻易说出来,或作为一个政策公开提出,那将极大地对他不利,但未来这一定是他的方向,至少调整的可能性非常大。

在对华政策方面,关键是看拜登能否提出盟国共同拥护的对华外交旗帜。特别是,对中国外交的切入点是否选在知识产权、贸易与中国开放市场、民主、南海等议题上,甚至包括香港、台湾在内。

以上这些方面,应该是观察拜登能否成功地在对华外交上团结盟国、联合对华的关键点,就当前形势看,已经有了征兆。

总之,特朗普连任,中国面临的挤压会更加直接和残酷;拜登上台,只要他在坚持民主党多边主义政策的基础上,改进和提升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拉住盟国共同对华,中国面临的压力和问题将更加全方位和难以处理。从根本上说,中国的内政下一步要不要改革,已经不是自己的事了,而是接近于世界的共同需要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构成他的优势。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时间离美国大选越来越近,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对华政策开始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上周,拜登确定了自己的副总统候选人后,这一问题更加惹人关注了。上周的新加坡《联合早报》引述中外专家的研判说:白宫易主将无法改变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态势,民主党努力重建美国同盟体系,可能对中国构成新的风险。

实际上,如果拜登当选,判断未来拜登对华政策的关键在于:拜登对华外交的优势是什么?明确了这一点,事情便会十分明了。根据笔者来自多国外交和资深媒体人士的判断和笔者自己的实际信息,拜登具备对华实施软硬两手政策和策略的能力,而这两者的合力是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前者有利于他把中国拉住并使中国无法与美国撕破脸,后者则是他可以团结盟友联合对华。

有温水煮青蛙之对华能力

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这些资本构成了他处理对华关系的优势。

首先从战术上看,拜登如果当政,与中国的合作议题比特朗普就多不少。例如全球气候问题,历来是中美传统上的重要合作议题,如果拜登政府延续美国民主党政府在此问题上的传统政策,和中国合作努力改善全球气候变化的话,这完全可以成为两国的合作点。至于当今全球性新冠疫情的议题,两国的合作空间就会更大,尤其对美国国内疫情的现状来说。这些问题本来应是两国的全球性合作议题,但问题在于,由于执政理念的不同,特朗普奉行的是强势单边外交政策,因而对这些议题不感兴趣,中美自然也就丧失了为数不多的合作领域,于是中美就只见冲突,不见合作了。

重要的是,这些合作议题也是中国很感兴趣的。因为这些都是世界性话题,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国和发达国家的专利,因为只有这些国家才有财力和科技力量解决问题;而且,这些国家也是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根源。中国非常愿意通过谈判解决这些问题,一来展现自己对世界事务的贡献,彰显中国的全球存在感,二来与美国维系着基本的正常关系,实现近来一再强调的、两国关系“不脱钩”的目标。仅这一点,对拜登就很有利。

还有一点,拜登和当今中国国家领导人是有历史关系的,这对外交工作比较重要。

2011年,拜登作为美国副总统访华。2012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拜登尽东道主之谊;2013年拜登再度访华,拜访新升任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习近平首次赴美进行国事访问,又与拜登会面。两人之后也在达沃斯等其他场合会晤。

这种历史的联系对两国领导人之间的沟通很重要,它可以打下一个基础,方便沟通。最起码不至于打个电话都有心理顾虑,有对立时沟通一下也很容易、自然。这比中国领导人与特朗普之间的交流沟通有很大的优势,那是两个以前完全不熟悉的领导人,各有性格特点,其中后者还极为张扬、咄咄逼人。

此外,在战略层面上,拥有盟友资源是拜登未来对华博弈的最大优势。它可以帮助拜登团结盟国,战略性地联合对抗中国。

拜登的盟友资源,同样是他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积累的资产。美国副总统的工作职责之一,便是代表并协助总统在国际舞台上处理外交事务。在奥巴马两届总统任期内,拜登忠实执行了他的使命。根据笔者的了解,拜登在盟国中还是有相当的认可度的,一些国家的权威人士告诉笔者,至少日本、欧洲的主要大国对拜登还是承认的,并希望他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今年以来的中美博弈可以看出几个关键点:世界主要国家公开、实际地反对和特朗普联合建立反华联合战线的,基本上只有欧洲少数几个国家,可能过去一段时间内还可以加上日本;第二,一些国家对联美反华的立场还在动摇,有时候还表现出和美国联手的倾向,例如现在的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第三,在行为上这些国家实际是一定程度的独立反华,只是不愿意和特朗普合作而已,这是因为中国是大国,也是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使然。但是,如果拥有盟国资源优势的拜登来运作此事,结果如何就难料了。

上述战术和战略的两个层面一结合,便构成了拜登处理对华外交的优势,使他具有温水煮青蛙的能力,并游刃有余地处理对华外交。

拜登会如何操纵盟国联合对华?

路径很清楚了,就看未来拜登怎么操作了。这里关键是要看拜登未来对盟国的态度,处理与盟国的关系,其中核心是:是否给盟国好处,承担美国的国际义务。

特朗普在盟国问题上的根本失败在于:由于奉行单边外交,美国拒绝再给盟国好处,还要试图再从盟国攫取利益。一位日本权威人士告诉作者:特朗普已经几乎不给日本企业在美国市场上的机会了,还要通过迫使日本进口美国产品以获取美国利益;此外,美国在日本驻军还要大量向日本收费,近年来费用还在不停上涨,这是盟国之间应该发生的事吗?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美国的盟国韩国,驻韩美军费用增长问题,近来也一直成为韩国头疼的事。至于默克尔告知国内媒体的,美国禁止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实际上目的是为了让德国从美国进口天然气,同时,还一再要求德国增加驻德美军费用。

国际政治舞台和江湖社会有时是一样的:你要维护你的老大地位,你就必须给手下以利益,否则时间长了,别人为什么要一直追随你呢?届时上下级的合作关系也就难以维持了。实际上特朗普在后期也发现了自己的盟国政策有问题,但大势已经形成,而且要特朗普从根本上进行政策上的重大调整,也不大可能。

如果拜登上台后在给盟国以利益的问题上,对特朗普的做法能够有所调整,尤其是对盟国开放美国市场、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改变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政策,那么,原来的盟国多半会继续支持美国的领导地位。

特别是,如果拜登能够如日本等国家所一贯要求的,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话,那对一切有心打开中美两国市场的国家来说,其吸引力都是毋庸置疑的,都会受到它们的热烈欢迎。如此,美国与盟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大为改善。当然,这一点由于拜登正和和特朗普进入选举对决关键时刻,拜登不会轻易说出来,或作为一个政策公开提出,那将极大地对他不利,但未来这一定是他的方向,至少调整的可能性非常大。

在对华政策方面,关键是看拜登能否提出盟国共同拥护的对华外交旗帜。特别是,对中国外交的切入点是否选在知识产权、贸易与中国开放市场、民主、南海等议题上,甚至包括香港、台湾在内。

以上这些方面,应该是观察拜登能否成功地在对华外交上团结盟国、联合对华的关键点,就当前形势看,已经有了征兆。

总之,特朗普连任,中国面临的挤压会更加直接和残酷;拜登上台,只要他在坚持民主党多边主义政策的基础上,改进和提升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拉住盟国共同对华,中国面临的压力和问题将更加全方位和难以处理。从根本上说,中国的内政下一步要不要改革,已经不是自己的事了,而是接近于世界的共同需要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拜登对华外交的优势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0-08-24 07:28
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构成他的优势。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时间离美国大选越来越近,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对华政策开始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上周,拜登确定了自己的副总统候选人后,这一问题更加惹人关注了。上周的新加坡《联合早报》引述中外专家的研判说:白宫易主将无法改变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态势,民主党努力重建美国同盟体系,可能对中国构成新的风险。

实际上,如果拜登当选,判断未来拜登对华政策的关键在于:拜登对华外交的优势是什么?明确了这一点,事情便会十分明了。根据笔者来自多国外交和资深媒体人士的判断和笔者自己的实际信息,拜登具备对华实施软硬两手政策和策略的能力,而这两者的合力是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前者有利于他把中国拉住并使中国无法与美国撕破脸,后者则是他可以团结盟友联合对华。

有温水煮青蛙之对华能力

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这些资本构成了他处理对华关系的优势。

首先从战术上看,拜登如果当政,与中国的合作议题比特朗普就多不少。例如全球气候问题,历来是中美传统上的重要合作议题,如果拜登政府延续美国民主党政府在此问题上的传统政策,和中国合作努力改善全球气候变化的话,这完全可以成为两国的合作点。至于当今全球性新冠疫情的议题,两国的合作空间就会更大,尤其对美国国内疫情的现状来说。这些问题本来应是两国的全球性合作议题,但问题在于,由于执政理念的不同,特朗普奉行的是强势单边外交政策,因而对这些议题不感兴趣,中美自然也就丧失了为数不多的合作领域,于是中美就只见冲突,不见合作了。

重要的是,这些合作议题也是中国很感兴趣的。因为这些都是世界性话题,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国和发达国家的专利,因为只有这些国家才有财力和科技力量解决问题;而且,这些国家也是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根源。中国非常愿意通过谈判解决这些问题,一来展现自己对世界事务的贡献,彰显中国的全球存在感,二来与美国维系着基本的正常关系,实现近来一再强调的、两国关系“不脱钩”的目标。仅这一点,对拜登就很有利。

还有一点,拜登和当今中国国家领导人是有历史关系的,这对外交工作比较重要。

2011年,拜登作为美国副总统访华。2012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拜登尽东道主之谊;2013年拜登再度访华,拜访新升任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习近平首次赴美进行国事访问,又与拜登会面。两人之后也在达沃斯等其他场合会晤。

这种历史的联系对两国领导人之间的沟通很重要,它可以打下一个基础,方便沟通。最起码不至于打个电话都有心理顾虑,有对立时沟通一下也很容易、自然。这比中国领导人与特朗普之间的交流沟通有很大的优势,那是两个以前完全不熟悉的领导人,各有性格特点,其中后者还极为张扬、咄咄逼人。

此外,在战略层面上,拥有盟友资源是拜登未来对华博弈的最大优势。它可以帮助拜登团结盟国,战略性地联合对抗中国。

拜登的盟友资源,同样是他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积累的资产。美国副总统的工作职责之一,便是代表并协助总统在国际舞台上处理外交事务。在奥巴马两届总统任期内,拜登忠实执行了他的使命。根据笔者的了解,拜登在盟国中还是有相当的认可度的,一些国家的权威人士告诉笔者,至少日本、欧洲的主要大国对拜登还是承认的,并希望他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今年以来的中美博弈可以看出几个关键点:世界主要国家公开、实际地反对和特朗普联合建立反华联合战线的,基本上只有欧洲少数几个国家,可能过去一段时间内还可以加上日本;第二,一些国家对联美反华的立场还在动摇,有时候还表现出和美国联手的倾向,例如现在的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第三,在行为上这些国家实际是一定程度的独立反华,只是不愿意和特朗普合作而已,这是因为中国是大国,也是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使然。但是,如果拥有盟国资源优势的拜登来运作此事,结果如何就难料了。

上述战术和战略的两个层面一结合,便构成了拜登处理对华外交的优势,使他具有温水煮青蛙的能力,并游刃有余地处理对华外交。

拜登会如何操纵盟国联合对华?

路径很清楚了,就看未来拜登怎么操作了。这里关键是要看拜登未来对盟国的态度,处理与盟国的关系,其中核心是:是否给盟国好处,承担美国的国际义务。

特朗普在盟国问题上的根本失败在于:由于奉行单边外交,美国拒绝再给盟国好处,还要试图再从盟国攫取利益。一位日本权威人士告诉作者:特朗普已经几乎不给日本企业在美国市场上的机会了,还要通过迫使日本进口美国产品以获取美国利益;此外,美国在日本驻军还要大量向日本收费,近年来费用还在不停上涨,这是盟国之间应该发生的事吗?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美国的盟国韩国,驻韩美军费用增长问题,近来也一直成为韩国头疼的事。至于默克尔告知国内媒体的,美国禁止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实际上目的是为了让德国从美国进口天然气,同时,还一再要求德国增加驻德美军费用。

国际政治舞台和江湖社会有时是一样的:你要维护你的老大地位,你就必须给手下以利益,否则时间长了,别人为什么要一直追随你呢?届时上下级的合作关系也就难以维持了。实际上特朗普在后期也发现了自己的盟国政策有问题,但大势已经形成,而且要特朗普从根本上进行政策上的重大调整,也不大可能。

如果拜登上台后在给盟国以利益的问题上,对特朗普的做法能够有所调整,尤其是对盟国开放美国市场、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改变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政策,那么,原来的盟国多半会继续支持美国的领导地位。

特别是,如果拜登能够如日本等国家所一贯要求的,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话,那对一切有心打开中美两国市场的国家来说,其吸引力都是毋庸置疑的,都会受到它们的热烈欢迎。如此,美国与盟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大为改善。当然,这一点由于拜登正和和特朗普进入选举对决关键时刻,拜登不会轻易说出来,或作为一个政策公开提出,那将极大地对他不利,但未来这一定是他的方向,至少调整的可能性非常大。

在对华政策方面,关键是看拜登能否提出盟国共同拥护的对华外交旗帜。特别是,对中国外交的切入点是否选在知识产权、贸易与中国开放市场、民主、南海等议题上,甚至包括香港、台湾在内。

以上这些方面,应该是观察拜登能否成功地在对华外交上团结盟国、联合对华的关键点,就当前形势看,已经有了征兆。

总之,特朗普连任,中国面临的挤压会更加直接和残酷;拜登上台,只要他在坚持民主党多边主义政策的基础上,改进和提升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拉住盟国共同对华,中国面临的压力和问题将更加全方位和难以处理。从根本上说,中国的内政下一步要不要改革,已经不是自己的事了,而是接近于世界的共同需要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构成他的优势。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时间离美国大选越来越近,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对华政策开始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上周,拜登确定了自己的副总统候选人后,这一问题更加惹人关注了。上周的新加坡《联合早报》引述中外专家的研判说:白宫易主将无法改变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态势,民主党努力重建美国同盟体系,可能对中国构成新的风险。

实际上,如果拜登当选,判断未来拜登对华政策的关键在于:拜登对华外交的优势是什么?明确了这一点,事情便会十分明了。根据笔者来自多国外交和资深媒体人士的判断和笔者自己的实际信息,拜登具备对华实施软硬两手政策和策略的能力,而这两者的合力是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前者有利于他把中国拉住并使中国无法与美国撕破脸,后者则是他可以团结盟友联合对华。

有温水煮青蛙之对华能力

就处理对华关系而言,拜登的基础比特朗普好,这是他为奥巴马担任副总统期间积累下来的资本,这些资本构成了他处理对华关系的优势。

首先从战术上看,拜登如果当政,与中国的合作议题比特朗普就多不少。例如全球气候问题,历来是中美传统上的重要合作议题,如果拜登政府延续美国民主党政府在此问题上的传统政策,和中国合作努力改善全球气候变化的话,这完全可以成为两国的合作点。至于当今全球性新冠疫情的议题,两国的合作空间就会更大,尤其对美国国内疫情的现状来说。这些问题本来应是两国的全球性合作议题,但问题在于,由于执政理念的不同,特朗普奉行的是强势单边外交政策,因而对这些议题不感兴趣,中美自然也就丧失了为数不多的合作领域,于是中美就只见冲突,不见合作了。

重要的是,这些合作议题也是中国很感兴趣的。因为这些都是世界性话题,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国和发达国家的专利,因为只有这些国家才有财力和科技力量解决问题;而且,这些国家也是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根源。中国非常愿意通过谈判解决这些问题,一来展现自己对世界事务的贡献,彰显中国的全球存在感,二来与美国维系着基本的正常关系,实现近来一再强调的、两国关系“不脱钩”的目标。仅这一点,对拜登就很有利。

还有一点,拜登和当今中国国家领导人是有历史关系的,这对外交工作比较重要。

2011年,拜登作为美国副总统访华。2012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拜登尽东道主之谊;2013年拜登再度访华,拜访新升任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习近平首次赴美进行国事访问,又与拜登会面。两人之后也在达沃斯等其他场合会晤。

这种历史的联系对两国领导人之间的沟通很重要,它可以打下一个基础,方便沟通。最起码不至于打个电话都有心理顾虑,有对立时沟通一下也很容易、自然。这比中国领导人与特朗普之间的交流沟通有很大的优势,那是两个以前完全不熟悉的领导人,各有性格特点,其中后者还极为张扬、咄咄逼人。

此外,在战略层面上,拥有盟友资源是拜登未来对华博弈的最大优势。它可以帮助拜登团结盟国,战略性地联合对抗中国。

拜登的盟友资源,同样是他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积累的资产。美国副总统的工作职责之一,便是代表并协助总统在国际舞台上处理外交事务。在奥巴马两届总统任期内,拜登忠实执行了他的使命。根据笔者的了解,拜登在盟国中还是有相当的认可度的,一些国家的权威人士告诉笔者,至少日本、欧洲的主要大国对拜登还是承认的,并希望他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今年以来的中美博弈可以看出几个关键点:世界主要国家公开、实际地反对和特朗普联合建立反华联合战线的,基本上只有欧洲少数几个国家,可能过去一段时间内还可以加上日本;第二,一些国家对联美反华的立场还在动摇,有时候还表现出和美国联手的倾向,例如现在的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第三,在行为上这些国家实际是一定程度的独立反华,只是不愿意和特朗普合作而已,这是因为中国是大国,也是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使然。但是,如果拥有盟国资源优势的拜登来运作此事,结果如何就难料了。

上述战术和战略的两个层面一结合,便构成了拜登处理对华外交的优势,使他具有温水煮青蛙的能力,并游刃有余地处理对华外交。

拜登会如何操纵盟国联合对华?

路径很清楚了,就看未来拜登怎么操作了。这里关键是要看拜登未来对盟国的态度,处理与盟国的关系,其中核心是:是否给盟国好处,承担美国的国际义务。

特朗普在盟国问题上的根本失败在于:由于奉行单边外交,美国拒绝再给盟国好处,还要试图再从盟国攫取利益。一位日本权威人士告诉作者:特朗普已经几乎不给日本企业在美国市场上的机会了,还要通过迫使日本进口美国产品以获取美国利益;此外,美国在日本驻军还要大量向日本收费,近年来费用还在不停上涨,这是盟国之间应该发生的事吗?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美国的盟国韩国,驻韩美军费用增长问题,近来也一直成为韩国头疼的事。至于默克尔告知国内媒体的,美国禁止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实际上目的是为了让德国从美国进口天然气,同时,还一再要求德国增加驻德美军费用。

国际政治舞台和江湖社会有时是一样的:你要维护你的老大地位,你就必须给手下以利益,否则时间长了,别人为什么要一直追随你呢?届时上下级的合作关系也就难以维持了。实际上特朗普在后期也发现了自己的盟国政策有问题,但大势已经形成,而且要特朗普从根本上进行政策上的重大调整,也不大可能。

如果拜登上台后在给盟国以利益的问题上,对特朗普的做法能够有所调整,尤其是对盟国开放美国市场、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改变特朗普的强势单边外交政策,那么,原来的盟国多半会继续支持美国的领导地位。

特别是,如果拜登能够如日本等国家所一贯要求的,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话,那对一切有心打开中美两国市场的国家来说,其吸引力都是毋庸置疑的,都会受到它们的热烈欢迎。如此,美国与盟国的关系会比现在大为改善。当然,这一点由于拜登正和和特朗普进入选举对决关键时刻,拜登不会轻易说出来,或作为一个政策公开提出,那将极大地对他不利,但未来这一定是他的方向,至少调整的可能性非常大。

在对华政策方面,关键是看拜登能否提出盟国共同拥护的对华外交旗帜。特别是,对中国外交的切入点是否选在知识产权、贸易与中国开放市场、民主、南海等议题上,甚至包括香港、台湾在内。

以上这些方面,应该是观察拜登能否成功地在对华外交上团结盟国、联合对华的关键点,就当前形势看,已经有了征兆。

总之,特朗普连任,中国面临的挤压会更加直接和残酷;拜登上台,只要他在坚持民主党多边主义政策的基础上,改进和提升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拉住盟国共同对华,中国面临的压力和问题将更加全方位和难以处理。从根本上说,中国的内政下一步要不要改革,已经不是自己的事了,而是接近于世界的共同需要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