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黄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周四宣布,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较原有的24%和36%的相关规定大幅下降。

若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85%的四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明显大幅度下降。

最高法解释称,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可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引导整体市场利率下行,是当前恢复经济和保市场主体的重要举措;同时,也可以规范民间借贷活动并推动利率市场化。此外,此举也是统一司法裁判标准的现实需要。

不少金融机构人士对此次最高法下调利率保护上限颇感担忧,因此前其设计贷款产品时,通常以24%和36%作为利率上限;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据中国最高法2015年8月出台的民间借贷相关司法解释,对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超过36%的部分则被判定为无效,出借人需退还超出部分的利息。

这两条线也划分出了三个区域,即“两线三区”,36%为无效区,24%为司法保护区,以及自然债务区,也就是24%-36%期间。

**若继续遵守上限,则冲击巨大**

一位长期关注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券商分析师表示,若以15.4%为标准,对商业银行而言,目前信用卡分期业务有部分在超标的边缘游走,稍微整改后可以继续做;信用卡现金贷类的业务,将可能“直接做不了或者需要大幅降价”;大额现金贷则“一直价格不高,可以接着做”。

该分析师续称,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里,尽管有部分公司的贷款利率没有那么高,但“基本上要凉掉一半”。

“如果沿用这个标准,基本上只有银行、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和绝对头部的互联网小贷能合规,其他公司,甚至包括上市公司,基本上全部都要凉。”该分析师说。

一位中型金融科技平台信贷业务负责人亦对路透表示,在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中,银行的放贷利率通常会设定在24%以内,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出于覆盖坏账和保证利润的需要,主要在24%-36%的区间游走。

“不会超过36%,但低于24%可能就没钱赚了。”该人士说。

**各法院执法不一,困扰金融机构**

最高法最新的司法解释,是否冲击持牌金融机构的信贷业务,取决于持牌金融机构未来是否需要跟进。

对此,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只适用于民间借贷行为,不适用于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

但他并表示,但在实践中,部分地方法院也以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来约束金融机构的信贷行为,从而造成利率上限管制政策的“双轨制”,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

“希望最高法院就此进行强调,并形成对地方法院的统一指导,减少因执行尺度不一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董希淼说。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肖飒亦表示,持牌金融机构早在几年前便放开了利率限制,无须遵守最高法的利率上限;此次新规将主要针对规制小贷公司。

“小贷公司是否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在法律上存在争议。”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小贷公司正在纳入地方金融监管,可以考虑将小贷公司等视同金融机构,不再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规制。

据中国央行7月下旬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截至2020年6月末,中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333家,贷款余额8,841亿元人民币,上半年减少249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大幅下调利率保护上限至四倍LPR 持牌金融机构信贷业务冲击有多大?

发布日期:2020-08-22 15:51
摘要: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黄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周四宣布,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较原有的24%和36%的相关规定大幅下降。

若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85%的四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明显大幅度下降。

最高法解释称,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可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引导整体市场利率下行,是当前恢复经济和保市场主体的重要举措;同时,也可以规范民间借贷活动并推动利率市场化。此外,此举也是统一司法裁判标准的现实需要。

不少金融机构人士对此次最高法下调利率保护上限颇感担忧,因此前其设计贷款产品时,通常以24%和36%作为利率上限;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据中国最高法2015年8月出台的民间借贷相关司法解释,对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超过36%的部分则被判定为无效,出借人需退还超出部分的利息。

这两条线也划分出了三个区域,即“两线三区”,36%为无效区,24%为司法保护区,以及自然债务区,也就是24%-36%期间。

**若继续遵守上限,则冲击巨大**

一位长期关注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券商分析师表示,若以15.4%为标准,对商业银行而言,目前信用卡分期业务有部分在超标的边缘游走,稍微整改后可以继续做;信用卡现金贷类的业务,将可能“直接做不了或者需要大幅降价”;大额现金贷则“一直价格不高,可以接着做”。

该分析师续称,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里,尽管有部分公司的贷款利率没有那么高,但“基本上要凉掉一半”。

“如果沿用这个标准,基本上只有银行、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和绝对头部的互联网小贷能合规,其他公司,甚至包括上市公司,基本上全部都要凉。”该分析师说。

一位中型金融科技平台信贷业务负责人亦对路透表示,在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中,银行的放贷利率通常会设定在24%以内,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出于覆盖坏账和保证利润的需要,主要在24%-36%的区间游走。

“不会超过36%,但低于24%可能就没钱赚了。”该人士说。

**各法院执法不一,困扰金融机构**

最高法最新的司法解释,是否冲击持牌金融机构的信贷业务,取决于持牌金融机构未来是否需要跟进。

对此,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只适用于民间借贷行为,不适用于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

但他并表示,但在实践中,部分地方法院也以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来约束金融机构的信贷行为,从而造成利率上限管制政策的“双轨制”,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

“希望最高法院就此进行强调,并形成对地方法院的统一指导,减少因执行尺度不一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董希淼说。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肖飒亦表示,持牌金融机构早在几年前便放开了利率限制,无须遵守最高法的利率上限;此次新规将主要针对规制小贷公司。

“小贷公司是否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在法律上存在争议。”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小贷公司正在纳入地方金融监管,可以考虑将小贷公司等视同金融机构,不再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规制。

据中国央行7月下旬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截至2020年6月末,中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333家,贷款余额8,841亿元人民币,上半年减少249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黄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周四宣布,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较原有的24%和36%的相关规定大幅下降。

若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85%的四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明显大幅度下降。

最高法解释称,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可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引导整体市场利率下行,是当前恢复经济和保市场主体的重要举措;同时,也可以规范民间借贷活动并推动利率市场化。此外,此举也是统一司法裁判标准的现实需要。

不少金融机构人士对此次最高法下调利率保护上限颇感担忧,因此前其设计贷款产品时,通常以24%和36%作为利率上限;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据中国最高法2015年8月出台的民间借贷相关司法解释,对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超过36%的部分则被判定为无效,出借人需退还超出部分的利息。

这两条线也划分出了三个区域,即“两线三区”,36%为无效区,24%为司法保护区,以及自然债务区,也就是24%-36%期间。

**若继续遵守上限,则冲击巨大**

一位长期关注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券商分析师表示,若以15.4%为标准,对商业银行而言,目前信用卡分期业务有部分在超标的边缘游走,稍微整改后可以继续做;信用卡现金贷类的业务,将可能“直接做不了或者需要大幅降价”;大额现金贷则“一直价格不高,可以接着做”。

该分析师续称,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里,尽管有部分公司的贷款利率没有那么高,但“基本上要凉掉一半”。

“如果沿用这个标准,基本上只有银行、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和绝对头部的互联网小贷能合规,其他公司,甚至包括上市公司,基本上全部都要凉。”该分析师说。

一位中型金融科技平台信贷业务负责人亦对路透表示,在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中,银行的放贷利率通常会设定在24%以内,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出于覆盖坏账和保证利润的需要,主要在24%-36%的区间游走。

“不会超过36%,但低于24%可能就没钱赚了。”该人士说。

**各法院执法不一,困扰金融机构**

最高法最新的司法解释,是否冲击持牌金融机构的信贷业务,取决于持牌金融机构未来是否需要跟进。

对此,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只适用于民间借贷行为,不适用于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

但他并表示,但在实践中,部分地方法院也以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来约束金融机构的信贷行为,从而造成利率上限管制政策的“双轨制”,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

“希望最高法院就此进行强调,并形成对地方法院的统一指导,减少因执行尺度不一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董希淼说。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肖飒亦表示,持牌金融机构早在几年前便放开了利率限制,无须遵守最高法的利率上限;此次新规将主要针对规制小贷公司。

“小贷公司是否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在法律上存在争议。”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小贷公司正在纳入地方金融监管,可以考虑将小贷公司等视同金融机构,不再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规制。

据中国央行7月下旬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截至2020年6月末,中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333家,贷款余额8,841亿元人民币,上半年减少249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大幅下调利率保护上限至四倍LPR 持牌金融机构信贷业务冲击有多大?

发布日期:2020-08-22 15:51
摘要: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黄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周四宣布,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较原有的24%和36%的相关规定大幅下降。

若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85%的四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明显大幅度下降。

最高法解释称,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可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引导整体市场利率下行,是当前恢复经济和保市场主体的重要举措;同时,也可以规范民间借贷活动并推动利率市场化。此外,此举也是统一司法裁判标准的现实需要。

不少金融机构人士对此次最高法下调利率保护上限颇感担忧,因此前其设计贷款产品时,通常以24%和36%作为利率上限;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据中国最高法2015年8月出台的民间借贷相关司法解释,对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超过36%的部分则被判定为无效,出借人需退还超出部分的利息。

这两条线也划分出了三个区域,即“两线三区”,36%为无效区,24%为司法保护区,以及自然债务区,也就是24%-36%期间。

**若继续遵守上限,则冲击巨大**

一位长期关注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券商分析师表示,若以15.4%为标准,对商业银行而言,目前信用卡分期业务有部分在超标的边缘游走,稍微整改后可以继续做;信用卡现金贷类的业务,将可能“直接做不了或者需要大幅降价”;大额现金贷则“一直价格不高,可以接着做”。

该分析师续称,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里,尽管有部分公司的贷款利率没有那么高,但“基本上要凉掉一半”。

“如果沿用这个标准,基本上只有银行、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和绝对头部的互联网小贷能合规,其他公司,甚至包括上市公司,基本上全部都要凉。”该分析师说。

一位中型金融科技平台信贷业务负责人亦对路透表示,在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中,银行的放贷利率通常会设定在24%以内,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出于覆盖坏账和保证利润的需要,主要在24%-36%的区间游走。

“不会超过36%,但低于24%可能就没钱赚了。”该人士说。

**各法院执法不一,困扰金融机构**

最高法最新的司法解释,是否冲击持牌金融机构的信贷业务,取决于持牌金融机构未来是否需要跟进。

对此,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只适用于民间借贷行为,不适用于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

但他并表示,但在实践中,部分地方法院也以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来约束金融机构的信贷行为,从而造成利率上限管制政策的“双轨制”,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

“希望最高法院就此进行强调,并形成对地方法院的统一指导,减少因执行尺度不一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董希淼说。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肖飒亦表示,持牌金融机构早在几年前便放开了利率限制,无须遵守最高法的利率上限;此次新规将主要针对规制小贷公司。

“小贷公司是否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在法律上存在争议。”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小贷公司正在纳入地方金融监管,可以考虑将小贷公司等视同金融机构,不再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规制。

据中国央行7月下旬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截至2020年6月末,中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333家,贷款余额8,841亿元人民币,上半年减少249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黄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周四宣布,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较原有的24%和36%的相关规定大幅下降。

若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85%的四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明显大幅度下降。

最高法解释称,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可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引导整体市场利率下行,是当前恢复经济和保市场主体的重要举措;同时,也可以规范民间借贷活动并推动利率市场化。此外,此举也是统一司法裁判标准的现实需要。

不少金融机构人士对此次最高法下调利率保护上限颇感担忧,因此前其设计贷款产品时,通常以24%和36%作为利率上限;若未来需要将利率上限下压至四倍一年期LPR,轻则利润严重受损,重则机构面临灭顶之灾。

据中国最高法2015年8月出台的民间借贷相关司法解释,对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超过36%的部分则被判定为无效,出借人需退还超出部分的利息。

这两条线也划分出了三个区域,即“两线三区”,36%为无效区,24%为司法保护区,以及自然债务区,也就是24%-36%期间。

**若继续遵守上限,则冲击巨大**

一位长期关注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券商分析师表示,若以15.4%为标准,对商业银行而言,目前信用卡分期业务有部分在超标的边缘游走,稍微整改后可以继续做;信用卡现金贷类的业务,将可能“直接做不了或者需要大幅降价”;大额现金贷则“一直价格不高,可以接着做”。

该分析师续称,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里,尽管有部分公司的贷款利率没有那么高,但“基本上要凉掉一半”。

“如果沿用这个标准,基本上只有银行、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和绝对头部的互联网小贷能合规,其他公司,甚至包括上市公司,基本上全部都要凉。”该分析师说。

一位中型金融科技平台信贷业务负责人亦对路透表示,在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中,银行的放贷利率通常会设定在24%以内,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出于覆盖坏账和保证利润的需要,主要在24%-36%的区间游走。

“不会超过36%,但低于24%可能就没钱赚了。”该人士说。

**各法院执法不一,困扰金融机构**

最高法最新的司法解释,是否冲击持牌金融机构的信贷业务,取决于持牌金融机构未来是否需要跟进。

对此,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只适用于民间借贷行为,不适用于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

但他并表示,但在实践中,部分地方法院也以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来约束金融机构的信贷行为,从而造成利率上限管制政策的“双轨制”,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

“希望最高法院就此进行强调,并形成对地方法院的统一指导,减少因执行尺度不一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董希淼说。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肖飒亦表示,持牌金融机构早在几年前便放开了利率限制,无须遵守最高法的利率上限;此次新规将主要针对规制小贷公司。

“小贷公司是否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在法律上存在争议。”董希淼对路透表示,小贷公司正在纳入地方金融监管,可以考虑将小贷公司等视同金融机构,不再适用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规制。

据中国央行7月下旬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截至2020年6月末,中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333家,贷款余额8,841亿元人民币,上半年减少249亿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