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疫苗开发应以社会效果为第一位,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世界各国为新冠病毒苦苦挣扎、寻找抗疫疫苗的背景下,中国复星集团也加入了开发疫苗的行列。不久前,它的老板郭广昌提出了关于疫苗开发的三点思考,在当前中国的环境下,这些思考非常值得回味。这三点思考是:

第一,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总统也只是一个试验样本,并不因为你是总统或者你是谁,就会有特殊的科学价值。我们在面对病毒的时候,不是靠有多勇敢,更要靠科学、靠理性。

第二,疫苗研发最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第三,科学充满了不确定性,既要有竞,更要有合。他主张展开国际国内开发疫苗的合作。

作为当前开发疫苗实际操作者的郭广昌,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就是在中国当下的环境下,开发新冠疫苗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指导思想。

开发新冠疫苗不宜政治挂帅

在当前各国进行的新冠疫苗开发中,由于紧迫的疫情形势,各国对疫苗的开发都自然存在着政治目的和动机,这是自然的。但是,在疫苗的具体开发过程中,恰恰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在当前新冠疫苗研发中,中国在指导思想上只能是:社会效果第一,政治目的第二。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之前提是:首先必须成功开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只有成功开发出这一产品,并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才谈得上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反之,如果最终未能较快地开发出上述产品,或者即便开发出来了,但因为被过度商业化而未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则上述政治目的不仅无法达成,更会产生副作用。

在这方面,中国在今年疫情以来的抗疫努力中,不是没有教训。一家中国很有名的官方研究机构,与境外机构和公司合作以商业方式开发一个新冠疫苗项目。因为是用商业方式运行,该机构不断用该官方研究机构的名义宣传自己的项目如何成功,但因相关技术问题无法解决等原因,中国政府部门拒绝批准这个疫苗项目用于大规模使用。问题是,这在国外又引起了国际科学家和专业媒体的众多批评。与此同时,世卫组织人士也对此产品私下表示:不肯定、不承认、不推广;同时,如果未来在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疫苗,世卫组织首先需要组织国际性的专家委员会对该产品进行评估,方能决定是否就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产品给予建议。这一切,马上就让事情变得复杂化了。

因为新冠疫苗开发社会效果第一的世界性特点,也因为中国今年在新冠疫苗开发中的上述经验教训,有两点必须切记。

无功不受禄,千万不能产品还没成功开发出来即给予定性式的、肯定性的表彰或称号,毕竟科学有我们人类解决不了的不确定性,否则一旦最终产品未能开发成功,国际国内政治上必然深陷被动,影响很坏;届时即便补救,也是事倍功半。

其次,谦虚使人进步。除非符合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这三大要素的疫苗产品成功生产出来,并获得国际承认,否则不宜过分宣传,而应抱着对科学的诚实态度,谦虚谨慎,如履薄冰。因为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而对过程并不予以承认。

特别应该注意的是,在中国当前疫苗研发中,尤其不宜片面地用“多快好省”的方式作为产品开发指导思想上的路径,那怕是潜意识的,否则便很难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产品。为此,必须按照科学的规律和要求,在产品研发中必须严格执行相关研发程序,扎扎实实、按质按量地完成所有相关科学实验和试验的过程,而不能省略严格、高标准的试验程序来“多快好省”,这是科学的特性所要求的。否则,中国的疫苗研发不仅无法完成服务社会的首要宗旨,也无法实现产品的政治目的。

在这方面,必须特别警惕滥用政治挂帅、本末倒置的做法,因为它只能导致将“多快好省”作为产品开发的主要路径。这是中国曾经的历史教训,也是特殊的国情使然,必须绝对予以避免。

最后,疫苗开发成功的唯一标准是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的疫苗。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对于在过程中付出的辛劳,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结果相伴随,意义是不大的;同时,即便从实现政治动机的角度说,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前面的鼓动往往会有副作用,起码鼓动效果待观察。

需要政府解决的几件事

前几天,中国国药集团开发的灭活技术疫苗发布。从公众的反应看,除了担心技术陈旧,更多的是认为价格不菲:一个人需要打两针才能防疫,价格近千元。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中国的六亿人口每月工资也就是1000元,从防疫的角度说,这保命的价格并不便宜。
国药集团的行为实际上提出了一个产品开发出来后如何服务公众,实现良好社会效果,继而实现政治目的问题。如果疫苗产品开发出来后不能服务普罗大众,便未能实现疫苗开发最重要的社会效果;而如果又因为商业操作导致多数公众在价格上难以承担,引发公众不满,从政治角度来说就完全事与愿违了。

在中国国情下,解决上述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由国家对产品进行监督,由政府对产品严格按照国家采购制度购买,然后服务于普通民众。例如国家可以在几家疫苗生产商的产品中,按照有效、安全、国际先进水平和价格几大因素,挑选合适的供货商,然后以购买的数量优势,再以有竞争力的价格优势,大量购买后低价卖给普通民众,如此,必能解决问题,实现产品的社会和政治效应。

与此同时,对个别人和企业完全商业化利用疫苗的行为,应该有所管理。

今年中国出现疫情以来,少数知名人士或以专家身份与企业合作,或以企业财力,力图推销药品从中获利,但其所推销药品的防疫疗效和疫苗产品的开发情况却表现一般,已经造成了不好的社会影响。

最后,在疫苗产品的开发中,中国可以考虑整合资源,不能完全市场化运作,这既不利于产品迅速开发成功,也容易造成资源的无序浪费。仅看国内目前生产出来的、世界上只有一家印度小公司在开发的第一代陈旧的灭活技术疫苗,中国当前开发疫苗的现状和水平便可略见一斑。

中国业内人士对国内搞第一代灭活技术疫苗,而且售价不菲向笔者解释说:当你吃不上饭时,有点番薯吃也不错,可以填肚子。可是环顾世界发达国家正在高质量地开发疫苗,中国番薯抵饱填肚子式的产品开发模式,显然是谈不上国际先进水平的。难道这场抗疫的世界性博弈中,中国只是番薯抵饱填肚子的水平吗?这可是14亿人口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疫苗开发的指导思想应该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0-08-21 06:37
摘要:疫苗开发应以社会效果为第一位,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世界各国为新冠病毒苦苦挣扎、寻找抗疫疫苗的背景下,中国复星集团也加入了开发疫苗的行列。不久前,它的老板郭广昌提出了关于疫苗开发的三点思考,在当前中国的环境下,这些思考非常值得回味。这三点思考是:

第一,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总统也只是一个试验样本,并不因为你是总统或者你是谁,就会有特殊的科学价值。我们在面对病毒的时候,不是靠有多勇敢,更要靠科学、靠理性。

第二,疫苗研发最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第三,科学充满了不确定性,既要有竞,更要有合。他主张展开国际国内开发疫苗的合作。

作为当前开发疫苗实际操作者的郭广昌,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就是在中国当下的环境下,开发新冠疫苗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指导思想。

开发新冠疫苗不宜政治挂帅

在当前各国进行的新冠疫苗开发中,由于紧迫的疫情形势,各国对疫苗的开发都自然存在着政治目的和动机,这是自然的。但是,在疫苗的具体开发过程中,恰恰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在当前新冠疫苗研发中,中国在指导思想上只能是:社会效果第一,政治目的第二。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之前提是:首先必须成功开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只有成功开发出这一产品,并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才谈得上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反之,如果最终未能较快地开发出上述产品,或者即便开发出来了,但因为被过度商业化而未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则上述政治目的不仅无法达成,更会产生副作用。

在这方面,中国在今年疫情以来的抗疫努力中,不是没有教训。一家中国很有名的官方研究机构,与境外机构和公司合作以商业方式开发一个新冠疫苗项目。因为是用商业方式运行,该机构不断用该官方研究机构的名义宣传自己的项目如何成功,但因相关技术问题无法解决等原因,中国政府部门拒绝批准这个疫苗项目用于大规模使用。问题是,这在国外又引起了国际科学家和专业媒体的众多批评。与此同时,世卫组织人士也对此产品私下表示:不肯定、不承认、不推广;同时,如果未来在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疫苗,世卫组织首先需要组织国际性的专家委员会对该产品进行评估,方能决定是否就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产品给予建议。这一切,马上就让事情变得复杂化了。

因为新冠疫苗开发社会效果第一的世界性特点,也因为中国今年在新冠疫苗开发中的上述经验教训,有两点必须切记。

无功不受禄,千万不能产品还没成功开发出来即给予定性式的、肯定性的表彰或称号,毕竟科学有我们人类解决不了的不确定性,否则一旦最终产品未能开发成功,国际国内政治上必然深陷被动,影响很坏;届时即便补救,也是事倍功半。

其次,谦虚使人进步。除非符合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这三大要素的疫苗产品成功生产出来,并获得国际承认,否则不宜过分宣传,而应抱着对科学的诚实态度,谦虚谨慎,如履薄冰。因为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而对过程并不予以承认。

特别应该注意的是,在中国当前疫苗研发中,尤其不宜片面地用“多快好省”的方式作为产品开发指导思想上的路径,那怕是潜意识的,否则便很难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产品。为此,必须按照科学的规律和要求,在产品研发中必须严格执行相关研发程序,扎扎实实、按质按量地完成所有相关科学实验和试验的过程,而不能省略严格、高标准的试验程序来“多快好省”,这是科学的特性所要求的。否则,中国的疫苗研发不仅无法完成服务社会的首要宗旨,也无法实现产品的政治目的。

在这方面,必须特别警惕滥用政治挂帅、本末倒置的做法,因为它只能导致将“多快好省”作为产品开发的主要路径。这是中国曾经的历史教训,也是特殊的国情使然,必须绝对予以避免。

最后,疫苗开发成功的唯一标准是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的疫苗。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对于在过程中付出的辛劳,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结果相伴随,意义是不大的;同时,即便从实现政治动机的角度说,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前面的鼓动往往会有副作用,起码鼓动效果待观察。

需要政府解决的几件事

前几天,中国国药集团开发的灭活技术疫苗发布。从公众的反应看,除了担心技术陈旧,更多的是认为价格不菲:一个人需要打两针才能防疫,价格近千元。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中国的六亿人口每月工资也就是1000元,从防疫的角度说,这保命的价格并不便宜。
国药集团的行为实际上提出了一个产品开发出来后如何服务公众,实现良好社会效果,继而实现政治目的问题。如果疫苗产品开发出来后不能服务普罗大众,便未能实现疫苗开发最重要的社会效果;而如果又因为商业操作导致多数公众在价格上难以承担,引发公众不满,从政治角度来说就完全事与愿违了。

在中国国情下,解决上述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由国家对产品进行监督,由政府对产品严格按照国家采购制度购买,然后服务于普通民众。例如国家可以在几家疫苗生产商的产品中,按照有效、安全、国际先进水平和价格几大因素,挑选合适的供货商,然后以购买的数量优势,再以有竞争力的价格优势,大量购买后低价卖给普通民众,如此,必能解决问题,实现产品的社会和政治效应。

与此同时,对个别人和企业完全商业化利用疫苗的行为,应该有所管理。

今年中国出现疫情以来,少数知名人士或以专家身份与企业合作,或以企业财力,力图推销药品从中获利,但其所推销药品的防疫疗效和疫苗产品的开发情况却表现一般,已经造成了不好的社会影响。

最后,在疫苗产品的开发中,中国可以考虑整合资源,不能完全市场化运作,这既不利于产品迅速开发成功,也容易造成资源的无序浪费。仅看国内目前生产出来的、世界上只有一家印度小公司在开发的第一代陈旧的灭活技术疫苗,中国当前开发疫苗的现状和水平便可略见一斑。

中国业内人士对国内搞第一代灭活技术疫苗,而且售价不菲向笔者解释说:当你吃不上饭时,有点番薯吃也不错,可以填肚子。可是环顾世界发达国家正在高质量地开发疫苗,中国番薯抵饱填肚子式的产品开发模式,显然是谈不上国际先进水平的。难道这场抗疫的世界性博弈中,中国只是番薯抵饱填肚子的水平吗?这可是14亿人口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疫苗开发应以社会效果为第一位,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世界各国为新冠病毒苦苦挣扎、寻找抗疫疫苗的背景下,中国复星集团也加入了开发疫苗的行列。不久前,它的老板郭广昌提出了关于疫苗开发的三点思考,在当前中国的环境下,这些思考非常值得回味。这三点思考是:

第一,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总统也只是一个试验样本,并不因为你是总统或者你是谁,就会有特殊的科学价值。我们在面对病毒的时候,不是靠有多勇敢,更要靠科学、靠理性。

第二,疫苗研发最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第三,科学充满了不确定性,既要有竞,更要有合。他主张展开国际国内开发疫苗的合作。

作为当前开发疫苗实际操作者的郭广昌,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就是在中国当下的环境下,开发新冠疫苗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指导思想。

开发新冠疫苗不宜政治挂帅

在当前各国进行的新冠疫苗开发中,由于紧迫的疫情形势,各国对疫苗的开发都自然存在着政治目的和动机,这是自然的。但是,在疫苗的具体开发过程中,恰恰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在当前新冠疫苗研发中,中国在指导思想上只能是:社会效果第一,政治目的第二。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之前提是:首先必须成功开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只有成功开发出这一产品,并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才谈得上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反之,如果最终未能较快地开发出上述产品,或者即便开发出来了,但因为被过度商业化而未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则上述政治目的不仅无法达成,更会产生副作用。

在这方面,中国在今年疫情以来的抗疫努力中,不是没有教训。一家中国很有名的官方研究机构,与境外机构和公司合作以商业方式开发一个新冠疫苗项目。因为是用商业方式运行,该机构不断用该官方研究机构的名义宣传自己的项目如何成功,但因相关技术问题无法解决等原因,中国政府部门拒绝批准这个疫苗项目用于大规模使用。问题是,这在国外又引起了国际科学家和专业媒体的众多批评。与此同时,世卫组织人士也对此产品私下表示:不肯定、不承认、不推广;同时,如果未来在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疫苗,世卫组织首先需要组织国际性的专家委员会对该产品进行评估,方能决定是否就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产品给予建议。这一切,马上就让事情变得复杂化了。

因为新冠疫苗开发社会效果第一的世界性特点,也因为中国今年在新冠疫苗开发中的上述经验教训,有两点必须切记。

无功不受禄,千万不能产品还没成功开发出来即给予定性式的、肯定性的表彰或称号,毕竟科学有我们人类解决不了的不确定性,否则一旦最终产品未能开发成功,国际国内政治上必然深陷被动,影响很坏;届时即便补救,也是事倍功半。

其次,谦虚使人进步。除非符合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这三大要素的疫苗产品成功生产出来,并获得国际承认,否则不宜过分宣传,而应抱着对科学的诚实态度,谦虚谨慎,如履薄冰。因为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而对过程并不予以承认。

特别应该注意的是,在中国当前疫苗研发中,尤其不宜片面地用“多快好省”的方式作为产品开发指导思想上的路径,那怕是潜意识的,否则便很难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产品。为此,必须按照科学的规律和要求,在产品研发中必须严格执行相关研发程序,扎扎实实、按质按量地完成所有相关科学实验和试验的过程,而不能省略严格、高标准的试验程序来“多快好省”,这是科学的特性所要求的。否则,中国的疫苗研发不仅无法完成服务社会的首要宗旨,也无法实现产品的政治目的。

在这方面,必须特别警惕滥用政治挂帅、本末倒置的做法,因为它只能导致将“多快好省”作为产品开发的主要路径。这是中国曾经的历史教训,也是特殊的国情使然,必须绝对予以避免。

最后,疫苗开发成功的唯一标准是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的疫苗。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对于在过程中付出的辛劳,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结果相伴随,意义是不大的;同时,即便从实现政治动机的角度说,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前面的鼓动往往会有副作用,起码鼓动效果待观察。

需要政府解决的几件事

前几天,中国国药集团开发的灭活技术疫苗发布。从公众的反应看,除了担心技术陈旧,更多的是认为价格不菲:一个人需要打两针才能防疫,价格近千元。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中国的六亿人口每月工资也就是1000元,从防疫的角度说,这保命的价格并不便宜。
国药集团的行为实际上提出了一个产品开发出来后如何服务公众,实现良好社会效果,继而实现政治目的问题。如果疫苗产品开发出来后不能服务普罗大众,便未能实现疫苗开发最重要的社会效果;而如果又因为商业操作导致多数公众在价格上难以承担,引发公众不满,从政治角度来说就完全事与愿违了。

在中国国情下,解决上述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由国家对产品进行监督,由政府对产品严格按照国家采购制度购买,然后服务于普通民众。例如国家可以在几家疫苗生产商的产品中,按照有效、安全、国际先进水平和价格几大因素,挑选合适的供货商,然后以购买的数量优势,再以有竞争力的价格优势,大量购买后低价卖给普通民众,如此,必能解决问题,实现产品的社会和政治效应。

与此同时,对个别人和企业完全商业化利用疫苗的行为,应该有所管理。

今年中国出现疫情以来,少数知名人士或以专家身份与企业合作,或以企业财力,力图推销药品从中获利,但其所推销药品的防疫疗效和疫苗产品的开发情况却表现一般,已经造成了不好的社会影响。

最后,在疫苗产品的开发中,中国可以考虑整合资源,不能完全市场化运作,这既不利于产品迅速开发成功,也容易造成资源的无序浪费。仅看国内目前生产出来的、世界上只有一家印度小公司在开发的第一代陈旧的灭活技术疫苗,中国当前开发疫苗的现状和水平便可略见一斑。

中国业内人士对国内搞第一代灭活技术疫苗,而且售价不菲向笔者解释说:当你吃不上饭时,有点番薯吃也不错,可以填肚子。可是环顾世界发达国家正在高质量地开发疫苗,中国番薯抵饱填肚子式的产品开发模式,显然是谈不上国际先进水平的。难道这场抗疫的世界性博弈中,中国只是番薯抵饱填肚子的水平吗?这可是14亿人口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冠疫苗开发的指导思想应该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0-08-21 06:37
摘要:疫苗开发应以社会效果为第一位,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世界各国为新冠病毒苦苦挣扎、寻找抗疫疫苗的背景下,中国复星集团也加入了开发疫苗的行列。不久前,它的老板郭广昌提出了关于疫苗开发的三点思考,在当前中国的环境下,这些思考非常值得回味。这三点思考是:

第一,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总统也只是一个试验样本,并不因为你是总统或者你是谁,就会有特殊的科学价值。我们在面对病毒的时候,不是靠有多勇敢,更要靠科学、靠理性。

第二,疫苗研发最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第三,科学充满了不确定性,既要有竞,更要有合。他主张展开国际国内开发疫苗的合作。

作为当前开发疫苗实际操作者的郭广昌,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就是在中国当下的环境下,开发新冠疫苗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指导思想。

开发新冠疫苗不宜政治挂帅

在当前各国进行的新冠疫苗开发中,由于紧迫的疫情形势,各国对疫苗的开发都自然存在着政治目的和动机,这是自然的。但是,在疫苗的具体开发过程中,恰恰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在当前新冠疫苗研发中,中国在指导思想上只能是:社会效果第一,政治目的第二。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之前提是:首先必须成功开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只有成功开发出这一产品,并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才谈得上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反之,如果最终未能较快地开发出上述产品,或者即便开发出来了,但因为被过度商业化而未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则上述政治目的不仅无法达成,更会产生副作用。

在这方面,中国在今年疫情以来的抗疫努力中,不是没有教训。一家中国很有名的官方研究机构,与境外机构和公司合作以商业方式开发一个新冠疫苗项目。因为是用商业方式运行,该机构不断用该官方研究机构的名义宣传自己的项目如何成功,但因相关技术问题无法解决等原因,中国政府部门拒绝批准这个疫苗项目用于大规模使用。问题是,这在国外又引起了国际科学家和专业媒体的众多批评。与此同时,世卫组织人士也对此产品私下表示:不肯定、不承认、不推广;同时,如果未来在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疫苗,世卫组织首先需要组织国际性的专家委员会对该产品进行评估,方能决定是否就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产品给予建议。这一切,马上就让事情变得复杂化了。

因为新冠疫苗开发社会效果第一的世界性特点,也因为中国今年在新冠疫苗开发中的上述经验教训,有两点必须切记。

无功不受禄,千万不能产品还没成功开发出来即给予定性式的、肯定性的表彰或称号,毕竟科学有我们人类解决不了的不确定性,否则一旦最终产品未能开发成功,国际国内政治上必然深陷被动,影响很坏;届时即便补救,也是事倍功半。

其次,谦虚使人进步。除非符合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这三大要素的疫苗产品成功生产出来,并获得国际承认,否则不宜过分宣传,而应抱着对科学的诚实态度,谦虚谨慎,如履薄冰。因为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而对过程并不予以承认。

特别应该注意的是,在中国当前疫苗研发中,尤其不宜片面地用“多快好省”的方式作为产品开发指导思想上的路径,那怕是潜意识的,否则便很难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产品。为此,必须按照科学的规律和要求,在产品研发中必须严格执行相关研发程序,扎扎实实、按质按量地完成所有相关科学实验和试验的过程,而不能省略严格、高标准的试验程序来“多快好省”,这是科学的特性所要求的。否则,中国的疫苗研发不仅无法完成服务社会的首要宗旨,也无法实现产品的政治目的。

在这方面,必须特别警惕滥用政治挂帅、本末倒置的做法,因为它只能导致将“多快好省”作为产品开发的主要路径。这是中国曾经的历史教训,也是特殊的国情使然,必须绝对予以避免。

最后,疫苗开发成功的唯一标准是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的疫苗。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对于在过程中付出的辛劳,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结果相伴随,意义是不大的;同时,即便从实现政治动机的角度说,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前面的鼓动往往会有副作用,起码鼓动效果待观察。

需要政府解决的几件事

前几天,中国国药集团开发的灭活技术疫苗发布。从公众的反应看,除了担心技术陈旧,更多的是认为价格不菲:一个人需要打两针才能防疫,价格近千元。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中国的六亿人口每月工资也就是1000元,从防疫的角度说,这保命的价格并不便宜。
国药集团的行为实际上提出了一个产品开发出来后如何服务公众,实现良好社会效果,继而实现政治目的问题。如果疫苗产品开发出来后不能服务普罗大众,便未能实现疫苗开发最重要的社会效果;而如果又因为商业操作导致多数公众在价格上难以承担,引发公众不满,从政治角度来说就完全事与愿违了。

在中国国情下,解决上述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由国家对产品进行监督,由政府对产品严格按照国家采购制度购买,然后服务于普通民众。例如国家可以在几家疫苗生产商的产品中,按照有效、安全、国际先进水平和价格几大因素,挑选合适的供货商,然后以购买的数量优势,再以有竞争力的价格优势,大量购买后低价卖给普通民众,如此,必能解决问题,实现产品的社会和政治效应。

与此同时,对个别人和企业完全商业化利用疫苗的行为,应该有所管理。

今年中国出现疫情以来,少数知名人士或以专家身份与企业合作,或以企业财力,力图推销药品从中获利,但其所推销药品的防疫疗效和疫苗产品的开发情况却表现一般,已经造成了不好的社会影响。

最后,在疫苗产品的开发中,中国可以考虑整合资源,不能完全市场化运作,这既不利于产品迅速开发成功,也容易造成资源的无序浪费。仅看国内目前生产出来的、世界上只有一家印度小公司在开发的第一代陈旧的灭活技术疫苗,中国当前开发疫苗的现状和水平便可略见一斑。

中国业内人士对国内搞第一代灭活技术疫苗,而且售价不菲向笔者解释说:当你吃不上饭时,有点番薯吃也不错,可以填肚子。可是环顾世界发达国家正在高质量地开发疫苗,中国番薯抵饱填肚子式的产品开发模式,显然是谈不上国际先进水平的。难道这场抗疫的世界性博弈中,中国只是番薯抵饱填肚子的水平吗?这可是14亿人口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疫苗开发应以社会效果为第一位,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世界各国为新冠病毒苦苦挣扎、寻找抗疫疫苗的背景下,中国复星集团也加入了开发疫苗的行列。不久前,它的老板郭广昌提出了关于疫苗开发的三点思考,在当前中国的环境下,这些思考非常值得回味。这三点思考是:

第一,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总统也只是一个试验样本,并不因为你是总统或者你是谁,就会有特殊的科学价值。我们在面对病毒的时候,不是靠有多勇敢,更要靠科学、靠理性。

第二,疫苗研发最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第三,科学充满了不确定性,既要有竞,更要有合。他主张展开国际国内开发疫苗的合作。

作为当前开发疫苗实际操作者的郭广昌,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就是在中国当下的环境下,开发新冠疫苗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指导思想。

开发新冠疫苗不宜政治挂帅

在当前各国进行的新冠疫苗开发中,由于紧迫的疫情形势,各国对疫苗的开发都自然存在着政治目的和动机,这是自然的。但是,在疫苗的具体开发过程中,恰恰不能为政治目的和民族主义冲动所吸引和裹挟,从而一切都以政治挂帅。

在当前新冠疫苗研发中,中国在指导思想上只能是:社会效果第一,政治目的第二。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之前提是:首先必须成功开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只有成功开发出这一产品,并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才谈得上实现政治或民族主义目的;反之,如果最终未能较快地开发出上述产品,或者即便开发出来了,但因为被过度商业化而未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则上述政治目的不仅无法达成,更会产生副作用。

在这方面,中国在今年疫情以来的抗疫努力中,不是没有教训。一家中国很有名的官方研究机构,与境外机构和公司合作以商业方式开发一个新冠疫苗项目。因为是用商业方式运行,该机构不断用该官方研究机构的名义宣传自己的项目如何成功,但因相关技术问题无法解决等原因,中国政府部门拒绝批准这个疫苗项目用于大规模使用。问题是,这在国外又引起了国际科学家和专业媒体的众多批评。与此同时,世卫组织人士也对此产品私下表示:不肯定、不承认、不推广;同时,如果未来在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疫苗,世卫组织首先需要组织国际性的专家委员会对该产品进行评估,方能决定是否就中国以外地区使用该产品给予建议。这一切,马上就让事情变得复杂化了。

因为新冠疫苗开发社会效果第一的世界性特点,也因为中国今年在新冠疫苗开发中的上述经验教训,有两点必须切记。

无功不受禄,千万不能产品还没成功开发出来即给予定性式的、肯定性的表彰或称号,毕竟科学有我们人类解决不了的不确定性,否则一旦最终产品未能开发成功,国际国内政治上必然深陷被动,影响很坏;届时即便补救,也是事倍功半。

其次,谦虚使人进步。除非符合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这三大要素的疫苗产品成功生产出来,并获得国际承认,否则不宜过分宣传,而应抱着对科学的诚实态度,谦虚谨慎,如履薄冰。因为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而对过程并不予以承认。

特别应该注意的是,在中国当前疫苗研发中,尤其不宜片面地用“多快好省”的方式作为产品开发指导思想上的路径,那怕是潜意识的,否则便很难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的疫苗产品。为此,必须按照科学的规律和要求,在产品研发中必须严格执行相关研发程序,扎扎实实、按质按量地完成所有相关科学实验和试验的过程,而不能省略严格、高标准的试验程序来“多快好省”,这是科学的特性所要求的。否则,中国的疫苗研发不仅无法完成服务社会的首要宗旨,也无法实现产品的政治目的。

在这方面,必须特别警惕滥用政治挂帅、本末倒置的做法,因为它只能导致将“多快好省”作为产品开发的主要路径。这是中国曾经的历史教训,也是特殊的国情使然,必须绝对予以避免。

最后,疫苗开发成功的唯一标准是研发出有效、安全和国际先进水平的疫苗。科学只承认最终结果,对于在过程中付出的辛劳,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结果相伴随,意义是不大的;同时,即便从实现政治动机的角度说,如果没有最后的成功,前面的鼓动往往会有副作用,起码鼓动效果待观察。

需要政府解决的几件事

前几天,中国国药集团开发的灭活技术疫苗发布。从公众的反应看,除了担心技术陈旧,更多的是认为价格不菲:一个人需要打两针才能防疫,价格近千元。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中国的六亿人口每月工资也就是1000元,从防疫的角度说,这保命的价格并不便宜。
国药集团的行为实际上提出了一个产品开发出来后如何服务公众,实现良好社会效果,继而实现政治目的问题。如果疫苗产品开发出来后不能服务普罗大众,便未能实现疫苗开发最重要的社会效果;而如果又因为商业操作导致多数公众在价格上难以承担,引发公众不满,从政治角度来说就完全事与愿违了。

在中国国情下,解决上述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由国家对产品进行监督,由政府对产品严格按照国家采购制度购买,然后服务于普通民众。例如国家可以在几家疫苗生产商的产品中,按照有效、安全、国际先进水平和价格几大因素,挑选合适的供货商,然后以购买的数量优势,再以有竞争力的价格优势,大量购买后低价卖给普通民众,如此,必能解决问题,实现产品的社会和政治效应。

与此同时,对个别人和企业完全商业化利用疫苗的行为,应该有所管理。

今年中国出现疫情以来,少数知名人士或以专家身份与企业合作,或以企业财力,力图推销药品从中获利,但其所推销药品的防疫疗效和疫苗产品的开发情况却表现一般,已经造成了不好的社会影响。

最后,在疫苗产品的开发中,中国可以考虑整合资源,不能完全市场化运作,这既不利于产品迅速开发成功,也容易造成资源的无序浪费。仅看国内目前生产出来的、世界上只有一家印度小公司在开发的第一代陈旧的灭活技术疫苗,中国当前开发疫苗的现状和水平便可略见一斑。

中国业内人士对国内搞第一代灭活技术疫苗,而且售价不菲向笔者解释说:当你吃不上饭时,有点番薯吃也不错,可以填肚子。可是环顾世界发达国家正在高质量地开发疫苗,中国番薯抵饱填肚子式的产品开发模式,显然是谈不上国际先进水平的。难道这场抗疫的世界性博弈中,中国只是番薯抵饱填肚子的水平吗?这可是14亿人口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