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8月14日,北京的一座商场。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包括路易威登等瞄准富裕消费者的许多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造成这一趋势的原因是:在整个疫情流行期间,中国中上阶层的收入相对稳定,许多白领可在家办公并安然度过危机。相比之下,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显示,今年有多达8,000万中国人因疫情失业,主要是服务业和制造业的低收入者。

从汽车到休闲服和酒类,供应奢侈品的西方和中国企业销售增长恢复得更快。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许多瞄准富裕消费者的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财务官彼得(Nicolas Peter)在最近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华业务第二季度出现反弹。”他说:“我们的第二季度销售已同比增长17%。”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allenius)表示,6月当季在华业务表现创记录。戴姆勒是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

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集团销售主管达尔海姆(Christian Dahlheim)称,该公司在华销量整体只是平缓复苏,但高档车奥迪(Audi)部门在5月和6月实现了创纪录的销量。大众汽车旗下的品牌涵盖豪华车和入门级车。

中国消费领域普遍呈现这一趋势。在中国,服装和鞋品行业整体上一直在缓慢复苏,第二季度销售同比下降9%。但奢华夹克生产商Moncler S.p.A.和高端运动服装品牌Lululemon Athletica Inc. (LULU)在此期间的季度销售都实现了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

Lululemon首席执行官麦克唐纳(Calvin McDonald)说:“我们的在华业务真的恢复到了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同样,中国1-6月份烟酒销售同比下降3%,但高档烟酒却表现出彩,其中最引注目的是中国本土高端白酒生产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Kweichow Moutai Co., 600519.SH, 简称﹕贵州茅台),该公司今年前两个季度的收入分别增长了13%和9%。

化妆品行业上半年整体略有下滑,但该领域的高端品牌则蓬勃发展,在中国被视为高端品牌的法国欧莱雅公司(L'Oreal)公布,前两个季度销售额同比分别增长了6%和18%。

欧莱雅首席执行官安巩(Jean-Paul Agon)表示:“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反弹非常迅速,第二季度恢复到了两位数增长。”

尽管奢侈品牌在全球市场都受到了影响,但在中国却受到了出行限制的提振,因为富裕的消费者只能留在国内,无法在国外精品店疯狂采购。通常国外奢侈品的价格要比北京或上海同类门店的价格低。第二季度,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中国业务同比增长65%,旗下品牌包括古驰(Gucci)的开云(Kering SA)增长超过40%。

古驰和爱马仕(Hermè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到8月中旬,奢侈品需求强劲反弹,古驰和爱马仕(Herme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这两个品牌在上海的门店采取限制客流量措施,以防止过度拥挤。

据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报告,汽车行业是中国经济整体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上半年汽车销量同比下降23%。不过该机构称,高端品牌销量合计同比增长了约1%。

7月份整体车市恢复增长,较上年同期增长近8%,其中高端车市场领跑,同比飙升30%。

随着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上海的新工厂自去年12月开始交付汽车,该公司今年上半年在中国的高端电动汽车销量增长了一倍以上。不过,根据LMC Automotive的乘用车销售数据,虽然高端电动车在2020年上半年的销量依然强劲,但诸如国有企业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BAIC Motor Corp., 1958.HK, 简称:北京汽车)等面向大众汽车市场的车企销量则锐减了约三分之二。

新冠疫情促使许多中国人放弃公共交通开起私家车,但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Robin Zhu表示:“富裕家庭更有能力将此类决定快速付诸行动。”他补充说,不断攀升的失业主要削弱的是普通汽车市场的需求。

高档汽车制造商在这段时期还一直提供大幅折扣和优惠贷款,吸引一些买家更换更好的汽车,这进一步分走了对中档汽车的需求。

在深圳市一家电子游戏公司担任产品经理的Aries Huang表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他在7月份利用疫情后的市场环境购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是一辆宝马,这是他长久以来都心心念念想要拥有的品牌。

他说,各种条件都在促使我们选购高档汽车。

随着疫情大流行期间视频游戏销售猛增,Huang每月5,700美元的收入稳稳当当。他说,当看到自己想要的宝马X1运动型多用途车(SUV)从3.97万美元的标价降至3.4万美元时,他就出手了。

对于那些在经济上受到疫情冲击的人来说,新车优惠并没有多大帮助。

一位姓Yuan的会计师说,他知道这是买车的好机会,销售员总是打电话告知他们最新的促销活动,他的雇主是位于中国东南部城市厦门的一家玩具制造商,5月份因外国订单枯竭而停止支付工资。Yuan说,现在肯定不能花钱,也不敢背上债务。

Yuan本来打算购买国有汽车生产商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AIC Motor Corp.)的一款入门级轿车,但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说,现在必须确保基本生活能得到保障,汽车、度假和大餐这些就算了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经济复苏带动高端零售商扶摇直上

发布日期:2020-08-20 15:51
摘要: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8月14日,北京的一座商场。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包括路易威登等瞄准富裕消费者的许多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造成这一趋势的原因是:在整个疫情流行期间,中国中上阶层的收入相对稳定,许多白领可在家办公并安然度过危机。相比之下,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显示,今年有多达8,000万中国人因疫情失业,主要是服务业和制造业的低收入者。

从汽车到休闲服和酒类,供应奢侈品的西方和中国企业销售增长恢复得更快。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许多瞄准富裕消费者的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财务官彼得(Nicolas Peter)在最近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华业务第二季度出现反弹。”他说:“我们的第二季度销售已同比增长17%。”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allenius)表示,6月当季在华业务表现创记录。戴姆勒是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

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集团销售主管达尔海姆(Christian Dahlheim)称,该公司在华销量整体只是平缓复苏,但高档车奥迪(Audi)部门在5月和6月实现了创纪录的销量。大众汽车旗下的品牌涵盖豪华车和入门级车。

中国消费领域普遍呈现这一趋势。在中国,服装和鞋品行业整体上一直在缓慢复苏,第二季度销售同比下降9%。但奢华夹克生产商Moncler S.p.A.和高端运动服装品牌Lululemon Athletica Inc. (LULU)在此期间的季度销售都实现了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

Lululemon首席执行官麦克唐纳(Calvin McDonald)说:“我们的在华业务真的恢复到了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同样,中国1-6月份烟酒销售同比下降3%,但高档烟酒却表现出彩,其中最引注目的是中国本土高端白酒生产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Kweichow Moutai Co., 600519.SH, 简称﹕贵州茅台),该公司今年前两个季度的收入分别增长了13%和9%。

化妆品行业上半年整体略有下滑,但该领域的高端品牌则蓬勃发展,在中国被视为高端品牌的法国欧莱雅公司(L'Oreal)公布,前两个季度销售额同比分别增长了6%和18%。

欧莱雅首席执行官安巩(Jean-Paul Agon)表示:“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反弹非常迅速,第二季度恢复到了两位数增长。”

尽管奢侈品牌在全球市场都受到了影响,但在中国却受到了出行限制的提振,因为富裕的消费者只能留在国内,无法在国外精品店疯狂采购。通常国外奢侈品的价格要比北京或上海同类门店的价格低。第二季度,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中国业务同比增长65%,旗下品牌包括古驰(Gucci)的开云(Kering SA)增长超过40%。

古驰和爱马仕(Hermè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到8月中旬,奢侈品需求强劲反弹,古驰和爱马仕(Herme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这两个品牌在上海的门店采取限制客流量措施,以防止过度拥挤。

据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报告,汽车行业是中国经济整体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上半年汽车销量同比下降23%。不过该机构称,高端品牌销量合计同比增长了约1%。

7月份整体车市恢复增长,较上年同期增长近8%,其中高端车市场领跑,同比飙升30%。

随着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上海的新工厂自去年12月开始交付汽车,该公司今年上半年在中国的高端电动汽车销量增长了一倍以上。不过,根据LMC Automotive的乘用车销售数据,虽然高端电动车在2020年上半年的销量依然强劲,但诸如国有企业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BAIC Motor Corp., 1958.HK, 简称:北京汽车)等面向大众汽车市场的车企销量则锐减了约三分之二。

新冠疫情促使许多中国人放弃公共交通开起私家车,但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Robin Zhu表示:“富裕家庭更有能力将此类决定快速付诸行动。”他补充说,不断攀升的失业主要削弱的是普通汽车市场的需求。

高档汽车制造商在这段时期还一直提供大幅折扣和优惠贷款,吸引一些买家更换更好的汽车,这进一步分走了对中档汽车的需求。

在深圳市一家电子游戏公司担任产品经理的Aries Huang表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他在7月份利用疫情后的市场环境购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是一辆宝马,这是他长久以来都心心念念想要拥有的品牌。

他说,各种条件都在促使我们选购高档汽车。

随着疫情大流行期间视频游戏销售猛增,Huang每月5,700美元的收入稳稳当当。他说,当看到自己想要的宝马X1运动型多用途车(SUV)从3.97万美元的标价降至3.4万美元时,他就出手了。

对于那些在经济上受到疫情冲击的人来说,新车优惠并没有多大帮助。

一位姓Yuan的会计师说,他知道这是买车的好机会,销售员总是打电话告知他们最新的促销活动,他的雇主是位于中国东南部城市厦门的一家玩具制造商,5月份因外国订单枯竭而停止支付工资。Yuan说,现在肯定不能花钱,也不敢背上债务。

Yuan本来打算购买国有汽车生产商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AIC Motor Corp.)的一款入门级轿车,但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说,现在必须确保基本生活能得到保障,汽车、度假和大餐这些就算了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8月14日,北京的一座商场。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包括路易威登等瞄准富裕消费者的许多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造成这一趋势的原因是:在整个疫情流行期间,中国中上阶层的收入相对稳定,许多白领可在家办公并安然度过危机。相比之下,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显示,今年有多达8,000万中国人因疫情失业,主要是服务业和制造业的低收入者。

从汽车到休闲服和酒类,供应奢侈品的西方和中国企业销售增长恢复得更快。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许多瞄准富裕消费者的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财务官彼得(Nicolas Peter)在最近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华业务第二季度出现反弹。”他说:“我们的第二季度销售已同比增长17%。”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allenius)表示,6月当季在华业务表现创记录。戴姆勒是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

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集团销售主管达尔海姆(Christian Dahlheim)称,该公司在华销量整体只是平缓复苏,但高档车奥迪(Audi)部门在5月和6月实现了创纪录的销量。大众汽车旗下的品牌涵盖豪华车和入门级车。

中国消费领域普遍呈现这一趋势。在中国,服装和鞋品行业整体上一直在缓慢复苏,第二季度销售同比下降9%。但奢华夹克生产商Moncler S.p.A.和高端运动服装品牌Lululemon Athletica Inc. (LULU)在此期间的季度销售都实现了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

Lululemon首席执行官麦克唐纳(Calvin McDonald)说:“我们的在华业务真的恢复到了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同样,中国1-6月份烟酒销售同比下降3%,但高档烟酒却表现出彩,其中最引注目的是中国本土高端白酒生产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Kweichow Moutai Co., 600519.SH, 简称﹕贵州茅台),该公司今年前两个季度的收入分别增长了13%和9%。

化妆品行业上半年整体略有下滑,但该领域的高端品牌则蓬勃发展,在中国被视为高端品牌的法国欧莱雅公司(L'Oreal)公布,前两个季度销售额同比分别增长了6%和18%。

欧莱雅首席执行官安巩(Jean-Paul Agon)表示:“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反弹非常迅速,第二季度恢复到了两位数增长。”

尽管奢侈品牌在全球市场都受到了影响,但在中国却受到了出行限制的提振,因为富裕的消费者只能留在国内,无法在国外精品店疯狂采购。通常国外奢侈品的价格要比北京或上海同类门店的价格低。第二季度,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中国业务同比增长65%,旗下品牌包括古驰(Gucci)的开云(Kering SA)增长超过40%。

古驰和爱马仕(Hermè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到8月中旬,奢侈品需求强劲反弹,古驰和爱马仕(Herme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这两个品牌在上海的门店采取限制客流量措施,以防止过度拥挤。

据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报告,汽车行业是中国经济整体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上半年汽车销量同比下降23%。不过该机构称,高端品牌销量合计同比增长了约1%。

7月份整体车市恢复增长,较上年同期增长近8%,其中高端车市场领跑,同比飙升30%。

随着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上海的新工厂自去年12月开始交付汽车,该公司今年上半年在中国的高端电动汽车销量增长了一倍以上。不过,根据LMC Automotive的乘用车销售数据,虽然高端电动车在2020年上半年的销量依然强劲,但诸如国有企业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BAIC Motor Corp., 1958.HK, 简称:北京汽车)等面向大众汽车市场的车企销量则锐减了约三分之二。

新冠疫情促使许多中国人放弃公共交通开起私家车,但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Robin Zhu表示:“富裕家庭更有能力将此类决定快速付诸行动。”他补充说,不断攀升的失业主要削弱的是普通汽车市场的需求。

高档汽车制造商在这段时期还一直提供大幅折扣和优惠贷款,吸引一些买家更换更好的汽车,这进一步分走了对中档汽车的需求。

在深圳市一家电子游戏公司担任产品经理的Aries Huang表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他在7月份利用疫情后的市场环境购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是一辆宝马,这是他长久以来都心心念念想要拥有的品牌。

他说,各种条件都在促使我们选购高档汽车。

随着疫情大流行期间视频游戏销售猛增,Huang每月5,700美元的收入稳稳当当。他说,当看到自己想要的宝马X1运动型多用途车(SUV)从3.97万美元的标价降至3.4万美元时,他就出手了。

对于那些在经济上受到疫情冲击的人来说,新车优惠并没有多大帮助。

一位姓Yuan的会计师说,他知道这是买车的好机会,销售员总是打电话告知他们最新的促销活动,他的雇主是位于中国东南部城市厦门的一家玩具制造商,5月份因外国订单枯竭而停止支付工资。Yuan说,现在肯定不能花钱,也不敢背上债务。

Yuan本来打算购买国有汽车生产商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AIC Motor Corp.)的一款入门级轿车,但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说,现在必须确保基本生活能得到保障,汽车、度假和大餐这些就算了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经济复苏带动高端零售商扶摇直上

发布日期:2020-08-20 15:51
摘要: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8月14日,北京的一座商场。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包括路易威登等瞄准富裕消费者的许多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造成这一趋势的原因是:在整个疫情流行期间,中国中上阶层的收入相对稳定,许多白领可在家办公并安然度过危机。相比之下,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显示,今年有多达8,000万中国人因疫情失业,主要是服务业和制造业的低收入者。

从汽车到休闲服和酒类,供应奢侈品的西方和中国企业销售增长恢复得更快。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许多瞄准富裕消费者的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财务官彼得(Nicolas Peter)在最近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华业务第二季度出现反弹。”他说:“我们的第二季度销售已同比增长17%。”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allenius)表示,6月当季在华业务表现创记录。戴姆勒是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

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集团销售主管达尔海姆(Christian Dahlheim)称,该公司在华销量整体只是平缓复苏,但高档车奥迪(Audi)部门在5月和6月实现了创纪录的销量。大众汽车旗下的品牌涵盖豪华车和入门级车。

中国消费领域普遍呈现这一趋势。在中国,服装和鞋品行业整体上一直在缓慢复苏,第二季度销售同比下降9%。但奢华夹克生产商Moncler S.p.A.和高端运动服装品牌Lululemon Athletica Inc. (LULU)在此期间的季度销售都实现了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

Lululemon首席执行官麦克唐纳(Calvin McDonald)说:“我们的在华业务真的恢复到了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同样,中国1-6月份烟酒销售同比下降3%,但高档烟酒却表现出彩,其中最引注目的是中国本土高端白酒生产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Kweichow Moutai Co., 600519.SH, 简称﹕贵州茅台),该公司今年前两个季度的收入分别增长了13%和9%。

化妆品行业上半年整体略有下滑,但该领域的高端品牌则蓬勃发展,在中国被视为高端品牌的法国欧莱雅公司(L'Oreal)公布,前两个季度销售额同比分别增长了6%和18%。

欧莱雅首席执行官安巩(Jean-Paul Agon)表示:“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反弹非常迅速,第二季度恢复到了两位数增长。”

尽管奢侈品牌在全球市场都受到了影响,但在中国却受到了出行限制的提振,因为富裕的消费者只能留在国内,无法在国外精品店疯狂采购。通常国外奢侈品的价格要比北京或上海同类门店的价格低。第二季度,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中国业务同比增长65%,旗下品牌包括古驰(Gucci)的开云(Kering SA)增长超过40%。

古驰和爱马仕(Hermè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到8月中旬,奢侈品需求强劲反弹,古驰和爱马仕(Herme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这两个品牌在上海的门店采取限制客流量措施,以防止过度拥挤。

据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报告,汽车行业是中国经济整体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上半年汽车销量同比下降23%。不过该机构称,高端品牌销量合计同比增长了约1%。

7月份整体车市恢复增长,较上年同期增长近8%,其中高端车市场领跑,同比飙升30%。

随着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上海的新工厂自去年12月开始交付汽车,该公司今年上半年在中国的高端电动汽车销量增长了一倍以上。不过,根据LMC Automotive的乘用车销售数据,虽然高端电动车在2020年上半年的销量依然强劲,但诸如国有企业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BAIC Motor Corp., 1958.HK, 简称:北京汽车)等面向大众汽车市场的车企销量则锐减了约三分之二。

新冠疫情促使许多中国人放弃公共交通开起私家车,但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Robin Zhu表示:“富裕家庭更有能力将此类决定快速付诸行动。”他补充说,不断攀升的失业主要削弱的是普通汽车市场的需求。

高档汽车制造商在这段时期还一直提供大幅折扣和优惠贷款,吸引一些买家更换更好的汽车,这进一步分走了对中档汽车的需求。

在深圳市一家电子游戏公司担任产品经理的Aries Huang表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他在7月份利用疫情后的市场环境购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是一辆宝马,这是他长久以来都心心念念想要拥有的品牌。

他说,各种条件都在促使我们选购高档汽车。

随着疫情大流行期间视频游戏销售猛增,Huang每月5,700美元的收入稳稳当当。他说,当看到自己想要的宝马X1运动型多用途车(SUV)从3.97万美元的标价降至3.4万美元时,他就出手了。

对于那些在经济上受到疫情冲击的人来说,新车优惠并没有多大帮助。

一位姓Yuan的会计师说,他知道这是买车的好机会,销售员总是打电话告知他们最新的促销活动,他的雇主是位于中国东南部城市厦门的一家玩具制造商,5月份因外国订单枯竭而停止支付工资。Yuan说,现在肯定不能花钱,也不敢背上债务。

Yuan本来打算购买国有汽车生产商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AIC Motor Corp.)的一款入门级轿车,但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说,现在必须确保基本生活能得到保障,汽车、度假和大餐这些就算了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8月14日,北京的一座商场。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包括路易威登等瞄准富裕消费者的许多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病毒的流行令中国的消费经济出现了分化,高端产品制造商强劲反弹,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制造商却发现,想要恢复增长难上加难。

造成这一趋势的原因是:在整个疫情流行期间,中国中上阶层的收入相对稳定,许多白领可在家办公并安然度过危机。相比之下,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显示,今年有多达8,000万中国人因疫情失业,主要是服务业和制造业的低收入者。

从汽车到休闲服和酒类,供应奢侈品的西方和中国企业销售增长恢复得更快。尽管1月至7月中国零售额同比下降9.9%,但许多瞄准富裕消费者的品牌仍在继续增长。

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首席财务官彼得(Nicolas Peter)在最近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华业务第二季度出现反弹。”他说:“我们的第二季度销售已同比增长17%。”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allenius)表示,6月当季在华业务表现创记录。戴姆勒是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制造商。

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集团销售主管达尔海姆(Christian Dahlheim)称,该公司在华销量整体只是平缓复苏,但高档车奥迪(Audi)部门在5月和6月实现了创纪录的销量。大众汽车旗下的品牌涵盖豪华车和入门级车。

中国消费领域普遍呈现这一趋势。在中国,服装和鞋品行业整体上一直在缓慢复苏,第二季度销售同比下降9%。但奢华夹克生产商Moncler S.p.A.和高端运动服装品牌Lululemon Athletica Inc. (LULU)在此期间的季度销售都实现了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

Lululemon首席执行官麦克唐纳(Calvin McDonald)说:“我们的在华业务真的恢复到了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同样,中国1-6月份烟酒销售同比下降3%,但高档烟酒却表现出彩,其中最引注目的是中国本土高端白酒生产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Kweichow Moutai Co., 600519.SH, 简称﹕贵州茅台),该公司今年前两个季度的收入分别增长了13%和9%。

化妆品行业上半年整体略有下滑,但该领域的高端品牌则蓬勃发展,在中国被视为高端品牌的法国欧莱雅公司(L'Oreal)公布,前两个季度销售额同比分别增长了6%和18%。

欧莱雅首席执行官安巩(Jean-Paul Agon)表示:“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反弹非常迅速,第二季度恢复到了两位数增长。”

尽管奢侈品牌在全球市场都受到了影响,但在中国却受到了出行限制的提振,因为富裕的消费者只能留在国内,无法在国外精品店疯狂采购。通常国外奢侈品的价格要比北京或上海同类门店的价格低。第二季度,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中国业务同比增长65%,旗下品牌包括古驰(Gucci)的开云(Kering SA)增长超过40%。

古驰和爱马仕(Hermè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到8月中旬,奢侈品需求强劲反弹,古驰和爱马仕(Hermes)在上海的两家门店的员工周三表示,这两个品牌在上海的门店采取限制客流量措施,以防止过度拥挤。

据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报告,汽车行业是中国经济整体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上半年汽车销量同比下降23%。不过该机构称,高端品牌销量合计同比增长了约1%。

7月份整体车市恢复增长,较上年同期增长近8%,其中高端车市场领跑,同比飙升30%。

随着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上海的新工厂自去年12月开始交付汽车,该公司今年上半年在中国的高端电动汽车销量增长了一倍以上。不过,根据LMC Automotive的乘用车销售数据,虽然高端电动车在2020年上半年的销量依然强劲,但诸如国有企业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BAIC Motor Corp., 1958.HK, 简称:北京汽车)等面向大众汽车市场的车企销量则锐减了约三分之二。

新冠疫情促使许多中国人放弃公共交通开起私家车,但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Robin Zhu表示:“富裕家庭更有能力将此类决定快速付诸行动。”他补充说,不断攀升的失业主要削弱的是普通汽车市场的需求。

高档汽车制造商在这段时期还一直提供大幅折扣和优惠贷款,吸引一些买家更换更好的汽车,这进一步分走了对中档汽车的需求。

在深圳市一家电子游戏公司担任产品经理的Aries Huang表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他在7月份利用疫情后的市场环境购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是一辆宝马,这是他长久以来都心心念念想要拥有的品牌。

他说,各种条件都在促使我们选购高档汽车。

随着疫情大流行期间视频游戏销售猛增,Huang每月5,700美元的收入稳稳当当。他说,当看到自己想要的宝马X1运动型多用途车(SUV)从3.97万美元的标价降至3.4万美元时,他就出手了。

对于那些在经济上受到疫情冲击的人来说,新车优惠并没有多大帮助。

一位姓Yuan的会计师说,他知道这是买车的好机会,销售员总是打电话告知他们最新的促销活动,他的雇主是位于中国东南部城市厦门的一家玩具制造商,5月份因外国订单枯竭而停止支付工资。Yuan说,现在肯定不能花钱,也不敢背上债务。

Yuan本来打算购买国有汽车生产商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AIC Motor Corp.)的一款入门级轿车,但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说,现在必须确保基本生活能得到保障,汽车、度假和大餐这些就算了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