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数据保护上,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



张冬方

OR--商业新媒体 】在西方世界里,从来没有哪个来自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像TikTok一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大的成功。比较起美国对TikTok已然擂响的战鼓,欧洲大陆就显得祥和一片。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吗?欧洲究竟如何看待美国对TikTok采取的行动,以及TikTok本身?

德国是TikTok在欧洲的主要市场阵地。市场研究机构Goldmedia发布的2020年流行趋势表明,仅2019年1月份,TikTok在德国新增用户超过100万。Goldmedia预测,今年TikTok将在德国继续赢得100万到200万的新用户,尤其是青少年用户。TikTok已经成为德国Z世代的最爱。市场调查机构YouGov在今年6月做的市场调查中显示,83%的18至24岁的年轻德国人知晓TikTok。而德国信息产业、电信和新媒体协会Bitkom2019年研究报告表明,WhatsApp,Instagram和TikTok是10到18岁的德国青少年最受欢迎的社交平台。众多商家和媒体纷纷入驻TikTok,TikTok成为他们抵达和抢夺年轻一代的新阵地。

树大一定招风。欧洲议会议员莫里茨•科尔纳(Moritz Körner)去年年底致信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edpb),提出对TikTok的疑虑。科尔纳批评TikTok的不透明,称其总部位于北京,数据难逃政府之手等等。他认为欧盟在这样一场TikTok风波中必须摆出明确的姿态,而不是扮演吃瓜群众的角色。直到今年6月初,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才成立了特别工作小组,全面审查TikTok在欧盟境内的流程和业务。

在德国,联邦情报局和联邦数据保护专员对Tiktok都公开表示过质疑。因为TikTok在柏林设有分支,柏林数据保护和信息自由专员也对TikTok展开了审查。柏林方的审查结果很可能对TikTok在欧洲的境遇起关键作用。

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中,在TikTok上原本玩得很开心的德国联邦卫生部和萨尔州州长赶紧表态,称自己正在评估是否将继续留下来。

TikTok之所以树大招风,在于其手握大量欧盟公民个人数据。涉及到个人数据,在欧盟适用的法律是《通用数据保护法》(GDPR),该法规于2018年5月开始实施,旨在保护个人数据,直接对欧盟成员国有约束力。TikTok虽然并非在欧盟境内成立,但其数据收集和处理活动与欧盟个人有关,且在欧盟境内提供服务,所以也适用《通用数据保护法》。按照该法律,TikTok必须能证明其数据和处理程序每一个步骤都是合法的。其中最敏感的部分是,TikTok涉及到数据传输到欧盟之外的第三国,且大量用户为未成年人。

即便如此,欧盟境内讨论的并非禁与不禁,而是TikTok在数据收集和处理上能否达到欧盟的安全标准。

在数据保护上,欧盟不见得与美国步伐一致。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在自由享受科技和个人数据保护上,欧洲目前更看重后者。来自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们同样在欧洲收集大量用户数据,同样有可能违反欧洲的数据保护法规,同样存在着将数据移交给美国安全部门的风险。在涉及到欧洲之外第三国数据传输上,欧盟只是将少数国家列入安全名单,而与美国原本存在着隐私保护盾协议。然而,上个月,欧洲法院裁定,鉴于欧盟公民的个人数据在美国无法得到应有的保护,欧美隐私保护盾协议无效。

脸书,亚马逊,谷歌等科技巨头们,没有一家出自欧洲本土,它们不断扩张的体量和权力让欧洲忧虑:对于数字时代中掉队的忧虑,对于数据保护下失控的忧虑。这个忧虑早于TikTok的出现。2015年,德国当时的经济部长提出“德国和欧洲需要数字自主权”。为了摆脱对美国云服务提供商的依赖,由德国经济部长牵头,来自法德的22家公司联合起来,试图打造自己的“安全”的云计算平台Gaia-X。欧洲一直想在数字经济脱钩和所谓的数字自主之间,拥抱全球化和规避地方保护主义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总之,欧洲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家TikTok,而是更多体量更大权力更集中的互联网巨头们。禁一家,意味着可能需要禁全部。

当然,招风的大树不仅仅在于它的体量。TikTok引发质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的中国身份。

去年,欧盟委员会发布《欧盟-中国:战略性展望》,首次在欧盟文件中将中国定义为“体制竞争对手”。在欧洲看来,TikTok和任何一款来自中国的科技产品没有区别,比如华为。所以,在一定程度来说,欧盟如何看待TikTok和如何看待华为是同一个命题。我们也因此可以在欧盟对待华为的态度上找到TikTok未来命运的线索。

是否在5G建设上将华为排除在外,欧洲一直没有取得一致。而德国的态度则是欧洲的风向标。虽然英国和法国相继将华为排除,或变相排除在外,德国却迟迟没有表态。执政联盟党之一社会民主党明确表示反对华为参与,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经济部长则持相反意见。默克尔的基本观点是,给所有供应商同等的机会,不管它来自欧洲,还是欧洲之外。当然她指的就是华为,因为三位候选人中,两家来自欧洲,第三家则是华为。德国经济对中国市场存在严重依赖,默克尔不愿冒和中国关系恶化的风险,她认为所谓的威胁国家安全的风险是可控的,言外之意,和中国经济脱钩的风险是不可估量的。

即使有着未来战略意义的5G建设问题上,华为都仍没有被德国排除在外,TikTok再有能耐,归根结底只是一款个人用于消遣的短视频平台,怎能突然拔高到国家安全的层面?
TikTok自身也在开展一系列的表忠心行动。今年6月,TikTok签署了欧盟的《虚假信息行为守则》(Code of Practice on Disinformation)。这个月初,TikTok宣布斥巨资在爱尔兰建立数据中心,表示未来欧洲用户的数据将储存在欧洲之内。此前,TikTok方表示其全球用户数据储存在美国,并在新加坡有备份。至于这些加分项能给TikTok加多少分,尚不得而知。

目前,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和柏林数据保护专员的TikTok审查结果尚未公布。不过,在没有任何禁令先例的情况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欧洲会对TikTok开这样的先例。可以肯定的是,禁令目前不会出台,警惕和质疑则会一直都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TikTok在欧洲被禁的可能性有多大?

发布日期:2020-08-20 05:37
摘要:在数据保护上,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



张冬方

OR--商业新媒体 】在西方世界里,从来没有哪个来自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像TikTok一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大的成功。比较起美国对TikTok已然擂响的战鼓,欧洲大陆就显得祥和一片。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吗?欧洲究竟如何看待美国对TikTok采取的行动,以及TikTok本身?

德国是TikTok在欧洲的主要市场阵地。市场研究机构Goldmedia发布的2020年流行趋势表明,仅2019年1月份,TikTok在德国新增用户超过100万。Goldmedia预测,今年TikTok将在德国继续赢得100万到200万的新用户,尤其是青少年用户。TikTok已经成为德国Z世代的最爱。市场调查机构YouGov在今年6月做的市场调查中显示,83%的18至24岁的年轻德国人知晓TikTok。而德国信息产业、电信和新媒体协会Bitkom2019年研究报告表明,WhatsApp,Instagram和TikTok是10到18岁的德国青少年最受欢迎的社交平台。众多商家和媒体纷纷入驻TikTok,TikTok成为他们抵达和抢夺年轻一代的新阵地。

树大一定招风。欧洲议会议员莫里茨•科尔纳(Moritz Körner)去年年底致信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edpb),提出对TikTok的疑虑。科尔纳批评TikTok的不透明,称其总部位于北京,数据难逃政府之手等等。他认为欧盟在这样一场TikTok风波中必须摆出明确的姿态,而不是扮演吃瓜群众的角色。直到今年6月初,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才成立了特别工作小组,全面审查TikTok在欧盟境内的流程和业务。

在德国,联邦情报局和联邦数据保护专员对Tiktok都公开表示过质疑。因为TikTok在柏林设有分支,柏林数据保护和信息自由专员也对TikTok展开了审查。柏林方的审查结果很可能对TikTok在欧洲的境遇起关键作用。

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中,在TikTok上原本玩得很开心的德国联邦卫生部和萨尔州州长赶紧表态,称自己正在评估是否将继续留下来。

TikTok之所以树大招风,在于其手握大量欧盟公民个人数据。涉及到个人数据,在欧盟适用的法律是《通用数据保护法》(GDPR),该法规于2018年5月开始实施,旨在保护个人数据,直接对欧盟成员国有约束力。TikTok虽然并非在欧盟境内成立,但其数据收集和处理活动与欧盟个人有关,且在欧盟境内提供服务,所以也适用《通用数据保护法》。按照该法律,TikTok必须能证明其数据和处理程序每一个步骤都是合法的。其中最敏感的部分是,TikTok涉及到数据传输到欧盟之外的第三国,且大量用户为未成年人。

即便如此,欧盟境内讨论的并非禁与不禁,而是TikTok在数据收集和处理上能否达到欧盟的安全标准。

在数据保护上,欧盟不见得与美国步伐一致。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在自由享受科技和个人数据保护上,欧洲目前更看重后者。来自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们同样在欧洲收集大量用户数据,同样有可能违反欧洲的数据保护法规,同样存在着将数据移交给美国安全部门的风险。在涉及到欧洲之外第三国数据传输上,欧盟只是将少数国家列入安全名单,而与美国原本存在着隐私保护盾协议。然而,上个月,欧洲法院裁定,鉴于欧盟公民的个人数据在美国无法得到应有的保护,欧美隐私保护盾协议无效。

脸书,亚马逊,谷歌等科技巨头们,没有一家出自欧洲本土,它们不断扩张的体量和权力让欧洲忧虑:对于数字时代中掉队的忧虑,对于数据保护下失控的忧虑。这个忧虑早于TikTok的出现。2015年,德国当时的经济部长提出“德国和欧洲需要数字自主权”。为了摆脱对美国云服务提供商的依赖,由德国经济部长牵头,来自法德的22家公司联合起来,试图打造自己的“安全”的云计算平台Gaia-X。欧洲一直想在数字经济脱钩和所谓的数字自主之间,拥抱全球化和规避地方保护主义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总之,欧洲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家TikTok,而是更多体量更大权力更集中的互联网巨头们。禁一家,意味着可能需要禁全部。

当然,招风的大树不仅仅在于它的体量。TikTok引发质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的中国身份。

去年,欧盟委员会发布《欧盟-中国:战略性展望》,首次在欧盟文件中将中国定义为“体制竞争对手”。在欧洲看来,TikTok和任何一款来自中国的科技产品没有区别,比如华为。所以,在一定程度来说,欧盟如何看待TikTok和如何看待华为是同一个命题。我们也因此可以在欧盟对待华为的态度上找到TikTok未来命运的线索。

是否在5G建设上将华为排除在外,欧洲一直没有取得一致。而德国的态度则是欧洲的风向标。虽然英国和法国相继将华为排除,或变相排除在外,德国却迟迟没有表态。执政联盟党之一社会民主党明确表示反对华为参与,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经济部长则持相反意见。默克尔的基本观点是,给所有供应商同等的机会,不管它来自欧洲,还是欧洲之外。当然她指的就是华为,因为三位候选人中,两家来自欧洲,第三家则是华为。德国经济对中国市场存在严重依赖,默克尔不愿冒和中国关系恶化的风险,她认为所谓的威胁国家安全的风险是可控的,言外之意,和中国经济脱钩的风险是不可估量的。

即使有着未来战略意义的5G建设问题上,华为都仍没有被德国排除在外,TikTok再有能耐,归根结底只是一款个人用于消遣的短视频平台,怎能突然拔高到国家安全的层面?
TikTok自身也在开展一系列的表忠心行动。今年6月,TikTok签署了欧盟的《虚假信息行为守则》(Code of Practice on Disinformation)。这个月初,TikTok宣布斥巨资在爱尔兰建立数据中心,表示未来欧洲用户的数据将储存在欧洲之内。此前,TikTok方表示其全球用户数据储存在美国,并在新加坡有备份。至于这些加分项能给TikTok加多少分,尚不得而知。

目前,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和柏林数据保护专员的TikTok审查结果尚未公布。不过,在没有任何禁令先例的情况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欧洲会对TikTok开这样的先例。可以肯定的是,禁令目前不会出台,警惕和质疑则会一直都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数据保护上,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



张冬方

OR--商业新媒体 】在西方世界里,从来没有哪个来自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像TikTok一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大的成功。比较起美国对TikTok已然擂响的战鼓,欧洲大陆就显得祥和一片。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吗?欧洲究竟如何看待美国对TikTok采取的行动,以及TikTok本身?

德国是TikTok在欧洲的主要市场阵地。市场研究机构Goldmedia发布的2020年流行趋势表明,仅2019年1月份,TikTok在德国新增用户超过100万。Goldmedia预测,今年TikTok将在德国继续赢得100万到200万的新用户,尤其是青少年用户。TikTok已经成为德国Z世代的最爱。市场调查机构YouGov在今年6月做的市场调查中显示,83%的18至24岁的年轻德国人知晓TikTok。而德国信息产业、电信和新媒体协会Bitkom2019年研究报告表明,WhatsApp,Instagram和TikTok是10到18岁的德国青少年最受欢迎的社交平台。众多商家和媒体纷纷入驻TikTok,TikTok成为他们抵达和抢夺年轻一代的新阵地。

树大一定招风。欧洲议会议员莫里茨•科尔纳(Moritz Körner)去年年底致信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edpb),提出对TikTok的疑虑。科尔纳批评TikTok的不透明,称其总部位于北京,数据难逃政府之手等等。他认为欧盟在这样一场TikTok风波中必须摆出明确的姿态,而不是扮演吃瓜群众的角色。直到今年6月初,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才成立了特别工作小组,全面审查TikTok在欧盟境内的流程和业务。

在德国,联邦情报局和联邦数据保护专员对Tiktok都公开表示过质疑。因为TikTok在柏林设有分支,柏林数据保护和信息自由专员也对TikTok展开了审查。柏林方的审查结果很可能对TikTok在欧洲的境遇起关键作用。

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中,在TikTok上原本玩得很开心的德国联邦卫生部和萨尔州州长赶紧表态,称自己正在评估是否将继续留下来。

TikTok之所以树大招风,在于其手握大量欧盟公民个人数据。涉及到个人数据,在欧盟适用的法律是《通用数据保护法》(GDPR),该法规于2018年5月开始实施,旨在保护个人数据,直接对欧盟成员国有约束力。TikTok虽然并非在欧盟境内成立,但其数据收集和处理活动与欧盟个人有关,且在欧盟境内提供服务,所以也适用《通用数据保护法》。按照该法律,TikTok必须能证明其数据和处理程序每一个步骤都是合法的。其中最敏感的部分是,TikTok涉及到数据传输到欧盟之外的第三国,且大量用户为未成年人。

即便如此,欧盟境内讨论的并非禁与不禁,而是TikTok在数据收集和处理上能否达到欧盟的安全标准。

在数据保护上,欧盟不见得与美国步伐一致。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在自由享受科技和个人数据保护上,欧洲目前更看重后者。来自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们同样在欧洲收集大量用户数据,同样有可能违反欧洲的数据保护法规,同样存在着将数据移交给美国安全部门的风险。在涉及到欧洲之外第三国数据传输上,欧盟只是将少数国家列入安全名单,而与美国原本存在着隐私保护盾协议。然而,上个月,欧洲法院裁定,鉴于欧盟公民的个人数据在美国无法得到应有的保护,欧美隐私保护盾协议无效。

脸书,亚马逊,谷歌等科技巨头们,没有一家出自欧洲本土,它们不断扩张的体量和权力让欧洲忧虑:对于数字时代中掉队的忧虑,对于数据保护下失控的忧虑。这个忧虑早于TikTok的出现。2015年,德国当时的经济部长提出“德国和欧洲需要数字自主权”。为了摆脱对美国云服务提供商的依赖,由德国经济部长牵头,来自法德的22家公司联合起来,试图打造自己的“安全”的云计算平台Gaia-X。欧洲一直想在数字经济脱钩和所谓的数字自主之间,拥抱全球化和规避地方保护主义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总之,欧洲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家TikTok,而是更多体量更大权力更集中的互联网巨头们。禁一家,意味着可能需要禁全部。

当然,招风的大树不仅仅在于它的体量。TikTok引发质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的中国身份。

去年,欧盟委员会发布《欧盟-中国:战略性展望》,首次在欧盟文件中将中国定义为“体制竞争对手”。在欧洲看来,TikTok和任何一款来自中国的科技产品没有区别,比如华为。所以,在一定程度来说,欧盟如何看待TikTok和如何看待华为是同一个命题。我们也因此可以在欧盟对待华为的态度上找到TikTok未来命运的线索。

是否在5G建设上将华为排除在外,欧洲一直没有取得一致。而德国的态度则是欧洲的风向标。虽然英国和法国相继将华为排除,或变相排除在外,德国却迟迟没有表态。执政联盟党之一社会民主党明确表示反对华为参与,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经济部长则持相反意见。默克尔的基本观点是,给所有供应商同等的机会,不管它来自欧洲,还是欧洲之外。当然她指的就是华为,因为三位候选人中,两家来自欧洲,第三家则是华为。德国经济对中国市场存在严重依赖,默克尔不愿冒和中国关系恶化的风险,她认为所谓的威胁国家安全的风险是可控的,言外之意,和中国经济脱钩的风险是不可估量的。

即使有着未来战略意义的5G建设问题上,华为都仍没有被德国排除在外,TikTok再有能耐,归根结底只是一款个人用于消遣的短视频平台,怎能突然拔高到国家安全的层面?
TikTok自身也在开展一系列的表忠心行动。今年6月,TikTok签署了欧盟的《虚假信息行为守则》(Code of Practice on Disinformation)。这个月初,TikTok宣布斥巨资在爱尔兰建立数据中心,表示未来欧洲用户的数据将储存在欧洲之内。此前,TikTok方表示其全球用户数据储存在美国,并在新加坡有备份。至于这些加分项能给TikTok加多少分,尚不得而知。

目前,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和柏林数据保护专员的TikTok审查结果尚未公布。不过,在没有任何禁令先例的情况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欧洲会对TikTok开这样的先例。可以肯定的是,禁令目前不会出台,警惕和质疑则会一直都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TikTok在欧洲被禁的可能性有多大?

发布日期:2020-08-20 05:37
摘要:在数据保护上,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



张冬方

OR--商业新媒体 】在西方世界里,从来没有哪个来自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像TikTok一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大的成功。比较起美国对TikTok已然擂响的战鼓,欧洲大陆就显得祥和一片。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吗?欧洲究竟如何看待美国对TikTok采取的行动,以及TikTok本身?

德国是TikTok在欧洲的主要市场阵地。市场研究机构Goldmedia发布的2020年流行趋势表明,仅2019年1月份,TikTok在德国新增用户超过100万。Goldmedia预测,今年TikTok将在德国继续赢得100万到200万的新用户,尤其是青少年用户。TikTok已经成为德国Z世代的最爱。市场调查机构YouGov在今年6月做的市场调查中显示,83%的18至24岁的年轻德国人知晓TikTok。而德国信息产业、电信和新媒体协会Bitkom2019年研究报告表明,WhatsApp,Instagram和TikTok是10到18岁的德国青少年最受欢迎的社交平台。众多商家和媒体纷纷入驻TikTok,TikTok成为他们抵达和抢夺年轻一代的新阵地。

树大一定招风。欧洲议会议员莫里茨•科尔纳(Moritz Körner)去年年底致信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edpb),提出对TikTok的疑虑。科尔纳批评TikTok的不透明,称其总部位于北京,数据难逃政府之手等等。他认为欧盟在这样一场TikTok风波中必须摆出明确的姿态,而不是扮演吃瓜群众的角色。直到今年6月初,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才成立了特别工作小组,全面审查TikTok在欧盟境内的流程和业务。

在德国,联邦情报局和联邦数据保护专员对Tiktok都公开表示过质疑。因为TikTok在柏林设有分支,柏林数据保护和信息自由专员也对TikTok展开了审查。柏林方的审查结果很可能对TikTok在欧洲的境遇起关键作用。

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中,在TikTok上原本玩得很开心的德国联邦卫生部和萨尔州州长赶紧表态,称自己正在评估是否将继续留下来。

TikTok之所以树大招风,在于其手握大量欧盟公民个人数据。涉及到个人数据,在欧盟适用的法律是《通用数据保护法》(GDPR),该法规于2018年5月开始实施,旨在保护个人数据,直接对欧盟成员国有约束力。TikTok虽然并非在欧盟境内成立,但其数据收集和处理活动与欧盟个人有关,且在欧盟境内提供服务,所以也适用《通用数据保护法》。按照该法律,TikTok必须能证明其数据和处理程序每一个步骤都是合法的。其中最敏感的部分是,TikTok涉及到数据传输到欧盟之外的第三国,且大量用户为未成年人。

即便如此,欧盟境内讨论的并非禁与不禁,而是TikTok在数据收集和处理上能否达到欧盟的安全标准。

在数据保护上,欧盟不见得与美国步伐一致。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在自由享受科技和个人数据保护上,欧洲目前更看重后者。来自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们同样在欧洲收集大量用户数据,同样有可能违反欧洲的数据保护法规,同样存在着将数据移交给美国安全部门的风险。在涉及到欧洲之外第三国数据传输上,欧盟只是将少数国家列入安全名单,而与美国原本存在着隐私保护盾协议。然而,上个月,欧洲法院裁定,鉴于欧盟公民的个人数据在美国无法得到应有的保护,欧美隐私保护盾协议无效。

脸书,亚马逊,谷歌等科技巨头们,没有一家出自欧洲本土,它们不断扩张的体量和权力让欧洲忧虑:对于数字时代中掉队的忧虑,对于数据保护下失控的忧虑。这个忧虑早于TikTok的出现。2015年,德国当时的经济部长提出“德国和欧洲需要数字自主权”。为了摆脱对美国云服务提供商的依赖,由德国经济部长牵头,来自法德的22家公司联合起来,试图打造自己的“安全”的云计算平台Gaia-X。欧洲一直想在数字经济脱钩和所谓的数字自主之间,拥抱全球化和规避地方保护主义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总之,欧洲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家TikTok,而是更多体量更大权力更集中的互联网巨头们。禁一家,意味着可能需要禁全部。

当然,招风的大树不仅仅在于它的体量。TikTok引发质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的中国身份。

去年,欧盟委员会发布《欧盟-中国:战略性展望》,首次在欧盟文件中将中国定义为“体制竞争对手”。在欧洲看来,TikTok和任何一款来自中国的科技产品没有区别,比如华为。所以,在一定程度来说,欧盟如何看待TikTok和如何看待华为是同一个命题。我们也因此可以在欧盟对待华为的态度上找到TikTok未来命运的线索。

是否在5G建设上将华为排除在外,欧洲一直没有取得一致。而德国的态度则是欧洲的风向标。虽然英国和法国相继将华为排除,或变相排除在外,德国却迟迟没有表态。执政联盟党之一社会民主党明确表示反对华为参与,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经济部长则持相反意见。默克尔的基本观点是,给所有供应商同等的机会,不管它来自欧洲,还是欧洲之外。当然她指的就是华为,因为三位候选人中,两家来自欧洲,第三家则是华为。德国经济对中国市场存在严重依赖,默克尔不愿冒和中国关系恶化的风险,她认为所谓的威胁国家安全的风险是可控的,言外之意,和中国经济脱钩的风险是不可估量的。

即使有着未来战略意义的5G建设问题上,华为都仍没有被德国排除在外,TikTok再有能耐,归根结底只是一款个人用于消遣的短视频平台,怎能突然拔高到国家安全的层面?
TikTok自身也在开展一系列的表忠心行动。今年6月,TikTok签署了欧盟的《虚假信息行为守则》(Code of Practice on Disinformation)。这个月初,TikTok宣布斥巨资在爱尔兰建立数据中心,表示未来欧洲用户的数据将储存在欧洲之内。此前,TikTok方表示其全球用户数据储存在美国,并在新加坡有备份。至于这些加分项能给TikTok加多少分,尚不得而知。

目前,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和柏林数据保护专员的TikTok审查结果尚未公布。不过,在没有任何禁令先例的情况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欧洲会对TikTok开这样的先例。可以肯定的是,禁令目前不会出台,警惕和质疑则会一直都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数据保护上,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



张冬方

OR--商业新媒体 】在西方世界里,从来没有哪个来自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像TikTok一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大的成功。比较起美国对TikTok已然擂响的战鼓,欧洲大陆就显得祥和一片。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吗?欧洲究竟如何看待美国对TikTok采取的行动,以及TikTok本身?

德国是TikTok在欧洲的主要市场阵地。市场研究机构Goldmedia发布的2020年流行趋势表明,仅2019年1月份,TikTok在德国新增用户超过100万。Goldmedia预测,今年TikTok将在德国继续赢得100万到200万的新用户,尤其是青少年用户。TikTok已经成为德国Z世代的最爱。市场调查机构YouGov在今年6月做的市场调查中显示,83%的18至24岁的年轻德国人知晓TikTok。而德国信息产业、电信和新媒体协会Bitkom2019年研究报告表明,WhatsApp,Instagram和TikTok是10到18岁的德国青少年最受欢迎的社交平台。众多商家和媒体纷纷入驻TikTok,TikTok成为他们抵达和抢夺年轻一代的新阵地。

树大一定招风。欧洲议会议员莫里茨•科尔纳(Moritz Körner)去年年底致信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edpb),提出对TikTok的疑虑。科尔纳批评TikTok的不透明,称其总部位于北京,数据难逃政府之手等等。他认为欧盟在这样一场TikTok风波中必须摆出明确的姿态,而不是扮演吃瓜群众的角色。直到今年6月初,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才成立了特别工作小组,全面审查TikTok在欧盟境内的流程和业务。

在德国,联邦情报局和联邦数据保护专员对Tiktok都公开表示过质疑。因为TikTok在柏林设有分支,柏林数据保护和信息自由专员也对TikTok展开了审查。柏林方的审查结果很可能对TikTok在欧洲的境遇起关键作用。

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中,在TikTok上原本玩得很开心的德国联邦卫生部和萨尔州州长赶紧表态,称自己正在评估是否将继续留下来。

TikTok之所以树大招风,在于其手握大量欧盟公民个人数据。涉及到个人数据,在欧盟适用的法律是《通用数据保护法》(GDPR),该法规于2018年5月开始实施,旨在保护个人数据,直接对欧盟成员国有约束力。TikTok虽然并非在欧盟境内成立,但其数据收集和处理活动与欧盟个人有关,且在欧盟境内提供服务,所以也适用《通用数据保护法》。按照该法律,TikTok必须能证明其数据和处理程序每一个步骤都是合法的。其中最敏感的部分是,TikTok涉及到数据传输到欧盟之外的第三国,且大量用户为未成年人。

即便如此,欧盟境内讨论的并非禁与不禁,而是TikTok在数据收集和处理上能否达到欧盟的安全标准。

在数据保护上,欧盟不见得与美国步伐一致。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在自由享受科技和个人数据保护上,欧洲目前更看重后者。来自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们同样在欧洲收集大量用户数据,同样有可能违反欧洲的数据保护法规,同样存在着将数据移交给美国安全部门的风险。在涉及到欧洲之外第三国数据传输上,欧盟只是将少数国家列入安全名单,而与美国原本存在着隐私保护盾协议。然而,上个月,欧洲法院裁定,鉴于欧盟公民的个人数据在美国无法得到应有的保护,欧美隐私保护盾协议无效。

脸书,亚马逊,谷歌等科技巨头们,没有一家出自欧洲本土,它们不断扩张的体量和权力让欧洲忧虑:对于数字时代中掉队的忧虑,对于数据保护下失控的忧虑。这个忧虑早于TikTok的出现。2015年,德国当时的经济部长提出“德国和欧洲需要数字自主权”。为了摆脱对美国云服务提供商的依赖,由德国经济部长牵头,来自法德的22家公司联合起来,试图打造自己的“安全”的云计算平台Gaia-X。欧洲一直想在数字经济脱钩和所谓的数字自主之间,拥抱全球化和规避地方保护主义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总之,欧洲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家TikTok,而是更多体量更大权力更集中的互联网巨头们。禁一家,意味着可能需要禁全部。

当然,招风的大树不仅仅在于它的体量。TikTok引发质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的中国身份。

去年,欧盟委员会发布《欧盟-中国:战略性展望》,首次在欧盟文件中将中国定义为“体制竞争对手”。在欧洲看来,TikTok和任何一款来自中国的科技产品没有区别,比如华为。所以,在一定程度来说,欧盟如何看待TikTok和如何看待华为是同一个命题。我们也因此可以在欧盟对待华为的态度上找到TikTok未来命运的线索。

是否在5G建设上将华为排除在外,欧洲一直没有取得一致。而德国的态度则是欧洲的风向标。虽然英国和法国相继将华为排除,或变相排除在外,德国却迟迟没有表态。执政联盟党之一社会民主党明确表示反对华为参与,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经济部长则持相反意见。默克尔的基本观点是,给所有供应商同等的机会,不管它来自欧洲,还是欧洲之外。当然她指的就是华为,因为三位候选人中,两家来自欧洲,第三家则是华为。德国经济对中国市场存在严重依赖,默克尔不愿冒和中国关系恶化的风险,她认为所谓的威胁国家安全的风险是可控的,言外之意,和中国经济脱钩的风险是不可估量的。

即使有着未来战略意义的5G建设问题上,华为都仍没有被德国排除在外,TikTok再有能耐,归根结底只是一款个人用于消遣的短视频平台,怎能突然拔高到国家安全的层面?
TikTok自身也在开展一系列的表忠心行动。今年6月,TikTok签署了欧盟的《虚假信息行为守则》(Code of Practice on Disinformation)。这个月初,TikTok宣布斥巨资在爱尔兰建立数据中心,表示未来欧洲用户的数据将储存在欧洲之内。此前,TikTok方表示其全球用户数据储存在美国,并在新加坡有备份。至于这些加分项能给TikTok加多少分,尚不得而知。

目前,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和柏林数据保护专员的TikTok审查结果尚未公布。不过,在没有任何禁令先例的情况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欧洲会对TikTok开这样的先例。可以肯定的是,禁令目前不会出台,警惕和质疑则会一直都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