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对于中美关系,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孔子有云,民无信不立。国家也同样甚至更加需要有“信”。对国家来说,“信”既可以解读为信誉,也可以引申解读为信心和信任。美元之所以能成为世界货币,与世界各国对美国的信心是分不开的。但美国的国家信誉在特朗普任性的“不可预测”行事风格主导下已严重受损,各国对美国的信心和信任有所下降,而中美两国在互信方面的缺失则更为明显。

目前不少论断认为中美两国没有别的可依靠的支柱了,唯一可以依靠的也只有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了。持此悲观论调的人首先并没有理解清楚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性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本来是特朗普政府要逼迫中国做出整体结构性的改变未果,迫于总统选举日将近,才和中国达成了侧重于中方承诺进口货物金额这么一个奇特的协议。就中方而言,处在美国步步紧逼的压力之下,以承诺购买货物金额的形式与美国订下协议,也算是暂时休战。美中双方各有所求才催生了这个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可以预见,如果没有如今的新冠疫情,则第二阶段经贸协议将会在特朗普顺利就任总统第二任期后开始。届时双方都已经过充分的休整,自当可以再来讨价还价,再做“交易”。孰料天不从人愿,一个新冠疫情犹如“完美风暴”,把中美关系原本还算牢固的根基变得松动了。美国政坛对中国早有不满的情绪借疫情期间更是完全爆发出来。一时中美上空乌云密布,仿佛暴雨即将来临。

另有一些人则认为中美由于关系紧张现在已经处在危机边缘了,但他们能想出来的处理办法是仿效原苏美争霸时期的“缓和”策略。“缓和”固然有消弭紧张的作用,但如果只是管理两国的紧张关系不要走向擦枪走火,那么离两国分道扬镳也就不远了。因为“缓和”策略所隐含的意思是两国的矛盾无法消解,只能以管理的手段使其不滑向热战,甚至核战。历史固然可以给予我们启发、借鉴,但不顾今天新时代的特点,一味泥古不化,也未必能得出正确的应对之道。

中美两国将来会是一个怎样的关系定位?这个课题太大,很难贸然揣测。但参考美苏关系可以得知,要么两国不相往来,则以静态的“缓和”策略足以处理两国关系。但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所谓平常心,就是指双方谁也不要想吃下谁,尊重现实,也尊重对方。美国不要想着如何强使中国改变成自己心目中的模样,中国也不要认为美国处在衰弱中而不断地去刺激对方。所谓动态,就是承认中美两国还是要打交道的,老死不相往来甚或反目成仇并不符合两国各方面利益。敌对或冲突也许只符合美国军工集团利益,但他们无法劫持更多的利益集团。

而所谓的良性竞争,就是中美两国要在市场的、法治的规则秩序下竞争,而不是像美国特朗普政府现在的一些做法一样,以非市场化、非法治化的手段来挟制他国就范。市场和法治的规则如果得不到尊重,最终其负作用也会反噬自身。

国与国之间,最终决定两国关系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各自国家的利益。这个道理,在上世纪70年代决定推动恢复建立两国关系的中美两国领导人眼里,是再清楚明白不过了。现在美国一部分政治人物竟然无视常识,企图挑动两国脱钩甚至敌对。在这样的情况下,单纯一味向美国示好或示强都很难挽回旧日的关系,今天的中国应该做的是要促使美国重新认识美国的国家利益在哪里,与中国合作的利益在哪里,两国各界人士应就此进行充分讨论。

对中国来说,还是要加强与美国利益相关方的合作,而且是要与一个更加复杂的美国进行利益合作。与特斯拉的合作是一着好棋,与苹果公司继续进行良好合作也是。如何加强、扩大与美国各方合作?如何减少对立面,加强合作伙伴关系?也许是中国未来要思考的课题。这也是统一战线的真谛:怎样尽可能多地扩大利益相关的朋友数量,同时减少对已方怀着敌意的敌人数量。如此,方能使中美关系这条大船成功渡过惊涛骇浪,平稳地继续向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只有经贸协议的中美关系无法走得更远

发布日期:2020-08-20 04:59
摘要: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对于中美关系,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孔子有云,民无信不立。国家也同样甚至更加需要有“信”。对国家来说,“信”既可以解读为信誉,也可以引申解读为信心和信任。美元之所以能成为世界货币,与世界各国对美国的信心是分不开的。但美国的国家信誉在特朗普任性的“不可预测”行事风格主导下已严重受损,各国对美国的信心和信任有所下降,而中美两国在互信方面的缺失则更为明显。

目前不少论断认为中美两国没有别的可依靠的支柱了,唯一可以依靠的也只有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了。持此悲观论调的人首先并没有理解清楚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性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本来是特朗普政府要逼迫中国做出整体结构性的改变未果,迫于总统选举日将近,才和中国达成了侧重于中方承诺进口货物金额这么一个奇特的协议。就中方而言,处在美国步步紧逼的压力之下,以承诺购买货物金额的形式与美国订下协议,也算是暂时休战。美中双方各有所求才催生了这个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可以预见,如果没有如今的新冠疫情,则第二阶段经贸协议将会在特朗普顺利就任总统第二任期后开始。届时双方都已经过充分的休整,自当可以再来讨价还价,再做“交易”。孰料天不从人愿,一个新冠疫情犹如“完美风暴”,把中美关系原本还算牢固的根基变得松动了。美国政坛对中国早有不满的情绪借疫情期间更是完全爆发出来。一时中美上空乌云密布,仿佛暴雨即将来临。

另有一些人则认为中美由于关系紧张现在已经处在危机边缘了,但他们能想出来的处理办法是仿效原苏美争霸时期的“缓和”策略。“缓和”固然有消弭紧张的作用,但如果只是管理两国的紧张关系不要走向擦枪走火,那么离两国分道扬镳也就不远了。因为“缓和”策略所隐含的意思是两国的矛盾无法消解,只能以管理的手段使其不滑向热战,甚至核战。历史固然可以给予我们启发、借鉴,但不顾今天新时代的特点,一味泥古不化,也未必能得出正确的应对之道。

中美两国将来会是一个怎样的关系定位?这个课题太大,很难贸然揣测。但参考美苏关系可以得知,要么两国不相往来,则以静态的“缓和”策略足以处理两国关系。但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所谓平常心,就是指双方谁也不要想吃下谁,尊重现实,也尊重对方。美国不要想着如何强使中国改变成自己心目中的模样,中国也不要认为美国处在衰弱中而不断地去刺激对方。所谓动态,就是承认中美两国还是要打交道的,老死不相往来甚或反目成仇并不符合两国各方面利益。敌对或冲突也许只符合美国军工集团利益,但他们无法劫持更多的利益集团。

而所谓的良性竞争,就是中美两国要在市场的、法治的规则秩序下竞争,而不是像美国特朗普政府现在的一些做法一样,以非市场化、非法治化的手段来挟制他国就范。市场和法治的规则如果得不到尊重,最终其负作用也会反噬自身。

国与国之间,最终决定两国关系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各自国家的利益。这个道理,在上世纪70年代决定推动恢复建立两国关系的中美两国领导人眼里,是再清楚明白不过了。现在美国一部分政治人物竟然无视常识,企图挑动两国脱钩甚至敌对。在这样的情况下,单纯一味向美国示好或示强都很难挽回旧日的关系,今天的中国应该做的是要促使美国重新认识美国的国家利益在哪里,与中国合作的利益在哪里,两国各界人士应就此进行充分讨论。

对中国来说,还是要加强与美国利益相关方的合作,而且是要与一个更加复杂的美国进行利益合作。与特斯拉的合作是一着好棋,与苹果公司继续进行良好合作也是。如何加强、扩大与美国各方合作?如何减少对立面,加强合作伙伴关系?也许是中国未来要思考的课题。这也是统一战线的真谛:怎样尽可能多地扩大利益相关的朋友数量,同时减少对已方怀着敌意的敌人数量。如此,方能使中美关系这条大船成功渡过惊涛骇浪,平稳地继续向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对于中美关系,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孔子有云,民无信不立。国家也同样甚至更加需要有“信”。对国家来说,“信”既可以解读为信誉,也可以引申解读为信心和信任。美元之所以能成为世界货币,与世界各国对美国的信心是分不开的。但美国的国家信誉在特朗普任性的“不可预测”行事风格主导下已严重受损,各国对美国的信心和信任有所下降,而中美两国在互信方面的缺失则更为明显。

目前不少论断认为中美两国没有别的可依靠的支柱了,唯一可以依靠的也只有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了。持此悲观论调的人首先并没有理解清楚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性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本来是特朗普政府要逼迫中国做出整体结构性的改变未果,迫于总统选举日将近,才和中国达成了侧重于中方承诺进口货物金额这么一个奇特的协议。就中方而言,处在美国步步紧逼的压力之下,以承诺购买货物金额的形式与美国订下协议,也算是暂时休战。美中双方各有所求才催生了这个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可以预见,如果没有如今的新冠疫情,则第二阶段经贸协议将会在特朗普顺利就任总统第二任期后开始。届时双方都已经过充分的休整,自当可以再来讨价还价,再做“交易”。孰料天不从人愿,一个新冠疫情犹如“完美风暴”,把中美关系原本还算牢固的根基变得松动了。美国政坛对中国早有不满的情绪借疫情期间更是完全爆发出来。一时中美上空乌云密布,仿佛暴雨即将来临。

另有一些人则认为中美由于关系紧张现在已经处在危机边缘了,但他们能想出来的处理办法是仿效原苏美争霸时期的“缓和”策略。“缓和”固然有消弭紧张的作用,但如果只是管理两国的紧张关系不要走向擦枪走火,那么离两国分道扬镳也就不远了。因为“缓和”策略所隐含的意思是两国的矛盾无法消解,只能以管理的手段使其不滑向热战,甚至核战。历史固然可以给予我们启发、借鉴,但不顾今天新时代的特点,一味泥古不化,也未必能得出正确的应对之道。

中美两国将来会是一个怎样的关系定位?这个课题太大,很难贸然揣测。但参考美苏关系可以得知,要么两国不相往来,则以静态的“缓和”策略足以处理两国关系。但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所谓平常心,就是指双方谁也不要想吃下谁,尊重现实,也尊重对方。美国不要想着如何强使中国改变成自己心目中的模样,中国也不要认为美国处在衰弱中而不断地去刺激对方。所谓动态,就是承认中美两国还是要打交道的,老死不相往来甚或反目成仇并不符合两国各方面利益。敌对或冲突也许只符合美国军工集团利益,但他们无法劫持更多的利益集团。

而所谓的良性竞争,就是中美两国要在市场的、法治的规则秩序下竞争,而不是像美国特朗普政府现在的一些做法一样,以非市场化、非法治化的手段来挟制他国就范。市场和法治的规则如果得不到尊重,最终其负作用也会反噬自身。

国与国之间,最终决定两国关系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各自国家的利益。这个道理,在上世纪70年代决定推动恢复建立两国关系的中美两国领导人眼里,是再清楚明白不过了。现在美国一部分政治人物竟然无视常识,企图挑动两国脱钩甚至敌对。在这样的情况下,单纯一味向美国示好或示强都很难挽回旧日的关系,今天的中国应该做的是要促使美国重新认识美国的国家利益在哪里,与中国合作的利益在哪里,两国各界人士应就此进行充分讨论。

对中国来说,还是要加强与美国利益相关方的合作,而且是要与一个更加复杂的美国进行利益合作。与特斯拉的合作是一着好棋,与苹果公司继续进行良好合作也是。如何加强、扩大与美国各方合作?如何减少对立面,加强合作伙伴关系?也许是中国未来要思考的课题。这也是统一战线的真谛:怎样尽可能多地扩大利益相关的朋友数量,同时减少对已方怀着敌意的敌人数量。如此,方能使中美关系这条大船成功渡过惊涛骇浪,平稳地继续向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只有经贸协议的中美关系无法走得更远

发布日期:2020-08-20 04:59
摘要: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对于中美关系,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孔子有云,民无信不立。国家也同样甚至更加需要有“信”。对国家来说,“信”既可以解读为信誉,也可以引申解读为信心和信任。美元之所以能成为世界货币,与世界各国对美国的信心是分不开的。但美国的国家信誉在特朗普任性的“不可预测”行事风格主导下已严重受损,各国对美国的信心和信任有所下降,而中美两国在互信方面的缺失则更为明显。

目前不少论断认为中美两国没有别的可依靠的支柱了,唯一可以依靠的也只有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了。持此悲观论调的人首先并没有理解清楚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性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本来是特朗普政府要逼迫中国做出整体结构性的改变未果,迫于总统选举日将近,才和中国达成了侧重于中方承诺进口货物金额这么一个奇特的协议。就中方而言,处在美国步步紧逼的压力之下,以承诺购买货物金额的形式与美国订下协议,也算是暂时休战。美中双方各有所求才催生了这个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可以预见,如果没有如今的新冠疫情,则第二阶段经贸协议将会在特朗普顺利就任总统第二任期后开始。届时双方都已经过充分的休整,自当可以再来讨价还价,再做“交易”。孰料天不从人愿,一个新冠疫情犹如“完美风暴”,把中美关系原本还算牢固的根基变得松动了。美国政坛对中国早有不满的情绪借疫情期间更是完全爆发出来。一时中美上空乌云密布,仿佛暴雨即将来临。

另有一些人则认为中美由于关系紧张现在已经处在危机边缘了,但他们能想出来的处理办法是仿效原苏美争霸时期的“缓和”策略。“缓和”固然有消弭紧张的作用,但如果只是管理两国的紧张关系不要走向擦枪走火,那么离两国分道扬镳也就不远了。因为“缓和”策略所隐含的意思是两国的矛盾无法消解,只能以管理的手段使其不滑向热战,甚至核战。历史固然可以给予我们启发、借鉴,但不顾今天新时代的特点,一味泥古不化,也未必能得出正确的应对之道。

中美两国将来会是一个怎样的关系定位?这个课题太大,很难贸然揣测。但参考美苏关系可以得知,要么两国不相往来,则以静态的“缓和”策略足以处理两国关系。但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所谓平常心,就是指双方谁也不要想吃下谁,尊重现实,也尊重对方。美国不要想着如何强使中国改变成自己心目中的模样,中国也不要认为美国处在衰弱中而不断地去刺激对方。所谓动态,就是承认中美两国还是要打交道的,老死不相往来甚或反目成仇并不符合两国各方面利益。敌对或冲突也许只符合美国军工集团利益,但他们无法劫持更多的利益集团。

而所谓的良性竞争,就是中美两国要在市场的、法治的规则秩序下竞争,而不是像美国特朗普政府现在的一些做法一样,以非市场化、非法治化的手段来挟制他国就范。市场和法治的规则如果得不到尊重,最终其负作用也会反噬自身。

国与国之间,最终决定两国关系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各自国家的利益。这个道理,在上世纪70年代决定推动恢复建立两国关系的中美两国领导人眼里,是再清楚明白不过了。现在美国一部分政治人物竟然无视常识,企图挑动两国脱钩甚至敌对。在这样的情况下,单纯一味向美国示好或示强都很难挽回旧日的关系,今天的中国应该做的是要促使美国重新认识美国的国家利益在哪里,与中国合作的利益在哪里,两国各界人士应就此进行充分讨论。

对中国来说,还是要加强与美国利益相关方的合作,而且是要与一个更加复杂的美国进行利益合作。与特斯拉的合作是一着好棋,与苹果公司继续进行良好合作也是。如何加强、扩大与美国各方合作?如何减少对立面,加强合作伙伴关系?也许是中国未来要思考的课题。这也是统一战线的真谛:怎样尽可能多地扩大利益相关的朋友数量,同时减少对已方怀着敌意的敌人数量。如此,方能使中美关系这条大船成功渡过惊涛骇浪,平稳地继续向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对于中美关系,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孔子有云,民无信不立。国家也同样甚至更加需要有“信”。对国家来说,“信”既可以解读为信誉,也可以引申解读为信心和信任。美元之所以能成为世界货币,与世界各国对美国的信心是分不开的。但美国的国家信誉在特朗普任性的“不可预测”行事风格主导下已严重受损,各国对美国的信心和信任有所下降,而中美两国在互信方面的缺失则更为明显。

目前不少论断认为中美两国没有别的可依靠的支柱了,唯一可以依靠的也只有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了。持此悲观论调的人首先并没有理解清楚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性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本来是特朗普政府要逼迫中国做出整体结构性的改变未果,迫于总统选举日将近,才和中国达成了侧重于中方承诺进口货物金额这么一个奇特的协议。就中方而言,处在美国步步紧逼的压力之下,以承诺购买货物金额的形式与美国订下协议,也算是暂时休战。美中双方各有所求才催生了这个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可以预见,如果没有如今的新冠疫情,则第二阶段经贸协议将会在特朗普顺利就任总统第二任期后开始。届时双方都已经过充分的休整,自当可以再来讨价还价,再做“交易”。孰料天不从人愿,一个新冠疫情犹如“完美风暴”,把中美关系原本还算牢固的根基变得松动了。美国政坛对中国早有不满的情绪借疫情期间更是完全爆发出来。一时中美上空乌云密布,仿佛暴雨即将来临。

另有一些人则认为中美由于关系紧张现在已经处在危机边缘了,但他们能想出来的处理办法是仿效原苏美争霸时期的“缓和”策略。“缓和”固然有消弭紧张的作用,但如果只是管理两国的紧张关系不要走向擦枪走火,那么离两国分道扬镳也就不远了。因为“缓和”策略所隐含的意思是两国的矛盾无法消解,只能以管理的手段使其不滑向热战,甚至核战。历史固然可以给予我们启发、借鉴,但不顾今天新时代的特点,一味泥古不化,也未必能得出正确的应对之道。

中美两国将来会是一个怎样的关系定位?这个课题太大,很难贸然揣测。但参考美苏关系可以得知,要么两国不相往来,则以静态的“缓和”策略足以处理两国关系。但以今日中美更深更广的关系观之,或许可以采用一种更具平常心的动态良性竞争管理模式。所谓平常心,就是指双方谁也不要想吃下谁,尊重现实,也尊重对方。美国不要想着如何强使中国改变成自己心目中的模样,中国也不要认为美国处在衰弱中而不断地去刺激对方。所谓动态,就是承认中美两国还是要打交道的,老死不相往来甚或反目成仇并不符合两国各方面利益。敌对或冲突也许只符合美国军工集团利益,但他们无法劫持更多的利益集团。

而所谓的良性竞争,就是中美两国要在市场的、法治的规则秩序下竞争,而不是像美国特朗普政府现在的一些做法一样,以非市场化、非法治化的手段来挟制他国就范。市场和法治的规则如果得不到尊重,最终其负作用也会反噬自身。

国与国之间,最终决定两国关系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各自国家的利益。这个道理,在上世纪70年代决定推动恢复建立两国关系的中美两国领导人眼里,是再清楚明白不过了。现在美国一部分政治人物竟然无视常识,企图挑动两国脱钩甚至敌对。在这样的情况下,单纯一味向美国示好或示强都很难挽回旧日的关系,今天的中国应该做的是要促使美国重新认识美国的国家利益在哪里,与中国合作的利益在哪里,两国各界人士应就此进行充分讨论。

对中国来说,还是要加强与美国利益相关方的合作,而且是要与一个更加复杂的美国进行利益合作。与特斯拉的合作是一着好棋,与苹果公司继续进行良好合作也是。如何加强、扩大与美国各方合作?如何减少对立面,加强合作伙伴关系?也许是中国未来要思考的课题。这也是统一战线的真谛:怎样尽可能多地扩大利益相关的朋友数量,同时减少对已方怀着敌意的敌人数量。如此,方能使中美关系这条大船成功渡过惊涛骇浪,平稳地继续向前航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