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白重恩称,中国应利用美国的霸权心态,去做大中国的朋友圈;白重恩说,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在位于深圳的华为坂田基地召开。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就美国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特朗普打压中国科技公司等话题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

特朗普打压华为、腾讯和字节跳动。你认为,中国科技企业在海外面临的局面会变得更糟,还是说会有办法改善?中国科技企业应持什么样的心态和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特朗普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短期来说有些是出于选举政治考虑,选举后考虑可能有所不同。长期来说,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去考虑的,关心的是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不受挑战,而不是仅仅从经济利益方面去衡量。从经济上看,这样的打压对大家都不好,不仅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击非常大,对美国的诸多企业也不好,例如美国的芯片企业,它们的最主要客户还是在中国;对美国的长远而言,也是无益的。

当前的局面逼迫我们去思考我们有些什么短板,然后去补这些短板。其实,别人掐着我们的脖子,让我们很清楚地知道自身的短板在哪儿。认清方向,就要坚持去做一件事,最终把它做成功。中国的短板补上,美国的长期竞争优势就减弱了。

我们补短板时有一点还必须注意,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补短板上面,因为还有更多的创新是未知的。如果过多的资源集中在补短板上面,用于探索型创新的资源就相对减少了,不利于长期发展。

中国科技公司要以更加包容的心态去面对外部挑战。能这样理解吗?

你要想改变美国那些以地缘政治作为唯一目标的政客想法,那是难以改变的。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改变,因为他们脑子里的唯一目标就是美国第一,不受挑战。其实,美国以外的太多国家并不认同这种霸权心态。

看到这一点,中国就可以想办法把自己的朋友圈做大。而特朗普的玩法是以中西方的体制之争,来扩大美国的朋友圈。而建设自己的朋友圈时,叙事方式就显得特别重要。我们要主导能打动其他国家的叙事方式。

你在美国有留学的经历。以你对美国的近距离观察,美国在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是什么?

我想任何一个创新体系,它有两点是特别重要的:一是人才。美国在这一点上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优势。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当然,中国也有具备创造力的人才。然而,在吸引全球有创造力的人才方面,中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是我们需要正视的。中国有14亿人口,每年有800多万的大学毕业生,其中有很多理工科的学生,都是潜在的创新者。其实,创新不仅限于技术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以及经济管理方面的思维创新,都是可以去突破的,理工科之外的学生也是潜在的创新者。

二是良好的创新生态环境。在这个生态环境中,那些有想法的人,能找到尝试的机会。仅给人们机会是不够的,还要能让想法错误的人尽快停止试验,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到正确的想法和行动当中,给成功的创新者带来更大的成功和回报。也就是说,要优胜劣汰。

我说的这个生态环境其实就是制度环境。大家在起点上是公平的,准入门槛是低的,很多人都可以参与进来,但是,一旦到了赛道上,输赢则是明显的。输的人,尽快退出,以便为赢的人腾出空间。

有一个现象:在美国的高科技公司,例如微软、谷歌、IBM,它们的现任CEO都是印度裔的。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作为一个领导者,需要有很多必备的特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特质是能把自己的想法有效传递出去,最终能说服其他人,或者说凝聚大家的共识。总之,沟通力极其重要。

我想,我们可能在这方面有比较大的欠缺。差别应该不是技术能力方面的,有很大可能是软实力方面的差别。在软实力方面,我觉得沟通力极其重要。

沟通不是单向的,要会讲,还要会倾听。我们有没有一种倾听的文化,我觉得是要深思的。如果沟通都是单向的,那绝对不会成功。当然,倘若你手上有特别大的权力,你也能做到一定的事,但是商业世界的事不是仅靠权力就能办成的。所以,倾听的能力,倾听的心态,把别人看作平等沟通对象,拒绝自上而下的施压,都是非常重要的。

领导力当中有你强调的沟通力。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场景:当你面对一个不愿意倾听,但“反你”的立场已经摆明了的人,就是说只要你说的,他都认为是错的,那怎么和这样的人沟通?

如果你预设他是这样子的话,他就是你所说的样子。如果你认为你的对手是听不进去的,你就没有办法让他听得进去。但是作为一个人,他的想法多多少少都是有可能被改变的。只是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难;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容易。

所以,你要去想他的痛点在哪儿,你说什么能够打动他。
关于中美关系,也涉及到沟通力的问题。拥有3亿多人的美国不是仅有特朗普,更有很多不同的群体,拥有不同的利益。如果我们预先设定美国人都是不可打动的,那就没办法去试着沟通。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美国的利益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们更应该去沟通,争取让他们同我们合作。特朗普不是一个很好的美国领袖,他把美国同盟国都得罪了。假如美国选出一个新的领袖,这个领袖恰好又善于团结美国同盟国,我们该怎么办?那么,争取更多国家的理解和合作对我们极其重要。采访/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专访|白重恩:美国不是仅有特朗普 还有其他利益群体

发布日期:2020-08-18 12:22
摘要: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白重恩称,中国应利用美国的霸权心态,去做大中国的朋友圈;白重恩说,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在位于深圳的华为坂田基地召开。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就美国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特朗普打压中国科技公司等话题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

特朗普打压华为、腾讯和字节跳动。你认为,中国科技企业在海外面临的局面会变得更糟,还是说会有办法改善?中国科技企业应持什么样的心态和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特朗普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短期来说有些是出于选举政治考虑,选举后考虑可能有所不同。长期来说,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去考虑的,关心的是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不受挑战,而不是仅仅从经济利益方面去衡量。从经济上看,这样的打压对大家都不好,不仅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击非常大,对美国的诸多企业也不好,例如美国的芯片企业,它们的最主要客户还是在中国;对美国的长远而言,也是无益的。

当前的局面逼迫我们去思考我们有些什么短板,然后去补这些短板。其实,别人掐着我们的脖子,让我们很清楚地知道自身的短板在哪儿。认清方向,就要坚持去做一件事,最终把它做成功。中国的短板补上,美国的长期竞争优势就减弱了。

我们补短板时有一点还必须注意,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补短板上面,因为还有更多的创新是未知的。如果过多的资源集中在补短板上面,用于探索型创新的资源就相对减少了,不利于长期发展。

中国科技公司要以更加包容的心态去面对外部挑战。能这样理解吗?

你要想改变美国那些以地缘政治作为唯一目标的政客想法,那是难以改变的。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改变,因为他们脑子里的唯一目标就是美国第一,不受挑战。其实,美国以外的太多国家并不认同这种霸权心态。

看到这一点,中国就可以想办法把自己的朋友圈做大。而特朗普的玩法是以中西方的体制之争,来扩大美国的朋友圈。而建设自己的朋友圈时,叙事方式就显得特别重要。我们要主导能打动其他国家的叙事方式。

你在美国有留学的经历。以你对美国的近距离观察,美国在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是什么?

我想任何一个创新体系,它有两点是特别重要的:一是人才。美国在这一点上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优势。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当然,中国也有具备创造力的人才。然而,在吸引全球有创造力的人才方面,中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是我们需要正视的。中国有14亿人口,每年有800多万的大学毕业生,其中有很多理工科的学生,都是潜在的创新者。其实,创新不仅限于技术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以及经济管理方面的思维创新,都是可以去突破的,理工科之外的学生也是潜在的创新者。

二是良好的创新生态环境。在这个生态环境中,那些有想法的人,能找到尝试的机会。仅给人们机会是不够的,还要能让想法错误的人尽快停止试验,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到正确的想法和行动当中,给成功的创新者带来更大的成功和回报。也就是说,要优胜劣汰。

我说的这个生态环境其实就是制度环境。大家在起点上是公平的,准入门槛是低的,很多人都可以参与进来,但是,一旦到了赛道上,输赢则是明显的。输的人,尽快退出,以便为赢的人腾出空间。

有一个现象:在美国的高科技公司,例如微软、谷歌、IBM,它们的现任CEO都是印度裔的。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作为一个领导者,需要有很多必备的特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特质是能把自己的想法有效传递出去,最终能说服其他人,或者说凝聚大家的共识。总之,沟通力极其重要。

我想,我们可能在这方面有比较大的欠缺。差别应该不是技术能力方面的,有很大可能是软实力方面的差别。在软实力方面,我觉得沟通力极其重要。

沟通不是单向的,要会讲,还要会倾听。我们有没有一种倾听的文化,我觉得是要深思的。如果沟通都是单向的,那绝对不会成功。当然,倘若你手上有特别大的权力,你也能做到一定的事,但是商业世界的事不是仅靠权力就能办成的。所以,倾听的能力,倾听的心态,把别人看作平等沟通对象,拒绝自上而下的施压,都是非常重要的。

领导力当中有你强调的沟通力。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场景:当你面对一个不愿意倾听,但“反你”的立场已经摆明了的人,就是说只要你说的,他都认为是错的,那怎么和这样的人沟通?

如果你预设他是这样子的话,他就是你所说的样子。如果你认为你的对手是听不进去的,你就没有办法让他听得进去。但是作为一个人,他的想法多多少少都是有可能被改变的。只是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难;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容易。

所以,你要去想他的痛点在哪儿,你说什么能够打动他。
关于中美关系,也涉及到沟通力的问题。拥有3亿多人的美国不是仅有特朗普,更有很多不同的群体,拥有不同的利益。如果我们预先设定美国人都是不可打动的,那就没办法去试着沟通。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美国的利益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们更应该去沟通,争取让他们同我们合作。特朗普不是一个很好的美国领袖,他把美国同盟国都得罪了。假如美国选出一个新的领袖,这个领袖恰好又善于团结美国同盟国,我们该怎么办?那么,争取更多国家的理解和合作对我们极其重要。采访/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白重恩称,中国应利用美国的霸权心态,去做大中国的朋友圈;白重恩说,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在位于深圳的华为坂田基地召开。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就美国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特朗普打压中国科技公司等话题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

特朗普打压华为、腾讯和字节跳动。你认为,中国科技企业在海外面临的局面会变得更糟,还是说会有办法改善?中国科技企业应持什么样的心态和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特朗普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短期来说有些是出于选举政治考虑,选举后考虑可能有所不同。长期来说,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去考虑的,关心的是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不受挑战,而不是仅仅从经济利益方面去衡量。从经济上看,这样的打压对大家都不好,不仅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击非常大,对美国的诸多企业也不好,例如美国的芯片企业,它们的最主要客户还是在中国;对美国的长远而言,也是无益的。

当前的局面逼迫我们去思考我们有些什么短板,然后去补这些短板。其实,别人掐着我们的脖子,让我们很清楚地知道自身的短板在哪儿。认清方向,就要坚持去做一件事,最终把它做成功。中国的短板补上,美国的长期竞争优势就减弱了。

我们补短板时有一点还必须注意,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补短板上面,因为还有更多的创新是未知的。如果过多的资源集中在补短板上面,用于探索型创新的资源就相对减少了,不利于长期发展。

中国科技公司要以更加包容的心态去面对外部挑战。能这样理解吗?

你要想改变美国那些以地缘政治作为唯一目标的政客想法,那是难以改变的。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改变,因为他们脑子里的唯一目标就是美国第一,不受挑战。其实,美国以外的太多国家并不认同这种霸权心态。

看到这一点,中国就可以想办法把自己的朋友圈做大。而特朗普的玩法是以中西方的体制之争,来扩大美国的朋友圈。而建设自己的朋友圈时,叙事方式就显得特别重要。我们要主导能打动其他国家的叙事方式。

你在美国有留学的经历。以你对美国的近距离观察,美国在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是什么?

我想任何一个创新体系,它有两点是特别重要的:一是人才。美国在这一点上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优势。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当然,中国也有具备创造力的人才。然而,在吸引全球有创造力的人才方面,中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是我们需要正视的。中国有14亿人口,每年有800多万的大学毕业生,其中有很多理工科的学生,都是潜在的创新者。其实,创新不仅限于技术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以及经济管理方面的思维创新,都是可以去突破的,理工科之外的学生也是潜在的创新者。

二是良好的创新生态环境。在这个生态环境中,那些有想法的人,能找到尝试的机会。仅给人们机会是不够的,还要能让想法错误的人尽快停止试验,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到正确的想法和行动当中,给成功的创新者带来更大的成功和回报。也就是说,要优胜劣汰。

我说的这个生态环境其实就是制度环境。大家在起点上是公平的,准入门槛是低的,很多人都可以参与进来,但是,一旦到了赛道上,输赢则是明显的。输的人,尽快退出,以便为赢的人腾出空间。

有一个现象:在美国的高科技公司,例如微软、谷歌、IBM,它们的现任CEO都是印度裔的。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作为一个领导者,需要有很多必备的特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特质是能把自己的想法有效传递出去,最终能说服其他人,或者说凝聚大家的共识。总之,沟通力极其重要。

我想,我们可能在这方面有比较大的欠缺。差别应该不是技术能力方面的,有很大可能是软实力方面的差别。在软实力方面,我觉得沟通力极其重要。

沟通不是单向的,要会讲,还要会倾听。我们有没有一种倾听的文化,我觉得是要深思的。如果沟通都是单向的,那绝对不会成功。当然,倘若你手上有特别大的权力,你也能做到一定的事,但是商业世界的事不是仅靠权力就能办成的。所以,倾听的能力,倾听的心态,把别人看作平等沟通对象,拒绝自上而下的施压,都是非常重要的。

领导力当中有你强调的沟通力。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场景:当你面对一个不愿意倾听,但“反你”的立场已经摆明了的人,就是说只要你说的,他都认为是错的,那怎么和这样的人沟通?

如果你预设他是这样子的话,他就是你所说的样子。如果你认为你的对手是听不进去的,你就没有办法让他听得进去。但是作为一个人,他的想法多多少少都是有可能被改变的。只是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难;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容易。

所以,你要去想他的痛点在哪儿,你说什么能够打动他。
关于中美关系,也涉及到沟通力的问题。拥有3亿多人的美国不是仅有特朗普,更有很多不同的群体,拥有不同的利益。如果我们预先设定美国人都是不可打动的,那就没办法去试着沟通。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美国的利益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们更应该去沟通,争取让他们同我们合作。特朗普不是一个很好的美国领袖,他把美国同盟国都得罪了。假如美国选出一个新的领袖,这个领袖恰好又善于团结美国同盟国,我们该怎么办?那么,争取更多国家的理解和合作对我们极其重要。采访/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专访|白重恩:美国不是仅有特朗普 还有其他利益群体

发布日期:2020-08-18 12:22
摘要: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白重恩称,中国应利用美国的霸权心态,去做大中国的朋友圈;白重恩说,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在位于深圳的华为坂田基地召开。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就美国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特朗普打压中国科技公司等话题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

特朗普打压华为、腾讯和字节跳动。你认为,中国科技企业在海外面临的局面会变得更糟,还是说会有办法改善?中国科技企业应持什么样的心态和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特朗普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短期来说有些是出于选举政治考虑,选举后考虑可能有所不同。长期来说,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去考虑的,关心的是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不受挑战,而不是仅仅从经济利益方面去衡量。从经济上看,这样的打压对大家都不好,不仅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击非常大,对美国的诸多企业也不好,例如美国的芯片企业,它们的最主要客户还是在中国;对美国的长远而言,也是无益的。

当前的局面逼迫我们去思考我们有些什么短板,然后去补这些短板。其实,别人掐着我们的脖子,让我们很清楚地知道自身的短板在哪儿。认清方向,就要坚持去做一件事,最终把它做成功。中国的短板补上,美国的长期竞争优势就减弱了。

我们补短板时有一点还必须注意,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补短板上面,因为还有更多的创新是未知的。如果过多的资源集中在补短板上面,用于探索型创新的资源就相对减少了,不利于长期发展。

中国科技公司要以更加包容的心态去面对外部挑战。能这样理解吗?

你要想改变美国那些以地缘政治作为唯一目标的政客想法,那是难以改变的。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改变,因为他们脑子里的唯一目标就是美国第一,不受挑战。其实,美国以外的太多国家并不认同这种霸权心态。

看到这一点,中国就可以想办法把自己的朋友圈做大。而特朗普的玩法是以中西方的体制之争,来扩大美国的朋友圈。而建设自己的朋友圈时,叙事方式就显得特别重要。我们要主导能打动其他国家的叙事方式。

你在美国有留学的经历。以你对美国的近距离观察,美国在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是什么?

我想任何一个创新体系,它有两点是特别重要的:一是人才。美国在这一点上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优势。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当然,中国也有具备创造力的人才。然而,在吸引全球有创造力的人才方面,中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是我们需要正视的。中国有14亿人口,每年有800多万的大学毕业生,其中有很多理工科的学生,都是潜在的创新者。其实,创新不仅限于技术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以及经济管理方面的思维创新,都是可以去突破的,理工科之外的学生也是潜在的创新者。

二是良好的创新生态环境。在这个生态环境中,那些有想法的人,能找到尝试的机会。仅给人们机会是不够的,还要能让想法错误的人尽快停止试验,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到正确的想法和行动当中,给成功的创新者带来更大的成功和回报。也就是说,要优胜劣汰。

我说的这个生态环境其实就是制度环境。大家在起点上是公平的,准入门槛是低的,很多人都可以参与进来,但是,一旦到了赛道上,输赢则是明显的。输的人,尽快退出,以便为赢的人腾出空间。

有一个现象:在美国的高科技公司,例如微软、谷歌、IBM,它们的现任CEO都是印度裔的。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作为一个领导者,需要有很多必备的特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特质是能把自己的想法有效传递出去,最终能说服其他人,或者说凝聚大家的共识。总之,沟通力极其重要。

我想,我们可能在这方面有比较大的欠缺。差别应该不是技术能力方面的,有很大可能是软实力方面的差别。在软实力方面,我觉得沟通力极其重要。

沟通不是单向的,要会讲,还要会倾听。我们有没有一种倾听的文化,我觉得是要深思的。如果沟通都是单向的,那绝对不会成功。当然,倘若你手上有特别大的权力,你也能做到一定的事,但是商业世界的事不是仅靠权力就能办成的。所以,倾听的能力,倾听的心态,把别人看作平等沟通对象,拒绝自上而下的施压,都是非常重要的。

领导力当中有你强调的沟通力。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场景:当你面对一个不愿意倾听,但“反你”的立场已经摆明了的人,就是说只要你说的,他都认为是错的,那怎么和这样的人沟通?

如果你预设他是这样子的话,他就是你所说的样子。如果你认为你的对手是听不进去的,你就没有办法让他听得进去。但是作为一个人,他的想法多多少少都是有可能被改变的。只是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难;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容易。

所以,你要去想他的痛点在哪儿,你说什么能够打动他。
关于中美关系,也涉及到沟通力的问题。拥有3亿多人的美国不是仅有特朗普,更有很多不同的群体,拥有不同的利益。如果我们预先设定美国人都是不可打动的,那就没办法去试着沟通。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美国的利益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们更应该去沟通,争取让他们同我们合作。特朗普不是一个很好的美国领袖,他把美国同盟国都得罪了。假如美国选出一个新的领袖,这个领袖恰好又善于团结美国同盟国,我们该怎么办?那么,争取更多国家的理解和合作对我们极其重要。采访/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白重恩称,中国应利用美国的霸权心态,去做大中国的朋友圈;白重恩说,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在位于深圳的华为坂田基地召开。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重恩,就美国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特朗普打压中国科技公司等话题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

特朗普打压华为、腾讯和字节跳动。你认为,中国科技企业在海外面临的局面会变得更糟,还是说会有办法改善?中国科技企业应持什么样的心态和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特朗普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短期来说有些是出于选举政治考虑,选举后考虑可能有所不同。长期来说,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去考虑的,关心的是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不受挑战,而不是仅仅从经济利益方面去衡量。从经济上看,这样的打压对大家都不好,不仅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击非常大,对美国的诸多企业也不好,例如美国的芯片企业,它们的最主要客户还是在中国;对美国的长远而言,也是无益的。

当前的局面逼迫我们去思考我们有些什么短板,然后去补这些短板。其实,别人掐着我们的脖子,让我们很清楚地知道自身的短板在哪儿。认清方向,就要坚持去做一件事,最终把它做成功。中国的短板补上,美国的长期竞争优势就减弱了。

我们补短板时有一点还必须注意,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补短板上面,因为还有更多的创新是未知的。如果过多的资源集中在补短板上面,用于探索型创新的资源就相对减少了,不利于长期发展。

中国科技公司要以更加包容的心态去面对外部挑战。能这样理解吗?

你要想改变美国那些以地缘政治作为唯一目标的政客想法,那是难以改变的。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改变,因为他们脑子里的唯一目标就是美国第一,不受挑战。其实,美国以外的太多国家并不认同这种霸权心态。

看到这一点,中国就可以想办法把自己的朋友圈做大。而特朗普的玩法是以中西方的体制之争,来扩大美国的朋友圈。而建设自己的朋友圈时,叙事方式就显得特别重要。我们要主导能打动其他国家的叙事方式。

你在美国有留学的经历。以你对美国的近距离观察,美国在科技创新领域的优势是什么?

我想任何一个创新体系,它有两点是特别重要的:一是人才。美国在这一点上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优势。美国吸引了全球最有创造力的人才。当然,中国也有具备创造力的人才。然而,在吸引全球有创造力的人才方面,中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是我们需要正视的。中国有14亿人口,每年有800多万的大学毕业生,其中有很多理工科的学生,都是潜在的创新者。其实,创新不仅限于技术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以及经济管理方面的思维创新,都是可以去突破的,理工科之外的学生也是潜在的创新者。

二是良好的创新生态环境。在这个生态环境中,那些有想法的人,能找到尝试的机会。仅给人们机会是不够的,还要能让想法错误的人尽快停止试验,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到正确的想法和行动当中,给成功的创新者带来更大的成功和回报。也就是说,要优胜劣汰。

我说的这个生态环境其实就是制度环境。大家在起点上是公平的,准入门槛是低的,很多人都可以参与进来,但是,一旦到了赛道上,输赢则是明显的。输的人,尽快退出,以便为赢的人腾出空间。

有一个现象:在美国的高科技公司,例如微软、谷歌、IBM,它们的现任CEO都是印度裔的。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作为一个领导者,需要有很多必备的特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特质是能把自己的想法有效传递出去,最终能说服其他人,或者说凝聚大家的共识。总之,沟通力极其重要。

我想,我们可能在这方面有比较大的欠缺。差别应该不是技术能力方面的,有很大可能是软实力方面的差别。在软实力方面,我觉得沟通力极其重要。

沟通不是单向的,要会讲,还要会倾听。我们有没有一种倾听的文化,我觉得是要深思的。如果沟通都是单向的,那绝对不会成功。当然,倘若你手上有特别大的权力,你也能做到一定的事,但是商业世界的事不是仅靠权力就能办成的。所以,倾听的能力,倾听的心态,把别人看作平等沟通对象,拒绝自上而下的施压,都是非常重要的。

领导力当中有你强调的沟通力。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场景:当你面对一个不愿意倾听,但“反你”的立场已经摆明了的人,就是说只要你说的,他都认为是错的,那怎么和这样的人沟通?

如果你预设他是这样子的话,他就是你所说的样子。如果你认为你的对手是听不进去的,你就没有办法让他听得进去。但是作为一个人,他的想法多多少少都是有可能被改变的。只是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难;有的人被改变起来,比较容易。

所以,你要去想他的痛点在哪儿,你说什么能够打动他。
关于中美关系,也涉及到沟通力的问题。拥有3亿多人的美国不是仅有特朗普,更有很多不同的群体,拥有不同的利益。如果我们预先设定美国人都是不可打动的,那就没办法去试着沟通。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美国的利益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们更应该去沟通,争取让他们同我们合作。特朗普不是一个很好的美国领袖,他把美国同盟国都得罪了。假如美国选出一个新的领袖,这个领袖恰好又善于团结美国同盟国,我们该怎么办?那么,争取更多国家的理解和合作对我们极其重要。采访/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