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数据显示,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权重已经向亚洲经济体集中,其中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占据了63.5%。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购买全球新兴市场股票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投资者可能以为,他们在获得对发展中国家的大盘敞口,但研究显示,事实并非如此。

相反,他们的大部分资金正被引向那些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不再属于“新兴”的国家,其中大部分资金仅集中在三个经济体。

专注于新兴市场的投资银行晋新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的数据显示,在最为广泛使用的新兴市场基准——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 Index)中,亚洲占据了庞大的78.3%,其中仅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就占了63.5%。

当前形势与2008年6月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正值大宗商品周期巅峰,全球金融危机尚未爆发。独立评论员杰夫•丹尼斯(Geoff Dennis)表示,当时巴西在上述MSCI指数中的权重最大,为17.6%;而分布在四大洲——南美、亚洲、欧洲和非洲——最大的7个经济体的权重之和为78%。

丹尼斯表示,台湾和韩国如今占该基准的近四分之一,而且“大部分人根本不认为它们是新兴市场”。他指出,这两个经济体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2019年韩国人均GDP达到31430美元,台湾达到24827美元——均高于被认为是“发达”国家的葡萄牙同年的23030美元。

“该指数接近三分之二的权重是中国大陆加上台湾和韩国。”晋新资本新兴市场股票策略主管丹尼尔•索尔特(Daniel Salter)表示,“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这些事情,它们都是相对安全、相对高科技的经济体,与许多人眼中的新兴市场相对不太像。”

晋新资本的数据显示,仅中国就在该指数中占了39.1%,此前单一国家从未占据过这样的权重——以往的纪录是韩国在2002年创下的24.2%。

中国的崛起令人惊叹。2006年,中国在该指数中仅占10%,2014年占20%。

中国所占权重上涨的部分原因在于,MSCI决定开始将在中国大陆上市的股票(即A股)纳入该指数,同时纳入百度(Baidu)、网易(NetEase)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公司。但即使去年底纳入了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A股,这些股票在中国的权重中仍仅略高于十分之一。

在香港和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上市企业的市值上升,是一个重要得多的因素。

中国所占权重甚至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也出现显著上升,在2020年头6个月里,较年初的34.3%上升了4.8个百分点。这得益于MSCI中国指数按美元计价上涨2.8%,而该基准指数的其他所有国家都出现了亏损。

的确,对于追踪MSCI新兴市场基准的投资工具的投资者来说,幸运的是,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是今年上半年表现最佳的三个股市,后两个股市大盘仅分别下跌1.7%和7.8%。该指数总体下降10.2%,其中印度下跌16.7%,俄罗斯下跌23.3%,巴西下跌37.3%。

尽管投资者今年在总体上受益于对东亚的巨大敞口,尤其是对中国的敞口,但情况不会总是如此。

“目前的结果还不错。”索尔特说,“这些经济体应对了新冠疫情,在经济方面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就克服了疫情。但这确实意味着,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被挤压到了三分之一。”

通常被描述为投资领域“唯一免费午餐”的多样化投资,确实似乎已经成为过去式。根据晋新资本的数据,墨西哥在该指数中的权重已跌至1.9%的历史低点,远低于其在1997年达到的13.2%。印尼仅为1.6%,为自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巴西为5.1%,略高于今年4月创下的历史低点,但仍与2010年逾16%的水平相去甚远。而权重一度轻松达到两位数的南非,如今已跌至3.8%。

土耳其、匈牙利、阿根廷、秘鲁和哥伦比亚在该指数所占权重已缩水至0.2%至0.4%,这意味着它们与追踪这个MSCI指数的被动型基金的回报率基本无关。巴基斯坦甚至更惨,目前仅占微小的0.02%。

丹尼斯说:“这个新兴市场指数确实没有很好地代表发展中经济体或新兴经济体,追踪它的投资者得到了太多的亚洲。”

这个问题是股市特有的。在摩根大通(JPMorgan)广受追踪的新兴市场硬通货主权债务全球多元化指数(EMBI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亚洲的权重仅为18.7%。

亚洲在摩根大通以本币计价的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所占权重较高,为28.9%,在以硬货币计价的新兴市场公司债券多元分散指数(CEMBI Broad Diversified Index)占比更高,为39.4%,但仍与上述MSCI基准指数的极端水平相差甚远。

MSCI股票解决方案全球主管塞巴斯蒂安•利布利希(Sebastien Lieblich)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者“可以根据最适合自己的投资预期、目标和约束因素,自由选择出于何种目的使用哪些指数,”而MSCI不就应该采用哪一个指数向客户提供建议,也不就投资于跟踪其指数的工具提供建议。

他补充称,MSCI的指数构建方法“完全透明、基于规则且可公开获得”,任何变动都需要经过磋商。

Federated Hermes新兴市场主管加里•格林伯格(Gary Greenberg)表示,目前以亚洲为中心的MSCI指数构成既有“优势也有劣势”。

他认为,从积极的一面看,“亚洲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的发展,是人口规模、经济模式和明智政策的结果”。

然而不利的一面是,投资者正在错失潜在机会。格林伯格表示,今年印尼、墨西哥、巴西、秘鲁、“可能”还有土耳其等国股市和货币的抛售,为不关注该基准的积极型基金经理创造了“戏剧性的机会”,而与该指数密切挂钩的基金基本不具备这种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MSCI新兴市场指数权重失衡影响几何?

发布日期:2020-08-18 05:50
摘要:数据显示,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权重已经向亚洲经济体集中,其中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占据了63.5%。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购买全球新兴市场股票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投资者可能以为,他们在获得对发展中国家的大盘敞口,但研究显示,事实并非如此。

相反,他们的大部分资金正被引向那些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不再属于“新兴”的国家,其中大部分资金仅集中在三个经济体。

专注于新兴市场的投资银行晋新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的数据显示,在最为广泛使用的新兴市场基准——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 Index)中,亚洲占据了庞大的78.3%,其中仅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就占了63.5%。

当前形势与2008年6月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正值大宗商品周期巅峰,全球金融危机尚未爆发。独立评论员杰夫•丹尼斯(Geoff Dennis)表示,当时巴西在上述MSCI指数中的权重最大,为17.6%;而分布在四大洲——南美、亚洲、欧洲和非洲——最大的7个经济体的权重之和为78%。

丹尼斯表示,台湾和韩国如今占该基准的近四分之一,而且“大部分人根本不认为它们是新兴市场”。他指出,这两个经济体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2019年韩国人均GDP达到31430美元,台湾达到24827美元——均高于被认为是“发达”国家的葡萄牙同年的23030美元。

“该指数接近三分之二的权重是中国大陆加上台湾和韩国。”晋新资本新兴市场股票策略主管丹尼尔•索尔特(Daniel Salter)表示,“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这些事情,它们都是相对安全、相对高科技的经济体,与许多人眼中的新兴市场相对不太像。”

晋新资本的数据显示,仅中国就在该指数中占了39.1%,此前单一国家从未占据过这样的权重——以往的纪录是韩国在2002年创下的24.2%。

中国的崛起令人惊叹。2006年,中国在该指数中仅占10%,2014年占20%。

中国所占权重上涨的部分原因在于,MSCI决定开始将在中国大陆上市的股票(即A股)纳入该指数,同时纳入百度(Baidu)、网易(NetEase)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公司。但即使去年底纳入了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A股,这些股票在中国的权重中仍仅略高于十分之一。

在香港和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上市企业的市值上升,是一个重要得多的因素。

中国所占权重甚至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也出现显著上升,在2020年头6个月里,较年初的34.3%上升了4.8个百分点。这得益于MSCI中国指数按美元计价上涨2.8%,而该基准指数的其他所有国家都出现了亏损。

的确,对于追踪MSCI新兴市场基准的投资工具的投资者来说,幸运的是,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是今年上半年表现最佳的三个股市,后两个股市大盘仅分别下跌1.7%和7.8%。该指数总体下降10.2%,其中印度下跌16.7%,俄罗斯下跌23.3%,巴西下跌37.3%。

尽管投资者今年在总体上受益于对东亚的巨大敞口,尤其是对中国的敞口,但情况不会总是如此。

“目前的结果还不错。”索尔特说,“这些经济体应对了新冠疫情,在经济方面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就克服了疫情。但这确实意味着,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被挤压到了三分之一。”

通常被描述为投资领域“唯一免费午餐”的多样化投资,确实似乎已经成为过去式。根据晋新资本的数据,墨西哥在该指数中的权重已跌至1.9%的历史低点,远低于其在1997年达到的13.2%。印尼仅为1.6%,为自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巴西为5.1%,略高于今年4月创下的历史低点,但仍与2010年逾16%的水平相去甚远。而权重一度轻松达到两位数的南非,如今已跌至3.8%。

土耳其、匈牙利、阿根廷、秘鲁和哥伦比亚在该指数所占权重已缩水至0.2%至0.4%,这意味着它们与追踪这个MSCI指数的被动型基金的回报率基本无关。巴基斯坦甚至更惨,目前仅占微小的0.02%。

丹尼斯说:“这个新兴市场指数确实没有很好地代表发展中经济体或新兴经济体,追踪它的投资者得到了太多的亚洲。”

这个问题是股市特有的。在摩根大通(JPMorgan)广受追踪的新兴市场硬通货主权债务全球多元化指数(EMBI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亚洲的权重仅为18.7%。

亚洲在摩根大通以本币计价的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所占权重较高,为28.9%,在以硬货币计价的新兴市场公司债券多元分散指数(CEMBI Broad Diversified Index)占比更高,为39.4%,但仍与上述MSCI基准指数的极端水平相差甚远。

MSCI股票解决方案全球主管塞巴斯蒂安•利布利希(Sebastien Lieblich)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者“可以根据最适合自己的投资预期、目标和约束因素,自由选择出于何种目的使用哪些指数,”而MSCI不就应该采用哪一个指数向客户提供建议,也不就投资于跟踪其指数的工具提供建议。

他补充称,MSCI的指数构建方法“完全透明、基于规则且可公开获得”,任何变动都需要经过磋商。

Federated Hermes新兴市场主管加里•格林伯格(Gary Greenberg)表示,目前以亚洲为中心的MSCI指数构成既有“优势也有劣势”。

他认为,从积极的一面看,“亚洲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的发展,是人口规模、经济模式和明智政策的结果”。

然而不利的一面是,投资者正在错失潜在机会。格林伯格表示,今年印尼、墨西哥、巴西、秘鲁、“可能”还有土耳其等国股市和货币的抛售,为不关注该基准的积极型基金经理创造了“戏剧性的机会”,而与该指数密切挂钩的基金基本不具备这种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数据显示,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权重已经向亚洲经济体集中,其中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占据了63.5%。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购买全球新兴市场股票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投资者可能以为,他们在获得对发展中国家的大盘敞口,但研究显示,事实并非如此。

相反,他们的大部分资金正被引向那些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不再属于“新兴”的国家,其中大部分资金仅集中在三个经济体。

专注于新兴市场的投资银行晋新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的数据显示,在最为广泛使用的新兴市场基准——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 Index)中,亚洲占据了庞大的78.3%,其中仅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就占了63.5%。

当前形势与2008年6月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正值大宗商品周期巅峰,全球金融危机尚未爆发。独立评论员杰夫•丹尼斯(Geoff Dennis)表示,当时巴西在上述MSCI指数中的权重最大,为17.6%;而分布在四大洲——南美、亚洲、欧洲和非洲——最大的7个经济体的权重之和为78%。

丹尼斯表示,台湾和韩国如今占该基准的近四分之一,而且“大部分人根本不认为它们是新兴市场”。他指出,这两个经济体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2019年韩国人均GDP达到31430美元,台湾达到24827美元——均高于被认为是“发达”国家的葡萄牙同年的23030美元。

“该指数接近三分之二的权重是中国大陆加上台湾和韩国。”晋新资本新兴市场股票策略主管丹尼尔•索尔特(Daniel Salter)表示,“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这些事情,它们都是相对安全、相对高科技的经济体,与许多人眼中的新兴市场相对不太像。”

晋新资本的数据显示,仅中国就在该指数中占了39.1%,此前单一国家从未占据过这样的权重——以往的纪录是韩国在2002年创下的24.2%。

中国的崛起令人惊叹。2006年,中国在该指数中仅占10%,2014年占20%。

中国所占权重上涨的部分原因在于,MSCI决定开始将在中国大陆上市的股票(即A股)纳入该指数,同时纳入百度(Baidu)、网易(NetEase)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公司。但即使去年底纳入了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A股,这些股票在中国的权重中仍仅略高于十分之一。

在香港和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上市企业的市值上升,是一个重要得多的因素。

中国所占权重甚至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也出现显著上升,在2020年头6个月里,较年初的34.3%上升了4.8个百分点。这得益于MSCI中国指数按美元计价上涨2.8%,而该基准指数的其他所有国家都出现了亏损。

的确,对于追踪MSCI新兴市场基准的投资工具的投资者来说,幸运的是,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是今年上半年表现最佳的三个股市,后两个股市大盘仅分别下跌1.7%和7.8%。该指数总体下降10.2%,其中印度下跌16.7%,俄罗斯下跌23.3%,巴西下跌37.3%。

尽管投资者今年在总体上受益于对东亚的巨大敞口,尤其是对中国的敞口,但情况不会总是如此。

“目前的结果还不错。”索尔特说,“这些经济体应对了新冠疫情,在经济方面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就克服了疫情。但这确实意味着,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被挤压到了三分之一。”

通常被描述为投资领域“唯一免费午餐”的多样化投资,确实似乎已经成为过去式。根据晋新资本的数据,墨西哥在该指数中的权重已跌至1.9%的历史低点,远低于其在1997年达到的13.2%。印尼仅为1.6%,为自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巴西为5.1%,略高于今年4月创下的历史低点,但仍与2010年逾16%的水平相去甚远。而权重一度轻松达到两位数的南非,如今已跌至3.8%。

土耳其、匈牙利、阿根廷、秘鲁和哥伦比亚在该指数所占权重已缩水至0.2%至0.4%,这意味着它们与追踪这个MSCI指数的被动型基金的回报率基本无关。巴基斯坦甚至更惨,目前仅占微小的0.02%。

丹尼斯说:“这个新兴市场指数确实没有很好地代表发展中经济体或新兴经济体,追踪它的投资者得到了太多的亚洲。”

这个问题是股市特有的。在摩根大通(JPMorgan)广受追踪的新兴市场硬通货主权债务全球多元化指数(EMBI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亚洲的权重仅为18.7%。

亚洲在摩根大通以本币计价的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所占权重较高,为28.9%,在以硬货币计价的新兴市场公司债券多元分散指数(CEMBI Broad Diversified Index)占比更高,为39.4%,但仍与上述MSCI基准指数的极端水平相差甚远。

MSCI股票解决方案全球主管塞巴斯蒂安•利布利希(Sebastien Lieblich)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者“可以根据最适合自己的投资预期、目标和约束因素,自由选择出于何种目的使用哪些指数,”而MSCI不就应该采用哪一个指数向客户提供建议,也不就投资于跟踪其指数的工具提供建议。

他补充称,MSCI的指数构建方法“完全透明、基于规则且可公开获得”,任何变动都需要经过磋商。

Federated Hermes新兴市场主管加里•格林伯格(Gary Greenberg)表示,目前以亚洲为中心的MSCI指数构成既有“优势也有劣势”。

他认为,从积极的一面看,“亚洲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的发展,是人口规模、经济模式和明智政策的结果”。

然而不利的一面是,投资者正在错失潜在机会。格林伯格表示,今年印尼、墨西哥、巴西、秘鲁、“可能”还有土耳其等国股市和货币的抛售,为不关注该基准的积极型基金经理创造了“戏剧性的机会”,而与该指数密切挂钩的基金基本不具备这种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MSCI新兴市场指数权重失衡影响几何?

发布日期:2020-08-18 05:50
摘要:数据显示,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权重已经向亚洲经济体集中,其中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占据了63.5%。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购买全球新兴市场股票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投资者可能以为,他们在获得对发展中国家的大盘敞口,但研究显示,事实并非如此。

相反,他们的大部分资金正被引向那些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不再属于“新兴”的国家,其中大部分资金仅集中在三个经济体。

专注于新兴市场的投资银行晋新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的数据显示,在最为广泛使用的新兴市场基准——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 Index)中,亚洲占据了庞大的78.3%,其中仅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就占了63.5%。

当前形势与2008年6月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正值大宗商品周期巅峰,全球金融危机尚未爆发。独立评论员杰夫•丹尼斯(Geoff Dennis)表示,当时巴西在上述MSCI指数中的权重最大,为17.6%;而分布在四大洲——南美、亚洲、欧洲和非洲——最大的7个经济体的权重之和为78%。

丹尼斯表示,台湾和韩国如今占该基准的近四分之一,而且“大部分人根本不认为它们是新兴市场”。他指出,这两个经济体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2019年韩国人均GDP达到31430美元,台湾达到24827美元——均高于被认为是“发达”国家的葡萄牙同年的23030美元。

“该指数接近三分之二的权重是中国大陆加上台湾和韩国。”晋新资本新兴市场股票策略主管丹尼尔•索尔特(Daniel Salter)表示,“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这些事情,它们都是相对安全、相对高科技的经济体,与许多人眼中的新兴市场相对不太像。”

晋新资本的数据显示,仅中国就在该指数中占了39.1%,此前单一国家从未占据过这样的权重——以往的纪录是韩国在2002年创下的24.2%。

中国的崛起令人惊叹。2006年,中国在该指数中仅占10%,2014年占20%。

中国所占权重上涨的部分原因在于,MSCI决定开始将在中国大陆上市的股票(即A股)纳入该指数,同时纳入百度(Baidu)、网易(NetEase)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公司。但即使去年底纳入了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A股,这些股票在中国的权重中仍仅略高于十分之一。

在香港和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上市企业的市值上升,是一个重要得多的因素。

中国所占权重甚至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也出现显著上升,在2020年头6个月里,较年初的34.3%上升了4.8个百分点。这得益于MSCI中国指数按美元计价上涨2.8%,而该基准指数的其他所有国家都出现了亏损。

的确,对于追踪MSCI新兴市场基准的投资工具的投资者来说,幸运的是,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是今年上半年表现最佳的三个股市,后两个股市大盘仅分别下跌1.7%和7.8%。该指数总体下降10.2%,其中印度下跌16.7%,俄罗斯下跌23.3%,巴西下跌37.3%。

尽管投资者今年在总体上受益于对东亚的巨大敞口,尤其是对中国的敞口,但情况不会总是如此。

“目前的结果还不错。”索尔特说,“这些经济体应对了新冠疫情,在经济方面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就克服了疫情。但这确实意味着,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被挤压到了三分之一。”

通常被描述为投资领域“唯一免费午餐”的多样化投资,确实似乎已经成为过去式。根据晋新资本的数据,墨西哥在该指数中的权重已跌至1.9%的历史低点,远低于其在1997年达到的13.2%。印尼仅为1.6%,为自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巴西为5.1%,略高于今年4月创下的历史低点,但仍与2010年逾16%的水平相去甚远。而权重一度轻松达到两位数的南非,如今已跌至3.8%。

土耳其、匈牙利、阿根廷、秘鲁和哥伦比亚在该指数所占权重已缩水至0.2%至0.4%,这意味着它们与追踪这个MSCI指数的被动型基金的回报率基本无关。巴基斯坦甚至更惨,目前仅占微小的0.02%。

丹尼斯说:“这个新兴市场指数确实没有很好地代表发展中经济体或新兴经济体,追踪它的投资者得到了太多的亚洲。”

这个问题是股市特有的。在摩根大通(JPMorgan)广受追踪的新兴市场硬通货主权债务全球多元化指数(EMBI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亚洲的权重仅为18.7%。

亚洲在摩根大通以本币计价的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所占权重较高,为28.9%,在以硬货币计价的新兴市场公司债券多元分散指数(CEMBI Broad Diversified Index)占比更高,为39.4%,但仍与上述MSCI基准指数的极端水平相差甚远。

MSCI股票解决方案全球主管塞巴斯蒂安•利布利希(Sebastien Lieblich)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者“可以根据最适合自己的投资预期、目标和约束因素,自由选择出于何种目的使用哪些指数,”而MSCI不就应该采用哪一个指数向客户提供建议,也不就投资于跟踪其指数的工具提供建议。

他补充称,MSCI的指数构建方法“完全透明、基于规则且可公开获得”,任何变动都需要经过磋商。

Federated Hermes新兴市场主管加里•格林伯格(Gary Greenberg)表示,目前以亚洲为中心的MSCI指数构成既有“优势也有劣势”。

他认为,从积极的一面看,“亚洲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的发展,是人口规模、经济模式和明智政策的结果”。

然而不利的一面是,投资者正在错失潜在机会。格林伯格表示,今年印尼、墨西哥、巴西、秘鲁、“可能”还有土耳其等国股市和货币的抛售,为不关注该基准的积极型基金经理创造了“戏剧性的机会”,而与该指数密切挂钩的基金基本不具备这种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数据显示,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权重已经向亚洲经济体集中,其中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占据了63.5%。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购买全球新兴市场股票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投资者可能以为,他们在获得对发展中国家的大盘敞口,但研究显示,事实并非如此。

相反,他们的大部分资金正被引向那些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不再属于“新兴”的国家,其中大部分资金仅集中在三个经济体。

专注于新兴市场的投资银行晋新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的数据显示,在最为广泛使用的新兴市场基准——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 Index)中,亚洲占据了庞大的78.3%,其中仅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就占了63.5%。

当前形势与2008年6月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正值大宗商品周期巅峰,全球金融危机尚未爆发。独立评论员杰夫•丹尼斯(Geoff Dennis)表示,当时巴西在上述MSCI指数中的权重最大,为17.6%;而分布在四大洲——南美、亚洲、欧洲和非洲——最大的7个经济体的权重之和为78%。

丹尼斯表示,台湾和韩国如今占该基准的近四分之一,而且“大部分人根本不认为它们是新兴市场”。他指出,这两个经济体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2019年韩国人均GDP达到31430美元,台湾达到24827美元——均高于被认为是“发达”国家的葡萄牙同年的23030美元。

“该指数接近三分之二的权重是中国大陆加上台湾和韩国。”晋新资本新兴市场股票策略主管丹尼尔•索尔特(Daniel Salter)表示,“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这些事情,它们都是相对安全、相对高科技的经济体,与许多人眼中的新兴市场相对不太像。”

晋新资本的数据显示,仅中国就在该指数中占了39.1%,此前单一国家从未占据过这样的权重——以往的纪录是韩国在2002年创下的24.2%。

中国的崛起令人惊叹。2006年,中国在该指数中仅占10%,2014年占20%。

中国所占权重上涨的部分原因在于,MSCI决定开始将在中国大陆上市的股票(即A股)纳入该指数,同时纳入百度(Baidu)、网易(NetEase)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公司。但即使去年底纳入了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A股,这些股票在中国的权重中仍仅略高于十分之一。

在香港和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上市企业的市值上升,是一个重要得多的因素。

中国所占权重甚至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也出现显著上升,在2020年头6个月里,较年初的34.3%上升了4.8个百分点。这得益于MSCI中国指数按美元计价上涨2.8%,而该基准指数的其他所有国家都出现了亏损。

的确,对于追踪MSCI新兴市场基准的投资工具的投资者来说,幸运的是,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是今年上半年表现最佳的三个股市,后两个股市大盘仅分别下跌1.7%和7.8%。该指数总体下降10.2%,其中印度下跌16.7%,俄罗斯下跌23.3%,巴西下跌37.3%。

尽管投资者今年在总体上受益于对东亚的巨大敞口,尤其是对中国的敞口,但情况不会总是如此。

“目前的结果还不错。”索尔特说,“这些经济体应对了新冠疫情,在经济方面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就克服了疫情。但这确实意味着,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被挤压到了三分之一。”

通常被描述为投资领域“唯一免费午餐”的多样化投资,确实似乎已经成为过去式。根据晋新资本的数据,墨西哥在该指数中的权重已跌至1.9%的历史低点,远低于其在1997年达到的13.2%。印尼仅为1.6%,为自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巴西为5.1%,略高于今年4月创下的历史低点,但仍与2010年逾16%的水平相去甚远。而权重一度轻松达到两位数的南非,如今已跌至3.8%。

土耳其、匈牙利、阿根廷、秘鲁和哥伦比亚在该指数所占权重已缩水至0.2%至0.4%,这意味着它们与追踪这个MSCI指数的被动型基金的回报率基本无关。巴基斯坦甚至更惨,目前仅占微小的0.02%。

丹尼斯说:“这个新兴市场指数确实没有很好地代表发展中经济体或新兴经济体,追踪它的投资者得到了太多的亚洲。”

这个问题是股市特有的。在摩根大通(JPMorgan)广受追踪的新兴市场硬通货主权债务全球多元化指数(EMBI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亚洲的权重仅为18.7%。

亚洲在摩根大通以本币计价的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中所占权重较高,为28.9%,在以硬货币计价的新兴市场公司债券多元分散指数(CEMBI Broad Diversified Index)占比更高,为39.4%,但仍与上述MSCI基准指数的极端水平相差甚远。

MSCI股票解决方案全球主管塞巴斯蒂安•利布利希(Sebastien Lieblich)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者“可以根据最适合自己的投资预期、目标和约束因素,自由选择出于何种目的使用哪些指数,”而MSCI不就应该采用哪一个指数向客户提供建议,也不就投资于跟踪其指数的工具提供建议。

他补充称,MSCI的指数构建方法“完全透明、基于规则且可公开获得”,任何变动都需要经过磋商。

Federated Hermes新兴市场主管加里•格林伯格(Gary Greenberg)表示,目前以亚洲为中心的MSCI指数构成既有“优势也有劣势”。

他认为,从积极的一面看,“亚洲在该指数中所占权重的发展,是人口规模、经济模式和明智政策的结果”。

然而不利的一面是,投资者正在错失潜在机会。格林伯格表示,今年印尼、墨西哥、巴西、秘鲁、“可能”还有土耳其等国股市和货币的抛售,为不关注该基准的积极型基金经理创造了“戏剧性的机会”,而与该指数密切挂钩的基金基本不具备这种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