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数据显示,中资集团在香港聘用的投行从业者人数逼近华尔街同行。2019年以来,香港增长最快的五家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康河信 , Jane Pong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资集团聘用的香港投资银行家有望超过华尔街和国际银行在该市聘用的投行人士。这一实力变化突显北京方面在这个中国特别行政区的影响力日益增长。
英国《金融时报》的分析显示,持续一年多的政治动荡阻碍了国际银行在这个亚洲金融中心的扩张。而有争议的国家安全法获得通过,可能还会加快这一趋势。

“抗议、国家安全法、疫情、贸易战——很多事情都在加快这个趋势,”华德士(Robert Walters)驻香港的金融业招聘负责人约翰•穆拉利(John Mullally)表示。越来越多地与中国客户打交道的他补充说,为中国内地公司提供融资正在成为“城里唯一的游戏”。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简称香港证监会)的数据显示,招聘努力由北京方面支持的投行打头阵,包括中金公司(CICC)。

该金融监管机构的数据显示,中国内地公司目前在香港聘用逾2100名投资银行家,比一年前增长4%,仅比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华尔街集团聘用的投行家总数少了几百人。

关于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个人的数据,可以很好地表明企业在香港雇用的投资银行家、交易员和其他高级金融专业人员的数量。

自2019年初以来,中金公司截至7月底已将其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员工人数增加了130多名,增幅近20%。中金公司曾担任阿里巴巴(Alibaba)去年在香港进行的129亿美元二次上市的联席主承销商,目前在香港雇用500多名投资银行家,是任何银行中最多的。

随着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紧张加剧,中国公司日益转向香港作为一个筹资平台。特朗普政府已经公布了针对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措施,促使中资企业近几个月在香港进行一连串巨额上市。

内地银行也受到华尔街同行不断加大的压力,后者近年来不断扩大在华业务。这鼓励中资银行加强其全球业务,包括在香港提供更多服务。

“中资银行已经意识到,他们在离岸业务上的投资很可能不足,而随着中国开放,他们需要加大这方面的投资才能保持竞争力,”投行情报集团Coalition的研究经理亚历山大•欧文(Alexander Owen)表示。

招聘者表示,北京方面在6月颁布的国家安全法很可能会鼓励更多中资金融机构扩大在香港的业务,特别是在该法能够阻止在2019年大部分时间里扰乱其日常业务的抗议活动的情况下。

“我们已经有国家安全法这个事实,实际上使中国企业更加自信,”招聘公司Pinpoint Asia董事总经理文斯•纳特里(Vince Natteri)表示。“他们现在认为业务中断的威胁不那么大了。”

但是,内地银行在香港扩大业务,与香港金融业的总体缩水背道而驰。

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金融专业人士数量,在2019年下半年显著放缓增长,当时警察与抗议者之间围绕拟议中的引渡法律发生冲突,多次导致香港中环CBD停摆。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今年的牌照总数有所下降。

但是,由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运行的在线数据库Webb-site跟踪的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尽管国际和本地金融集团的招聘人数减少了,但内地企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在继续招聘。

记者研究了拥有10名或以上香港证监会牌照持有人的约1300家雇主的所有权,计算出大约80%的持牌人为内地、香港或国际公司工作。

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自2019年初以来,香港五家增长最快的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摩根大通(JPMorgan)是为数不多的大幅增加香港员工人数的华尔街银行之一。该行拒绝评论其在香港的持牌人数量。中金公司未回应置评请求。

但是招聘者警告说,内地银行在香港的持续增长并无保证。北京方面最近出台一部法律,对国有企业常驻香港的一些银行家征收45%的所得税,这可能会削弱香港的吸引力。

“人们之所以来香港是因为他们想赚钱,”Pinpoint的纳特里表示。“如果要对他们征收45%的税,那么他们还不如留在国内。”

俱菲(Sherry Fei Ju)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资金融机构努力扩大香港业务

发布日期:2020-08-17 15:09
摘要:数据显示,中资集团在香港聘用的投行从业者人数逼近华尔街同行。2019年以来,香港增长最快的五家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康河信 , Jane Pong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资集团聘用的香港投资银行家有望超过华尔街和国际银行在该市聘用的投行人士。这一实力变化突显北京方面在这个中国特别行政区的影响力日益增长。
英国《金融时报》的分析显示,持续一年多的政治动荡阻碍了国际银行在这个亚洲金融中心的扩张。而有争议的国家安全法获得通过,可能还会加快这一趋势。

“抗议、国家安全法、疫情、贸易战——很多事情都在加快这个趋势,”华德士(Robert Walters)驻香港的金融业招聘负责人约翰•穆拉利(John Mullally)表示。越来越多地与中国客户打交道的他补充说,为中国内地公司提供融资正在成为“城里唯一的游戏”。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简称香港证监会)的数据显示,招聘努力由北京方面支持的投行打头阵,包括中金公司(CICC)。

该金融监管机构的数据显示,中国内地公司目前在香港聘用逾2100名投资银行家,比一年前增长4%,仅比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华尔街集团聘用的投行家总数少了几百人。

关于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个人的数据,可以很好地表明企业在香港雇用的投资银行家、交易员和其他高级金融专业人员的数量。

自2019年初以来,中金公司截至7月底已将其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员工人数增加了130多名,增幅近20%。中金公司曾担任阿里巴巴(Alibaba)去年在香港进行的129亿美元二次上市的联席主承销商,目前在香港雇用500多名投资银行家,是任何银行中最多的。

随着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紧张加剧,中国公司日益转向香港作为一个筹资平台。特朗普政府已经公布了针对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措施,促使中资企业近几个月在香港进行一连串巨额上市。

内地银行也受到华尔街同行不断加大的压力,后者近年来不断扩大在华业务。这鼓励中资银行加强其全球业务,包括在香港提供更多服务。

“中资银行已经意识到,他们在离岸业务上的投资很可能不足,而随着中国开放,他们需要加大这方面的投资才能保持竞争力,”投行情报集团Coalition的研究经理亚历山大•欧文(Alexander Owen)表示。

招聘者表示,北京方面在6月颁布的国家安全法很可能会鼓励更多中资金融机构扩大在香港的业务,特别是在该法能够阻止在2019年大部分时间里扰乱其日常业务的抗议活动的情况下。

“我们已经有国家安全法这个事实,实际上使中国企业更加自信,”招聘公司Pinpoint Asia董事总经理文斯•纳特里(Vince Natteri)表示。“他们现在认为业务中断的威胁不那么大了。”

但是,内地银行在香港扩大业务,与香港金融业的总体缩水背道而驰。

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金融专业人士数量,在2019年下半年显著放缓增长,当时警察与抗议者之间围绕拟议中的引渡法律发生冲突,多次导致香港中环CBD停摆。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今年的牌照总数有所下降。

但是,由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运行的在线数据库Webb-site跟踪的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尽管国际和本地金融集团的招聘人数减少了,但内地企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在继续招聘。

记者研究了拥有10名或以上香港证监会牌照持有人的约1300家雇主的所有权,计算出大约80%的持牌人为内地、香港或国际公司工作。

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自2019年初以来,香港五家增长最快的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摩根大通(JPMorgan)是为数不多的大幅增加香港员工人数的华尔街银行之一。该行拒绝评论其在香港的持牌人数量。中金公司未回应置评请求。

但是招聘者警告说,内地银行在香港的持续增长并无保证。北京方面最近出台一部法律,对国有企业常驻香港的一些银行家征收45%的所得税,这可能会削弱香港的吸引力。

“人们之所以来香港是因为他们想赚钱,”Pinpoint的纳特里表示。“如果要对他们征收45%的税,那么他们还不如留在国内。”

俱菲(Sherry Fei Ju)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数据显示,中资集团在香港聘用的投行从业者人数逼近华尔街同行。2019年以来,香港增长最快的五家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康河信 , Jane Pong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资集团聘用的香港投资银行家有望超过华尔街和国际银行在该市聘用的投行人士。这一实力变化突显北京方面在这个中国特别行政区的影响力日益增长。
英国《金融时报》的分析显示,持续一年多的政治动荡阻碍了国际银行在这个亚洲金融中心的扩张。而有争议的国家安全法获得通过,可能还会加快这一趋势。

“抗议、国家安全法、疫情、贸易战——很多事情都在加快这个趋势,”华德士(Robert Walters)驻香港的金融业招聘负责人约翰•穆拉利(John Mullally)表示。越来越多地与中国客户打交道的他补充说,为中国内地公司提供融资正在成为“城里唯一的游戏”。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简称香港证监会)的数据显示,招聘努力由北京方面支持的投行打头阵,包括中金公司(CICC)。

该金融监管机构的数据显示,中国内地公司目前在香港聘用逾2100名投资银行家,比一年前增长4%,仅比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华尔街集团聘用的投行家总数少了几百人。

关于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个人的数据,可以很好地表明企业在香港雇用的投资银行家、交易员和其他高级金融专业人员的数量。

自2019年初以来,中金公司截至7月底已将其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员工人数增加了130多名,增幅近20%。中金公司曾担任阿里巴巴(Alibaba)去年在香港进行的129亿美元二次上市的联席主承销商,目前在香港雇用500多名投资银行家,是任何银行中最多的。

随着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紧张加剧,中国公司日益转向香港作为一个筹资平台。特朗普政府已经公布了针对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措施,促使中资企业近几个月在香港进行一连串巨额上市。

内地银行也受到华尔街同行不断加大的压力,后者近年来不断扩大在华业务。这鼓励中资银行加强其全球业务,包括在香港提供更多服务。

“中资银行已经意识到,他们在离岸业务上的投资很可能不足,而随着中国开放,他们需要加大这方面的投资才能保持竞争力,”投行情报集团Coalition的研究经理亚历山大•欧文(Alexander Owen)表示。

招聘者表示,北京方面在6月颁布的国家安全法很可能会鼓励更多中资金融机构扩大在香港的业务,特别是在该法能够阻止在2019年大部分时间里扰乱其日常业务的抗议活动的情况下。

“我们已经有国家安全法这个事实,实际上使中国企业更加自信,”招聘公司Pinpoint Asia董事总经理文斯•纳特里(Vince Natteri)表示。“他们现在认为业务中断的威胁不那么大了。”

但是,内地银行在香港扩大业务,与香港金融业的总体缩水背道而驰。

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金融专业人士数量,在2019年下半年显著放缓增长,当时警察与抗议者之间围绕拟议中的引渡法律发生冲突,多次导致香港中环CBD停摆。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今年的牌照总数有所下降。

但是,由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运行的在线数据库Webb-site跟踪的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尽管国际和本地金融集团的招聘人数减少了,但内地企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在继续招聘。

记者研究了拥有10名或以上香港证监会牌照持有人的约1300家雇主的所有权,计算出大约80%的持牌人为内地、香港或国际公司工作。

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自2019年初以来,香港五家增长最快的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摩根大通(JPMorgan)是为数不多的大幅增加香港员工人数的华尔街银行之一。该行拒绝评论其在香港的持牌人数量。中金公司未回应置评请求。

但是招聘者警告说,内地银行在香港的持续增长并无保证。北京方面最近出台一部法律,对国有企业常驻香港的一些银行家征收45%的所得税,这可能会削弱香港的吸引力。

“人们之所以来香港是因为他们想赚钱,”Pinpoint的纳特里表示。“如果要对他们征收45%的税,那么他们还不如留在国内。”

俱菲(Sherry Fei Ju)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资金融机构努力扩大香港业务

发布日期:2020-08-17 15:09
摘要:数据显示,中资集团在香港聘用的投行从业者人数逼近华尔街同行。2019年以来,香港增长最快的五家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康河信 , Jane Pong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资集团聘用的香港投资银行家有望超过华尔街和国际银行在该市聘用的投行人士。这一实力变化突显北京方面在这个中国特别行政区的影响力日益增长。
英国《金融时报》的分析显示,持续一年多的政治动荡阻碍了国际银行在这个亚洲金融中心的扩张。而有争议的国家安全法获得通过,可能还会加快这一趋势。

“抗议、国家安全法、疫情、贸易战——很多事情都在加快这个趋势,”华德士(Robert Walters)驻香港的金融业招聘负责人约翰•穆拉利(John Mullally)表示。越来越多地与中国客户打交道的他补充说,为中国内地公司提供融资正在成为“城里唯一的游戏”。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简称香港证监会)的数据显示,招聘努力由北京方面支持的投行打头阵,包括中金公司(CICC)。

该金融监管机构的数据显示,中国内地公司目前在香港聘用逾2100名投资银行家,比一年前增长4%,仅比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华尔街集团聘用的投行家总数少了几百人。

关于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个人的数据,可以很好地表明企业在香港雇用的投资银行家、交易员和其他高级金融专业人员的数量。

自2019年初以来,中金公司截至7月底已将其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员工人数增加了130多名,增幅近20%。中金公司曾担任阿里巴巴(Alibaba)去年在香港进行的129亿美元二次上市的联席主承销商,目前在香港雇用500多名投资银行家,是任何银行中最多的。

随着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紧张加剧,中国公司日益转向香港作为一个筹资平台。特朗普政府已经公布了针对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措施,促使中资企业近几个月在香港进行一连串巨额上市。

内地银行也受到华尔街同行不断加大的压力,后者近年来不断扩大在华业务。这鼓励中资银行加强其全球业务,包括在香港提供更多服务。

“中资银行已经意识到,他们在离岸业务上的投资很可能不足,而随着中国开放,他们需要加大这方面的投资才能保持竞争力,”投行情报集团Coalition的研究经理亚历山大•欧文(Alexander Owen)表示。

招聘者表示,北京方面在6月颁布的国家安全法很可能会鼓励更多中资金融机构扩大在香港的业务,特别是在该法能够阻止在2019年大部分时间里扰乱其日常业务的抗议活动的情况下。

“我们已经有国家安全法这个事实,实际上使中国企业更加自信,”招聘公司Pinpoint Asia董事总经理文斯•纳特里(Vince Natteri)表示。“他们现在认为业务中断的威胁不那么大了。”

但是,内地银行在香港扩大业务,与香港金融业的总体缩水背道而驰。

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金融专业人士数量,在2019年下半年显著放缓增长,当时警察与抗议者之间围绕拟议中的引渡法律发生冲突,多次导致香港中环CBD停摆。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今年的牌照总数有所下降。

但是,由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运行的在线数据库Webb-site跟踪的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尽管国际和本地金融集团的招聘人数减少了,但内地企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在继续招聘。

记者研究了拥有10名或以上香港证监会牌照持有人的约1300家雇主的所有权,计算出大约80%的持牌人为内地、香港或国际公司工作。

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自2019年初以来,香港五家增长最快的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摩根大通(JPMorgan)是为数不多的大幅增加香港员工人数的华尔街银行之一。该行拒绝评论其在香港的持牌人数量。中金公司未回应置评请求。

但是招聘者警告说,内地银行在香港的持续增长并无保证。北京方面最近出台一部法律,对国有企业常驻香港的一些银行家征收45%的所得税,这可能会削弱香港的吸引力。

“人们之所以来香港是因为他们想赚钱,”Pinpoint的纳特里表示。“如果要对他们征收45%的税,那么他们还不如留在国内。”

俱菲(Sherry Fei Ju)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数据显示,中资集团在香港聘用的投行从业者人数逼近华尔街同行。2019年以来,香港增长最快的五家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康河信 , Jane Pong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资集团聘用的香港投资银行家有望超过华尔街和国际银行在该市聘用的投行人士。这一实力变化突显北京方面在这个中国特别行政区的影响力日益增长。
英国《金融时报》的分析显示,持续一年多的政治动荡阻碍了国际银行在这个亚洲金融中心的扩张。而有争议的国家安全法获得通过,可能还会加快这一趋势。

“抗议、国家安全法、疫情、贸易战——很多事情都在加快这个趋势,”华德士(Robert Walters)驻香港的金融业招聘负责人约翰•穆拉利(John Mullally)表示。越来越多地与中国客户打交道的他补充说,为中国内地公司提供融资正在成为“城里唯一的游戏”。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简称香港证监会)的数据显示,招聘努力由北京方面支持的投行打头阵,包括中金公司(CICC)。

该金融监管机构的数据显示,中国内地公司目前在香港聘用逾2100名投资银行家,比一年前增长4%,仅比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华尔街集团聘用的投行家总数少了几百人。

关于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个人的数据,可以很好地表明企业在香港雇用的投资银行家、交易员和其他高级金融专业人员的数量。

自2019年初以来,中金公司截至7月底已将其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员工人数增加了130多名,增幅近20%。中金公司曾担任阿里巴巴(Alibaba)去年在香港进行的129亿美元二次上市的联席主承销商,目前在香港雇用500多名投资银行家,是任何银行中最多的。

随着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紧张加剧,中国公司日益转向香港作为一个筹资平台。特朗普政府已经公布了针对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措施,促使中资企业近几个月在香港进行一连串巨额上市。

内地银行也受到华尔街同行不断加大的压力,后者近年来不断扩大在华业务。这鼓励中资银行加强其全球业务,包括在香港提供更多服务。

“中资银行已经意识到,他们在离岸业务上的投资很可能不足,而随着中国开放,他们需要加大这方面的投资才能保持竞争力,”投行情报集团Coalition的研究经理亚历山大•欧文(Alexander Owen)表示。

招聘者表示,北京方面在6月颁布的国家安全法很可能会鼓励更多中资金融机构扩大在香港的业务,特别是在该法能够阻止在2019年大部分时间里扰乱其日常业务的抗议活动的情况下。

“我们已经有国家安全法这个事实,实际上使中国企业更加自信,”招聘公司Pinpoint Asia董事总经理文斯•纳特里(Vince Natteri)表示。“他们现在认为业务中断的威胁不那么大了。”

但是,内地银行在香港扩大业务,与香港金融业的总体缩水背道而驰。

获得香港证监会牌照的金融专业人士数量,在2019年下半年显著放缓增长,当时警察与抗议者之间围绕拟议中的引渡法律发生冲突,多次导致香港中环CBD停摆。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今年的牌照总数有所下降。

但是,由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运行的在线数据库Webb-site跟踪的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尽管国际和本地金融集团的招聘人数减少了,但内地企业作为一个整体仍在继续招聘。

记者研究了拥有10名或以上香港证监会牌照持有人的约1300家雇主的所有权,计算出大约80%的持牌人为内地、香港或国际公司工作。

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自2019年初以来,香港五家增长最快的金融集团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内地。

摩根大通(JPMorgan)是为数不多的大幅增加香港员工人数的华尔街银行之一。该行拒绝评论其在香港的持牌人数量。中金公司未回应置评请求。

但是招聘者警告说,内地银行在香港的持续增长并无保证。北京方面最近出台一部法律,对国有企业常驻香港的一些银行家征收45%的所得税,这可能会削弱香港的吸引力。

“人们之所以来香港是因为他们想赚钱,”Pinpoint的纳特里表示。“如果要对他们征收45%的税,那么他们还不如留在国内。”

俱菲(Sherry Fei Ju)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