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俄罗斯宣布已在全球率先研发出如甘霖般可贵的新冠疫苗,并在全球第一个注册。据俄罗斯总统普京本人声称:他的女儿已注射这种疫苗。但世界的反应也许令他失望:美国认为俄罗斯这个疫苗“很不成熟”,并拒绝了俄罗斯官员主动向美国伸出的合作邀约。世界卫生组织则表示,“没有足够信息判断俄罗斯疫苗可靠。”中国对此则一言不发,更不要说对这个全球战略伙伴表示祝贺了。

仔细分析俄罗斯疫苗的遭遇及其他方面的反应就会发现,当今人类的抗疫努力正在被彻底政治化,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的悲剧。

疫苗开发被赋予制度竞争意义

率先开发出疫苗意味着:国家影响力。

这种影响力首先是通过挽救全球几十亿人的生命和健康体现出来的。在感染了新冠病毒后被救治的过程中,各国民众从切身体会中感受到发明疫苗国家和机构的伟大,并对之深表感激,这其中的影响力将是潜移默化、影响深远的;与此同时,各国领导人在面对疫情给自己国内带来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对发明疫苗国家内心的折服将同样是真切和印象深刻的。

另一方面,在当前国际抗疫形势下,上述影响力是可以被置换成战略资产的。例如,饱受疫情困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前就迫切需要解决美国国内疫情问题,哪怕是有所改善都好,因为这有利于他竞选连任。为了这个目的,他当然愿意用大牌和普京交换疫苗,如果俄罗斯确实成功开发出了疫苗的话。

至于率先开发出疫苗可以为开发商和机构带来的至少几百亿美元的直接收入,那也是实实在在的收益,无论对国家、机构和个人都是如此。正是因为如此,各国争相展开竞争。据上周的CNN报道,世卫组织说全球已经有20多种疫苗正在研发中。

同时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多快好省”正在成为当前抗疫疫苗研发的一条捷径,这成为当前的一大特征。其中很典型的做法是俄罗斯和中国陈薇的开发路径。

据CNN上周的报道,俄罗斯4月颁布了一项法律,取消了在批准上市前必须进行关键的第3阶段临床试验的要求。这使得疫苗的研发过程能够快速推进。

但是,俄罗斯宣布成功注册世界上第一种新冠肺炎疫苗的消息出来还不到一天,就在国际科学界激起了轩然大波,不少国家的科学家站出来对此表示质疑。《科学》《自然》网站上周分别发表文章,指出俄罗斯疫苗存在的问题。核心主旨都是:俄罗斯的疫苗还没有完成大规模试验来测试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这时就向公众推出疫苗会让所有注射疫苗的人面临风险。

一位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作者:俄罗斯明显是造假,它这个疫苗技术要打两针,第一针是和强生公司一样的黑猩猩腺病毒26,第二针是和陈薇一样的人腺病毒5。中国陈薇和康希诺的技术是康希诺公司从加拿大技术转让,被允许使用。俄罗斯要用也必须从加拿大转让技术。这位专家介绍说:这个人腺病毒疫苗技术平台早已经在艾滋病治疗中被证实不行,现在又拿来用,科学界普遍质疑。

至于俄罗斯一直很有兴趣就疫苗与之合作的美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明确拒绝了俄罗斯的合作邀约,有的称俄罗斯疫苗为“一个笑话”。

对俄罗斯搞“多快好省”模式的原因,一位美国前政府官员说:“在俄罗斯没有人敢质疑普京,俄罗斯的审核标准与美国相差太远。”此外还有一些看得到的特点是:俄罗斯缺乏相关的一流科学家;身边没有像美国的福奇那样的高参,能满足领导想法且让领导兴奋的专家很多,能解决疫情泛滥问题的却没看见;普京霸道,自以为大权在握就什么都能搞得定。

至于中国陈薇搞的研发,公布资料有限。但除了上述专家说的不是自有技术发明外,中外科学界一直在传:陈薇项目动物实验数量不够;人体实验发热率高;三期实验还没开始就在军队试用。目前公开的资料是:国家药监局不批准国内使用;最后在军队内部使用,试用期一年。同样公开的资料是不久前《自然》杂志报道的公开评价:不能证明疫苗有任何保护作用。

当然,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疫苗或者药物必须有效而且安全;成功与否才是检验事情的唯一标准。否则不仅无法服务民众,甚至会有副作用,如此,领导人希望实现的政治作用也必然谈不上,而且会成严重的负面问题。

世界正被分成两种研发模式

面对中俄的做法,美国等西方国家走的则是另一种模式。差异的核心正如上周CNN的报道说的:“在美国也一直有关于紧急授权使用法的讨论,在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确实有很多观点认为,快速批准疫苗获得的利益大于其风险,因此应当根据紧急授权使用法快速批准一种疫苗,而俄罗斯正是这么做的。”这位美国高级官员说。

“但最终,这种做法的风险太大了。其反作用将是非常恐怖的。”这名美国高级官员补充说。

毫无疑问,世界实际正在被分成两种抗疫疫苗研发模式。美国等西方国家更看重的不是快,而是严格的试验程序。白宫新闻秘书凯利•麦克纳尼上周四说,特朗普已经听取了有关俄罗斯已批准其疫苗上市的简报。她还说,美国的疫苗正在进行“严格”、高标准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世卫组织对美国这种模式无疑是赞赏的。上周,针对俄罗斯声称注册了疫苗,世卫组织公开表态说:没有足够的可靠信息来判断俄罗斯新冠病毒疫苗的可靠性。世卫组织发言人贾萨雷维奇以带有总结性和全球指导性的立场表示:加快疫苗开发的进展不能以牺牲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为代价。

相比之下,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另一种模式就是:省略严格的试验程序,多快好省。

不过美国对中国做法的评价倒是不无赞赏,比对俄罗斯的评价相对高了很多。

上周一名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称俄罗斯的疫苗是“一个笑话”后继续说:俄罗斯没有完成三个阶段的临床试验,因此没有人——不管是世卫组织还是美国——会认真对待俄罗斯的疫苗。但他却表示:“中国反而更接近于赢得这种疫苗竞赛的胜利。”

上周CNN报道说: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和政府顾问曾告诉CNN,他们相信中国对于疫苗的试验是非常严肃认真和负责任的,“中国非常希望加入全球正常应对和监管的国家当中,他们正努力做到这一点,”一位政府官员说。

上述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赞赏中国做法的依据,应该就是中国国家药监局拒绝批准中国陈薇的疫苗用于民用;而且即便是在军队使用,也是试用性质,有效期也只有一年。这表明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的立足点,以及世卫组织的立场,和中国是有相当大交集的。而中国行为的原则显然是:在“多快好省”的基础上,也高度重视疫苗的安全性。因为安全就是政治,否则宁肯不开发。

无论如何,不管你是否喜欢,当前的全球抗疫正在成为政治抗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疫苗竞赛正在被政治化

发布日期:2020-08-17 09:17
摘要: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俄罗斯宣布已在全球率先研发出如甘霖般可贵的新冠疫苗,并在全球第一个注册。据俄罗斯总统普京本人声称:他的女儿已注射这种疫苗。但世界的反应也许令他失望:美国认为俄罗斯这个疫苗“很不成熟”,并拒绝了俄罗斯官员主动向美国伸出的合作邀约。世界卫生组织则表示,“没有足够信息判断俄罗斯疫苗可靠。”中国对此则一言不发,更不要说对这个全球战略伙伴表示祝贺了。

仔细分析俄罗斯疫苗的遭遇及其他方面的反应就会发现,当今人类的抗疫努力正在被彻底政治化,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的悲剧。

疫苗开发被赋予制度竞争意义

率先开发出疫苗意味着:国家影响力。

这种影响力首先是通过挽救全球几十亿人的生命和健康体现出来的。在感染了新冠病毒后被救治的过程中,各国民众从切身体会中感受到发明疫苗国家和机构的伟大,并对之深表感激,这其中的影响力将是潜移默化、影响深远的;与此同时,各国领导人在面对疫情给自己国内带来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对发明疫苗国家内心的折服将同样是真切和印象深刻的。

另一方面,在当前国际抗疫形势下,上述影响力是可以被置换成战略资产的。例如,饱受疫情困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前就迫切需要解决美国国内疫情问题,哪怕是有所改善都好,因为这有利于他竞选连任。为了这个目的,他当然愿意用大牌和普京交换疫苗,如果俄罗斯确实成功开发出了疫苗的话。

至于率先开发出疫苗可以为开发商和机构带来的至少几百亿美元的直接收入,那也是实实在在的收益,无论对国家、机构和个人都是如此。正是因为如此,各国争相展开竞争。据上周的CNN报道,世卫组织说全球已经有20多种疫苗正在研发中。

同时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多快好省”正在成为当前抗疫疫苗研发的一条捷径,这成为当前的一大特征。其中很典型的做法是俄罗斯和中国陈薇的开发路径。

据CNN上周的报道,俄罗斯4月颁布了一项法律,取消了在批准上市前必须进行关键的第3阶段临床试验的要求。这使得疫苗的研发过程能够快速推进。

但是,俄罗斯宣布成功注册世界上第一种新冠肺炎疫苗的消息出来还不到一天,就在国际科学界激起了轩然大波,不少国家的科学家站出来对此表示质疑。《科学》《自然》网站上周分别发表文章,指出俄罗斯疫苗存在的问题。核心主旨都是:俄罗斯的疫苗还没有完成大规模试验来测试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这时就向公众推出疫苗会让所有注射疫苗的人面临风险。

一位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作者:俄罗斯明显是造假,它这个疫苗技术要打两针,第一针是和强生公司一样的黑猩猩腺病毒26,第二针是和陈薇一样的人腺病毒5。中国陈薇和康希诺的技术是康希诺公司从加拿大技术转让,被允许使用。俄罗斯要用也必须从加拿大转让技术。这位专家介绍说:这个人腺病毒疫苗技术平台早已经在艾滋病治疗中被证实不行,现在又拿来用,科学界普遍质疑。

至于俄罗斯一直很有兴趣就疫苗与之合作的美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明确拒绝了俄罗斯的合作邀约,有的称俄罗斯疫苗为“一个笑话”。

对俄罗斯搞“多快好省”模式的原因,一位美国前政府官员说:“在俄罗斯没有人敢质疑普京,俄罗斯的审核标准与美国相差太远。”此外还有一些看得到的特点是:俄罗斯缺乏相关的一流科学家;身边没有像美国的福奇那样的高参,能满足领导想法且让领导兴奋的专家很多,能解决疫情泛滥问题的却没看见;普京霸道,自以为大权在握就什么都能搞得定。

至于中国陈薇搞的研发,公布资料有限。但除了上述专家说的不是自有技术发明外,中外科学界一直在传:陈薇项目动物实验数量不够;人体实验发热率高;三期实验还没开始就在军队试用。目前公开的资料是:国家药监局不批准国内使用;最后在军队内部使用,试用期一年。同样公开的资料是不久前《自然》杂志报道的公开评价:不能证明疫苗有任何保护作用。

当然,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疫苗或者药物必须有效而且安全;成功与否才是检验事情的唯一标准。否则不仅无法服务民众,甚至会有副作用,如此,领导人希望实现的政治作用也必然谈不上,而且会成严重的负面问题。

世界正被分成两种研发模式

面对中俄的做法,美国等西方国家走的则是另一种模式。差异的核心正如上周CNN的报道说的:“在美国也一直有关于紧急授权使用法的讨论,在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确实有很多观点认为,快速批准疫苗获得的利益大于其风险,因此应当根据紧急授权使用法快速批准一种疫苗,而俄罗斯正是这么做的。”这位美国高级官员说。

“但最终,这种做法的风险太大了。其反作用将是非常恐怖的。”这名美国高级官员补充说。

毫无疑问,世界实际正在被分成两种抗疫疫苗研发模式。美国等西方国家更看重的不是快,而是严格的试验程序。白宫新闻秘书凯利•麦克纳尼上周四说,特朗普已经听取了有关俄罗斯已批准其疫苗上市的简报。她还说,美国的疫苗正在进行“严格”、高标准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世卫组织对美国这种模式无疑是赞赏的。上周,针对俄罗斯声称注册了疫苗,世卫组织公开表态说:没有足够的可靠信息来判断俄罗斯新冠病毒疫苗的可靠性。世卫组织发言人贾萨雷维奇以带有总结性和全球指导性的立场表示:加快疫苗开发的进展不能以牺牲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为代价。

相比之下,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另一种模式就是:省略严格的试验程序,多快好省。

不过美国对中国做法的评价倒是不无赞赏,比对俄罗斯的评价相对高了很多。

上周一名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称俄罗斯的疫苗是“一个笑话”后继续说:俄罗斯没有完成三个阶段的临床试验,因此没有人——不管是世卫组织还是美国——会认真对待俄罗斯的疫苗。但他却表示:“中国反而更接近于赢得这种疫苗竞赛的胜利。”

上周CNN报道说: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和政府顾问曾告诉CNN,他们相信中国对于疫苗的试验是非常严肃认真和负责任的,“中国非常希望加入全球正常应对和监管的国家当中,他们正努力做到这一点,”一位政府官员说。

上述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赞赏中国做法的依据,应该就是中国国家药监局拒绝批准中国陈薇的疫苗用于民用;而且即便是在军队使用,也是试用性质,有效期也只有一年。这表明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的立足点,以及世卫组织的立场,和中国是有相当大交集的。而中国行为的原则显然是:在“多快好省”的基础上,也高度重视疫苗的安全性。因为安全就是政治,否则宁肯不开发。

无论如何,不管你是否喜欢,当前的全球抗疫正在成为政治抗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俄罗斯宣布已在全球率先研发出如甘霖般可贵的新冠疫苗,并在全球第一个注册。据俄罗斯总统普京本人声称:他的女儿已注射这种疫苗。但世界的反应也许令他失望:美国认为俄罗斯这个疫苗“很不成熟”,并拒绝了俄罗斯官员主动向美国伸出的合作邀约。世界卫生组织则表示,“没有足够信息判断俄罗斯疫苗可靠。”中国对此则一言不发,更不要说对这个全球战略伙伴表示祝贺了。

仔细分析俄罗斯疫苗的遭遇及其他方面的反应就会发现,当今人类的抗疫努力正在被彻底政治化,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的悲剧。

疫苗开发被赋予制度竞争意义

率先开发出疫苗意味着:国家影响力。

这种影响力首先是通过挽救全球几十亿人的生命和健康体现出来的。在感染了新冠病毒后被救治的过程中,各国民众从切身体会中感受到发明疫苗国家和机构的伟大,并对之深表感激,这其中的影响力将是潜移默化、影响深远的;与此同时,各国领导人在面对疫情给自己国内带来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对发明疫苗国家内心的折服将同样是真切和印象深刻的。

另一方面,在当前国际抗疫形势下,上述影响力是可以被置换成战略资产的。例如,饱受疫情困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前就迫切需要解决美国国内疫情问题,哪怕是有所改善都好,因为这有利于他竞选连任。为了这个目的,他当然愿意用大牌和普京交换疫苗,如果俄罗斯确实成功开发出了疫苗的话。

至于率先开发出疫苗可以为开发商和机构带来的至少几百亿美元的直接收入,那也是实实在在的收益,无论对国家、机构和个人都是如此。正是因为如此,各国争相展开竞争。据上周的CNN报道,世卫组织说全球已经有20多种疫苗正在研发中。

同时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多快好省”正在成为当前抗疫疫苗研发的一条捷径,这成为当前的一大特征。其中很典型的做法是俄罗斯和中国陈薇的开发路径。

据CNN上周的报道,俄罗斯4月颁布了一项法律,取消了在批准上市前必须进行关键的第3阶段临床试验的要求。这使得疫苗的研发过程能够快速推进。

但是,俄罗斯宣布成功注册世界上第一种新冠肺炎疫苗的消息出来还不到一天,就在国际科学界激起了轩然大波,不少国家的科学家站出来对此表示质疑。《科学》《自然》网站上周分别发表文章,指出俄罗斯疫苗存在的问题。核心主旨都是:俄罗斯的疫苗还没有完成大规模试验来测试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这时就向公众推出疫苗会让所有注射疫苗的人面临风险。

一位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作者:俄罗斯明显是造假,它这个疫苗技术要打两针,第一针是和强生公司一样的黑猩猩腺病毒26,第二针是和陈薇一样的人腺病毒5。中国陈薇和康希诺的技术是康希诺公司从加拿大技术转让,被允许使用。俄罗斯要用也必须从加拿大转让技术。这位专家介绍说:这个人腺病毒疫苗技术平台早已经在艾滋病治疗中被证实不行,现在又拿来用,科学界普遍质疑。

至于俄罗斯一直很有兴趣就疫苗与之合作的美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明确拒绝了俄罗斯的合作邀约,有的称俄罗斯疫苗为“一个笑话”。

对俄罗斯搞“多快好省”模式的原因,一位美国前政府官员说:“在俄罗斯没有人敢质疑普京,俄罗斯的审核标准与美国相差太远。”此外还有一些看得到的特点是:俄罗斯缺乏相关的一流科学家;身边没有像美国的福奇那样的高参,能满足领导想法且让领导兴奋的专家很多,能解决疫情泛滥问题的却没看见;普京霸道,自以为大权在握就什么都能搞得定。

至于中国陈薇搞的研发,公布资料有限。但除了上述专家说的不是自有技术发明外,中外科学界一直在传:陈薇项目动物实验数量不够;人体实验发热率高;三期实验还没开始就在军队试用。目前公开的资料是:国家药监局不批准国内使用;最后在军队内部使用,试用期一年。同样公开的资料是不久前《自然》杂志报道的公开评价:不能证明疫苗有任何保护作用。

当然,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疫苗或者药物必须有效而且安全;成功与否才是检验事情的唯一标准。否则不仅无法服务民众,甚至会有副作用,如此,领导人希望实现的政治作用也必然谈不上,而且会成严重的负面问题。

世界正被分成两种研发模式

面对中俄的做法,美国等西方国家走的则是另一种模式。差异的核心正如上周CNN的报道说的:“在美国也一直有关于紧急授权使用法的讨论,在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确实有很多观点认为,快速批准疫苗获得的利益大于其风险,因此应当根据紧急授权使用法快速批准一种疫苗,而俄罗斯正是这么做的。”这位美国高级官员说。

“但最终,这种做法的风险太大了。其反作用将是非常恐怖的。”这名美国高级官员补充说。

毫无疑问,世界实际正在被分成两种抗疫疫苗研发模式。美国等西方国家更看重的不是快,而是严格的试验程序。白宫新闻秘书凯利•麦克纳尼上周四说,特朗普已经听取了有关俄罗斯已批准其疫苗上市的简报。她还说,美国的疫苗正在进行“严格”、高标准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世卫组织对美国这种模式无疑是赞赏的。上周,针对俄罗斯声称注册了疫苗,世卫组织公开表态说:没有足够的可靠信息来判断俄罗斯新冠病毒疫苗的可靠性。世卫组织发言人贾萨雷维奇以带有总结性和全球指导性的立场表示:加快疫苗开发的进展不能以牺牲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为代价。

相比之下,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另一种模式就是:省略严格的试验程序,多快好省。

不过美国对中国做法的评价倒是不无赞赏,比对俄罗斯的评价相对高了很多。

上周一名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称俄罗斯的疫苗是“一个笑话”后继续说:俄罗斯没有完成三个阶段的临床试验,因此没有人——不管是世卫组织还是美国——会认真对待俄罗斯的疫苗。但他却表示:“中国反而更接近于赢得这种疫苗竞赛的胜利。”

上周CNN报道说: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和政府顾问曾告诉CNN,他们相信中国对于疫苗的试验是非常严肃认真和负责任的,“中国非常希望加入全球正常应对和监管的国家当中,他们正努力做到这一点,”一位政府官员说。

上述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赞赏中国做法的依据,应该就是中国国家药监局拒绝批准中国陈薇的疫苗用于民用;而且即便是在军队使用,也是试用性质,有效期也只有一年。这表明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的立足点,以及世卫组织的立场,和中国是有相当大交集的。而中国行为的原则显然是:在“多快好省”的基础上,也高度重视疫苗的安全性。因为安全就是政治,否则宁肯不开发。

无论如何,不管你是否喜欢,当前的全球抗疫正在成为政治抗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疫苗竞赛正在被政治化

发布日期:2020-08-17 09:17
摘要: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俄罗斯宣布已在全球率先研发出如甘霖般可贵的新冠疫苗,并在全球第一个注册。据俄罗斯总统普京本人声称:他的女儿已注射这种疫苗。但世界的反应也许令他失望:美国认为俄罗斯这个疫苗“很不成熟”,并拒绝了俄罗斯官员主动向美国伸出的合作邀约。世界卫生组织则表示,“没有足够信息判断俄罗斯疫苗可靠。”中国对此则一言不发,更不要说对这个全球战略伙伴表示祝贺了。

仔细分析俄罗斯疫苗的遭遇及其他方面的反应就会发现,当今人类的抗疫努力正在被彻底政治化,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的悲剧。

疫苗开发被赋予制度竞争意义

率先开发出疫苗意味着:国家影响力。

这种影响力首先是通过挽救全球几十亿人的生命和健康体现出来的。在感染了新冠病毒后被救治的过程中,各国民众从切身体会中感受到发明疫苗国家和机构的伟大,并对之深表感激,这其中的影响力将是潜移默化、影响深远的;与此同时,各国领导人在面对疫情给自己国内带来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对发明疫苗国家内心的折服将同样是真切和印象深刻的。

另一方面,在当前国际抗疫形势下,上述影响力是可以被置换成战略资产的。例如,饱受疫情困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前就迫切需要解决美国国内疫情问题,哪怕是有所改善都好,因为这有利于他竞选连任。为了这个目的,他当然愿意用大牌和普京交换疫苗,如果俄罗斯确实成功开发出了疫苗的话。

至于率先开发出疫苗可以为开发商和机构带来的至少几百亿美元的直接收入,那也是实实在在的收益,无论对国家、机构和个人都是如此。正是因为如此,各国争相展开竞争。据上周的CNN报道,世卫组织说全球已经有20多种疫苗正在研发中。

同时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多快好省”正在成为当前抗疫疫苗研发的一条捷径,这成为当前的一大特征。其中很典型的做法是俄罗斯和中国陈薇的开发路径。

据CNN上周的报道,俄罗斯4月颁布了一项法律,取消了在批准上市前必须进行关键的第3阶段临床试验的要求。这使得疫苗的研发过程能够快速推进。

但是,俄罗斯宣布成功注册世界上第一种新冠肺炎疫苗的消息出来还不到一天,就在国际科学界激起了轩然大波,不少国家的科学家站出来对此表示质疑。《科学》《自然》网站上周分别发表文章,指出俄罗斯疫苗存在的问题。核心主旨都是:俄罗斯的疫苗还没有完成大规模试验来测试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这时就向公众推出疫苗会让所有注射疫苗的人面临风险。

一位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作者:俄罗斯明显是造假,它这个疫苗技术要打两针,第一针是和强生公司一样的黑猩猩腺病毒26,第二针是和陈薇一样的人腺病毒5。中国陈薇和康希诺的技术是康希诺公司从加拿大技术转让,被允许使用。俄罗斯要用也必须从加拿大转让技术。这位专家介绍说:这个人腺病毒疫苗技术平台早已经在艾滋病治疗中被证实不行,现在又拿来用,科学界普遍质疑。

至于俄罗斯一直很有兴趣就疫苗与之合作的美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明确拒绝了俄罗斯的合作邀约,有的称俄罗斯疫苗为“一个笑话”。

对俄罗斯搞“多快好省”模式的原因,一位美国前政府官员说:“在俄罗斯没有人敢质疑普京,俄罗斯的审核标准与美国相差太远。”此外还有一些看得到的特点是:俄罗斯缺乏相关的一流科学家;身边没有像美国的福奇那样的高参,能满足领导想法且让领导兴奋的专家很多,能解决疫情泛滥问题的却没看见;普京霸道,自以为大权在握就什么都能搞得定。

至于中国陈薇搞的研发,公布资料有限。但除了上述专家说的不是自有技术发明外,中外科学界一直在传:陈薇项目动物实验数量不够;人体实验发热率高;三期实验还没开始就在军队试用。目前公开的资料是:国家药监局不批准国内使用;最后在军队内部使用,试用期一年。同样公开的资料是不久前《自然》杂志报道的公开评价:不能证明疫苗有任何保护作用。

当然,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疫苗或者药物必须有效而且安全;成功与否才是检验事情的唯一标准。否则不仅无法服务民众,甚至会有副作用,如此,领导人希望实现的政治作用也必然谈不上,而且会成严重的负面问题。

世界正被分成两种研发模式

面对中俄的做法,美国等西方国家走的则是另一种模式。差异的核心正如上周CNN的报道说的:“在美国也一直有关于紧急授权使用法的讨论,在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确实有很多观点认为,快速批准疫苗获得的利益大于其风险,因此应当根据紧急授权使用法快速批准一种疫苗,而俄罗斯正是这么做的。”这位美国高级官员说。

“但最终,这种做法的风险太大了。其反作用将是非常恐怖的。”这名美国高级官员补充说。

毫无疑问,世界实际正在被分成两种抗疫疫苗研发模式。美国等西方国家更看重的不是快,而是严格的试验程序。白宫新闻秘书凯利•麦克纳尼上周四说,特朗普已经听取了有关俄罗斯已批准其疫苗上市的简报。她还说,美国的疫苗正在进行“严格”、高标准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世卫组织对美国这种模式无疑是赞赏的。上周,针对俄罗斯声称注册了疫苗,世卫组织公开表态说:没有足够的可靠信息来判断俄罗斯新冠病毒疫苗的可靠性。世卫组织发言人贾萨雷维奇以带有总结性和全球指导性的立场表示:加快疫苗开发的进展不能以牺牲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为代价。

相比之下,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另一种模式就是:省略严格的试验程序,多快好省。

不过美国对中国做法的评价倒是不无赞赏,比对俄罗斯的评价相对高了很多。

上周一名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称俄罗斯的疫苗是“一个笑话”后继续说:俄罗斯没有完成三个阶段的临床试验,因此没有人——不管是世卫组织还是美国——会认真对待俄罗斯的疫苗。但他却表示:“中国反而更接近于赢得这种疫苗竞赛的胜利。”

上周CNN报道说: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和政府顾问曾告诉CNN,他们相信中国对于疫苗的试验是非常严肃认真和负责任的,“中国非常希望加入全球正常应对和监管的国家当中,他们正努力做到这一点,”一位政府官员说。

上述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赞赏中国做法的依据,应该就是中国国家药监局拒绝批准中国陈薇的疫苗用于民用;而且即便是在军队使用,也是试用性质,有效期也只有一年。这表明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的立足点,以及世卫组织的立场,和中国是有相当大交集的。而中国行为的原则显然是:在“多快好省”的基础上,也高度重视疫苗的安全性。因为安全就是政治,否则宁肯不开发。

无论如何,不管你是否喜欢,当前的全球抗疫正在成为政治抗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俄罗斯宣布已在全球率先研发出如甘霖般可贵的新冠疫苗,并在全球第一个注册。据俄罗斯总统普京本人声称:他的女儿已注射这种疫苗。但世界的反应也许令他失望:美国认为俄罗斯这个疫苗“很不成熟”,并拒绝了俄罗斯官员主动向美国伸出的合作邀约。世界卫生组织则表示,“没有足够信息判断俄罗斯疫苗可靠。”中国对此则一言不发,更不要说对这个全球战略伙伴表示祝贺了。

仔细分析俄罗斯疫苗的遭遇及其他方面的反应就会发现,当今人类的抗疫努力正在被彻底政治化,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的悲剧。

疫苗开发被赋予制度竞争意义

率先开发出疫苗意味着:国家影响力。

这种影响力首先是通过挽救全球几十亿人的生命和健康体现出来的。在感染了新冠病毒后被救治的过程中,各国民众从切身体会中感受到发明疫苗国家和机构的伟大,并对之深表感激,这其中的影响力将是潜移默化、影响深远的;与此同时,各国领导人在面对疫情给自己国内带来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对发明疫苗国家内心的折服将同样是真切和印象深刻的。

另一方面,在当前国际抗疫形势下,上述影响力是可以被置换成战略资产的。例如,饱受疫情困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前就迫切需要解决美国国内疫情问题,哪怕是有所改善都好,因为这有利于他竞选连任。为了这个目的,他当然愿意用大牌和普京交换疫苗,如果俄罗斯确实成功开发出了疫苗的话。

至于率先开发出疫苗可以为开发商和机构带来的至少几百亿美元的直接收入,那也是实实在在的收益,无论对国家、机构和个人都是如此。正是因为如此,各国争相展开竞争。据上周的CNN报道,世卫组织说全球已经有20多种疫苗正在研发中。

同时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多快好省”正在成为当前抗疫疫苗研发的一条捷径,这成为当前的一大特征。其中很典型的做法是俄罗斯和中国陈薇的开发路径。

据CNN上周的报道,俄罗斯4月颁布了一项法律,取消了在批准上市前必须进行关键的第3阶段临床试验的要求。这使得疫苗的研发过程能够快速推进。

但是,俄罗斯宣布成功注册世界上第一种新冠肺炎疫苗的消息出来还不到一天,就在国际科学界激起了轩然大波,不少国家的科学家站出来对此表示质疑。《科学》《自然》网站上周分别发表文章,指出俄罗斯疫苗存在的问题。核心主旨都是:俄罗斯的疫苗还没有完成大规模试验来测试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这时就向公众推出疫苗会让所有注射疫苗的人面临风险。

一位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专家告诉作者:俄罗斯明显是造假,它这个疫苗技术要打两针,第一针是和强生公司一样的黑猩猩腺病毒26,第二针是和陈薇一样的人腺病毒5。中国陈薇和康希诺的技术是康希诺公司从加拿大技术转让,被允许使用。俄罗斯要用也必须从加拿大转让技术。这位专家介绍说:这个人腺病毒疫苗技术平台早已经在艾滋病治疗中被证实不行,现在又拿来用,科学界普遍质疑。

至于俄罗斯一直很有兴趣就疫苗与之合作的美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明确拒绝了俄罗斯的合作邀约,有的称俄罗斯疫苗为“一个笑话”。

对俄罗斯搞“多快好省”模式的原因,一位美国前政府官员说:“在俄罗斯没有人敢质疑普京,俄罗斯的审核标准与美国相差太远。”此外还有一些看得到的特点是:俄罗斯缺乏相关的一流科学家;身边没有像美国的福奇那样的高参,能满足领导想法且让领导兴奋的专家很多,能解决疫情泛滥问题的却没看见;普京霸道,自以为大权在握就什么都能搞得定。

至于中国陈薇搞的研发,公布资料有限。但除了上述专家说的不是自有技术发明外,中外科学界一直在传:陈薇项目动物实验数量不够;人体实验发热率高;三期实验还没开始就在军队试用。目前公开的资料是:国家药监局不批准国内使用;最后在军队内部使用,试用期一年。同样公开的资料是不久前《自然》杂志报道的公开评价:不能证明疫苗有任何保护作用。

当然,在疫情紧迫的形势下,“多快好省”干防疫行不行,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有两条底线恐怕毋庸置疑应该遵守:疫苗或者药物必须有效而且安全;成功与否才是检验事情的唯一标准。否则不仅无法服务民众,甚至会有副作用,如此,领导人希望实现的政治作用也必然谈不上,而且会成严重的负面问题。

世界正被分成两种研发模式

面对中俄的做法,美国等西方国家走的则是另一种模式。差异的核心正如上周CNN的报道说的:“在美国也一直有关于紧急授权使用法的讨论,在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确实有很多观点认为,快速批准疫苗获得的利益大于其风险,因此应当根据紧急授权使用法快速批准一种疫苗,而俄罗斯正是这么做的。”这位美国高级官员说。

“但最终,这种做法的风险太大了。其反作用将是非常恐怖的。”这名美国高级官员补充说。

毫无疑问,世界实际正在被分成两种抗疫疫苗研发模式。美国等西方国家更看重的不是快,而是严格的试验程序。白宫新闻秘书凯利•麦克纳尼上周四说,特朗普已经听取了有关俄罗斯已批准其疫苗上市的简报。她还说,美国的疫苗正在进行“严格”、高标准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世卫组织对美国这种模式无疑是赞赏的。上周,针对俄罗斯声称注册了疫苗,世卫组织公开表态说:没有足够的可靠信息来判断俄罗斯新冠病毒疫苗的可靠性。世卫组织发言人贾萨雷维奇以带有总结性和全球指导性的立场表示:加快疫苗开发的进展不能以牺牲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为代价。

相比之下,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另一种模式就是:省略严格的试验程序,多快好省。

不过美国对中国做法的评价倒是不无赞赏,比对俄罗斯的评价相对高了很多。

上周一名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称俄罗斯的疫苗是“一个笑话”后继续说:俄罗斯没有完成三个阶段的临床试验,因此没有人——不管是世卫组织还是美国——会认真对待俄罗斯的疫苗。但他却表示:“中国反而更接近于赢得这种疫苗竞赛的胜利。”

上周CNN报道说: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和政府顾问曾告诉CNN,他们相信中国对于疫苗的试验是非常严肃认真和负责任的,“中国非常希望加入全球正常应对和监管的国家当中,他们正努力做到这一点,”一位政府官员说。

上述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赞赏中国做法的依据,应该就是中国国家药监局拒绝批准中国陈薇的疫苗用于民用;而且即便是在军队使用,也是试用性质,有效期也只有一年。这表明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的立足点,以及世卫组织的立场,和中国是有相当大交集的。而中国行为的原则显然是:在“多快好省”的基础上,也高度重视疫苗的安全性。因为安全就是政治,否则宁肯不开发。

无论如何,不管你是否喜欢,当前的全球抗疫正在成为政治抗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