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B站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学习类视频为何火热?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



秦子媛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国内著名的综合视频社区平台Bilibili(后简称“B站”)开始诞生学习向内容的视频,此类视频多以“Study With Me"为标签,通过直播和录播两种形式来展现视频制作者的学习过程,进行陪伴式学习直播的播放或经验分享。

自那之后,此类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B站数据表示,2019年B站学习类UP主的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274%。泛知识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突破5000万,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五倍。到了今年6月5日,B站正式建立知识一级分区,以分享知识、经验、技能、观点、人文为主要内容……

学习类视频正以磅礴之势进入我们每个人日常的生活。学习类视频为何如此火热?在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我们带着这样的问题采访了几位学习向视频的制作者和观众。

跨时空在场的激励、监督与陪伴

学习类视频为观看视频的人营造着源源不断的同侪压力,也以他律促成自律的方式来敦促和提高着自己。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大三学生穆秋睿有着长达五年的学习类视频的观看经历,她分享道:“我记得高中那会儿我看得比较频繁,因为那时候天天学习任务挺多挺重的,就时常需要输入这种东西来激励自己。”穆秋睿表示她会边写作业边把手机放在旁边播放学习视频,力图“营造一个和年纪相近的人一起学习、一起监督的氛围“,“就大家都在学,那我自然也会觉得我也要快点学,要不被落下了。”穆秋睿提到的这种心理是来自同侪压力,它可以鼓励一个人为了遵守团体社会规范而改变其态度、价值观、行为。

观看学习向视频的原因不只是为了监督自己,中央民族大学的永鸿运作为一位学习类视频的忠实爱好者表示,自己看这类视频是为了“找个人来陪伴自己”。“因为上大学之后大家自习时间不一样,我自己学习的时候我身边也没有别人,要约朋友一起的话可能会聊天什么的耽误时间,听音乐又觉得会分心,所以我就在B站上找到了一个韩国小姐姐的学习视频放在我面前,学累了的时候时不时看她一眼觉得她还在学我也就能再敦促自己继续学下去。”永鸿运补充道,她看学习类视频就是想达到一种“有人在陪我学习但不会打扰我”的效果,“她在屏幕那边一直学我也就不会觉得孤单。”

学习是一件很孤单的事情,但是当视频中有人和你一起在学习的时候,这种孤独感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被消解或弱化,进而提高学习的效率。

制作学习向视频的博主也强调了此类视频的陪伴属性。一位在B站上拥有200万粉丝的学习向视频的UP主@彭酱酱LINYA在分享时提到:“我觉得开一个直播然后带一些观众朋友一起学挺好的,”彭酱酱坦言,自己高中的时候压力很大,每天一个人从图书馆待到闭馆,感觉就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很是孤独,“如果我那时候也能遇到这样一个可以陪着我、跟我一起学习的人的话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学习向视频带来的陪伴感不是单向的,彭酱酱还表示,她也有把自己的粉丝当作最好的朋友的感觉,“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拍视频和日常,它也成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看到有粉丝打卡和她一起学习,彭酱酱觉得“我们就像一个班集体,特别温暖的感觉。”

学习向视频与学习型博主的存在可以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为人们营造一种多人学习的氛围,也通过这种跨时空在场来实现着彼此的陪伴。

双向成长与自我价值的实现

除通过制作和观看学习类视频来产生互动之外,博主与观众之间的关系还会延续到线下。彭酱酱分享道,“有时候粉丝心态上有些困惑来私信问我,我只要看到的话就会回复,鼓励一下他们。”不仅是彭酱酱,EvelynVanessa在分享自己四年多来做学习博主的经历时也表示,“我原本只是为了分享我读书、学习生活的一些日常,但后来我看很多人加入了我的学习活动,每天跟我一起打卡、学习,就觉得我通过学习这件事收获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们。觉得大家在一起共同进步和陪伴,自己也更有动力了。”

学习向视频的制作与观看于观众于博主来说都是一种双向的激励。彭酱酱回想自己拍视频以来的变化,“现在记录和分享已经变成了自己的一种习惯,而且因为每周需要不短的时间来剪辑视频,同时我还需要平衡学业时间,我也增强了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

穆秋睿分享道:“我高中时候想考北外,关注了一个北外的学习博主的微博,还用她发的图片当作我的手机壁纸激励自己。后来我成功考上了。我给她发了很长的一段话感谢她的陪伴,她也给我回说觉得很感动。她做的事情真的是可以激励和影响到很多人的。”不仅是这位博主有这样的想法,彭酱酱和EvelynVanessa也提到,看到那么多人跟自己一起学习一起进步,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学习类视频的观看与制作都是一个双赢的过程。观众们通过视频收获学习时需要的动力、陪伴与监督;视频制作者们也通过分享学习日常的过程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学习进步,同时也在这种陪伴中获得更多的动力来制作视频,于是会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形成更大程度上的良性循环。

清醒而不依赖

从博主自身来看,EvelynVanessa提到,众多的关注对她来讲是一种反向的激励与监督,有越来越多的人跟自己一样认真对待生活的感觉也让她倍感美好。

这样反向监督的他者凝视对博主来说可以是一种鞭策,但也可能会成为一种弊恶。学习类视频博主通过自我展演学习过程的方式来收获关注,如果为了博取关注而过分注形式,学习向的视频或笔记图片就失去了其原有的意义。

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也需要意识到这只是一种敦促自己的方式,并不能完全地依赖它。永鸿运表示,学习类视频只能作为一个引入的作用,不能次次学习都看,“其实你在学习的时候有视频在那里放着,它可能会成为你的一个干扰,会不自觉地看,这样有些时候是不能让自己专注到学习内容本身的。”当视频打扰到了学习时候的专注,那学习视频能起到的作用就不再是正向的。穆秋睿也提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太看这样的视频,认为观看这类视频“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看了自己喜欢的学习博主如何学习,开始时会模仿她们,后来也会慢慢地去找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她们的)学习节奏和学习方法等等对我来讲算是一个启蒙吧。”

基于此,B站上几千万人和博主一起上自习不如说是打开了线上空间一道“私学”与“众学”的大门,承认孤独无错,追求共进甚好,两者呈现出的状态远超想象中的和谐。当然大家也都懂得,现实与理想总归有差,线上同步学习只能作为个人成长进步的催化剂,短期内效果显著,但不能长久留存。与其依赖,不如有意识地通过同步学习的形式,进一步培养自身的认知内驱力和自我提高的内驱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B站:几千万人与博主一起上自习

发布日期:2020-08-14 10:36
摘要:B站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学习类视频为何火热?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



秦子媛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国内著名的综合视频社区平台Bilibili(后简称“B站”)开始诞生学习向内容的视频,此类视频多以“Study With Me"为标签,通过直播和录播两种形式来展现视频制作者的学习过程,进行陪伴式学习直播的播放或经验分享。

自那之后,此类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B站数据表示,2019年B站学习类UP主的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274%。泛知识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突破5000万,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五倍。到了今年6月5日,B站正式建立知识一级分区,以分享知识、经验、技能、观点、人文为主要内容……

学习类视频正以磅礴之势进入我们每个人日常的生活。学习类视频为何如此火热?在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我们带着这样的问题采访了几位学习向视频的制作者和观众。

跨时空在场的激励、监督与陪伴

学习类视频为观看视频的人营造着源源不断的同侪压力,也以他律促成自律的方式来敦促和提高着自己。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大三学生穆秋睿有着长达五年的学习类视频的观看经历,她分享道:“我记得高中那会儿我看得比较频繁,因为那时候天天学习任务挺多挺重的,就时常需要输入这种东西来激励自己。”穆秋睿表示她会边写作业边把手机放在旁边播放学习视频,力图“营造一个和年纪相近的人一起学习、一起监督的氛围“,“就大家都在学,那我自然也会觉得我也要快点学,要不被落下了。”穆秋睿提到的这种心理是来自同侪压力,它可以鼓励一个人为了遵守团体社会规范而改变其态度、价值观、行为。

观看学习向视频的原因不只是为了监督自己,中央民族大学的永鸿运作为一位学习类视频的忠实爱好者表示,自己看这类视频是为了“找个人来陪伴自己”。“因为上大学之后大家自习时间不一样,我自己学习的时候我身边也没有别人,要约朋友一起的话可能会聊天什么的耽误时间,听音乐又觉得会分心,所以我就在B站上找到了一个韩国小姐姐的学习视频放在我面前,学累了的时候时不时看她一眼觉得她还在学我也就能再敦促自己继续学下去。”永鸿运补充道,她看学习类视频就是想达到一种“有人在陪我学习但不会打扰我”的效果,“她在屏幕那边一直学我也就不会觉得孤单。”

学习是一件很孤单的事情,但是当视频中有人和你一起在学习的时候,这种孤独感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被消解或弱化,进而提高学习的效率。

制作学习向视频的博主也强调了此类视频的陪伴属性。一位在B站上拥有200万粉丝的学习向视频的UP主@彭酱酱LINYA在分享时提到:“我觉得开一个直播然后带一些观众朋友一起学挺好的,”彭酱酱坦言,自己高中的时候压力很大,每天一个人从图书馆待到闭馆,感觉就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很是孤独,“如果我那时候也能遇到这样一个可以陪着我、跟我一起学习的人的话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学习向视频带来的陪伴感不是单向的,彭酱酱还表示,她也有把自己的粉丝当作最好的朋友的感觉,“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拍视频和日常,它也成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看到有粉丝打卡和她一起学习,彭酱酱觉得“我们就像一个班集体,特别温暖的感觉。”

学习向视频与学习型博主的存在可以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为人们营造一种多人学习的氛围,也通过这种跨时空在场来实现着彼此的陪伴。

双向成长与自我价值的实现

除通过制作和观看学习类视频来产生互动之外,博主与观众之间的关系还会延续到线下。彭酱酱分享道,“有时候粉丝心态上有些困惑来私信问我,我只要看到的话就会回复,鼓励一下他们。”不仅是彭酱酱,EvelynVanessa在分享自己四年多来做学习博主的经历时也表示,“我原本只是为了分享我读书、学习生活的一些日常,但后来我看很多人加入了我的学习活动,每天跟我一起打卡、学习,就觉得我通过学习这件事收获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们。觉得大家在一起共同进步和陪伴,自己也更有动力了。”

学习向视频的制作与观看于观众于博主来说都是一种双向的激励。彭酱酱回想自己拍视频以来的变化,“现在记录和分享已经变成了自己的一种习惯,而且因为每周需要不短的时间来剪辑视频,同时我还需要平衡学业时间,我也增强了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

穆秋睿分享道:“我高中时候想考北外,关注了一个北外的学习博主的微博,还用她发的图片当作我的手机壁纸激励自己。后来我成功考上了。我给她发了很长的一段话感谢她的陪伴,她也给我回说觉得很感动。她做的事情真的是可以激励和影响到很多人的。”不仅是这位博主有这样的想法,彭酱酱和EvelynVanessa也提到,看到那么多人跟自己一起学习一起进步,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学习类视频的观看与制作都是一个双赢的过程。观众们通过视频收获学习时需要的动力、陪伴与监督;视频制作者们也通过分享学习日常的过程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学习进步,同时也在这种陪伴中获得更多的动力来制作视频,于是会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形成更大程度上的良性循环。

清醒而不依赖

从博主自身来看,EvelynVanessa提到,众多的关注对她来讲是一种反向的激励与监督,有越来越多的人跟自己一样认真对待生活的感觉也让她倍感美好。

这样反向监督的他者凝视对博主来说可以是一种鞭策,但也可能会成为一种弊恶。学习类视频博主通过自我展演学习过程的方式来收获关注,如果为了博取关注而过分注形式,学习向的视频或笔记图片就失去了其原有的意义。

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也需要意识到这只是一种敦促自己的方式,并不能完全地依赖它。永鸿运表示,学习类视频只能作为一个引入的作用,不能次次学习都看,“其实你在学习的时候有视频在那里放着,它可能会成为你的一个干扰,会不自觉地看,这样有些时候是不能让自己专注到学习内容本身的。”当视频打扰到了学习时候的专注,那学习视频能起到的作用就不再是正向的。穆秋睿也提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太看这样的视频,认为观看这类视频“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看了自己喜欢的学习博主如何学习,开始时会模仿她们,后来也会慢慢地去找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她们的)学习节奏和学习方法等等对我来讲算是一个启蒙吧。”

基于此,B站上几千万人和博主一起上自习不如说是打开了线上空间一道“私学”与“众学”的大门,承认孤独无错,追求共进甚好,两者呈现出的状态远超想象中的和谐。当然大家也都懂得,现实与理想总归有差,线上同步学习只能作为个人成长进步的催化剂,短期内效果显著,但不能长久留存。与其依赖,不如有意识地通过同步学习的形式,进一步培养自身的认知内驱力和自我提高的内驱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B站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学习类视频为何火热?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



秦子媛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国内著名的综合视频社区平台Bilibili(后简称“B站”)开始诞生学习向内容的视频,此类视频多以“Study With Me"为标签,通过直播和录播两种形式来展现视频制作者的学习过程,进行陪伴式学习直播的播放或经验分享。

自那之后,此类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B站数据表示,2019年B站学习类UP主的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274%。泛知识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突破5000万,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五倍。到了今年6月5日,B站正式建立知识一级分区,以分享知识、经验、技能、观点、人文为主要内容……

学习类视频正以磅礴之势进入我们每个人日常的生活。学习类视频为何如此火热?在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我们带着这样的问题采访了几位学习向视频的制作者和观众。

跨时空在场的激励、监督与陪伴

学习类视频为观看视频的人营造着源源不断的同侪压力,也以他律促成自律的方式来敦促和提高着自己。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大三学生穆秋睿有着长达五年的学习类视频的观看经历,她分享道:“我记得高中那会儿我看得比较频繁,因为那时候天天学习任务挺多挺重的,就时常需要输入这种东西来激励自己。”穆秋睿表示她会边写作业边把手机放在旁边播放学习视频,力图“营造一个和年纪相近的人一起学习、一起监督的氛围“,“就大家都在学,那我自然也会觉得我也要快点学,要不被落下了。”穆秋睿提到的这种心理是来自同侪压力,它可以鼓励一个人为了遵守团体社会规范而改变其态度、价值观、行为。

观看学习向视频的原因不只是为了监督自己,中央民族大学的永鸿运作为一位学习类视频的忠实爱好者表示,自己看这类视频是为了“找个人来陪伴自己”。“因为上大学之后大家自习时间不一样,我自己学习的时候我身边也没有别人,要约朋友一起的话可能会聊天什么的耽误时间,听音乐又觉得会分心,所以我就在B站上找到了一个韩国小姐姐的学习视频放在我面前,学累了的时候时不时看她一眼觉得她还在学我也就能再敦促自己继续学下去。”永鸿运补充道,她看学习类视频就是想达到一种“有人在陪我学习但不会打扰我”的效果,“她在屏幕那边一直学我也就不会觉得孤单。”

学习是一件很孤单的事情,但是当视频中有人和你一起在学习的时候,这种孤独感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被消解或弱化,进而提高学习的效率。

制作学习向视频的博主也强调了此类视频的陪伴属性。一位在B站上拥有200万粉丝的学习向视频的UP主@彭酱酱LINYA在分享时提到:“我觉得开一个直播然后带一些观众朋友一起学挺好的,”彭酱酱坦言,自己高中的时候压力很大,每天一个人从图书馆待到闭馆,感觉就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很是孤独,“如果我那时候也能遇到这样一个可以陪着我、跟我一起学习的人的话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学习向视频带来的陪伴感不是单向的,彭酱酱还表示,她也有把自己的粉丝当作最好的朋友的感觉,“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拍视频和日常,它也成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看到有粉丝打卡和她一起学习,彭酱酱觉得“我们就像一个班集体,特别温暖的感觉。”

学习向视频与学习型博主的存在可以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为人们营造一种多人学习的氛围,也通过这种跨时空在场来实现着彼此的陪伴。

双向成长与自我价值的实现

除通过制作和观看学习类视频来产生互动之外,博主与观众之间的关系还会延续到线下。彭酱酱分享道,“有时候粉丝心态上有些困惑来私信问我,我只要看到的话就会回复,鼓励一下他们。”不仅是彭酱酱,EvelynVanessa在分享自己四年多来做学习博主的经历时也表示,“我原本只是为了分享我读书、学习生活的一些日常,但后来我看很多人加入了我的学习活动,每天跟我一起打卡、学习,就觉得我通过学习这件事收获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们。觉得大家在一起共同进步和陪伴,自己也更有动力了。”

学习向视频的制作与观看于观众于博主来说都是一种双向的激励。彭酱酱回想自己拍视频以来的变化,“现在记录和分享已经变成了自己的一种习惯,而且因为每周需要不短的时间来剪辑视频,同时我还需要平衡学业时间,我也增强了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

穆秋睿分享道:“我高中时候想考北外,关注了一个北外的学习博主的微博,还用她发的图片当作我的手机壁纸激励自己。后来我成功考上了。我给她发了很长的一段话感谢她的陪伴,她也给我回说觉得很感动。她做的事情真的是可以激励和影响到很多人的。”不仅是这位博主有这样的想法,彭酱酱和EvelynVanessa也提到,看到那么多人跟自己一起学习一起进步,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学习类视频的观看与制作都是一个双赢的过程。观众们通过视频收获学习时需要的动力、陪伴与监督;视频制作者们也通过分享学习日常的过程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学习进步,同时也在这种陪伴中获得更多的动力来制作视频,于是会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形成更大程度上的良性循环。

清醒而不依赖

从博主自身来看,EvelynVanessa提到,众多的关注对她来讲是一种反向的激励与监督,有越来越多的人跟自己一样认真对待生活的感觉也让她倍感美好。

这样反向监督的他者凝视对博主来说可以是一种鞭策,但也可能会成为一种弊恶。学习类视频博主通过自我展演学习过程的方式来收获关注,如果为了博取关注而过分注形式,学习向的视频或笔记图片就失去了其原有的意义。

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也需要意识到这只是一种敦促自己的方式,并不能完全地依赖它。永鸿运表示,学习类视频只能作为一个引入的作用,不能次次学习都看,“其实你在学习的时候有视频在那里放着,它可能会成为你的一个干扰,会不自觉地看,这样有些时候是不能让自己专注到学习内容本身的。”当视频打扰到了学习时候的专注,那学习视频能起到的作用就不再是正向的。穆秋睿也提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太看这样的视频,认为观看这类视频“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看了自己喜欢的学习博主如何学习,开始时会模仿她们,后来也会慢慢地去找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她们的)学习节奏和学习方法等等对我来讲算是一个启蒙吧。”

基于此,B站上几千万人和博主一起上自习不如说是打开了线上空间一道“私学”与“众学”的大门,承认孤独无错,追求共进甚好,两者呈现出的状态远超想象中的和谐。当然大家也都懂得,现实与理想总归有差,线上同步学习只能作为个人成长进步的催化剂,短期内效果显著,但不能长久留存。与其依赖,不如有意识地通过同步学习的形式,进一步培养自身的认知内驱力和自我提高的内驱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B站:几千万人与博主一起上自习

发布日期:2020-08-14 10:36
摘要:B站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学习类视频为何火热?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



秦子媛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国内著名的综合视频社区平台Bilibili(后简称“B站”)开始诞生学习向内容的视频,此类视频多以“Study With Me"为标签,通过直播和录播两种形式来展现视频制作者的学习过程,进行陪伴式学习直播的播放或经验分享。

自那之后,此类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B站数据表示,2019年B站学习类UP主的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274%。泛知识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突破5000万,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五倍。到了今年6月5日,B站正式建立知识一级分区,以分享知识、经验、技能、观点、人文为主要内容……

学习类视频正以磅礴之势进入我们每个人日常的生活。学习类视频为何如此火热?在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我们带着这样的问题采访了几位学习向视频的制作者和观众。

跨时空在场的激励、监督与陪伴

学习类视频为观看视频的人营造着源源不断的同侪压力,也以他律促成自律的方式来敦促和提高着自己。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大三学生穆秋睿有着长达五年的学习类视频的观看经历,她分享道:“我记得高中那会儿我看得比较频繁,因为那时候天天学习任务挺多挺重的,就时常需要输入这种东西来激励自己。”穆秋睿表示她会边写作业边把手机放在旁边播放学习视频,力图“营造一个和年纪相近的人一起学习、一起监督的氛围“,“就大家都在学,那我自然也会觉得我也要快点学,要不被落下了。”穆秋睿提到的这种心理是来自同侪压力,它可以鼓励一个人为了遵守团体社会规范而改变其态度、价值观、行为。

观看学习向视频的原因不只是为了监督自己,中央民族大学的永鸿运作为一位学习类视频的忠实爱好者表示,自己看这类视频是为了“找个人来陪伴自己”。“因为上大学之后大家自习时间不一样,我自己学习的时候我身边也没有别人,要约朋友一起的话可能会聊天什么的耽误时间,听音乐又觉得会分心,所以我就在B站上找到了一个韩国小姐姐的学习视频放在我面前,学累了的时候时不时看她一眼觉得她还在学我也就能再敦促自己继续学下去。”永鸿运补充道,她看学习类视频就是想达到一种“有人在陪我学习但不会打扰我”的效果,“她在屏幕那边一直学我也就不会觉得孤单。”

学习是一件很孤单的事情,但是当视频中有人和你一起在学习的时候,这种孤独感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被消解或弱化,进而提高学习的效率。

制作学习向视频的博主也强调了此类视频的陪伴属性。一位在B站上拥有200万粉丝的学习向视频的UP主@彭酱酱LINYA在分享时提到:“我觉得开一个直播然后带一些观众朋友一起学挺好的,”彭酱酱坦言,自己高中的时候压力很大,每天一个人从图书馆待到闭馆,感觉就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很是孤独,“如果我那时候也能遇到这样一个可以陪着我、跟我一起学习的人的话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学习向视频带来的陪伴感不是单向的,彭酱酱还表示,她也有把自己的粉丝当作最好的朋友的感觉,“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拍视频和日常,它也成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看到有粉丝打卡和她一起学习,彭酱酱觉得“我们就像一个班集体,特别温暖的感觉。”

学习向视频与学习型博主的存在可以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为人们营造一种多人学习的氛围,也通过这种跨时空在场来实现着彼此的陪伴。

双向成长与自我价值的实现

除通过制作和观看学习类视频来产生互动之外,博主与观众之间的关系还会延续到线下。彭酱酱分享道,“有时候粉丝心态上有些困惑来私信问我,我只要看到的话就会回复,鼓励一下他们。”不仅是彭酱酱,EvelynVanessa在分享自己四年多来做学习博主的经历时也表示,“我原本只是为了分享我读书、学习生活的一些日常,但后来我看很多人加入了我的学习活动,每天跟我一起打卡、学习,就觉得我通过学习这件事收获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们。觉得大家在一起共同进步和陪伴,自己也更有动力了。”

学习向视频的制作与观看于观众于博主来说都是一种双向的激励。彭酱酱回想自己拍视频以来的变化,“现在记录和分享已经变成了自己的一种习惯,而且因为每周需要不短的时间来剪辑视频,同时我还需要平衡学业时间,我也增强了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

穆秋睿分享道:“我高中时候想考北外,关注了一个北外的学习博主的微博,还用她发的图片当作我的手机壁纸激励自己。后来我成功考上了。我给她发了很长的一段话感谢她的陪伴,她也给我回说觉得很感动。她做的事情真的是可以激励和影响到很多人的。”不仅是这位博主有这样的想法,彭酱酱和EvelynVanessa也提到,看到那么多人跟自己一起学习一起进步,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学习类视频的观看与制作都是一个双赢的过程。观众们通过视频收获学习时需要的动力、陪伴与监督;视频制作者们也通过分享学习日常的过程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学习进步,同时也在这种陪伴中获得更多的动力来制作视频,于是会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形成更大程度上的良性循环。

清醒而不依赖

从博主自身来看,EvelynVanessa提到,众多的关注对她来讲是一种反向的激励与监督,有越来越多的人跟自己一样认真对待生活的感觉也让她倍感美好。

这样反向监督的他者凝视对博主来说可以是一种鞭策,但也可能会成为一种弊恶。学习类视频博主通过自我展演学习过程的方式来收获关注,如果为了博取关注而过分注形式,学习向的视频或笔记图片就失去了其原有的意义。

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也需要意识到这只是一种敦促自己的方式,并不能完全地依赖它。永鸿运表示,学习类视频只能作为一个引入的作用,不能次次学习都看,“其实你在学习的时候有视频在那里放着,它可能会成为你的一个干扰,会不自觉地看,这样有些时候是不能让自己专注到学习内容本身的。”当视频打扰到了学习时候的专注,那学习视频能起到的作用就不再是正向的。穆秋睿也提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太看这样的视频,认为观看这类视频“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看了自己喜欢的学习博主如何学习,开始时会模仿她们,后来也会慢慢地去找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她们的)学习节奏和学习方法等等对我来讲算是一个启蒙吧。”

基于此,B站上几千万人和博主一起上自习不如说是打开了线上空间一道“私学”与“众学”的大门,承认孤独无错,追求共进甚好,两者呈现出的状态远超想象中的和谐。当然大家也都懂得,现实与理想总归有差,线上同步学习只能作为个人成长进步的催化剂,短期内效果显著,但不能长久留存。与其依赖,不如有意识地通过同步学习的形式,进一步培养自身的认知内驱力和自我提高的内驱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B站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学习类视频为何火热?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



秦子媛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国内著名的综合视频社区平台Bilibili(后简称“B站”)开始诞生学习向内容的视频,此类视频多以“Study With Me"为标签,通过直播和录播两种形式来展现视频制作者的学习过程,进行陪伴式学习直播的播放或经验分享。

自那之后,此类学习向视频的热度日渐升高。B站数据表示,2019年B站学习类UP主的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274%。泛知识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突破5000万,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五倍。到了今年6月5日,B站正式建立知识一级分区,以分享知识、经验、技能、观点、人文为主要内容……

学习类视频正以磅礴之势进入我们每个人日常的生活。学习类视频为何如此火热?在此类视频的背后又体现了当代年轻人怎样的学习观与教育观?我们带着这样的问题采访了几位学习向视频的制作者和观众。

跨时空在场的激励、监督与陪伴

学习类视频为观看视频的人营造着源源不断的同侪压力,也以他律促成自律的方式来敦促和提高着自己。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大三学生穆秋睿有着长达五年的学习类视频的观看经历,她分享道:“我记得高中那会儿我看得比较频繁,因为那时候天天学习任务挺多挺重的,就时常需要输入这种东西来激励自己。”穆秋睿表示她会边写作业边把手机放在旁边播放学习视频,力图“营造一个和年纪相近的人一起学习、一起监督的氛围“,“就大家都在学,那我自然也会觉得我也要快点学,要不被落下了。”穆秋睿提到的这种心理是来自同侪压力,它可以鼓励一个人为了遵守团体社会规范而改变其态度、价值观、行为。

观看学习向视频的原因不只是为了监督自己,中央民族大学的永鸿运作为一位学习类视频的忠实爱好者表示,自己看这类视频是为了“找个人来陪伴自己”。“因为上大学之后大家自习时间不一样,我自己学习的时候我身边也没有别人,要约朋友一起的话可能会聊天什么的耽误时间,听音乐又觉得会分心,所以我就在B站上找到了一个韩国小姐姐的学习视频放在我面前,学累了的时候时不时看她一眼觉得她还在学我也就能再敦促自己继续学下去。”永鸿运补充道,她看学习类视频就是想达到一种“有人在陪我学习但不会打扰我”的效果,“她在屏幕那边一直学我也就不会觉得孤单。”

学习是一件很孤单的事情,但是当视频中有人和你一起在学习的时候,这种孤独感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被消解或弱化,进而提高学习的效率。

制作学习向视频的博主也强调了此类视频的陪伴属性。一位在B站上拥有200万粉丝的学习向视频的UP主@彭酱酱LINYA在分享时提到:“我觉得开一个直播然后带一些观众朋友一起学挺好的,”彭酱酱坦言,自己高中的时候压力很大,每天一个人从图书馆待到闭馆,感觉就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很是孤独,“如果我那时候也能遇到这样一个可以陪着我、跟我一起学习的人的话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学习向视频带来的陪伴感不是单向的,彭酱酱还表示,她也有把自己的粉丝当作最好的朋友的感觉,“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拍视频和日常,它也成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看到有粉丝打卡和她一起学习,彭酱酱觉得“我们就像一个班集体,特别温暖的感觉。”

学习向视频与学习型博主的存在可以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为人们营造一种多人学习的氛围,也通过这种跨时空在场来实现着彼此的陪伴。

双向成长与自我价值的实现

除通过制作和观看学习类视频来产生互动之外,博主与观众之间的关系还会延续到线下。彭酱酱分享道,“有时候粉丝心态上有些困惑来私信问我,我只要看到的话就会回复,鼓励一下他们。”不仅是彭酱酱,EvelynVanessa在分享自己四年多来做学习博主的经历时也表示,“我原本只是为了分享我读书、学习生活的一些日常,但后来我看很多人加入了我的学习活动,每天跟我一起打卡、学习,就觉得我通过学习这件事收获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们。觉得大家在一起共同进步和陪伴,自己也更有动力了。”

学习向视频的制作与观看于观众于博主来说都是一种双向的激励。彭酱酱回想自己拍视频以来的变化,“现在记录和分享已经变成了自己的一种习惯,而且因为每周需要不短的时间来剪辑视频,同时我还需要平衡学业时间,我也增强了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

穆秋睿分享道:“我高中时候想考北外,关注了一个北外的学习博主的微博,还用她发的图片当作我的手机壁纸激励自己。后来我成功考上了。我给她发了很长的一段话感谢她的陪伴,她也给我回说觉得很感动。她做的事情真的是可以激励和影响到很多人的。”不仅是这位博主有这样的想法,彭酱酱和EvelynVanessa也提到,看到那么多人跟自己一起学习一起进步,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学习类视频的观看与制作都是一个双赢的过程。观众们通过视频收获学习时需要的动力、陪伴与监督;视频制作者们也通过分享学习日常的过程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学习进步,同时也在这种陪伴中获得更多的动力来制作视频,于是会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形成更大程度上的良性循环。

清醒而不依赖

从博主自身来看,EvelynVanessa提到,众多的关注对她来讲是一种反向的激励与监督,有越来越多的人跟自己一样认真对待生活的感觉也让她倍感美好。

这样反向监督的他者凝视对博主来说可以是一种鞭策,但也可能会成为一种弊恶。学习类视频博主通过自我展演学习过程的方式来收获关注,如果为了博取关注而过分注形式,学习向的视频或笔记图片就失去了其原有的意义。

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也需要意识到这只是一种敦促自己的方式,并不能完全地依赖它。永鸿运表示,学习类视频只能作为一个引入的作用,不能次次学习都看,“其实你在学习的时候有视频在那里放着,它可能会成为你的一个干扰,会不自觉地看,这样有些时候是不能让自己专注到学习内容本身的。”当视频打扰到了学习时候的专注,那学习视频能起到的作用就不再是正向的。穆秋睿也提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太看这样的视频,认为观看这类视频“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看了自己喜欢的学习博主如何学习,开始时会模仿她们,后来也会慢慢地去找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她们的)学习节奏和学习方法等等对我来讲算是一个启蒙吧。”

基于此,B站上几千万人和博主一起上自习不如说是打开了线上空间一道“私学”与“众学”的大门,承认孤独无错,追求共进甚好,两者呈现出的状态远超想象中的和谐。当然大家也都懂得,现实与理想总归有差,线上同步学习只能作为个人成长进步的催化剂,短期内效果显著,但不能长久留存。与其依赖,不如有意识地通过同步学习的形式,进一步培养自身的认知内驱力和自我提高的内驱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