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若即将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将此坐实,市场对供给压力下流动性收缩的担忧将有望大获缓解。

彭博汇总中债登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持仓达到17853.5亿元,增持规模与持仓均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广发证券指出,“其他”类机构主要是央行、交易所、结算公司等特殊结算成员,这部分增持可能主要是由中国央行完成。

“在政府债券发行高峰期,央行可能进行平滑对冲,在二级市场进行国债购买是可能选择,”广发证券分析师倪军等在周一的报告中称。

中国央行直接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国债的行为颇为罕见,仅出现在2007年等少有的几次特别国债发行中,虽然在今年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发行前市场一度热议央行购债的可行性,但最终以市场化发行告终,央行主要通过提供流动性支持的方式平抑供给激增带来的市场波动。

当前虽抗疫特别国债已结束发行,但年内市场还需要消化至少4万亿元地方债和国债的净增量,其中近两万亿地方债需要在10月底前完成发行。面对巨大的供给压力,央行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亦表示要加强与财政协同,促进政府债券顺利发行。

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体现货币政策直达实体经济和结构性特征;这与海外央行通过大量购买企业债券等实施量化宽松不同,更多是流动性的抵补而非持续投放。他认为,央行此举不会造成大水漫灌,但仍有助于打消市场对后续政府债券供给的担忧。

也有市场人士持有不同观点,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认为,“其他”类投资者增持国债可能不是中国央行在购买,而是境外央行通过货币互换协议等,由人民银行代理其购买在岸债券导致。这样的购买不会影响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但同样为市场注入流动性。

中国央行未能立即予以置评。

野村证券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称,“依据法律,中国央行被禁止在一级市场购买国债,但在二级市场购买是被允许的。”实际上,中国央行7月是否买入国债,从即将公布的资产负债表就可一窥端倪。截至6月末,其对政府债权项目仍持稳在自2018年10月以来的1.525万亿元左右

陆挺并在报告中表示,考虑到过去所有的特别国债发行均由央行提供资金,且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的量化宽松给了中国央行更大的扩大资产负债表的空间,今年央行在二级开展购买也是有可能的。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央行会出手购买国债吗?

发布日期:2020-08-13 11:57
摘要: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若即将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将此坐实,市场对供给压力下流动性收缩的担忧将有望大获缓解。

彭博汇总中债登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持仓达到17853.5亿元,增持规模与持仓均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广发证券指出,“其他”类机构主要是央行、交易所、结算公司等特殊结算成员,这部分增持可能主要是由中国央行完成。

“在政府债券发行高峰期,央行可能进行平滑对冲,在二级市场进行国债购买是可能选择,”广发证券分析师倪军等在周一的报告中称。

中国央行直接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国债的行为颇为罕见,仅出现在2007年等少有的几次特别国债发行中,虽然在今年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发行前市场一度热议央行购债的可行性,但最终以市场化发行告终,央行主要通过提供流动性支持的方式平抑供给激增带来的市场波动。

当前虽抗疫特别国债已结束发行,但年内市场还需要消化至少4万亿元地方债和国债的净增量,其中近两万亿地方债需要在10月底前完成发行。面对巨大的供给压力,央行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亦表示要加强与财政协同,促进政府债券顺利发行。

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体现货币政策直达实体经济和结构性特征;这与海外央行通过大量购买企业债券等实施量化宽松不同,更多是流动性的抵补而非持续投放。他认为,央行此举不会造成大水漫灌,但仍有助于打消市场对后续政府债券供给的担忧。

也有市场人士持有不同观点,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认为,“其他”类投资者增持国债可能不是中国央行在购买,而是境外央行通过货币互换协议等,由人民银行代理其购买在岸债券导致。这样的购买不会影响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但同样为市场注入流动性。

中国央行未能立即予以置评。

野村证券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称,“依据法律,中国央行被禁止在一级市场购买国债,但在二级市场购买是被允许的。”实际上,中国央行7月是否买入国债,从即将公布的资产负债表就可一窥端倪。截至6月末,其对政府债权项目仍持稳在自2018年10月以来的1.525万亿元左右

陆挺并在报告中表示,考虑到过去所有的特别国债发行均由央行提供资金,且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的量化宽松给了中国央行更大的扩大资产负债表的空间,今年央行在二级开展购买也是有可能的。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若即将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将此坐实,市场对供给压力下流动性收缩的担忧将有望大获缓解。

彭博汇总中债登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持仓达到17853.5亿元,增持规模与持仓均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广发证券指出,“其他”类机构主要是央行、交易所、结算公司等特殊结算成员,这部分增持可能主要是由中国央行完成。

“在政府债券发行高峰期,央行可能进行平滑对冲,在二级市场进行国债购买是可能选择,”广发证券分析师倪军等在周一的报告中称。

中国央行直接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国债的行为颇为罕见,仅出现在2007年等少有的几次特别国债发行中,虽然在今年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发行前市场一度热议央行购债的可行性,但最终以市场化发行告终,央行主要通过提供流动性支持的方式平抑供给激增带来的市场波动。

当前虽抗疫特别国债已结束发行,但年内市场还需要消化至少4万亿元地方债和国债的净增量,其中近两万亿地方债需要在10月底前完成发行。面对巨大的供给压力,央行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亦表示要加强与财政协同,促进政府债券顺利发行。

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体现货币政策直达实体经济和结构性特征;这与海外央行通过大量购买企业债券等实施量化宽松不同,更多是流动性的抵补而非持续投放。他认为,央行此举不会造成大水漫灌,但仍有助于打消市场对后续政府债券供给的担忧。

也有市场人士持有不同观点,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认为,“其他”类投资者增持国债可能不是中国央行在购买,而是境外央行通过货币互换协议等,由人民银行代理其购买在岸债券导致。这样的购买不会影响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但同样为市场注入流动性。

中国央行未能立即予以置评。

野村证券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称,“依据法律,中国央行被禁止在一级市场购买国债,但在二级市场购买是被允许的。”实际上,中国央行7月是否买入国债,从即将公布的资产负债表就可一窥端倪。截至6月末,其对政府债权项目仍持稳在自2018年10月以来的1.525万亿元左右

陆挺并在报告中表示,考虑到过去所有的特别国债发行均由央行提供资金,且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的量化宽松给了中国央行更大的扩大资产负债表的空间,今年央行在二级开展购买也是有可能的。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央行会出手购买国债吗?

发布日期:2020-08-13 11:57
摘要: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若即将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将此坐实,市场对供给压力下流动性收缩的担忧将有望大获缓解。

彭博汇总中债登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持仓达到17853.5亿元,增持规模与持仓均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广发证券指出,“其他”类机构主要是央行、交易所、结算公司等特殊结算成员,这部分增持可能主要是由中国央行完成。

“在政府债券发行高峰期,央行可能进行平滑对冲,在二级市场进行国债购买是可能选择,”广发证券分析师倪军等在周一的报告中称。

中国央行直接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国债的行为颇为罕见,仅出现在2007年等少有的几次特别国债发行中,虽然在今年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发行前市场一度热议央行购债的可行性,但最终以市场化发行告终,央行主要通过提供流动性支持的方式平抑供给激增带来的市场波动。

当前虽抗疫特别国债已结束发行,但年内市场还需要消化至少4万亿元地方债和国债的净增量,其中近两万亿地方债需要在10月底前完成发行。面对巨大的供给压力,央行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亦表示要加强与财政协同,促进政府债券顺利发行。

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体现货币政策直达实体经济和结构性特征;这与海外央行通过大量购买企业债券等实施量化宽松不同,更多是流动性的抵补而非持续投放。他认为,央行此举不会造成大水漫灌,但仍有助于打消市场对后续政府债券供给的担忧。

也有市场人士持有不同观点,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认为,“其他”类投资者增持国债可能不是中国央行在购买,而是境外央行通过货币互换协议等,由人民银行代理其购买在岸债券导致。这样的购买不会影响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但同样为市场注入流动性。

中国央行未能立即予以置评。

野村证券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称,“依据法律,中国央行被禁止在一级市场购买国债,但在二级市场购买是被允许的。”实际上,中国央行7月是否买入国债,从即将公布的资产负债表就可一窥端倪。截至6月末,其对政府债权项目仍持稳在自2018年10月以来的1.525万亿元左右

陆挺并在报告中表示,考虑到过去所有的特别国债发行均由央行提供资金,且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的量化宽松给了中国央行更大的扩大资产负债表的空间,今年央行在二级开展购买也是有可能的。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若即将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将此坐实,市场对供给压力下流动性收缩的担忧将有望大获缓解。

彭博汇总中债登数据显示,“其他”类机构7月购买了1965亿元人民币的中国国债,持仓达到17853.5亿元,增持规模与持仓均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广发证券指出,“其他”类机构主要是央行、交易所、结算公司等特殊结算成员,这部分增持可能主要是由中国央行完成。

“在政府债券发行高峰期,央行可能进行平滑对冲,在二级市场进行国债购买是可能选择,”广发证券分析师倪军等在周一的报告中称。

中国央行直接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国债的行为颇为罕见,仅出现在2007年等少有的几次特别国债发行中,虽然在今年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发行前市场一度热议央行购债的可行性,但最终以市场化发行告终,央行主要通过提供流动性支持的方式平抑供给激增带来的市场波动。

当前虽抗疫特别国债已结束发行,但年内市场还需要消化至少4万亿元地方债和国债的净增量,其中近两万亿地方债需要在10月底前完成发行。面对巨大的供给压力,央行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亦表示要加强与财政协同,促进政府债券顺利发行。

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推测,央行可能购买了特别国债以定向支持抗疫相关企业,体现货币政策直达实体经济和结构性特征;这与海外央行通过大量购买企业债券等实施量化宽松不同,更多是流动性的抵补而非持续投放。他认为,央行此举不会造成大水漫灌,但仍有助于打消市场对后续政府债券供给的担忧。

也有市场人士持有不同观点,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认为,“其他”类投资者增持国债可能不是中国央行在购买,而是境外央行通过货币互换协议等,由人民银行代理其购买在岸债券导致。这样的购买不会影响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但同样为市场注入流动性。

中国央行未能立即予以置评。

野村证券中国经济学家陆挺称,“依据法律,中国央行被禁止在一级市场购买国债,但在二级市场购买是被允许的。”实际上,中国央行7月是否买入国债,从即将公布的资产负债表就可一窥端倪。截至6月末,其对政府债权项目仍持稳在自2018年10月以来的1.525万亿元左右

陆挺并在报告中表示,考虑到过去所有的特别国债发行均由央行提供资金,且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的量化宽松给了中国央行更大的扩大资产负债表的空间,今年央行在二级开展购买也是有可能的。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7月末国债持仓的一项数据在特别国债发行高峰之际异常走高,引发市场对中国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入了国债的猜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