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中国官员表示,鉴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等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面临越来越大的阻力,这项新政策也变得愈发紧迫。

5月以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向中国政府高层官员发表的一系列讲话中提出了名为“内循环”的新战略,将国内消费、市场和企业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增长驱动因素。来自海外的投资和技术虽然仍令人向往,但将更多地发挥辅助作用。

“内循环”概念的细节还不明确,不过,让中国消费者发挥更大作用的观点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

与中国最高层提出的许多口号一样,习近平的新发展模式也是为了引导决策者和地方领导人的行动并催生重大变革。其目标是让中国大大降低对外国公司、外国技术和外国市场的依赖,但要做到370名中共中央委员这一点并不容易,尤其是在企业不愿意扩张且家庭正在缩减开支的情况下。

中国官员表示,详细政策将在10月份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敲定,与会的大约370名中共高层官员届时将讨论始于2021年的五年经济蓝图。

官员们说,转向内循环是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与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紧张关系将会持续下去。特朗普过去两年的贸易战已促使中国向本国的研究实验室、大学和企业投入大量资源,试图让中国摆脱对美国半导体等外国技术的严重依赖。

这些官员表示,虽然上述举措给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帮助,但还远远不够。内循环政策将扩大这一努力,包括鼓励中国消费者购买更多中国目前用于出口的产品,尽管中国的收入水平仍低于较发达的国家。

随着中国企业面临来自华盛顿的压力并被一些海外市场拒之门外,这项任务也变得越来越重要。美国已经对字节跳动旗下应用TikTok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的微信(WeChat)发出禁用威胁。此外,受美国制裁影响,华为上周警告说,自己即将耗尽用于制造智能手机的处理器芯片,并且将不得不暂停生产其最先进的芯片。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促使许多国家重新思考对中国供应商的依赖,导致部分制造商考虑将业务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瑞银集团(UBS Group) 3月份对在中国生产并把产品销往世界其他地区的部分日本、韩国和台湾公司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85%的公司已经或打算将一些产能转移出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资深研究员张明表示,强调经济内循环说明中国政府对中期内的外部环境并不乐观。

更多向内转的政策也可能让外资企业感到更不受欢迎,在中国经营的外资企业本来就面临市场准入方面的限制和转让技术的压力。但北京方面认为,中国庞大的市场仍有吸引力。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制造业、服务业、能源和农业领域的100多家成员公司中,83%的公司将中国视为他们全球战略的首要市场或前五大优先市场之一。

据中国官员称,牵头落实习近平新模式的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他是习近平在经济政策上的关键人物,也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中方首席代表。

刘鹤是一名忠诚的中共党员,但在同事和西方同行中也享有市场派的名声。他在过去几年里主导的一些政策挤压了部分民营企业,这些政策旨在遏制钢铁和其他产品的过剩生产。但这些政策往往让创新能力较弱的国有企业受益。

这些官员表示,现在,刘鹤似乎想尝试利用习近平支持的新发展模式来推进他以前未能实现的改革目标,包括可能让民营企业获得更多贷款的改革。但另一方面,习近平对国有控制的强调也是刘鹤需要执行的任务,他必须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

刘鹤已要求中国证券监管部门加快制定相关计划,让内地股票市场成为中国公司、特别是科技公司更可靠的融资平台。

总部位于上海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SH, 简称﹕中芯国际)上个月在被视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科创板上市,上市首日股价飙升超过200%。该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审批只用了几天时间,而通常中国的IPO审批流程需要几个月之久。更多类似的IPO交易正在筹划之中。

刘鹤还要求各级政府查清关键薄弱点,也就是一旦成为美国的制裁目标,哪些企业和行业可能面临崩溃的危险。特别脆弱的企业和行业,包括民营企业,可能获得更多政府研发资金支持。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表示,中芯国际、华为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和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Yangtze Memory Technologies Co.)等中国企业在芯片设计和制造方面取得了可观的进展。他说,与全球最先进的芯片技术相比,中芯国际落后大约五年。

8月4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新指令,承诺为国内芯片制造商和软件供应商提供减税和其他经济支持。

中国在其他方面也减少了对外国的依赖。去年,中国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为18%,10年前这一比例为三分之一以上,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生活水平提高拉动了国内支出。

经济学家表示,为做到进一步自力更生,中国需要提振收入,激励民营企业,并实施其他结构性改革。

一位参与政策制定的中国官员表示,中国要求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在疫情导致经济几乎停滞后,中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恢复经济增长。决策者们采用了增加大型基础设施投资的老办法,其中特别强调对下一代移动网络基础设施的投资。由于中国政府希望缔造更多全国性的领军企业与美国竞争,因此对强化国有部门的重视程度不降反升。

在最近的高层政府职位调整中,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于上个月底被任命为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部长。工信部可以说是处在中美高科技竞争的前沿阵地。

在7月份与包括民营和国有企业在内的企业领导人会面时,习近平表达了对中国企业在美中对抗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希望。

习近平表示:“我们必须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经济加快“内循环”转型

发布日期:2020-08-13 10:43
摘要: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中国官员表示,鉴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等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面临越来越大的阻力,这项新政策也变得愈发紧迫。

5月以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向中国政府高层官员发表的一系列讲话中提出了名为“内循环”的新战略,将国内消费、市场和企业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增长驱动因素。来自海外的投资和技术虽然仍令人向往,但将更多地发挥辅助作用。

“内循环”概念的细节还不明确,不过,让中国消费者发挥更大作用的观点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

与中国最高层提出的许多口号一样,习近平的新发展模式也是为了引导决策者和地方领导人的行动并催生重大变革。其目标是让中国大大降低对外国公司、外国技术和外国市场的依赖,但要做到370名中共中央委员这一点并不容易,尤其是在企业不愿意扩张且家庭正在缩减开支的情况下。

中国官员表示,详细政策将在10月份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敲定,与会的大约370名中共高层官员届时将讨论始于2021年的五年经济蓝图。

官员们说,转向内循环是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与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紧张关系将会持续下去。特朗普过去两年的贸易战已促使中国向本国的研究实验室、大学和企业投入大量资源,试图让中国摆脱对美国半导体等外国技术的严重依赖。

这些官员表示,虽然上述举措给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帮助,但还远远不够。内循环政策将扩大这一努力,包括鼓励中国消费者购买更多中国目前用于出口的产品,尽管中国的收入水平仍低于较发达的国家。

随着中国企业面临来自华盛顿的压力并被一些海外市场拒之门外,这项任务也变得越来越重要。美国已经对字节跳动旗下应用TikTok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的微信(WeChat)发出禁用威胁。此外,受美国制裁影响,华为上周警告说,自己即将耗尽用于制造智能手机的处理器芯片,并且将不得不暂停生产其最先进的芯片。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促使许多国家重新思考对中国供应商的依赖,导致部分制造商考虑将业务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瑞银集团(UBS Group) 3月份对在中国生产并把产品销往世界其他地区的部分日本、韩国和台湾公司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85%的公司已经或打算将一些产能转移出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资深研究员张明表示,强调经济内循环说明中国政府对中期内的外部环境并不乐观。

更多向内转的政策也可能让外资企业感到更不受欢迎,在中国经营的外资企业本来就面临市场准入方面的限制和转让技术的压力。但北京方面认为,中国庞大的市场仍有吸引力。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制造业、服务业、能源和农业领域的100多家成员公司中,83%的公司将中国视为他们全球战略的首要市场或前五大优先市场之一。

据中国官员称,牵头落实习近平新模式的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他是习近平在经济政策上的关键人物,也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中方首席代表。

刘鹤是一名忠诚的中共党员,但在同事和西方同行中也享有市场派的名声。他在过去几年里主导的一些政策挤压了部分民营企业,这些政策旨在遏制钢铁和其他产品的过剩生产。但这些政策往往让创新能力较弱的国有企业受益。

这些官员表示,现在,刘鹤似乎想尝试利用习近平支持的新发展模式来推进他以前未能实现的改革目标,包括可能让民营企业获得更多贷款的改革。但另一方面,习近平对国有控制的强调也是刘鹤需要执行的任务,他必须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

刘鹤已要求中国证券监管部门加快制定相关计划,让内地股票市场成为中国公司、特别是科技公司更可靠的融资平台。

总部位于上海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SH, 简称﹕中芯国际)上个月在被视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科创板上市,上市首日股价飙升超过200%。该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审批只用了几天时间,而通常中国的IPO审批流程需要几个月之久。更多类似的IPO交易正在筹划之中。

刘鹤还要求各级政府查清关键薄弱点,也就是一旦成为美国的制裁目标,哪些企业和行业可能面临崩溃的危险。特别脆弱的企业和行业,包括民营企业,可能获得更多政府研发资金支持。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表示,中芯国际、华为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和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Yangtze Memory Technologies Co.)等中国企业在芯片设计和制造方面取得了可观的进展。他说,与全球最先进的芯片技术相比,中芯国际落后大约五年。

8月4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新指令,承诺为国内芯片制造商和软件供应商提供减税和其他经济支持。

中国在其他方面也减少了对外国的依赖。去年,中国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为18%,10年前这一比例为三分之一以上,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生活水平提高拉动了国内支出。

经济学家表示,为做到进一步自力更生,中国需要提振收入,激励民营企业,并实施其他结构性改革。

一位参与政策制定的中国官员表示,中国要求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在疫情导致经济几乎停滞后,中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恢复经济增长。决策者们采用了增加大型基础设施投资的老办法,其中特别强调对下一代移动网络基础设施的投资。由于中国政府希望缔造更多全国性的领军企业与美国竞争,因此对强化国有部门的重视程度不降反升。

在最近的高层政府职位调整中,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于上个月底被任命为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部长。工信部可以说是处在中美高科技竞争的前沿阵地。

在7月份与包括民营和国有企业在内的企业领导人会面时,习近平表达了对中国企业在美中对抗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希望。

习近平表示:“我们必须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中国官员表示,鉴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等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面临越来越大的阻力,这项新政策也变得愈发紧迫。

5月以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向中国政府高层官员发表的一系列讲话中提出了名为“内循环”的新战略,将国内消费、市场和企业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增长驱动因素。来自海外的投资和技术虽然仍令人向往,但将更多地发挥辅助作用。

“内循环”概念的细节还不明确,不过,让中国消费者发挥更大作用的观点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

与中国最高层提出的许多口号一样,习近平的新发展模式也是为了引导决策者和地方领导人的行动并催生重大变革。其目标是让中国大大降低对外国公司、外国技术和外国市场的依赖,但要做到370名中共中央委员这一点并不容易,尤其是在企业不愿意扩张且家庭正在缩减开支的情况下。

中国官员表示,详细政策将在10月份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敲定,与会的大约370名中共高层官员届时将讨论始于2021年的五年经济蓝图。

官员们说,转向内循环是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与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紧张关系将会持续下去。特朗普过去两年的贸易战已促使中国向本国的研究实验室、大学和企业投入大量资源,试图让中国摆脱对美国半导体等外国技术的严重依赖。

这些官员表示,虽然上述举措给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帮助,但还远远不够。内循环政策将扩大这一努力,包括鼓励中国消费者购买更多中国目前用于出口的产品,尽管中国的收入水平仍低于较发达的国家。

随着中国企业面临来自华盛顿的压力并被一些海外市场拒之门外,这项任务也变得越来越重要。美国已经对字节跳动旗下应用TikTok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的微信(WeChat)发出禁用威胁。此外,受美国制裁影响,华为上周警告说,自己即将耗尽用于制造智能手机的处理器芯片,并且将不得不暂停生产其最先进的芯片。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促使许多国家重新思考对中国供应商的依赖,导致部分制造商考虑将业务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瑞银集团(UBS Group) 3月份对在中国生产并把产品销往世界其他地区的部分日本、韩国和台湾公司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85%的公司已经或打算将一些产能转移出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资深研究员张明表示,强调经济内循环说明中国政府对中期内的外部环境并不乐观。

更多向内转的政策也可能让外资企业感到更不受欢迎,在中国经营的外资企业本来就面临市场准入方面的限制和转让技术的压力。但北京方面认为,中国庞大的市场仍有吸引力。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制造业、服务业、能源和农业领域的100多家成员公司中,83%的公司将中国视为他们全球战略的首要市场或前五大优先市场之一。

据中国官员称,牵头落实习近平新模式的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他是习近平在经济政策上的关键人物,也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中方首席代表。

刘鹤是一名忠诚的中共党员,但在同事和西方同行中也享有市场派的名声。他在过去几年里主导的一些政策挤压了部分民营企业,这些政策旨在遏制钢铁和其他产品的过剩生产。但这些政策往往让创新能力较弱的国有企业受益。

这些官员表示,现在,刘鹤似乎想尝试利用习近平支持的新发展模式来推进他以前未能实现的改革目标,包括可能让民营企业获得更多贷款的改革。但另一方面,习近平对国有控制的强调也是刘鹤需要执行的任务,他必须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

刘鹤已要求中国证券监管部门加快制定相关计划,让内地股票市场成为中国公司、特别是科技公司更可靠的融资平台。

总部位于上海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SH, 简称﹕中芯国际)上个月在被视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科创板上市,上市首日股价飙升超过200%。该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审批只用了几天时间,而通常中国的IPO审批流程需要几个月之久。更多类似的IPO交易正在筹划之中。

刘鹤还要求各级政府查清关键薄弱点,也就是一旦成为美国的制裁目标,哪些企业和行业可能面临崩溃的危险。特别脆弱的企业和行业,包括民营企业,可能获得更多政府研发资金支持。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表示,中芯国际、华为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和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Yangtze Memory Technologies Co.)等中国企业在芯片设计和制造方面取得了可观的进展。他说,与全球最先进的芯片技术相比,中芯国际落后大约五年。

8月4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新指令,承诺为国内芯片制造商和软件供应商提供减税和其他经济支持。

中国在其他方面也减少了对外国的依赖。去年,中国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为18%,10年前这一比例为三分之一以上,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生活水平提高拉动了国内支出。

经济学家表示,为做到进一步自力更生,中国需要提振收入,激励民营企业,并实施其他结构性改革。

一位参与政策制定的中国官员表示,中国要求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在疫情导致经济几乎停滞后,中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恢复经济增长。决策者们采用了增加大型基础设施投资的老办法,其中特别强调对下一代移动网络基础设施的投资。由于中国政府希望缔造更多全国性的领军企业与美国竞争,因此对强化国有部门的重视程度不降反升。

在最近的高层政府职位调整中,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于上个月底被任命为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部长。工信部可以说是处在中美高科技竞争的前沿阵地。

在7月份与包括民营和国有企业在内的企业领导人会面时,习近平表达了对中国企业在美中对抗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希望。

习近平表示:“我们必须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经济加快“内循环”转型

发布日期:2020-08-13 10:43
摘要: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中国官员表示,鉴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等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面临越来越大的阻力,这项新政策也变得愈发紧迫。

5月以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向中国政府高层官员发表的一系列讲话中提出了名为“内循环”的新战略,将国内消费、市场和企业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增长驱动因素。来自海外的投资和技术虽然仍令人向往,但将更多地发挥辅助作用。

“内循环”概念的细节还不明确,不过,让中国消费者发挥更大作用的观点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

与中国最高层提出的许多口号一样,习近平的新发展模式也是为了引导决策者和地方领导人的行动并催生重大变革。其目标是让中国大大降低对外国公司、外国技术和外国市场的依赖,但要做到370名中共中央委员这一点并不容易,尤其是在企业不愿意扩张且家庭正在缩减开支的情况下。

中国官员表示,详细政策将在10月份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敲定,与会的大约370名中共高层官员届时将讨论始于2021年的五年经济蓝图。

官员们说,转向内循环是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与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紧张关系将会持续下去。特朗普过去两年的贸易战已促使中国向本国的研究实验室、大学和企业投入大量资源,试图让中国摆脱对美国半导体等外国技术的严重依赖。

这些官员表示,虽然上述举措给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帮助,但还远远不够。内循环政策将扩大这一努力,包括鼓励中国消费者购买更多中国目前用于出口的产品,尽管中国的收入水平仍低于较发达的国家。

随着中国企业面临来自华盛顿的压力并被一些海外市场拒之门外,这项任务也变得越来越重要。美国已经对字节跳动旗下应用TikTok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的微信(WeChat)发出禁用威胁。此外,受美国制裁影响,华为上周警告说,自己即将耗尽用于制造智能手机的处理器芯片,并且将不得不暂停生产其最先进的芯片。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促使许多国家重新思考对中国供应商的依赖,导致部分制造商考虑将业务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瑞银集团(UBS Group) 3月份对在中国生产并把产品销往世界其他地区的部分日本、韩国和台湾公司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85%的公司已经或打算将一些产能转移出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资深研究员张明表示,强调经济内循环说明中国政府对中期内的外部环境并不乐观。

更多向内转的政策也可能让外资企业感到更不受欢迎,在中国经营的外资企业本来就面临市场准入方面的限制和转让技术的压力。但北京方面认为,中国庞大的市场仍有吸引力。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制造业、服务业、能源和农业领域的100多家成员公司中,83%的公司将中国视为他们全球战略的首要市场或前五大优先市场之一。

据中国官员称,牵头落实习近平新模式的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他是习近平在经济政策上的关键人物,也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中方首席代表。

刘鹤是一名忠诚的中共党员,但在同事和西方同行中也享有市场派的名声。他在过去几年里主导的一些政策挤压了部分民营企业,这些政策旨在遏制钢铁和其他产品的过剩生产。但这些政策往往让创新能力较弱的国有企业受益。

这些官员表示,现在,刘鹤似乎想尝试利用习近平支持的新发展模式来推进他以前未能实现的改革目标,包括可能让民营企业获得更多贷款的改革。但另一方面,习近平对国有控制的强调也是刘鹤需要执行的任务,他必须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

刘鹤已要求中国证券监管部门加快制定相关计划,让内地股票市场成为中国公司、特别是科技公司更可靠的融资平台。

总部位于上海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SH, 简称﹕中芯国际)上个月在被视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科创板上市,上市首日股价飙升超过200%。该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审批只用了几天时间,而通常中国的IPO审批流程需要几个月之久。更多类似的IPO交易正在筹划之中。

刘鹤还要求各级政府查清关键薄弱点,也就是一旦成为美国的制裁目标,哪些企业和行业可能面临崩溃的危险。特别脆弱的企业和行业,包括民营企业,可能获得更多政府研发资金支持。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表示,中芯国际、华为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和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Yangtze Memory Technologies Co.)等中国企业在芯片设计和制造方面取得了可观的进展。他说,与全球最先进的芯片技术相比,中芯国际落后大约五年。

8月4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新指令,承诺为国内芯片制造商和软件供应商提供减税和其他经济支持。

中国在其他方面也减少了对外国的依赖。去年,中国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为18%,10年前这一比例为三分之一以上,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生活水平提高拉动了国内支出。

经济学家表示,为做到进一步自力更生,中国需要提振收入,激励民营企业,并实施其他结构性改革。

一位参与政策制定的中国官员表示,中国要求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在疫情导致经济几乎停滞后,中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恢复经济增长。决策者们采用了增加大型基础设施投资的老办法,其中特别强调对下一代移动网络基础设施的投资。由于中国政府希望缔造更多全国性的领军企业与美国竞争,因此对强化国有部门的重视程度不降反升。

在最近的高层政府职位调整中,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于上个月底被任命为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部长。工信部可以说是处在中美高科技竞争的前沿阵地。

在7月份与包括民营和国有企业在内的企业领导人会面时,习近平表达了对中国企业在美中对抗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希望。

习近平表示:“我们必须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Lingling Wei

OR--商业新媒体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支持依靠外资和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现在,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中关系日趋紧张,中国开始制定重大计划,加快中国经济内循环转型。

中国官员表示,鉴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等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面临越来越大的阻力,这项新政策也变得愈发紧迫。

5月以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向中国政府高层官员发表的一系列讲话中提出了名为“内循环”的新战略,将国内消费、市场和企业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增长驱动因素。来自海外的投资和技术虽然仍令人向往,但将更多地发挥辅助作用。

“内循环”概念的细节还不明确,不过,让中国消费者发挥更大作用的观点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

与中国最高层提出的许多口号一样,习近平的新发展模式也是为了引导决策者和地方领导人的行动并催生重大变革。其目标是让中国大大降低对外国公司、外国技术和外国市场的依赖,但要做到370名中共中央委员这一点并不容易,尤其是在企业不愿意扩张且家庭正在缩减开支的情况下。

中国官员表示,详细政策将在10月份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敲定,与会的大约370名中共高层官员届时将讨论始于2021年的五年经济蓝图。

官员们说,转向内循环是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与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紧张关系将会持续下去。特朗普过去两年的贸易战已促使中国向本国的研究实验室、大学和企业投入大量资源,试图让中国摆脱对美国半导体等外国技术的严重依赖。

这些官员表示,虽然上述举措给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帮助,但还远远不够。内循环政策将扩大这一努力,包括鼓励中国消费者购买更多中国目前用于出口的产品,尽管中国的收入水平仍低于较发达的国家。

随着中国企业面临来自华盛顿的压力并被一些海外市场拒之门外,这项任务也变得越来越重要。美国已经对字节跳动旗下应用TikTok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的微信(WeChat)发出禁用威胁。此外,受美国制裁影响,华为上周警告说,自己即将耗尽用于制造智能手机的处理器芯片,并且将不得不暂停生产其最先进的芯片。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促使许多国家重新思考对中国供应商的依赖,导致部分制造商考虑将业务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瑞银集团(UBS Group) 3月份对在中国生产并把产品销往世界其他地区的部分日本、韩国和台湾公司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85%的公司已经或打算将一些产能转移出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资深研究员张明表示,强调经济内循环说明中国政府对中期内的外部环境并不乐观。

更多向内转的政策也可能让外资企业感到更不受欢迎,在中国经营的外资企业本来就面临市场准入方面的限制和转让技术的压力。但北京方面认为,中国庞大的市场仍有吸引力。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制造业、服务业、能源和农业领域的100多家成员公司中,83%的公司将中国视为他们全球战略的首要市场或前五大优先市场之一。

据中国官员称,牵头落实习近平新模式的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他是习近平在经济政策上的关键人物,也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中方首席代表。

刘鹤是一名忠诚的中共党员,但在同事和西方同行中也享有市场派的名声。他在过去几年里主导的一些政策挤压了部分民营企业,这些政策旨在遏制钢铁和其他产品的过剩生产。但这些政策往往让创新能力较弱的国有企业受益。

这些官员表示,现在,刘鹤似乎想尝试利用习近平支持的新发展模式来推进他以前未能实现的改革目标,包括可能让民营企业获得更多贷款的改革。但另一方面,习近平对国有控制的强调也是刘鹤需要执行的任务,他必须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

刘鹤已要求中国证券监管部门加快制定相关计划,让内地股票市场成为中国公司、特别是科技公司更可靠的融资平台。

总部位于上海的芯片生产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688981.SH, 简称﹕中芯国际)上个月在被视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科创板上市,上市首日股价飙升超过200%。该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审批只用了几天时间,而通常中国的IPO审批流程需要几个月之久。更多类似的IPO交易正在筹划之中。

刘鹤还要求各级政府查清关键薄弱点,也就是一旦成为美国的制裁目标,哪些企业和行业可能面临崩溃的危险。特别脆弱的企业和行业,包括民营企业,可能获得更多政府研发资金支持。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表示,中芯国际、华为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和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Yangtze Memory Technologies Co.)等中国企业在芯片设计和制造方面取得了可观的进展。他说,与全球最先进的芯片技术相比,中芯国际落后大约五年。

8月4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了一项新指令,承诺为国内芯片制造商和软件供应商提供减税和其他经济支持。

中国在其他方面也减少了对外国的依赖。去年,中国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为18%,10年前这一比例为三分之一以上,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生活水平提高拉动了国内支出。

经济学家表示,为做到进一步自力更生,中国需要提振收入,激励民营企业,并实施其他结构性改革。

一位参与政策制定的中国官员表示,中国要求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在疫情导致经济几乎停滞后,中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恢复经济增长。决策者们采用了增加大型基础设施投资的老办法,其中特别强调对下一代移动网络基础设施的投资。由于中国政府希望缔造更多全国性的领军企业与美国竞争,因此对强化国有部门的重视程度不降反升。

在最近的高层政府职位调整中,前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于上个月底被任命为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部长。工信部可以说是处在中美高科技竞争的前沿阵地。

在7月份与包括民营和国有企业在内的企业领导人会面时,习近平表达了对中国企业在美中对抗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希望。

习近平表示:“我们必须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