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的股票发行中赚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华尔街银行已从中国企业在纽约和香港的股票发行中赚取了数亿美元佣金,说明当华盛顿威胁要让这些企业退出美国市场,将危及多么大的佣金池。

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包括零售商京东(JD.com)和科技集团网易(NetEase)——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股票增发和可转债发行中收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在9.589亿美元的总佣金池中占43%,略高于一年前美资银行的市场份额。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位居榜首,今年迄今分别获得1.51亿美元和7400万美元。今年7月,这两家银行担任中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理想汽车(Li Auto)的承销商,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融资15亿美元的IPO。这对组合还承销中国房地产平台贝壳控股(KE Holdings)本周在纽交所的19亿美元IPO。两家银行均不予置评。

“它们在美国和香港都有强劲的IPO活动,”香港孖士打律师行(Mayer Brown)合伙人叶知贤(Jason Elder)表示,同时表示,增长的佣金池与2020年中国企业活跃的上市活动相符。

中企上市活动增加发生在美中关系在今年迅速恶化的背景下。上周五,特朗普政府提议除非美国监管机构能获得中国企业的审计文件,否则将迫使它们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此类标准得到了广泛支持,比如今年5月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了一项关于制定类似要求的法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还下令主要的联邦养老基金不得投资中国企业,包括那些在香港上市的企业。

但银行家和IPO律师表示,美国市场深厚的流动性和更为全面的分析师追踪意味着华尔街仍是许多中国初创企业的首选目的地。而且拟议的退市制度也需要时间来实施。

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表示:“我不认为上周发生的事件改变了中国企业对在哪里上市的看法。”

总部位于香港的金融服务咨询公司Quinlan & Associates的首席执行官本杰明•昆兰(Benjamin Quinlan)表示,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无论是华尔街银行家还是其客户都没有对华盛顿针对在美上市中国企业的敌意感到严重不安。

昆兰表示:“直到最近几周你才看到这已成为一个主要担忧。”


他特别提到了最近的制裁,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针对中国科技集团腾讯(Tencent)和字节跳动(ByteDance)的应用颁发的行政命令。

他说,在协助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一事上,“我确实认为银行将变得更加谨慎”。

但大多数美国投行巨头在香港也拥有庞大业务,它们可以在那里继续从中国企业的上市中获得可观的利润。

叶知贤表示即使中国企业停止赴美上市,大多数华尔街顶级银行仍能享受到来自香港大型上市交易的源源不断的收入,这些大型上市通常会留出可观的比例供美国机构投资者认购,而后者的资金则帮助大企业成功上市。

他补充称:“那些要依赖于国际和美国投资者的超大规模交易,往往也对应着最大的佣金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华尔街银行从中企身上所赚IPO佣金不降反升

发布日期:2020-08-13 05:31
摘要: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的股票发行中赚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华尔街银行已从中国企业在纽约和香港的股票发行中赚取了数亿美元佣金,说明当华盛顿威胁要让这些企业退出美国市场,将危及多么大的佣金池。

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包括零售商京东(JD.com)和科技集团网易(NetEase)——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股票增发和可转债发行中收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在9.589亿美元的总佣金池中占43%,略高于一年前美资银行的市场份额。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位居榜首,今年迄今分别获得1.51亿美元和7400万美元。今年7月,这两家银行担任中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理想汽车(Li Auto)的承销商,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融资15亿美元的IPO。这对组合还承销中国房地产平台贝壳控股(KE Holdings)本周在纽交所的19亿美元IPO。两家银行均不予置评。

“它们在美国和香港都有强劲的IPO活动,”香港孖士打律师行(Mayer Brown)合伙人叶知贤(Jason Elder)表示,同时表示,增长的佣金池与2020年中国企业活跃的上市活动相符。

中企上市活动增加发生在美中关系在今年迅速恶化的背景下。上周五,特朗普政府提议除非美国监管机构能获得中国企业的审计文件,否则将迫使它们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此类标准得到了广泛支持,比如今年5月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了一项关于制定类似要求的法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还下令主要的联邦养老基金不得投资中国企业,包括那些在香港上市的企业。

但银行家和IPO律师表示,美国市场深厚的流动性和更为全面的分析师追踪意味着华尔街仍是许多中国初创企业的首选目的地。而且拟议的退市制度也需要时间来实施。

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表示:“我不认为上周发生的事件改变了中国企业对在哪里上市的看法。”

总部位于香港的金融服务咨询公司Quinlan & Associates的首席执行官本杰明•昆兰(Benjamin Quinlan)表示,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无论是华尔街银行家还是其客户都没有对华盛顿针对在美上市中国企业的敌意感到严重不安。

昆兰表示:“直到最近几周你才看到这已成为一个主要担忧。”


他特别提到了最近的制裁,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针对中国科技集团腾讯(Tencent)和字节跳动(ByteDance)的应用颁发的行政命令。

他说,在协助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一事上,“我确实认为银行将变得更加谨慎”。

但大多数美国投行巨头在香港也拥有庞大业务,它们可以在那里继续从中国企业的上市中获得可观的利润。

叶知贤表示即使中国企业停止赴美上市,大多数华尔街顶级银行仍能享受到来自香港大型上市交易的源源不断的收入,这些大型上市通常会留出可观的比例供美国机构投资者认购,而后者的资金则帮助大企业成功上市。

他补充称:“那些要依赖于国际和美国投资者的超大规模交易,往往也对应着最大的佣金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的股票发行中赚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华尔街银行已从中国企业在纽约和香港的股票发行中赚取了数亿美元佣金,说明当华盛顿威胁要让这些企业退出美国市场,将危及多么大的佣金池。

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包括零售商京东(JD.com)和科技集团网易(NetEase)——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股票增发和可转债发行中收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在9.589亿美元的总佣金池中占43%,略高于一年前美资银行的市场份额。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位居榜首,今年迄今分别获得1.51亿美元和7400万美元。今年7月,这两家银行担任中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理想汽车(Li Auto)的承销商,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融资15亿美元的IPO。这对组合还承销中国房地产平台贝壳控股(KE Holdings)本周在纽交所的19亿美元IPO。两家银行均不予置评。

“它们在美国和香港都有强劲的IPO活动,”香港孖士打律师行(Mayer Brown)合伙人叶知贤(Jason Elder)表示,同时表示,增长的佣金池与2020年中国企业活跃的上市活动相符。

中企上市活动增加发生在美中关系在今年迅速恶化的背景下。上周五,特朗普政府提议除非美国监管机构能获得中国企业的审计文件,否则将迫使它们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此类标准得到了广泛支持,比如今年5月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了一项关于制定类似要求的法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还下令主要的联邦养老基金不得投资中国企业,包括那些在香港上市的企业。

但银行家和IPO律师表示,美国市场深厚的流动性和更为全面的分析师追踪意味着华尔街仍是许多中国初创企业的首选目的地。而且拟议的退市制度也需要时间来实施。

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表示:“我不认为上周发生的事件改变了中国企业对在哪里上市的看法。”

总部位于香港的金融服务咨询公司Quinlan & Associates的首席执行官本杰明•昆兰(Benjamin Quinlan)表示,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无论是华尔街银行家还是其客户都没有对华盛顿针对在美上市中国企业的敌意感到严重不安。

昆兰表示:“直到最近几周你才看到这已成为一个主要担忧。”


他特别提到了最近的制裁,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针对中国科技集团腾讯(Tencent)和字节跳动(ByteDance)的应用颁发的行政命令。

他说,在协助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一事上,“我确实认为银行将变得更加谨慎”。

但大多数美国投行巨头在香港也拥有庞大业务,它们可以在那里继续从中国企业的上市中获得可观的利润。

叶知贤表示即使中国企业停止赴美上市,大多数华尔街顶级银行仍能享受到来自香港大型上市交易的源源不断的收入,这些大型上市通常会留出可观的比例供美国机构投资者认购,而后者的资金则帮助大企业成功上市。

他补充称:“那些要依赖于国际和美国投资者的超大规模交易,往往也对应着最大的佣金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华尔街银行从中企身上所赚IPO佣金不降反升

发布日期:2020-08-13 05:31
摘要: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的股票发行中赚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华尔街银行已从中国企业在纽约和香港的股票发行中赚取了数亿美元佣金,说明当华盛顿威胁要让这些企业退出美国市场,将危及多么大的佣金池。

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包括零售商京东(JD.com)和科技集团网易(NetEase)——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股票增发和可转债发行中收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在9.589亿美元的总佣金池中占43%,略高于一年前美资银行的市场份额。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位居榜首,今年迄今分别获得1.51亿美元和7400万美元。今年7月,这两家银行担任中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理想汽车(Li Auto)的承销商,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融资15亿美元的IPO。这对组合还承销中国房地产平台贝壳控股(KE Holdings)本周在纽交所的19亿美元IPO。两家银行均不予置评。

“它们在美国和香港都有强劲的IPO活动,”香港孖士打律师行(Mayer Brown)合伙人叶知贤(Jason Elder)表示,同时表示,增长的佣金池与2020年中国企业活跃的上市活动相符。

中企上市活动增加发生在美中关系在今年迅速恶化的背景下。上周五,特朗普政府提议除非美国监管机构能获得中国企业的审计文件,否则将迫使它们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此类标准得到了广泛支持,比如今年5月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了一项关于制定类似要求的法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还下令主要的联邦养老基金不得投资中国企业,包括那些在香港上市的企业。

但银行家和IPO律师表示,美国市场深厚的流动性和更为全面的分析师追踪意味着华尔街仍是许多中国初创企业的首选目的地。而且拟议的退市制度也需要时间来实施。

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表示:“我不认为上周发生的事件改变了中国企业对在哪里上市的看法。”

总部位于香港的金融服务咨询公司Quinlan & Associates的首席执行官本杰明•昆兰(Benjamin Quinlan)表示,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无论是华尔街银行家还是其客户都没有对华盛顿针对在美上市中国企业的敌意感到严重不安。

昆兰表示:“直到最近几周你才看到这已成为一个主要担忧。”


他特别提到了最近的制裁,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针对中国科技集团腾讯(Tencent)和字节跳动(ByteDance)的应用颁发的行政命令。

他说,在协助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一事上,“我确实认为银行将变得更加谨慎”。

但大多数美国投行巨头在香港也拥有庞大业务,它们可以在那里继续从中国企业的上市中获得可观的利润。

叶知贤表示即使中国企业停止赴美上市,大多数华尔街顶级银行仍能享受到来自香港大型上市交易的源源不断的收入,这些大型上市通常会留出可观的比例供美国机构投资者认购,而后者的资金则帮助大企业成功上市。

他补充称:“那些要依赖于国际和美国投资者的超大规模交易,往往也对应着最大的佣金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的股票发行中赚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华尔街银行已从中国企业在纽约和香港的股票发行中赚取了数亿美元佣金,说明当华盛顿威胁要让这些企业退出美国市场,将危及多么大的佣金池。

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美国的银行从中国企业——包括零售商京东(JD.com)和科技集团网易(NetEase)——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股票增发和可转债发行中收取的费用较一年前增长约24%,达到4.14亿美元。在9.589亿美元的总佣金池中占43%,略高于一年前美资银行的市场份额。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位居榜首,今年迄今分别获得1.51亿美元和7400万美元。今年7月,这两家银行担任中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理想汽车(Li Auto)的承销商,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融资15亿美元的IPO。这对组合还承销中国房地产平台贝壳控股(KE Holdings)本周在纽交所的19亿美元IPO。两家银行均不予置评。

“它们在美国和香港都有强劲的IPO活动,”香港孖士打律师行(Mayer Brown)合伙人叶知贤(Jason Elder)表示,同时表示,增长的佣金池与2020年中国企业活跃的上市活动相符。

中企上市活动增加发生在美中关系在今年迅速恶化的背景下。上周五,特朗普政府提议除非美国监管机构能获得中国企业的审计文件,否则将迫使它们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此类标准得到了广泛支持,比如今年5月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了一项关于制定类似要求的法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还下令主要的联邦养老基金不得投资中国企业,包括那些在香港上市的企业。

但银行家和IPO律师表示,美国市场深厚的流动性和更为全面的分析师追踪意味着华尔街仍是许多中国初创企业的首选目的地。而且拟议的退市制度也需要时间来实施。

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表示:“我不认为上周发生的事件改变了中国企业对在哪里上市的看法。”

总部位于香港的金融服务咨询公司Quinlan & Associates的首席执行官本杰明•昆兰(Benjamin Quinlan)表示,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无论是华尔街银行家还是其客户都没有对华盛顿针对在美上市中国企业的敌意感到严重不安。

昆兰表示:“直到最近几周你才看到这已成为一个主要担忧。”


他特别提到了最近的制裁,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针对中国科技集团腾讯(Tencent)和字节跳动(ByteDance)的应用颁发的行政命令。

他说,在协助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一事上,“我确实认为银行将变得更加谨慎”。

但大多数美国投行巨头在香港也拥有庞大业务,它们可以在那里继续从中国企业的上市中获得可观的利润。

叶知贤表示即使中国企业停止赴美上市,大多数华尔街顶级银行仍能享受到来自香港大型上市交易的源源不断的收入,这些大型上市通常会留出可观的比例供美国机构投资者认购,而后者的资金则帮助大企业成功上市。

他补充称:“那些要依赖于国际和美国投资者的超大规模交易,往往也对应着最大的佣金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